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书看台 >

《刘益善文集》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6-04-18    作者:刘益善

 

刘益善文集》(全三册)

作者:刘益善

武汉大学出版社

2016年3月,1版1次

定价:142元(全三册)

 

 

      

 

如果从1969年发表在武昌县文化馆油印刊物《武昌文艺》上的庆国庆诗算起,我今年有四十多年的创作年龄了。我197310月由华中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分配至《长江文艺》作编辑,到20124月退休,在《长江文艺》干了42年。退休后,得武汉市老市长袁善腊和《芳草》杂志主编刘醒龙信任,聘我到大型农民工文学生活杂志《芳草潮》当特邀主编。我这辈子当编辑与作家是无法更改的事,我将把文学编辑与文学创作坚持到最后。

我当编辑,先是从诗歌编辑当起,那时跟着老编辑一起,到工农兵中去,今天在省内国内都有大名的诗人与作家,有不少是我们发现与发掘出来的。后来我改做小说编辑,再又做诗歌散文组长,19864月提拔我当编辑部副主任(那时是主任负责制,就如现在的副主编),我是作家协会很年轻的处级干部。后来我担任副主编、常务副主编。199710月我做了《长江文艺》杂志社的社长、主编,这一干就干了15年。我做编辑,是很认真投入地做的,我不搞帮派,不分亲疏,能够尽力帮上一把的作者与作品,我就全心去帮。这个岗位不是升官的阶梯,不是发财的位子,只能是一种事业,我是热爱这事业的。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去工作,本身就是一种快乐与幸福。关于做编辑,我曾撰文说过“三爱”:即爱职业,爱作者,爱稿件。在发现和培养作者方面,我也撰文说过我的“三梯队论”。《长江文艺》是省级文学杂志,我们不去盯名家,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全国性的大刊。我们的工作重点在中层作者。我的“三梯队论”是这样的:第三梯队是千千万万的爱好文学的青年,是大量的投稿者。对于这些作者和他们的稿件,用我们的“三爱论”中的爱稿件爱作者精神,选出他们的成功稿件,给予扶持,发表出来。这批作者中出现写得越来越好的人才,在省级刊物发表一批成熟稿件。第二梯队就是这些成熟起来且具有实力的作者。我们对第二梯队的作者,给他们提供大块版面,创造条件,让他们参加笔会,给他们的作品评奖,他们很快就走向全国。第一梯队就是在全国性有影响的作家,他们成功了,他们的稿件不愁发表了,他们活跃在全国的大刊名刊。我们与他们交朋友,不断地约些他们的稿子来发表。但我们的主要目标不是他们,而是第二梯队的同志们。我们不断从第三梯队中发现人,让他们进入第二梯队,再把第二梯队推进到第一梯队。应该说我的“三梯队论”对于省级文学刊物的定位是比较准的。如果自我表扬,我当了这么多年的编辑,除了上述的两点经验与体会外,还有一事值得说说,那就是我给《长江文艺》撰的一句广告语:“长江不断流,文学旗不倒!”这10个字的广告语,得到不少作家朋友的肯定,文学之旗是会永远飘扬在人类天空的。这辈子当编辑,虽然辛苦些贫穷些寂寞些,但我无怨无悔,而且乐此不疲!

