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其他原创 >

最后的瓦盆

来源:陨西作协    发布时间:2017-11-24    作者:周宗华

 

“喂,窑上周家在烧窑了,你来拍片不?”

“去去去,一定去。”

“好的。明天我来接你。”

“立冬晴,一冬晴。”今年立冬这天是个好晴天,这预示着今年冬天可能晴天多,雨天少,天气不错。至少出门、干活也利索些。于是,以干活为生的农家们在立冬这天规划了一冬的活路。

窑上的居民周贤坤一家选择的是烧窑。

他家烧窑,主要是烧瓦盆、盒碗之类等传统产品。

烧窑是周家的祖传手艺,据说已有几百年的历史。

立冬没几天,我正在家里“伏案疾书”,肖家河村书记肖明顺打来电话,说窑上今年烧窑开始了,请我去拍一下片子。

接到电话,我连忙给区文化馆副馆长陈磊打电话,给他讲了此事,问他想不想来拍片。因为去年或者前两年他好像跟我讲过,想到窑上拍烧瓦盆的过程,让我留心一下。现在机会来了,于是,我便要跟他打一下招呼。因为陈馆长喜欢也更擅长拍民俗的片子,并且拍出了很多这方面的优秀获奖作品。

电话打过去后,陈馆长说,眼下他在南化驻村搞扶贫,时间很紧,请不准假,来不了。还说,他在别处拍过一些片段。

现在郧阳摄协拍片时兴集团作战,群体出动,陈馆长来不了,我便给区摄协主席周家山打电话,问他来不?周主席说,他到湖南拍片去了,也来不了。要么等烧下一窑的时候,来一下。我问区摄协的还有没有别人可以来。他说他联系一下。第二天再问,周主席说,都顾不得来。所以,只有我一人冲锋陷阵了,将来见面,摄友们不要怪我没通知他们。

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家里用作洗脸、装菜、和面的用具,多是瓦盆。这些大大小小的盆,全是黑乎乎的,有的泛着油光,待在灶台上,案板上以及房屋的各个角落,或者随便放在什么地方……有段时间,这就是一家人最值钱的生活用品了——这些土质的生活用具成为我整个童年的记忆。当然,有时候也会看到一两件闪着金光的铜质用品,比如铜盆、水烟袋、铜勺子等,那多半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人家才有。

在看到一些瓦盆的时候,年少的我一直在想,这些东西究竟来自何方?又是谁这么聪明,造出了这样奇怪而实用的东西呢?

这疑问在心里一直装了几十年,希望有朝一日能搞个清楚。

机会终于来了。

118,开完乡因灾倒房重建工作会后的下午一点多,我坐上肖家河村会计乔凤的车,来到窑上拍片。

这时候,主人家周贤坤正在边装窑边烧火升温。我边拍片边问一些属于他们这个行业的“秘笈”。主人家也不隐瞒,都竹筒倒豆子透露给我了。

原来,窑上烧瓦盆的手艺属于祖传。

他们说,他们的先祖早先住在宜昌。这是几百年以前的事了。

在宜昌,有賈氏家族。賈氏家族善烧窑。而窑里烧的多是瓦片、瓦盆、瓦缸等系列产品。该系列产品成为賈氏祖传家业,传承了几十代人。大约到了大清乾隆年间,賈氏家族家道中落,无儿继承家业,遂招周氏做上门女婿。

年余,周賈氏生二子。长子头脑灵活,周氏让长子做生意,每天天南海北的挣银子。次子忠厚老实,不善言谈,但肯钻研,于是,周氏传次子烧窑手艺,传承祖业。于是,周家烧窑的手艺就这样延续至今。

到了大清中后期,朝政腐败,民不聊生,民众逃荒要饭,造成自明朝以来又一次民族大迁徙。宜昌周氏弟兄分家,各奔东西。次子带着家眷,来到汉水中上游的郧阳山区谋生。

郧阳山区自古以来就是流民聚居区。这里有黄金水道——汉江横贯东西,山高林密,土地肥沃,沟壑纵横,非常适合宜居养民。因担心流民聚集造反,在明初曾一度成为明王朝的封禁之地。但封禁却挡不住流民日思夜想、纷至沓来的步伐。于是,成化年间,朝廷干脆在这里设置郧阳府,管理流民,并将山西大槐树一代的居民绳捆索绑,迁至这里定居,制造了一次民族大迁徙的创举。至今,郧阳山区超过半数以上居民来自山西大槐树。

