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小说 >

父亲的浪漫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5-08-31    作者:刘丽君

 

      父亲选在农历七月初七去世,真让人匪夷所思。因为农历七月初七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故称中国的情人节。父亲是个封建而又刻板的人,一生只会萧洒,缺少情趣,不会儿女情长,满脑子孔孟之道,没想到临走还浪漫了一回。

      更令人难以至信的是,父亲临终还托梦给母亲,非要塞给母亲一百元钱,母亲执意不要,父亲的眼神竟充满期待,一脸的愧疚;直到母亲接下那一百元钱才安然。母亲和我说起这个梦时,过去那些嫉恨的言辞未曾出口,语气也温和多了。

      按照父亲的性格,他是决不会在女人面前服输、低三下四的。就是知道自己错了,他顶多在内心去翻江倒海,自我惩罚;绝对别想他在女人面前认错说句软话。

      尤其是对母亲,这几十年来,究竟是爱是恨,我至今都未能窥视出父亲的心态。也许最后那个梦,便是父亲由衷的表白吧。

      据母亲说,她和父亲是在抗美援朝的锣鼓声中,扭着秧歌自由恋爱结婚的。那时,他们还不到二十岁。父亲一米七几的个头,长相不算英俊,但还是个蛮帅气的小伙子。家境虽是三代赤贫,可父亲还读了几年书。书在母亲心中的位置是重要的,她以为,读书就能知书达理。

      十八的姑娘一朵花,母亲正值如花似玉的年龄。宽裕的生活,良好的家教,姣美的面容,文雅的举止,使她在浩大的秧歌队伍中格外出众。因为出身没有父亲根红苗正,母亲从不在人前多说话。就是笑,她也是抿着嘴,低着头。

      尽管如此,父亲还是以他机敏的目光如获至宝地发现了她。他感觉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好像有些忧郁,这忧郁让父亲心动,进而有点心痛。母亲似乎没有留意这一切,别的姑娘乘着解放的春风无拘无束在一起嘻嘻哈哈疯闹时,母亲仍静静地在一旁叠她的红绸带。

      父亲不是那种工于心计的人,他不知怎样才能打动姑娘的芳心,看着秧歌队散伙的日子一天天逼近,他心急如焚,一筹莫展……

      这天,排练变队型,老师把父亲编到了母亲旁边的一队,两队交叉时,父亲和母亲正好对面。父亲看到母亲羞涩地一笑,这笑容使他鼓足了勇气勇往直前。

      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圆,凉爽的秋风送来一阵阵丹桂的芳香,父亲躺在爷爷留下的那张破床上,转辗难眠。

      熬过了这个漫长的黑夜,父亲揉着发青的熊猫眼,壮着胆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又敬又怕的哥哥。谁知哥哥一听就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不行!人家那样的家庭还看得上你?不要自讨没趣!

      父亲不敢反驳,心里却是十二分不服气:什么看不上?我又没缺胳膊断腿,不就是穷吗?我看她不像个嫌贫爱富的人。

      父亲看得不错,母亲虽然出身小资产阶级,但她生性善良,甚至于有些懦弱。在当时那种环境下,她别说嫌贫爱富,倒是时刻为自己的出身而惴惴不安,开始嫌富爱贫了。

      母亲羡慕那些穷人家的孩子。解放了,他们可以无忧无虑地唱啊,跳啊,“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除了吃穿差点,不用担心受怕。

      母亲则不然。一个姑娘家,因为出身不好,白天在外要看人家的眼色,连笑都不敢出声,怕人说你得意忘形。稍不注意,就能扣个帽子。晚上回到家,家里人都是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外婆把剩下的一点金银财宝东藏西藏,外公心神不定手里拿支烟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年迈的太婆在楼上长一声短一声地叹着气:唉!这日子……

      这日子让母亲迷茫,怅惘,心里没个着落。谁知这种日子何时是个头?

      父亲经过无数次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下定决心在“十一”演出前向母亲表白。无论成败与否,他决心已定。虽然此时他已知道母亲早经订亲了,他的希望很渺茫,可他感觉胜利在望。

      秧歌队“十一”前的彩排很成功,姑娘小伙子都化了妆,再配上那绿衣红绸,真是漂亮极了。

      父亲那天的心情特好,见了谁都想打招呼。他趁大家都在忙着整理道具,就顺手牵羊地把母亲拉到一旁,飞扬跋扈地说:嫁给我!没有人敢欺侮你,总搜你们家。母亲被这突如其来的求亲方式惊得不知所措,顿时傻傻地望着他,只见父亲坚定地点了点头。

      也许是父亲充满诚意的莽撞在母亲心中变成了勇敢;也许是母亲柔弱的心此时委实需要一个依靠;母亲深深地感动了。

      可事到如今,我还是愿意理解为母亲在那一刹那爱上了父亲。否则,她是不会轻率地将自己的终身托付给父亲的。

      父亲家里有点喜出望外,父亲心潮澎湃却装着不以为然:这有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娶她不违背常理,这像柳树到了春天就要发芽一样,是大自然的规律。

      一切都在顺理成章地进行着,母亲自然把和父亲的交往开诚布公地向家人和盘托出。母亲请求家里帮她退掉那门亲事,决意嫁给父亲。

      家人听到这个消息没有哗然,表现出意外的平静。母亲这时心里反而慌了。如果父母反对,那该怎么办?

