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作快读 >

田野上的诗歌(原载《黄石日报》2015年3月30日)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5-03-30    作者:还地桥诗群

离不开老屋的父亲

向其猛

 

父亲再也没有能力离开 

他亲手垒起来的老屋了 

桌椅、墙壁、石墩都成了他的依靠 

父亲颤巍巍地走出老屋 

倚在老屋的墙头下晒太阳 

一件旧棉袄搭在肩上 

春夏秋冬从来不敢离开过 

像极了眼前漫山遍野的油菜花 

经受不得半点风寒

 

父亲最不爱闷在老屋里 

生病前的父亲总有使不完的力气 

巴不得一年365天天天都有好光照 

天天都能忙到月亮挂上树梢 

他只要晒晒阳光的温度 

就知道什么时候撒种、筛土、盖膜 

就知道什么时候发棵、施肥、除稗 

他闭着眼睛都能够数出 

田间地头里的每条沟每道坎

 

父亲整天陪着不说话的老屋 

只是趁天气好的时候出去晒晒太阳 

他经常要扶着墙头艰难地挪动好几个位置 

他总能找到光照最充沛的地方 

这也是父亲一天中 

路程最远、最费力气的运动了 

更多的时候父亲只是木木地坐着 

看着阳光被冷风一片一片地收走 

看着对面庄稼地里晃来晃去的人影

 

我的老家还在还地桥

胡佳禧

 

父亲在世的时候告诉我

说我们的老家不在还地桥

说他三岁时,随着爷爷

挑一担瓦罐料

沿路卖到大冶还地桥

后来,连人都卖给了还地桥

 

父亲告诉我老家的方向

紧靠汉川的一条河

河边有一颗大柳树

沿柳树走过三个村庄就是老家了

 

当我三十而立的时候

父亲早已不在人世

我与兄妹决定回趟老家

我们找到汉川

找到了那条河

找到河边的大柳树

终于找到了汉川老家

 

老家是一望无际的平原

周围除了稻田还是稻田

我们找到了父亲的亲弟

可叔叔的家

怎么也成不了我们兄妹的家

我的老家还在还地桥

 

冬天 

胡耀文

 

旷野从远处被一一收回眼底

拔节的楼房,诉说小镇如烟往事

候鸟的踪迹早在大雪之前,就不见了

樟树蒙灰的绿色勉强支撑这个季节的希望 

落地窗浅白的玻璃,试图阻挠,风的长袖神秘的 

那探头探脑的魑魅的阴险。饱满的田园 

早已空空茫茫了。高大的白杨树,枯黄蝶叶继续坠落 

太久了呵!那些消失的仍以不可阻挡之势消失在 

岁月的长河中,腾出的位置,被现实巨大的手覆盖 

不显山露水,指缝间冒出忧伤的气泡 

我仿佛在十年前就预见了此刻的到来,呆立的位置 

似乎一直没动,一尊僵硬的雕像,冰冷的表情和这个日子 

十分相称。唯有蛰伏的激情在深处暗香浮动

 

冬夜怀想一截根                                                            

田溢文

 

一棵参天的大树

倒了  倒在城市的餐桌

制成很方便的筷子

 

疮痍的山坡上

几枚落叶和小草一起

商计着东风要来的日子

不知还能为春天做些什么

 

泥土掏空了

春天掏空了

触须的另一端

几只蚂蚁收藏着什么

 

无知的小弟

擎起一颗正旺的火子

吹成   黑夜里放飞的星星

他不知道  来年的春里

和他嬉戏的小鸟

失去枝繁叶茂的蓝天

和他打滚的小草

失去浓荫呵护的童年

                                                            

死去的根  总是

以一种燃烧的姿势

走近我们

我们活着  该以一种怎样的姿势

和树站在一起

今夜  坐在零度之下的山村

一种燃烧的

光芒  灼痛我攀枝的手指

 

太阳回家了

鸟儿睡着了

雪的下面

我仍能看见

养活你的那方厚土蠢蠢欲动

  一截来自地心的血系呵

你枯瘦的火焰里   

总让我看见一双枯藤老树的手臂

摇曳  那条山村的小路......