周氏来到郧阳山区后,定居在汉江以南的乔家院。这里,对面是天河口。“天上银河,地上天河。”天河口在过去很繁华,历来有“小汉口”之称。各色产品通过黄金水道到达全国各地,是做生意的好地方。于是,他将烧窑的手艺发扬光大,传下子孙好几代人。

“现在,我的窑发火烧好了第一窑250个盆。待天晴、柴干,可装烧第二窑,完成今年的烧窑季。”周氏第六代传承人周贤坤对我说。

周贤坤,今年62岁,他家现在的住址是肖家河村四组。周贤坤说,他家烧盆祖传技艺的上一代是他叔叔周国民。周国民今年85岁,健在,目前还帮着他烧窑。

肖家河村在春秋时期是古麇国都所在地,史称“麇国”。 当时,“麇国”国民以开矿淘金、挖铜,盛产青铜器著名。在近代,人们普遍将肖家河称作“窑上”。 “窑上”的居民用这里的黏土烧窑而名声在外。他们的窑里主要烧制坛子、水缸、瓦盆和一些土质生活用品。产品主要销售给本地居民以及周边的郧西、竹山、房县市场,由此,那时候鄂西北地区的人们都记住了一个名字:“窑上”。村支书肖明顺对我说,在实行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约20年的时光,肖家河“窑上”瓦盆、水缸的销售量达到了顶峰:全村百分之八十的户都在烧窑。全村青壮劳力以及附近周边村落的年轻人,都到“窑上”来挑盆出去卖钱、换粮。这些劳力挑盆出去换来的钱和粮食,养活了好几个村的近千户人家。

肖明顺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瓦盆不值钱,一个头号盆才卖块把钱,而二号盆、三号盆只有几角钱,甚至毛把钱。只能薄利多销。那时候,人们卖盆多数是为了糊口,只有拼命地挑出去卖,才能换来粮食和钱,养活一家老小。

瓦盆是易碎品。乡村戏称“打盆”。挑瓦盆叫卖者,一直被孩子们叫做“卖打盆的”。就是一不小心,跌个跟头,瓦盆掉到地上,摔个粉碎,一切白费。所以,一般挑瓦盆叫卖者都是极为小心谨慎的人。

小时候,我们那一片村庄散布在汉江河边的一条小路旁。这条羊场小路是连接郧阳江南几百个乡村的主要通道,卖盆的人经常从我们的道场里经过,向我们叫卖,兜售他们的产品。每当这时候,我们一群孩子看见卖盆的人从道场里一露头,就一起叫喊着“卖打盆的,卖打盆的……”这种叫喊充斥着亲切、新鲜的意味,也饱含讥讽、嘲笑之意,因此,孩子们的叫喊常常遭遇大人们一顿严厉训斥,才能停下来。

现在,我才知道,那时候那些“卖打盆的”跑路叫卖的生活实在充满着艰辛和不易,是应该受到尊敬的,而不应该受到无情的讽刺和嘲笑。可是在当时,这些只有大人们懂得,而一贯好奇、惯于鹦鹉学舌的孩子们是无知的,小小的他们有的只是天真和童趣,哪里会体味那些“卖打盆的”经历的酸甜苦辣?

不过,我现在也知道,我家门前除了黄金水道、过去的盐道、茶马古道,还有一条重复了多少年的道路——响彻着瓦盆瓦缸瓦片瓦罐交响曲之路。虽然它早已淹没在历史的滚滚烟尘中,需要通过一段回忆的文字,才能唤醒人们的记忆。

同时,我还知道,瓦盆(陶器)也是一部世界农耕文化文明史,伴随人类生活数千年,乃至数万年。远的不提,就说近年在五峰发现的东峰村庹家洲遗址,西峰村的上庄文化遗址,以及汉江对面的庹家湾遗址,都是商周以及汉唐遗留下来的秦砖汉瓦丰厚文化遗存。这些黑色瓦当说明,五峰是自春秋时期就有人类烧制瓦盆生产技艺,而现在的周家不过是其中的一支而已。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进入二十一世以后的这十多年,随着时代的飞速发展,现代的科技进步,郧阳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过去主要依靠使用土质瓦盆、水缸以及坛坛罐罐的时代宣告结束,而逐步被时尚、卫生的不锈钢系列生活用具所替代,所以,“窑上”的坛子、瓦盆、水缸也逐渐销声匿迹。往日“全村皆窑,遍地冒烟”的窑主如今也只剩下周贤坤一家一窑。烧窑的频率也由过去的四季皆烧变成目前主要看天气了。天气一直晴好,一年能烧十多窑;天气孬,雨多的年份,就烧的少,可能只有一两窑。比如今年,由于天气异常,无法正常生产,就只能烧两窑了。

