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网络文学研究 >

做美丽的鸳鸯蝴蝶——谈谈匪我思存的网络言情小说

来源:    发布时间:2014-11-25    作者:湖北作家网

匪我思存在青春言情小说的写作中无疑是成功的。出道九年,出版18部长篇言情小说,其中《千山暮雪》、《来不及说我爱你》、《佳期如梦》改编成热播剧,拥有相当量的粉丝群。她的每部小说并不长,都在十七万字左右,与其他网络小说动辙五十五万字以上,乃至洋洋百万言不同,她的的小说通过网络浮出水面找到自信,同时在出版和影视两条产业链上找到出路,而且是一条铺满鲜花闪着星光的康庄大道。这是她的幸运,甚至可以说是萎靡的传统文学市场下的一个奇迹,我们看到的是悄然翩飞的蝴蝶带给文学的另一种生机。

匪我思存之所以能逆流相向在文海苍茫的天地里占领属于她的高地。原因是多方面的。她手里很早就积蓄了一把言情文学的种子。她们这一代人几乎是看着金庸琼瑶的小说长大的。十几岁时就大量接触港台言情小说。她写作的萌芽差不多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一粒种子以怎样的基因植入,大约也只会盛开同样基因的花朵。类型小说在一个时代的影响力如此强劲,与时代的土壤固然有关,可以说一定程度上是一次成功的读者市场调查。正如无论社会环境如何变迁,社会能提供给人的食材如何丰富多彩,人的口味却基本维持着旧有的习惯。所以,她是在用曾经采撷的风糜读者的文学种子来开启新的一轮播种和耕耘,那么,这份耕耘自然是一经收获,便有市场的接纳和追捧。而一个没有经历这样一个从阅读到写作完整而系统过程的写作者,是要经历市场的双向淘洗的。这个过程往往十分残酷,而匪我思存几乎是水到渠成,这为她的成功减少了周折节省了时间。当然,辩证地看待这一问题,这也限制了匪我思存多向开掘和发现自己更多潜能实现抵达更多经度和维度的可能。

拥有优良的种子是前提,但起决定作用的依然是播种和耕耘。匪我思存善于把种子精心撒播在天赋的田野上。她创作的田园里盛开着一朵朵泣血的爱情之花,给读者带去一些如诗如画美好爱情的梦想,又带去一些因爱生恨的遗憾或者爱情的不完满不如意。《诗经.郑风》云:“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艾晶晶给自己取笔名“匪我思存”。她笔下的爱情也似这东门里走出的女子,多如流云,却都不是主人公想要的那种结局。爱情的味道五味杂陈,其实很难用某一种单一的味道来界定,但包装她的文化公司却用阴谋,别离,执著,原谅,孤勇,错过,希望,时光,懂得、等待、温暖、珍惜、注定、传奇等关键词,框定着她爱情故事的味道,缠绵悱恻,百转千回,无非是她爱他,她却被另一个他穷追,结局是爱非所爱,爱被爱伤,充满了悲情,甚至刀光剑影,生离死别,悲欢离合,没有一个爱情故事按最初的轨迹走到期望的终点。以爱虐心,匪我思存。这正是作者追求的艺术效果。她做到了。因此,文化公司说她有“悲情天后”、“虐心教主”之称,应该不为过。

匪我思存笔下的故事氤氲着爱情的芬芳,但无不回荡着甜蜜的苦涩和幸福的忧伤。《来不及说我爱你》讲的是一个富家女静婉为救未婚夫一个商贾富少许建彰,深入督军慕容沣幕下求援,却被慕容沣疯狂追求。而他们之间曾因差阳错发生过比较亲密的误打误撞,从而为彼此的接近埋下了伏笔。被解救的许建彰对静婉帮他虎口脱险生疑,加之静婉已被霸气英勇深情执着的慕容沣征服,所以她选择了关键时候从订婚宴中临阵脱逃,独自私奔,追随战乱中南征北战的慕容沣,二人立据为凭,结为夫妻。不料,慕容沣为了坐稳江山赢得战局,取得豪商巨贾程家的支持,登报与静婉脱离关系,另娶程家小姐。静婉悲痛欲绝,走投无路,后被程家四少爷程信之带到美国结为夫妻。不料八年后回国,慕容沣要求静婉离开程信之,静婉心死不从。强悍的慕容沣导演一场车祸让程信之和静婉的孩子兜兜死于非命。最后静婉去申讨慕容沣时,用慕容沣曾赠送的一支镶宝钻的手枪向自己开了枪,倒在了慕容沣的怀里,并告诉他那死去的孩子兜兜其实正是他的血亲骨肉。慕容沣痛悔终生。

