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作家作品研讨 >

楚成公安词评论小辑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5-01-27    作者:李震、万文武、孙民随

情致浓郁 刚柔相济

——论楚成的公安词 

李震 

   楚成,本名涂运桥,武汉市公安局民警,系全国公安文联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长期致力于公安诗词创作,写警事、歌警风、扬警魂,翰墨淋漓,卓有成就。作品曾在《诗刊》《词刊》《中华诗词》等全国上百家刊物上发表,著有《楚成诗词集》《映月楼集》等。其诗词集曾入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楚成的公安词豪放而不粗疏,婉约而不柔靡,情致浓郁,刚柔相济,在当代词坛上别具风神,自成一格。

  一、率真炽烈的卫士情怀

  楚成的公安词,做到了“无事不可入,无事不可言”(刘熙载《艺概》卷四),作者将词笔探向公安工作的方方面面,缘事而发,感时而作,为公安事业而歌,为人民警察而歌,所抒之情都是热血男儿从警报国、执法为民的抱负与情怀。如《临江仙·夜巡》:“风雨如磐何所惧?戎衣立尽余寒。英雄埋骨有青山,荣名身外事,心系万民间。醉里豪言君莫笑,前途道道重关。战歌声里月初残,壮怀时刻在,夜夜国门边。”词人投身公安工作、忠诚敬业、一心为民的铮铮誓言何其响亮;如《浪淘沙·设卡》:“卡点设前沿,箭上心弦。街头警戒夜犹寒。一任月升江汉上,又是无眠。大案震长天,未破难安。茫茫人海线初牵。铁打身坚今处处,捷报将传。”词人不畏艰险、坚忍不拔、乐观自信的情绪何其昂扬;如《诉衷情·破案》:“楚天台外不言愁,夜查豁明眸。苍茫月落城角,灯暗处,细筹谋。擒顽匪,恰中秋,愿终酬。雪风霜雨,百姓平安,最记心头。”词人机智勇敢、甘于奉献、心系百姓安危的形象何其高大;如《朝中措·查案》:“夜深寒雨落营房,案报匪徒狂。窗内腥风直卷,谁知疑犯藏枪?迷云暗布,楼台雾锁,都细思量。不是警徽铮亮,花残瘦损戎装。”词人勇于担当,迎难而上,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何其感人。刘勰《文心雕龙》中说:“情者,文之经。”楚成公安词中的情感是真诚、坦率、深挚的,其主旋律就是表现人民警察在维护国家长治久安和人民群众安居乐业中所肩负的责任与使命,讴歌人民警察的崇高和伟大。

  王国维《人间词话》曰:“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词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况周颐《蕙风词话》曰:“真字是词骨。情真,景真,所作必佳。”楚成正是以真人、真心、真情从事词的创作,独抒性灵的,他的作品,无不情真感实,可谓有境界、有品位之作。“为保平安终不悔,纵然添得人憔悴。”(《凤栖梧·从警十年有感》)尽显一片痴情;“从警十年何所惧?世间邪恶须除。”(《西江月·从警十年有感》)流露万丈豪情;“惯离歌舞繁华地,甘做升平呵护人。”(《鹧鸪天·除夕执勤》)蕴含几许深情。直抒胸臆,富于感情,正是楚成公安词的主调,它所引起的美感立意高远,情致浓郁,能够让读者更多地感受到艺术的张力。

  二、刚柔相济的词风

  楚成的公安词,学有渊源,既踵承“苏辛”一派雄深雅健、激荡豪爽的豪放之风,又糅合了“花间”词派含蓄蕴藉、清切婉丽的韵致,将充实的思想内容与精湛的艺术技巧完美统一,豪放而不粗疏,婉约而不柔靡,豪放与婉约相互辉映,刚里有柔,柔里孕刚,表现出刚柔融合的艺术特性。

  楚成酷爱军旅诗词,军旅诗词中澎湃激昂的思想情感和豪放刚健的艺术风格深深影响着其公安词创作,翻开楚成的公安词集,英雄之气扑面而来。如《水龙吟·警营遣怀》:“钢盔结满冰霜,长街出警人依旧。惊鸿照影,蛛丝难觅,烟笼梅嗅。月涌江流,星临村野,几曾回首。任狂潮涨落,楚天如水,投笔处,风雷吼。案破归来举酒。念平安,万家常守。九歌起处,纵情书画,登高云镂。漫道征途,霜刀雨剑,痴心知否?想携枪缉匪,驱车百里,不曾眉皱。”这首词明显是在学习金戈铁马的辛稼轩。豪气中有缠绵,柔情中有刚劲,是稼轩词风的独特处。楚成此词乃是以刚写柔。一起两句,人民警察执法执勤的高大形象便跃然纸上;承接六句,写词人投身公安工作,忘我地奉献着青春和热血,却无怨无悔。上片最后几句,写词人对公安事业的忠诚,一任身经艰难险阻,信念如初,毫不动摇。下片在上片着力抒发人民警察壮怀的基础上,注重通过对公安工作情节的描写,表现人民警察胸襟与情怀。破案归来庆祝,携枪驱车缉匪,只不过是繁杂公安工作中的两个小片段,可通过这两个小片段,让我们看到了人民警察的崇高与伟大,那时刻心念平安、心念百姓的思想境界,那不畏霜刀雨剑、勇往直前的职业精神,无不令人钦佩。整首词有情有景,有象有意,刚为主,柔为辅,刚里藏柔,深具稼轩风味。

  楚成的公安词,还善于化柔为刚。我们看他的《风入松·送行》:“一声珍重酒初醒,大漠我来行。江南别却征途去,半缘梦、半为痴情。片片寒香入袖,无边疏影盈盈。天涯岁岁把枪擎,哪辨月阴晴。飞沙频扑巡天眼,为和平、力聚心凝。铁马红旗高卷,冰河踏碎声声。”从词牌和用韵上,我们很自然地想起吴文英的名作《风入松》:“听风听雨过清明。愁草瘗花铭。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西园日日扫林亭。依旧赏新晴。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吴文英是婉约词大家,其词风浓挚绵丽,在南宋词坛自成一家。他怀念亡姬的《风入松》深情绵邈,亦幻亦真,是一首正宗的婉约词。楚成的这首为战友壮行的词,学而化之,化而刚之,可谓善师古人者也。词的上片,写战友大漠独行,境界无比阔大,眼前顿现英雄戍边的伟岸形象。下片想象战友工作时的情景,飞沙扑眼,擎枪巡边,意象刚健,洋溢着一种阳刚之美。结句更是有色有声,富于气势,豪情万丈,余味无穷。

