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小说 >

皮影秋叔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6-03-10    作者:江雄英

  (一)
  秋叔嗓音细长嘶哑,温婉柔和,以唱皮影戏为生。
  他早年也娶过妻,不知道什么缘故,妻子跑掉了。他是家中独子,还有一个妹妹嫁得很远。看他人到中年,膝下无子,秋婆婆就主张过继红林给他做儿子,红林是他妹妹的儿子。
  红林过继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五六岁的样子,跟哥差不多大,是哥的玩伴。秋叔对他很是疼爱,处处迁就。红林从不像我们一样下了学要帮助家里捡鸡粪,不用割草,不用放牛,而且他总有好多好吃的玩意吃。
  小伙伴都很羡慕红林,回去也缠着大人要东要西,通常能要到一顿打。于是红林的人缘更好了,一下了学,大伙儿干完了活就去找他玩。顺便哄他的东西开开眼。
  一次剃头匠给哥哥剃光头,刚刮了一半,就听说红林把家里的皮影偷出来给大家开眼,哥裹着围布就跑了,半下午找不到他。剃头匠又气又无奈,只好找我爸要围布。找到哥的时候,哥顶着个半边光头,跟红林他们趴在地上研究那个偷出来的皮影。
  这个皮影大概是用某个动物的皮做的,上面还涂过一层桐油,有淡淡的桐油香味,举起来能透过模模糊糊的太阳光,眉眼之前就画好了,再用刀子镂空雕刻出模样来,根据人物的需要,上红、黄、青、绿、黑等颜色。皮影人的四肢和头部是可能是分别做成的,再用线缝好,这样才能在表演时活动自如。一个皮影人物,要用五根竹棍操纵,表演人只要手脚灵活,就可以使这些皮影人自由地飞天遁地,手舞足蹈。
  大家趴在地上边看边摸,还叽叽喳喳地争论,终于秋叔也气冲冲地找来了,于是哥和红林一人得了一顿好打。那次是红林第一次挨揍。以后就没有了。
  (二)
  夏夜虽然蚊子很多,秋叔的生意却是最好的。一到夜里人们就拿着大蒲扇,或驮着竹床或铺上草席子到村外的水塘边上去乘凉。最好的去处就是上稻场里看秋叔唱皮影戏。
  黄昏时候,秋叔和秋爷一起搭台。一条一米五左右的长方形大桌子,下面放一张小桌子,桌子里的各类皮影摆放整齐,还有锣鼓金抜等乐器摆放在四周。一般来说,小桌子所有抽屉和门都要上锁的,乡下的孩子都很皮,一眨眼就会来搞东搞西,虽然我们怀着敬畏之心翻看这些皮影,秋叔总是担心我们会弄坏他的宝贝,所以寸步不离,我们一旦靠近,他就会很凶地骂我们。再拉上一块白布围着桌子上方,就电影的白布那么大,白布上头用一根竹竿升起来,当做唱戏的幕布,里面配上一盏大灯,一个简单适用的皮影戏台就成功了。孩子们很早就各自搬了家里的凳子摆在台上占位子,直到大人来找回去吃晚饭还不肯离去,大人叫不回去我们,只好把饭菜盛好了,送给我们,大家伙儿边吃边聊,不一会,场子上就坐满了人。
  秋叔最拿手的戏文是《穆桂英大破天门阵》、《岳飞传》,还有我们最喜欢的《西游记》。秋叔一边主唱一边踩着金抜,敲着小鼓,秋爷也唱不同的角色,手里也敲打着不知名的乐器,一场热闹的皮影戏就似模似样地出台了。大人们看得津津有味,尽管有的戏文已经听过多次,大家一样饶有兴趣的在一旁讨论剧情,责骂反角。孩子们看得懂的极少,通常我们对后台感兴趣得多,看到秋叔唾沫横飞,青筋爆出,很投入。
  这时秋叔忙,我们便可以细细地观察他的宝贝和动作。在皮影人物的脖领处有一根支撑整个皮影人的操纵杆 ,两只手上还各有一根操纵杆,只见秋叔一只手握脖领处的杆子,另一只手掌握两根手上的操纵杆,将皮影人物贴近幕布,脚上还踩着乐器,时不时“哐”一声,手上的皮影也在幕布上乱舞,唱词的时候手上的皮影人物可以自由的动动手,踢踢腿,扭扭腰什么的,还有一些大刀,剑呀什么的,都是秋叔控制,头也可以转动,映在幕布上十分逼真,幕布另一面是纯朴的人们,时不时的小声地说话。
  (三)