      母亲独自在楼上焦急地等待着,看书看不进去,绣花时把荷叶绣成了红色。总之心神不定,只好坐在雕龙画凤的木窗前,望着下面的天井发呆。

      中饭是母亲的弟弟送上楼吃的。母亲的弟弟是我唯一的舅舅,他对此事看来不大关心。舅舅本来就是一个书呆子,说啥都是点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傍晚时分,母亲被喊下楼。经过两代长辈一天的前思后想,很快达成共识,同意母亲和父亲结婚。后来母亲才知道,外公中午已找父亲进行了长达三小时的交谈。并得知父亲已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可能不久就要上朝鲜前线。

       父亲对我说过,外公是个很开明的人,懂得危难之时以国家利益为重。刚解放时,因家产显赫,遭族人暗算,硬抓住他的小辫子不放。

      这就要说到可恨的日本鬼子,因为外公这个小辫子就是给日本鬼子带路。我从小就知道,王二小给日本鬼子带路,把敌人带进了我们的埋伏圈成了小英雄。而外公给日本鬼子带路,没有进我们的埋伏圈,只是先让左邻右舍的男女老幼躲进隐蔽的夹墙中藏起来,然后装着带日本鬼子在找不着人的地方空转悠。夹墙里的人,能通过小小玻璃窗,看见日本鬼子找不着人恼羞成怒、垂头丧气的丑态,而鬼子就是看不见近在咫尺躲藏在夹墙里的人。我外公,也就因为这一转悠成了汉奸。

      小时候,我不懂人心的险恶。硬是弄不懂人为什么为了某种利益要挖空心思地去陷害人?其实不怕人笑话,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不就为了强占那点家产吗?何必非至人于死地?

      外公没有屈服。他照常打点他的生意。他在父亲穿上军装、戴上大红花、跨过鸭绿江前,光明正大地、喜气洋洋把母亲嫁给了父亲。临别,他还送给父亲一块金怀表。不幸的是,这块金怀表后来隐身匿迹,成了我父母吵闹的导火索。

      在朝鲜的日子,父亲的心里是温馨的。他知道,远方祖国的亲人时刻在盼他早日胜利归来。

      他想象过许多种与亲人重逢的情景,在梦中也一次又一次地演绎过。然而他也明白,上战场就意味着牺牲,子弹是不长眼的。他想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牺牲,突然感到悲壮起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要不是人家把战火烧到了家门口,谁愿意离乡背井去打仗啊!但为了祖国而战,就是牺牲也是值得的。

      我问过父亲那时是否怕死,父亲眼睛一瞪,一本正经地说:怕死?怎么不怕?但你看到与自己朝夕相伴的战友被敌人罪恶的子弹击中时,你就不怕死了,一心想的是为战友报仇。说完,还摸了摸他那两颗被美国鬼子的弹片飞掉的大门牙。

      说来也悬,那天,父亲他们新兵乘坐的专列刚过鸭绿江,美国鬼子的飞机就追着疯狂轰炸。新兵们乱作一团,部队命令大家火速离开列车,就地卧倒。父亲刚刚趴下,只听身边轰的一声就失去了知觉。醒来时,感觉嘴里咸咸的,一摸,两颗门牙没了。再看左右两边的战友,他们没来得及消灭一个美国鬼子就被炸死了。 用父亲的话说,从那时起,他不怕死了,一心想的是给战友报仇。

      在朝鲜战场上,父亲当的侦察兵,他常常自豪地给我讲起那段光荣历史。那是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父亲他们部队在上甘岭潜伏了三天三夜后,父亲接到命令,带领一班人去捉“舌头”,以弄清敌人的情况。父亲是侦察班长,一挥手,战士们心领神会,趁着夜色出发了。摸到敌人的哨所前,见一个美国鬼子挂着枪,正吊儿郎当地走来走去。父亲机智地扔了一个小石块,美国鬼子急忙端起枪转过身问:who(谁)?一个战士赶紧学了一声猫叫,美国鬼子如释重负地啊了一声,父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前一把扼住他的喉咙,顺势用脚一揣,就把那个美国鬼子撂倒在地。几个战士一拥而上,把美国鬼子捆了个结实。因捉回的“舌头”提供的情况对这次战役十分重要,父亲荣立三等功。

      在我谈对象时,我也曾拉大旗作虎皮,狐假虎威地大侃父亲侦察兵的神威,把男友震慑了一番。那是男友想见我父亲,我说不行,父亲会不高兴的。男友说,我们装着是一般同事。我吓唬他说,别,我父亲是侦察兵出身,眼睛敏锐得很,一眼就能看出来。果然不出所料,当我把男友带到父亲跟前时,我向父亲介绍说:这是我师傅。父亲客气地点头说了声:好,师徒如父子,你要好好向师傅学习。男友一下子红了脸,我也好不尴尬。

      父亲的话我能听出是一语双关。客气中暗藏拒绝。他那一套“师徒如父子”的孔孟之道,简直让人啼笑皆非。你说什么年代了,他还是那老一套。难怪他把五十年代学苏联,男人穿花衣服,女人穿布拉机说成是忘了祖宗,不成体统呢。

      我对父亲这种观点不敢苟同。他骨子里那些封建思想意识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记得读初中时,我想去考剧团,父亲就说:那种下九流的地方你别想去,要去,咱们先脱离父女关系。我就气他:又要离啊?我知道,和我母亲离婚的事都怪你!话一出口,我已意识到自己太肆无忌惮,我看见父亲的眼睛红了。

      我又不由得想起他和母亲闹矛盾的那些日子。父亲从朝鲜胜利回国,几年后就转业到江城工作。慢慢地,他和母亲的矛盾逐渐开始了。

      那块金怀表便是最早的祸端。父亲回国不久,母亲发现外公给父亲的那块金怀表不见了。细心的母亲也有大意的时候,其实那块金怀表在父亲出国前就不见了,只是母亲那时还沉浸在新婚的喜悦中,只顾数着日子依依不舍送父亲上前线,没有发现而已。

      母亲不见那块金怀表,心中很是诧异。她没有马上追问父亲,那块金怀表哪里去了?而是在心里暗自思忖。回想父亲结婚以后的所作所为,母亲感到父亲并不在乎她。她清楚地记得,父亲转业回到家,先是把行李往母亲房里一放,然后就把自己的转业费全部交给了他的大嫂。他大嫂乐得合不拢嘴,母亲却生气地躲在一旁哭了。母亲不是在乎这些钱,而是觉得父亲把她当外人。后来父亲在江城工作,每月也是把钱寄给大伯家,时间长了,母亲心里疙瘩也就越来越多,争吵也越来越频繁了。