如今,行走郧阳乡村农家,人们能看见家里使用瓦盆、水缸的农家实在少之又少了——可能偶尔只在深山老林的土屋里撞见。如果你瞧见某户人家稻场边或者某个旮旯摆着一溜旧瓦盆、旧水缸,或者旧坛子、旧瓦片之类,你不要以为这是准备备用的,而是主人家摆出来准备摔掉的。城里人走进乡村,看见这些东西,你可以放进后备箱,直接捡走,主人家不会怜惜的。

如果说,现在瓦盆对乡村还有一点作用的话,就是在十多年前,瓦盆已经成了各家各户一件专门的祭祀用品——摔盆。就是在有人去世后,用瓦盆放在棺材前烧纸。出棺时,由孝子将瓦盆端出,高高举在头顶,在路口用力将瓦盆掼在地上,摔个粉碎,预示子孙发达,大吉大利。

立冬前后,周贤坤用时一个月烧的两窑盆出窑了。这两窑瓦盆有五百多个。他说,按过去的套路看,现在烧的是二号盆。每个盆售价二十五块,五百个可获收入一万二千五百元。刨去柴禾、工夫,可获纯收入九千元左右。如果这些产品销往外地,每个盆可售价在三十五块以上。如果每年有四百个盆销到了外地,就可获得收入一万四千元,已经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了。很不错!在周贤坤家里,我看到,他家历代靠烧窑致富,已经积累了殷实的财富,几年前已经盖起了三间两层砖混结构小洋楼。现在屋里还对着刚做好的瓦盆坯子,准备下一窑装窑烧制。

物以稀为贵。由于现代烧瓦盆的人家快没有了,人们反而觉得珍贵。又闻,烧瓦盆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近年来,郧阳区文化馆做出了诸多不懈地努力,比如拍片呀,拍视频呀,写文字呀,打报告呀什么的,试图先将其申报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给一定的经费,予以保护。我真心希望这些热心人士努力打造的目标能够实现,使周家这一文化传承不至于失传而顺利延续下去。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最后的瓦盆

2017-11-24 10-54-26

 

“喂,窑上周家在烧窑了,你来拍片不?”

“去去去,一定去。”

“好的。明天我来接你。”

“立冬晴,一冬晴。”今年立冬这天是个好晴天,这预示着今年冬天可能晴天多,雨天少,天气不错。至少出门、干活也利索些。于是,以干活为生的农家们在立冬这天规划了一冬的活路。

窑上的居民周贤坤一家选择的是烧窑。

他家烧窑,主要是烧瓦盆、盒碗之类等传统产品。

烧窑是周家的祖传手艺,据说已有几百年的历史。

立冬没几天,我正在家里“伏案疾书”,肖家河村书记肖明顺打来电话,说窑上今年烧窑开始了,请我去拍一下片子。

接到电话,我连忙给区文化馆副馆长陈磊打电话,给他讲了此事,问他想不想来拍片。因为去年或者前两年他好像跟我讲过,想到窑上拍烧瓦盆的过程,让我留心一下。现在机会来了,于是,我便要跟他打一下招呼。因为陈馆长喜欢也更擅长拍民俗的片子,并且拍出了很多这方面的优秀获奖作品。

电话打过去后,陈馆长说,眼下他在南化驻村搞扶贫,时间很紧,请不准假,来不了。还说,他在别处拍过一些片段。

现在郧阳摄协拍片时兴集团作战,群体出动,陈馆长来不了,我便给区摄协主席周家山打电话,问他来不?周主席说,他到湖南拍片去了,也来不了。要么等烧下一窑的时候,来一下。我问区摄协的还有没有别人可以来。他说他联系一下。第二天再问,周主席说,都顾不得来。所以,只有我一人冲锋陷阵了,将来见面,摄友们不要怪我没通知他们。

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家里用作洗脸、装菜、和面的用具,多是瓦盆。这些大大小小的盆,全是黑乎乎的,有的泛着油光,待在灶台上,案板上以及房屋的各个角落,或者随便放在什么地方……有段时间,这就是一家人最值钱的生活用品了——这些土质的生活用具成为我整个童年的记忆。当然,有时候也会看到一两件闪着金光的铜质用品,比如铜盆、水烟袋、铜勺子等,那多半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人家才有。

在看到一些瓦盆的时候,年少的我一直在想,这些东西究竟来自何方?又是谁这么聪明,造出了这样奇怪而实用的东西呢?

