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故乡的民歌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1-05    作者:李旭斌

     本人生在随县吴山新集村三组,当年为:唐镇区吴山公社、联合大队、三生产队。我们三生产队由曾家畈、大堰两个小自然湾组成。小自然湾有两大特点,一是地处随县与枣阳的分水岭,岭那边虽然还属吴山管辖,可水是流向枣阳的。出奇的是这道岭也是随县与枣阳说话口音的分水岭。
     我们村西与吴山镇的联光村接界,西走两公里路就是枣阳的地界;北与吴山镇的河西村比邻,北走18公里便是河南地界。分水岭没有阻隔同属一乡管辖,没有隔断两边人的乡情亲情,却隔出了两种语系。两边的居户虽然近在咫尺,语音截然分明,流向随县水系这边的人为随县口音,流向枣阳水系那边的人偏枣阳语音。两边的人亲连亲、地挨地,交往密切,可语音始终随水而分,各边有各边的语音特点,始终没能融合,可算一道奇特的 “非物质”分界线了。
     再就是曾家畈湾子里的人爱唱,男女老少爱哼唱曲子戏(曲剧)和民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民间文艺活动十分活跃,全生产队不足40户, 100多人中,爱唱者竟有50多人。那时候村宅、田间地头、山上、路上几乎天天都有歌声。人们劳作中唱歌、走路唱歌,放牛的在山上唱歌。每到插秧时节、这块田里唱、那块田里应,一领众合,满田畈都是歌。歌声一响,人们对生活、劳动的热情和蓬勃往上的积极性,都被音韵充分调动起来了。走集体时,人们曾经将锣鼓带到田头,中途休息都是又打又唱,每年从交腊月开始每晚都锣鼓唱歌,过了大年初一,龙灯、高跷、旱船、狮子等就开始你来我往,走村串户,一直玩过元宵节。大人们生产、生活在歌声里,我们成长在歌声里。
     1965年之前,湾子里曾自发组合了一个民间曲剧戏班,上演传统大戏生、旦、净、丑角色齐全,文场、武场乐师都不少。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曾家畈排演的曲剧《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样板戏曾火爆吴山、唐镇、及挨近吴山的枣阳一带。而且100多人的小生产队上演大戏,不需要外地人配角色。可算乡村文化的奇特现象。
    当年的老队长胡志保,喜爱打锣鼓,跑旱船、唱秧歌。而且嗓音好,会的段子多。“文革”挨批斗时,还有人批判他唱过《十八摸》;村民李明兴在当年的曲剧戏班子里唱老旦,喜爱锣鼓唱,跑旱船、秧歌、孝歌等民间文艺。会唱的民歌有300多首,各种曲牌100多种,一直是乡间跑旱船的主角。玩旱船有 “百家门前不重戏”之美誉。为方圆百里丧户唱孝歌几十年;我父亲李明安在当年的曲剧戏班子里唱净行和丑角,喜爱锣鼓唱词,跑旱船、秧歌、孝歌等民间文艺,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担任新集村(原联合大队)主任、书记,由于书记爱好文艺,村里集聚了许多民间艺人。村民沈兆仓,在民间唱孝歌几十年。
     与曾家畈同属一个生产队的大堰自然湾,连孤老太、单身汉算一起也只有11户人家,农闲时节只要不是雨雪天几乎每晚都是板子响、弦子(胡琴)叫,张尚武的曲胡拉的好,吕子继的三弦韵味足,沈祥朝擅长男旦、李明兴擅长老旦,潘明发擅长老生,李明安喜欢唱丑角、净行。大家往门前的场子上一凑,戏就开始了。四边村子的戏曲爱好者听见了,时常也会赶来听戏或参与几曲。曾家畈这边也不逊色,拉胡琴有年轻一点曾照民、汪农亚、郭占友,邱树珍曾是唱红吴山一带的“阿庆嫂”、沈祥林、李桂荣、汪龙本、汪龙义都喜好唱歌唱戏。除了农忙季节,一般情况下晚上人们都会聚集一起,弦子(曲胡)一响,你一曲、我一段地唱起来。
    生命过程中有很多时刻是值得怀念的,只要能记起,它就必然有光芒。不知不觉中 50年过去了,乡间消失的东西太多太多,唯民歌这点乡愁还依然在温暖和滋润着我这离乡游子的记忆。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故乡的民歌

