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作家作品研讨 >

湖北青年作家作品研讨会实录(二)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5-01-30    作者:理论室

 (续)       

    刘川鄂:我记得四年在湖北大学省作协组织过一个青年作家研讨会,在座的桢理和王小木都参加了,还有其他几位。当时有一个青年评论家说一个人写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要提高很难的。但是我看了王小木的作品感觉这个评论家的话只是他个人的经验,因为王小木最近的创作否定了这种经验的。我看了她最近一年的作品,她当时出了一本小说集,今年元月份又出了一本小说集《代梅窗前的男人》,这次作协把她的几部新作传给我,看了之后我觉得她又有明显的进步。总体来说,我所了解她的创作历程还就是这么一些年,以前的我不太了解,但是我觉得基本上可以看出原来试笔的阶段到有特色之作,到比较成熟的明显的阶段,也许就是最近五六年有了三级跳的。从整体上来说王小木的小说是以女性尤其是底层中生活的女性作为主人公的。在新世纪以来,写底层的作品也很多,有各种各样的写法。王小木有非常值得我们关注的地方,就是她非常注重底层的生活命运与两性生活之间的纠结,挖掘两性性爱故事之间的社会涵养,这是我特别在意的,鲜活的底层生活场景、别致的细节、情感色彩的叙述的文字也是她的写作特点,虽然表达过程中是有变化的。我觉得她的第一个阶段就是五年前的中篇小说集《香精》的阶段,在这本集子里面刚才我说的特点都有,但是有时候是作者拖着人物走,作者拖着故事走的,有的地方情节跳跃性比较大,比较在乎和追求结尾的新奇。我们有的作家总是喜欢用车祸、突然的命运终结、死亡、血缘的奇怪的纠缠把没法继续推展的故事推到极端。前年省作协安排我们给湖北一个网络作家,很流行的作家,要我给她写评论,我把她寄给我的作品拿过来一看,我发现也是常常用这种手法,我称之为陡转性的情节和突兀的结局。为什么我们很多青年作家比较喜欢用这种方式推演故事的发展和结束故事呢?整体体现在对生活复杂性和理解不够,因此只有借助一些陡转的情节来完成一个故事。这好像是很多青年作家的通病,尤其是在网络写手上比较突出。前一阶段的王小木略有一点,但是在这个方面不是很明显。不过,有时候还追求结尾新奇,因为前面的心理描写和细节描写铺垫不够,显得有点突兀的地方,偶尔也还不太注意行文表达的规范性。但是到了她今年年初推出的中篇小说集《代梅窗前的男人》有很多新的变化、新的改变。如《杀了那条狗》、《伙计,嚼槟榔吗》等作品,前一个作品一老一少,写老太爷惩恶扬善,保护弱孤,后一个作品说一个打算做小姐还没有来得及的姑娘。都是来自农村,属于社会底层,社会的另类,但是他们的悲欢也是很动人的。这两部作品并不特别专注于故事性,带有严密的心理分析。还有一篇写前市委书记沦为阶下囚的故事。她比较关注女性故事,写到官场上时试图在结构上有点出新,但是关键词的概念有一点模糊,词条的设置和解释显得比较平淡,看得出她尝试着多种写作路径。最近几年王小木作为一个建筑工地项目的承包者,她本人也把自己的身份放得很低,自认为是农民工的一员,因此了解了大量的民工,她写了《代梅窗前的男人》《逛天堂》等工地系列的小说。同样是关注女性的生活和命运,尤其是底层妇女的生存状况,但是她更加追求心理描写的深度。《代梅窗前的男人》中的女主人公代梅,和丈夫在建筑工地打工,伤了腿,成了残废,丈夫也渐渐疏远了她,并另有新欢。代梅没有怨天尤人、没有撒泼胡闹,她隐忍认命、默默承受苦难,这时一个三轮车夫开始在窗外关注她,慢慢地接近她、亲近她,两个苦命人有了爱的欢愉。代梅“被关注”时:“她觉得他又在盯着她看。她的背后好像贴了一块熨斗,熨斗的温度不太高,温温的,刚刚能让肌肤热起来,让皮肤痒痒的。不一会,她的全身都开始热了起来,痒了起来。这种感觉好久好久都没有了。”心灵的悸动与被爱的欢悦写得温润细腻,可见作者心理描写的功力。一个偶然机会,代梅发现这个窗前男人居然就是使她致残的男人,想到自己的健康、婚姻、命运毁在这个男人手上,便毫不犹豫地报警了。男人不过是过失伤人,逃逸后接近代梅是全力付出,代梅在不知对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也是真心回应,都是爱的奉献者也是享受者,人性的良善和人生的美好在这一对可怜的底层人身上闪烁着格外动人的光彩。但一个意外令光芒顿失,反差确实过大。男人是否为了赎罪,作者没有交代,但结尾处借旁人之口说代梅傻,隐约可见作者的评判:我们的世界除了人情伦理,还有公平正义之秤。如果对代梅在此极端情节中的心理活动有更周全的描写,陡转的故事结局当更有说服力。这是我今年年初看到她的小说集的印象。最近作协发出了她的新小说给我。我很以为我对她很了解,有特色,但是还是有可以打磨之处,最近读了作协发到我电子邮箱里面几个散件作品后,看得出又有着一种新的努力、新的提高。新发四个中篇,整体感觉是题材关注底层男女,但是在技法上更加圆润了。比如写一个农村的妇女,丈夫出事了,她自己为了生存,跟了一个又一个男人,跟了包工头的男人,跟了中学同学的对她一直有点意思的男人,为了几个孩子,她当然不可能那么冰清玉洁的,时刻都一副很纯粹爱情的样子,她为了给孩子治病,找她的母亲帮忙,母亲看起来平常非常吝啬,但实际上是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给她很大的经济上的资助。还有一个作品是《下雪了》,写大客车上的艳遇。我觉得是很难写的,但是王小木把陌生男性和女性因为各自的生活经验、因为各自对情感的理解、因为各自的性爱意识的接触纠缠,写得非常细腻,包括在他们离开大客车之后,男女主人公在公园里面发生的故事,在公园里被另外的失意的男人所窥视的故事,另外的男人又再次接近这个女主人的故事,是有很多值得体会的地方。我昨天看到她的几篇作品中尤其好的是《五彩缤纷》的作品:一个眼睛有点毛病的小男孩,在一个餐馆里面打工,餐馆里面的人都有着各自的生活的遗憾,女主人公小菊是从山里面来的被买来的女人,这个女人在被买来之后与一个长得很矮的男人叫冉铁的结婚,但是很多男人都与这个小菊姑娘有身体上的接触,小光与她的接触却有一种另外的意味,小光失手打死了她的男人,之间发生了很多故事,写得非常细腻。王小木非常注意写两性身体接触、情感接触的社会涵养,写出性格和命运之间的纠结,相对于一般的底层作品特别富有心理深度,相比以前的作品对故事的铺垫更加细腻,心理描写更加圆润。

    在王小木的笔下的底层有辛苦、有委屈、有无奈,但是有温度,有善良,有人性之光的闪烁,它们交织在一起。王小木不回避他们的缺点,也不夸大他们的美点。作为女作家有一个共性:轻易把女性的悲剧简简单单归结在坏男人的身上。但她却写出了复杂的底层,有心理深度的底层,而且善于揣摩男性的心理性格。我看到她有几部新作还没有完全克服我前面说的几个问题,还存在可以改进的地方,我希望她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樊星:湖北70后80后作家和50后有什么区别?重点谈一谈宋小词。我们经常谈到50后的作家大家都很熟悉,主要是反映现实问题,到70后、80后作家更多是表现新的生活方式,李榕写的《群》,QQ群,现在80、90后对电脑非常依赖,宅男宅女就是守在电脑跟前;桢理写过《微博秀》,也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他们在里面沟通,和陌生人沟通,和身边的人越来越陌生,但是和虚幻的人越来越熟悉,浙江有一个作家吴玄写过这样的作品。谢络绎,写的《卡奴》,今天的人成为卡奴,最近写恐婚,对于婚姻的恐惧,喜欢恋爱,但是不喜欢结婚,这是一个看点。王小木现在经商,写的《香精》,写商场上充满陷阱,骗中有骗,陷阱中有陷阱,让人感觉到心惊胆战。普玄写的反成长小说《安扣儿安扣》,婚姻爱情变化很快,现在的本科生谈到自己在上大学已经谈了五六次恋爱了,但是变得非常快,在生命当中也没有留下很深的痕迹,这些都写出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这是70后作家对于生活的新发现,在这一点上他们超越了50后的作家。我们应该加深研究,新的生活方式如何催生一种新的文学语言。现在他们的语言都非常奇怪,我在讲课的时候讲到,奇葩,原来很好的词,结果现在奇葩变得很糟糕的词,屌丝,大家以前根本不会说,现在屌丝成了女生都会说是女屌丝,包括女汉子,很怪异的,新的生活、新的词汇、新的情感,这是值得我们去关注的。

    湖北作家70后、80后怎么写出湖北特色?最近醒龙写了湖北的楚文化,我们一谈到70后、80后就是关注自己,我们经常叫个性化写作,但是宋小词的《声声慢》这样的作品关注上面这一代人,好像是写她自己的奶奶,她写了很多的方言,荆州人,写松滋的方言。她把目光投向长辈,容易想起铁凝写的《玫瑰门》,一个外孙女用一种奇异的眼光打量着自己的外婆,外孙女和外婆的关系应该是非常好的,但是是审视外婆心中的阴暗。宋小词写得很泼辣的,南蛮,湖北人的特点是蛮,搞革命,出了很多土匪,生活当中的码头文化也是蛮,她这里面写的老太婆就是这个特点,自己是女的,对自己的媳妇女儿却另眼相看,但是生活中遇到灾难的时候能够承担自己的责任,到了晚年的时候能够随遇而安。特别是《声声慢》这个题目容易让我们想起李清照的《声声慢》,就是底层,但是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底层,就是自在而活的活法。《血盆经》写的是农村留守儿童,里面有楚风,因为是道士念的经,和经文结合起来,表明宋小词这个作家比较关注民间的楚文化,我们一谈到楚文化会想到屈原经典的楚文化,《声声慢》里面的看戏,《血盆经》里面的唱词,这很值得注意,表明70后作家的视野在不断开阔,在关注个人的同时也关注现实。宋小词还写过《开屏》,一个女的自己在被上司勾引的时候,自己内心种种的烦恼,拒绝也不是,迎合也不是,写了尴尬的状态,最后成了她的情人。今天的都市人到底怎么活,一方面大量的农民进城,另一方面都市人的压力山大,一方面是大家觉得在狂欢,另一方面又都觉得在郁闷,这写出当今都市人的心理状态。包括她原来写的《所有梦想都开花》,写校园文学,我们经常给大学生讲课,但是我们的教材里却没有校园文学这一章,这是很大的遗憾,学生很想通过上课了解前面人是怎么写校园文学的,我们现在不管是理工还是文科很多学生都喜欢校园文学创作。70后正在走向广阔的天地,宋小词好几次谈到,觉得自己心理没有底气了,毕竟是自己经历的人生还需要进一步拓展,这是80后、70后作家面临的问题,怎么去拓展新的视野,怎么去写出新的更厚重的作品。