  红林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秋爷死他都没有回来。秋叔身形虽然高大,但身体却不怎么好,村里是有几房远房的叔伯子侄,但一直也没有来往。又联系不到红林,实在是没有人可以照顾他们。村里征求了秋叔的意见,又做了很多工作,把秋叔母子当孤老报上了民政局,于是秋叔和秋婆婆一起住进了敬老院,母子俩有个照应。秋叔把自己最珍贵的皮影戏道具装进一口大箱子,也带到了敬老院,他可能想留给红林,只是找不到他。
  秋叔在敬老院也很受欢迎,常为大家伙儿唱皮影戏。他年纪不是很大,相对于敬老院的其他老人,秋叔算年轻人了。他包揽了敬老院的空地,种上各种各样的蔬菜和时令的农作物,闲暇时就种种菜,施施肥,收获一些新鲜的蔬菜瓜果贴补敬老院的食堂,改善老人的生活,很受敬老院的人尊重。
  秋叔逢年过节就会回村里来。现在村里条件好多了,家家都新修了楼房,很多家还有汽车。秋叔家还是老屋子,房子年久失修,又长期没有人打理,显得格外阴暗潮湿,屋外野草疯长,连门口的栀子花树叶布满虫茧和蛛丝,枯黄凋零,比起那些肆无忌惮的野草,显得了无生趣。秋叔回来后也不能进屋,村长也不让他进,怕屋子塌了压死人,只留秋叔在自家吃一顿饭就了事了,红林依然没有消息,秋叔回来得越来越稀,几年后,秋婆婆也过世了,秋叔就更不回村了。
  (四)
  村子里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就张罗着要续修族谱,于是大家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大半年都在操持这件事,村头村尾村妇村夫都在议论着这件事。村子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在外面做官的,做生意发达了的,做包工头的,开厂子的,外迁了的,这些平时很少回村的人也陆陆续续地赶回来了,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也开着车来找村长,村长说有些人虽然不是住在一个村里,但也是一个姓氏,是一家人。一时间村里到处都是各种小汽车,天天像过年一样热闹。
  村里的女人们每天都到空地上排练广场舞,练习打腰鼓,为了就是颁发族谱的时候热热闹闹地搞个仪式,由女人们跳广场舞,打起腰鼓接新家谱。
  一吃完晚饭,村头的广场上就聚集了很多村民,女人们跳舞打腰鼓,男人们还是在议论续修家谱的事。
  秋叔闻讯也常赶回来,跟村长商议自己家的族谱。但是红林一直没有音讯,村长说,先尽量找到红林,通知他家里续谱的事,每一家都要捐钱的,多少不论,是个心意,不够的村里再找几个有财力的人去募捐,秋叔就不必捐钱了,如果红林回来,再叫红林捐钱。
  秋叔头发花白,背也驼了,杵着拐,但是收拾得还算干净得体。他情绪低落,回来得更频了。村长跟秋叔几个远房侄子们商议,看看哪一个知道红林的下落,帮秋叔找他回来。几个子侄都面面相觑,各自都不好言语。大家为红林的事伤透了脑筋,一直也没想出个好办法。只好把秋叔这一宗的族谱先撂下,开始修编族谱。
  秋叔这半年来一直村里、敬老院地来回跑,人也憔悴了很多,惹得敬老院的人也在议论这件事。
  最后除了秋叔一宗,所有大房的宗亲都修进了新族谱,村长征求大家的意见,就把红林编进了秋叔一宗里,因为不清楚红林的婚姻子嗣情况,秋叔就给红林安排了一子一女,按照族谱的辈分给两个孙子分别取了名字,并且用红林的名字捐了一千块。
  为了颁发族谱,村长带领好几个村民搭了一个大台,请了司仪,安排了歌唱演员、音响喇叭,女人们趁着台搭好了,头天晚上还上去彩排了。颁谱仪式上,所有捐钱超过一千块的人家就会得到一整套族谱和一个大红本本的荣誉证书,秋叔收拾得红光满面,整整齐齐地坐在台下,手里捧着族谱和荣誉证书,高兴得很。
  (五)
  过完年,村里的男人们都走得差不多了,各自又回到城里去打工了,女人们也有的跟着自己的男人到外面赚钱去了。村里只剩下一些老人、女人和孩子,村子很快恢复往日的宁静。暮色四合,家家炊烟袅袅,鸡犬之声相闻,鲜见人影。
