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悦读茶座 >

渡边淳一:《失乐园》想表达性爱接近死亡的一面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2-11-03    作者:管理员

   渡边淳一:1933年10月24日生于日本北海道,毕业于札幌医科大学,从事文学创作之前,是一位有博士学位的整形外科医生。后来他开始从事专业文学创作,以小说《光和影》获直木文学奖,接着又发表《遥远的落日》等作品,1980年获吉川英治奖。1995年9月1日开始,在《日本经济新闻》发表长篇连载小说《失乐园》,描写不伦中的纯爱,引起巨大反响,并相继被拍成电视连续剧和电影。
  日本著名作家渡边淳一又来北京了,这次是带着“未删减版”的《失乐园》。1997年由于性爱描写过多而在中译本中删减很多内容的《失乐园》,此次再由著名翻译家竺家荣执笔翻译,13年后以完整的面貌来到中国。已经77岁的渡边淳一,穿着深色西服端坐在记者面前,用平静的语调谈论他眼中的性与爱,坦白自己喜欢做与年龄不相符的事情,大方地向记者透露:“我仍然在恋爱。”
  《失乐园》 反映我的软弱
  北京晨报:就像《失乐园》一样,你的很多书都是描写了中年人之间的婚外恋,在这些婚外恋情的描写中,性爱描写通常占了很大一部分。你怎么样看待中年人之间性与爱的关系的?
  渡边淳一:年轻人的爱是单纯的,讲究心灵之爱,喜欢就可以结合在一起,性的成分并不是主要的。但人到了中年以后,性在爱中占的比例就比较大。对性爱快感的追求是人与生俱来的,但也容易给人带来罪恶感,这种罪恶感在已婚中年人中体现得更多,因为他们有家庭,要肩负责任。而他们有勇气踏足不伦之爱,一定是他们感受到了极致的性快感。《失乐园》里讲述了人在性爱里的双重矛盾:罪恶感和快乐感,这种矛盾是极致的,埋藏在人心灵和身体的深层。我在写《失乐园》时,并不是想用性爱描写来诱惑读者,而是想通过性爱场面的描写来让读者感受到性爱快感达到极致时,表现出的恐惧、可怕,接近死亡的一面。
  北京晨报:你是不是在生活里也受不了温吞的爱情,一直都追求极致的、激烈的爱?
  渡边淳一:我在人生的某一个年龄阶段是非常想追求这种极致的爱的,但是由于家庭责任等周围的压力,还有我本身没有勇气等原因,我没有走到死的这一步,但是我有过这种心境,所以我把当时软弱、没有自信的那一面通过小说反映出来。如果我当时把爱推到极致,大家也就见不到我了,也就没有《失乐园》这部小说了。
  北京晨报:很多人读《失乐园》是生理阅读,专注于性爱描写而忽略了书的文学意义,你是怎么看待这个现象的?
  渡边淳一:不同的眼睛、不同的心理会读出不同的境界。读书的人用什么样的眼光去读表现的是他自身的水准。他在性描写上有好奇心,那么这本书满足他的这种好奇心也没什么不好的。在日本,作家很多,但是能把性爱描写得很细致、到位、丰富的很少。我在性爱方面的描写还是很独特、很受欢迎的。能把性爱写得既不淫秽,又很纯粹、干净、深刻,是很不容易的。不信你可以去试试写下自己的性体会,肯定没法准确写出来。
  反对意见 有没有无所谓
  北京晨报:你书中对于婚外恋的赞同态度和社会道德是背道而驰的,《失乐园》出版后你有没有感受到来自社会的压力?
  渡边淳一:完全没有。可能我很多时候并不把一些事儿当成压力吧。当然,《失乐园》出版后,有很多家庭主妇跑到我家门口游行抗议,但我如果屈服于她们的话,我就写不了书了。最近的作品《紫阳花日记》出版后,并没有出现过有组织性的抗议,只是有个别读者在网上写些反对意见。这种事有没有无所谓,对于作者来说,我愿意怎么写就怎么写。
  北京晨报:在《失乐园》中,你对婚姻是持否定态度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你现在对婚姻的态度有没有改变?
  渡边淳一:希望大家不要误解《失乐园》就是我对婚姻唯一的看法,《失乐园》只是把我在十几年前自己体验过的、一种达到爱的极致的状态写了出来。我在40多年的写作生涯中,写了100多本书,《失乐园》只是其中的一本,我有100多种对于人生的体验、思考和想法,大家不能因《失乐园》一本书就把书中的态度当成了我对婚姻和爱情唯一的想法。像我写的《孤舟》,就是写人到60岁以后的夫妻感情,我在不同年龄、人生不同的阶段写不同样的人的情感,我的人生也是不断发生改变的。
年龄问题 绝不按部就班
  北京晨报:你现在人生中对爱情的看法是不是有了改变?对于平和的爱情也开始接受了呢?