   

    蔚蓝:前面50年代的作家特别强大,把他们给压住了,70年代的作家在整个中国文坛中都是尴尬,后面80后的作家以另外一种身份压过了他们,现在纯文学的萎缩,使得70后作家越来越被人所忽略。湖北70后作家,五年前我们开过青年作家的研讨会,就是今天这些人,当然还有其他人,五年后我们还是这批作家,我们后面很少能够看到一个新人的成长,这可能真的是70后的尴尬。湖北的网络文学,“匪我思存”已经起来了,他们的起来是全国性的,拥有全国性的影响,青年作家的任务很繁重,他们是得到了很多厚爱的,不断给他们开作品研讨会,作协体制内给了他们大力的支持,在湖北文学史的线性当中不能忽略这一代人,对于这一代人需要有这样的机会让他们创作更好的作品,有更好的成长。

    我说一下李榕,李榕很多年前让我一下子吃惊的是《深白》,李榕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就是她的被人记住的故事都有一个非常好的点,就是故事生发的点,小说架构的点,还有一个是体现了独特的发现,正是这种点体现了作家的能力和潜力。白色本身没有颜色,但是分出了深浅,给人一种先声夺人表达的特殊的生命感受,所以《深白》里面有一句话很多年我一直记得,“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白,虽然简单,岁月却将它洗得更加纯粹”,这个就成为小说的整个题旨,成为小说故事人物和最后的演绎,正是《深白》的意味给我们留下非常深的印象。她的《爱上爱》也是这样点,爱的不是生活中具体的人,而是我们爱上爱这种行为的方式,而这种方式常常让人无限疲惫,有这种爱让我们有一种通彻的温暖,这种想法给人非常独特的感觉。包括大家提到的《群》,这个构思非常巧妙,用群的方式把四个人物整合起来。《水晶时间》,里面说到各种宝石,这个宝石绝对不是凭空的宝石,每个宝石不管是红兔毛还是水晶宝石,都与爱情、婚姻、故事架构融为一体。李榕的潜力在于她能够发现一个故事生成的非常好的点,这是一个聪明的作家能够有的潜质。李榕最大的特点是提供了有意义的故事作品细节。包括托尔斯泰在内很多著名的小说,《安娜卡列宁娜》就是从一个细节开始,午后看到一个女人肥硕的肩膀,从脖子看到衣服,沈从文写《边城》也是在山东看到一个女孩子引发的,这是一个构思。在李榕的小说中大量的细节中我们能够感到她的小说的现场感和在场性,感到生活是这样流动的,她的小说给我很多生活的补充,她的人物也生动。在中国现在作家中,中国近20年、25年来我们没有再塑造一个让人永远留在记忆中的人物形象,如陈奂生这样的形象,在莫言的作品中没有看到这样的形象,写人写形象成为中国小说很大的弱项。李榕的小说是小人物,可是这些小人物给我们留下了印象,就像《群》里面的达人,达人是非常有意思的形象,还有是《马齿苋》,里面塑造出来一个非常特殊的令人很难忘的孩子的形象,他的身上凝聚了中国很多当下社会性,而他又是以孩子的方式来表现,在情节人物性格生动性上都是非常有特点的作品。

    故事性架构中,所有故事架构里面已经形成自己的特点,是非常讲求技巧,她有一种编故事的才能,特别能够把握一种人的命运冲突,在小说重要节点上人物的关系是错综的,所有人物都可能有很讨巧的方面,都是巧合,就像《群》里面的这些人,互相有一种人物生命的关联,互相有情感的关联,他们是多角的,他们又是多重的关系,而这种复杂的关系里面看到小说家能够写作面对复杂生活的发现和书写的能力。李榕有很多好的方面应该坚持和表现。

    宋小词,我对女作家是比较关注的,我觉得宋小词有一个特点,她已经越过了女性写作的限制,有的作家一看是属于女性书写的层面,宋小词的《所有梦想都开花》的时候写得还是一般,但是到了《声声慢》、《开屏》,完全是客观叙事状物,越过性别,不是局限于女性的视角,女性的书写,开始有一个开阔的空间。宋小词重要的弱点是一个作家需要有一种大的境界,需要有一种情怀,宋小词现在差的就是这个,如果有了这个,她的书写应该是有非常好的开端,她已经开始走出了女性书写的局限。普玄,名字中的玄就可以描述了,给我们一种阅读的暗示和创作的暗示,在创作的暗示中越来越玄。

    

    昌切:我读了宋小词的《开屏》,一个是李榕的《群》,我看了几篇,李榕的《爱上爱》、《深白》、《群》,宋小词的长篇《声声慢》《所有梦想都开花》我没有看下去,我就这几篇作品谈点印象。李榕和宋小词写作中有一个特点,就是贴己的写作。写作分成两种,一种是贴己的写作,从自身体验出发的一种写作,写的东西与生活有关;还有一种是溢出去的写作,写社会,把自己放开,把自己的人生经历、经验放开,去客观的描写社会。李榕这两面都有,宋小词是贴己的,不管是《声声慢》,还是《开屏》,都是贴己的。《开屏》涉及到一个女性从大学毕业之后在都市的政府部门生活,在这个部门生活中所遭遇到的问题,一个方面是家庭婚姻,另外一个方面是她与上司和部门之间的关系,她在这双重关系中都处在一个被压抑的地位。她写的就是被压抑的状况,但是这里面的问题出在一个地方,写这种被压抑的状态,但是没有进行更深入的分析,笔头子到此为止,仅仅把自己的苦闷写出来,自己生存的窘境写出来,种种不容易写出来,但是没有注意到的是这个社会强制的权力关系在里面的作用。我觉得这是作家的境界问题,如果能够把这一层关系写出来,那就非常好的,比如说里面讲到要保留行政单位和政府部门的位置,而且还要有提升的空间,她应该是主动和上司发生关系,然后把这作为一种交易行为,而这种交易行为严格来说在我们社会生活中是比比皆是,为什么比比皆是,为什么不分析,没有把笔进一步探进去,进入到另外一个人的生活,仅仅停留在我没有办法,我只能这样,这就是你当时写作时候的状态,这是贴己的写作。《开屏》是贴己写作中最好的一个中篇,其他的作品也是这种类型。李榕《爱上爱》首先要问什么是爱?里面写的爱是什么,结果这个爱有一点像当年池莉写的《不谈爱情》中的爱,也就是一个乌托邦的爱,池莉说“不谈爱情”,因为她相信有这种爱的存在,所以她不谈这个,当我爱上爱,紧接着就是一连串在社会中的女性被压抑状态,整个小说就写这个东西。《深白》和这个是一个主题,但是《深白》在最后电视化了,给他一个光明的结局,人物发生了转,我不知道是不是开篇就是这个样子还是后来变成这个样子的,突然一个陡转,人都变得很好了,这是没有必要的,实际上这是一种理念本身支配着对于这个东西的陡转,写作中的陡转。

    还有她写的《水晶时间》和《群》,这两个是退出来的,作为作家退出来了,退出来以后去描摹当今都市里面的生活一群人,而这一群人现在我们湖北作家里面很少见。比如说《群》里面,网络新媒体建立起来的群体,而这个群体有做饭的,有陪读的,有帮里面的盟主,还有老师,她采用的这个按戏剧的手法叫人像展览式的写法,就和老舍的《茶馆》一样,人像展览式的写法,里面写的最生动的是两个人,一个人是版主,《群》里面的群主,还有一个是做饭的。这一类小说仅仅停留在趣味上,这是问题所在,停留在趣味上而没有更深入进到人物内心中去,致使他的人物显得漂浮,这是写作中的问题。两个作家的两个共同点,第一个共同点是继承了湖北作家写作的传统,他们的叙述基本上属于很老实的叙述,第二点是他们两个人的语言都很厉害,语言的展开,这两个作家如果把他们放在80年代像方方和池莉成名时代的状况来看,你们比他们当时写得好得多,但是没有办法,这是另外的状况,你们现在起点是比较高的,可能还有拓宽艺术路子的问题。

   

    李遇春:李榕的小说创作一方面继承了方方、池莉的女性写作传统,但是还是有自己的思考,特别是《深白》,还是在追求生活中某一种思想性的东西,但是不是从书本上来的真理和知识,是在生活中去发现一种知识,这种创作是体现出来她的创作新倾向,从早年的《深白》,《爱上爱》,《群》,确实是在反映生活中寻找一种发现。

    宋小词,我去年收到她的那本书《声声慢》,中间收录了她的长篇和中短篇,她延续了湖北文坛二三十年的写作传统,宋小词在《声声慢》的叙述当中追求慢的叙述,叙述非常缓慢,在缓慢的过程中,从池莉的《烦恼人生》以来的生活流式的叙述,是一种反情节性的,追求细节,很多的细节堆砌起来,有生活流的核心是细节流,这种细节流对于传统小说情节流应该是一种反抗。由情节流到细节流,在中国当代小说传统里面在二三十年来有很多作家在追求的,不管是新写实的小说,还是新世纪以来很多作家在追求细节流的写作,包括王安忆的《长恨歌》,贾平凹的《秦腔》、《带灯》,都是追求的细节流式的写作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汤汤水水的创作体现出生活流到细节流,非常氤氲的状态呈现出来。我提一点建议,很可能会对生活缺乏一种思考,这种方面要向李榕学习,要在生活中思考和发现一种东西,而不是书本上的知识,书本上的真理,在书本中本身发现东西,仅仅是呈现生活是不够的,你在叙述过程当中要加入分析性的成分。王安忆写的上海的弄堂也是非常琐碎的细节,但是也有思考的东西,在还原生活的时候还要增强思考的力量,增强力度,除了王安忆可以借鉴,上海的《繁花》,也是生活流的、细节流的,也有独特的思考。看了你的《声声慢》之后,整体的风格是这样,缺乏内在的精骨的思想性的东西,在思想性方面还要做提升。贾平凹的小说里也没有做太多的思考,也是呈现生活,原来的思考是有意识回避自己的思考,但是他对于生活,从《秦腔》、《古炉》到《带灯》是有思考的。《声声慢》的小说写出来之后能够与时代作出精神的回应,你们的写作也许能够在艺术性方面达到一定的层次,但是如何回应这个时代,这很可能是当时和方方池莉成名的时候有一定的距离,他们的作品直接回应的时代重大的精神性的问题。

   

