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书评序跋 >

《大洞商》—— 一部为父老乡亲而歌的小说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3-10-16    作者:章宗鋆


 

    终于得到了作家陈敬黎的三卷本长篇小说《大洞商》,早在2012年《大洞商》出版之前我就已经看到过陈先生发给我的电子手稿。这部小说描绘的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湖北应城膏盐矿工和矿商的历史命运,是陈敬黎为湖北的父老乡亲所创作的,小说带有浓郁的湖北特色。
    在应城,石膏和岩盐的开采有着四百多年的历史,矿产的开采造就了一批俗称为“洞商”的商人。洞商的存在在应城的历史上已经不是一个短暂的时期,这个在应城的文史资料上都有记载,据陈敬黎自己的创作浅谈说,2007年9月中旬,他得到了两本应城市政协出版的文史资料,从中得到了许多写作洞商的素材,并且于当年10月到应城查阅了当地的中国共产党史,包括大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发生在当地的战争史料。不仅如此,陈先生还下矿区、进农村、走街道四处寻访历史的足迹,收集到了很多原始的创作素材,之后才写出了《大洞商》的创作大纲。可以说洞商存在的历史已经可以用悠久二字来形容,而且在湖北来讲,应城的膏盐商业的发达是比较闻名的,只要对这方面稍有了解的老百姓都知道,就拿本人自己来说,尽管自己是属于80后的青年晚辈,但是我小的时候从爷爷口中就知道了湖北应城这一带盛产石膏,并且爷爷的柜子里还收藏了一些石膏的样本,拿给我们看过,乳白色的膏岩体上闪烁着晶莹的光芒。炎炎夏日里,爷爷为了预防家人中暑,还会经常拿出石膏刮一些粉末到碗里和着少许捣碎的绿豆一起泡凉开水给我们喝,虽是土方法,可是凉凉的感觉确实让人解暑。所以我想说的是,在湖北的民间,应城的膏岩业一直应该都是享有盛名的,但是在湖北的文学界,这个领域似乎并没有受到很多作家的青睐,以至于中国人民可能都知道江西景德镇的《大瓷商》,却从不知道湖北之有《大洞商》,这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石膏的实用价值、艺术观赏性以及普及程度相比其他某些矿产加工品(如瓷)要逊色一些。而陈敬黎的这部《大洞商》则正是第一次用长篇小说的文学形式将洞商的历史画卷和人物命运展现在读者的面前,把从事洞商业的那些历史人物从沉寂已久的幕后推上了文学舞台。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陈敬黎的《大洞商》是具有开创性的。
    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单从小说的题材上就来判断一部小说是否真的值得一看,否则就真的会倒退到类似文革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作品主人公要高大全”等的左倾思维了。小说是文学的一种形式,文学性、艺术性才是作品真正的灵魂所在,孤立地讲求主题的正确只会让小说流于简单的政治宣传功用,而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是可以将二者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待陈敬黎的《大洞商》,我觉得它是非常接地气的,主人公高仁泰最开始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矿工,他完全是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走上洞商的位置的,当然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发展中,这一切被安排的相当自然,而且比较真实。也就是说,作家陈敬黎无意将高仁泰编造成一个伟大的革命家或者商人,相反很多地方都觉得是他被历史和环境推上这个舞台的。例如高仁泰由一个普通的矿工被提拔为大监工,就是由于高仁泰在矿难事故当中挺身而出,使被陷矿井的众多兄弟得以生还,为了堵住其他矿主和矿工们的嘴,更为了缓解家庭企业的内部矛盾,从而让高仁泰这个人物走上了历史的前台。从思想上来说,高仁泰是一个和平主义者,小说里的他没有很宏伟的革命蓝图,也没有激昂的民族情怀,在他看来,似乎只要和兄弟们一起活着,有饭吃,有衣穿,不生病,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过着安定的日子就是最大的愿望。在革命的立场上,在他的人生观、世界观里,也没有很坚定的一个什么准则。所以在历史的风云变幻中,他秉持着简单的人道主义,先加入共产党,后来又被迫沦为汉奸,小说的最后高仁泰因为汉奸的罪名被押赴刑场,正要行刑却传来李先念同志的指示,评价他前后始终并没有给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带来很大的危害,最后释放。这都表现出了作家笔下一个最为朴实最为简单也最具代表性的一个百姓形象,真实,自然,没有半点矫揉造作。包括高仁泰的情感生活,他既不是一个花天酒地的浪荡子,也不是一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当然他除了原配夫人朱大脚之外,还同时拥有其他女人这一事实,是和当时的社会环境密切相关,男人三妻四妾的现象在那个时代还没有被完全杜绝,更何况他和东家二太太李玉璧还有楚戏名伶白兰花这两个女人之间确实都是存在着患难真情的,所以高仁泰这个人物被陈敬黎塑造地比较立体和丰满,这才是一个真正在祖国的命运中上下浮沉的平凡人物,更是一个能让我们通过他真切洞见那个沧桑时代的历史画卷的人物。不仅主人公高仁泰是这样,其他的人物形象如矿工风狗子、尼姑,账房严维孝等人都塑造的极为朴素和真实,阅读小说的每段情节和对话,想象作家笔下的这些人物,好像他们就是我们身边曾经看到过的某些人,这种阅读的感觉让人熟悉、平静、继而产生强烈的归宿感。笔者之所以评价陈敬黎的《大洞商》是一部为父老乡亲而歌的小说,在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因为它给了我非常熟悉和亲切的父老乡亲的感觉,也许我也属于他为之写作的湖北的父老乡亲中的一个吧。
2013年8月9日