这疑问在心里一直装了几十年,希望有朝一日能搞个清楚。

机会终于来了。

118,开完乡因灾倒房重建工作会后的下午一点多,我坐上肖家河村会计乔凤的车,来到窑上拍片。

这时候,主人家周贤坤正在边装窑边烧火升温。我边拍片边问一些属于他们这个行业的“秘笈”。主人家也不隐瞒,都竹筒倒豆子透露给我了。

原来,窑上烧瓦盆的手艺属于祖传。

他们说,他们的先祖早先住在宜昌。这是几百年以前的事了。

在宜昌,有賈氏家族。賈氏家族善烧窑。而窑里烧的多是瓦片、瓦盆、瓦缸等系列产品。该系列产品成为賈氏祖传家业,传承了几十代人。大约到了大清乾隆年间,賈氏家族家道中落,无儿继承家业,遂招周氏做上门女婿。

年余,周賈氏生二子。长子头脑灵活,周氏让长子做生意,每天天南海北的挣银子。次子忠厚老实,不善言谈,但肯钻研,于是,周氏传次子烧窑手艺,传承祖业。于是,周家烧窑的手艺就这样延续至今。

到了大清中后期,朝政腐败,民不聊生,民众逃荒要饭,造成自明朝以来又一次民族大迁徙。宜昌周氏弟兄分家,各奔东西。次子带着家眷,来到汉水中上游的郧阳山区谋生。

郧阳山区自古以来就是流民聚居区。这里有黄金水道——汉江横贯东西,山高林密,土地肥沃,沟壑纵横,非常适合宜居养民。因担心流民聚集造反,在明初曾一度成为明王朝的封禁之地。但封禁却挡不住流民日思夜想、纷至沓来的步伐。于是,成化年间,朝廷干脆在这里设置郧阳府,管理流民,并将山西大槐树一代的居民绳捆索绑,迁至这里定居,制造了一次民族大迁徙的创举。至今,郧阳山区超过半数以上居民来自山西大槐树。

周氏来到郧阳山区后,定居在汉江以南的乔家院。这里,对面是天河口。“天上银河,地上天河。”天河口在过去很繁华,历来有“小汉口”之称。各色产品通过黄金水道到达全国各地,是做生意的好地方。于是,他将烧窑的手艺发扬光大,传下子孙好几代人。

“现在,我的窑发火烧好了第一窑250个盆。待天晴、柴干,可装烧第二窑,完成今年的烧窑季。”周氏第六代传承人周贤坤对我说。

周贤坤,今年62岁,他家现在的住址是肖家河村四组。周贤坤说,他家烧盆祖传技艺的上一代是他叔叔周国民。周国民今年85岁,健在,目前还帮着他烧窑。

肖家河村在春秋时期是古麇国都所在地,史称“麇国”。 当时,“麇国”国民以开矿淘金、挖铜,盛产青铜器著名。在近代,人们普遍将肖家河称作“窑上”。 “窑上”的居民用这里的黏土烧窑而名声在外。他们的窑里主要烧制坛子、水缸、瓦盆和一些土质生活用品。产品主要销售给本地居民以及周边的郧西、竹山、房县市场,由此,那时候鄂西北地区的人们都记住了一个名字:“窑上”。村支书肖明顺对我说,在实行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约20年的时光,肖家河“窑上”瓦盆、水缸的销售量达到了顶峰:全村百分之八十的户都在烧窑。全村青壮劳力以及附近周边村落的年轻人,都到“窑上”来挑盆出去卖钱、换粮。这些劳力挑盆出去换来的钱和粮食,养活了好几个村的近千户人家。

肖明顺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瓦盆不值钱,一个头号盆才卖块把钱,而二号盆、三号盆只有几角钱,甚至毛把钱。只能薄利多销。那时候,人们卖盆多数是为了糊口,只有拼命地挑出去卖,才能换来粮食和钱,养活一家老小。

瓦盆是易碎品。乡村戏称“打盆”。挑瓦盆叫卖者,一直被孩子们叫做“卖打盆的”。就是一不小心,跌个跟头,瓦盆掉到地上,摔个粉碎,一切白费。所以,一般挑瓦盆叫卖者都是极为小心谨慎的人。