    周新民:李榕的小说对人性中的交叉地带的思考,好与坏、善与恶中间状态的思考,宋小词的小说中艺术探索很特别的地方,碎片化的叙述,比较生活流的,两个作家身上有一个共同点,碎片化的生活和艺术表现方式。这种艺术表现毫无疑问是对中国80年代小说的艺术的思考延续,80年代小说到90年代小说的重要艺术使命是要打破原有的小说情节的结构,从情节结构里产生出作者对于生活的思考和表现,出现碎片化的艺术表现。在李榕的小说里面,碎片化的表达归结为心理的碎片,在宋小词以《声声慢》小说为代表的是叙述的碎片,总体来说是一致的。希望这两个作家在艺术表达上寻找到一种有力度的思想和思考。碎片化的艺术表现为什么会出现,是我们生活的现实发生很大的变化,作家要表现现实生活和社会生活,要表现自己对于生活的思考,选取的艺术表现手法,但是要注意我们不能够为了碎片化的表现而碎片化。今天的图像时代,读图时代,媒体新闻的很多传达中让我们看到的世界是不完整的世界,是碎片化的世界,比如说一个歌星,一个很俗的新闻出来,两个人在车震,第二天又说这个事是没有的,第三天又说其实车震这个事是谁和谁,一个事被分割条块碎片化,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世界,作为我们写小说的,我们做艺术的探索者要找的是等一性。比如西方现代小说,也是一种碎片化的表现,西方现代小说有非常经典的概括,所有西方现代派小说背后有非常深的主题,这个主题就是寻找圣经,在表面化的碎片化的世界里西方现代小说作家们要找到一个世界,写的是碎片化的世界,但是有对圣经的追求。我们现在的作家同样如此,在写碎片化的,同样是对当下社会现实的反映和表现,如果仅仅如此的话,你的作品还不能够上一个层次。

    你一定要找到今天碎片化世界的背后所向往的,所渴望的等一性的世界是什么,如何在等一性的思想之下表现对于现实世界碎片化的艺术传达和表现,这才是更应该追求的艺术和思想的探求。其他三位作家的作品我看得不是很多,以后再慢慢看,再交流。

   

    杨彬:我主要是看了宋小词的小说,看了她的《声声慢》,《血盆经》,《铁骨铮铮》,还有《开屏》。我印象最深的是《声声慢》,主要是叙事策略,主要是用个人叙事和宏大叙事的写作方法,用个人视觉来描述与自己有关的奶奶、妈妈以及奶奶那一辈、妈妈那一辈人的故事,从自我经验出发来讲是自己的故事,写得更有质感,很亲切,她写的是松滋这个地方的生活,和家乡恩施有很多接近的地方,而且我看到有一个菜写得很有意思,在恩施来说是炒肉的,就是只做刁子鱼了,但是她写出了结合,写出了松滋那边靠山这边靠平原的风物。

    我用了一个新的词是持重的女性主义叙事,女性主义一般是很偏激,写惊世骇俗的,但是宋小词是一种持重的女性主义的描写。尤其是我奶奶,我特别喜欢这个人物,这个人是大善小恶,在现实生活中大善小恶的人很多,这种人肯定比大恶小善的人要好得多。而且她的这种女性主义表现的就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首先没有包裹脚,反抗特别成功,自己的婚姻能够自己作主,最大的特点是随心所欲地发脾气,她发起脾气来拿起东西就砸,而且是明目张胆跟媳妇作对,就欺负媳妇,明目张胆地说就是不喜欢孙女,喜欢孙子,个性的表达特别明显,很像《万箭穿心》里面的李宝莉。女性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能够把握自己的婚姻,能够不裹脚,而且在生活当中能够随心所欲表达自己的爱恨情仇,这种过程就是女性主义的表达,但是不是写性的惊世骇俗的,好像是要把一切传统都颠倒的,其实奶奶在爷爷死后也没有再嫁,很多男人喜欢她,但是她保持的是很温馨的关系。作品没有写得很极端。宋小词84年出生,对于生活,对于反对裹小脚,写得特别真实,没有觉得这个地方是硬伤或者是不太合理,对生活的感觉是特别好的,用现代化的叙事方式叙述她的故乡,用了儿童叙事和第一人称叙事,就是用孩子的眼光看奶奶,奶奶给他讲自己的故事,用祝莺儿的口气讲述奶奶和妈妈的故事。妈妈一直被婆婆欺负的,中间有一个细节我特别深刻,妈妈欺负到一定的时候,竟敢把婆婆关到房里死打了一顿,而且这个婆婆还无法说出来,还无法让别人相信,妈妈在这一点上的细节写得特别好,他妈妈也不是受气包。

    作为儿童视觉,不仅仅是写儿童世界,通过儿童视角写成人世界,通过儿童世界看奶奶和妈妈那一辈人的生活,第一人称和儿童视觉有一种弹性和有限的视觉,第一人称是想说,想看见就看见,想不看见就不看见,更游刃有余。刚才很多人说宋小词应该更高一个层次,主要是情怀方面,我觉得她在《血盆经》的结尾非常好表达了一种情怀,这种情怀非常好。

   

    李建华:这些青年作家有一些新的变化,已经有很多的变化,从化大众到大众化的变化,从明晰到暧昧的变化,从主流到边缘的变化,从入世到游世的变化。已经成名的作家更多是启蒙者的身份,真理在握,理性在握的身份,救赎者、引导者的写作立场,年轻作家们更多是非常接地气的接近大地写作,非常客观的写作,把自己摆在底层的身份上,因此写作者和人物之间没有双重的立场,立场是统一的。从明晰到暧昧,明晰暧昧的价值取向方面来看,也有非常清晰的脉络,暧昧本身是不明晰的,不稳定的,模糊的,游移不定的,但是这些暧昧有可能会遮蔽写作者和自然、社会、人之间内在的对话清晰价值判断。

   

    李鲁平:这几位作家都是湖北当下小说创作的骨干,他们从事创作的时间长短不一,但都有各自的特征和成就,我主要谈谈宋小词的创作。宋小词84年,是这里面最年轻的一位,06年在《芳草》发处女作,作协提供的这些作品,我觉得她的进步很鲜明很深刻。宋小词有丰富的可靠的乡村经验,比如说长篇《声声慢》,几个家族,几个乡村,有长辈的命运,有个人的成长历史,这种乡村经验非常宝贵,对于一个80年代出生的作家来说。不是说非要有乡村经验,而是因为当下的现代化进程与乡村的发展密不可分,是城乡二元社会逐步解体消融并进入一体化的现代化过程,离开了乡村经验难以准确和充分解读今天的现代化进程,也难以书写今天的社会都市。宋小词所拥有的丰富的可靠的乡村经验并不是每一个80年代出生的作家都有的,这是一个财富和资产。

    宋小词所拥有的乡村经验并不是我们30年前小说中的乡村经验,也不是20年前的乡村和城市截然分明和对立的乡村经验,而是乡村现代化、乡村城市化意义上的乡村经验,是乡村和城市的界限逐渐模糊互相冲撞并互相融合的复杂形式上的乡村经验。宋小词的书写,无论是写乡村还是写城市,都具有一种可贵的模糊性。乡村不是今天的乡村,城市也不是过去乡村所敬仰的城市,而是互相融合和渗透的当下世界,这种模糊和界限分明消失的书写使宋小词的创作具有更大的气象,是一种可以与时代、与潮流沟通和对话的写作。

    我说一点希望,宋小词的小说,比如写到给每一座坟都点一个蜡烛,这种非常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闪光的东西要保持一以贯之,比如写陶安的姐姐和陶安这对同父异母之间的姐妹的矛盾的时候,给人的印象永远是冷漠、客观,有嫉妒、有仇恨,有报复,但是陶安处在情人和丈夫的双重欺骗之下,最后走投无路自杀,这里面写的姐姐虽然不是一个母亲,但是毕竟是有血缘,写得这么冷漠,这么残酷,这可能是生活的一些常态,但是更可贵的是要超越这种东西。贯穿在姐妹之间的血液的东西,如果能够有一以贯之的这种自觉,可能会更好。

   

蔡家园:我主要说两位,一个是普玄,普玄是一个有着比较强的思想能力,同时有着比较强的文体意识的作家,他的人物中有共有的性格特征,就是固执偏执,人物特征恰恰给普玄的小说打上了普玄造的标志,这种标志不能只是射向生活的一个子弹,而应该是原子弹,有更强的辐射力和冲击力,普玄的《安扣儿安扣》和《月光罩灯》都是非常有力量和穿透性的作品。反成长小说或许能够概括普玄某些小说的特征,但是我一直认为普玄没必要那么焦虑的把自己进行归类,对于他来说进行精神的定位和归位更为重要。

桢理,《入侵》、《天使的秘密》、《照》,都是以写实的手法展开,有相当的心理深度,我在阅读桢理的时候常常感受到她是不是有创伤的写作者,也许这是误读。桢理的写作越来越呈现出一种清晰的向度,有意避开生活的常识和共有的经验,而聚焦人性中变态的偏执的一面,不断掘进,她总是在努力寻找着更具谨慎的角度和关系,揭示时代压迫下人的精神创伤。这五位作家都是才华横溢的,但是对于一位优秀的作家来说才华只是成功的基本要素,写作的气象决定了写作的深度和高度,孟子讲“知言养气”,韩愈讲“立言养气”,这样才能产生大气象,大气象背后就是思想力,这里说的思想力不是说小说要表达某种思想观念,不是来自书本的真理,是作家对于历史、社会关注问题和时代发展趋势具有的穿透力、判断力、把握力和概括力,王国维说过“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这个“出”就是思想力,也是一个优秀作家必须练好的武功。

    选刊的问题,五位作家提供的材料里面特别强调自己的作品被转载,我觉得文学创作是无目的的审美性的精神活动,当他一旦为某些既定的目标所限制,必然会陷入丧失自由的境地。当下的文学生产方式决定了文学选刊在传播中的突出地位,也是作家特别看中选刊的原因。一个有志向的写作者应该警惕“选刊趣味”,中国目前的选刊已经构成了某种话语霸权,正在左右着当代文学的审美趣味,使文学的路越走越窄,一个优秀的作家必定是一个勇敢的冒犯者,敢于背对流行的风尚,不惧怕处在边缘,敢于突破一切思想的禁锢,道德的束缚和艺术的陈规,同时他也应该是一个不懈的探索者,总是试图穿越庸常的生活重构人类的一些经验,用文字小心翼翼地探索着生活和人性的可能性,进而抵达生存的本质,开辟新的审美疆域。

       

    陈连生:尊敬的敬泽主席,各位评论家,各位作家,今天上午开的湖北青年作家作品研讨会,我理解也是以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精神为指导,力推我省青年作家健康成长的座谈会。中国作协对湖北的文学事业非常关注,非常重视,敬泽主席多次来到湖北,我觉得这是对湖北的一种厚爱,同时我们也认为湖北文学创作方面还存在很多不足,也需要中国作协来进行指导,进行帮助,这也是一个好事情。在这里我要代表汉宁部长、宣传部,对敬泽主席、向阳主任、王干主编一行亲临湖北指导,提了这么多好的意见,表示衷心的感谢,也对在座各位评论家、大多数在高校,长期以来为湖北文学事业特别是作家的成长所做的贡献表示衷心的感谢。