      父亲这样做有他的理由,母亲娘家经济宽裕,就生了我这个女儿,没钱了有娘家人补贴。而大伯家大口家渴,七八个孩子张着嘴要饭吃,再说他是大伯养大的,他得知恩图报。母亲说,报恩也得有个限度,总不能对自己的妻女不管不顾吧。

       一年一度的探亲假,本是照顾亲人们团聚。可父亲回到家就会大吵小闹,鸡犬不宁。父亲性子暴躁,一句话说不来,手就上去了,这更是伤了母亲的心。

      忍无可忍之后,母亲终于问起父亲那块金怀表哪里去了?平时温和的母亲此时有点咄咄逼人,语气十分生硬。因为母亲一直怀疑父亲把表卖了,孝敬了大伯家。

      父亲冷笑了一声:哼,早就知道你为那块金怀表疑神疑鬼,告诉你,我把它丢了!你怎么着吧?

      母亲哭着说:这种日子没法过了,离婚吧!父亲毫不示弱地大吼:离就离!我一个大男人还怕离婚不成?

      就这样,他们从此各奔东西,晃眼就四十多年。而我小时候像一个筹码,在他们中间被争来争去。相持不下,就把我寄养在外婆家里,他们都能自由地去看我。

      父亲虽然有点重男轻女,但我知道父亲是爱我的。他在我面前总想摆出一副父亲的威严,让我实实在在地怕他。可他那慈爱的目光和近似溺爱的行为纵容了我的任性。父亲发起脾气地动山摇,但从未动手打过我。在我不太懂事时,父亲为我淘气对我发火,我一气之下把满桌的饭菜掀了个底朝天,父亲先是一愣,然后忍俊不禁笑了。还颇感自豪地说:嗯,真是我的女儿!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除了会唱“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外,没听他唱过别的歌。他一唱起这首歌,就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不过,后来也不唱了,我问他怎么不“雄纠纠,气昂昂”了,他一脸无奈,表情很漠然。

      父亲离婚后很萧洒的,每月的工资七十多元,那时算是高薪阶层了。有不少热心人给父亲介召对象,身边也不乏姑娘的追求。不知为什么,父亲一直坚持独身主义。我见一个大辫子阿姨待父亲不错,就旁敲侧击地劝父亲浪漫一点,给阿姨送束鲜花。父亲脸一板:浪什么漫?都多大年纪了,小孩子家别瞎掺乎。其实,父亲那时还不到四十岁。

      有一次吃饭时和父亲聊天,我问起外公送给他那块金怀表,我说那表要是还在的话,值老钱了。父亲喝着酒说:有什么比性命还值钱?当年为了你母亲全家的安危,我把那块金怀表偷偷送给了总找你外公麻烦的那个重要干部。那个家伙看到我那块金怀表,眼睛睁得贼亮,说让我给他看看,我取下怀表,他就一把抢到手里,听了又看,看了又摸,嘴里一个劲地说:这表真带劲。见他那爱不释手的样子,他是不想还给我了。我怕我出国后他又来害你外公,就狠了狠心忍痛割爱说:这表你喜欢就拿去吧,不过我走后我岳父家请你多照应。为了你母亲,这是老子有生以来第一次行贿,也是最后一次行贿。

      这就是父亲的性格。几十年后才说出这个谜底。倘若他年轻时不是那么执拗,不是那么意气用事,那今天的结果可能不是这样的。

      有一段时间,我心里非常怨恨父亲。我认为他自以为是侠义心肠,但对家庭却极端不负责任。特别是对于我,那种伤害是任何人用任何方式都无法弥补的。

      我在内心无以言表的痛苦和孤独中,挣扎着度过了我的童年、少年、青年。隐忍,造就了我的孤傲和多愁善感。

      我很庆幸,父亲的刻板、暴烈没有遗传给我,他给了我顽强、执着的性格。我没有母亲一样的花容月貌,我长得很像父亲,小小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和父亲不同的是,我爱哭也爱笑。

      我和父亲一起生活的时间很短,读书时,一直在外婆家,参加工作前两年,我才来到父亲身边。我本来是满心欢喜和父亲团聚的,不料刚下火车父亲就给我约法三章:年轻人穿着打扮要朴素,不要像有些混混一样穿奇装异服;不要随便和男孩子交往,等工作安排好了再说;另外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一定要大人做主。

      我革命几十年的父亲,操着一口转战南北都改不掉的乡音和他二十岁的女儿说的一席话,真让人哭笑不得。

      我一时找不到适当的话回答父亲,只好故意激将他说:您老当年扛过枪,过过江,也算留过洋了,怎么到现在封建思想还是那样根深蒂固、顽固不化呢?

      父亲说到做到,行动很果断。首先,把我所有的来信都藏匿起来,当然,母亲和舅舅的来信例外。接着,他见男孩和我说话就板着脸,故意咳嗽两声,以示警告。

      那天,我们车间停工检修,因为冬天很冷,室内不让生火。师傅们就在车间前面烧了大火炉,我和十几个年轻人都围坐在一起。父亲刚好路过,一看情形就火冒三万丈,当着众人就吼开了:一个女孩子坐在那么多男的中间,像什么话?跟我回去!

      我觉得父亲太不珍重人,太不给我面子了,不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烤烤火吗?还那样发火,把我当出气筒了?