 

城市的人群很拥挤

拥挤的人群像座长不高的森林

一双双筷子一次性的速度

掠过我们的天空

我不忍细看的

是从身边逃亡的另一棵树

                                                             

一缕青烟  漫过屋顶

此刻  我能握住的

是一杯种植家园的灰烬······

 

母亲

田圣堂

 

我的梦里

你的腰一直在疼

母亲   疼就喊出来

喊出儿女的名字

让我们回到你的跟前

 

腰疼得再厉害

日子再难熬

从来没有看见你掉一滴泪

可是   母亲啊

你卑微的一生

你辛劳的一生

就像一颗硕大的泪

挂在我的心上

 

惊醒的夜里

听不到你的喊

窗外

树欲静而风不止

 

河流

陈桂华

 

一条河成为村庄的两岸

桨声熹微的晨光中

早起的父亲

在昏黄的灯光下辛勤地劳作

更远的上游

仙桥镇泊在神话与现实的雾霭中

隐现出它的神秘的光辉

河流深处的水草以鲜为人知的方式

手舞足蹈

这是早晨的河流

从二仙塔翘起的飞檐

眺望以前或未来的时光

我年少时代的梦想从这里

萌发或者湮没

 

缓缓的流水缓缓流动的河水

以它难以抑制的情怀

证明时光的流速

一只小小的乌篷船

在团荷与水草的纠缠下

艰难的移动

我看见红妹窈宨的身影

在一朵莲的火焰中

昭示她的灼灼韶华

 

苍凉的箫声起自两岸

木桨的叹息打起波浪

仙桥镇不再只是停泊在远古的记忆

沿河的街道

伫立在油菜花丛的小康人家

耸入云天的信号塔

水滴石穿的岁月的屋檐下

原灵寺的钟声

袅袅越过仙桥中学

我看见红妹窈安的身影

再次溶进萌迪歌舞厅眩目的霓虹光影

低头劳作的父亲

以沉醉的姿态努力寻找

那些跳动在鱼网的欢乐

他的两手空空

他的爱情被一场洪水带走

 

仙桥流水你会流向哪儿……

 

这些年

黄美红

 

这些年,我不属于自己

我顺从命运、顺从爱情、顺从逆来顺受

顺从三月的雨水多于暖阳

顺从自己偶尔的边角锋利

我倒掉不想喝的红酒,让别人不舒服

 

这些年,我畏风、畏雨、畏荒凉

畏一场场的白消失于一幕幕的黑

畏词语在我脑海的消失和崩溃

整日的无所事事,用塔罗牌算命,画桃花

 

我尽量保持恰好的暖,保持站立向上的姿势

我一直优美但无安全

我的美来自于我爱过的香草,来自灯光

来自体内的寺院,来自镜头后的木质人生

来自香甜多汁的词语,和你偶尔的摩擦


其实,我多么喜欢你身边的鸟语、花香

你身上鲜明的四季、淡淡的烟草

喜欢你婴孩般的面孔、未蒙上伤世的灰尘

 

而我背负着的满身石头

隐隐约约,我听见自己远走的声音

却又害怕 你从我眼前消失

然后隔着一生一世的两匹孤独

泪,一样从眼中流出

 

两片花瓣

毛淑萍

 

一片新鲜的花瓣

绽放在春天的阳光下

那般娇嫩,带着淡淡的幽香

让人怦然心动

 

一片干枯的花瓣

吹散了几季的愁绪

轻轻张开双手

却不敢轻易触摸

 

两片不一样的花瓣

现在悄然摆放在我的面前

一个行将凋零,散发出阵阵花香

一个娇颜永驻,没有生命的气息

 

哪一片,我都舍不得抛下

多想我的掌心成为温暖的土壤

让她们复活,完好如初

 

父亲是故乡那棵老枫树

梅秀英

 

你是故乡那棵最老的枫树

发不出新芽的枝条

还是以曾经给我避雨挡风的姿态

挣扎着去张开生命不息的怀抱

等待倦鸟归回

 

远远望去

或是在梦里

你似一个苍老的鸟巢

多少风雨飘摇的日子

我在无法走近的哀伤中

看到你的衰老如枯枝

一根根断裂,松散,败落

只是依然不改

去迎接倦鸟归巢的模样

 

我是那棵枫树底下,青草地上

飞来飞去的鸟

无数次飞离

却从没有走远

与其说我守护着你,还不如说

我离不开你的守护

你苍老的身影下那些茂密的根须

已深扎进我的血脉

长成丰满亮丽的羽毛,其实

我展翅之日

正是你衰老之时

 

无数次,我将我的迷惘

搭挂在你的沧桑上

你风烛残年的树干上

每一块斑驳的树皮

总是以脱落的痛楚

向我诠释生命的珍贵

你干裂的风骨

足够晾晒我全部的忧伤

 

我是一只不死鸟

我将会一次次盘旋

一次次振奋,因为

在我的生命里

故乡那棵老枫树

老而不死

死而不朽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田野上的诗歌(原载《黄石日报》2015年3月30日)