    今天的会议开得非常有意义,也很重要,很迫切,这项工作应该变成我们省作协的一种常态性工作,作协的一些工作重点也要转移到这上面来,我们湖北文学在历史上强调是一个大省,有一定的自豪感,但是要成为文学强省还需要我们这一代人继续努力。文学强省也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这需要的是好的作品,名家大师来做支撑,能不能出一批好的作品,有影响的作品,能够在历史上留得下的作品,人民群众喜欢的作品,这是一个标准。另一方面,能不能产生一批50年代姚雪垠、洛文、曾卓等一些大家,以及后来方方、池莉、刘醒龙、陈应松、熊召政等在全国有影响的作家,这也是文学能不能从高原到高峰的标志,在这个方面作协也是希望我们有更多大作家涌现,希望作协这些类似的研讨会,特别是年轻人的研讨会要多开,要开出质量,开出影响。

    对于在座的五位年轻作家来说,正在创作的高峰期,我们举办这样一个座谈会,一定会对大家的文学之路,文学创作有很好的帮助作用。刚才有15位专家作了发言,这些发言既有从宏观上进行指导的,也有从微观上,比如人物、故事、情节、虚构等方面进行了非常深入细致的辅导和揭示。特别是敬泽主席的三点,一点是讲生活,我的理解这是每一位作家创作的源泉,真理不是停留在书本上的,是在生活当中的,这也是我们能不能出好作品的逻辑起点。一点是讲叙述,我理解是讲技术上的问题,一个人物、一个故事怎么通过我们的情节、通过我们的讲述达到大家满意,留得下来,传得开的技术问题。最后讲了耐心,我们要以什么心态对待当前的文学创作,对待我们什么时候出大家,也讲到很多客观原因,一些大家的成名既有必然,更有偶然,所以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我们如何去克服浮躁心理,去迎接一个文学时代的到来,去迎接一批文学大家的出现和涌现。我认为几位年轻的作家要非常诚心地接纳大家诚恳的肯定,也要接纳他们善意的批评。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对待这些善意的批评,这些对于我们今后的路,对我们自己今后的成长是非常有教育意义的,当我们在座五位作家今后成为大作家,也成为正像高峰那样一级的作家,再回望今天的座谈会,我觉得是不可忘怀、不可忘记的。我要再次感谢各位评论家。

    我讲三点:第一,青年作家要健康成长。如何做到健康成长,就是要向总书记所讲的,我们的创作要有正确的导向,也就是说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要作为我们青年作家健康成长的最好的精神食粮和努力方向。这次文艺工作座谈会,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是贯穿整个讲话的一根红线,总书记在讲话当中提到最多的还是人民。为什么在这样一个大的历史背景下这么去强调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因为我们的文艺创作导向上还是有偏差的,我们的文艺作品当中不以人民为中心的问题是存在的,比如一些神剧,一些帝王将相,一些都市生活、小资生活等等,我不是说这些东西不该表现,但更多的还是要去写人民。我总感觉到我们青年作家要好好地原原本本的学习一下总书记这一篇语重心长,又充满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光辉的文献。做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既是我们的力量源泉,也是我们的成功之母,如何做到以人民为中心呢?我认为要把握四点,一是要反映人民的心声。我们的作品讲生活也好,更多应该是描写人民,切实做到真诚真实,首先真诚了才能做到真实,做到深入才能深刻,做到了动情才能让人动心。二是要把握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老百姓需要什么,我们的作品是写给谁看的,这个作品能不能传得开,最过硬的检验就是老百姓喜不喜欢看,有多少人在看,这个很重要。我记得我们这次在中国歌剧节上阎肃讲了一个创作《红岩》的主題曲问题,刘亚楼老对主題曲不满意,后来他写了一个《红梅赞》,到底这个传不传得开呢,后来一唱,厨房的师傅在唱,街上跳橡皮筋的小孩也在唱,这种实践一检验,到现在《红梅赞》还是经受住了检验。谁说好?人民说好,大厨说好,小孩说好,这是一个标准,所以我们要为人民而写,写好人民,并且我们的标准是由人民来进行评判。三是要从人民当中吸取营养。人民是文学创作的活水源头,我觉得也是生动表现的创作主体,我们在座的这几位青年作家笔下人物大多数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普普通通的人物,文学作品好不好两个东西要表现得充分,一个是其中主要人物刻画得如何,第二个是故事讲得如何,这两点如果做到了大家会记住这个作品。所以对于文学工作者特别是对于青年作家来讲,如果脱离了人民,将永远失去自我。四是要始终和人民在一起,这是讲深入生活的问题,什么叫深入人民,就是和人民在一起,很多人出来回不去了,回不到老百姓中间去了。和人民打成一片这个话怎么去理解,现在人民群众路线实践教育活动的这些主题,怎么去理解人民,怎么回得去,怎么能够打成一片,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这也是要解决好依靠谁、我是谁、为了谁的问题的钥匙。青年作家要健康成长,做到健康成长首要的是按照总书记要求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

    第二,文学评论家要帮助、支持中青年作家的健康成长。总书记讲到文学评论是文艺创作的一面镜子,一剂良药,是引导创作多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消费的重要力量。文学作品出来之后需要消费,需要更多人来读,我们小时候70年代,看小说都是排队,一部小说在谁手上排在第几号,一个接着一个去看,现在已没有这种氛围;当然现在的文艺样式更多了,更多元,更多样,但是更重要的是有没有好的作品能够吸引消费者,并且我们好的作品能不能为人民群众所熟知,所了解,这中间的桥梁、纽带就是文学评论家的责任。总书记在讲话当中也讲到,我们文学创作、文艺创作当中数量和质量的问题,是高峰和高原的问题,这些现象在我们省不同程度的存在,我认为我们现在文学作品当中养眼的不少,既养眼又养心的还不是很多,这是从功能上讲。从目的上讲,创作为了富口袋的,文学创作可能少一点,特别是影视生产,或者是其他文艺样式,富口袋的比较多,既富口袋又富脑袋的不多。比如拍一部电视剧,一集150万,主要演员拿100万走了,剩下50万还要开工资,还要做布景,还要做很多事情,那样怎么能够成为精品,一个电视剧一个主要演员拿几千万走,这确实是不正常的现象。有意思的作品不少,既有意思又有意义的作品还不太多。这些问题需要我们的评论家多提中肯的意见,敢于进行批评。我们省在文艺评论方面还是比较强的,特别是这些高校的文学院,一批评论家,在座各位都是主力军,都是骨干力量,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正是因为有你们的存在,我们的文学作品在全国有地位,所以需要我们加强文艺评论工作,在这个方面我希望在座的各位评论家有一种担当意识,对不良的作品和思潮,对作品当中的一些不足和缺点要能够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要敢于站出来说不,要进行坚决有力的批评和评论,要让读者和观众更多关注优秀的文艺作品,绝不把粗制滥造、格调低下,甚至导向错误的思想推向社会,绝不给不良思潮提供传播的渠道。使文学领域始终保持绿色健康的生态,这是中国作协李冰书记讲的,特别是讲到心态和生态的问题,专门强调了心态是对作家本人讲的,生态是对整个社会讲的,比如说不能做市场的奴隶,整个社会都存在这个问题,文学界也不例外。青年作家应该正确对待评论家的批评,绝不只是听得进好的意见,听不进中肯的批评,更不应该一评就骂,我相信也不会的。我们的评论家要为青年作家的健康成长创造条件。

    第三,要营造中青年作家健康成长的环境。一是要有一个和谐的氛围,要关心爱护青年作家,特别是像这样的座谈会要多开,文学评论家对青年作家发表和出版的作品首先要掌握,要了解,在这个基础上还要进行深入的剖析和率直的交流,除了这种座谈会之外,更提倡一对一的个别进行批评和交流,帮助、分析,青年作家和批评家之间应该建立一种相互信任、双向互动的关系,把文学使命与责任作为自己共同的追求。二是要创新培养模式,省作协今年做了很多探索,中青年作家的千人计划,农民作家创作计划,工人作家创作计划,长篇小说创作计划,这些都是做探索,还包括签约作家,这些形式多很好,我希望我们作协在新的形势下还要探索一些更接地气,能够更好地为青年作家健康成长的好的模式出来,今后培训班、定点生活、定向生活都可以有考虑和安排,特别是在深入生活方面,我希望省作协为青年作家沉下去、沉到底创造条件。三是要搭建成长的平台,今天这也是一个成长的平台,文学刊物,《人民文学》、《小说选刊》登了大量湖北作家的作品,我们的作品首先是要质量上去才能上得了这个平台,我们要借助这些平台为青年作家做好服务,各类评奖活动也要正确对待。

    我就讲这些,供在座的各位评论家、专家和敬泽主席批评指正,感谢敬泽主席一行,谢谢大家。

   

    普玄:尊敬的各位领导、批评家,大家上午好。湖北文学正在发生改变,第一个变化是从形式和内容上来说,湖北文学正在从事现代性写作,这是非常理想的变化,和湖北的传统写实不同的方面,请大家关注我们的作品。第二个是湖北新一代作家的参与生活的方式正在发生着变化,湖北新一代作家参与生活的方式更加纯粹,更加坚信和自由,我们有参与生活的激情,我们挣脱生存的锁链之后和生活进行着具体和较真的搏斗,进入了安全的领域。新一代湖北作家打造生活的方式和前一代作家明显不同,我们占有生活和利用生活当写作资料的时候和前一代作家的区别比较大。第三个是这些写作者都写了很多年了,我们到现在仍然元气充沛,仍然不知疲倦的原因是进入了比较开阔的境界,进入了写不尽的写作资源的领域,原因是文学的帮助,在这么紧张或者是这么复杂的生活环境中缓解了我们和周边生活的关系,对它的爱的程度也比前一代作家不同,因为和我们的生存没有关系了,和我们的精神更加贴近。

   

    梁必文:今天上午的研讨会非常圆满,虽然时间很短暂,但是内容很丰富,有15位领导和专家讲话和精彩发言,尤其是李主席讲到了三个观点,一个是如何看待生活的问题,一个是怎样讲述故事的问题,一个是如何保持良好的创作心态的问题。刚才陈部长讲了三点,对于作协工作和作协评论家提出三点问题,文学创作的导向问题,文学批评的引导问题,如何营造有利于中青年作家健康成长的环境问题,这些我们都要在会议以后认真加以研究,贯彻落实在今后的文学工作和文学创作之中。最后普玄也代表五位青年作家进行表态。今天上午专家的研讨发言非常好,尤其是北京的四位评论家对湖北作家的精彩点评,大家都已经听了,尤其是要有大的情怀,大的境界,思想境界,在技巧方面要在细节处理力度,避免雷同,虚实搭配的问题,要厉戒浮躁,要有耐心,还提出很多好的建议,希望我们作家认真加以梳理,在今后创作发扬好的方面,不足的地方加以克服。争取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优秀作品。再一次感谢以李敬泽主席为首的北京四位专家在百忙之中来到湖北指导湖北的文学创作,也感谢在座的湖北各位教授、专家,感谢五位青年作家,感谢在座的新闻媒体对湖北文学的大力支持,谢谢大家。(以上为速记稿,未经本人审阅)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湖北青年作家作品研讨会实录(二)