2018-01-05 16-01-19

     本人生在随县吴山新集村三组,当年为:唐镇区吴山公社、联合大队、三生产队。我们三生产队由曾家畈、大堰两个小自然湾组成。小自然湾有两大特点,一是地处随县与枣阳的分水岭,岭那边虽然还属吴山管辖,可水是流向枣阳的。出奇的是这道岭也是随县与枣阳说话口音的分水岭。
     我们村西与吴山镇的联光村接界,西走两公里路就是枣阳的地界;北与吴山镇的河西村比邻,北走18公里便是河南地界。分水岭没有阻隔同属一乡管辖,没有隔断两边人的乡情亲情,却隔出了两种语系。两边的居户虽然近在咫尺,语音截然分明,流向随县水系这边的人为随县口音,流向枣阳水系那边的人偏枣阳语音。两边的人亲连亲、地挨地,交往密切,可语音始终随水而分,各边有各边的语音特点,始终没能融合,可算一道奇特的 “非物质”分界线了。
     再就是曾家畈湾子里的人爱唱,男女老少爱哼唱曲子戏(曲剧)和民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民间文艺活动十分活跃,全生产队不足40户, 100多人中,爱唱者竟有50多人。那时候村宅、田间地头、山上、路上几乎天天都有歌声。人们劳作中唱歌、走路唱歌,放牛的在山上唱歌。每到插秧时节、这块田里唱、那块田里应,一领众合,满田畈都是歌。歌声一响,人们对生活、劳动的热情和蓬勃往上的积极性,都被音韵充分调动起来了。走集体时,人们曾经将锣鼓带到田头,中途休息都是又打又唱,每年从交腊月开始每晚都锣鼓唱歌,过了大年初一,龙灯、高跷、旱船、狮子等就开始你来我往,走村串户,一直玩过元宵节。大人们生产、生活在歌声里,我们成长在歌声里。
     1965年之前,湾子里曾自发组合了一个民间曲剧戏班,上演传统大戏生、旦、净、丑角色齐全,文场、武场乐师都不少。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曾家畈排演的曲剧《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样板戏曾火爆吴山、唐镇、及挨近吴山的枣阳一带。而且100多人的小生产队上演大戏,不需要外地人配角色。可算乡村文化的奇特现象。
    当年的老队长胡志保,喜爱打锣鼓,跑旱船、唱秧歌。而且嗓音好,会的段子多。“文革”挨批斗时,还有人批判他唱过《十八摸》;村民李明兴在当年的曲剧戏班子里唱老旦,喜爱锣鼓唱,跑旱船、秧歌、孝歌等民间文艺。会唱的民歌有300多首,各种曲牌100多种,一直是乡间跑旱船的主角。玩旱船有 “百家门前不重戏”之美誉。为方圆百里丧户唱孝歌几十年;我父亲李明安在当年的曲剧戏班子里唱净行和丑角,喜爱锣鼓唱词,跑旱船、秧歌、孝歌等民间文艺,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担任新集村(原联合大队)主任、书记,由于书记爱好文艺,村里集聚了许多民间艺人。村民沈兆仓,在民间唱孝歌几十年。
     与曾家畈同属一个生产队的大堰自然湾,连孤老太、单身汉算一起也只有11户人家,农闲时节只要不是雨雪天几乎每晚都是板子响、弦子(胡琴)叫,张尚武的曲胡拉的好,吕子继的三弦韵味足,沈祥朝擅长男旦、李明兴擅长老旦,潘明发擅长老生,李明安喜欢唱丑角、净行。大家往门前的场子上一凑,戏就开始了。四边村子的戏曲爱好者听见了,时常也会赶来听戏或参与几曲。曾家畈这边也不逊色,拉胡琴有年轻一点曾照民、汪农亚、郭占友,邱树珍曾是唱红吴山一带的“阿庆嫂”、沈祥林、李桂荣、汪龙本、汪龙义都喜好唱歌唱戏。除了农忙季节,一般情况下晚上人们都会聚集一起,弦子(曲胡)一响,你一曲、我一段地唱起来。
    生命过程中有很多时刻是值得怀念的,只要能记起,它就必然有光芒。不知不觉中 50年过去了,乡间消失的东西太多太多,唯民歌这点乡愁还依然在温暖和滋润着我这离乡游子的记忆。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