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书评序跋 >

达度:《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获奖感言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4-06-17    作者:应才兵

《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获奖感言
应才兵
 
 
    2014年5月31日晚,朋友们纷纷打电话问我,说他们在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上看到我了,说平时没听我说什么,怎么一下子就上了中央电视台?
    我首先感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接着告诉大家:自去年底,中宣部与人民网、光明网、新华网三家网站联合主办了“我们的中国梦——讲述中国故事”文艺作品征集活动。我从光明网看到这个消息,觉得有篇报告文学符合这一主题,就给光明网发过去了。想不到有一天,光明网打来电话,说我获了二等奖,还邀请我去中央电视台参加颁奖晚会。起初我不相信,但是活动不收取任何费用,还要我发一个银行卡号过去,按二等奖的标准发我一万元奖金。就这样我云里雾里走进了神圣的中央电视台,出现在千家万户的电视频幕上。
朋友们在祝贺的同时,纷纷好奇地向我打听获奖情况——
    我告诉他们:我也是到了央视演播现场,才知道,这次“我们的中国梦”文艺作品征集活动,是在收到20880件文艺作品后,经线上投票和线下评审,再从300件入围作品中,最终确定51部作品成为重点推荐作品。中央电视台通过与现场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一起讲故事、唱歌曲、看视频等方式,借助人物访谈,进行一次真实生动、感人至深、催人奋进的“中国梦故事”讲述,意在社会上掀起宣传和弘扬中国梦的新高潮。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将通过专题网页、微博微信和手机客户端等渠道宣传重点推荐优秀作品,中央及各省市电视台、广播电台、报纸等媒体也将对重点推荐作品进行宣传推广,使中国梦主题优秀文艺作品深入人心。
    朋友们问我,在电视上看到别人都是笑着挥手领奖的,你怎么那么严肃,是不是紧张?
    我对他们说,紧张倒不是。当时我觉得站在那里领奖的,应该是西藏日喀则边防官兵,是他们的长年坚守,才让我们的梦想能够在和平与安定的后方实现。我不过是他们的记录者,在边防军营走马观花,写下了他们的英难事迹,就获得了这样崇高的荣誉。还让我惭愧的是,我本来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西藏日喀则边防官兵们的英雄群像,因这次参赛要求限制在五千字以内,我只好选取了写女兵和军嫂的《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参赛,自觉有愧于长年坚守在那里的热血男儿。因为边防官兵主要是男人,他们是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喜马拉雅山上大写的“人”。没能把他们的英雄事迹让更多人知道,所以面对镜头,我感到遗憾。