  楚成的公安词,更善于以柔写刚。我们知道,婉约是词在其历史发展中所形成的一种最重要的美学风格,是词之所谓“本色”。自晚唐五代词人始,婉约就长期成为词坛主导风格。尽管楚成的公安词,因为其题材的特殊性,处处散发着富于力度的阳刚之美,但楚成的公安词更有着浓郁的婉约韵味,具有以柔写刚的特点。如:《浪淘沙·赞高速公路警察夺枪擒毒犯》:“一抹晚霞红,车辆隆隆。盘查高速暮云封。欲遁歹徒枪直射,人质笼中。路远险重重,毒犯汹汹。不言生死智擒凶。惊起西风黄叶卷,几度秋浓。”《采桑子·清网》:“出城关口盘查紧,烟幕重重。线索朦胧,疑犯潜逃尽带风。往来车辆知多少,暗影迷踪。一夜寒冬,云满江天雪满松。”从体制上讲,小令更擅长抒发温婉之情,而这两首小令所写的都是充满生死考验的警察执法活动,是刚性的、壮美的、富于气势的,以小令抒壮怀,无疑是以柔写刚。从词的结构上看,这两首小令都采用了“以景结情”的结句方式,豪气内敛,折锐藏颖,情景交融,韵致精深,完全是婉约派的格调,这也是以柔写刚。   

    三、质朴生动的语言

  在楚成的公安词中,作者既吸收前人文学语言的精华,又提炼、融会生动的现代词汇,在博取众长的基础上,熔铸冶炼,逐渐形成了自身质朴生动、清新晓畅的语言特色。

  首先,楚成善于捕捉、运用古典诗词意象,隐括化用前人诗词语言,用以描写现代生活,表达人民警察的思想感情。意象是一种承载作家内心体验的具体事物,在我国传统诗歌中,有一些特定的意象代表特定的含义,也往往寄托着特定的情感。这些特定的意象,我们称为传统意象,而利用合适的传统意象、传统意象本身所具有的情感信息,为新的时代、新的题材服务,“新瓶装旧酒”,当是一种创新。如《小重山·埋伏》中,作者运用了“孤村”、“梅影”、“落花”、“征衣”、“柴门”、“石阶”等大量传统意象,表现的却是人民警察工作的艰苦,语言呈现典雅端庄之美,词意清新精妙,风韵天然。

  其次,楚成的公安词很少用典,追求语言的通俗流畅。用典是诗词常用的语言修辞技巧。楚成的公安词着力抒写人民警察的真性情,在他的词中,少艰涩生僻的用典之语,不用雕琢曲折的结构,情感几乎完全是自然流露,用质朴淳真的语言进行情感抒发,使人读之明白晓畅。

  再次,楚成还善于自造新词,新人耳目。在楚成的公安词中出现了大量的现代词语,现代词汇与古典词汇交织,使其词显得非常的现代化、生活化、个性化,时代气息和职业特征鲜明。如“卡点”、“警戒”、“警徽”、“盘查”、“出警”、“执勤”、“警灯”、“酒驾”、“网袋”,这些词汇在古人的诗词中是没有见过的,作者在词中巧妙地运用这些公安语言,成就了其词的别样风貌。

最后,运用多种修辞方法描摹景物、抒发感情,也是楚成公安词语言的一个特点。运用反问修辞如:“抛洒青春多慷慨,征途岂惧雄关隘?”(《渔家傲·警营有赠》)“风雨如磐何所惧?戎衣立尽余寒。”(《临江仙·夜巡》)“和谐社会,岂许鬼狰狞?”(《临江仙·校园解救人质》)“从警十年何所惧?世间邪恶须除。”(《西江月·从警十年有感》) “闾巷怕听呜咽,谁补神州天缺?”(《谒金门·感怀》)运用夸张修辞如: “月色朦胧小巷前,飞车抢夺遁如烟。”(《鹧鸪天·打击飞车抢夺》)“人潮声共江涛涌,欲语妻儿月已残。”(《鹧鸪天·元宵夜执勤》)运用比喻修辞如:“重案迷离如雾霭,拨开线索千重碍。”(《渔家傲·警营有赠》)“寒风冽,城上雪花如蝶。”(《谒金门·感怀》)

 

 

 

喜读涂运桥公安词选

万文武

 

 涂运桥的这一组“公安词选”,发表在《武汉诗词》今年的第二期上。写的都是他们的公安工作。公安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性,却又偏偏不能有英雄色彩,所以他的词风若论派,不是豪放,而近于婉约。叙事细腻,文词清丽,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斗争,却写得那么的柔情婉转,美丽动人。

例如“设卡”:

卡点设前沿,箭上心弦。街头警戒夜犹寒。一任月升江汉上,又是无眠。

全是现代语言,不像有的词,写现代的事,却还是唐衣而宋冠,没有时代色彩。第一句即将气氛染足。“前沿”,简单的两个字,却是最危险的所在,是以绷紧了“心弦”。“心弦”是现代语,可以说是心情紧张,也可以比喻为枪上膛。因有“弦”在,是以以箭喻枪也当。这就将虽有古的色彩,移用到现在,就不显得陈腐反而显得波俏。在造足气氛后,第三句再才点出时间、地点与事因。这就是为的突出气氛。地点在“街头”,而时间是“夜”,而且是“犹寒”的夜,着一“犹”字,还点出了是本不当寒而还寒的季节,想是早春天气。七个字没有一个多余的字,字少而内含却极大。写得好!夜,是以“月升”,再进一步点明夜是晴天的夜,是在月初升起的时候。而更妙在“月升江汉上”,连警戒的具体地点也一并交待清楚了。而最后一句:“又是无眠”,将时间复再拉大,不是这一天,而是一再如此。更加增厚了上述的氛围。还妙在这前面还有个“一任”。“一任月升江汉上”,看到月亮在江水汉水上自由地起落,这是写心情;月动,而公安战士却要不自由地守在那里不能动,以动写静,以月之自由,写公安战士的纪律森严和忍耐的艰辛,何其含蓄!这里字面上没有写“人”,然而无不是人,是人的感觉,而突出的是战士的责任感。用白话写出这样丰富的情景来,字少而意多。谁说白话词就“白”了?