      回到家里,我不说话,不吃饭,只顾一个劲地流眼泪。父亲喊我也不理他,我越哭越伤心,抽泣中忍不住喊了一声“妈妈!”父亲顿时不知所措,把端在手中的鸡汤洒了一地。

      可以看出,父亲的内心也是痛苦的。只是在男人面子坚韧的支撑下,他只好独自承受不便诉说罢了。

想想有些事也不能全怪父亲,离婚说不上谁对谁错。两个好人不见得就能生活在一起。比如:父亲和母亲。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经学会宽容他们。可父亲不近人情的做法使我产生了逆反心理。尽管我也知道父亲那样是为我好。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季节,我和母亲当年一样把自己的选择告诉了父亲,

      父亲一听暴跳如雷。父亲本想我的婚姻大事由他做主的,他对军人情有独钟,他托朋友为我选好了一位军官。我没有和父亲争吵,只是悄悄地去登记拿了结婚证。我写信告诉父亲:我不想和一个从不相识、也不了解的陌生男子谈情说爱,我不想重蹈覆辙。

      父亲没有参加我们的婚礼。他也用信斩钉截铁向我发出“照会”:从此互不相干,断绝往来。

      我的性格中,秉承了父亲的倔强。一气之下,我整整三年没去看父亲。心想,我没有错,我有理由、也有权利选择我的归属。你是我的父亲,这不错,可是这些年来你尽过做父亲的义务吗?你的钱都去养你的侄儿侄女,害得我从小就离开母亲,你的责任心又在哪里?

      一个人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对父亲的积怨无法排遣,不断升级。接踵而至的,是长期潜藏于我心底的一种意念:将来父亲没了,我一定是不会伤心、不会哭的。因为我恨父亲。

      后来我也有了儿子,我还是忍不住对父亲的想念,回到了父亲身边。听父亲说,那些日子他都闷在家里抽烟、喝酒,有时喝得酩酊大醉,还唱起了“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睡梦中,父亲梦见我扎着羊角小辫向他跑来,我身后的原野开满了鲜花,一道美丽的彩虹挂在天边。他在心里祝愿我幸福。

      父亲的浪漫原来在梦里,他的刻板原本是一个面具,冷漠的外表只是外壳,而内心深处,虽然封建残余不少,可血依然是热的;不仅有风霜雨雪,也有春意盎然。

      父亲原谅了我的不肖。毕竟血浓于水,骨肉之情是无法割断的。父亲创造了我的生命,给我带来了整个世界,我又为何不能体谅他的苦衷,而对往事耿耿于怀呢?

      儿子给所有人都带来了快乐,父亲打心眼里喜欢男孩,我听见他又情不自禁地哼起了“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幸福使日子像长了翅膀过得飞快。我突然发现父亲老了,他那两颗引以为荣的假门牙已被满口的假牙所代替,满头的黑发也花白了。

      前年“八一”建军节,我给父亲买了一件军绿色的羊毛衫,父亲穿着逢人就说:这是我女儿孝敬我的,她知道我喜欢这种颜色。我这个粗心的女儿记不住父亲的生日,所以把父亲的生日改在了“八一”建军节。

      人的一生总是有许多遗憾,我很遗憾在父亲最后的日子没有好好陪伴他。我以为他还有一些日子,不会那样匆匆离去的。

      父亲在三月查出得了癌症,并且已是晚期。我去医院看他时,丝毫看不出他的消沉和沮丧。我见他正背着手在医院的花园里散步,夕阳映照在他的脸上,使他显得分外精神。

      父亲见我就说:给我送终来了?我没开口,眼泪就扑漱漱掉下来。父亲忙问:你吃饭了没有?我点了点头,表示吃了。其实我哪里吃得下去。

      我把父亲扶到一条长椅上坐下,父亲宽慰我说:不要难过,比起朝鲜战场牺牲的战友,我还多活了五十多年,他们在二十多岁就为国捐躯了,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再说我也七十多岁,算高寿了。

      不知为什么,父亲越是这样说,我的心里就越难受。我了解父亲心中的隐痛。他有别人无法体会的苦衷。

      五月的阳光,带着春的气息暖融融地趴进了窗棂,父亲此时躺在病床上已骨瘦如柴。短短两个月,凶狠的病魔就摧毁了父亲的身体和意志,他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父亲曾经全力资助的侄儿侄女们,他们知道父亲病重,可没有谁来一个电话问候。我为此感到忿忿不平。可父亲用很小的声音艰难地说:各凭各的良心,我对他们已经没用了。

      父亲不说我也知道,他一直都在盼望着他们的信息。

      我嘟囔着埋怨父亲,这些年本木倒置,付出了那么多,可落了个什么?父亲用那一丝力气平和地说:落个问心无愧。

      当七月如期而至,我的心就一天天紧起来。因为父亲在五月用手给我比划,他的生命可能只有两个月了。两个月,我就要面临与父亲的生死离别。我想尽力挽救父亲的生命,可死神是残酷的,它让你无能为力。

      万般无奈中,我想起了父亲在朝鲜照的那张抗美援朝胜利纪念的照片。我把这张发黄的照片翻拍在手机中,手机的彩色使照片生动起来。我把手机中的照片指给父亲看,我说:爸爸,瞧你那时候多精神!父亲笑了,使劲地举起右手,竖起了大拇指。

      父亲坚强地挺过了七月,这仿佛是我意料之中的事。可我没有料到,他未能与我见上最后一面就走了。本来和父亲说好八月中旬我一定去陪伴他的,可父亲天命难违,不得不忍痛离去。

      千呼万唤父亲已不再答应,他躺在冰冷的冰柜里默不作声。拉开冰柜的那一刹那,我看见父亲冰冷的脸便哭喊:爸爸,你怎么不等我?

