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书看台 >

《贫困时代》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5-11-10    作者:达 度


作者:达度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8

书号:978-7-5190-0310-4

定价:69.80元


作者简介:

达度:本名应才兵,湖北仙桃人,硕士研究生学历,中国作协会员。已在《中国作家》、《中国报告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北京文学》、《长江文艺》等发表作品200多万字。著有中短篇小说集《直人横人圆人弯人》、《就这样把你征服》、长篇报告文学《体操神话》、军旅报告文学《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等。曾获湖北省五个一工程奖,中宣部中国梦征文二等奖等,作品入选多种选本。长篇小说《贫困时代》为2014年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选题和湖北省文联文艺创作扶持项目。

 

 

内容提要:

长篇小说《贫困时代》以清醒的现实主义笔法,通过江汉平原上应格严、应运东父子一死一生的不同命运,着力描绘一户农家、一个生产队、一个大队,辐射一个公社(区)、一个县甚至更大范围,并把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国内外形势,与江汉平原浓郁的风土人情融为一体,全景式再现那个时代劳动人民的生活与梦想,展示底层社会奴化与民主的嬗变。是一部深刻挖掘国民劣根性的现实主义反思文学作品。



底层社会奴化与民主的嬗变

——长篇小说《贫困时代》代序

洛 沙

    如果可以把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与达度的《贫困时代》作一下比较,那么,《平凡的世界》是全景式表现中国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中期陕北山区的农村生活,《贫困时代》则是全景式表现中国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中期江汉平原的农村生活。《平凡的世界》聚焦的是贫农子弟孙少安、孙少平,他们不甘贫穷,顽强抗争,努力改变命运轨迹,无疑是农村青年中的强者。《贫困时代》聚焦的是贫农父子应格严、应运东,父亲应格严被野蛮、专制以及家庭贫困压弯了腰,是个骨子里被奴化了的弱者,在人民当家作主的人民公社时期走向死亡。而从小被父亲下死手打、往死里逼的儿子应运东却走向希望,其中缘由令人深思。

    父亲应格严走向死亡,外因是当地民风的野蛮,少数干部的专制,内因却是他骨子里的奴性。

    《贫困时代》所写的特定环境,是江汉平原鲫鱼湖边上的湖荒野地,这里民风强悍野蛮,欺善怕恶、欺软怕硬。“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子,虾子吃泥巴”是人们生活环境的写照。其特定区域江阳县杨林公社丰湾大队四小队,从土改到毛主席逝世,一共更换了五任生产队长。在第三任德高望重的云队长时期,父亲还当过生产队临时会计。第四任“鸠山队长”时,父亲虽然经常挨训,却也常被选为贫下中农清账代表。“一直觊觎队长宝座多年的贫协主任唐之强,终于借批林批孔运动之风整倒了鸠山队长”,上台后就把父亲整死了。第五任队长唐之强是从贫下中农营垒里蜕变出来的权贵,他利用窃取的权力,采取野蛮加专制的手段来统治一个生产队。

    中华民族曾有过漫长的封建时代,虽然新中国成立后,推翻了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确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地位。但由于新生的人民政权,民主制度尚不健全,而封建礼教和习俗依然惯性存在,底层社会的奴性意识依然根深蒂固。

    父亲应格严的悲剧,根本原因在于他自身的奴性。“队长训他时,唯唯诺诺,一副熊样,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他在外面是树叶子落下来怕打破脑壳,在家里却是个“暴君”,打起儿子来毫不心慈手软。父亲因为经常在外面挨霉受气,所以回家打骂儿子就成了家常便饭。这就是奴性的两面性的突出表现,在强者面前奴颜婢膝,在弱者面前凶狠残暴。鲁迅先生曾借用“羊样的凶兽,凶兽样的羊”来形容国民专制性和奴性这一劣根性,还对此作了形象的描绘:皇帝压迫大臣,大臣压迫属下官员,下层官员压迫百姓,生活在最下层的男人还在家庭中压迫妇女和儿童。丈夫打老婆、父亲打儿子就是沿袭了这一国民劣根性。