    朋友们不解的是,我是内地的一个教育工作者,怎么跑到西藏边防军营采访去了?
    这可能是我与洛沙合著的长篇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的蝴蝶效应吧。因为名声在外,经常有人请我写报告文学。我过去在教育部门工作,后来退居二线,启动了长篇小说的创作,自然都推辞了。前年8月,当西藏日喀则军分区首长向我发出邀请,再三说只是想与我交个朋友,请我去西藏观光旅游一次。盛情难却,加上我对珠峰向往已久,于是搁下长篇,应邀赴西藏日喀则军营进行了一个多月的采访写作。
    我去的时候是8月,内地正热,可是边塞八月即飞雪。我没带寒衣,着了凉,高烧了一整夜。我当时还不知道高烧是高原缺氧的致命杀手。后来采访到,一位年轻的军嫂,带着不满两岁的女儿,满心欢喜地来到高原哨所。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活泼可爱的小女儿,在途中因高烧得不到及时治疗,把想念爸爸的梦永远留在了长途客车上……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跟着军分区首长到部分连队哨所采访,那里海拔四五千米,甚至六千米以上,空气中的含氧量只有内地的30—50%,被生物学家划定为“生命禁区”,人一活动,就感到头痛难忍,气喘胸闷。可是西藏边防的英雄男儿,用他们的青春和汗水,为祖国的西南大门筑起了一道钢铁长城。有人这样说过,战争让女人走开。我到日喀则军营采访,有一个强烈感受,那就是:雪域高原让女人走开,“生命禁区”更是让女人走开,可是那里还是留下了许多巾帼英雄的足迹……
    吴长润是来自天府之国的美丽女孩,从小就梦想到西藏当兵。因为是独生女,父母对她百般宠爱,还想方设法让她就在内地当兵。她却毅然选择了到西藏服役,并多次立功,为女兵们作出了表率。
    温柔痴情的军嫂们,冲破千难万险,来到这生命禁区,像美丽的格桑花一样,点亮了荒寒寂寞的雪域高原。她们中,有历尽千辛万苦来到边防哨所,与藏族排长完婚的汉族女大学生汪汪;有千里迢迢来探亲,却被大雪封山,不能与夫相会的陈爱君……然而,有些婚礼和探亲却留下永远的遗憾。老战士黄颂的未婚妻刘燕,到岗巴仅三天,还未来得及举行婚礼,就突患高原肺水肿离开了人世;老连长王海的妻子张玉菁,到达岗巴营的当天,就被高山急性脑水肿夺去了生命……边防战士们最爱唱的一首歌是《十五的月亮》:军功章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这也是整个社会对军嫂们默默奉献与牺牲的崇高礼赞!
    格桑花,是西藏雪域高原随处可见的一种野花。它秆细瓣小,看上去弱不禁风,可它无惧风暴雨雪摧残,不怕艳阳强光暴晒。它很普遍,却独具特色;它很弱小,却无比坚强。它虽然没有雪莲花美丽,没有藏羚羊珍贵,也没有神鹰那样悍勇,可它最耐寒、最抗紫外线、生命力最顽强。无论在路旁,还是在山谷,无论在乱石丛中,还是在悬崖峭壁,她总是傲然开放,像我们的女兵和军嫂一样,守护着我们的边防和战士……
    所以,我饱含深情地写下了这篇《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达度:《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获奖感言