小时候,我们那一片村庄散布在汉江河边的一条小路旁。这条羊场小路是连接郧阳江南几百个乡村的主要通道,卖盆的人经常从我们的道场里经过,向我们叫卖,兜售他们的产品。每当这时候,我们一群孩子看见卖盆的人从道场里一露头,就一起叫喊着“卖打盆的,卖打盆的……”这种叫喊充斥着亲切、新鲜的意味,也饱含讥讽、嘲笑之意,因此,孩子们的叫喊常常遭遇大人们一顿严厉训斥,才能停下来。

现在,我才知道,那时候那些“卖打盆的”跑路叫卖的生活实在充满着艰辛和不易,是应该受到尊敬的,而不应该受到无情的讽刺和嘲笑。可是在当时,这些只有大人们懂得,而一贯好奇、惯于鹦鹉学舌的孩子们是无知的,小小的他们有的只是天真和童趣,哪里会体味那些“卖打盆的”经历的酸甜苦辣?

不过,我现在也知道,我家门前除了黄金水道、过去的盐道、茶马古道,还有一条重复了多少年的道路——响彻着瓦盆瓦缸瓦片瓦罐交响曲之路。虽然它早已淹没在历史的滚滚烟尘中,需要通过一段回忆的文字,才能唤醒人们的记忆。

同时,我还知道,瓦盆(陶器)也是一部世界农耕文化文明史,伴随人类生活数千年,乃至数万年。远的不提,就说近年在五峰发现的东峰村庹家洲遗址,西峰村的上庄文化遗址,以及汉江对面的庹家湾遗址,都是商周以及汉唐遗留下来的秦砖汉瓦丰厚文化遗存。这些黑色瓦当说明,五峰是自春秋时期就有人类烧制瓦盆生产技艺,而现在的周家不过是其中的一支而已。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进入二十一世以后的这十多年,随着时代的飞速发展,现代的科技进步,郧阳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过去主要依靠使用土质瓦盆、水缸以及坛坛罐罐的时代宣告结束,而逐步被时尚、卫生的不锈钢系列生活用具所替代,所以,“窑上”的坛子、瓦盆、水缸也逐渐销声匿迹。往日“全村皆窑,遍地冒烟”的窑主如今也只剩下周贤坤一家一窑。烧窑的频率也由过去的四季皆烧变成目前主要看天气了。天气一直晴好,一年能烧十多窑;天气孬,雨多的年份,就烧的少,可能只有一两窑。比如今年,由于天气异常,无法正常生产,就只能烧两窑了。

如今,行走郧阳乡村农家,人们能看见家里使用瓦盆、水缸的农家实在少之又少了——可能偶尔只在深山老林的土屋里撞见。如果你瞧见某户人家稻场边或者某个旮旯摆着一溜旧瓦盆、旧水缸,或者旧坛子、旧瓦片之类,你不要以为这是准备备用的,而是主人家摆出来准备摔掉的。城里人走进乡村,看见这些东西,你可以放进后备箱,直接捡走,主人家不会怜惜的。

如果说,现在瓦盆对乡村还有一点作用的话,就是在十多年前,瓦盆已经成了各家各户一件专门的祭祀用品——摔盆。就是在有人去世后,用瓦盆放在棺材前烧纸。出棺时,由孝子将瓦盆端出,高高举在头顶,在路口用力将瓦盆掼在地上,摔个粉碎,预示子孙发达,大吉大利。

立冬前后,周贤坤用时一个月烧的两窑盆出窑了。这两窑瓦盆有五百多个。他说,按过去的套路看,现在烧的是二号盆。每个盆售价二十五块,五百个可获收入一万二千五百元。刨去柴禾、工夫,可获纯收入九千元左右。如果这些产品销往外地,每个盆可售价在三十五块以上。如果每年有四百个盆销到了外地,就可获得收入一万四千元,已经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了。很不错!在周贤坤家里,我看到,他家历代靠烧窑致富,已经积累了殷实的财富,几年前已经盖起了三间两层砖混结构小洋楼。现在屋里还对着刚做好的瓦盆坯子,准备下一窑装窑烧制。

物以稀为贵。由于现代烧瓦盆的人家快没有了,人们反而觉得珍贵。又闻,烧瓦盆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近年来,郧阳区文化馆做出了诸多不懈地努力,比如拍片呀,拍视频呀,写文字呀,打报告呀什么的,试图先将其申报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给一定的经费,予以保护。我真心希望这些热心人士努力打造的目标能够实现,使周家这一文化传承不至于失传而顺利延续下去。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