    鲁迅先生曾对他笔下的阿Q、中年闰土等人物“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达度对《贫困时代》中的父亲也是这样。

    应格严家大口阔,五个孩子,加上体弱多病的妻子。为了养活一家人,无论酷暑寒冬,父亲白天劳动后,晚上还带着儿子偷偷去捕鱼捉鸟。有时人家扑锅断餐,他家还浑腥不断,因此遭人疑忌。父亲还好赌博,赢了钱孝敬祖父。祖父说他赢钱等于割一季大麦,或者卖一头肉猪,外人听了更是嫉恨。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搞私有制和赌博都是严重的违法行为,难怪队长唐之强总想抓住把柄整他。父亲总想搬到一个自由生活、不受限制的地方去,可又顾虑重重。最终被人诬告,卷入团伙偷盗案,年仅37岁在大队“民兵指挥部”学习班被人整死,成了那个新旧交替时代的殉葬品。

    鲁迅先生曾用清醒的现实主义笔法,深刻挖掘了旧中国弱国国民的劣根性。达度继承这一笔法,挖掘了新中国底层社会的劣根性。

    《贫困时代》中的父与子,还是奴化与民主的嬗变体。

    儿子应运东走向希望,首先是从自虐自慰到自立自强。

    达度在小说里写了几十种捕鱼场景,如“鲤鱼跳龙门”,走黄鮕俏等奇观,虽不及海明威《老人与海》中老人的一次下海捕鱼,但也囊括了江汉平原湖区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工具、在不同的时间捕鱼的概况,让我们领略了鱼米之乡的独特风情。同是捕鱼,《老人与海》中的老人主动出击,战胜强大对手,具有不服输的硬汉精神。《贫困时代》中的父亲,则是受生活所迫,偷偷向大自然或然性攫取,解决一家人的温饱,正如罗立中的油画《父亲》所透射出来的中国传统农民艰辛、隐忍、卑怯、逆来顺受的奴化景况。《贫困时代》中的儿子与父亲不同,有几分硬气。

    儿子应运东的硬气从何而来?父亲不堪生活重压,往往把儿子往死里打,死里逼,反而打出了自虐式抗争,逼出了死里逃生的本领。儿子刚开始被父亲打,还本能地逃跑,可是越逃打得越狠,他就不逃了,渐渐打出了一股不屈不挠的倔劲。父亲一打,他就生气,一生气就犟死一条牛不肯吃饭。经常挨打,经常发犟,经常饿饭。父亲打过之后,心里过意不去,往往就给一点补偿。儿子以为,每得到一点好处都是受虐换来的,于是就学会了自虐式抗争。当外侮无法抵抗,怨屈无处诉说,索性犟着把自己逼向绝境。自虐是弱者寻求走出困境的一种恐怖方式。

    儿子应运东回乡务农之后,看到社会上更多的不平事,还学会了用他人的伤痛来抚慰自己的伤痛。当他们父子两人在生产队的禾场上被队长唐之强极尽羞辱之后,儿子平复心底创伤的药物,竟是看到了一个在抓赌时被铁锹误劈了脑袋的人。以更痛来医治痛,以更苦来减轻苦,是儿子找到的自慰法宝。

    腊月二十九日,儿子不顾母亲的反对,一个人顶风冒雪下湖挖藕,是他由自虐自慰到自立自强的转折点。

    儿子十四岁第一次离家上水利,在外面过的第一夜,竟是在天寒地冻的河边一条破船底下露宿。“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哪里去,走到哪里哪安家……”高尔基《我的大学》里面的阿辽沙,“不过十几岁,也在破船底下栖身。这真是太巧了,也太浪漫了。”“半夜,他做了一个甜蜜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了阿辽沙。”第一次上水利,是儿子从自立自强到革命的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的精神阶梯。

    那时由于农村义务教育的普及,儿子顺利完成了小学、初中教育,也与书籍结下了不解之缘。尽管他无缘上高中,只能回乡务农,但一有机会,他就买书租书,有了大量的阅读。其中《毛泽东选集》、《我的大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书对他影响最大。虽然他遭了不少罪,吃了不少苦,饱经世态炎凉,可他不但没有失去生活的信念,反而用革命的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精神来武装他原本弱小的心灵。

