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小区新来的老树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7-12-13    作者:解本星

 

小区“搬”来了位新邻居——棵老树。在我静静地打量着它的时候,它也在静静地打量着我。

说它是搬来的,是因为我昨天早晨起床后,习惯性地推开窗户,探出头深吸了一口小区的新鲜空气,看见地上只有几个石桌石凳而已。怎么一夜之间,就“长”出了这么大一棵参天大树呢?!说它是一棵老树,是因为三个顽童正在树下试图合抱住它,他们伸长了胳膊,可还是差三个巴掌的距离。在它残损的躯干上,密密麻麻地雕刻着岁月无情的履历,还有些许新老伤口布满了它佝偻的腰背。老树像一首史诗,记载了故土的沧桑巨变,见证了历史的风云变幻。

听邻居说,老树是从外地移栽过来的。树枝被人进行了修剪,许多被锯了梢的树枝包裹着厚厚的塑料布,宛如打了绷带的重伤病号。经过长途跋涉,老树极度虚弱、疲惫,蹙额愁眉,呻吟之声若有似无。它的身上还挂着“吊瓶”,需要靠输营养液维持孱弱的生命。即便如此,老树仍然伸着残缺的枝桠指向远方,仿佛在呼唤着什么。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我在窗前意外发现老树枝桠上开始鼓出一个个黄豆大的苞儿,有的已经半撑开,露出了稚嫩的新芽,带着昨夜的露珠,熠熠生辉,好似婴儿清纯的眼睛,好奇地看着这个世界。

老树发新芽,引来了鸟儿的好奇,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们聚集在树枝上蹿下跳上,唧唧喳喳,嘀嘀咕咕,有的清脆悦耳,有的婉转缠绵,叫出了春的气息,叫出了小区的清幽,将整个小区都置身于山林之中。

两场春雨过后,老树逐渐焕发出昔日的雄风。它的枝桠像礼花一样绽放开来,纵横交错,层层叠叠,郁郁葱葱。繁茂的叶子如长发般披肩掩面,在天空织就一张绿色的大网,把阳光筛成一把把米粒,撒向小区各个角落。两只喜鹊在树上盘旋几日,终于下定决心在树上安置小家,开始轮流衔枝搭建鸟窝。不知不觉中,老树已成为小区最美的一道风景线。

天气一天天炎热起来,老树下面成了小区热闹场所。晴空骄阳似火,树下凉风习习,大伙儿或坐或卧避暑纳凉,尽情享受着老树的恩泽。街坊邻居择菜、洗衣服、晒被子,几乎都是在老树下完成的。王大妈和李婶一个喜欢纳鞋底,一个擅长十字绣,她们是树下的常客,不到做饭时间绝不收工。退休的周伯伯、宋大叔喜欢豫剧,他们饭后也聚在树下拉上一段板胡,唱上几句河南梆子。吴师傅更是喜欢下班后在树下抽上两根烟,与邻居唠上一会儿家常,从中央反腐聊到子女找对象,从马航失事谈到网购心得,最后总是在他老婆的几番催促下才肯上楼吃饭。大伙儿的欢声笑语充斥着每一个树枝、每一片树叶,老树却一直缄默不语,静观小区家务琐事、家长里短,褒贬臧否。

我常常与老树对视,它放飞着我的思绪,审视着我的人生,我由衷地感到人生如树,树若人生。我二十三岁那年来到这个城市,举目无亲,身无几文。几次重病缠身,几次车祸遇险,几次求职落聘,在朋友的帮助下战胜了病魔,挺过了难关。经过不断学习,几番奋斗,终于在此安家乐业,搏得了事业上的一片艳阳天。

人生犹如一棵历经坎坷的树。如果没有风的洗礼、霜的浸染、雨的沐浴、雪的检阅,如果没有烈日的烤灼、严冬的磨炼,我们能看到饱经百年沉浮而傲然屹立的老树吗?在几十年的人生苦旅中,求知的不易,谋生的艰辛,病痛的折磨,亲人的离散,坎坷多舛,命运无常。人如果没有树一样的经历,没有树一样的磨难,又怎能成长成才、实现梦想?怎能回报社会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小区新来的老树