上阕是具体的描写,下阕便进入了高度的概括:

大案震长天,未破难安。茫茫人海线初牵。铁打身坚今处处,捷报将传。

“铁打身坚”,这样的公安战士“今处处”,到处都是的,力挽一笔。那么任你“大案震天”,任你“人海茫茫”,也仍然会“捷报将传”;疑犯终究会落网情,写得既情深而又有气魄。这就使上阕的细腻而不至纤弱。布局有疏有密,前后映照,既具体而微,复涵盖了整个公安。如此笔力,却写得这么的淡雅,全然不费气力,无当前嚣噪之风,很是难得。

再看第二首“出警”:

满街黄叶行人少,四面风声。出警江城,月落无言查案情。

仍是白话,几乎无须解释。这只是写那么一个大环境,妙在衬出下阕:

穿梭闾巷寻车迹,花季凋零。谁在哀鸣,惊起高楼歌舞停。

过拍“穿梭闾巷寻车迹”,是继上阕的“月落无言查案情”来的,可谓“似断不断”,深得填词之法,却又妙在如况周颐在《蕙风词话》中说的“换头另意另起”。正在“穿梭闾巷寻车迹”而“查案情”的时候,忽然听到“哀鸣”!好一个“谁在”?是机敏,是警觉,是责任,“草蛇灰线”,引出歇拍的那一个“惊”字。只此“谁在”二字,便将公安战士此时此地的精神和神态全然凸出。于是寻声而至,在“高楼歌舞”之中,却惊心地看到了“花季凋零”的惨状!是少女在受到兽性的踌躇!于艳丽的色彩中,写出哀哀的无告,读来令人血脉贲张!这才感到“出警”的重量。歇拍用“惊”字起,“停”字止,仅七字,结束了这一段辣手摧花的公案,使我们感到了正义的申张和威严!能够将词写得这样的婉约而惊心动魄,而且只于寻常的白话之间,谁又能说白话词不好!

再看“查案”:

夜深寒雨落营房,案报匪徒狂。窗内腥风直卷,谁知疑犯藏枪?   迷云暗布,楼台雾锁,都细思量。不是警徽铮亮,花残瘦损戎装。

从歇拍的“花残瘦损戎装”看,应是写的女公安战士。在词的结构上,上下阕有些错落:深夜、寒冷,而偏偏又下着雨!将一个艰苦的环境写足。恰恰在这时,却又偏偏的接到了报案:有匪徒在猖狂的行凶。这不是一般的案件,是正在行凶的现行作案。案件即是命令,“夜深寒雨”到这里,我们才知道这就不是一般的写景,而是加强气氛,给查案增添的难度。案发的地点是在某一幢楼房内。因为是寒雨之夜,可以看到的楼房是“迷云暗布,楼台雾锁”,显然是从北宋秦观的《踏莎行》“雾失楼台,月迷津渡”点化而来的。借传统的手法,却也写出了如警匪片的效果。情况并不清楚!是以要“都细思量”。镜头闪回到上阕:“窗内腥风直卷”,紧急、紧张,然而不容考虑,是以如骤风直卷而入。“风”字妙在双兼:是“腥风”,窗内的血雨腥风,写的是匪徒;但也是果断的雄风,写公安战士的破门直入!然而更为紧张的是:“谁知疑犯藏枪?”,“谁知”二字,骤然而来,尽管“都细思量”,而这点却没有想到!情况顿时变得异常紧急;这就使紧张的气氛更为紧张。后果如何?在人们急于想知道后果的情况下,作者偏偏不写,戛然而止,吊足人的胃口!然而他不是没有写,是写了:“不是警徽铮亮,花残瘦损戎装”么?这就是结果!就像京剧人物下场时,最后向观众来了个定格的亮相:只是不是“飒爽英姿”,警徽虽铮亮,而着戎装的她,却是“花残瘦损”;如此的憔悴。这是一场紧张而残酷的战斗;她制服了疑犯,但也筋疲力尽,甚至受伤了!在这出生入死之际,无须用那样些豪言壮语来装扮,倒是这“花残瘦损”更让人敬佩。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警花”,都是英姿飒爽,非常漂亮的一面,作者不用这浪漫的手法,却如实地写出公安战士履险的艰危,这比“假、大、空”的口号更为真实而感人。

最后的“埋伏”写得更美:

蹲守孤村雪满身。几回梅影下,暗香循。当时偏爱落花茵。征衣湿,松竹掩柴门。  案犯久相邻。石阶芳草绿,又清晨。个中滋味向谁论?闻警令,收网在黄昏。

 这里上阕可以说全是旧词的意境:“孤村”、“梅影”、“暗香”、“落花”、“松竹”、“柴门”,然而移到写现在的“埋伏”现场,除了“柴门”有点破绽外,却又成为了全新的意境。“当时偏爱落花茵”,那是双双情侣谈情说爱的地方,我们怎会想到在这样美的地方,有“案犯久相邻”!这如诗如画的美景,是否有很深的寓意呢?接着又是“石阶”、“芳草”、“清晨”,这意境美吗?不!对于一位经常这样执行任务的公安战士来说,“个中滋味向谁论?”“个中滋味”,酸甜苦辣,有苦有乐,“向谁论?”是无处说,因为这是秘密;也无须说:因为这是责任。诗人是现实主义的,他无需用花言巧语来粉饰现实,无需用大话来表示英武,然而就这朴实的美,真实的人,读来更为感人。

 综观上四阕词,可谓既清丽,又浑厚。一幅幅生动的画面,意既形象活泼,语复流丽自然,情真景真,给人无限想象的空间。况周颐《蕙风词话》说:“真是词骨”。所以他的每阕词不是平面的、干瘪的、苍白的。而都是立体的、生动的,甚至是惊心动魄的。我喜欢他这样清新而隽永的词。它不像现在某些词,过于做作,凑字凑韵,甚至生造一些词,弄得桀屈敖牙,令人生厌。在当今词坛,我以为运桥可以算得上是佼佼者了。

 

 

惟楚有才   于斯为盛

——《楚成诗词集》赏析

                                               孙民随(西安)

 