1969年我在乡下当农民,在油印杂志发表的那首《亿万人民庆国庆》的诗,是我的处女作。后来上大学中文系,后来又当文学期刊编辑,当编辑和在大学里上学时,我都在坚持写作。因为出身农民,血管里流的是农民的血,我对农民父兄的那种情感,那种血肉相依那种刻骨铭心的连系是与生俱存的。我写了许多农民与农村题材的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是湖北乃至全国的乡土诗人代表之一。我的乡土诗,除了一批咏吟水乡山乡的美丽风情之外,写乡村人物与为农民生存状态鼓与呼的组诗很多。其中受到读者与评论界注意的有三组,分别是发表在《长江文艺》后被《诗刊》转载的《我忆念的山村》,发表在《诗刊》的《没有万元户的村庄》,发表在《人民文学》的《乡村忧思》。这三组诗被评论家称为“刘益善乡村忧愤诗”。《我忆念的山村》被诗评家张同吾评为“刻划中国农民性格特征的力作”,获《诗刊》奖,并被选入《中国新文艺大系》中。九十年代之后,诗坛的变化很大,我自那时到现在,游离在诗坛的边缘。看诗关注诗坛的风云,自己写得很少,每年大约10来首诗,当年的那种激情好像离我远去了。但是我仍然是诗坛的一员,我是比较冷静的老同志了。诗写得少了,我开始写小说及其他文体。散文集出版了几本,长篇纪实文学出版了几本。我开始是想好好地写小说的,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三四年,我一口气发表了四五十部中短篇小说,平均一年发表上十部,除了两个短篇被《中华文学选刊》、《中国文学》转载外,基本没什么反响。我觉得我的小说是冲不上一个高地了。过了十来年后,我的几部中篇小说被《十月》发表,其中一部《回家过年》,一部《河东河西》,前者写低层农民工生活,后者写我熟悉的乡土。这两个作品放了十来年,竟然发表,且前者被《中篇小说选刊》转载,后者被《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三家选刊转载,这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我的中篇小说《向阳湖》在《芳草》发表后,获得汉语女评委奖和湖北文学奖,另有一个短篇小说《东天一朵云》也获湖北文学奖。我现在的写作心态很平静了,如今的文学作品可谓是车载船装千车也载不尽万船也装不完,你写的平庸之作出版了几十本书,那在这车载船装的作品中不过是沧海一粟,过不了几年就是垃圾一堆。要写点精彩的作品,即使发不了,放上一些年,再发出来也可以。精彩的作品虽说也不一定能流传多久,但能给人一些启悟与阅读快感也好。好作品终究会流传得久远些。我今后的打算是,以阅读为主,再好好思索一番,写出尽可能精彩一些的作品,不一定要写那么多。

再次感激袁善腊与刘醒龙两位先生,他们策划出版“芳草文库”, 嘱我编一套文集。我已发表的作品,编个八九卷不成问题,但与其多编不如编精一些。我只选编了三卷,一卷诗,一卷散文,一卷小说。我想这样出版后送朋友,摆在人家书架上占的地方也少。

文集编好后,前面是光秃秃的,本想请人写篇序,后来又想到别人写序要阅读我这堆东西,费力费时,不如我自己写一篇吧,写写我的编辑和创作经历,权当自序。自选文集配上自序,也许更合体例!

感谢你还能翻翻我的这些作品,我的读者与师友们!

                                    2015719日武昌东湖翠柳街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刘益善文集》

2016-04-18 00-00-00

 

刘益善文集》(全三册)

作者:刘益善

武汉大学出版社

2016年3月,1版1次

定价:142元(全三册)

 

 

      

 

如果从1969年发表在武昌县文化馆油印刊物《武昌文艺》上的庆国庆诗算起,我今年有四十多年的创作年龄了。我197310月由华中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分配至《长江文艺》作编辑,到20124月退休,在《长江文艺》干了42年。退休后,得武汉市老市长袁善腊和《芳草》杂志主编刘醒龙信任,聘我到大型农民工文学生活杂志《芳草潮》当特邀主编。我这辈子当编辑与作家是无法更改的事,我将把文学编辑与文学创作坚持到最后。

我当编辑,先是从诗歌编辑当起,那时跟着老编辑一起,到工农兵中去,今天在省内国内都有大名的诗人与作家,有不少是我们发现与发掘出来的。后来我改做小说编辑,再又做诗歌散文组长,19864月提拔我当编辑部副主任(那时是主任负责制,就如现在的副主编),我是作家协会很年轻的处级干部。后来我担任副主编、常务副主编。199710月我做了《长江文艺》杂志社的社长、主编,这一干就干了15年。我做编辑,是很认真投入地做的,我不搞帮派,不分亲疏,能够尽力帮上一把的作者与作品,我就全心去帮。这个岗位不是升官的阶梯,不是发财的位子,只能是一种事业,我是热爱这事业的。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去工作,本身就是一种快乐与幸福。关于做编辑,我曾撰文说过“三爱”:即爱职业,爱作者,爱稿件。在发现和培养作者方面,我也撰文说过我的“三梯队论”。《长江文艺》是省级文学杂志,我们不去盯名家,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全国性的大刊。我们的工作重点在中层作者。我的“三梯队论”是这样的:第三梯队是千千万万的爱好文学的青年,是大量的投稿者。对于这些作者和他们的稿件,用我们的“三爱论”中的爱稿件爱作者精神,选出他们的成功稿件,给予扶持,发表出来。这批作者中出现写得越来越好的人才,在省级刊物发表一批成熟稿件。第二梯队就是这些成熟起来且具有实力的作者。我们对第二梯队的作者,给他们提供大块版面,创造条件,让他们参加笔会,给他们的作品评奖,他们很快就走向全国。第一梯队就是在全国性有影响的作家,他们成功了,他们的稿件不愁发表了,他们活跃在全国的大刊名刊。我们与他们交朋友,不断地约些他们的稿子来发表。但我们的主要目标不是他们,而是第二梯队的同志们。我们不断从第三梯队中发现人,让他们进入第二梯队,再把第二梯队推进到第一梯队。应该说我的“三梯队论”对于省级文学刊物的定位是比较准的。如果自我表扬,我当了这么多年的编辑,除了上述的两点经验与体会外,还有一事值得说说,那就是我给《长江文艺》撰的一句广告语:“长江不断流,文学旗不倒!”这10个字的广告语,得到不少作家朋友的肯定,文学之旗是会永远飘扬在人类天空的。这辈子当编辑,虽然辛苦些贫穷些寂寞些,但我无怨无悔,而且乐此不疲!

