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诗歌 >

丹江口沧浪海之歌(诗八首)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6-09-12    作者:高 飞

沧浪牧歌  一粒海的种子

 

从那个傍晚

那个洒满夕阳金色余晖的傍晚

那个骑在牛背上的牧童吟唱沧浪牧歌的

傍晚

这里注定要成为一条大河的源头或者沧海

因为

这是一曲穿越千山万水的歌

这是一曲穿越千年万载的歌

这是一曲穿透圣哲肺腑的歌

 

那悠扬的旋律

是一条河的源头

是一朵花的绽放

是一粒神奇的种子发芽的回响

当牧歌的余音还在苍茫暮色里

飞扬

我己看到了汹涌澎湃的海浪

从洪荒而来

从银汉而来

陆海奔潮的景象

 

沧浪牧歌

一粒海的种子

                       2016年8月23晨草于汉水之滨丹江口

 

牧童和圣者

这只歌不知唱了多少载

唱了多少人

唱了多少个这样的傍晚和黄昏

唱醉了几多夕阳和轻柔的暮霭

  也听了一万遍

  也听了一万遍

只不过就是几句

放牛郎排遣时光的小唱或者

为了牛蹄下的绿草

碧水  花丛上浅浅掠过的蝴蝶

或者穿破暮色的飞鸟

歌子唱了一遍又一遍

歌子唱了一代又一代

只是没有那位

慧心慧眼的智者

只是缺少一个懂歌的人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因为懂它的人

而神圣而不朽

2016824

 

孔子雕像

为了让人们记住那支歌

为了让人们记着那个人

在汉水之滨

一个叫沧浪海的岸边

矗立了这尊塑像

三五书童在他的身后

一个手握横笛骑在

牛背上的牧童

在他的远方

不倦地吹着笛子

浪花和江鸥

犹如横笛飞出的音符

 

站在高高的闻歌台

塑像眯着眼睛

似听非听  似望非望

这是一种境界

一种超然物外的境界

一种神思飞扬的境界

一种让山河不朽歌声不朽的境界

因为一个傍晚

因为一个圣者

因为一支牧歌

这儿的山 这儿的水 这儿的花 这儿的草

已经不再是一种风景

而是一条大河激流澎湃的源头

因为那位聆听的智者

这儿的河流 这儿的沙洲 这儿的绿树

已经不再是一片春生秋枯的牧场

而是一片孕育沧浪绿水的圣土

 

实际上

这尊雕像

是一种岁月留给多一个岁月的影子

或者一座文化的地标

这位老人

早已走进历史的圣殿

镌刻在人们的心上

大成至圣先师——

孔子

                                    2016年8月24

 

闻歌台

这是否就是那个

神奇的地方

均州城外

汉水之滨

那一抹夕阳下的沙洲

一个牧童

一支横笛

一头年迈的老牛

几只归巢的飞鸟

和余晖下青青的牧草

歌声缭绕的山岗

 

一位老人来了

那是两千多年前的一个傍晚

沐着初春的惠风

来到这个

青山环抱 绿水环绕的地方

暮色下远方的群山

晚风里花草的芬芳

让一位疲惫的老人

在周游列国之后

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惬意

感受到上苍的厚报和恩赐

苍山 碧流 夕阳 归鸟 清风 炊烟……

一颗沉醉的灵魂早已化作一片云

轻轻飞扬

这是一位圣者

一位把泱泱古国精雕细琢为

四书五经的圣者

 

是谁打破了天地的宁静

悠歌声

从云端传来

从远方传来

从青山绿水间传来——

沧浪之水清兮

可以濯我缨

沧浪之水浊兮

可以濯我足……

那天籁之音

犹如惊雷

穿破暮色

穿破亿万年的沉默与期待

穿破一颗圣哲的灵魂

激起千年波浪

直到歌声远去

直到牧童的身影远去

直到沉沉的夜暮

笼罩了整个世界

听歌的老人

依然站在汉水之滨

犹如一座巍峨的山峰

与夜色融入歌的玄韵

 

从此

这个歌声飘过的地方

这个留下圣人脚印的地方

便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

闻歌台

 

从此

汉水之滨便多了

一道诗情画意的风景——

闻歌台

 