    那天,当从邮递员手中接过《楚成诗词集》时,我再一次被这散发着浓浓墨香的新书所陶醉,看着那扑面而来的点点诗韵,读着那满纸热忱的滴滴词语,便使我又一次赞赏了一回,又感动了一回。认识楚成,乃是前几年在搜狐论坛的时候,那年他为我寄来了一本《东湖诗词楹联集》,我便有机会读其诗而如见其人,读其书也知其人了。从他的诗词集中得知,他是一位常年奔波在公安一线上的青年干警,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和经历,谱写着一首首优秀诗篇。这些诗词不仅是他人生历程的真实反映,更是公安战干警忠于职守的生动写照。这次寄来的《楚成诗词集》,再一次读出了楚成这些年的心路历程,和他的赤子情怀。这字里行间,无不揭示出他从干警到诗人,又从诗人到干警的人生阅历。
    
读楚成的诗,既是一种享受,又是一种精神的熏陶。他那篇篇华章,无不散发着对岗位的忠诚和对群众的爱护。如他在《迎战暴风雪有感》中写道:困人天气滞他乡,众志成城气宇昂。为保京珠高速畅,不辞傲雪斗千场。从这首诗里,可以读出了公安干警为保护京珠高速公路,因遭遇暴风雪而滞留他乡的经历。面对暴风雪,他们表现出众志成城气宇轩昂的豪迈气概,和不畏严寒勇斗风雪的大无畏精神,读来使人为之感动。
    
还有他的《夜巡三章》的第一首:飞车抢夺银行外,手执钢枪堵截来。捷报频传舒望眼,歹徒抓获夜深回。不也是这些从事为群众保驾护航的公安干警的真实写照么!他的这首绝句,为读者描绘出了一幅勇斗犯罪分子的生动画面。其惊险与执着,辛苦与兴奋,如同一幕电视剧一样,映现在读者的眼前,使读者读来无不倾心,无不景仰。
    
作为一个基层的干警,何以能有这样的奉献精神和豪迈气概?我们从楚成的这本诗词集里,不难寻找出答案。且看他的《答故人问》这首绝句:故园鸿雁问何如?富贵如烟眼底无。投笔十年多雪雨,民安不惜好头颅。诗中表现了他对富贵的漠视,对黎民的关爱,对理想的追求。这不仅是他个人的情怀,也是同他一起战斗的全体公安干警的心胸。因而,在与犯罪分子的殊死较量中,他们能够抱着抛头颅,洒热血忘我精神,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的崇高品质,恪守于自己的工作岗位,这在当今社会中,能有这样的精神,确实难能可贵。翻开楚成的诗集,像这样的诗词随处可见。如《诉衷情-破案有感》:雪风霜雨,百姓平安,最记心头。《秋日警营杂思》:男儿自有豪情在,岁岁平安我带来。《夜巡三章》:妻儿寄语莫牵挂,大爱人间肺腑侵。以及《题武汉东湖六景》之一的《天坛晨曦》:劝君莫论英雄事,百姓流离谁复怜?等等,无不跃然纸上。故而他能够在《鹧鸪天-元宵夜执勤》中写道:闻警讯,赴江滩,烟花帆影落风前。人潮声共江涛涌,欲语妻儿月已残。将一个一心为黎民百姓确保幸福平安的公安干警的心理,刻画得惟妙惟肖。
    
楚成的诗,绝不是流于口号,不是空话套话。作诗作文也如同做人一样,读其诗犹见其人。诗文是作者心灵的真实写照,是作者思想的高度凝结。鉴于他的诗词在社会上取得较大的成就和影响,全国公安作家协会于2010319日至20日,在武汉东湖专门为《楚成诗词集》举办全国公安诗词座谈会暨涂运桥(楚成)诗词研讨会,以及全国公安文联曾邀请他参加2009年公安部举办的春节晚会。这不仅是对他积极弘扬公安文化的最高表彰和肯定,也是公安部第一次为公安文化做出了贡献的基层民警举办这样规模的研讨会。
    
当然,每一次破案中,或许并不是一帆风顺,甚至有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留下些许惆怅和失意。面对这样的情况,楚成不是回避,不是困惑,而是用笔墨述情,用诗词言志。如他在《解佩令-同学有赠》中写道:秋山夕照,黄花犹俏。望江天、临风长啸。破案归来,踏白露、向家园眺,问伤情,淡然一笑。孤云缥缈,容颜渐老。最难忘、青春年少。岁月如歌,此际逢、边城音杳,指寒星,梦还警哨。他即使孤云缥缈,容颜渐老,也还是梦还警哨。一颗为营造平安氛围的痴心,即使在梦里也依然如故,从而表现出一个公安干警的广阔胸怀和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无私精神。还有他的倾尽东湖酒一杯,凌空俯首出尘埃。”“醉罢不知书已就,东湖为砚我为毫。等,又是他旷达的人生态势和思想境界的真实描绘,故而他能够立足本职,胸怀天下,鞭笞官场腐败,关爱弱势群体,实践着他的诗意人生。
    
楚成这本共250余页码的诗集,共分为《公安诗词》、《雪泥鸿爪》、《行吟泽畔》、《诗路花雨》、《诗友酬赠》、《点击楚成》等6个部分。书中收集到的来自全国各地乃至美籍华人的贺诗就有90余首,点评的文章也有20余篇,其影响之广,可谓大矣。
    
记得岳麓书院有句名联,叫作惟楚有材,于斯为盛。意思是楚地胜出人才,岳麓更是为盛。在今天拜读楚成的诗词集时,这句对联,不亦是最好的证明么?我们可以从楚成诗集里的《第一辑-公安诗词》第一首中领悟其意:何妨身在最基层,乐为黎民风雨迎。莫道公安无点墨,笔尖亦可筑长城。这大约是他为国、为民、为职、为人的心灵独白吧!
    
