湖北作家网
第三届湖北省长篇小说重点作品扶持计划选题招标公告         关于招聘湖北省作家协会文学院第十二届签约作家的启事         湖北省作家协会关于征集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参评作品的通知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告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示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批评家言 -> 优雅与忧思的合奏—— 2015年湖北散文创作一览
优雅与忧思的合奏—— 2015年湖北散文创作一览

来源:《长江丛刊》(评论版)  发布时间:2016-06-13 00:00  作者:周新民

摘要:

  湖北省是散文大省,有着悠久的散文创作传统,涌现了碧野、徐迟、田野、王维洲、周翼南、徐鲁等众多散文名家。新世纪以来湖北散文持续发力,创作成就虽然不能和小说相比,但也气象万千,格外壮观。随着刘醒龙、陈应松等著名小说家的强势加盟,新世纪湖北散文创作出现了不一样的气象。2015年湖北省的散文创作继续续写辉煌,专业作家、业余作家齐发力,为湖北散文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一

  对于很多读者和研究者来说,刘醒龙是小说家。然而,小说创作成就的盛名掩盖了刘醒龙散文创作的锋芒。其实,刘醒龙也是散文大家。他先后出版了《女儿是父亲前世栽下的玫瑰》《寂寞如同重金属》《人是一种易碎品》等散文集和长篇散文《一滴水有多深》。长篇散文《一滴水有多深》对于中国土地、中国土地体制都提出了自己的独特思考,有些观点已经被写进了相关法律法规。刘醒龙的散文集《女儿是父亲前世栽下的玫瑰》《寂寞如同重金属》《人是一种易碎品》,都表现了表现了对于爱的多层次的思考,蕴含着绵厚、细腻的情感。这位著名小说家在2015年出版了《抱着父亲回故乡》《重来》两部散文集。如同他的小说和先前出版的散文集一样,他的散文仍然表达了“爱”的主题。刘醒龙的散文对于父爱、母爱、亲子之爱有着全方位的表现。散文《抱着父亲回故乡》可以看做是这本同名散文集的代表作。散文以送父亲骨灰回故乡安葬为情绪主线,回顾了父亲为家乡为亲人做出的奉献,也抒发了儿子对父亲的爱戴与愧疚之情。文章情感真挚、细腻、委婉动人。《母亲》则以过年这一日常生活场景为背景,从过年期间和母亲相处的细节为内容,书写了一位为家人奉献了大半辈子的母亲形象。整篇散文以捕捉日常生活细节见长,又辅以儿子的视角,把一位平凡的母亲的精神风貌勾勒得细腻动人。《老爸头》则以抒情笔调、轻松的口吻,叙写了一位幽默、风趣有年轻人之心的岳父形象。中国散文史不乏写父亲的脍炙人口的佳作,写岳父的散文恐怕不多见吧。因此,这篇散文在题材上的重要开拓价值值得铭记。《抱着父亲回故乡》这本散文集不全是书写亲情。还有诸多篇章抒写了人和城市、人和自然之间和谐共处的美好情愫。寄情于山水,是中国传统散文的基本特征。中国古代那些寄怀的山水田园之作,不管它表现了人和自然间的“比德”审美意识,还是充分体现了“畅神”的情韵,无不寄寓了作者对于美好品格和美好人生境遇的呼吁。刘醒龙的散文继承了中国古代散文的审美范式,在山水与城市地理的书写中,自是寄托了对于人性美的礼赞。例如《赤壁风骨》《真理三峡》《人性山水》《沉郁岳阳楼》等散文,都在对山水风物的书写中,表达了刘醒龙的的人文理想情怀。刘醒龙的散文集《重来》相比较《抱着父亲回故乡》来说,主题相对更为集中。象《重来》《心灵处方》《我的翻译傅玉霜》《小说的难度》《芳草是一种风格》《文学季节与荣耀》《文学的高度》《文学的气节与边疆》等篇章,更直接地表达了一名人文知识分子对于文学、对于时代、对于人性的深度思考,表达了一名写作者的道德底线与人性立场。《文学的气节与边疆》有这样一句话:“人类如果对自己的灵魂不管不顾,所谓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就会变成无视科学的名利赌博,变成披着科学外衣,没有人伦天理的技术暴徒。”这句话是刘醒龙《重来》这本散文集的点睛之笔,象一声呐喊,宣告了现代社会中“灵魂”的重要价值与意义。