    人物的生活环境,无非是现实环境和精神环境;人物的矛盾冲突,也无非是人与外部环境和自己内心的冲突。父亲应格严之所以走向死亡,是因为他骨子里的奴性无法与周围的野蛮和专制抗衡,生活上找不到出路,精神上也无法排解。儿子应运东之所以能从逆境中走出来,是书本给了他强大的精神力量。

    贫农的儿子应运东“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让他不明白的是:他的堂叔应格龙是放牛场上的娃儿头,号称“齐天大圣”,为什么格龙叔叔敢说的人家不敢说?格龙叔叔敢闯的人家不敢闯?就因为他是队长的儿子吗?应运东“似乎第一次发觉了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于是他从觉醒到抗争。父亲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他,他要反抗;品学兼优却不能上高中,他要呐喊;当父亲惨遭诬陷至死,他更是暗暗发誓:一定要为父亲讨回公道!儿子应运东终于成了从他父亲那个弱势群体中杀出来的“逆子贰臣”,终于完成了新一代农民从奴化到民主的嬗变。

    应该说,读书与抗争是儿子走向希望的两个重要因素。

    达度植根于广袤的江汉平原,经过几十年的沉淀与反思,终于挖掘出了乡土文学的独特价值:一是中国传统农民的悲剧命运,二是底层人民对野蛮、专制与奴化的抗争,是获得民主权利、改变悲剧命运的重要途径。

    《贫困时代》其审美艺术大体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严酷的生活环境与奇妙的自然环境所形成的巨大反差,给人以震撼;二是小说的人物命运和情节结构的天然契合,堪称奇文;三是浓郁的江汉平原的泥土腥味和风物民情,是独具特色的也是普遍存在的,是民族的也应是世界的。还有那些荒年歌、儿歌、游戏、俗语、谜语、古话等等,信手拈来,比比皆是,可以说是江汉平原水乡原生态的一次集中展现。

2015年8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贫困时代》

2015-11-10 00-00-00


作者:达度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8

书号:978-7-5190-0310-4

定价:69.80元


作者简介:

达度:本名应才兵,湖北仙桃人,硕士研究生学历,中国作协会员。已在《中国作家》、《中国报告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北京文学》、《长江文艺》等发表作品200多万字。著有中短篇小说集《直人横人圆人弯人》、《就这样把你征服》、长篇报告文学《体操神话》、军旅报告文学《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等。曾获湖北省五个一工程奖,中宣部中国梦征文二等奖等,作品入选多种选本。长篇小说《贫困时代》为2014年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选题和湖北省文联文艺创作扶持项目。

 

 

内容提要:

长篇小说《贫困时代》以清醒的现实主义笔法,通过江汉平原上应格严、应运东父子一死一生的不同命运,着力描绘一户农家、一个生产队、一个大队,辐射一个公社(区)、一个县甚至更大范围,并把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国内外形势,与江汉平原浓郁的风土人情融为一体,全景式再现那个时代劳动人民的生活与梦想,展示底层社会奴化与民主的嬗变。是一部深刻挖掘国民劣根性的现实主义反思文学作品。



底层社会奴化与民主的嬗变

——长篇小说《贫困时代》代序

洛 沙

    如果可以把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与达度的《贫困时代》作一下比较,那么,《平凡的世界》是全景式表现中国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中期陕北山区的农村生活,《贫困时代》则是全景式表现中国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中期江汉平原的农村生活。《平凡的世界》聚焦的是贫农子弟孙少安、孙少平,他们不甘贫穷,顽强抗争,努力改变命运轨迹,无疑是农村青年中的强者。《贫困时代》聚焦的是贫农父子应格严、应运东,父亲应格严被野蛮、专制以及家庭贫困压弯了腰,是个骨子里被奴化了的弱者,在人民当家作主的人民公社时期走向死亡。而从小被父亲下死手打、往死里逼的儿子应运东却走向希望,其中缘由令人深思。