沧浪洲

一湾清流

一抹斜阳

一片碧草

几树繁花

几孔小桥

几只飞鸟

无需晨钟暮鼓

无需村舍烟霞

无需车马喧嚣

一头牛

一支笛

一个牧童

一曲童谣

便是一幅绝妙的风景

只等一位哲人的到来

无需四书

无需五经

也无需三千弟子七十二贤者

相伴

只要一抹斜阳

只要一片暮色

只要一缕清风

只要那水色的清唱

伴着悠悠的笛音飞来

够了

沧浪洲

飞歌的沙洲

足以感动一个圣哲的情怀

足以余音绕梁千年万载

足以震撼泱泱华夏古国

足以让一个民族

深深地感受

一条文明大河源头的魂魄

 

沧浪洲

风景之外的风景

 

沧浪小镇

因水而建

倚山而踞

因为一片沧海

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

犹如一幅美丽的画卷

在青山绿水间铺开

纵为街

横为街

一片一片的青石犹如纵横交错的阡陌

把小镇连在一起

一边是遥遥相望的武当仙山

一边是烟波浩淼的万顷碧水

于是

沧浪小镇

从神话中走来——

走进梦的水乡

走进中国水都丹江口

走进诗与画的神奇世界

 

沧浪小镇

浪花上飞来的一片云彩

 

百喜岛

一株小草

一株落地生根的小草

百喜草

因为你

这个小岛有了这样诗意的名字——

百喜岛

                                          ——题 

是谁把一粒草的种子

一粒饱含期待的种子

播撒在这片土地

这座碧水环绕的小岛

于是葱绿的生命

在这个小岛上生长蔓延

蓝天 碧水 绿草

构成了一幅奇异的画图

一个美丽的名字

像一朵浪花

装点小岛的风景

百喜岛

 

花儿在这里绽放

叫百喜花

草儿在这里生长

叫百喜草

鸟儿在这里飞翔

叫百喜鸟

山果在这儿成熟

叫百喜果……

 

这是怎样的风景呀

一块岩石

就饱涵海与洋的浩淼

就是一片草丛

就可以感受水天一色的辽阔

就是一缕清风

就会生出一万双翅膀

化作一万只蝴蝶在天地间翩翩飞舞

百喜岛

云水之间的一叶扁舟

 

在百喜岛

让我们

与水共眠

与天共眠

与时光共眠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丹江口沧浪海之歌(诗八首)

2016-09-12 00-00-00

沧浪牧歌  一粒海的种子

 

从那个傍晚

那个洒满夕阳金色余晖的傍晚

那个骑在牛背上的牧童吟唱沧浪牧歌的

傍晚

这里注定要成为一条大河的源头或者沧海

因为

这是一曲穿越千山万水的歌

这是一曲穿越千年万载的歌

这是一曲穿透圣哲肺腑的歌

 

那悠扬的旋律

是一条河的源头

是一朵花的绽放

是一粒神奇的种子发芽的回响

当牧歌的余音还在苍茫暮色里

飞扬

我己看到了汹涌澎湃的海浪

从洪荒而来

从银汉而来

陆海奔潮的景象

 

沧浪牧歌

一粒海的种子

                       2016年8月23晨草于汉水之滨丹江口

 

牧童和圣者

这只歌不知唱了多少载

唱了多少人

唱了多少个这样的傍晚和黄昏

唱醉了几多夕阳和轻柔的暮霭

  也听了一万遍

  也听了一万遍

只不过就是几句

放牛郎排遣时光的小唱或者

为了牛蹄下的绿草

碧水  花丛上浅浅掠过的蝴蝶

或者穿破暮色的飞鸟

歌子唱了一遍又一遍

歌子唱了一代又一代

只是没有那位

慧心慧眼的智者

只是缺少一个懂歌的人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因为懂它的人

而神圣而不朽

2016824

 

孔子雕像

为了让人们记住那支歌

为了让人们记着那个人

在汉水之滨

一个叫沧浪海的岸边

矗立了这尊塑像

三五书童在他的身后

一个手握横笛骑在

牛背上的牧童

在他的远方

不倦地吹着笛子

浪花和江鸥

犹如横笛飞出的音符

 

站在高高的闻歌台

塑像眯着眼睛

似听非听  似望非望

这是一种境界

一种超然物外的境界

一种神思飞扬的境界

一种让山河不朽歌声不朽的境界

因为一个傍晚

因为一个圣者

因为一支牧歌

这儿的山 这儿的水 这儿的花 这儿的草

已经不再是一种风景

而是一条大河激流澎湃的源头

因为那位聆听的智者

这儿的河流 这儿的沙洲 这儿的绿树

已经不再是一片春生秋枯的牧场

而是一片孕育沧浪绿水的圣土

 