2017-12-13 16-39-55

 

小区“搬”来了位新邻居——棵老树。在我静静地打量着它的时候,它也在静静地打量着我。

说它是搬来的,是因为我昨天早晨起床后,习惯性地推开窗户,探出头深吸了一口小区的新鲜空气,看见地上只有几个石桌石凳而已。怎么一夜之间,就“长”出了这么大一棵参天大树呢?!说它是一棵老树,是因为三个顽童正在树下试图合抱住它,他们伸长了胳膊,可还是差三个巴掌的距离。在它残损的躯干上,密密麻麻地雕刻着岁月无情的履历,还有些许新老伤口布满了它佝偻的腰背。老树像一首史诗,记载了故土的沧桑巨变,见证了历史的风云变幻。

听邻居说,老树是从外地移栽过来的。树枝被人进行了修剪,许多被锯了梢的树枝包裹着厚厚的塑料布,宛如打了绷带的重伤病号。经过长途跋涉,老树极度虚弱、疲惫,蹙额愁眉,呻吟之声若有似无。它的身上还挂着“吊瓶”,需要靠输营养液维持孱弱的生命。即便如此,老树仍然伸着残缺的枝桠指向远方,仿佛在呼唤着什么。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我在窗前意外发现老树枝桠上开始鼓出一个个黄豆大的苞儿,有的已经半撑开,露出了稚嫩的新芽,带着昨夜的露珠,熠熠生辉,好似婴儿清纯的眼睛,好奇地看着这个世界。

老树发新芽,引来了鸟儿的好奇,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们聚集在树枝上蹿下跳上,唧唧喳喳,嘀嘀咕咕,有的清脆悦耳,有的婉转缠绵,叫出了春的气息,叫出了小区的清幽,将整个小区都置身于山林之中。

两场春雨过后,老树逐渐焕发出昔日的雄风。它的枝桠像礼花一样绽放开来,纵横交错,层层叠叠,郁郁葱葱。繁茂的叶子如长发般披肩掩面,在天空织就一张绿色的大网,把阳光筛成一把把米粒,撒向小区各个角落。两只喜鹊在树上盘旋几日,终于下定决心在树上安置小家,开始轮流衔枝搭建鸟窝。不知不觉中,老树已成为小区最美的一道风景线。

天气一天天炎热起来,老树下面成了小区热闹场所。晴空骄阳似火,树下凉风习习,大伙儿或坐或卧避暑纳凉,尽情享受着老树的恩泽。街坊邻居择菜、洗衣服、晒被子,几乎都是在老树下完成的。王大妈和李婶一个喜欢纳鞋底,一个擅长十字绣,她们是树下的常客,不到做饭时间绝不收工。退休的周伯伯、宋大叔喜欢豫剧,他们饭后也聚在树下拉上一段板胡,唱上几句河南梆子。吴师傅更是喜欢下班后在树下抽上两根烟,与邻居唠上一会儿家常,从中央反腐聊到子女找对象,从马航失事谈到网购心得,最后总是在他老婆的几番催促下才肯上楼吃饭。大伙儿的欢声笑语充斥着每一个树枝、每一片树叶,老树却一直缄默不语,静观小区家务琐事、家长里短,褒贬臧否。

我常常与老树对视,它放飞着我的思绪,审视着我的人生,我由衷地感到人生如树,树若人生。我二十三岁那年来到这个城市,举目无亲,身无几文。几次重病缠身,几次车祸遇险,几次求职落聘,在朋友的帮助下战胜了病魔,挺过了难关。经过不断学习,几番奋斗,终于在此安家乐业,搏得了事业上的一片艳阳天。

人生犹如一棵历经坎坷的树。如果没有风的洗礼、霜的浸染、雨的沐浴、雪的检阅,如果没有烈日的烤灼、严冬的磨炼,我们能看到饱经百年沉浮而傲然屹立的老树吗?在几十年的人生苦旅中,求知的不易,谋生的艰辛,病痛的折磨,亲人的离散,坎坷多舛,命运无常。人如果没有树一样的经历,没有树一样的磨难,又怎能成长成才、实现梦想?怎能回报社会呢?!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