  谢伦的《读画手记》记载了欣赏一系列西方绘画作品的感悟。不过,与专业画家和艺术评论家所写的画评不一样,谢伦不刻意在“艺术”鉴赏上做文章,而是品谈绘画作者的人生际遇,阐发绘画作品所引起的思考。甚至在他的笔下,画作本身仅是载体而已,他只不过由画作出发谈自己的人生感悟而已。不过,总体看来,谢伦在《读画手记》里要寄托的是对于爱情、亲情的歌颂,对于人性美的赞颂。谢伦读画,梅子读“人”。梅子的散文《屈原与植物的爱恋》《在端午,写给故乡》《看望沈先生》分别以屈原、沈从文为书写对象,发觉他们身上的人性的光辉。发现人性的光辉的散文还有朱朝敏的《虚构舅舅在高丽的若干切片》。这是一篇记人散文。舅舅年轻时在西南联大上学,被自己的父亲母亲骗回家结婚。舅舅之所以能上学,全靠养父的资助,养父给出的条件是和自己的干女儿结婚。然而,舅舅在新婚的当晚从洞房逃走。舅舅一路逃到了中朝边境,并成为一名志愿军战士,屡立战功。然而,身为团长的舅舅为了给警卫员报仇,竟违规杀死了俘虏,遭受处分。又因为不愿意和养父划清阶级界限,接二连三地丧失了提拔的机会。从舅舅的这些经历中,我们看到了一位坚守良知的普通人形象。在六十岁时,舅舅终于和没有事实婚姻的妻子离婚了。垂暮之年的舅舅在回忆之中走完了自己的一生。朱朝敏记叙了一名普通人的爱恨情仇,发掘出了普通人令人动容的人格力量。这份坚持这份倔强,难道不是人性中优雅么?

  尔容在2015年发表了多篇散文。她的散文采取托物言志的写作手法,通过对“物”的情状、遭遇等多方位的描述,来表达个人对于人生的思考,颇具才情。马竹、周莹等的散文也在表现亲情、人生感悟等方面上有诸多可取之处。

                                                                 二

  在传统社会,人们更看重精神。“重义轻利”构成了传统社会的基本价值尺度。而现代社会以追求物质利益、崇拜金钱、膜拜技术为基本价值追求。现代社会物质财富急剧增加的同时,道德沦丧、精神萎靡等现代文明病也乘势而入。于是,抵抗物质欲望、抵抗技术崇拜成为现代社会追寻精神家园的重要方式。2015年湖北散文在这一主题表现上有突出的表现。

  2015年陈应松出版了《写作是一种搏斗——陈应松文学演讲集》。与余华、格非等作家的文学随笔不同,陈应松的这本文学随笔更加关注写作的伦理问题而不是写作的技术问题。在这本文学随笔之中,陈应松围绕“文学是什么、文学何为、文学如何为”展开了伦理思考。在陈应松看来,文学写作是“中世纪的遗产”,和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生活可以时尚,但是我们的文学是不能时尚的,它必须于时尚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文学史一种古老的传统和坚守,它必须有一种高贵的、古雅的、不素的品质在里面。文学史要渗透到民间和我们生活的角落中去的,它与政治宣传和商业亢奋制造的假象都要保持相当的距离”。(207页)作为“遗产”的文学,在当下社会又有何价值呢?陈应松认为,文学是对现代社会的抗争,是对美的和正义的声援。作家如何在当下这样社会里坚守?除了要耐得住寂寞抵得住诱惑以外,陈应松还认为,作家应该去底层去真实的生活现场。

  陈应松的《写作是一种搏斗——陈应松文学演讲集》 以抵抗当下物质社会作为根本出发点,展开了在当下社会作家何为的伦理思考。     席星荃的散文《 东湖之忆》 和《归来的梦》也是对当下物质社会发出了抵抗之声。《东湖之忆》有点象小说《今夜有暴风雪》《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东湖之忆》把游东湖置放在文化大革命的时代背景中,刻画了喧嚣的社会环境中东湖的恬静之美。然而作者并不是仅仅是叙写特殊年代游览东湖的情状,笔锋一转,叙写面对当下东湖时的心情:“近些年我虽然经常到武昌去,经常从东湖之滨经过。但是我不停留,也不进里面去。我觉得它已经不再是我记忆中的东湖了,我不想破坏记忆中的美。我怀念东湖,当然有怀念青春的成分;但记忆中的东湖之美并不是因为青春曾为它增色,也不是因为忆旧的行为替它敷上了虚饰的情感;它的确变了。当年的东湖,远离口号,远离标语,远离城市,也远离利益。远离这些事物,东湖才是东湖。”《东湖之忆》字里行间表达了对充满喧嚣的当下社会生活的不满,对于当年远离尘世的东湖的怀念。《归来的梦》所写不过是常见的春节期间游子返乡这一习俗。作者把极力渲染古代社会游子如何克服路途之艰辛,表现了游子们克服艰难险阻急切还乡之情。然而,作者的本意并非仅仅是书写古代社会游子返乡的社会情状。随之,作者叙写了现代社会交通之便利,人们仍然急切回乡之情。于是,《归来的梦》遂得出自己的观点,虽然和古代社会相比,现代游子返乡的条件更加现代化,但是,和古代社会游子返乡的梦想仍是一样的急迫与急切。如此看来,《归来的梦》表达出“归来的梦”仍是现代社会人的精神家园,也是抵抗现代物质化社会的有效方式。

