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作快读 >

古巷(外一章)(刊载于《散文诗》2017▪上半月(3))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7-05-03    作者:柯 伦

古巷(外一章)


      古巷幽深,店铺依街而立,与民宅混搭其间,像孪生兄弟。民风民俗交融于此,已然一部活动的史籍。
      街面狭长,略微弯曲,如一位弯背的老者。鹅卵石铺路,常年的磨损,路面像受了重力挤压,而落下劳疾损伤。房屋清一色的黑瓦,青砖和粉白墙面,马头墙昂首远方,似有奔向肥美草原之势。
      传统老手艺延续着顽强的生命力。老字号烧酒坊位于巷子东头,老远就能闻到那股原始的醇厚酒香,这些散发着洋姜酒、包谷酒、柿子酒,以及稻谷酒、麦酒的浓稠气味,使人无法抵挡。若是爱酒之人,必止步于前。
     房门前,坐在木椅上的白发老翁吃着水烟,铜皮包的水烟袋被磨得黄灿灿的。小白狗躺在木椅旁,打量着过往的行人。这场景,恰是一幅生动的日常生活图景,又像一幅闲适恬静的画卷。安适在这里积聚,像一股无声的力量泼洒的玉露,浸润着这片心灵的家园。
     在巷子中央,青石垒砌的台阶,直抵一家字画老店,门楼典雅,木窗雕花,古色古香,呈现出店主人曾经的风光。几百年来,古巷弹拨着生命的节奏,保有自己悠闲的步调,不为外界所动。
     略显苍老的古巷,透过巷道两侧,犹存当年风韵。偶有残壁断裂处露出白色纹理,形似雕花的语言,黑瓦铺成节状的时光,半遮半掩。地基以山石垒砌,如青石安稳,似光阴悠悠。
     偶尔伸出的树枝上,挂着灯笼或招牌,裁缝店、刺绣店时有人光顾,木器店、竹器店、石器店尚在运转,酒坊悠着性子,也在慢慢出酒。总有人保留着那么一份自然古朴的活法,也许是为了生计,也许是为了那份祖传的技艺不被失传。
出了古巷,斜阳正挂在老槐树梢上,稀稀落落的行人,享受着这里的慢时光。我多有不舍地走入古镇的暮色苍茫之中。


 

古渡口

两山夹岸,一条河穿过葳蕤的峻岭。
      半山腰上,烟缕爬向山岚,几间民房散落。一条木船扎进河里,船上空无一人。今日古渡舟难横。
      河的两岸空落而闲适,河滩杂石光怪陆离,一只狗卧在岸边。阳光稀薄,让山雾钻了空子,河谷飘起一层雾气。我们费了一番功夫,找到古渡口原址,它孤零零的,倚在一棵老榕树巨大的伞叶下,像在酣睡,不问尘世。
      渡船如这河里漂浮的一片树叶,载不动变换的风云,更多的只是在传说里穿梭波涛。
      不远处,河的下游,一座桥取代了它的地位。它被荒草,杂木所掩藏,无人问津。
      河面上,几只水鸟正在觅食,不一会,欢叫着上了云天。清澈的河水倒影出翠绿的树林,而渡口像一块疤痕,紧贴在石头垒砌的河边。
      略显干瘦的河道,充满渡船犁开波浪的味道。只要你弯下身子,去感触一下冰冷的水流,就会领悟渡口将自己置身于激流的撞击下而生出无限敬意。
      如今,古渡口远离事件的中心,回归初始状态,而远去的烟火常常吞吐记忆的残片,留下灼伤的胎记。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古巷(外一章)(刊载于《散文诗》2017▪上半月(3))

2017-05-03 00-00-00

古巷(外一章)


      古巷幽深,店铺依街而立,与民宅混搭其间,像孪生兄弟。民风民俗交融于此,已然一部活动的史籍。
      街面狭长,略微弯曲,如一位弯背的老者。鹅卵石铺路,常年的磨损,路面像受了重力挤压,而落下劳疾损伤。房屋清一色的黑瓦,青砖和粉白墙面,马头墙昂首远方,似有奔向肥美草原之势。
      传统老手艺延续着顽强的生命力。老字号烧酒坊位于巷子东头,老远就能闻到那股原始的醇厚酒香,这些散发着洋姜酒、包谷酒、柿子酒,以及稻谷酒、麦酒的浓稠气味,使人无法抵挡。若是爱酒之人,必止步于前。
     房门前,坐在木椅上的白发老翁吃着水烟,铜皮包的水烟袋被磨得黄灿灿的。小白狗躺在木椅旁,打量着过往的行人。这场景,恰是一幅生动的日常生活图景,又像一幅闲适恬静的画卷。安适在这里积聚,像一股无声的力量泼洒的玉露,浸润着这片心灵的家园。
     在巷子中央,青石垒砌的台阶,直抵一家字画老店,门楼典雅,木窗雕花,古色古香,呈现出店主人曾经的风光。几百年来,古巷弹拨着生命的节奏,保有自己悠闲的步调,不为外界所动。
     略显苍老的古巷,透过巷道两侧,犹存当年风韵。偶有残壁断裂处露出白色纹理,形似雕花的语言,黑瓦铺成节状的时光,半遮半掩。地基以山石垒砌,如青石安稳,似光阴悠悠。
     偶尔伸出的树枝上,挂着灯笼或招牌,裁缝店、刺绣店时有人光顾,木器店、竹器店、石器店尚在运转,酒坊悠着性子,也在慢慢出酒。总有人保留着那么一份自然古朴的活法,也许是为了生计,也许是为了那份祖传的技艺不被失传。
出了古巷,斜阳正挂在老槐树梢上,稀稀落落的行人,享受着这里的慢时光。我多有不舍地走入古镇的暮色苍茫之中。


 

古渡口

两山夹岸,一条河穿过葳蕤的峻岭。
      半山腰上,烟缕爬向山岚,几间民房散落。一条木船扎进河里,船上空无一人。今日古渡舟难横。
      河的两岸空落而闲适,河滩杂石光怪陆离,一只狗卧在岸边。阳光稀薄,让山雾钻了空子,河谷飘起一层雾气。我们费了一番功夫,找到古渡口原址,它孤零零的,倚在一棵老榕树巨大的伞叶下,像在酣睡,不问尘世。
      渡船如这河里漂浮的一片树叶,载不动变换的风云,更多的只是在传说里穿梭波涛。
      不远处,河的下游,一座桥取代了它的地位。它被荒草,杂木所掩藏,无人问津。
      河面上,几只水鸟正在觅食,不一会,欢叫着上了云天。清澈的河水倒影出翠绿的树林,而渡口像一块疤痕,紧贴在石头垒砌的河边。
      略显干瘦的河道,充满渡船犁开波浪的味道。只要你弯下身子,去感触一下冰冷的水流,就会领悟渡口将自己置身于激流的撞击下而生出无限敬意。
      如今,古渡口远离事件的中心,回归初始状态,而远去的烟火常常吞吐记忆的残片,留下灼伤的胎记。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