2014-06-17 00-00-00

《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获奖感言
应才兵
 
 
    2014年5月31日晚,朋友们纷纷打电话问我,说他们在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上看到我了,说平时没听我说什么,怎么一下子就上了中央电视台?
    我首先感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接着告诉大家:自去年底,中宣部与人民网、光明网、新华网三家网站联合主办了“我们的中国梦——讲述中国故事”文艺作品征集活动。我从光明网看到这个消息,觉得有篇报告文学符合这一主题,就给光明网发过去了。想不到有一天,光明网打来电话,说我获了二等奖,还邀请我去中央电视台参加颁奖晚会。起初我不相信,但是活动不收取任何费用,还要我发一个银行卡号过去,按二等奖的标准发我一万元奖金。就这样我云里雾里走进了神圣的中央电视台,出现在千家万户的电视频幕上。
朋友们在祝贺的同时,纷纷好奇地向我打听获奖情况——
    我告诉他们:我也是到了央视演播现场,才知道,这次“我们的中国梦”文艺作品征集活动,是在收到20880件文艺作品后,经线上投票和线下评审,再从300件入围作品中,最终确定51部作品成为重点推荐作品。中央电视台通过与现场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一起讲故事、唱歌曲、看视频等方式,借助人物访谈,进行一次真实生动、感人至深、催人奋进的“中国梦故事”讲述,意在社会上掀起宣传和弘扬中国梦的新高潮。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将通过专题网页、微博微信和手机客户端等渠道宣传重点推荐优秀作品,中央及各省市电视台、广播电台、报纸等媒体也将对重点推荐作品进行宣传推广,使中国梦主题优秀文艺作品深入人心。
    朋友们问我,在电视上看到别人都是笑着挥手领奖的,你怎么那么严肃,是不是紧张?
    我对他们说,紧张倒不是。当时我觉得站在那里领奖的,应该是西藏日喀则边防官兵,是他们的长年坚守,才让我们的梦想能够在和平与安定的后方实现。我不过是他们的记录者,在边防军营走马观花,写下了他们的英难事迹,就获得了这样崇高的荣誉。还让我惭愧的是,我本来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西藏日喀则边防官兵们的英雄群像,因这次参赛要求限制在五千字以内,我只好选取了写女兵和军嫂的《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参赛,自觉有愧于长年坚守在那里的热血男儿。因为边防官兵主要是男人,他们是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喜马拉雅山上大写的“人”。没能把他们的英雄事迹让更多人知道,所以面对镜头,我感到遗憾。
    朋友们不解的是,我是内地的一个教育工作者,怎么跑到西藏边防军营采访去了?
    这可能是我与洛沙合著的长篇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的蝴蝶效应吧。因为名声在外,经常有人请我写报告文学。我过去在教育部门工作,后来退居二线,启动了长篇小说的创作,自然都推辞了。前年8月,当西藏日喀则军分区首长向我发出邀请,再三说只是想与我交个朋友,请我去西藏观光旅游一次。盛情难却,加上我对珠峰向往已久,于是搁下长篇,应邀赴西藏日喀则军营进行了一个多月的采访写作。
    我去的时候是8月,内地正热,可是边塞八月即飞雪。我没带寒衣,着了凉,高烧了一整夜。我当时还不知道高烧是高原缺氧的致命杀手。后来采访到,一位年轻的军嫂,带着不满两岁的女儿,满心欢喜地来到高原哨所。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活泼可爱的小女儿,在途中因高烧得不到及时治疗,把想念爸爸的梦永远留在了长途客车上……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跟着军分区首长到部分连队哨所采访,那里海拔四五千米,甚至六千米以上,空气中的含氧量只有内地的30—50%,被生物学家划定为“生命禁区”,人一活动,就感到头痛难忍,气喘胸闷。可是西藏边防的英雄男儿,用他们的青春和汗水,为祖国的西南大门筑起了一道钢铁长城。有人这样说过,战争让女人走开。我到日喀则军营采访,有一个强烈感受,那就是:雪域高原让女人走开,“生命禁区”更是让女人走开,可是那里还是留下了许多巾帼英雄的足迹……
    吴长润是来自天府之国的美丽女孩,从小就梦想到西藏当兵。因为是独生女,父母对她百般宠爱,还想方设法让她就在内地当兵。她却毅然选择了到西藏服役,并多次立功,为女兵们作出了表率。
    温柔痴情的军嫂们,冲破千难万险,来到这生命禁区,像美丽的格桑花一样,点亮了荒寒寂寞的雪域高原。她们中,有历尽千辛万苦来到边防哨所,与藏族排长完婚的汉族女大学生汪汪;有千里迢迢来探亲,却被大雪封山,不能与夫相会的陈爱君……然而,有些婚礼和探亲却留下永远的遗憾。老战士黄颂的未婚妻刘燕,到岗巴仅三天,还未来得及举行婚礼,就突患高原肺水肿离开了人世;老连长王海的妻子张玉菁,到达岗巴营的当天,就被高山急性脑水肿夺去了生命……边防战士们最爱唱的一首歌是《十五的月亮》:军功章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这也是整个社会对军嫂们默默奉献与牺牲的崇高礼赞!
    格桑花,是西藏雪域高原随处可见的一种野花。它秆细瓣小,看上去弱不禁风,可它无惧风暴雨雪摧残,不怕艳阳强光暴晒。它很普遍,却独具特色;它很弱小,却无比坚强。它虽然没有雪莲花美丽,没有藏羚羊珍贵,也没有神鹰那样悍勇,可它最耐寒、最抗紫外线、生命力最顽强。无论在路旁,还是在山谷,无论在乱石丛中,还是在悬崖峭壁,她总是傲然开放,像我们的女兵和军嫂一样,守护着我们的边防和战士……
    所以,我饱含深情地写下了这篇《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