匪我思存笔下的主人公大多非富即贵,非官即商,不是美女与英雄,就是富商与佳人。她营造的是青年读者所陌生又无比向往的理想生活环境。所以,读她的小说会有如梦似幻远离尘世的清新与美好,反映了青年人对理想爱情的审美取向和追求。这也是绝大多数网络小说的基本路数。文学成为逃避和远离现实,追求理想生活的精神家园。这是网络文学之所以吸引读者的一个重要特质。与当下与芸芸俗世生活的隔膜,恰似无根的鲜花神草,给梦幻时代的青年读者带去了梦想与希望。所以,她的小说是有特定的读者群的,这是一种院落式的小资情调的幽情,是世俗爱情与精神梦想杂糅的乌托邦。有一些唯美,有一些无奈,有一些天马行空。

作者在这部书里所要阐释的一种爱情味道叫“执著”。这两个字被标注在封面下角,并成为封底上罗列的作者爱情故事的第三种爱情味道。这也正是她签约的记忆坊文化公司为她量身定制的爱情主题。可以说,作者在故事的情节设置上极力向“执著”二字靠近,很多极具生活气息的细节的渲染,故事情节的曲折有致,人物生活环境的创造与设置,都造成了一种强大的气场,极容易将读者带入一种愈演愈烈的爱情旋律里去。作者的叙述语言也很讲究与故事所处时代的契合,带有古典小说的叙事方格。这些都是一个成熟的言情写手的看家本领。

遗憾的是,从故事的走向和结局看,“执著”这个被事先定义的爱情味道并不明显,细究起来,倒有些反其道而行之。无论男女主角对对方都非执著一念,都是一叛再叛。这或者就是作者创作中对人物命运自然呈现的轨迹的顺应或不可控与主题规划商业规制之间的矛盾。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文化公司或者作者本人为创作事先设定框框,固然有利于整体地成序列地推进小说的生产,但对小说这一精神生产来说就成为起舞的镣铐,使本应自由奔放的创作,演化成为一种牵强附会的命题作文。好在作者并不完全囿于这个事先设限,却给爱较真爱死心眼的读者造成了一种不该有的别扭与质疑。

匪我思存说,做一个畅销情感类作家,是她这辈子最完满的事情。如果今生今世,可以写好这个“情”字,就觉得已经非常非常难得了。可见她将自己的写作题材锁定在“爱情”二字。深挖一口井,而不是四面花开,贪多求全,这应该是作者量体裁衣后慎重选择的智慧。写爱情弄不好容易流于浮浅和类同。爱情本是人类一个永恒的话题。而要穷其一身,毕其功于一役,如何避免重复与乏味,就成为作者创作中一丛绕不开的荆棘。好在作者是机巧的,她善于将大的历史事件与人物感情交织写,或者作为背景写,即使是青蜓点水,也可见作者的狡黠和慧心。比如《来不及说我爱你》故事情节的展开始终笼罩在惹隐若现的硝烟中。这就使得主人公的爱情有了更深厚的历史背景,增强了小说的厚度。

记忆坊文化公司意在通过出版系列的青春爱情小说,打造旗下的明星作家,从而在青年学生读者中形成粉丝群,通过作家的明星效应,推动产品的销售。他们追求的是短平快实现经济利益最大化。文学的商品化无可厚非。这对于包装作者推出作者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写手林立,网文浮沉的汪洋里,写作者拥有这样一个可资依靠的推介公司无疑是幸运的,但对于作家戒除浮躁,静心打造文学精品,又是一种压力桎梏和干扰。当然,匪我思存本人追求的是让自己的小说成为一只只美丽的鸳鸯蝴蝶,点缀于浩瀚的文学之林。这对于一个已有数百万字言情小说创作经验的写手来说已然触手可及。

如果把小说比作琳琅满目的服装,匪我思存的小说当属质地很好的青春款。时尚、妖娆、轻灵、属活泼的浅色系。年轻人一眼就会爱上。可过了青春岁月的人来读,除了心生羡慕,也会有一些失落和不满足。无疑人的选择是受年龄和阅历影响的。他们要的是宽阔、厚重,切肤入理,主调深色系。人选衣如此,对食物的口味也如此。人往往在童年和青年时以糖果零食为主食,中老年后却不屑于顾了,就重营养和养生了。作家的写作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浸润而变化。或许,多年后匪我思存走到摆着这些书的书架前,就像到商场里挑衣服,会轻轻地微笑地拿起,又不得不放下,心里说,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现在已不是我想要的了。

