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书看台 >

《景秀华年》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1-08    作者:尔 容

QQ图片20180108152849

《景秀华年》

作者: 尔 容

作家出版社

2017年11月第一版

定价:40元

 

穿透历史的迷雾书写武汉

——读尔容的散文集《景秀年》

庄桂成

尔容的散文集《景秀年》大多是写武汉的,写武汉的山水,武汉的风俗,武汉的人物,武汉的花木。尔容以女性的细腻笔触,写出了武汉这座城市的独特个性。正如她在《景秀年》的开篇之作《倾城之梅》中所说,她一直下意识地以为,武汉是一个粗糙的男人的城市,块头大,声音粗,说话总像老子天下第一,与震古烁今的西湖相比,少了江南才子的蕴藉和大家闺秀的温婉。但是,东湖磨山梅园的梅花点化了她,“梅以奇绝的枝干挺起男人卓尔不群的傲骨,以人世间第一缕幽香唤醒这座城市明媚的春天和曼妙的柔情。”于是,尔容认为这就是武汉独特的美。然而,尔容在书写这座城市的时候,写出了这座城市厚重的历史,可以说,她是透过历史的迷雾,在山水风物中与历史对话。

武汉作为长江中游的一座城市,依山傍水,被称为“百湖之市”,尔容在《景秀年》里写了武汉的众多山水。《天真一过九真山》写到了武汉蔡甸区的九真山,《冬季到木兰湖来看你》写到了木兰湖,《江水的诱惑》、《家住长江边》写到了长江,但是,尔容着笔最多的,还是她最钟爱的东湖。《东湖樱园花漫天》、《爱东湖的第一百零一个理由》、《东湖牡丹动江城》,以及《东湖行吟》小辑里的25篇散文,都是写东湖的。东湖的梅花、牡丹、樱花、荷花等都在作家笔下摇曳多姿,栩栩如生。东湖的水杉、杨柳、黄柚、香樟生机盎然,活力无现。但是,给人印象最深的,还是尔容不经意间所讲的那些关于东湖的历史和故事。例如在《伟人的温度》里,尔容说道,“走近东湖,就走进了武汉的心脏。东湖是中国最大的城中湖。武汉的灵动与大气,包容与洒脱,浩瀚与朴素,大约皆因得此天之独厚。”廖廖数笔,便将东湖与整个城市相连。但是,笔锋一转,作家便写到了南宋诗人袁说友的诗《游武昌东湖》,然后又很自然地写到了毛泽东生前四十四次长驻东湖,写到了毛泽东在东湖“梅岭一号”主持中央会议、处理国家大事、接见外国元首和友人。“曾几何时,伟人以仰泳的姿态怀拥苍天,仿佛一个婴儿徜徉于母亲的怀抱。东湖以水的柔软与坚忍、以海的宽广和坦荡托举起一颗智慧的头颅。她以波涛微弱的声息哼唱着摇篮曲。她轻柔地爱抚,温柔地轻拍,她让他安静平和地思考一个国家的命运一国人民的走向。”作家以诗一样的笔调,写出了伟人与东湖之间的故事,形象而生动。由伟人毛泽东,又很轻易地联想到战国时期的伟大爱国主义诗人屈原,“先生傲视阔步,仰面向天,衣袂飘飘,仗剑而行。”作家指出,毛泽东同志生前居住过的“梅岭一号”与屈原的行吟阁隔湖对望,或许正是一个呼应,一个对接。古代诗人的救国愿望,今天伟人来成全。不经意间,武汉城市历史的光荣,以及作家对这座城市的热爱,在对山水的叙写中汩汩而出。