      悲痛,已使平日胆小如鼠的我对四周冰柜的遗体没有了恐惧,我只顾悲天怆地地喊着父亲,要他回答我,那怕是很小很小的声音。

      我哭得迷迷糊糊送父亲出发,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送亲人去天堂的路。我无法描述当时的心情,那一个个在担架上排着队顷刻就要化为灰烬的遗体,那一个个悲痛欲绝还要在世间活着的至爱亲朋,在这里彻底分手,从此阴阳两隔,天各一方……

      父亲在农历七月初七去了,我不知天堂的路有多远,但我相信父亲一路上定会唱起“雄纠纠,气昂昂”那首歌。

      父亲,你要以你的智慧在银河边上找一个最好的位置,时刻注视着我,每逢七夕,我会对天盟誓:来生还做你的女儿。

(责编:安远)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父亲的浪漫

2015-08-31 00-00-00

 

      父亲选在农历七月初七去世,真让人匪夷所思。因为农历七月初七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故称中国的情人节。父亲是个封建而又刻板的人,一生只会萧洒,缺少情趣,不会儿女情长,满脑子孔孟之道,没想到临走还浪漫了一回。

      更令人难以至信的是,父亲临终还托梦给母亲,非要塞给母亲一百元钱,母亲执意不要,父亲的眼神竟充满期待,一脸的愧疚;直到母亲接下那一百元钱才安然。母亲和我说起这个梦时,过去那些嫉恨的言辞未曾出口,语气也温和多了。

      按照父亲的性格,他是决不会在女人面前服输、低三下四的。就是知道自己错了,他顶多在内心去翻江倒海,自我惩罚;绝对别想他在女人面前认错说句软话。

      尤其是对母亲,这几十年来,究竟是爱是恨,我至今都未能窥视出父亲的心态。也许最后那个梦,便是父亲由衷的表白吧。

      据母亲说,她和父亲是在抗美援朝的锣鼓声中,扭着秧歌自由恋爱结婚的。那时,他们还不到二十岁。父亲一米七几的个头,长相不算英俊,但还是个蛮帅气的小伙子。家境虽是三代赤贫,可父亲还读了几年书。书在母亲心中的位置是重要的,她以为,读书就能知书达理。

      十八的姑娘一朵花,母亲正值如花似玉的年龄。宽裕的生活,良好的家教,姣美的面容,文雅的举止,使她在浩大的秧歌队伍中格外出众。因为出身没有父亲根红苗正,母亲从不在人前多说话。就是笑,她也是抿着嘴,低着头。

      尽管如此,父亲还是以他机敏的目光如获至宝地发现了她。他感觉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好像有些忧郁,这忧郁让父亲心动,进而有点心痛。母亲似乎没有留意这一切,别的姑娘乘着解放的春风无拘无束在一起嘻嘻哈哈疯闹时,母亲仍静静地在一旁叠她的红绸带。

      父亲不是那种工于心计的人,他不知怎样才能打动姑娘的芳心,看着秧歌队散伙的日子一天天逼近,他心急如焚,一筹莫展……

      这天,排练变队型,老师把父亲编到了母亲旁边的一队,两队交叉时,父亲和母亲正好对面。父亲看到母亲羞涩地一笑,这笑容使他鼓足了勇气勇往直前。

      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圆,凉爽的秋风送来一阵阵丹桂的芳香,父亲躺在爷爷留下的那张破床上,转辗难眠。

      熬过了这个漫长的黑夜,父亲揉着发青的熊猫眼,壮着胆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又敬又怕的哥哥。谁知哥哥一听就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不行!人家那样的家庭还看得上你?不要自讨没趣!

      父亲不敢反驳,心里却是十二分不服气:什么看不上?我又没缺胳膊断腿,不就是穷吗?我看她不像个嫌贫爱富的人。

      父亲看得不错,母亲虽然出身小资产阶级,但她生性善良,甚至于有些懦弱。在当时那种环境下,她别说嫌贫爱富,倒是时刻为自己的出身而惴惴不安,开始嫌富爱贫了。

      母亲羡慕那些穷人家的孩子。解放了,他们可以无忧无虑地唱啊,跳啊,“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除了吃穿差点,不用担心受怕。

      母亲则不然。一个姑娘家,因为出身不好,白天在外要看人家的眼色,连笑都不敢出声,怕人说你得意忘形。稍不注意,就能扣个帽子。晚上回到家,家里人都是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外婆把剩下的一点金银财宝东藏西藏,外公心神不定手里拿支烟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年迈的太婆在楼上长一声短一声地叹着气:唉!这日子……

      这日子让母亲迷茫,怅惘,心里没个着落。谁知这种日子何时是个头?

      父亲经过无数次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下定决心在“十一”演出前向母亲表白。无论成败与否,他决心已定。虽然此时他已知道母亲早经订亲了,他的希望很渺茫,可他感觉胜利在望。

      秧歌队“十一”前的彩排很成功,姑娘小伙子都化了妆,再配上那绿衣红绸,真是漂亮极了。

      父亲那天的心情特好,见了谁都想打招呼。他趁大家都在忙着整理道具,就顺手牵羊地把母亲拉到一旁,飞扬跋扈地说:嫁给我!没有人敢欺侮你,总搜你们家。母亲被这突如其来的求亲方式惊得不知所措,顿时傻傻地望着他,只见父亲坚定地点了点头。

      也许是父亲充满诚意的莽撞在母亲心中变成了勇敢;也许是母亲柔弱的心此时委实需要一个依靠;母亲深深地感动了。

      可事到如今,我还是愿意理解为母亲在那一刹那爱上了父亲。否则,她是不会轻率地将自己的终身托付给父亲的。

      父亲家里有点喜出望外,父亲心潮澎湃却装着不以为然:这有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娶她不违背常理,这像柳树到了春天就要发芽一样,是大自然的规律。

      一切都在顺理成章地进行着,母亲自然把和父亲的交往开诚布公地向家人和盘托出。母亲请求家里帮她退掉那门亲事,决意嫁给父亲。

      家人听到这个消息没有哗然,表现出意外的平静。母亲这时心里反而慌了。如果父母反对,那该怎么办?