                                                                     三

  湖北省有历史悠久的农业文明,相对沿海开放省份来说,湖北的农业文明的成份更重。有着广袤的湖区、山区、丘陵地带的湖北,在中国现代化历史进程中处于“后发”态势,尽管张之洞督鄂的现代化之光曾领先全国,但毕竟是昙花一现。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湖北的现代化步伐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快步跃进的态势。湖北广袤的农村地区卷入现代化历史漩涡的程度也日益加深,乡村也因此遭遇了现代化的侵蚀。因此,回望乡村,书写乡愁就不可避免地成为湖北散文的基本主题。

  徐鲁2015年发表的散文充分地体现了湖北散文书写乡愁的基本主题。 《山村七夕夜》叙写了鄂南山村“七夕夜”的淳朴风俗,表现了山村人的纯正情感。在作者的笔下,乡村是那样的纯净、美好。《写了一辈子春联的人》刻画了一位扎根乡村的书法家的人生际遇。这位憨厚、朴实的书法家用自己的书法给乡村增加了许多祥和与快乐,也赢得了乡亲们的爱戴。然而来自城市里的种种功利、算计却伤透了这位乡村书法家的心,连加入省级书法家协会的合理愿望也无法实现。《写了一辈子春联的人》在乡村与城市的二元对比结构中尽情展开乡村与城市价值观的比较,表现了作者对于“城市病”的痛恨。《山里的细妹子》是一篇记人散文。山里的细妹子多年前因为家里贫穷,面临失学,向“我”求救。在“我”的帮助下,得以度过危机。靠着山里人的坚韧、勤爬苦做,最终得以完成学业,并在上海打拼,有了自己的一份事业。这篇散文在娓娓道来的故事叙述之中,不经意间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即使是现代化高速发展的今天,乡村人的淳朴、坚韧、勤奋等传统美德仍是难得的可贵品格。《故乡的山泉》围绕故乡消失的山泉发问:“那道山泉,养育过咱们村里多少代人啊!那么清凉、那么甜的泉水,永远地消失了,再也看不到、喝不到了,你们就不心疼?就不觉得可惜吗?你们都忘记了小时候一起去碾子沟里干活儿,累了渴了就往山泉边跑的情景吗?”《茶山空闻鹧鸪声》叙写了曾经给鄂南山区带来生机快乐的“采茶戏”随着乡村日渐“空心化”,面临着濒临灭亡的危机,乡村也日渐丧失生机与活力。《故乡的山泉》《茶山空闻鹧鸪声》分别以消失的乡村自然物和文化为书写对象,表达了对于现代化掏空乡村物质命脉和精神命脉的深沉思考。

  沈虹光的散文《二棚子记往:贾老头儿》《“不‘昂’没得精神”——民歌之乡竹溪向坝乡采风记》和徐鲁的几篇散文有异曲同工之处。这两篇散文主要是书写民间文化人的逸闻轶事。《二棚子记往:贾老头儿》记叙了“郧阳花鼓戏”艺人贾老头儿的故事。散文以捕捉贾老头的生活细节为着眼点,再现了贾老头的仗义、随性、热爱民间艺术的情怀。《“不‘昂’没得精神”——民歌之乡竹溪向坝乡采风记》以在竹溪乡间采风为主线,表现了民间歌者热爱生活热爱艺术的精神。这两篇散文表面上是写乡野民间的人和事,但是却是有着针砭都市文明的意蕴在内。“礼失求诸野”是中国古来已久的传统。正是都市功利主义嚣张,作者才到民间寻求盎然的野性与生命力。我以为,这才是作者近年频繁去民间采风的最主要原因吧。

  乡村叙事自然是湖北散文的重要母题。众多作家不约而同地把追寻心中的桃花源作为散文创造的动力,但是,象徐鲁、沈虹光这样有力度的散文不多。舒飞廉在散文《 重建枫杨树老家》中说:“城市固然是在拆迁与圈占农民的土地,更麻烦的,还是它夺走了乡村的青年,将它的血缘的链条弄断掉了——没有了青年的血汗与梦想的乡村,失去了成长与死亡的仪礼的乡村,会由神话‘重新返回自然’,格式化为公司经营的‘绿色车间’与‘生态农场’。”城市对乡村的侵蚀已经成为乡村叙事新的叙事增长点,但是,如何“重建桃花源”,仍需散文家们多多努力。