  一天下午,敬老院的人急匆匆地来村里找村长,说秋叔被车撞了,已经送医院了,可能不行了。肇事的是一辆农用三轮车,春耕出来拖粪的。司机说大中午的,路上也没什么人,没看到秋叔从敬老院的大门出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挂在车子上了,车子突突突的噪音太大,他确实没有听见,也没有看见,等他发现了,车子已经开了几十米远了。秋叔年纪大了,身体不济,这一折腾,就不行了。
  敬老院也报了警,警察要村里也去人商议这件事。敬老院说,民政局也已经知道了秋叔的遭遇,派了专人负责秋叔的火化安葬事宜,帮助秋叔在火葬场里的青龙陵园选墓地,不用村里出钱料理秋叔的身后事。但是人死为大,最好是自己族人送他上山,按照老人平时的想法,肯定是想葬到自己家的祖坟里,所以请村长派几个人去商量秋叔的后事。
  村长想了想,就给秋叔的几个远房子侄打了电话。跟秋叔稍稍有点关系的村民们几乎当天晚上就赶回来了,但是秋叔已经离开了。
  村民对秋叔的离去唏嘘不已,没有谁去为难司机。送秋叔上山那天很热闹,开追悼会时好多村民和四里八乡的人来参加,民政局和敬老院也派了人来参加秋叔的葬礼,追悼词是村长写的,把秋叔的生平写得像英雄一样,说到秋叔离去之后,再也没有乡土气息的皮影戏了,虽然有电视,有网络,有电影,但是陪着我们一代人长大变老的皮影戏也随着秋叔入土逝去。惹得围观的村民一个劲地流泪,看到秋叔的皮影道具和锣鼓,人们更加心酸不已。秋叔的远房子侄们按照祖制把秋叔葬进祖坟里,披麻戴孝,花圈,烧纸,鞭炮,作道场一样都没有少,也纸扎了灵屋,水陆道场做完了直接就把秋叔的灵屋烧掉了,没有像其他老人那样,供上七七四十九天。
  村里很快平息了。没有人再提起秋叔。
  清明节时,红林终于回来了。他找到秋叔和秋婆秋爷的坟,放声大哭,在他的哀嚎声中,大家听出了红林这一二十年的遭遇。红林请他的宗亲们上酒店,海吃海喝了两天,醉了就唱《五郎探母》的皮影戏唱词,给个个下跪磕头,疯了一样地自责。
  村长常告诫村里的青年人,父母在,要孝顺,不要像红林一样,虽然有钱了,子欲养,亲却不在了。

(责编:安远)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皮影秋叔

2016-03-10 00-00-00

  (一)
  秋叔嗓音细长嘶哑,温婉柔和,以唱皮影戏为生。
  他早年也娶过妻,不知道什么缘故,妻子跑掉了。他是家中独子,还有一个妹妹嫁得很远。看他人到中年,膝下无子,秋婆婆就主张过继红林给他做儿子,红林是他妹妹的儿子。
  红林过继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五六岁的样子,跟哥差不多大,是哥的玩伴。秋叔对他很是疼爱,处处迁就。红林从不像我们一样下了学要帮助家里捡鸡粪,不用割草,不用放牛,而且他总有好多好吃的玩意吃。
  小伙伴都很羡慕红林,回去也缠着大人要东要西,通常能要到一顿打。于是红林的人缘更好了,一下了学,大伙儿干完了活就去找他玩。顺便哄他的东西开开眼。
  一次剃头匠给哥哥剃光头,刚刮了一半,就听说红林把家里的皮影偷出来给大家开眼,哥裹着围布就跑了,半下午找不到他。剃头匠又气又无奈,只好找我爸要围布。找到哥的时候,哥顶着个半边光头,跟红林他们趴在地上研究那个偷出来的皮影。
  这个皮影大概是用某个动物的皮做的,上面还涂过一层桐油,有淡淡的桐油香味,举起来能透过模模糊糊的太阳光,眉眼之前就画好了,再用刀子镂空雕刻出模样来,根据人物的需要,上红、黄、青、绿、黑等颜色。皮影人的四肢和头部是可能是分别做成的,再用线缝好,这样才能在表演时活动自如。一个皮影人物,要用五根竹棍操纵,表演人只要手脚灵活,就可以使这些皮影人自由地飞天遁地,手舞足蹈。
  大家趴在地上边看边摸,还叽叽喳喳地争论,终于秋叔也气冲冲地找来了,于是哥和红林一人得了一顿好打。那次是红林第一次挨揍。以后就没有了。
  (二)
  夏夜虽然蚊子很多,秋叔的生意却是最好的。一到夜里人们就拿着大蒲扇,或驮着竹床或铺上草席子到村外的水塘边上去乘凉。最好的去处就是上稻场里看秋叔唱皮影戏。
