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我住溠水头和尾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7-11-28    作者:李旭斌

     我的居住地在溠水头,也在溠水尾,这样说虽然有些不可思议,可事实上的确是这样。那是我后来把整个溠水都弄明白后的定语。
     我生在随县吴山新集村三组,鸡鸣山脚下。当年为:唐镇区吴山公社、联合大队(现新集村)、三生产队,本生产队由曾家畈、大堰两个小自然湾组成,村的西边、北边都是随县与枣阳的分水岭,岭那边虽然还属吴山镇管辖,可水是流向枣阳的。我在鸡鸣山脚下生,在山下长,后来管理领导所在的那个小村长达19年,可惜不知道我管辖的山水属于溠水的最源头。
     小时候只知道村里的小河天天在流水,每天从它上面过,在河里洗衣洗菜,戏水洗澡,逮鱼摸虾,至于河水流往哪里,没人想知道,也无需知道。读小学时吴山水库涨水,坐在教室就能看见库尾水面,这才弄清我们的河水汇集到吴山水库了。
     1975年,新修鲁城河水库,指挥部调我就读的吴山高中全体学生参加“会战”,通过这次 “大会战”,我通过学农增长了知识,知道了吴山水库的水是流向鲁城河的,再往下就是唐镇了。本人早在学生时代就开始参加修水库,参加治山改田,治河治水,吃了哪么多苦,流了哪么多汗,可惜一直不知道我们治的水属于溠水。
     真正知道自己住在“溠水”源头是1991年。我们那儿民间有许多关于鸡鸣山的传说故事,本人担心这些文化宝贝失传,邀几个文友收集整理了一本《鸡鸣山传说》,为了弄清鸡鸣山的渊源我翻开了清同治八年修订的《随州志》,上面明确记载:“鸡鸣山在(随州)西北一百六十里栲栳山东南,高跻千丈,其极顶曰鸡冠垛,上有真武殿,清和宫,左右有龙池、虎洞、伽蓝殿,其诸峰之最秀者曰文明、曰香炉,层峦叠翠、离合云烟,仿佛匡庐面目,‘山下即溠水发源处’…… ”此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家乡的河是溠水发源地啊! 我在弄清鸡鸣山渊源的同时,无意间也弄清了水的脉络。
     从此溠水的脉络缠在我心不可开胶了,对于家乡的山水自觉产生了一份责任感。为了保护鸡鸣山丰富的历史文化和自然生态,我与村(当时的种菜牛场)签订了70年的承包合同。这无疑就意味着我把溠水之源承包了。同时有关溠水的知识也在我脑海不断积累。
     原来,“溠”字是其他任何名和事都不可借用的一个字,这是编定中华大词典的老祖宗为家乡那条河特设的专用字。溠水属于涢水支流,是涢水主支之一。据《中国历史地图集》载,溠水之名是随州境最早的河流之一,始于战国时公元前350年。另据《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记载,溠水源出随西北桐柏山南麓,七尖峰西北部的鸡鸣山,向南流经吴山、唐镇、环潭、新街、安居注入涢水。黑屋湾以下至涢水汇合处一段,始正名溠水。溠水在吴山以上源出崇山峻岭,过了吴山镇是起伏不定的丘陵地带,黑屋湾以下才地势平坦。随州清朝诗人梁木著有《随州八景绝句八首》,其中《溠水观鱼》为随州古八景之一:独向溪头占钓矶,秋风时羡得鱼肥。不曾换酒来城市,恐踏红尘惹是非。
     我常调侃自己的文学人生:本是山溪一滴水,向着大海正磕磕碰碰一路而来,或许此生只能在寻梦的路上,但也乐在其中。了解溠水之后才有更确切的感悟,自己原是溠水源头那条条山溪的一滴水,向着大海正磕磕碰碰一路而来,也可以说是随着溠水一路走来,过吴山、走唐镇,在环潭汇入涢水,奔波到如今,也只算到达了随州。大海好像依然在梦中,那么也只能继续向前了。
     我是1999年在随州市区的白云湖畔买地建房的,溠水正好路过我在随州城的家门口。在我心里,溠水就是一条巨龙,一头是高高的鸡鸣山,一头是繁华喧闹的随州城,两头都有我的家。搬家时母亲曾要我带一把家乡土,灌一壶家乡水,以防水土不服。我说没有必要。事实上我在随州根本没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因为我吃的依然是家乡的来水。
     在随州安家后,我对溠水这条河的爱才逐渐清晰起来,乡思、乡情愈发难了,所出手的300多万字文学作品,都夹带着浓郁的溠水源头之土味,满载溠水的风土人情。从《鸡鸣山传奇》《鸡鸣山红叶》《难忘故乡的民歌声》《家在吴山》《赤土吴山》《走出山乡的那条路》,一直写到《白云湖说水》,我的文学历程也随着溠水走到了随州。
     就名字而言,溠水的确太贪了点?“溠”不允许他用,一条河霸占着中华大词典堂堂一个大字。这么想自己也有些贪婪,我霸占了溠水的头和尾不算,还打个拐弯。这个“拐弯”是指溠水在安居注入涢水后的那段。 随北乡下常说哪个做了过头之事多叫“过茆”,也常用“到位了又打个拐弯”代替“过茆”。对于溠水我也算过茆了。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我住溠水头和尾