1969年我在乡下当农民,在油印杂志发表的那首《亿万人民庆国庆》的诗,是我的处女作。后来上大学中文系,后来又当文学期刊编辑,当编辑和在大学里上学时,我都在坚持写作。因为出身农民,血管里流的是农民的血,我对农民父兄的那种情感,那种血肉相依那种刻骨铭心的连系是与生俱存的。我写了许多农民与农村题材的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是湖北乃至全国的乡土诗人代表之一。我的乡土诗,除了一批咏吟水乡山乡的美丽风情之外,写乡村人物与为农民生存状态鼓与呼的组诗很多。其中受到读者与评论界注意的有三组,分别是发表在《长江文艺》后被《诗刊》转载的《我忆念的山村》,发表在《诗刊》的《没有万元户的村庄》,发表在《人民文学》的《乡村忧思》。这三组诗被评论家称为“刘益善乡村忧愤诗”。《我忆念的山村》被诗评家张同吾评为“刻划中国农民性格特征的力作”,获《诗刊》奖,并被选入《中国新文艺大系》中。九十年代之后,诗坛的变化很大,我自那时到现在,游离在诗坛的边缘。看诗关注诗坛的风云,自己写得很少,每年大约10来首诗,当年的那种激情好像离我远去了。但是我仍然是诗坛的一员,我是比较冷静的老同志了。诗写得少了,我开始写小说及其他文体。散文集出版了几本,长篇纪实文学出版了几本。我开始是想好好地写小说的,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三四年,我一口气发表了四五十部中短篇小说,平均一年发表上十部,除了两个短篇被《中华文学选刊》、《中国文学》转载外,基本没什么反响。我觉得我的小说是冲不上一个高地了。过了十来年后,我的几部中篇小说被《十月》发表,其中一部《回家过年》,一部《河东河西》,前者写低层农民工生活,后者写我熟悉的乡土。这两个作品放了十来年,竟然发表,且前者被《中篇小说选刊》转载,后者被《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三家选刊转载,这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我的中篇小说《向阳湖》在《芳草》发表后,获得汉语女评委奖和湖北文学奖,另有一个短篇小说《东天一朵云》也获湖北文学奖。我现在的写作心态很平静了,如今的文学作品可谓是车载船装千车也载不尽万船也装不完,你写的平庸之作出版了几十本书,那在这车载船装的作品中不过是沧海一粟,过不了几年就是垃圾一堆。要写点精彩的作品,即使发不了,放上一些年,再发出来也可以。精彩的作品虽说也不一定能流传多久,但能给人一些启悟与阅读快感也好。好作品终究会流传得久远些。我今后的打算是,以阅读为主,再好好思索一番,写出尽可能精彩一些的作品,不一定要写那么多。

再次感激袁善腊与刘醒龙两位先生,他们策划出版“芳草文库”, 嘱我编一套文集。我已发表的作品,编个八九卷不成问题,但与其多编不如编精一些。我只选编了三卷,一卷诗,一卷散文,一卷小说。我想这样出版后送朋友,摆在人家书架上占的地方也少。

文集编好后,前面是光秃秃的,本想请人写篇序,后来又想到别人写序要阅读我这堆东西,费力费时,不如我自己写一篇吧,写写我的编辑和创作经历,权当自序。自选文集配上自序,也许更合体例!

感谢你还能翻翻我的这些作品,我的读者与师友们!

                                    2015719日武昌东湖翠柳街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