武汉在中国近代史上的地位和贡献,应该说是非常之大的,历史上著名的“武昌首义”就是在这里发生,因此,尔容在《景秀年》里,也多次不吝笔墨地写到了历史上辛亥革命的那些先烈。“红楼”现在是武昌起义纪念馆,历史中它是开启民国大门的鄂军都督府,《铁血耀红楼》是通过“红楼”来写武汉这座城市的“历史”,因为它是历史的见证物。“苍翠的蛇山扭动灵秀的腰肢,忽然胸股凸起,形成一个暖适的怀抱。这片建筑群便被轻揽入怀,独享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明丽和静穆。或许正因其拥有这得天独厚的怀抱呵护垂爱,百年岁月,风雨飘摇,却历久弥新。”作家以广阔的视野,形象地写出了“红楼”地理位置,而且饱含深情。然后由“红楼”的建筑、布局以及内部结构等等很自然地写到了当时历史的风起云涌,“红楼”始建于1910年,它最初的名字叫湖北省咨议局。它是清政府在湖北的“资政院预备议员之阶”和“采取舆论之所”,至19111010日起义发动,革命军入主“红楼”,但是,湖北革命党人因担心人微言轻而把权力拱手送出,最后在“红楼”执掌军政大权的两个人,却是双手浸淫了革命者鲜血的黎元洪和汤化龙。因此,尔容最后慨叹:“武汉人将这个建筑群俗称‘红楼’,虽是信手拈来,是不经意的,表象的,却是最本质的,恰如其分的。湖北革命党人似那裸露的砖墙红土,热烈赤诚,坦荡朴实,不求执牛耳闻达天下,只愿辛苦遭逢起一枪,铁血丹心照汗青。”由一座建筑写到一段历史,由一段历史写到一群人物,由一群人物写到了一座城市的性格,这也正是这篇文章的精巧之处。如果说《铁血耀红楼》是由“红楼”建筑写到历史,那《伏虎山的寂寞》则是由一座座坟墓,写到了历史上的那些风云人物,刘公、蔡济民、刘静庵、孙武、吴兆麟、熊秉坤等。这些人物的英雄事迹都在作家的笔下娓娓道来。《那些泥土掩埋的烟云》也是通过坟墓来叙写历史。它是通过尔容在东湖边散步的足迹来写的,而且视野更广阔,从太平天国的“九女墩”开始,然后写到辛亥革命志士,最后还写到了领导“二七大罢工”的施洋。最后尔容感叹,“坟墓没有山高,却自有一番不必解释的高度”,短短两句话,就写出了武汉这座城市历史的厚重与壮烈,写出了尔容对先烈的崇敬与爱戴。

武汉这座城市历史悠久,风土人情美不胜收,尔容在《景秀年》里对这些风俗、风物的状写,也常从历史的角度出发,文字之间充满了喜爱。户部巷是武汉司门口自由街的一条小巷,全长一百五十米,宽三米。巷子虽然很小,但作家在《汉味小吃第一巷——户部巷》里却写出该巷以小吃闻名遐尔,囊括了武汉三十多种小吃,汇江汉之粮,天下干鲜,精烹细调,以鲜、香、快、热之汉味小吃,惠及熙攘人群,声名鹊起,历四百多年的历史,弥久不衰。作家尔容特别写到了热干面的发明过程。20世纪30年代的李包,在汉口长堤街卖汤面,因为生意不好,总有卖不完的剩面,为防汤面发馊变质,就把面从浸泡的水里捞起来晾于案上。一次不小撞倒了麻油壸。他索性将流出来的麻油拌到面条里。第二天再把这些面条放沸水里烫几下,捞起来拌上作料,没想到热气腾腾,香气扑鼻。后来,武汉的大街小巷争相模仿,热干面成了武汉人特别爱吃的早点之一。此外,尔容还写到了武汉的“面窝”,写到了“面窝”这一物廉价美的特色早点。它始创于清光绪年间在汉口集家嘴卖烧饼的昌智仁之手,因卖烧饼生意不好,便想办法改造创新所致。还写到了特色早点“豆皮”,毛泽东来武汉品尝四次,次次赞赏有加。作家有如讲传奇故事,不知不觉让你喜爱上这些小吃,喜爱上盛产这些小吃的这座城市,以致于尔容说,“这里吃的不是早点,是历史,是一个城市的风味”。黄鹤楼是武汉的标志性建筑,尔容在《黄鹤归来誉满楼》中,更是对座城市悠久的历史讲得娓娓动听。从黄鹤楼的黄鹤传说,到三国时吴黄武二年的军事瞭望楼,到清光绪1884年的大火,尔容写出了黄鹤楼“灵秀而不失厚重,厚重而不失轻盈,轻盈而不失典雅”的特质,可谓概括得非常精到。同样,《百年胭脂巷》也是写的武汉这座城市的一条小巷,而且作家也疑惑武汉这个以粗犷著称的城市里怎么会有这么一条婉约的巷名,从而讲述了一个关于柔弱女子胭脂红的凄美的故事。通过这个故事,尔容也写出了武汉这座城市“婉约”的历史。尔容接着又写了《胭脂归老长春观》,写到了长江边的这座道观,写到了龟山与蛇山分离的自然景致,写到了百年前的辛亥风云,最后还写到了冥冥中总以为小说中那个才貌双全、情深义重却命运多舛的艺伎胭脂红真的隐匿于长春观中。她的精神化于无形,鲜活于观内,让“我”敬畏又迷幻,而这恰如尔容对这座城市的历史的感情。