  渡边淳一:不一定说平和的爱就不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任何事情都没有唯一的。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用年龄来规划人生。到80岁就必须按照80岁的活法,我最不喜欢这种约定俗成的生活、按部就班的人生。我喜欢做和现在年龄不相符的事情。别人60岁就退休了,而我77岁了仍然在努力写书,我现在还在恋爱呢。我对事物一直充满好奇,比如我见到你,我就会想这个人做过多少次爱之类的(笑)。
  我当医生的时候,有个80多岁的老校长住院,护士就跟我告状说这个老头特别讨厌,借着给他量体温的机会抓她的手,偷看她的胸部。我就跟这个护士说,他愿意看你就让他看吧,都80多岁了还有这种好奇心,很不容易,这是他活着的一种动力,对你也没有什么损失。
  再举个80多岁老太太的例子,她腿不好,经常到医院理疗,医院有个25岁的年轻小伙子,她动不动就叫这个小伙子给她摸摸、按按腿,她就算没什么事儿也叫小伙子来,这种肢体的接触让老太太每天都过得很快乐,成了延长她寿命很重要的一部分。这就是人,我们要更深层地理解人是什么东西,其实你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都一样,只是他们伪装得比较好,让你看不见而已。不管我是医生也好、作家也好,我最大的关注点就是要抓住人的真实性。人活到老、直到死都能够对异性有感觉的话,那才有生命力。对异性没有好奇心的老人生命也会很快走到尽头。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现在也因为高速发展引起了世界的瞩目,在这样的大国下,让这么多人安居乐业是很了不起的。我关注的是在这一个大国之下的每个人,能不能找到经营自己幸福人生的方式。
  北京晨报:如果有女粉丝向你表示爱慕之心,你怎么处理?
  渡边淳一:我当然很高兴有年轻的女性读者来示爱,事实上这样的人很多,她们会给我写信之类的。当然接下来该怎么办,就有我的嗜好问题了,如果我喜欢她,当然就会……你知道的(笑)。
  实习生 吴昊/文
  晨报记者 柴春霞/摄
  -记者手记
  这个“老男青年”
  听说渡边淳一是在采访当天凌晨0点30分才飞到北京的,但是采访时见到的他却丝毫没有疲惫之意。和其他70多岁的老人相比,渡边淳一显得精神奕奕,脸上的皮肤透着光泽。他甚至还别出心裁地在西装领子上别了一个漂亮的女士胸针。整个采访中,结婚多年的他就像一个单身男青年,十分坦率自己对于恋爱和异性的渴望,听得女记者们乐呵呵,但是他一直眼皮低垂,鲜露笑容。采访结束后,他礼貌地站起来和我握手,没想到他俏皮地用力捏了我的手一下。道别过后,我心里偷偷一乐,这个77岁还在恋爱的老人果然不简单!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渡边淳一:《失乐园》想表达性爱接近死亡的一面

2012-11-03 00-00-00

   渡边淳一:1933年10月24日生于日本北海道,毕业于札幌医科大学,从事文学创作之前,是一位有博士学位的整形外科医生。后来他开始从事专业文学创作,以小说《光和影》获直木文学奖,接着又发表《遥远的落日》等作品,1980年获吉川英治奖。1995年9月1日开始,在《日本经济新闻》发表长篇连载小说《失乐园》,描写不伦中的纯爱,引起巨大反响,并相继被拍成电视连续剧和电影。
  日本著名作家渡边淳一又来北京了,这次是带着“未删减版”的《失乐园》。1997年由于性爱描写过多而在中译本中删减很多内容的《失乐园》,此次再由著名翻译家竺家荣执笔翻译,13年后以完整的面貌来到中国。已经77岁的渡边淳一,穿着深色西服端坐在记者面前,用平静的语调谈论他眼中的性与爱,坦白自己喜欢做与年龄不相符的事情,大方地向记者透露:“我仍然在恋爱。”
  《失乐园》 反映我的软弱
  北京晨报:就像《失乐园》一样,你的很多书都是描写了中年人之间的婚外恋,在这些婚外恋情的描写中,性爱描写通常占了很大一部分。你怎么样看待中年人之间性与爱的关系的?
  渡边淳一:年轻人的爱是单纯的,讲究心灵之爱,喜欢就可以结合在一起,性的成分并不是主要的。但人到了中年以后,性在爱中占的比例就比较大。对性爱快感的追求是人与生俱来的,但也容易给人带来罪恶感,这种罪恶感在已婚中年人中体现得更多,因为他们有家庭,要肩负责任。而他们有勇气踏足不伦之爱,一定是他们感受到了极致的性快感。《失乐园》里讲述了人在性爱里的双重矛盾:罪恶感和快乐感,这种矛盾是极致的,埋藏在人心灵和身体的深层。我在写《失乐园》时,并不是想用性爱描写来诱惑读者,而是想通过性爱场面的描写来让读者感受到性爱快感达到极致时,表现出的恐惧、可怕,接近死亡的一面。
  北京晨报:你是不是在生活里也受不了温吞的爱情,一直都追求极致的、激烈的爱?