章宗鋆    武汉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大洞商》—— 一部为父老乡亲而歌的小说

2013-10-16 00-00-00


 

    终于得到了作家陈敬黎的三卷本长篇小说《大洞商》,早在2012年《大洞商》出版之前我就已经看到过陈先生发给我的电子手稿。这部小说描绘的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湖北应城膏盐矿工和矿商的历史命运,是陈敬黎为湖北的父老乡亲所创作的,小说带有浓郁的湖北特色。
    在应城,石膏和岩盐的开采有着四百多年的历史,矿产的开采造就了一批俗称为“洞商”的商人。洞商的存在在应城的历史上已经不是一个短暂的时期,这个在应城的文史资料上都有记载,据陈敬黎自己的创作浅谈说,2007年9月中旬,他得到了两本应城市政协出版的文史资料,从中得到了许多写作洞商的素材,并且于当年10月到应城查阅了当地的中国共产党史,包括大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发生在当地的战争史料。不仅如此,陈先生还下矿区、进农村、走街道四处寻访历史的足迹,收集到了很多原始的创作素材,之后才写出了《大洞商》的创作大纲。可以说洞商存在的历史已经可以用悠久二字来形容,而且在湖北来讲,应城的膏盐商业的发达是比较闻名的,只要对这方面稍有了解的老百姓都知道,就拿本人自己来说,尽管自己是属于80后的青年晚辈,但是我小的时候从爷爷口中就知道了湖北应城这一带盛产石膏,并且爷爷的柜子里还收藏了一些石膏的样本,拿给我们看过,乳白色的膏岩体上闪烁着晶莹的光芒。炎炎夏日里,爷爷为了预防家人中暑,还会经常拿出石膏刮一些粉末到碗里和着少许捣碎的绿豆一起泡凉开水给我们喝,虽是土方法,可是凉凉的感觉确实让人解暑。所以我想说的是,在湖北的民间,应城的膏岩业一直应该都是享有盛名的,但是在湖北的文学界,这个领域似乎并没有受到很多作家的青睐,以至于中国人民可能都知道江西景德镇的《大瓷商》,却从不知道湖北之有《大洞商》,这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石膏的实用价值、艺术观赏性以及普及程度相比其他某些矿产加工品(如瓷)要逊色一些。而陈敬黎的这部《大洞商》则正是第一次用长篇小说的文学形式将洞商的历史画卷和人物命运展现在读者的面前,把从事洞商业的那些历史人物从沉寂已久的幕后推上了文学舞台。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陈敬黎的《大洞商》是具有开创性的。
    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单从小说的题材上就来判断一部小说是否真的值得一看,否则就真的会倒退到类似文革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作品主人公要高大全”等的左倾思维了。小说是文学的一种形式,文学性、艺术性才是作品真正的灵魂所在,孤立地讲求主题的正确只会让小说流于简单的政治宣传功用,而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是可以将二者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待陈敬黎的《大洞商》,我觉得它是非常接地气的,主人公高仁泰最开始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矿工,他完全是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走上洞商的位置的,当然在小说故事情节的发展中,这一切被安排的相当自然,而且比较真实。也就是说,作家陈敬黎无意将高仁泰编造成一个伟大的革命家或者商人,相反很多地方都觉得是他被历史和环境推上这个舞台的。例如高仁泰由一个普通的矿工被提拔为大监工,就是由于高仁泰在矿难事故当中挺身而出,使被陷矿井的众多兄弟得以生还,为了堵住其他矿主和矿工们的嘴,更为了缓解家庭企业的内部矛盾,从而让高仁泰这个人物走上了历史的前台。从思想上来说,高仁泰是一个和平主义者,小说里的他没有很宏伟的革命蓝图,也没有激昂的民族情怀,在他看来,似乎只要和兄弟们一起活着,有饭吃,有衣穿,不生病,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过着安定的日子就是最大的愿望。在革命的立场上,在他的人生观、世界观里,也没有很坚定的一个什么准则。所以在历史的风云变幻中,他秉持着简单的人道主义,先加入共产党,后来又被迫沦为汉奸,小说的最后高仁泰因为汉奸的罪名被押赴刑场,正要行刑却传来李先念同志的指示,评价他前后始终并没有给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带来很大的危害,最后释放。这都表现出了作家笔下一个最为朴实最为简单也最具代表性的一个百姓形象,真实,自然,没有半点矫揉造作。包括高仁泰的情感生活,他既不是一个花天酒地的浪荡子,也不是一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当然他除了原配夫人朱大脚之外,还同时拥有其他女人这一事实,是和当时的社会环境密切相关,男人三妻四妾的现象在那个时代还没有被完全杜绝,更何况他和东家二太太李玉璧还有楚戏名伶白兰花这两个女人之间确实都是存在着患难真情的,所以高仁泰这个人物被陈敬黎塑造地比较立体和丰满,这才是一个真正在祖国的命运中上下浮沉的平凡人物,更是一个能让我们通过他真切洞见那个沧桑时代的历史画卷的人物。不仅主人公高仁泰是这样,其他的人物形象如矿工风狗子、尼姑,账房严维孝等人都塑造的极为朴素和真实,阅读小说的每段情节和对话,想象作家笔下的这些人物,好像他们就是我们身边曾经看到过的某些人,这种阅读的感觉让人熟悉、平静、继而产生强烈的归宿感。笔者之所以评价陈敬黎的《大洞商》是一部为父老乡亲而歌的小说,在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因为它给了我非常熟悉和亲切的父老乡亲的感觉,也许我也属于他为之写作的湖北的父老乡亲中的一个吧。
2013年8月9日



章宗鋆    武汉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