中国新文学史上的散文大家很多,如冰心的散文,写童真、自然和母爱,清新自然,如余秋雨的散文,写历史和文化,厚重睿智,而尔容的散文集《景秀年》则是集二者之大成。它通过对武汉这座城市的山水、花草、风俗、建筑等的描写,追根溯源,以女性柔弱的情怀,写出武汉厚重而灿烂的历史。尔容以对武汉这座城市山水的喜爱、先烈的崇爱、风物的珍爱,书写了对这座城市深沉的热爱。

                                                   (作者单位:江汉大学武汉语言文化研究中心)

 

                                    景秀于心   情动于中
                                     ——评尔容的散文集《景秀华年》
                                                 李雪梅
    尔容的散文集《景秀华年》多是记游的文字。中国文人历来善于通过记游的方式感怀抒情,让有限的生命在物我相融的意境中变得更加阔大。王国维说“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纵情山水之间,精骛八极,心游万仞,目力所及是花草树木,附着其上的往往是自己的生命体验和个性气质。
    尔容最钟情的莫过于东湖。东湖的水杉、湖中堤、香樟、荷塘、杨柳,一草一木皆含情,无一不令人顾盼流连,至于邂逅喜鹊的惊喜,放生蚌壳的快意,游湖采莲的真趣,或许是东湖知她情深的回馈吧。她反复吟咏东湖的牡丹,既惊艳于花开盛期的雍容华贵,又在见证了盛极而衰的生命旅程后喟叹生命速朽。在东湖赏梅,于她而言,则是“找一个喜欢的角色,找一爿清雅的高地,找一个灵魂的自己”,将自己完全浸淫于梅的清香与品性之中。故乡是一个人一生的名片,也是尔容心心念念之地。秭归的屈原祠、老屋的望家祠堂、车溪的腊梅峡、鸣凤山的淡泊宁静、南津关的大峡谷都寄寓着她浓浓的乡情。她对自己生活过的每一个地方都饱含深情,借调北京短短一年的时间,便对西单红楼的集体宿舍恋恋不忘,南锣鼓巷、烟袋斜街、后海酒吧,也都因了这一段过往而留下不同于一般游人的欢颜和足迹。就连阳台上的盆栽也被她点化为一座植物园,榕树桃树柿子树桔树石榴树,每每相看两不厌,感念善意的成全总有意想不到的回报。
    “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人在与自然的契合中,可以享受物我合一的宁静与悠远。而现代社会的快速发展却使人们的生活渐渐偏离了这一方向,一面是丰裕的物质,一面是无尽的焦虑,发展主义策动下的现代生活并没有带来预想中的幸福,甚至可能在千篇一律的生活中失去了自我。因此,回到自然,其实是一个重新思考人与世界关系的问题。赛里木湖曾经至清无鱼,俄罗斯冷水鱼被引进养殖成功后的商机是显而易见的,尔容面对这难得的珍馐竟然毫无食欲,因为“这是人与湖永远不能澄清的误解,是少数如我者永远不能驱散的寂寞”;进入草原,在享受异域风情的同时,她更意会到蒙古包“是一个本真的民族与天空与草原保持的通透的信任。因为热爱蓝天的模样,所以做成圆圆的包顶;因为偏爱白云的颜色,所以用羊毛毡制成;因为相信苍天的照应,天窗成为太阳的象征”;在北戴河看海,她切身感受到人在自然面前的渺小与自惭形秽,“人陡然面临如此雄阔的海,是有畏色的”;雾中游九真山,“山的全貌是看不见的。这个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毫无芥蒂地融入,化作风,化作雨,化作草,化作木,没有隔膜,没有人为的距离,彼此欢畅自由的靠近吐纳”;走进洈水的田园,“一到大自然,就嫌文明的进步是盔甲是累赘,恨不能变回猿猴去……彼此的介入与融入都是平等地来去,自由地抵达”。在一个快节奏的社会,慢下来品味生活,融入自然,是一种难得的人生境界,也贯穿了万物和谐共生的现代生态文明理念。