    父亲应格严走向死亡,外因是当地民风的野蛮,少数干部的专制,内因却是他骨子里的奴性。

    《贫困时代》所写的特定环境,是江汉平原鲫鱼湖边上的湖荒野地,这里民风强悍野蛮,欺善怕恶、欺软怕硬。“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子,虾子吃泥巴”是人们生活环境的写照。其特定区域江阳县杨林公社丰湾大队四小队,从土改到毛主席逝世,一共更换了五任生产队长。在第三任德高望重的云队长时期,父亲还当过生产队临时会计。第四任“鸠山队长”时,父亲虽然经常挨训,却也常被选为贫下中农清账代表。“一直觊觎队长宝座多年的贫协主任唐之强,终于借批林批孔运动之风整倒了鸠山队长”,上台后就把父亲整死了。第五任队长唐之强是从贫下中农营垒里蜕变出来的权贵,他利用窃取的权力,采取野蛮加专制的手段来统治一个生产队。

    中华民族曾有过漫长的封建时代,虽然新中国成立后,推翻了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确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地位。但由于新生的人民政权,民主制度尚不健全,而封建礼教和习俗依然惯性存在,底层社会的奴性意识依然根深蒂固。

    父亲应格严的悲剧,根本原因在于他自身的奴性。“队长训他时,唯唯诺诺,一副熊样,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他在外面是树叶子落下来怕打破脑壳,在家里却是个“暴君”,打起儿子来毫不心慈手软。父亲因为经常在外面挨霉受气,所以回家打骂儿子就成了家常便饭。这就是奴性的两面性的突出表现,在强者面前奴颜婢膝,在弱者面前凶狠残暴。鲁迅先生曾借用“羊样的凶兽,凶兽样的羊”来形容国民专制性和奴性这一劣根性,还对此作了形象的描绘:皇帝压迫大臣,大臣压迫属下官员,下层官员压迫百姓,生活在最下层的男人还在家庭中压迫妇女和儿童。丈夫打老婆、父亲打儿子就是沿袭了这一国民劣根性。

    鲁迅先生曾对他笔下的阿Q、中年闰土等人物“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达度对《贫困时代》中的父亲也是这样。

    应格严家大口阔,五个孩子,加上体弱多病的妻子。为了养活一家人,无论酷暑寒冬,父亲白天劳动后,晚上还带着儿子偷偷去捕鱼捉鸟。有时人家扑锅断餐,他家还浑腥不断,因此遭人疑忌。父亲还好赌博,赢了钱孝敬祖父。祖父说他赢钱等于割一季大麦,或者卖一头肉猪,外人听了更是嫉恨。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搞私有制和赌博都是严重的违法行为,难怪队长唐之强总想抓住把柄整他。父亲总想搬到一个自由生活、不受限制的地方去,可又顾虑重重。最终被人诬告,卷入团伙偷盗案,年仅37岁在大队“民兵指挥部”学习班被人整死,成了那个新旧交替时代的殉葬品。

    鲁迅先生曾用清醒的现实主义笔法,深刻挖掘了旧中国弱国国民的劣根性。达度继承这一笔法,挖掘了新中国底层社会的劣根性。

    《贫困时代》中的父与子,还是奴化与民主的嬗变体。

    儿子应运东走向希望,首先是从自虐自慰到自立自强。

    达度在小说里写了几十种捕鱼场景,如“鲤鱼跳龙门”,走黄鮕俏等奇观,虽不及海明威《老人与海》中老人的一次下海捕鱼,但也囊括了江汉平原湖区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工具、在不同的时间捕鱼的概况,让我们领略了鱼米之乡的独特风情。同是捕鱼,《老人与海》中的老人主动出击,战胜强大对手,具有不服输的硬汉精神。《贫困时代》中的父亲,则是受生活所迫,偷偷向大自然或然性攫取,解决一家人的温饱,正如罗立中的油画《父亲》所透射出来的中国传统农民艰辛、隐忍、卑怯、逆来顺受的奴化景况。《贫困时代》中的儿子与父亲不同,有几分硬气。