2015-03-30 00-00-00

离不开老屋的父亲

向其猛

 

父亲再也没有能力离开 

他亲手垒起来的老屋了 

桌椅、墙壁、石墩都成了他的依靠 

父亲颤巍巍地走出老屋 

倚在老屋的墙头下晒太阳 

一件旧棉袄搭在肩上 

春夏秋冬从来不敢离开过 

像极了眼前漫山遍野的油菜花 

经受不得半点风寒

 

父亲最不爱闷在老屋里 

生病前的父亲总有使不完的力气 

巴不得一年365天天天都有好光照 

天天都能忙到月亮挂上树梢 

他只要晒晒阳光的温度 

就知道什么时候撒种、筛土、盖膜 

就知道什么时候发棵、施肥、除稗 

他闭着眼睛都能够数出 

田间地头里的每条沟每道坎

 

父亲整天陪着不说话的老屋 

只是趁天气好的时候出去晒晒太阳 

他经常要扶着墙头艰难地挪动好几个位置 

他总能找到光照最充沛的地方 

这也是父亲一天中 

路程最远、最费力气的运动了 

更多的时候父亲只是木木地坐着 

看着阳光被冷风一片一片地收走 

看着对面庄稼地里晃来晃去的人影

 

我的老家还在还地桥

胡佳禧

 

父亲在世的时候告诉我

说我们的老家不在还地桥

说他三岁时,随着爷爷

挑一担瓦罐料

沿路卖到大冶还地桥

后来,连人都卖给了还地桥

 

父亲告诉我老家的方向

紧靠汉川的一条河

河边有一颗大柳树

沿柳树走过三个村庄就是老家了

 

当我三十而立的时候

父亲早已不在人世

我与兄妹决定回趟老家

我们找到汉川

找到了那条河

找到河边的大柳树

终于找到了汉川老家

 

老家是一望无际的平原

周围除了稻田还是稻田

我们找到了父亲的亲弟

可叔叔的家

怎么也成不了我们兄妹的家

我的老家还在还地桥

 

冬天 

胡耀文

 

旷野从远处被一一收回眼底

拔节的楼房,诉说小镇如烟往事

候鸟的踪迹早在大雪之前,就不见了

樟树蒙灰的绿色勉强支撑这个季节的希望 

落地窗浅白的玻璃,试图阻挠,风的长袖神秘的 

那探头探脑的魑魅的阴险。饱满的田园 

早已空空茫茫了。高大的白杨树,枯黄蝶叶继续坠落 

太久了呵!那些消失的仍以不可阻挡之势消失在 

岁月的长河中,腾出的位置,被现实巨大的手覆盖 

不显山露水,指缝间冒出忧伤的气泡 

我仿佛在十年前就预见了此刻的到来,呆立的位置 

似乎一直没动,一尊僵硬的雕像,冰冷的表情和这个日子 

十分相称。唯有蛰伏的激情在深处暗香浮动

 

冬夜怀想一截根                                                            

田溢文

 

一棵参天的大树

倒了  倒在城市的餐桌

制成很方便的筷子

 

疮痍的山坡上

几枚落叶和小草一起

商计着东风要来的日子

不知还能为春天做些什么

 

泥土掏空了

春天掏空了

触须的另一端

几只蚂蚁收藏着什么

 

无知的小弟

擎起一颗正旺的火子

吹成   黑夜里放飞的星星

他不知道  来年的春里

和他嬉戏的小鸟

失去枝繁叶茂的蓝天

和他打滚的小草

失去浓荫呵护的童年

                                                            

死去的根  总是

以一种燃烧的姿势

走近我们

我们活着  该以一种怎样的姿势

和树站在一起

今夜  坐在零度之下的山村

一种燃烧的

光芒  灼痛我攀枝的手指

 

太阳回家了

鸟儿睡着了

雪的下面

我仍能看见

养活你的那方厚土蠢蠢欲动

  一截来自地心的血系呵

你枯瘦的火焰里   

总让我看见一双枯藤老树的手臂

摇曳  那条山村的小路......