  渡边淳一:我在人生的某一个年龄阶段是非常想追求这种极致的爱的,但是由于家庭责任等周围的压力,还有我本身没有勇气等原因,我没有走到死的这一步,但是我有过这种心境,所以我把当时软弱、没有自信的那一面通过小说反映出来。如果我当时把爱推到极致,大家也就见不到我了,也就没有《失乐园》这部小说了。
  北京晨报:很多人读《失乐园》是生理阅读,专注于性爱描写而忽略了书的文学意义,你是怎么看待这个现象的?
  渡边淳一:不同的眼睛、不同的心理会读出不同的境界。读书的人用什么样的眼光去读表现的是他自身的水准。他在性描写上有好奇心,那么这本书满足他的这种好奇心也没什么不好的。在日本,作家很多,但是能把性爱描写得很细致、到位、丰富的很少。我在性爱方面的描写还是很独特、很受欢迎的。能把性爱写得既不淫秽,又很纯粹、干净、深刻,是很不容易的。不信你可以去试试写下自己的性体会,肯定没法准确写出来。
  反对意见 有没有无所谓
  北京晨报:你书中对于婚外恋的赞同态度和社会道德是背道而驰的,《失乐园》出版后你有没有感受到来自社会的压力?
  渡边淳一:完全没有。可能我很多时候并不把一些事儿当成压力吧。当然,《失乐园》出版后,有很多家庭主妇跑到我家门口游行抗议,但我如果屈服于她们的话,我就写不了书了。最近的作品《紫阳花日记》出版后,并没有出现过有组织性的抗议,只是有个别读者在网上写些反对意见。这种事有没有无所谓,对于作者来说,我愿意怎么写就怎么写。
  北京晨报:在《失乐园》中,你对婚姻是持否定态度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你现在对婚姻的态度有没有改变?
  渡边淳一:希望大家不要误解《失乐园》就是我对婚姻唯一的看法,《失乐园》只是把我在十几年前自己体验过的、一种达到爱的极致的状态写了出来。我在40多年的写作生涯中,写了100多本书,《失乐园》只是其中的一本,我有100多种对于人生的体验、思考和想法,大家不能因《失乐园》一本书就把书中的态度当成了我对婚姻和爱情唯一的想法。像我写的《孤舟》,就是写人到60岁以后的夫妻感情,我在不同年龄、人生不同的阶段写不同样的人的情感,我的人生也是不断发生改变的。
年龄问题 绝不按部就班
  北京晨报:你现在人生中对爱情的看法是不是有了改变?对于平和的爱情也开始接受了呢?
  渡边淳一:不一定说平和的爱就不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任何事情都没有唯一的。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用年龄来规划人生。到80岁就必须按照80岁的活法,我最不喜欢这种约定俗成的生活、按部就班的人生。我喜欢做和现在年龄不相符的事情。别人60岁就退休了,而我77岁了仍然在努力写书,我现在还在恋爱呢。我对事物一直充满好奇,比如我见到你,我就会想这个人做过多少次爱之类的(笑)。
  我当医生的时候,有个80多岁的老校长住院,护士就跟我告状说这个老头特别讨厌,借着给他量体温的机会抓她的手,偷看她的胸部。我就跟这个护士说,他愿意看你就让他看吧,都80多岁了还有这种好奇心,很不容易,这是他活着的一种动力,对你也没有什么损失。
  再举个80多岁老太太的例子,她腿不好,经常到医院理疗,医院有个25岁的年轻小伙子,她动不动就叫这个小伙子给她摸摸、按按腿,她就算没什么事儿也叫小伙子来,这种肢体的接触让老太太每天都过得很快乐,成了延长她寿命很重要的一部分。这就是人,我们要更深层地理解人是什么东西,其实你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都一样,只是他们伪装得比较好,让你看不见而已。不管我是医生也好、作家也好,我最大的关注点就是要抓住人的真实性。人活到老、直到死都能够对异性有感觉的话,那才有生命力。对异性没有好奇心的老人生命也会很快走到尽头。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现在也因为高速发展引起了世界的瞩目,在这样的大国下,让这么多人安居乐业是很了不起的。我关注的是在这一个大国之下的每个人,能不能找到经营自己幸福人生的方式。
  北京晨报:如果有女粉丝向你表示爱慕之心,你怎么处理?
  渡边淳一:我当然很高兴有年轻的女性读者来示爱,事实上这样的人很多,她们会给我写信之类的。当然接下来该怎么办,就有我的嗜好问题了,如果我喜欢她,当然就会……你知道的(笑)。
  实习生 吴昊/文
  晨报记者 柴春霞/摄
  -记者手记
  这个“老男青年”
  听说渡边淳一是在采访当天凌晨0点30分才飞到北京的,但是采访时见到的他却丝毫没有疲惫之意。和其他70多岁的老人相比,渡边淳一显得精神奕奕,脸上的皮肤透着光泽。他甚至还别出心裁地在西装领子上别了一个漂亮的女士胸针。整个采访中,结婚多年的他就像一个单身男青年,十分坦率自己对于恋爱和异性的渴望,听得女记者们乐呵呵,但是他一直眼皮低垂,鲜露笑容。采访结束后,他礼貌地站起来和我握手,没想到他俏皮地用力捏了我的手一下。道别过后,我心里偷偷一乐,这个77岁还在恋爱的老人果然不简单!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