      母亲独自在楼上焦急地等待着,看书看不进去,绣花时把荷叶绣成了红色。总之心神不定,只好坐在雕龙画凤的木窗前,望着下面的天井发呆。

      中饭是母亲的弟弟送上楼吃的。母亲的弟弟是我唯一的舅舅,他对此事看来不大关心。舅舅本来就是一个书呆子,说啥都是点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傍晚时分,母亲被喊下楼。经过两代长辈一天的前思后想,很快达成共识,同意母亲和父亲结婚。后来母亲才知道,外公中午已找父亲进行了长达三小时的交谈。并得知父亲已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可能不久就要上朝鲜前线。

       父亲对我说过,外公是个很开明的人,懂得危难之时以国家利益为重。刚解放时,因家产显赫,遭族人暗算,硬抓住他的小辫子不放。

      这就要说到可恨的日本鬼子,因为外公这个小辫子就是给日本鬼子带路。我从小就知道,王二小给日本鬼子带路,把敌人带进了我们的埋伏圈成了小英雄。而外公给日本鬼子带路,没有进我们的埋伏圈,只是先让左邻右舍的男女老幼躲进隐蔽的夹墙中藏起来,然后装着带日本鬼子在找不着人的地方空转悠。夹墙里的人,能通过小小玻璃窗,看见日本鬼子找不着人恼羞成怒、垂头丧气的丑态,而鬼子就是看不见近在咫尺躲藏在夹墙里的人。我外公,也就因为这一转悠成了汉奸。

      小时候,我不懂人心的险恶。硬是弄不懂人为什么为了某种利益要挖空心思地去陷害人?其实不怕人笑话,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不就为了强占那点家产吗?何必非至人于死地?

      外公没有屈服。他照常打点他的生意。他在父亲穿上军装、戴上大红花、跨过鸭绿江前,光明正大地、喜气洋洋把母亲嫁给了父亲。临别,他还送给父亲一块金怀表。不幸的是,这块金怀表后来隐身匿迹,成了我父母吵闹的导火索。

      在朝鲜的日子,父亲的心里是温馨的。他知道,远方祖国的亲人时刻在盼他早日胜利归来。

      他想象过许多种与亲人重逢的情景,在梦中也一次又一次地演绎过。然而他也明白,上战场就意味着牺牲,子弹是不长眼的。他想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牺牲,突然感到悲壮起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要不是人家把战火烧到了家门口,谁愿意离乡背井去打仗啊!但为了祖国而战,就是牺牲也是值得的。

      我问过父亲那时是否怕死,父亲眼睛一瞪,一本正经地说:怕死?怎么不怕?但你看到与自己朝夕相伴的战友被敌人罪恶的子弹击中时,你就不怕死了,一心想的是为战友报仇。说完,还摸了摸他那两颗被美国鬼子的弹片飞掉的大门牙。

      说来也悬,那天,父亲他们新兵乘坐的专列刚过鸭绿江,美国鬼子的飞机就追着疯狂轰炸。新兵们乱作一团,部队命令大家火速离开列车,就地卧倒。父亲刚刚趴下,只听身边轰的一声就失去了知觉。醒来时,感觉嘴里咸咸的,一摸,两颗门牙没了。再看左右两边的战友,他们没来得及消灭一个美国鬼子就被炸死了。 用父亲的话说,从那时起,他不怕死了,一心想的是给战友报仇。

      在朝鲜战场上,父亲当的侦察兵,他常常自豪地给我讲起那段光荣历史。那是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父亲他们部队在上甘岭潜伏了三天三夜后,父亲接到命令,带领一班人去捉“舌头”,以弄清敌人的情况。父亲是侦察班长,一挥手,战士们心领神会,趁着夜色出发了。摸到敌人的哨所前,见一个美国鬼子挂着枪,正吊儿郎当地走来走去。父亲机智地扔了一个小石块,美国鬼子急忙端起枪转过身问:who(谁)?一个战士赶紧学了一声猫叫,美国鬼子如释重负地啊了一声,父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前一把扼住他的喉咙,顺势用脚一揣,就把那个美国鬼子撂倒在地。几个战士一拥而上,把美国鬼子捆了个结实。因捉回的“舌头”提供的情况对这次战役十分重要,父亲荣立三等功。

      在我谈对象时,我也曾拉大旗作虎皮,狐假虎威地大侃父亲侦察兵的神威,把男友震慑了一番。那是男友想见我父亲,我说不行,父亲会不高兴的。男友说,我们装着是一般同事。我吓唬他说,别,我父亲是侦察兵出身,眼睛敏锐得很,一眼就能看出来。果然不出所料,当我把男友带到父亲跟前时,我向父亲介绍说:这是我师傅。父亲客气地点头说了声:好,师徒如父子,你要好好向师傅学习。男友一下子红了脸,我也好不尴尬。

      父亲的话我能听出是一语双关。客气中暗藏拒绝。他那一套“师徒如父子”的孔孟之道,简直让人啼笑皆非。你说什么年代了,他还是那老一套。难怪他把五十年代学苏联,男人穿花衣服,女人穿布拉机说成是忘了祖宗,不成体统呢。

      我对父亲这种观点不敢苟同。他骨子里那些封建思想意识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记得读初中时,我想去考剧团,父亲就说:那种下九流的地方你别想去,要去,咱们先脱离父女关系。我就气他:又要离啊?我知道,和我母亲离婚的事都怪你!话一出口,我已意识到自己太肆无忌惮,我看见父亲的眼睛红了。

      我又不由得想起他和母亲闹矛盾的那些日子。父亲从朝鲜胜利回国,几年后就转业到江城工作。慢慢地,他和母亲的矛盾逐渐开始了。

      那块金怀表便是最早的祸端。父亲回国不久,母亲发现外公给父亲的那块金怀表不见了。细心的母亲也有大意的时候,其实那块金怀表在父亲出国前就不见了,只是母亲那时还沉浸在新婚的喜悦中,只顾数着日子依依不舍送父亲上前线,没有发现而已。

      母亲不见那块金怀表,心中很是诧异。她没有马上追问父亲,那块金怀表哪里去了?而是在心里暗自思忖。回想父亲结婚以后的所作所为,母亲感到父亲并不在乎她。她清楚地记得,父亲转业回到家,先是把行李往母亲房里一放,然后就把自己的转业费全部交给了他的大嫂。他大嫂乐得合不拢嘴,母亲却生气地躲在一旁哭了。母亲不是在乎这些钱,而是觉得父亲把她当外人。后来父亲在江城工作,每月也是把钱寄给大伯家,时间长了,母亲心里疙瘩也就越来越多,争吵也越来越频繁了。