电话:18071713578

作者单位:湖北省作家协会理论室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一号

邮编:430077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做美丽的鸳鸯蝴蝶——谈谈匪我思存的网络言情小说

2014-11-25 00-00-00

匪我思存在青春言情小说的写作中无疑是成功的。出道九年,出版18部长篇言情小说,其中《千山暮雪》、《来不及说我爱你》、《佳期如梦》改编成热播剧,拥有相当量的粉丝群。她的每部小说并不长,都在十七万字左右,与其他网络小说动辙五十五万字以上,乃至洋洋百万言不同,她的的小说通过网络浮出水面找到自信,同时在出版和影视两条产业链上找到出路,而且是一条铺满鲜花闪着星光的康庄大道。这是她的幸运,甚至可以说是萎靡的传统文学市场下的一个奇迹,我们看到的是悄然翩飞的蝴蝶带给文学的另一种生机。

匪我思存之所以能逆流相向在文海苍茫的天地里占领属于她的高地。原因是多方面的。她手里很早就积蓄了一把言情文学的种子。她们这一代人几乎是看着金庸琼瑶的小说长大的。十几岁时就大量接触港台言情小说。她写作的萌芽差不多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一粒种子以怎样的基因植入,大约也只会盛开同样基因的花朵。类型小说在一个时代的影响力如此强劲,与时代的土壤固然有关,可以说一定程度上是一次成功的读者市场调查。正如无论社会环境如何变迁,社会能提供给人的食材如何丰富多彩,人的口味却基本维持着旧有的习惯。所以,她是在用曾经采撷的风糜读者的文学种子来开启新的一轮播种和耕耘,那么,这份耕耘自然是一经收获,便有市场的接纳和追捧。而一个没有经历这样一个从阅读到写作完整而系统过程的写作者,是要经历市场的双向淘洗的。这个过程往往十分残酷,而匪我思存几乎是水到渠成,这为她的成功减少了周折节省了时间。当然,辩证地看待这一问题,这也限制了匪我思存多向开掘和发现自己更多潜能实现抵达更多经度和维度的可能。

拥有优良的种子是前提,但起决定作用的依然是播种和耕耘。匪我思存善于把种子精心撒播在天赋的田野上。她创作的田园里盛开着一朵朵泣血的爱情之花,给读者带去一些如诗如画美好爱情的梦想,又带去一些因爱生恨的遗憾或者爱情的不完满不如意。《诗经.郑风》云:“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艾晶晶给自己取笔名“匪我思存”。她笔下的爱情也似这东门里走出的女子,多如流云,却都不是主人公想要的那种结局。爱情的味道五味杂陈,其实很难用某一种单一的味道来界定,但包装她的文化公司却用阴谋,别离,执著,原谅,孤勇,错过,希望,时光,懂得、等待、温暖、珍惜、注定、传奇等关键词,框定着她爱情故事的味道,缠绵悱恻,百转千回,无非是她爱他,她却被另一个他穷追,结局是爱非所爱,爱被爱伤,充满了悲情,甚至刀光剑影,生离死别,悲欢离合,没有一个爱情故事按最初的轨迹走到期望的终点。以爱虐心,匪我思存。这正是作者追求的艺术效果。她做到了。因此,文化公司说她有“悲情天后”、“虐心教主”之称,应该不为过。

匪我思存笔下的故事氤氲着爱情的芬芳,但无不回荡着甜蜜的苦涩和幸福的忧伤。《来不及说我爱你》讲的是一个富家女静婉为救未婚夫一个商贾富少许建彰,深入督军慕容沣幕下求援,却被慕容沣疯狂追求。而他们之间曾因差阳错发生过比较亲密的误打误撞,从而为彼此的接近埋下了伏笔。被解救的许建彰对静婉帮他虎口脱险生疑,加之静婉已被霸气英勇深情执着的慕容沣征服,所以她选择了关键时候从订婚宴中临阵脱逃,独自私奔,追随战乱中南征北战的慕容沣,二人立据为凭,结为夫妻。不料,慕容沣为了坐稳江山赢得战局,取得豪商巨贾程家的支持,登报与静婉脱离关系,另娶程家小姐。静婉悲痛欲绝,走投无路,后被程家四少爷程信之带到美国结为夫妻。不料八年后回国,慕容沣要求静婉离开程信之,静婉心死不从。强悍的慕容沣导演一场车祸让程信之和静婉的孩子兜兜死于非命。最后静婉去申讨慕容沣时,用慕容沣曾赠送的一支镶宝钻的手枪向自己开了枪,倒在了慕容沣的怀里,并告诉他那死去的孩子兜兜其实正是他的血亲骨肉。慕容沣痛悔终生。