2015-01-30 00-00-00

 (续)       

    刘川鄂:我记得四年在湖北大学省作协组织过一个青年作家研讨会,在座的桢理和王小木都参加了,还有其他几位。当时有一个青年评论家说一个人写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要提高很难的。但是我看了王小木的作品感觉这个评论家的话只是他个人的经验,因为王小木最近的创作否定了这种经验的。我看了她最近一年的作品,她当时出了一本小说集,今年元月份又出了一本小说集《代梅窗前的男人》,这次作协把她的几部新作传给我,看了之后我觉得她又有明显的进步。总体来说,我所了解她的创作历程还就是这么一些年,以前的我不太了解,但是我觉得基本上可以看出原来试笔的阶段到有特色之作,到比较成熟的明显的阶段,也许就是最近五六年有了三级跳的。从整体上来说王小木的小说是以女性尤其是底层中生活的女性作为主人公的。在新世纪以来,写底层的作品也很多,有各种各样的写法。王小木有非常值得我们关注的地方,就是她非常注重底层的生活命运与两性生活之间的纠结,挖掘两性性爱故事之间的社会涵养,这是我特别在意的,鲜活的底层生活场景、别致的细节、情感色彩的叙述的文字也是她的写作特点,虽然表达过程中是有变化的。我觉得她的第一个阶段就是五年前的中篇小说集《香精》的阶段,在这本集子里面刚才我说的特点都有,但是有时候是作者拖着人物走,作者拖着故事走的,有的地方情节跳跃性比较大,比较在乎和追求结尾的新奇。我们有的作家总是喜欢用车祸、突然的命运终结、死亡、血缘的奇怪的纠缠把没法继续推展的故事推到极端。前年省作协安排我们给湖北一个网络作家,很流行的作家,要我给她写评论,我把她寄给我的作品拿过来一看,我发现也是常常用这种手法,我称之为陡转性的情节和突兀的结局。为什么我们很多青年作家比较喜欢用这种方式推演故事的发展和结束故事呢?整体体现在对生活复杂性和理解不够,因此只有借助一些陡转的情节来完成一个故事。这好像是很多青年作家的通病,尤其是在网络写手上比较突出。前一阶段的王小木略有一点,但是在这个方面不是很明显。不过,有时候还追求结尾新奇,因为前面的心理描写和细节描写铺垫不够,显得有点突兀的地方,偶尔也还不太注意行文表达的规范性。但是到了她今年年初推出的中篇小说集《代梅窗前的男人》有很多新的变化、新的改变。如《杀了那条狗》、《伙计,嚼槟榔吗》等作品,前一个作品一老一少,写老太爷惩恶扬善,保护弱孤,后一个作品说一个打算做小姐还没有来得及的姑娘。都是来自农村,属于社会底层,社会的另类,但是他们的悲欢也是很动人的。这两部作品并不特别专注于故事性,带有严密的心理分析。还有一篇写前市委书记沦为阶下囚的故事。她比较关注女性故事,写到官场上时试图在结构上有点出新,但是关键词的概念有一点模糊,词条的设置和解释显得比较平淡,看得出她尝试着多种写作路径。最近几年王小木作为一个建筑工地项目的承包者,她本人也把自己的身份放得很低,自认为是农民工的一员,因此了解了大量的民工,她写了《代梅窗前的男人》《逛天堂》等工地系列的小说。同样是关注女性的生活和命运,尤其是底层妇女的生存状况,但是她更加追求心理描写的深度。《代梅窗前的男人》中的女主人公代梅,和丈夫在建筑工地打工,伤了腿,成了残废,丈夫也渐渐疏远了她,并另有新欢。代梅没有怨天尤人、没有撒泼胡闹,她隐忍认命、默默承受苦难,这时一个三轮车夫开始在窗外关注她,慢慢地接近她、亲近她,两个苦命人有了爱的欢愉。代梅“被关注”时:“她觉得他又在盯着她看。她的背后好像贴了一块熨斗,熨斗的温度不太高,温温的,刚刚能让肌肤热起来,让皮肤痒痒的。不一会,她的全身都开始热了起来,痒了起来。这种感觉好久好久都没有了。”心灵的悸动与被爱的欢悦写得温润细腻,可见作者心理描写的功力。一个偶然机会,代梅发现这个窗前男人居然就是使她致残的男人,想到自己的健康、婚姻、命运毁在这个男人手上,便毫不犹豫地报警了。男人不过是过失伤人,逃逸后接近代梅是全力付出,代梅在不知对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也是真心回应,都是爱的奉献者也是享受者,人性的良善和人生的美好在这一对可怜的底层人身上闪烁着格外动人的光彩。但一个意外令光芒顿失,反差确实过大。男人是否为了赎罪,作者没有交代,但结尾处借旁人之口说代梅傻,隐约可见作者的评判:我们的世界除了人情伦理,还有公平正义之秤。如果对代梅在此极端情节中的心理活动有更周全的描写,陡转的故事结局当更有说服力。这是我今年年初看到她的小说集的印象。最近作协发出了她的新小说给我。我很以为我对她很了解,有特色,但是还是有可以打磨之处,最近读了作协发到我电子邮箱里面几个散件作品后,看得出又有着一种新的努力、新的提高。新发四个中篇,整体感觉是题材关注底层男女,但是在技法上更加圆润了。比如写一个农村的妇女,丈夫出事了,她自己为了生存,跟了一个又一个男人,跟了包工头的男人,跟了中学同学的对她一直有点意思的男人,为了几个孩子,她当然不可能那么冰清玉洁的,时刻都一副很纯粹爱情的样子,她为了给孩子治病,找她的母亲帮忙,母亲看起来平常非常吝啬,但实际上是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给她很大的经济上的资助。还有一个作品是《下雪了》,写大客车上的艳遇。我觉得是很难写的,但是王小木把陌生男性和女性因为各自的生活经验、因为各自对情感的理解、因为各自的性爱意识的接触纠缠,写得非常细腻,包括在他们离开大客车之后,男女主人公在公园里面发生的故事,在公园里被另外的失意的男人所窥视的故事,另外的男人又再次接近这个女主人的故事,是有很多值得体会的地方。我昨天看到她的几篇作品中尤其好的是《五彩缤纷》的作品:一个眼睛有点毛病的小男孩,在一个餐馆里面打工,餐馆里面的人都有着各自的生活的遗憾,女主人公小菊是从山里面来的被买来的女人,这个女人在被买来之后与一个长得很矮的男人叫冉铁的结婚,但是很多男人都与这个小菊姑娘有身体上的接触,小光与她的接触却有一种另外的意味,小光失手打死了她的男人,之间发生了很多故事,写得非常细腻。王小木非常注意写两性身体接触、情感接触的社会涵养,写出性格和命运之间的纠结,相对于一般的底层作品特别富有心理深度,相比以前的作品对故事的铺垫更加细腻,心理描写更加圆润。

    在王小木的笔下的底层有辛苦、有委屈、有无奈,但是有温度,有善良,有人性之光的闪烁,它们交织在一起。王小木不回避他们的缺点,也不夸大他们的美点。作为女作家有一个共性:轻易把女性的悲剧简简单单归结在坏男人的身上。但她却写出了复杂的底层,有心理深度的底层,而且善于揣摩男性的心理性格。我看到她有几部新作还没有完全克服我前面说的几个问题,还存在可以改进的地方,我希望她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樊星:湖北70后80后作家和50后有什么区别?重点谈一谈宋小词。我们经常谈到50后的作家大家都很熟悉,主要是反映现实问题,到70后、80后作家更多是表现新的生活方式,李榕写的《群》,QQ群,现在80、90后对电脑非常依赖,宅男宅女就是守在电脑跟前;桢理写过《微博秀》,也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他们在里面沟通,和陌生人沟通,和身边的人越来越陌生,但是和虚幻的人越来越熟悉,浙江有一个作家吴玄写过这样的作品。谢络绎,写的《卡奴》,今天的人成为卡奴,最近写恐婚,对于婚姻的恐惧,喜欢恋爱,但是不喜欢结婚,这是一个看点。王小木现在经商,写的《香精》,写商场上充满陷阱,骗中有骗,陷阱中有陷阱,让人感觉到心惊胆战。普玄写的反成长小说《安扣儿安扣》,婚姻爱情变化很快,现在的本科生谈到自己在上大学已经谈了五六次恋爱了,但是变得非常快,在生命当中也没有留下很深的痕迹,这些都写出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这是70后作家对于生活的新发现,在这一点上他们超越了50后的作家。我们应该加深研究,新的生活方式如何催生一种新的文学语言。现在他们的语言都非常奇怪,我在讲课的时候讲到,奇葩,原来很好的词,结果现在奇葩变得很糟糕的词,屌丝,大家以前根本不会说,现在屌丝成了女生都会说是女屌丝,包括女汉子,很怪异的,新的生活、新的词汇、新的情感,这是值得我们去关注的。

    湖北作家70后、80后怎么写出湖北特色?最近醒龙写了湖北的楚文化,我们一谈到70后、80后就是关注自己,我们经常叫个性化写作,但是宋小词的《声声慢》这样的作品关注上面这一代人,好像是写她自己的奶奶,她写了很多的方言,荆州人,写松滋的方言。她把目光投向长辈,容易想起铁凝写的《玫瑰门》,一个外孙女用一种奇异的眼光打量着自己的外婆,外孙女和外婆的关系应该是非常好的,但是是审视外婆心中的阴暗。宋小词写得很泼辣的,南蛮,湖北人的特点是蛮,搞革命,出了很多土匪,生活当中的码头文化也是蛮,她这里面写的老太婆就是这个特点,自己是女的,对自己的媳妇女儿却另眼相看,但是生活中遇到灾难的时候能够承担自己的责任,到了晚年的时候能够随遇而安。特别是《声声慢》这个题目容易让我们想起李清照的《声声慢》,就是底层,但是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底层,就是自在而活的活法。《血盆经》写的是农村留守儿童,里面有楚风,因为是道士念的经,和经文结合起来,表明宋小词这个作家比较关注民间的楚文化,我们一谈到楚文化会想到屈原经典的楚文化,《声声慢》里面的看戏,《血盆经》里面的唱词,这很值得注意,表明70后作家的视野在不断开阔,在关注个人的同时也关注现实。宋小词还写过《开屏》,一个女的自己在被上司勾引的时候,自己内心种种的烦恼,拒绝也不是,迎合也不是,写了尴尬的状态,最后成了她的情人。今天的都市人到底怎么活,一方面大量的农民进城,另一方面都市人的压力山大,一方面是大家觉得在狂欢,另一方面又都觉得在郁闷,这写出当今都市人的心理状态。包括她原来写的《所有梦想都开花》,写校园文学,我们经常给大学生讲课,但是我们的教材里却没有校园文学这一章,这是很大的遗憾,学生很想通过上课了解前面人是怎么写校园文学的,我们现在不管是理工还是文科很多学生都喜欢校园文学创作。70后正在走向广阔的天地,宋小词好几次谈到,觉得自己心理没有底气了,毕竟是自己经历的人生还需要进一步拓展,这是80后、70后作家面临的问题,怎么去拓展新的视野,怎么去写出新的更厚重的作品。