      父亲这样做有他的理由,母亲娘家经济宽裕,就生了我这个女儿,没钱了有娘家人补贴。而大伯家大口家渴,七八个孩子张着嘴要饭吃,再说他是大伯养大的,他得知恩图报。母亲说,报恩也得有个限度,总不能对自己的妻女不管不顾吧。

       一年一度的探亲假,本是照顾亲人们团聚。可父亲回到家就会大吵小闹,鸡犬不宁。父亲性子暴躁,一句话说不来,手就上去了,这更是伤了母亲的心。

      忍无可忍之后,母亲终于问起父亲那块金怀表哪里去了?平时温和的母亲此时有点咄咄逼人,语气十分生硬。因为母亲一直怀疑父亲把表卖了,孝敬了大伯家。

      父亲冷笑了一声:哼,早就知道你为那块金怀表疑神疑鬼,告诉你,我把它丢了!你怎么着吧?

      母亲哭着说:这种日子没法过了,离婚吧!父亲毫不示弱地大吼:离就离!我一个大男人还怕离婚不成?

      就这样,他们从此各奔东西,晃眼就四十多年。而我小时候像一个筹码,在他们中间被争来争去。相持不下,就把我寄养在外婆家里,他们都能自由地去看我。

      父亲虽然有点重男轻女,但我知道父亲是爱我的。他在我面前总想摆出一副父亲的威严,让我实实在在地怕他。可他那慈爱的目光和近似溺爱的行为纵容了我的任性。父亲发起脾气地动山摇,但从未动手打过我。在我不太懂事时,父亲为我淘气对我发火,我一气之下把满桌的饭菜掀了个底朝天,父亲先是一愣,然后忍俊不禁笑了。还颇感自豪地说:嗯,真是我的女儿!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除了会唱“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外,没听他唱过别的歌。他一唱起这首歌,就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不过,后来也不唱了,我问他怎么不“雄纠纠,气昂昂”了,他一脸无奈,表情很漠然。

      父亲离婚后很萧洒的,每月的工资七十多元,那时算是高薪阶层了。有不少热心人给父亲介召对象,身边也不乏姑娘的追求。不知为什么,父亲一直坚持独身主义。我见一个大辫子阿姨待父亲不错,就旁敲侧击地劝父亲浪漫一点,给阿姨送束鲜花。父亲脸一板:浪什么漫?都多大年纪了,小孩子家别瞎掺乎。其实,父亲那时还不到四十岁。

      有一次吃饭时和父亲聊天,我问起外公送给他那块金怀表,我说那表要是还在的话,值老钱了。父亲喝着酒说:有什么比性命还值钱?当年为了你母亲全家的安危,我把那块金怀表偷偷送给了总找你外公麻烦的那个重要干部。那个家伙看到我那块金怀表,眼睛睁得贼亮,说让我给他看看,我取下怀表,他就一把抢到手里,听了又看,看了又摸,嘴里一个劲地说:这表真带劲。见他那爱不释手的样子,他是不想还给我了。我怕我出国后他又来害你外公,就狠了狠心忍痛割爱说:这表你喜欢就拿去吧,不过我走后我岳父家请你多照应。为了你母亲,这是老子有生以来第一次行贿,也是最后一次行贿。

      这就是父亲的性格。几十年后才说出这个谜底。倘若他年轻时不是那么执拗,不是那么意气用事,那今天的结果可能不是这样的。

      有一段时间,我心里非常怨恨父亲。我认为他自以为是侠义心肠,但对家庭却极端不负责任。特别是对于我,那种伤害是任何人用任何方式都无法弥补的。

      我在内心无以言表的痛苦和孤独中,挣扎着度过了我的童年、少年、青年。隐忍,造就了我的孤傲和多愁善感。

      我很庆幸,父亲的刻板、暴烈没有遗传给我,他给了我顽强、执着的性格。我没有母亲一样的花容月貌,我长得很像父亲,小小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和父亲不同的是,我爱哭也爱笑。

      我和父亲一起生活的时间很短,读书时,一直在外婆家,参加工作前两年,我才来到父亲身边。我本来是满心欢喜和父亲团聚的,不料刚下火车父亲就给我约法三章:年轻人穿着打扮要朴素,不要像有些混混一样穿奇装异服;不要随便和男孩子交往,等工作安排好了再说;另外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一定要大人做主。

      我革命几十年的父亲,操着一口转战南北都改不掉的乡音和他二十岁的女儿说的一席话,真让人哭笑不得。

      我一时找不到适当的话回答父亲,只好故意激将他说:您老当年扛过枪,过过江,也算留过洋了,怎么到现在封建思想还是那样根深蒂固、顽固不化呢?

      父亲说到做到,行动很果断。首先,把我所有的来信都藏匿起来,当然,母亲和舅舅的来信例外。接着,他见男孩和我说话就板着脸,故意咳嗽两声,以示警告。

      那天,我们车间停工检修,因为冬天很冷,室内不让生火。师傅们就在车间前面烧了大火炉,我和十几个年轻人都围坐在一起。父亲刚好路过,一看情形就火冒三万丈,当着众人就吼开了:一个女孩子坐在那么多男的中间,像什么话?跟我回去!

      我觉得父亲太不珍重人,太不给我面子了,不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烤烤火吗?还那样发火,把我当出气筒了?