楚成本叫做涂运桥,是70后的本科生。他不但在诗词曲联上有所造诣,对新体诗也有所研究,乃是一个全面发展爱好广泛的耕耘者。他在工作之余,痴情于诗词曲联的天地里,可谓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了。最后顺作律诗一首云:
    诗海扬帆正远航,东湖当砚著华章。
    警徽放彩显心仪,鸿雁传书闻墨香。
    荆楚有才为盛地,青云述志是韶光。
    风骚领照耕耘路,黄鹤江城返故乡。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楚成公安词评论小辑

2015-01-27 00-00-00

情致浓郁 刚柔相济

——论楚成的公安词 

李震 

   楚成,本名涂运桥,武汉市公安局民警,系全国公安文联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长期致力于公安诗词创作,写警事、歌警风、扬警魂,翰墨淋漓,卓有成就。作品曾在《诗刊》《词刊》《中华诗词》等全国上百家刊物上发表,著有《楚成诗词集》《映月楼集》等。其诗词集曾入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楚成的公安词豪放而不粗疏,婉约而不柔靡,情致浓郁,刚柔相济,在当代词坛上别具风神,自成一格。

  一、率真炽烈的卫士情怀

  楚成的公安词,做到了“无事不可入,无事不可言”(刘熙载《艺概》卷四),作者将词笔探向公安工作的方方面面,缘事而发,感时而作,为公安事业而歌,为人民警察而歌,所抒之情都是热血男儿从警报国、执法为民的抱负与情怀。如《临江仙·夜巡》:“风雨如磐何所惧?戎衣立尽余寒。英雄埋骨有青山,荣名身外事,心系万民间。醉里豪言君莫笑,前途道道重关。战歌声里月初残,壮怀时刻在,夜夜国门边。”词人投身公安工作、忠诚敬业、一心为民的铮铮誓言何其响亮;如《浪淘沙·设卡》:“卡点设前沿,箭上心弦。街头警戒夜犹寒。一任月升江汉上,又是无眠。大案震长天,未破难安。茫茫人海线初牵。铁打身坚今处处,捷报将传。”词人不畏艰险、坚忍不拔、乐观自信的情绪何其昂扬;如《诉衷情·破案》:“楚天台外不言愁,夜查豁明眸。苍茫月落城角,灯暗处,细筹谋。擒顽匪,恰中秋,愿终酬。雪风霜雨,百姓平安,最记心头。”词人机智勇敢、甘于奉献、心系百姓安危的形象何其高大;如《朝中措·查案》:“夜深寒雨落营房,案报匪徒狂。窗内腥风直卷,谁知疑犯藏枪?迷云暗布,楼台雾锁,都细思量。不是警徽铮亮,花残瘦损戎装。”词人勇于担当,迎难而上,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何其感人。刘勰《文心雕龙》中说:“情者,文之经。”楚成公安词中的情感是真诚、坦率、深挚的,其主旋律就是表现人民警察在维护国家长治久安和人民群众安居乐业中所肩负的责任与使命,讴歌人民警察的崇高和伟大。

  王国维《人间词话》曰:“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词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况周颐《蕙风词话》曰:“真字是词骨。情真,景真,所作必佳。”楚成正是以真人、真心、真情从事词的创作,独抒性灵的,他的作品,无不情真感实,可谓有境界、有品位之作。“为保平安终不悔,纵然添得人憔悴。”(《凤栖梧·从警十年有感》)尽显一片痴情;“从警十年何所惧?世间邪恶须除。”(《西江月·从警十年有感》)流露万丈豪情;“惯离歌舞繁华地,甘做升平呵护人。”(《鹧鸪天·除夕执勤》)蕴含几许深情。直抒胸臆,富于感情,正是楚成公安词的主调,它所引起的美感立意高远,情致浓郁,能够让读者更多地感受到艺术的张力。

  二、刚柔相济的词风

  楚成的公安词,学有渊源,既踵承“苏辛”一派雄深雅健、激荡豪爽的豪放之风,又糅合了“花间”词派含蓄蕴藉、清切婉丽的韵致,将充实的思想内容与精湛的艺术技巧完美统一,豪放而不粗疏,婉约而不柔靡,豪放与婉约相互辉映,刚里有柔,柔里孕刚,表现出刚柔融合的艺术特性。

  楚成酷爱军旅诗词,军旅诗词中澎湃激昂的思想情感和豪放刚健的艺术风格深深影响着其公安词创作,翻开楚成的公安词集,英雄之气扑面而来。如《水龙吟·警营遣怀》:“钢盔结满冰霜,长街出警人依旧。惊鸿照影,蛛丝难觅,烟笼梅嗅。月涌江流,星临村野,几曾回首。任狂潮涨落,楚天如水,投笔处,风雷吼。案破归来举酒。念平安,万家常守。九歌起处,纵情书画,登高云镂。漫道征途,霜刀雨剑,痴心知否?想携枪缉匪,驱车百里,不曾眉皱。”这首词明显是在学习金戈铁马的辛稼轩。豪气中有缠绵,柔情中有刚劲,是稼轩词风的独特处。楚成此词乃是以刚写柔。一起两句,人民警察执法执勤的高大形象便跃然纸上;承接六句,写词人投身公安工作,忘我地奉献着青春和热血,却无怨无悔。上片最后几句,写词人对公安事业的忠诚,一任身经艰难险阻,信念如初,毫不动摇。下片在上片着力抒发人民警察壮怀的基础上,注重通过对公安工作情节的描写,表现人民警察胸襟与情怀。破案归来庆祝,携枪驱车缉匪,只不过是繁杂公安工作中的两个小片段,可通过这两个小片段,让我们看到了人民警察的崇高与伟大,那时刻心念平安、心念百姓的思想境界,那不畏霜刀雨剑、勇往直前的职业精神,无不令人钦佩。整首词有情有景,有象有意,刚为主,柔为辅,刚里藏柔,深具稼轩风味。

  楚成的公安词,还善于化柔为刚。我们看他的《风入松·送行》:“一声珍重酒初醒,大漠我来行。江南别却征途去,半缘梦、半为痴情。片片寒香入袖,无边疏影盈盈。天涯岁岁把枪擎,哪辨月阴晴。飞沙频扑巡天眼,为和平、力聚心凝。铁马红旗高卷,冰河踏碎声声。”从词牌和用韵上,我们很自然地想起吴文英的名作《风入松》:“听风听雨过清明。愁草瘗花铭。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西园日日扫林亭。依旧赏新晴。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吴文英是婉约词大家,其词风浓挚绵丽,在南宋词坛自成一家。他怀念亡姬的《风入松》深情绵邈,亦幻亦真,是一首正宗的婉约词。楚成的这首为战友壮行的词,学而化之,化而刚之,可谓善师古人者也。词的上片,写战友大漠独行,境界无比阔大,眼前顿现英雄戍边的伟岸形象。下片想象战友工作时的情景,飞沙扑眼,擎枪巡边,意象刚健,洋溢着一种阳刚之美。结句更是有色有声,富于气势,豪情万丈,余味无穷。