   

    蔚蓝:前面50年代的作家特别强大,把他们给压住了,70年代的作家在整个中国文坛中都是尴尬,后面80后的作家以另外一种身份压过了他们,现在纯文学的萎缩,使得70后作家越来越被人所忽略。湖北70后作家,五年前我们开过青年作家的研讨会,就是今天这些人,当然还有其他人,五年后我们还是这批作家,我们后面很少能够看到一个新人的成长,这可能真的是70后的尴尬。湖北的网络文学,“匪我思存”已经起来了,他们的起来是全国性的,拥有全国性的影响,青年作家的任务很繁重,他们是得到了很多厚爱的,不断给他们开作品研讨会,作协体制内给了他们大力的支持,在湖北文学史的线性当中不能忽略这一代人,对于这一代人需要有这样的机会让他们创作更好的作品,有更好的成长。

    我说一下李榕,李榕很多年前让我一下子吃惊的是《深白》,李榕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就是她的被人记住的故事都有一个非常好的点,就是故事生发的点,小说架构的点,还有一个是体现了独特的发现,正是这种点体现了作家的能力和潜力。白色本身没有颜色,但是分出了深浅,给人一种先声夺人表达的特殊的生命感受,所以《深白》里面有一句话很多年我一直记得,“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白,虽然简单,岁月却将它洗得更加纯粹”,这个就成为小说的整个题旨,成为小说故事人物和最后的演绎,正是《深白》的意味给我们留下非常深的印象。她的《爱上爱》也是这样点,爱的不是生活中具体的人,而是我们爱上爱这种行为的方式,而这种方式常常让人无限疲惫,有这种爱让我们有一种通彻的温暖,这种想法给人非常独特的感觉。包括大家提到的《群》,这个构思非常巧妙,用群的方式把四个人物整合起来。《水晶时间》,里面说到各种宝石,这个宝石绝对不是凭空的宝石,每个宝石不管是红兔毛还是水晶宝石,都与爱情、婚姻、故事架构融为一体。李榕的潜力在于她能够发现一个故事生成的非常好的点,这是一个聪明的作家能够有的潜质。李榕最大的特点是提供了有意义的故事作品细节。包括托尔斯泰在内很多著名的小说,《安娜卡列宁娜》就是从一个细节开始,午后看到一个女人肥硕的肩膀,从脖子看到衣服,沈从文写《边城》也是在山东看到一个女孩子引发的,这是一个构思。在李榕的小说中大量的细节中我们能够感到她的小说的现场感和在场性,感到生活是这样流动的,她的小说给我很多生活的补充,她的人物也生动。在中国现在作家中,中国近20年、25年来我们没有再塑造一个让人永远留在记忆中的人物形象,如陈奂生这样的形象,在莫言的作品中没有看到这样的形象,写人写形象成为中国小说很大的弱项。李榕的小说是小人物,可是这些小人物给我们留下了印象,就像《群》里面的达人,达人是非常有意思的形象,还有是《马齿苋》,里面塑造出来一个非常特殊的令人很难忘的孩子的形象,他的身上凝聚了中国很多当下社会性,而他又是以孩子的方式来表现,在情节人物性格生动性上都是非常有特点的作品。

    故事性架构中,所有故事架构里面已经形成自己的特点,是非常讲求技巧,她有一种编故事的才能,特别能够把握一种人的命运冲突,在小说重要节点上人物的关系是错综的,所有人物都可能有很讨巧的方面,都是巧合,就像《群》里面的这些人,互相有一种人物生命的关联,互相有情感的关联,他们是多角的,他们又是多重的关系,而这种复杂的关系里面看到小说家能够写作面对复杂生活的发现和书写的能力。李榕有很多好的方面应该坚持和表现。

    宋小词,我对女作家是比较关注的,我觉得宋小词有一个特点,她已经越过了女性写作的限制,有的作家一看是属于女性书写的层面,宋小词的《所有梦想都开花》的时候写得还是一般,但是到了《声声慢》、《开屏》,完全是客观叙事状物,越过性别,不是局限于女性的视角,女性的书写,开始有一个开阔的空间。宋小词重要的弱点是一个作家需要有一种大的境界,需要有一种情怀,宋小词现在差的就是这个,如果有了这个,她的书写应该是有非常好的开端,她已经开始走出了女性书写的局限。普玄,名字中的玄就可以描述了,给我们一种阅读的暗示和创作的暗示,在创作的暗示中越来越玄。

    

    昌切:我读了宋小词的《开屏》,一个是李榕的《群》,我看了几篇,李榕的《爱上爱》、《深白》、《群》,宋小词的长篇《声声慢》《所有梦想都开花》我没有看下去,我就这几篇作品谈点印象。李榕和宋小词写作中有一个特点,就是贴己的写作。写作分成两种,一种是贴己的写作,从自身体验出发的一种写作,写的东西与生活有关;还有一种是溢出去的写作,写社会,把自己放开,把自己的人生经历、经验放开,去客观的描写社会。李榕这两面都有,宋小词是贴己的,不管是《声声慢》,还是《开屏》,都是贴己的。《开屏》涉及到一个女性从大学毕业之后在都市的政府部门生活,在这个部门生活中所遭遇到的问题,一个方面是家庭婚姻,另外一个方面是她与上司和部门之间的关系,她在这双重关系中都处在一个被压抑的地位。她写的就是被压抑的状况,但是这里面的问题出在一个地方,写这种被压抑的状态,但是没有进行更深入的分析,笔头子到此为止,仅仅把自己的苦闷写出来,自己生存的窘境写出来,种种不容易写出来,但是没有注意到的是这个社会强制的权力关系在里面的作用。我觉得这是作家的境界问题,如果能够把这一层关系写出来,那就非常好的,比如说里面讲到要保留行政单位和政府部门的位置,而且还要有提升的空间,她应该是主动和上司发生关系,然后把这作为一种交易行为,而这种交易行为严格来说在我们社会生活中是比比皆是,为什么比比皆是,为什么不分析,没有把笔进一步探进去,进入到另外一个人的生活,仅仅停留在我没有办法,我只能这样,这就是你当时写作时候的状态,这是贴己的写作。《开屏》是贴己写作中最好的一个中篇,其他的作品也是这种类型。李榕《爱上爱》首先要问什么是爱?里面写的爱是什么,结果这个爱有一点像当年池莉写的《不谈爱情》中的爱,也就是一个乌托邦的爱,池莉说“不谈爱情”,因为她相信有这种爱的存在,所以她不谈这个,当我爱上爱,紧接着就是一连串在社会中的女性被压抑状态,整个小说就写这个东西。《深白》和这个是一个主题,但是《深白》在最后电视化了,给他一个光明的结局,人物发生了转,我不知道是不是开篇就是这个样子还是后来变成这个样子的,突然一个陡转,人都变得很好了,这是没有必要的,实际上这是一种理念本身支配着对于这个东西的陡转,写作中的陡转。

    还有她写的《水晶时间》和《群》,这两个是退出来的,作为作家退出来了,退出来以后去描摹当今都市里面的生活一群人,而这一群人现在我们湖北作家里面很少见。比如说《群》里面,网络新媒体建立起来的群体,而这个群体有做饭的,有陪读的,有帮里面的盟主,还有老师,她采用的这个按戏剧的手法叫人像展览式的写法,就和老舍的《茶馆》一样,人像展览式的写法,里面写的最生动的是两个人,一个人是版主,《群》里面的群主,还有一个是做饭的。这一类小说仅仅停留在趣味上,这是问题所在,停留在趣味上而没有更深入进到人物内心中去,致使他的人物显得漂浮,这是写作中的问题。两个作家的两个共同点,第一个共同点是继承了湖北作家写作的传统,他们的叙述基本上属于很老实的叙述,第二点是他们两个人的语言都很厉害,语言的展开,这两个作家如果把他们放在80年代像方方和池莉成名时代的状况来看,你们比他们当时写得好得多,但是没有办法,这是另外的状况,你们现在起点是比较高的,可能还有拓宽艺术路子的问题。

   

    李遇春:李榕的小说创作一方面继承了方方、池莉的女性写作传统,但是还是有自己的思考,特别是《深白》,还是在追求生活中某一种思想性的东西,但是不是从书本上来的真理和知识,是在生活中去发现一种知识,这种创作是体现出来她的创作新倾向,从早年的《深白》,《爱上爱》,《群》,确实是在反映生活中寻找一种发现。

    宋小词,我去年收到她的那本书《声声慢》,中间收录了她的长篇和中短篇,她延续了湖北文坛二三十年的写作传统,宋小词在《声声慢》的叙述当中追求慢的叙述,叙述非常缓慢,在缓慢的过程中,从池莉的《烦恼人生》以来的生活流式的叙述,是一种反情节性的,追求细节,很多的细节堆砌起来,有生活流的核心是细节流,这种细节流对于传统小说情节流应该是一种反抗。由情节流到细节流,在中国当代小说传统里面在二三十年来有很多作家在追求的,不管是新写实的小说,还是新世纪以来很多作家在追求细节流的写作,包括王安忆的《长恨歌》,贾平凹的《秦腔》、《带灯》,都是追求的细节流式的写作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汤汤水水的创作体现出生活流到细节流,非常氤氲的状态呈现出来。我提一点建议,很可能会对生活缺乏一种思考,这种方面要向李榕学习,要在生活中思考和发现一种东西,而不是书本上的知识,书本上的真理,在书本中本身发现东西,仅仅是呈现生活是不够的,你在叙述过程当中要加入分析性的成分。王安忆写的上海的弄堂也是非常琐碎的细节,但是也有思考的东西,在还原生活的时候还要增强思考的力量,增强力度,除了王安忆可以借鉴,上海的《繁花》,也是生活流的、细节流的,也有独特的思考。看了你的《声声慢》之后,整体的风格是这样,缺乏内在的精骨的思想性的东西,在思想性方面还要做提升。贾平凹的小说里也没有做太多的思考,也是呈现生活,原来的思考是有意识回避自己的思考,但是他对于生活,从《秦腔》、《古炉》到《带灯》是有思考的。《声声慢》的小说写出来之后能够与时代作出精神的回应,你们的写作也许能够在艺术性方面达到一定的层次,但是如何回应这个时代,这很可能是当时和方方池莉成名的时候有一定的距离,他们的作品直接回应的时代重大的精神性的问题。

   