      回到家里,我不说话,不吃饭,只顾一个劲地流眼泪。父亲喊我也不理他,我越哭越伤心,抽泣中忍不住喊了一声“妈妈!”父亲顿时不知所措,把端在手中的鸡汤洒了一地。

      可以看出,父亲的内心也是痛苦的。只是在男人面子坚韧的支撑下,他只好独自承受不便诉说罢了。

想想有些事也不能全怪父亲,离婚说不上谁对谁错。两个好人不见得就能生活在一起。比如:父亲和母亲。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经学会宽容他们。可父亲不近人情的做法使我产生了逆反心理。尽管我也知道父亲那样是为我好。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季节,我和母亲当年一样把自己的选择告诉了父亲,

      父亲一听暴跳如雷。父亲本想我的婚姻大事由他做主的,他对军人情有独钟,他托朋友为我选好了一位军官。我没有和父亲争吵,只是悄悄地去登记拿了结婚证。我写信告诉父亲:我不想和一个从不相识、也不了解的陌生男子谈情说爱,我不想重蹈覆辙。

      父亲没有参加我们的婚礼。他也用信斩钉截铁向我发出“照会”:从此互不相干,断绝往来。

      我的性格中,秉承了父亲的倔强。一气之下,我整整三年没去看父亲。心想,我没有错,我有理由、也有权利选择我的归属。你是我的父亲,这不错,可是这些年来你尽过做父亲的义务吗?你的钱都去养你的侄儿侄女,害得我从小就离开母亲,你的责任心又在哪里?

      一个人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对父亲的积怨无法排遣,不断升级。接踵而至的,是长期潜藏于我心底的一种意念:将来父亲没了,我一定是不会伤心、不会哭的。因为我恨父亲。

      后来我也有了儿子,我还是忍不住对父亲的想念,回到了父亲身边。听父亲说,那些日子他都闷在家里抽烟、喝酒,有时喝得酩酊大醉,还唱起了“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睡梦中,父亲梦见我扎着羊角小辫向他跑来,我身后的原野开满了鲜花,一道美丽的彩虹挂在天边。他在心里祝愿我幸福。

      父亲的浪漫原来在梦里,他的刻板原本是一个面具,冷漠的外表只是外壳,而内心深处,虽然封建残余不少,可血依然是热的;不仅有风霜雨雪,也有春意盎然。

      父亲原谅了我的不肖。毕竟血浓于水,骨肉之情是无法割断的。父亲创造了我的生命,给我带来了整个世界,我又为何不能体谅他的苦衷,而对往事耿耿于怀呢?

      儿子给所有人都带来了快乐,父亲打心眼里喜欢男孩,我听见他又情不自禁地哼起了“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幸福使日子像长了翅膀过得飞快。我突然发现父亲老了,他那两颗引以为荣的假门牙已被满口的假牙所代替,满头的黑发也花白了。

      前年“八一”建军节,我给父亲买了一件军绿色的羊毛衫,父亲穿着逢人就说:这是我女儿孝敬我的,她知道我喜欢这种颜色。我这个粗心的女儿记不住父亲的生日,所以把父亲的生日改在了“八一”建军节。

      人的一生总是有许多遗憾,我很遗憾在父亲最后的日子没有好好陪伴他。我以为他还有一些日子,不会那样匆匆离去的。

      父亲在三月查出得了癌症,并且已是晚期。我去医院看他时,丝毫看不出他的消沉和沮丧。我见他正背着手在医院的花园里散步,夕阳映照在他的脸上,使他显得分外精神。

      父亲见我就说:给我送终来了?我没开口,眼泪就扑漱漱掉下来。父亲忙问:你吃饭了没有?我点了点头,表示吃了。其实我哪里吃得下去。

      我把父亲扶到一条长椅上坐下,父亲宽慰我说:不要难过,比起朝鲜战场牺牲的战友,我还多活了五十多年,他们在二十多岁就为国捐躯了,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再说我也七十多岁,算高寿了。

      不知为什么,父亲越是这样说,我的心里就越难受。我了解父亲心中的隐痛。他有别人无法体会的苦衷。

      五月的阳光,带着春的气息暖融融地趴进了窗棂,父亲此时躺在病床上已骨瘦如柴。短短两个月,凶狠的病魔就摧毁了父亲的身体和意志,他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父亲曾经全力资助的侄儿侄女们,他们知道父亲病重,可没有谁来一个电话问候。我为此感到忿忿不平。可父亲用很小的声音艰难地说:各凭各的良心,我对他们已经没用了。

      父亲不说我也知道,他一直都在盼望着他们的信息。

      我嘟囔着埋怨父亲,这些年本木倒置,付出了那么多,可落了个什么?父亲用那一丝力气平和地说:落个问心无愧。

      当七月如期而至,我的心就一天天紧起来。因为父亲在五月用手给我比划,他的生命可能只有两个月了。两个月,我就要面临与父亲的生死离别。我想尽力挽救父亲的生命,可死神是残酷的,它让你无能为力。

      万般无奈中,我想起了父亲在朝鲜照的那张抗美援朝胜利纪念的照片。我把这张发黄的照片翻拍在手机中,手机的彩色使照片生动起来。我把手机中的照片指给父亲看,我说:爸爸,瞧你那时候多精神!父亲笑了,使劲地举起右手,竖起了大拇指。

      父亲坚强地挺过了七月,这仿佛是我意料之中的事。可我没有料到,他未能与我见上最后一面就走了。本来和父亲说好八月中旬我一定去陪伴他的,可父亲天命难违,不得不忍痛离去。

      千呼万唤父亲已不再答应,他躺在冰冷的冰柜里默不作声。拉开冰柜的那一刹那,我看见父亲冰冷的脸便哭喊:爸爸,你怎么不等我?

      悲痛,已使平日胆小如鼠的我对四周冰柜的遗体没有了恐惧,我只顾悲天怆地地喊着父亲,要他回答我,那怕是很小很小的声音。

      我哭得迷迷糊糊送父亲出发,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送亲人去天堂的路。我无法描述当时的心情,那一个个在担架上排着队顷刻就要化为灰烬的遗体,那一个个悲痛欲绝还要在世间活着的至爱亲朋,在这里彻底分手,从此阴阳两隔,天各一方……

      父亲在农历七月初七去了,我不知天堂的路有多远,但我相信父亲一路上定会唱起“雄纠纠,气昂昂”那首歌。

      父亲,你要以你的智慧在银河边上找一个最好的位置,时刻注视着我,每逢七夕,我会对天盟誓:来生还做你的女儿。

(责编:安远)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