                                                                     四

  中国古代有修志的传统,留下了大量的地方志。地方志是记录一地的自然风物、地貌、社会状况、历史的著作,属于历史学范畴。按照行政区划来讲,常见的方志主要有府志、县志两种类型。地方志虽然属于历史著作范畴,但是进入1990年代以来,有不少作家借鉴了地方志的体例,创作出了优秀小说,像韩少功的《马桥词典》、孙惠芬的《上塘书》、阎连科的《受活》等即是化用地方志体例的优秀作品。本省哨兵的诗歌《江湖志》是化用地方志的内涵创作优秀诗歌的代表作。而记叙一地的风物、人物、风情、语言等散文大概也算作是方志性散文了。在中国散文史上,方志性散文佳作数不胜数,即使是当下,优秀方志性散文频频问世。叶广芩的长篇散文《老县城》、彭见明的长篇散文《平江》、朱鸿的《长安是中国的心》,本省裴高才的《无陂不成镇》、孔帆升的《老通山》等等,都可以归纳到方志性的长篇散文或散文集。凡夫2015年出版的《襄阳名片》可以看做是方志性长篇散文。

  《襄阳名片》顾名思义是以襄阳作为书写对象。襄阳是一所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悠久,风光旖旎。历代文人墨客为襄阳留下了不少佳作。仅有唐一代,著名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维、孟浩然等都为这座城市留下了诗篇,字字珠玑。古代优秀诗人留下的诗篇成为凡夫笔下的素材。凡夫依据襄阳的风景名胜、名人、名曲,分成“名景篇”、“名胜篇”、“名人篇”、“名曲篇”几个篇章,介绍襄阳这座城市。每介绍一地风景、一处名胜、一位名人、一首名曲时,凡夫都选取和此景此物此人此曲相关的诗句,用自由灵活的叙述方式,用随笔的写法,娓娓道来诗歌与襄阳的关系,并藉此比较全面地介绍了襄阳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地貌、风物、人文、历史。

  凡夫从与襄阳名胜、名景、名人、名曲相关联的诗歌作为书写对象,为现代都市注入诗意。现代都市以钢筋水泥为建筑材料,千城一面;现代都市以以经济发展作为城市发展的基本目标,充满了欲望。而凡夫着眼于襄阳这座诗歌城市,为现代城市找到一种诗意栖息的生活方式。2015年陈应松先后发表了《天山之南》《香巴拉的稻城亚丁》《河西走廊行》《大九湖之恋》等散文。这些散文基本上介绍一地风物、历史、地貌、人情风俗为主。不过,陈应松在处理这些素材时,最为关注的是,发掘出和一地相关的历史掌故。《河西走廊行》重点写到了在河西走廊途中的武威、山丹军马场、 张掖、嘉峪关等几个地方。虽然每写到一地方,陈应松都会对当地的历史、地理、人文都做比较详细的介绍。但是,陈应松更看重此地的历史掌故。就象这篇《河西走廊行》,陈应松最为关注的是在武威、山丹军马场、 张掖、嘉峪关等几个地方的历史掌故。“武威”一节,陈应松把笔触对准鸠摩罗什和驻扎在武威的边关战士,字里行间对这些在荒凉之地创造精神文明和稳定边疆的将士充满了赞美之情。“山丹军马场”一节,陈应松主要赞扬了这个历史悠久的世界第一大军马场的所创造的历史奇迹。“张掖”一节主要介绍了大佛寺和尚、尼姑为保护《大明三藏圣教北藏》做出的努力,赞扬了为保护历史文化遗产而牺牲的众生。凡此种种历史掌故都成为陈应松书写的重点。从这些历史掌故的书写中,我们能鲜明感知到中国古代文化的辉煌,也为那些创造、保护中国璀璨文明付出艰辛与努力的中国人而感动。

  谢伦的《鄂西人物五记》顾名思义主要记叙的是鄂西五位人物的性格与生活习惯,类似方志中的“人物志”。“人物志”中国古代地方志的重要内容。它充分发挥了中国古代纪传体的特点,写人状人,以神似为要点。谢伦吸收了中国古代纪传体的叙事传统,以白描的手法,抓住笔下人物的一点特征敷衍开来,充分表现了人物的性格与个性。“雷子和青竹”主要围绕二人对爱情的忠贞,书写了一代人的爱情传奇;“仇有志”主要围绕人物的姓氏做引起的歧义,叙写了一位普通人的悲苦人生;“黄四儿”聚焦黄四儿善于钓黄鳝的特长,展开了人物命运的起伏;其他两节亦是抓住人物的某一点特征,展开了人物一生的命运。这种传记体的写法,以传神为旨归,以人物命运为焦点,颇有审美情趣。

  2015年湖北散文虽然创作数量庞大,精品却不多。这与很多作者的散文观有关吧。表面上看,散文创作门槛相对比较低。但是,它需要作者比较丰厚的情感底蕴和思想底蕴。真诚希望湖北散文作家能在“内力”上下功夫,创作出更多优秀散文。

本文关键词: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09 027-68880679
技术支持:网勃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