  楚成的公安词,更善于以柔写刚。我们知道,婉约是词在其历史发展中所形成的一种最重要的美学风格,是词之所谓“本色”。自晚唐五代词人始,婉约就长期成为词坛主导风格。尽管楚成的公安词,因为其题材的特殊性,处处散发着富于力度的阳刚之美,但楚成的公安词更有着浓郁的婉约韵味,具有以柔写刚的特点。如:《浪淘沙·赞高速公路警察夺枪擒毒犯》:“一抹晚霞红,车辆隆隆。盘查高速暮云封。欲遁歹徒枪直射,人质笼中。路远险重重,毒犯汹汹。不言生死智擒凶。惊起西风黄叶卷,几度秋浓。”《采桑子·清网》:“出城关口盘查紧,烟幕重重。线索朦胧,疑犯潜逃尽带风。往来车辆知多少,暗影迷踪。一夜寒冬,云满江天雪满松。”从体制上讲,小令更擅长抒发温婉之情,而这两首小令所写的都是充满生死考验的警察执法活动,是刚性的、壮美的、富于气势的,以小令抒壮怀,无疑是以柔写刚。从词的结构上看,这两首小令都采用了“以景结情”的结句方式,豪气内敛,折锐藏颖,情景交融,韵致精深,完全是婉约派的格调,这也是以柔写刚。   

    三、质朴生动的语言

  在楚成的公安词中,作者既吸收前人文学语言的精华,又提炼、融会生动的现代词汇,在博取众长的基础上,熔铸冶炼,逐渐形成了自身质朴生动、清新晓畅的语言特色。

  首先,楚成善于捕捉、运用古典诗词意象,隐括化用前人诗词语言,用以描写现代生活,表达人民警察的思想感情。意象是一种承载作家内心体验的具体事物,在我国传统诗歌中,有一些特定的意象代表特定的含义,也往往寄托着特定的情感。这些特定的意象,我们称为传统意象,而利用合适的传统意象、传统意象本身所具有的情感信息,为新的时代、新的题材服务,“新瓶装旧酒”,当是一种创新。如《小重山·埋伏》中,作者运用了“孤村”、“梅影”、“落花”、“征衣”、“柴门”、“石阶”等大量传统意象,表现的却是人民警察工作的艰苦,语言呈现典雅端庄之美,词意清新精妙,风韵天然。

  其次,楚成的公安词很少用典,追求语言的通俗流畅。用典是诗词常用的语言修辞技巧。楚成的公安词着力抒写人民警察的真性情,在他的词中,少艰涩生僻的用典之语,不用雕琢曲折的结构,情感几乎完全是自然流露,用质朴淳真的语言进行情感抒发,使人读之明白晓畅。

  再次,楚成还善于自造新词,新人耳目。在楚成的公安词中出现了大量的现代词语,现代词汇与古典词汇交织,使其词显得非常的现代化、生活化、个性化,时代气息和职业特征鲜明。如“卡点”、“警戒”、“警徽”、“盘查”、“出警”、“执勤”、“警灯”、“酒驾”、“网袋”,这些词汇在古人的诗词中是没有见过的,作者在词中巧妙地运用这些公安语言,成就了其词的别样风貌。

最后,运用多种修辞方法描摹景物、抒发感情,也是楚成公安词语言的一个特点。运用反问修辞如:“抛洒青春多慷慨,征途岂惧雄关隘?”(《渔家傲·警营有赠》)“风雨如磐何所惧?戎衣立尽余寒。”(《临江仙·夜巡》)“和谐社会,岂许鬼狰狞?”(《临江仙·校园解救人质》)“从警十年何所惧?世间邪恶须除。”(《西江月·从警十年有感》) “闾巷怕听呜咽,谁补神州天缺?”(《谒金门·感怀》)运用夸张修辞如: “月色朦胧小巷前,飞车抢夺遁如烟。”(《鹧鸪天·打击飞车抢夺》)“人潮声共江涛涌,欲语妻儿月已残。”(《鹧鸪天·元宵夜执勤》)运用比喻修辞如:“重案迷离如雾霭,拨开线索千重碍。”(《渔家傲·警营有赠》)“寒风冽,城上雪花如蝶。”(《谒金门·感怀》)

 

 

 

喜读涂运桥公安词选

万文武

 

 涂运桥的这一组“公安词选”,发表在《武汉诗词》今年的第二期上。写的都是他们的公安工作。公安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性,却又偏偏不能有英雄色彩,所以他的词风若论派,不是豪放,而近于婉约。叙事细腻,文词清丽,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斗争,却写得那么的柔情婉转,美丽动人。

例如“设卡”:

卡点设前沿,箭上心弦。街头警戒夜犹寒。一任月升江汉上,又是无眠。

全是现代语言,不像有的词,写现代的事,却还是唐衣而宋冠,没有时代色彩。第一句即将气氛染足。“前沿”,简单的两个字,却是最危险的所在,是以绷紧了“心弦”。“心弦”是现代语,可以说是心情紧张,也可以比喻为枪上膛。因有“弦”在,是以以箭喻枪也当。这就将虽有古的色彩,移用到现在,就不显得陈腐反而显得波俏。在造足气氛后,第三句再才点出时间、地点与事因。这就是为的突出气氛。地点在“街头”,而时间是“夜”,而且是“犹寒”的夜,着一“犹”字,还点出了是本不当寒而还寒的季节,想是早春天气。七个字没有一个多余的字,字少而内含却极大。写得好!夜,是以“月升”,再进一步点明夜是晴天的夜,是在月初升起的时候。而更妙在“月升江汉上”,连警戒的具体地点也一并交待清楚了。而最后一句:“又是无眠”,将时间复再拉大,不是这一天,而是一再如此。更加增厚了上述的氛围。还妙在这前面还有个“一任”。“一任月升江汉上”,看到月亮在江水汉水上自由地起落,这是写心情;月动,而公安战士却要不自由地守在那里不能动,以动写静,以月之自由,写公安战士的纪律森严和忍耐的艰辛,何其含蓄!这里字面上没有写“人”,然而无不是人,是人的感觉,而突出的是战士的责任感。用白话写出这样丰富的情景来,字少而意多。谁说白话词就“白”了?