  黄昏时候,秋叔和秋爷一起搭台。一条一米五左右的长方形大桌子,下面放一张小桌子,桌子里的各类皮影摆放整齐,还有锣鼓金抜等乐器摆放在四周。一般来说,小桌子所有抽屉和门都要上锁的,乡下的孩子都很皮,一眨眼就会来搞东搞西,虽然我们怀着敬畏之心翻看这些皮影,秋叔总是担心我们会弄坏他的宝贝,所以寸步不离,我们一旦靠近,他就会很凶地骂我们。再拉上一块白布围着桌子上方,就电影的白布那么大,白布上头用一根竹竿升起来,当做唱戏的幕布,里面配上一盏大灯,一个简单适用的皮影戏台就成功了。孩子们很早就各自搬了家里的凳子摆在台上占位子,直到大人来找回去吃晚饭还不肯离去,大人叫不回去我们,只好把饭菜盛好了,送给我们,大家伙儿边吃边聊,不一会,场子上就坐满了人。
  秋叔最拿手的戏文是《穆桂英大破天门阵》、《岳飞传》,还有我们最喜欢的《西游记》。秋叔一边主唱一边踩着金抜,敲着小鼓,秋爷也唱不同的角色,手里也敲打着不知名的乐器,一场热闹的皮影戏就似模似样地出台了。大人们看得津津有味,尽管有的戏文已经听过多次,大家一样饶有兴趣的在一旁讨论剧情,责骂反角。孩子们看得懂的极少,通常我们对后台感兴趣得多,看到秋叔唾沫横飞,青筋爆出,很投入。
  这时秋叔忙,我们便可以细细地观察他的宝贝和动作。在皮影人物的脖领处有一根支撑整个皮影人的操纵杆 ,两只手上还各有一根操纵杆,只见秋叔一只手握脖领处的杆子,另一只手掌握两根手上的操纵杆,将皮影人物贴近幕布,脚上还踩着乐器,时不时“哐”一声,手上的皮影也在幕布上乱舞,唱词的时候手上的皮影人物可以自由的动动手,踢踢腿,扭扭腰什么的,还有一些大刀,剑呀什么的,都是秋叔控制,头也可以转动,映在幕布上十分逼真,幕布另一面是纯朴的人们,时不时的小声地说话。
  (三)
  红林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秋爷死他都没有回来。秋叔身形虽然高大,但身体却不怎么好,村里是有几房远房的叔伯子侄,但一直也没有来往。又联系不到红林,实在是没有人可以照顾他们。村里征求了秋叔的意见,又做了很多工作,把秋叔母子当孤老报上了民政局,于是秋叔和秋婆婆一起住进了敬老院,母子俩有个照应。秋叔把自己最珍贵的皮影戏道具装进一口大箱子,也带到了敬老院,他可能想留给红林,只是找不到他。
  秋叔在敬老院也很受欢迎,常为大家伙儿唱皮影戏。他年纪不是很大,相对于敬老院的其他老人,秋叔算年轻人了。他包揽了敬老院的空地,种上各种各样的蔬菜和时令的农作物,闲暇时就种种菜,施施肥,收获一些新鲜的蔬菜瓜果贴补敬老院的食堂,改善老人的生活,很受敬老院的人尊重。
  秋叔逢年过节就会回村里来。现在村里条件好多了,家家都新修了楼房,很多家还有汽车。秋叔家还是老屋子,房子年久失修,又长期没有人打理,显得格外阴暗潮湿,屋外野草疯长,连门口的栀子花树叶布满虫茧和蛛丝,枯黄凋零,比起那些肆无忌惮的野草,显得了无生趣。秋叔回来后也不能进屋,村长也不让他进,怕屋子塌了压死人,只留秋叔在自家吃一顿饭就了事了,红林依然没有消息,秋叔回来得越来越稀,几年后,秋婆婆也过世了,秋叔就更不回村了。
  (四)
  村子里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就张罗着要续修族谱,于是大家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大半年都在操持这件事,村头村尾村妇村夫都在议论着这件事。村子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在外面做官的,做生意发达了的,做包工头的,开厂子的,外迁了的,这些平时很少回村的人也陆陆续续地赶回来了,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也开着车来找村长,村长说有些人虽然不是住在一个村里,但也是一个姓氏,是一家人。一时间村里到处都是各种小汽车,天天像过年一样热闹。