 

城市的人群很拥挤

拥挤的人群像座长不高的森林

一双双筷子一次性的速度

掠过我们的天空

我不忍细看的

是从身边逃亡的另一棵树

                                                             

一缕青烟  漫过屋顶

此刻  我能握住的

是一杯种植家园的灰烬······

 

母亲

田圣堂

 

我的梦里

你的腰一直在疼

母亲   疼就喊出来

喊出儿女的名字

让我们回到你的跟前

 

腰疼得再厉害

日子再难熬

从来没有看见你掉一滴泪

可是   母亲啊

你卑微的一生

你辛劳的一生

就像一颗硕大的泪

挂在我的心上

 

惊醒的夜里

听不到你的喊

窗外

树欲静而风不止

 

河流

陈桂华

 

一条河成为村庄的两岸

桨声熹微的晨光中

早起的父亲

在昏黄的灯光下辛勤地劳作

更远的上游

仙桥镇泊在神话与现实的雾霭中

隐现出它的神秘的光辉

河流深处的水草以鲜为人知的方式

手舞足蹈

这是早晨的河流

从二仙塔翘起的飞檐

眺望以前或未来的时光

我年少时代的梦想从这里

萌发或者湮没

 

缓缓的流水缓缓流动的河水

以它难以抑制的情怀

证明时光的流速

一只小小的乌篷船

在团荷与水草的纠缠下

艰难的移动

我看见红妹窈宨的身影

在一朵莲的火焰中

昭示她的灼灼韶华

 

苍凉的箫声起自两岸

木桨的叹息打起波浪

仙桥镇不再只是停泊在远古的记忆

沿河的街道

伫立在油菜花丛的小康人家

耸入云天的信号塔

水滴石穿的岁月的屋檐下

原灵寺的钟声

袅袅越过仙桥中学

我看见红妹窈安的身影

再次溶进萌迪歌舞厅眩目的霓虹光影

低头劳作的父亲

以沉醉的姿态努力寻找

那些跳动在鱼网的欢乐

他的两手空空

他的爱情被一场洪水带走

 

仙桥流水你会流向哪儿……

 

这些年

黄美红

 

这些年,我不属于自己

我顺从命运、顺从爱情、顺从逆来顺受

顺从三月的雨水多于暖阳

顺从自己偶尔的边角锋利

我倒掉不想喝的红酒,让别人不舒服

 

这些年,我畏风、畏雨、畏荒凉

畏一场场的白消失于一幕幕的黑

畏词语在我脑海的消失和崩溃

整日的无所事事,用塔罗牌算命,画桃花

 

我尽量保持恰好的暖,保持站立向上的姿势

我一直优美但无安全

我的美来自于我爱过的香草,来自灯光

来自体内的寺院,来自镜头后的木质人生

来自香甜多汁的词语,和你偶尔的摩擦


其实,我多么喜欢你身边的鸟语、花香

你身上鲜明的四季、淡淡的烟草

喜欢你婴孩般的面孔、未蒙上伤世的灰尘

 

而我背负着的满身石头

隐隐约约,我听见自己远走的声音

却又害怕 你从我眼前消失

然后隔着一生一世的两匹孤独

泪,一样从眼中流出

 

两片花瓣

毛淑萍

 

一片新鲜的花瓣

绽放在春天的阳光下

那般娇嫩,带着淡淡的幽香

让人怦然心动

 

一片干枯的花瓣

吹散了几季的愁绪

轻轻张开双手

却不敢轻易触摸

 

两片不一样的花瓣

现在悄然摆放在我的面前

一个行将凋零,散发出阵阵花香

一个娇颜永驻,没有生命的气息

 

哪一片,我都舍不得抛下

多想我的掌心成为温暖的土壤

让她们复活,完好如初

 

父亲是故乡那棵老枫树

梅秀英

 

你是故乡那棵最老的枫树

发不出新芽的枝条

还是以曾经给我避雨挡风的姿态

挣扎着去张开生命不息的怀抱

等待倦鸟归回

 

远远望去

或是在梦里

你似一个苍老的鸟巢

多少风雨飘摇的日子

我在无法走近的哀伤中

看到你的衰老如枯枝

一根根断裂,松散,败落

只是依然不改

去迎接倦鸟归巢的模样

 

我是那棵枫树底下,青草地上

飞来飞去的鸟

无数次飞离

却从没有走远

与其说我守护着你,还不如说

我离不开你的守护

你苍老的身影下那些茂密的根须

已深扎进我的血脉

长成丰满亮丽的羽毛,其实

我展翅之日

正是你衰老之时

 

无数次,我将我的迷惘

搭挂在你的沧桑上

你风烛残年的树干上

每一块斑驳的树皮

总是以脱落的痛楚

向我诠释生命的珍贵

你干裂的风骨

足够晾晒我全部的忧伤

 

我是一只不死鸟

我将会一次次盘旋

一次次振奋,因为

在我的生命里

故乡那棵老枫树

老而不死

死而不朽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