上阕是具体的描写,下阕便进入了高度的概括:

大案震长天,未破难安。茫茫人海线初牵。铁打身坚今处处,捷报将传。

“铁打身坚”,这样的公安战士“今处处”,到处都是的,力挽一笔。那么任你“大案震天”,任你“人海茫茫”,也仍然会“捷报将传”;疑犯终究会落网情,写得既情深而又有气魄。这就使上阕的细腻而不至纤弱。布局有疏有密,前后映照,既具体而微,复涵盖了整个公安。如此笔力,却写得这么的淡雅,全然不费气力,无当前嚣噪之风,很是难得。

再看第二首“出警”:

满街黄叶行人少,四面风声。出警江城,月落无言查案情。

仍是白话,几乎无须解释。这只是写那么一个大环境,妙在衬出下阕:

穿梭闾巷寻车迹,花季凋零。谁在哀鸣,惊起高楼歌舞停。

过拍“穿梭闾巷寻车迹”,是继上阕的“月落无言查案情”来的,可谓“似断不断”,深得填词之法,却又妙在如况周颐在《蕙风词话》中说的“换头另意另起”。正在“穿梭闾巷寻车迹”而“查案情”的时候,忽然听到“哀鸣”!好一个“谁在”?是机敏,是警觉,是责任,“草蛇灰线”,引出歇拍的那一个“惊”字。只此“谁在”二字,便将公安战士此时此地的精神和神态全然凸出。于是寻声而至,在“高楼歌舞”之中,却惊心地看到了“花季凋零”的惨状!是少女在受到兽性的踌躇!于艳丽的色彩中,写出哀哀的无告,读来令人血脉贲张!这才感到“出警”的重量。歇拍用“惊”字起,“停”字止,仅七字,结束了这一段辣手摧花的公案,使我们感到了正义的申张和威严!能够将词写得这样的婉约而惊心动魄,而且只于寻常的白话之间,谁又能说白话词不好!

再看“查案”:

夜深寒雨落营房,案报匪徒狂。窗内腥风直卷,谁知疑犯藏枪?   迷云暗布,楼台雾锁,都细思量。不是警徽铮亮,花残瘦损戎装。

从歇拍的“花残瘦损戎装”看,应是写的女公安战士。在词的结构上,上下阕有些错落:深夜、寒冷,而偏偏又下着雨!将一个艰苦的环境写足。恰恰在这时,却又偏偏的接到了报案:有匪徒在猖狂的行凶。这不是一般的案件,是正在行凶的现行作案。案件即是命令,“夜深寒雨”到这里,我们才知道这就不是一般的写景,而是加强气氛,给查案增添的难度。案发的地点是在某一幢楼房内。因为是寒雨之夜,可以看到的楼房是“迷云暗布,楼台雾锁”,显然是从北宋秦观的《踏莎行》“雾失楼台,月迷津渡”点化而来的。借传统的手法,却也写出了如警匪片的效果。情况并不清楚!是以要“都细思量”。镜头闪回到上阕:“窗内腥风直卷”,紧急、紧张,然而不容考虑,是以如骤风直卷而入。“风”字妙在双兼:是“腥风”,窗内的血雨腥风,写的是匪徒;但也是果断的雄风,写公安战士的破门直入!然而更为紧张的是:“谁知疑犯藏枪?”,“谁知”二字,骤然而来,尽管“都细思量”,而这点却没有想到!情况顿时变得异常紧急;这就使紧张的气氛更为紧张。后果如何?在人们急于想知道后果的情况下,作者偏偏不写,戛然而止,吊足人的胃口!然而他不是没有写,是写了:“不是警徽铮亮,花残瘦损戎装”么?这就是结果!就像京剧人物下场时,最后向观众来了个定格的亮相:只是不是“飒爽英姿”,警徽虽铮亮,而着戎装的她,却是“花残瘦损”;如此的憔悴。这是一场紧张而残酷的战斗;她制服了疑犯,但也筋疲力尽,甚至受伤了!在这出生入死之际,无须用那样些豪言壮语来装扮,倒是这“花残瘦损”更让人敬佩。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警花”,都是英姿飒爽,非常漂亮的一面,作者不用这浪漫的手法,却如实地写出公安战士履险的艰危,这比“假、大、空”的口号更为真实而感人。

最后的“埋伏”写得更美:

蹲守孤村雪满身。几回梅影下,暗香循。当时偏爱落花茵。征衣湿,松竹掩柴门。  案犯久相邻。石阶芳草绿,又清晨。个中滋味向谁论?闻警令,收网在黄昏。

 这里上阕可以说全是旧词的意境:“孤村”、“梅影”、“暗香”、“落花”、“松竹”、“柴门”,然而移到写现在的“埋伏”现场,除了“柴门”有点破绽外,却又成为了全新的意境。“当时偏爱落花茵”,那是双双情侣谈情说爱的地方,我们怎会想到在这样美的地方,有“案犯久相邻”!这如诗如画的美景,是否有很深的寓意呢?接着又是“石阶”、“芳草”、“清晨”,这意境美吗?不!对于一位经常这样执行任务的公安战士来说,“个中滋味向谁论?”“个中滋味”,酸甜苦辣,有苦有乐,“向谁论?”是无处说,因为这是秘密;也无须说:因为这是责任。诗人是现实主义的,他无需用花言巧语来粉饰现实,无需用大话来表示英武,然而就这朴实的美,真实的人,读来更为感人。

 综观上四阕词,可谓既清丽,又浑厚。一幅幅生动的画面,意既形象活泼,语复流丽自然,情真景真,给人无限想象的空间。况周颐《蕙风词话》说:“真是词骨”。所以他的每阕词不是平面的、干瘪的、苍白的。而都是立体的、生动的,甚至是惊心动魄的。我喜欢他这样清新而隽永的词。它不像现在某些词,过于做作,凑字凑韵,甚至生造一些词,弄得桀屈敖牙,令人生厌。在当今词坛,我以为运桥可以算得上是佼佼者了。

 

 

惟楚有才   于斯为盛

——《楚成诗词集》赏析

                                               孙民随(西安)

 