    周新民:李榕的小说对人性中的交叉地带的思考,好与坏、善与恶中间状态的思考,宋小词的小说中艺术探索很特别的地方,碎片化的叙述,比较生活流的,两个作家身上有一个共同点,碎片化的生活和艺术表现方式。这种艺术表现毫无疑问是对中国80年代小说的艺术的思考延续,80年代小说到90年代小说的重要艺术使命是要打破原有的小说情节的结构,从情节结构里产生出作者对于生活的思考和表现,出现碎片化的艺术表现。在李榕的小说里面,碎片化的表达归结为心理的碎片,在宋小词以《声声慢》小说为代表的是叙述的碎片,总体来说是一致的。希望这两个作家在艺术表达上寻找到一种有力度的思想和思考。碎片化的艺术表现为什么会出现,是我们生活的现实发生很大的变化,作家要表现现实生活和社会生活,要表现自己对于生活的思考,选取的艺术表现手法,但是要注意我们不能够为了碎片化的表现而碎片化。今天的图像时代,读图时代,媒体新闻的很多传达中让我们看到的世界是不完整的世界,是碎片化的世界,比如说一个歌星,一个很俗的新闻出来,两个人在车震,第二天又说这个事是没有的,第三天又说其实车震这个事是谁和谁,一个事被分割条块碎片化,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世界,作为我们写小说的,我们做艺术的探索者要找的是等一性。比如西方现代小说,也是一种碎片化的表现,西方现代小说有非常经典的概括,所有西方现代派小说背后有非常深的主题,这个主题就是寻找圣经,在表面化的碎片化的世界里西方现代小说作家们要找到一个世界,写的是碎片化的世界,但是有对圣经的追求。我们现在的作家同样如此,在写碎片化的,同样是对当下社会现实的反映和表现,如果仅仅如此的话,你的作品还不能够上一个层次。

    你一定要找到今天碎片化世界的背后所向往的,所渴望的等一性的世界是什么,如何在等一性的思想之下表现对于现实世界碎片化的艺术传达和表现,这才是更应该追求的艺术和思想的探求。其他三位作家的作品我看得不是很多,以后再慢慢看,再交流。

   

    杨彬:我主要是看了宋小词的小说,看了她的《声声慢》,《血盆经》,《铁骨铮铮》,还有《开屏》。我印象最深的是《声声慢》,主要是叙事策略,主要是用个人叙事和宏大叙事的写作方法,用个人视觉来描述与自己有关的奶奶、妈妈以及奶奶那一辈、妈妈那一辈人的故事,从自我经验出发来讲是自己的故事,写得更有质感,很亲切,她写的是松滋这个地方的生活,和家乡恩施有很多接近的地方,而且我看到有一个菜写得很有意思,在恩施来说是炒肉的,就是只做刁子鱼了,但是她写出了结合,写出了松滋那边靠山这边靠平原的风物。

    我用了一个新的词是持重的女性主义叙事,女性主义一般是很偏激,写惊世骇俗的,但是宋小词是一种持重的女性主义的描写。尤其是我奶奶,我特别喜欢这个人物,这个人是大善小恶,在现实生活中大善小恶的人很多,这种人肯定比大恶小善的人要好得多。而且她的这种女性主义表现的就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首先没有包裹脚,反抗特别成功,自己的婚姻能够自己作主,最大的特点是随心所欲地发脾气,她发起脾气来拿起东西就砸,而且是明目张胆跟媳妇作对,就欺负媳妇,明目张胆地说就是不喜欢孙女,喜欢孙子,个性的表达特别明显,很像《万箭穿心》里面的李宝莉。女性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能够把握自己的婚姻,能够不裹脚,而且在生活当中能够随心所欲表达自己的爱恨情仇,这种过程就是女性主义的表达,但是不是写性的惊世骇俗的,好像是要把一切传统都颠倒的,其实奶奶在爷爷死后也没有再嫁,很多男人喜欢她,但是她保持的是很温馨的关系。作品没有写得很极端。宋小词84年出生,对于生活,对于反对裹小脚,写得特别真实,没有觉得这个地方是硬伤或者是不太合理,对生活的感觉是特别好的,用现代化的叙事方式叙述她的故乡,用了儿童叙事和第一人称叙事,就是用孩子的眼光看奶奶,奶奶给他讲自己的故事,用祝莺儿的口气讲述奶奶和妈妈的故事。妈妈一直被婆婆欺负的,中间有一个细节我特别深刻,妈妈欺负到一定的时候,竟敢把婆婆关到房里死打了一顿,而且这个婆婆还无法说出来,还无法让别人相信,妈妈在这一点上的细节写得特别好,他妈妈也不是受气包。

    作为儿童视觉,不仅仅是写儿童世界,通过儿童视角写成人世界,通过儿童世界看奶奶和妈妈那一辈人的生活,第一人称和儿童视觉有一种弹性和有限的视觉,第一人称是想说,想看见就看见,想不看见就不看见,更游刃有余。刚才很多人说宋小词应该更高一个层次,主要是情怀方面,我觉得她在《血盆经》的结尾非常好表达了一种情怀,这种情怀非常好。

   

    李建华:这些青年作家有一些新的变化,已经有很多的变化,从化大众到大众化的变化,从明晰到暧昧的变化,从主流到边缘的变化,从入世到游世的变化。已经成名的作家更多是启蒙者的身份,真理在握,理性在握的身份,救赎者、引导者的写作立场,年轻作家们更多是非常接地气的接近大地写作,非常客观的写作,把自己摆在底层的身份上,因此写作者和人物之间没有双重的立场,立场是统一的。从明晰到暧昧,明晰暧昧的价值取向方面来看,也有非常清晰的脉络,暧昧本身是不明晰的,不稳定的,模糊的,游移不定的,但是这些暧昧有可能会遮蔽写作者和自然、社会、人之间内在的对话清晰价值判断。

   

    李鲁平:这几位作家都是湖北当下小说创作的骨干,他们从事创作的时间长短不一,但都有各自的特征和成就,我主要谈谈宋小词的创作。宋小词84年,是这里面最年轻的一位,06年在《芳草》发处女作,作协提供的这些作品,我觉得她的进步很鲜明很深刻。宋小词有丰富的可靠的乡村经验,比如说长篇《声声慢》,几个家族,几个乡村,有长辈的命运,有个人的成长历史,这种乡村经验非常宝贵,对于一个80年代出生的作家来说。不是说非要有乡村经验,而是因为当下的现代化进程与乡村的发展密不可分,是城乡二元社会逐步解体消融并进入一体化的现代化过程,离开了乡村经验难以准确和充分解读今天的现代化进程,也难以书写今天的社会都市。宋小词所拥有的丰富的可靠的乡村经验并不是每一个80年代出生的作家都有的,这是一个财富和资产。

    宋小词所拥有的乡村经验并不是我们30年前小说中的乡村经验,也不是20年前的乡村和城市截然分明和对立的乡村经验,而是乡村现代化、乡村城市化意义上的乡村经验,是乡村和城市的界限逐渐模糊互相冲撞并互相融合的复杂形式上的乡村经验。宋小词的书写,无论是写乡村还是写城市,都具有一种可贵的模糊性。乡村不是今天的乡村,城市也不是过去乡村所敬仰的城市,而是互相融合和渗透的当下世界,这种模糊和界限分明消失的书写使宋小词的创作具有更大的气象,是一种可以与时代、与潮流沟通和对话的写作。

    我说一点希望,宋小词的小说,比如写到给每一座坟都点一个蜡烛,这种非常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闪光的东西要保持一以贯之,比如写陶安的姐姐和陶安这对同父异母之间的姐妹的矛盾的时候,给人的印象永远是冷漠、客观,有嫉妒、有仇恨,有报复,但是陶安处在情人和丈夫的双重欺骗之下,最后走投无路自杀,这里面写的姐姐虽然不是一个母亲,但是毕竟是有血缘,写得这么冷漠,这么残酷,这可能是生活的一些常态,但是更可贵的是要超越这种东西。贯穿在姐妹之间的血液的东西,如果能够有一以贯之的这种自觉,可能会更好。

   

蔡家园:我主要说两位,一个是普玄,普玄是一个有着比较强的思想能力,同时有着比较强的文体意识的作家,他的人物中有共有的性格特征,就是固执偏执,人物特征恰恰给普玄的小说打上了普玄造的标志,这种标志不能只是射向生活的一个子弹,而应该是原子弹,有更强的辐射力和冲击力,普玄的《安扣儿安扣》和《月光罩灯》都是非常有力量和穿透性的作品。反成长小说或许能够概括普玄某些小说的特征,但是我一直认为普玄没必要那么焦虑的把自己进行归类,对于他来说进行精神的定位和归位更为重要。

桢理,《入侵》、《天使的秘密》、《照》,都是以写实的手法展开,有相当的心理深度,我在阅读桢理的时候常常感受到她是不是有创伤的写作者,也许这是误读。桢理的写作越来越呈现出一种清晰的向度,有意避开生活的常识和共有的经验,而聚焦人性中变态的偏执的一面,不断掘进,她总是在努力寻找着更具谨慎的角度和关系,揭示时代压迫下人的精神创伤。这五位作家都是才华横溢的,但是对于一位优秀的作家来说才华只是成功的基本要素,写作的气象决定了写作的深度和高度,孟子讲“知言养气”,韩愈讲“立言养气”,这样才能产生大气象,大气象背后就是思想力,这里说的思想力不是说小说要表达某种思想观念,不是来自书本的真理,是作家对于历史、社会关注问题和时代发展趋势具有的穿透力、判断力、把握力和概括力,王国维说过“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这个“出”就是思想力,也是一个优秀作家必须练好的武功。

    选刊的问题,五位作家提供的材料里面特别强调自己的作品被转载,我觉得文学创作是无目的的审美性的精神活动,当他一旦为某些既定的目标所限制,必然会陷入丧失自由的境地。当下的文学生产方式决定了文学选刊在传播中的突出地位,也是作家特别看中选刊的原因。一个有志向的写作者应该警惕“选刊趣味”,中国目前的选刊已经构成了某种话语霸权,正在左右着当代文学的审美趣味,使文学的路越走越窄,一个优秀的作家必定是一个勇敢的冒犯者,敢于背对流行的风尚,不惧怕处在边缘,敢于突破一切思想的禁锢,道德的束缚和艺术的陈规,同时他也应该是一个不懈的探索者,总是试图穿越庸常的生活重构人类的一些经验,用文字小心翼翼地探索着生活和人性的可能性,进而抵达生存的本质,开辟新的审美疆域。

       

    陈连生:尊敬的敬泽主席,各位评论家,各位作家,今天上午开的湖北青年作家作品研讨会,我理解也是以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精神为指导,力推我省青年作家健康成长的座谈会。中国作协对湖北的文学事业非常关注,非常重视,敬泽主席多次来到湖北,我觉得这是对湖北的一种厚爱,同时我们也认为湖北文学创作方面还存在很多不足,也需要中国作协来进行指导,进行帮助,这也是一个好事情。在这里我要代表汉宁部长、宣传部,对敬泽主席、向阳主任、王干主编一行亲临湖北指导,提了这么多好的意见,表示衷心的感谢,也对在座各位评论家、大多数在高校,长期以来为湖北文学事业特别是作家的成长所做的贡献表示衷心的感谢。