实际上

这尊雕像

是一种岁月留给多一个岁月的影子

或者一座文化的地标

这位老人

早已走进历史的圣殿

镌刻在人们的心上

大成至圣先师——

孔子

                                    2016年8月24

 

闻歌台

这是否就是那个

神奇的地方

均州城外

汉水之滨

那一抹夕阳下的沙洲

一个牧童

一支横笛

一头年迈的老牛

几只归巢的飞鸟

和余晖下青青的牧草

歌声缭绕的山岗

 

一位老人来了

那是两千多年前的一个傍晚

沐着初春的惠风

来到这个

青山环抱 绿水环绕的地方

暮色下远方的群山

晚风里花草的芬芳

让一位疲惫的老人

在周游列国之后

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惬意

感受到上苍的厚报和恩赐

苍山 碧流 夕阳 归鸟 清风 炊烟……

一颗沉醉的灵魂早已化作一片云

轻轻飞扬

这是一位圣者

一位把泱泱古国精雕细琢为

四书五经的圣者

 

是谁打破了天地的宁静

悠歌声

从云端传来

从远方传来

从青山绿水间传来——

沧浪之水清兮

可以濯我缨

沧浪之水浊兮

可以濯我足……

那天籁之音

犹如惊雷

穿破暮色

穿破亿万年的沉默与期待

穿破一颗圣哲的灵魂

激起千年波浪

直到歌声远去

直到牧童的身影远去

直到沉沉的夜暮

笼罩了整个世界

听歌的老人

依然站在汉水之滨

犹如一座巍峨的山峰

与夜色融入歌的玄韵

 

从此

这个歌声飘过的地方

这个留下圣人脚印的地方

便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

闻歌台

 

从此

汉水之滨便多了

一道诗情画意的风景——

闻歌台

 

沧浪洲

一湾清流

一抹斜阳

一片碧草

几树繁花

几孔小桥

几只飞鸟

无需晨钟暮鼓

无需村舍烟霞

无需车马喧嚣

一头牛

一支笛

一个牧童

一曲童谣

便是一幅绝妙的风景

只等一位哲人的到来

无需四书

无需五经

也无需三千弟子七十二贤者

相伴

只要一抹斜阳

只要一片暮色

只要一缕清风

只要那水色的清唱

伴着悠悠的笛音飞来

够了

沧浪洲

飞歌的沙洲

足以感动一个圣哲的情怀

足以余音绕梁千年万载

足以震撼泱泱华夏古国

足以让一个民族

深深地感受

一条文明大河源头的魂魄

 

沧浪洲

风景之外的风景

 

沧浪小镇

因水而建

倚山而踞

因为一片沧海

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

犹如一幅美丽的画卷

在青山绿水间铺开

纵为街

横为街

一片一片的青石犹如纵横交错的阡陌

把小镇连在一起

一边是遥遥相望的武当仙山

一边是烟波浩淼的万顷碧水

于是

沧浪小镇

从神话中走来——

走进梦的水乡

走进中国水都丹江口

走进诗与画的神奇世界

 

沧浪小镇

浪花上飞来的一片云彩

 

百喜岛

一株小草

一株落地生根的小草

百喜草

因为你

这个小岛有了这样诗意的名字——

百喜岛

                                          ——题 

是谁把一粒草的种子

一粒饱含期待的种子

播撒在这片土地

这座碧水环绕的小岛

于是葱绿的生命

在这个小岛上生长蔓延

蓝天 碧水 绿草

构成了一幅奇异的画图

一个美丽的名字

像一朵浪花

装点小岛的风景

百喜岛

 

花儿在这里绽放

叫百喜花

草儿在这里生长

叫百喜草

鸟儿在这里飞翔

叫百喜鸟

山果在这儿成熟

叫百喜果……

 

这是怎样的风景呀

一块岩石

就饱涵海与洋的浩淼

就是一片草丛

就可以感受水天一色的辽阔

就是一缕清风

就会生出一万双翅膀

化作一万只蝴蝶在天地间翩翩飞舞

百喜岛

云水之间的一叶扁舟

 

在百喜岛

让我们

与水共眠

与天共眠

与时光共眠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