匪我思存笔下的主人公大多非富即贵,非官即商,不是美女与英雄,就是富商与佳人。她营造的是青年读者所陌生又无比向往的理想生活环境。所以,读她的小说会有如梦似幻远离尘世的清新与美好,反映了青年人对理想爱情的审美取向和追求。这也是绝大多数网络小说的基本路数。文学成为逃避和远离现实,追求理想生活的精神家园。这是网络文学之所以吸引读者的一个重要特质。与当下与芸芸俗世生活的隔膜,恰似无根的鲜花神草,给梦幻时代的青年读者带去了梦想与希望。所以,她的小说是有特定的读者群的,这是一种院落式的小资情调的幽情,是世俗爱情与精神梦想杂糅的乌托邦。有一些唯美,有一些无奈,有一些天马行空。

作者在这部书里所要阐释的一种爱情味道叫“执著”。这两个字被标注在封面下角,并成为封底上罗列的作者爱情故事的第三种爱情味道。这也正是她签约的记忆坊文化公司为她量身定制的爱情主题。可以说,作者在故事的情节设置上极力向“执著”二字靠近,很多极具生活气息的细节的渲染,故事情节的曲折有致,人物生活环境的创造与设置,都造成了一种强大的气场,极容易将读者带入一种愈演愈烈的爱情旋律里去。作者的叙述语言也很讲究与故事所处时代的契合,带有古典小说的叙事方格。这些都是一个成熟的言情写手的看家本领。

遗憾的是,从故事的走向和结局看,“执著”这个被事先定义的爱情味道并不明显,细究起来,倒有些反其道而行之。无论男女主角对对方都非执著一念,都是一叛再叛。这或者就是作者创作中对人物命运自然呈现的轨迹的顺应或不可控与主题规划商业规制之间的矛盾。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文化公司或者作者本人为创作事先设定框框,固然有利于整体地成序列地推进小说的生产,但对小说这一精神生产来说就成为起舞的镣铐,使本应自由奔放的创作,演化成为一种牵强附会的命题作文。好在作者并不完全囿于这个事先设限,却给爱较真爱死心眼的读者造成了一种不该有的别扭与质疑。

匪我思存说,做一个畅销情感类作家,是她这辈子最完满的事情。如果今生今世,可以写好这个“情”字,就觉得已经非常非常难得了。可见她将自己的写作题材锁定在“爱情”二字。深挖一口井,而不是四面花开,贪多求全,这应该是作者量体裁衣后慎重选择的智慧。写爱情弄不好容易流于浮浅和类同。爱情本是人类一个永恒的话题。而要穷其一身,毕其功于一役,如何避免重复与乏味,就成为作者创作中一丛绕不开的荆棘。好在作者是机巧的,她善于将大的历史事件与人物感情交织写,或者作为背景写,即使是青蜓点水,也可见作者的狡黠和慧心。比如《来不及说我爱你》故事情节的展开始终笼罩在惹隐若现的硝烟中。这就使得主人公的爱情有了更深厚的历史背景,增强了小说的厚度。

记忆坊文化公司意在通过出版系列的青春爱情小说,打造旗下的明星作家,从而在青年学生读者中形成粉丝群,通过作家的明星效应,推动产品的销售。他们追求的是短平快实现经济利益最大化。文学的商品化无可厚非。这对于包装作者推出作者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写手林立,网文浮沉的汪洋里,写作者拥有这样一个可资依靠的推介公司无疑是幸运的,但对于作家戒除浮躁,静心打造文学精品,又是一种压力桎梏和干扰。当然,匪我思存本人追求的是让自己的小说成为一只只美丽的鸳鸯蝴蝶,点缀于浩瀚的文学之林。这对于一个已有数百万字言情小说创作经验的写手来说已然触手可及。

如果把小说比作琳琅满目的服装,匪我思存的小说当属质地很好的青春款。时尚、妖娆、轻灵、属活泼的浅色系。年轻人一眼就会爱上。可过了青春岁月的人来读,除了心生羡慕,也会有一些失落和不满足。无疑人的选择是受年龄和阅历影响的。他们要的是宽阔、厚重,切肤入理,主调深色系。人选衣如此,对食物的口味也如此。人往往在童年和青年时以糖果零食为主食,中老年后却不屑于顾了,就重营养和养生了。作家的写作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浸润而变化。或许,多年后匪我思存走到摆着这些书的书架前,就像到商场里挑衣服,会轻轻地微笑地拿起,又不得不放下,心里说,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现在已不是我想要的了。

电话:18071713578

作者单位:湖北省作家协会理论室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一号

邮编:430077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