    今天的会议开得非常有意义,也很重要,很迫切,这项工作应该变成我们省作协的一种常态性工作,作协的一些工作重点也要转移到这上面来,我们湖北文学在历史上强调是一个大省,有一定的自豪感,但是要成为文学强省还需要我们这一代人继续努力。文学强省也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这需要的是好的作品,名家大师来做支撑,能不能出一批好的作品,有影响的作品,能够在历史上留得下的作品,人民群众喜欢的作品,这是一个标准。另一方面,能不能产生一批50年代姚雪垠、洛文、曾卓等一些大家,以及后来方方、池莉、刘醒龙、陈应松、熊召政等在全国有影响的作家,这也是文学能不能从高原到高峰的标志,在这个方面作协也是希望我们有更多大作家涌现,希望作协这些类似的研讨会,特别是年轻人的研讨会要多开,要开出质量,开出影响。

    对于在座的五位年轻作家来说,正在创作的高峰期,我们举办这样一个座谈会,一定会对大家的文学之路,文学创作有很好的帮助作用。刚才有15位专家作了发言,这些发言既有从宏观上进行指导的,也有从微观上,比如人物、故事、情节、虚构等方面进行了非常深入细致的辅导和揭示。特别是敬泽主席的三点,一点是讲生活,我的理解这是每一位作家创作的源泉,真理不是停留在书本上的,是在生活当中的,这也是我们能不能出好作品的逻辑起点。一点是讲叙述,我理解是讲技术上的问题,一个人物、一个故事怎么通过我们的情节、通过我们的讲述达到大家满意,留得下来,传得开的技术问题。最后讲了耐心,我们要以什么心态对待当前的文学创作,对待我们什么时候出大家,也讲到很多客观原因,一些大家的成名既有必然,更有偶然,所以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我们如何去克服浮躁心理,去迎接一个文学时代的到来,去迎接一批文学大家的出现和涌现。我认为几位年轻的作家要非常诚心地接纳大家诚恳的肯定,也要接纳他们善意的批评。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对待这些善意的批评,这些对于我们今后的路,对我们自己今后的成长是非常有教育意义的,当我们在座五位作家今后成为大作家,也成为正像高峰那样一级的作家,再回望今天的座谈会,我觉得是不可忘怀、不可忘记的。我要再次感谢各位评论家。

    我讲三点:第一,青年作家要健康成长。如何做到健康成长,就是要向总书记所讲的,我们的创作要有正确的导向,也就是说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要作为我们青年作家健康成长的最好的精神食粮和努力方向。这次文艺工作座谈会,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是贯穿整个讲话的一根红线,总书记在讲话当中提到最多的还是人民。为什么在这样一个大的历史背景下这么去强调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因为我们的文艺创作导向上还是有偏差的,我们的文艺作品当中不以人民为中心的问题是存在的,比如一些神剧,一些帝王将相,一些都市生活、小资生活等等,我不是说这些东西不该表现,但更多的还是要去写人民。我总感觉到我们青年作家要好好地原原本本的学习一下总书记这一篇语重心长,又充满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光辉的文献。做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既是我们的力量源泉,也是我们的成功之母,如何做到以人民为中心呢?我认为要把握四点,一是要反映人民的心声。我们的作品讲生活也好,更多应该是描写人民,切实做到真诚真实,首先真诚了才能做到真实,做到深入才能深刻,做到了动情才能让人动心。二是要把握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老百姓需要什么,我们的作品是写给谁看的,这个作品能不能传得开,最过硬的检验就是老百姓喜不喜欢看,有多少人在看,这个很重要。我记得我们这次在中国歌剧节上阎肃讲了一个创作《红岩》的主題曲问题,刘亚楼老对主題曲不满意,后来他写了一个《红梅赞》,到底这个传不传得开呢,后来一唱,厨房的师傅在唱,街上跳橡皮筋的小孩也在唱,这种实践一检验,到现在《红梅赞》还是经受住了检验。谁说好?人民说好,大厨说好,小孩说好,这是一个标准,所以我们要为人民而写,写好人民,并且我们的标准是由人民来进行评判。三是要从人民当中吸取营养。人民是文学创作的活水源头,我觉得也是生动表现的创作主体,我们在座的这几位青年作家笔下人物大多数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普普通通的人物,文学作品好不好两个东西要表现得充分,一个是其中主要人物刻画得如何,第二个是故事讲得如何,这两点如果做到了大家会记住这个作品。所以对于文学工作者特别是对于青年作家来讲,如果脱离了人民,将永远失去自我。四是要始终和人民在一起,这是讲深入生活的问题,什么叫深入人民,就是和人民在一起,很多人出来回不去了,回不到老百姓中间去了。和人民打成一片这个话怎么去理解,现在人民群众路线实践教育活动的这些主题,怎么去理解人民,怎么回得去,怎么能够打成一片,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这也是要解决好依靠谁、我是谁、为了谁的问题的钥匙。青年作家要健康成长,做到健康成长首要的是按照总书记要求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

    第二,文学评论家要帮助、支持中青年作家的健康成长。总书记讲到文学评论是文艺创作的一面镜子,一剂良药,是引导创作多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消费的重要力量。文学作品出来之后需要消费,需要更多人来读,我们小时候70年代,看小说都是排队,一部小说在谁手上排在第几号,一个接着一个去看,现在已没有这种氛围;当然现在的文艺样式更多了,更多元,更多样,但是更重要的是有没有好的作品能够吸引消费者,并且我们好的作品能不能为人民群众所熟知,所了解,这中间的桥梁、纽带就是文学评论家的责任。总书记在讲话当中也讲到,我们文学创作、文艺创作当中数量和质量的问题,是高峰和高原的问题,这些现象在我们省不同程度的存在,我认为我们现在文学作品当中养眼的不少,既养眼又养心的还不是很多,这是从功能上讲。从目的上讲,创作为了富口袋的,文学创作可能少一点,特别是影视生产,或者是其他文艺样式,富口袋的比较多,既富口袋又富脑袋的不多。比如拍一部电视剧,一集150万,主要演员拿100万走了,剩下50万还要开工资,还要做布景,还要做很多事情,那样怎么能够成为精品,一个电视剧一个主要演员拿几千万走,这确实是不正常的现象。有意思的作品不少,既有意思又有意义的作品还不太多。这些问题需要我们的评论家多提中肯的意见,敢于进行批评。我们省在文艺评论方面还是比较强的,特别是这些高校的文学院,一批评论家,在座各位都是主力军,都是骨干力量,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正是因为有你们的存在,我们的文学作品在全国有地位,所以需要我们加强文艺评论工作,在这个方面我希望在座的各位评论家有一种担当意识,对不良的作品和思潮,对作品当中的一些不足和缺点要能够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要敢于站出来说不,要进行坚决有力的批评和评论,要让读者和观众更多关注优秀的文艺作品,绝不把粗制滥造、格调低下,甚至导向错误的思想推向社会,绝不给不良思潮提供传播的渠道。使文学领域始终保持绿色健康的生态,这是中国作协李冰书记讲的,特别是讲到心态和生态的问题,专门强调了心态是对作家本人讲的,生态是对整个社会讲的,比如说不能做市场的奴隶,整个社会都存在这个问题,文学界也不例外。青年作家应该正确对待评论家的批评,绝不只是听得进好的意见,听不进中肯的批评,更不应该一评就骂,我相信也不会的。我们的评论家要为青年作家的健康成长创造条件。

    第三,要营造中青年作家健康成长的环境。一是要有一个和谐的氛围,要关心爱护青年作家,特别是像这样的座谈会要多开,文学评论家对青年作家发表和出版的作品首先要掌握,要了解,在这个基础上还要进行深入的剖析和率直的交流,除了这种座谈会之外,更提倡一对一的个别进行批评和交流,帮助、分析,青年作家和批评家之间应该建立一种相互信任、双向互动的关系,把文学使命与责任作为自己共同的追求。二是要创新培养模式,省作协今年做了很多探索,中青年作家的千人计划,农民作家创作计划,工人作家创作计划,长篇小说创作计划,这些都是做探索,还包括签约作家,这些形式多很好,我希望我们作协在新的形势下还要探索一些更接地气,能够更好地为青年作家健康成长的好的模式出来,今后培训班、定点生活、定向生活都可以有考虑和安排,特别是在深入生活方面,我希望省作协为青年作家沉下去、沉到底创造条件。三是要搭建成长的平台,今天这也是一个成长的平台,文学刊物,《人民文学》、《小说选刊》登了大量湖北作家的作品,我们的作品首先是要质量上去才能上得了这个平台,我们要借助这些平台为青年作家做好服务,各类评奖活动也要正确对待。

    我就讲这些,供在座的各位评论家、专家和敬泽主席批评指正,感谢敬泽主席一行,谢谢大家。

   

    普玄:尊敬的各位领导、批评家,大家上午好。湖北文学正在发生改变,第一个变化是从形式和内容上来说,湖北文学正在从事现代性写作,这是非常理想的变化,和湖北的传统写实不同的方面,请大家关注我们的作品。第二个是湖北新一代作家的参与生活的方式正在发生着变化,湖北新一代作家参与生活的方式更加纯粹,更加坚信和自由,我们有参与生活的激情,我们挣脱生存的锁链之后和生活进行着具体和较真的搏斗,进入了安全的领域。新一代湖北作家打造生活的方式和前一代作家明显不同,我们占有生活和利用生活当写作资料的时候和前一代作家的区别比较大。第三个是这些写作者都写了很多年了,我们到现在仍然元气充沛,仍然不知疲倦的原因是进入了比较开阔的境界,进入了写不尽的写作资源的领域,原因是文学的帮助,在这么紧张或者是这么复杂的生活环境中缓解了我们和周边生活的关系,对它的爱的程度也比前一代作家不同,因为和我们的生存没有关系了,和我们的精神更加贴近。

   

    梁必文:今天上午的研讨会非常圆满,虽然时间很短暂,但是内容很丰富,有15位领导和专家讲话和精彩发言,尤其是李主席讲到了三个观点,一个是如何看待生活的问题,一个是怎样讲述故事的问题,一个是如何保持良好的创作心态的问题。刚才陈部长讲了三点,对于作协工作和作协评论家提出三点问题,文学创作的导向问题,文学批评的引导问题,如何营造有利于中青年作家健康成长的环境问题,这些我们都要在会议以后认真加以研究,贯彻落实在今后的文学工作和文学创作之中。最后普玄也代表五位青年作家进行表态。今天上午专家的研讨发言非常好,尤其是北京的四位评论家对湖北作家的精彩点评,大家都已经听了,尤其是要有大的情怀,大的境界,思想境界,在技巧方面要在细节处理力度,避免雷同,虚实搭配的问题,要厉戒浮躁,要有耐心,还提出很多好的建议,希望我们作家认真加以梳理,在今后创作发扬好的方面,不足的地方加以克服。争取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优秀作品。再一次感谢以李敬泽主席为首的北京四位专家在百忙之中来到湖北指导湖北的文学创作,也感谢在座的湖北各位教授、专家,感谢五位青年作家,感谢在座的新闻媒体对湖北文学的大力支持,谢谢大家。(以上为速记稿,未经本人审阅)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