2017-11-28 10-35-51

     我的居住地在溠水头,也在溠水尾,这样说虽然有些不可思议,可事实上的确是这样。那是我后来把整个溠水都弄明白后的定语。
     我生在随县吴山新集村三组,鸡鸣山脚下。当年为:唐镇区吴山公社、联合大队(现新集村)、三生产队,本生产队由曾家畈、大堰两个小自然湾组成,村的西边、北边都是随县与枣阳的分水岭,岭那边虽然还属吴山镇管辖,可水是流向枣阳的。我在鸡鸣山脚下生,在山下长,后来管理领导所在的那个小村长达19年,可惜不知道我管辖的山水属于溠水的最源头。
     小时候只知道村里的小河天天在流水,每天从它上面过,在河里洗衣洗菜,戏水洗澡,逮鱼摸虾,至于河水流往哪里,没人想知道,也无需知道。读小学时吴山水库涨水,坐在教室就能看见库尾水面,这才弄清我们的河水汇集到吴山水库了。
     1975年,新修鲁城河水库,指挥部调我就读的吴山高中全体学生参加“会战”,通过这次 “大会战”,我通过学农增长了知识,知道了吴山水库的水是流向鲁城河的,再往下就是唐镇了。本人早在学生时代就开始参加修水库,参加治山改田,治河治水,吃了哪么多苦,流了哪么多汗,可惜一直不知道我们治的水属于溠水。
     真正知道自己住在“溠水”源头是1991年。我们那儿民间有许多关于鸡鸣山的传说故事,本人担心这些文化宝贝失传,邀几个文友收集整理了一本《鸡鸣山传说》,为了弄清鸡鸣山的渊源我翻开了清同治八年修订的《随州志》,上面明确记载:“鸡鸣山在(随州)西北一百六十里栲栳山东南,高跻千丈,其极顶曰鸡冠垛,上有真武殿,清和宫,左右有龙池、虎洞、伽蓝殿,其诸峰之最秀者曰文明、曰香炉,层峦叠翠、离合云烟,仿佛匡庐面目,‘山下即溠水发源处’…… ”此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家乡的河是溠水发源地啊! 我在弄清鸡鸣山渊源的同时,无意间也弄清了水的脉络。
     从此溠水的脉络缠在我心不可开胶了,对于家乡的山水自觉产生了一份责任感。为了保护鸡鸣山丰富的历史文化和自然生态,我与村(当时的种菜牛场)签订了70年的承包合同。这无疑就意味着我把溠水之源承包了。同时有关溠水的知识也在我脑海不断积累。
     原来,“溠”字是其他任何名和事都不可借用的一个字,这是编定中华大词典的老祖宗为家乡那条河特设的专用字。溠水属于涢水支流,是涢水主支之一。据《中国历史地图集》载,溠水之名是随州境最早的河流之一,始于战国时公元前350年。另据《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记载,溠水源出随西北桐柏山南麓,七尖峰西北部的鸡鸣山,向南流经吴山、唐镇、环潭、新街、安居注入涢水。黑屋湾以下至涢水汇合处一段,始正名溠水。溠水在吴山以上源出崇山峻岭,过了吴山镇是起伏不定的丘陵地带,黑屋湾以下才地势平坦。随州清朝诗人梁木著有《随州八景绝句八首》,其中《溠水观鱼》为随州古八景之一:独向溪头占钓矶,秋风时羡得鱼肥。不曾换酒来城市,恐踏红尘惹是非。
     我常调侃自己的文学人生:本是山溪一滴水,向着大海正磕磕碰碰一路而来,或许此生只能在寻梦的路上,但也乐在其中。了解溠水之后才有更确切的感悟,自己原是溠水源头那条条山溪的一滴水,向着大海正磕磕碰碰一路而来,也可以说是随着溠水一路走来,过吴山、走唐镇,在环潭汇入涢水,奔波到如今,也只算到达了随州。大海好像依然在梦中,那么也只能继续向前了。
     我是1999年在随州市区的白云湖畔买地建房的,溠水正好路过我在随州城的家门口。在我心里,溠水就是一条巨龙,一头是高高的鸡鸣山,一头是繁华喧闹的随州城,两头都有我的家。搬家时母亲曾要我带一把家乡土,灌一壶家乡水,以防水土不服。我说没有必要。事实上我在随州根本没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因为我吃的依然是家乡的来水。
     在随州安家后,我对溠水这条河的爱才逐渐清晰起来,乡思、乡情愈发难了,所出手的300多万字文学作品,都夹带着浓郁的溠水源头之土味,满载溠水的风土人情。从《鸡鸣山传奇》《鸡鸣山红叶》《难忘故乡的民歌声》《家在吴山》《赤土吴山》《走出山乡的那条路》,一直写到《白云湖说水》,我的文学历程也随着溠水走到了随州。
     就名字而言,溠水的确太贪了点?“溠”不允许他用,一条河霸占着中华大词典堂堂一个大字。这么想自己也有些贪婪,我霸占了溠水的头和尾不算,还打个拐弯。这个“拐弯”是指溠水在安居注入涢水后的那段。 随北乡下常说哪个做了过头之事多叫“过茆”,也常用“到位了又打个拐弯”代替“过茆”。对于溠水我也算过茆了。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