  村里的女人们每天都到空地上排练广场舞,练习打腰鼓,为了就是颁发族谱的时候热热闹闹地搞个仪式,由女人们跳广场舞,打起腰鼓接新家谱。
  一吃完晚饭,村头的广场上就聚集了很多村民,女人们跳舞打腰鼓,男人们还是在议论续修家谱的事。
  秋叔闻讯也常赶回来,跟村长商议自己家的族谱。但是红林一直没有音讯,村长说,先尽量找到红林,通知他家里续谱的事,每一家都要捐钱的,多少不论,是个心意,不够的村里再找几个有财力的人去募捐,秋叔就不必捐钱了,如果红林回来,再叫红林捐钱。
  秋叔头发花白,背也驼了,杵着拐,但是收拾得还算干净得体。他情绪低落,回来得更频了。村长跟秋叔几个远房侄子们商议,看看哪一个知道红林的下落,帮秋叔找他回来。几个子侄都面面相觑,各自都不好言语。大家为红林的事伤透了脑筋,一直也没想出个好办法。只好把秋叔这一宗的族谱先撂下,开始修编族谱。
  秋叔这半年来一直村里、敬老院地来回跑,人也憔悴了很多,惹得敬老院的人也在议论这件事。
  最后除了秋叔一宗,所有大房的宗亲都修进了新族谱,村长征求大家的意见,就把红林编进了秋叔一宗里,因为不清楚红林的婚姻子嗣情况,秋叔就给红林安排了一子一女,按照族谱的辈分给两个孙子分别取了名字,并且用红林的名字捐了一千块。
  为了颁发族谱,村长带领好几个村民搭了一个大台,请了司仪,安排了歌唱演员、音响喇叭,女人们趁着台搭好了,头天晚上还上去彩排了。颁谱仪式上,所有捐钱超过一千块的人家就会得到一整套族谱和一个大红本本的荣誉证书,秋叔收拾得红光满面,整整齐齐地坐在台下,手里捧着族谱和荣誉证书,高兴得很。
  (五)
  过完年,村里的男人们都走得差不多了,各自又回到城里去打工了,女人们也有的跟着自己的男人到外面赚钱去了。村里只剩下一些老人、女人和孩子,村子很快恢复往日的宁静。暮色四合,家家炊烟袅袅,鸡犬之声相闻,鲜见人影。
  一天下午,敬老院的人急匆匆地来村里找村长,说秋叔被车撞了,已经送医院了,可能不行了。肇事的是一辆农用三轮车,春耕出来拖粪的。司机说大中午的,路上也没什么人,没看到秋叔从敬老院的大门出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挂在车子上了,车子突突突的噪音太大,他确实没有听见,也没有看见,等他发现了,车子已经开了几十米远了。秋叔年纪大了,身体不济,这一折腾,就不行了。
  敬老院也报了警,警察要村里也去人商议这件事。敬老院说,民政局也已经知道了秋叔的遭遇,派了专人负责秋叔的火化安葬事宜,帮助秋叔在火葬场里的青龙陵园选墓地,不用村里出钱料理秋叔的身后事。但是人死为大,最好是自己族人送他上山,按照老人平时的想法,肯定是想葬到自己家的祖坟里,所以请村长派几个人去商量秋叔的后事。
  村长想了想,就给秋叔的几个远房子侄打了电话。跟秋叔稍稍有点关系的村民们几乎当天晚上就赶回来了,但是秋叔已经离开了。
  村民对秋叔的离去唏嘘不已,没有谁去为难司机。送秋叔上山那天很热闹,开追悼会时好多村民和四里八乡的人来参加,民政局和敬老院也派了人来参加秋叔的葬礼,追悼词是村长写的,把秋叔的生平写得像英雄一样,说到秋叔离去之后,再也没有乡土气息的皮影戏了,虽然有电视,有网络,有电影,但是陪着我们一代人长大变老的皮影戏也随着秋叔入土逝去。惹得围观的村民一个劲地流泪,看到秋叔的皮影道具和锣鼓,人们更加心酸不已。秋叔的远房子侄们按照祖制把秋叔葬进祖坟里,披麻戴孝,花圈,烧纸,鞭炮,作道场一样都没有少,也纸扎了灵屋,水陆道场做完了直接就把秋叔的灵屋烧掉了,没有像其他老人那样,供上七七四十九天。
  村里很快平息了。没有人再提起秋叔。
  清明节时,红林终于回来了。他找到秋叔和秋婆秋爷的坟,放声大哭,在他的哀嚎声中,大家听出了红林这一二十年的遭遇。红林请他的宗亲们上酒店,海吃海喝了两天,醉了就唱《五郎探母》的皮影戏唱词,给个个下跪磕头,疯了一样地自责。
  村长常告诫村里的青年人,父母在,要孝顺,不要像红林一样,虽然有钱了,子欲养,亲却不在了。

(责编:安远)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