    儿子应运东的硬气从何而来?父亲不堪生活重压,往往把儿子往死里打,死里逼,反而打出了自虐式抗争,逼出了死里逃生的本领。儿子刚开始被父亲打,还本能地逃跑,可是越逃打得越狠,他就不逃了,渐渐打出了一股不屈不挠的倔劲。父亲一打,他就生气,一生气就犟死一条牛不肯吃饭。经常挨打,经常发犟,经常饿饭。父亲打过之后,心里过意不去,往往就给一点补偿。儿子以为,每得到一点好处都是受虐换来的,于是就学会了自虐式抗争。当外侮无法抵抗,怨屈无处诉说,索性犟着把自己逼向绝境。自虐是弱者寻求走出困境的一种恐怖方式。

    儿子应运东回乡务农之后,看到社会上更多的不平事,还学会了用他人的伤痛来抚慰自己的伤痛。当他们父子两人在生产队的禾场上被队长唐之强极尽羞辱之后,儿子平复心底创伤的药物,竟是看到了一个在抓赌时被铁锹误劈了脑袋的人。以更痛来医治痛,以更苦来减轻苦,是儿子找到的自慰法宝。

    腊月二十九日,儿子不顾母亲的反对,一个人顶风冒雪下湖挖藕,是他由自虐自慰到自立自强的转折点。

    儿子十四岁第一次离家上水利,在外面过的第一夜,竟是在天寒地冻的河边一条破船底下露宿。“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哪里去,走到哪里哪安家……”高尔基《我的大学》里面的阿辽沙,“不过十几岁,也在破船底下栖身。这真是太巧了,也太浪漫了。”“半夜,他做了一个甜蜜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了阿辽沙。”第一次上水利,是儿子从自立自强到革命的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的精神阶梯。

    那时由于农村义务教育的普及,儿子顺利完成了小学、初中教育,也与书籍结下了不解之缘。尽管他无缘上高中,只能回乡务农,但一有机会,他就买书租书,有了大量的阅读。其中《毛泽东选集》、《我的大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书对他影响最大。虽然他遭了不少罪,吃了不少苦,饱经世态炎凉,可他不但没有失去生活的信念,反而用革命的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精神来武装他原本弱小的心灵。

    人物的生活环境,无非是现实环境和精神环境;人物的矛盾冲突,也无非是人与外部环境和自己内心的冲突。父亲应格严之所以走向死亡,是因为他骨子里的奴性无法与周围的野蛮和专制抗衡,生活上找不到出路,精神上也无法排解。儿子应运东之所以能从逆境中走出来,是书本给了他强大的精神力量。

    贫农的儿子应运东“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让他不明白的是:他的堂叔应格龙是放牛场上的娃儿头,号称“齐天大圣”,为什么格龙叔叔敢说的人家不敢说?格龙叔叔敢闯的人家不敢闯?就因为他是队长的儿子吗?应运东“似乎第一次发觉了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于是他从觉醒到抗争。父亲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他,他要反抗;品学兼优却不能上高中,他要呐喊;当父亲惨遭诬陷至死,他更是暗暗发誓:一定要为父亲讨回公道!儿子应运东终于成了从他父亲那个弱势群体中杀出来的“逆子贰臣”,终于完成了新一代农民从奴化到民主的嬗变。

    应该说,读书与抗争是儿子走向希望的两个重要因素。

    达度植根于广袤的江汉平原,经过几十年的沉淀与反思,终于挖掘出了乡土文学的独特价值:一是中国传统农民的悲剧命运,二是底层人民对野蛮、专制与奴化的抗争,是获得民主权利、改变悲剧命运的重要途径。

    《贫困时代》其审美艺术大体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严酷的生活环境与奇妙的自然环境所形成的巨大反差,给人以震撼;二是小说的人物命运和情节结构的天然契合,堪称奇文;三是浓郁的江汉平原的泥土腥味和风物民情,是独具特色的也是普遍存在的,是民族的也应是世界的。还有那些荒年歌、儿歌、游戏、俗语、谜语、古话等等,信手拈来,比比皆是,可以说是江汉平原水乡原生态的一次集中展现。

2015年8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