    那天,当从邮递员手中接过《楚成诗词集》时,我再一次被这散发着浓浓墨香的新书所陶醉,看着那扑面而来的点点诗韵,读着那满纸热忱的滴滴词语,便使我又一次赞赏了一回,又感动了一回。认识楚成,乃是前几年在搜狐论坛的时候,那年他为我寄来了一本《东湖诗词楹联集》,我便有机会读其诗而如见其人,读其书也知其人了。从他的诗词集中得知,他是一位常年奔波在公安一线上的青年干警,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和经历,谱写着一首首优秀诗篇。这些诗词不仅是他人生历程的真实反映,更是公安战干警忠于职守的生动写照。这次寄来的《楚成诗词集》,再一次读出了楚成这些年的心路历程,和他的赤子情怀。这字里行间,无不揭示出他从干警到诗人,又从诗人到干警的人生阅历。
    
读楚成的诗,既是一种享受,又是一种精神的熏陶。他那篇篇华章,无不散发着对岗位的忠诚和对群众的爱护。如他在《迎战暴风雪有感》中写道:困人天气滞他乡,众志成城气宇昂。为保京珠高速畅,不辞傲雪斗千场。从这首诗里,可以读出了公安干警为保护京珠高速公路,因遭遇暴风雪而滞留他乡的经历。面对暴风雪,他们表现出众志成城气宇轩昂的豪迈气概,和不畏严寒勇斗风雪的大无畏精神,读来使人为之感动。
    
还有他的《夜巡三章》的第一首:飞车抢夺银行外,手执钢枪堵截来。捷报频传舒望眼,歹徒抓获夜深回。不也是这些从事为群众保驾护航的公安干警的真实写照么!他的这首绝句,为读者描绘出了一幅勇斗犯罪分子的生动画面。其惊险与执着,辛苦与兴奋,如同一幕电视剧一样,映现在读者的眼前,使读者读来无不倾心,无不景仰。
    
作为一个基层的干警,何以能有这样的奉献精神和豪迈气概?我们从楚成的这本诗词集里,不难寻找出答案。且看他的《答故人问》这首绝句:故园鸿雁问何如?富贵如烟眼底无。投笔十年多雪雨,民安不惜好头颅。诗中表现了他对富贵的漠视,对黎民的关爱,对理想的追求。这不仅是他个人的情怀,也是同他一起战斗的全体公安干警的心胸。因而,在与犯罪分子的殊死较量中,他们能够抱着抛头颅,洒热血忘我精神,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的崇高品质,恪守于自己的工作岗位,这在当今社会中,能有这样的精神,确实难能可贵。翻开楚成的诗集,像这样的诗词随处可见。如《诉衷情-破案有感》:雪风霜雨,百姓平安,最记心头。《秋日警营杂思》:男儿自有豪情在,岁岁平安我带来。《夜巡三章》:妻儿寄语莫牵挂,大爱人间肺腑侵。以及《题武汉东湖六景》之一的《天坛晨曦》:劝君莫论英雄事,百姓流离谁复怜?等等,无不跃然纸上。故而他能够在《鹧鸪天-元宵夜执勤》中写道:闻警讯,赴江滩,烟花帆影落风前。人潮声共江涛涌,欲语妻儿月已残。将一个一心为黎民百姓确保幸福平安的公安干警的心理,刻画得惟妙惟肖。
    
楚成的诗,绝不是流于口号,不是空话套话。作诗作文也如同做人一样,读其诗犹见其人。诗文是作者心灵的真实写照,是作者思想的高度凝结。鉴于他的诗词在社会上取得较大的成就和影响,全国公安作家协会于2010319日至20日,在武汉东湖专门为《楚成诗词集》举办全国公安诗词座谈会暨涂运桥(楚成)诗词研讨会,以及全国公安文联曾邀请他参加2009年公安部举办的春节晚会。这不仅是对他积极弘扬公安文化的最高表彰和肯定,也是公安部第一次为公安文化做出了贡献的基层民警举办这样规模的研讨会。
    
当然,每一次破案中,或许并不是一帆风顺,甚至有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留下些许惆怅和失意。面对这样的情况,楚成不是回避,不是困惑,而是用笔墨述情,用诗词言志。如他在《解佩令-同学有赠》中写道:秋山夕照,黄花犹俏。望江天、临风长啸。破案归来,踏白露、向家园眺,问伤情,淡然一笑。孤云缥缈,容颜渐老。最难忘、青春年少。岁月如歌,此际逢、边城音杳,指寒星,梦还警哨。他即使孤云缥缈,容颜渐老,也还是梦还警哨。一颗为营造平安氛围的痴心,即使在梦里也依然如故,从而表现出一个公安干警的广阔胸怀和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无私精神。还有他的倾尽东湖酒一杯,凌空俯首出尘埃。”“醉罢不知书已就,东湖为砚我为毫。等,又是他旷达的人生态势和思想境界的真实描绘,故而他能够立足本职,胸怀天下,鞭笞官场腐败,关爱弱势群体,实践着他的诗意人生。
    
楚成这本共250余页码的诗集,共分为《公安诗词》、《雪泥鸿爪》、《行吟泽畔》、《诗路花雨》、《诗友酬赠》、《点击楚成》等6个部分。书中收集到的来自全国各地乃至美籍华人的贺诗就有90余首,点评的文章也有20余篇,其影响之广,可谓大矣。
    
记得岳麓书院有句名联,叫作惟楚有材,于斯为盛。意思是楚地胜出人才,岳麓更是为盛。在今天拜读楚成的诗词集时,这句对联,不亦是最好的证明么?我们可以从楚成诗集里的《第一辑-公安诗词》第一首中领悟其意:何妨身在最基层,乐为黎民风雨迎。莫道公安无点墨,笔尖亦可筑长城。这大约是他为国、为民、为职、为人的心灵独白吧!
    
楚成本叫做涂运桥,是70后的本科生。他不但在诗词曲联上有所造诣,对新体诗也有所研究,乃是一个全面发展爱好广泛的耕耘者。他在工作之余,痴情于诗词曲联的天地里,可谓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了。最后顺作律诗一首云:
    诗海扬帆正远航,东湖当砚著华章。
    警徽放彩显心仪,鸿雁传书闻墨香。
    荆楚有才为盛地,青云述志是韶光。
    风骚领照耕耘路,黄鹤江城返故乡。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