    于自然美景之外,尔容亦常常生发对历史的感怀。在《博物馆藏》中她写出了对历史的敬畏:“历史总是大浪淘沙,留下的是精华,是巨人的倒影。在这些倒影里,我们看清来路,也照亮未来。”地大博物馆距今两亿多年的古生物群化石幕墙和曾经的庞然大物恐龙,则让她意识到在浩瀚的历史长河里,“一切的生命都是偶然,一切的生命都将归于沉寂”。但是,有些仁人志士,总会青史留名。因为在辛亥百年之际创作《铁血首义路》,尔容对武昌起义这段历史别有情怀。《伏虎山的寂寞》写她连续六年在清明节祭奠五位武昌起义的英雄,从一个人只身前往到带上亲朋好友一同扫墓,每年重复一遍英雄的故事,为的是温故知新,记住历史,因为英雄不应该躺在深山寂寞无人问;一个人漫步蛇山,《铁血首义路》里那群硬汉都在眼前一一复活,他们活在小说里,也化作了这片土地的精气神。屈原孤忠流芳,光争日月,于尔容则更有亲亲故人的浓浓乡情,而刚烈坚韧与智信忠勇的伍子胥也因望氏祠堂的寻根溯祖而亲近起来。尔容还常常虚构历史细节,复活历史人物,她在《成都草堂记》想象杜甫流徙之艰:“这天黄昏,四十八岁的杜甫忍饥挨饿,满身疲惫携带妻子来到成都西郊七里处的浣花溪畔。他举起苍白无力的手在一座寺庙的门上轻轻地敲扣三下。一扇风雨斑驳的老木门‘吱呀’一声开了。”运用文学的笔法回到历史,与古人亲近和对话,营造出独特的艺术境界。
    广博的知识和随手拈来的文献典故,足见尔容的功底与用心。东湖牡丹品种繁多,岛锦、贵妃插翠、鲁荷红、荷包牡丹、肉芙蓉……每一种花的颜色和形态都工笔细描,梅园里绿萼淡泊如君子、胭脂梅盈盈娇羞、朱砂梅激情艳丽,笔笔惟妙惟肖。植物园里大脚怪、猪笼草、高榕树、棕榈等热带林木的生长习性,博物馆里曾侯乙墓、青瓷、郧县人头骨的由来,户部巷的风土人情,武昌红楼的沧桑历史,胭脂巷里的悲情过往,长春观的历史,桂子山的黎元洪墓,洪山南麓的施洋烈士陵园……她都如数家珍。尔容是偏爱牡丹的,她从“国色天香”忆起唐代李正封的诗句“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从舒元舆的《牡丹赋序》里读出武则天暴君面目之外的至情至性,从欧阳修《洛阳牡丹记》懂得牡丹移植之难,从毛同苌的《富贵花说》求索“花开富贵”的源头。《江夏县志》中黄鹤楼因仙得名的传说则格外感人。仙人取橘皮画鹤于壁,辛氏因此巨富后建黄鹤楼,传说自是不足为训,但其中恩恩相袭的善念却是人间正道。
    尔容用散文构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空间,诗意地栖居着。她于抒情写景中满蕴着对生活的热爱与执着、对自然的亲近与感悟和对历史的想象与沉思,在日常生活中发掘诗意,在平凡事象中感悟唯美,这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精神追求。


                                                      (作者单位:三峡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景秀华年》

2018-01-08 16-21-28

QQ图片20180108152849

《景秀华年》

作者: 尔 容

作家出版社

2017年11月第一版

定价:40元

 

穿透历史的迷雾书写武汉

——读尔容的散文集《景秀年》

庄桂成

尔容的散文集《景秀年》大多是写武汉的,写武汉的山水,武汉的风俗,武汉的人物,武汉的花木。尔容以女性的细腻笔触,写出了武汉这座城市的独特个性。正如她在《景秀年》的开篇之作《倾城之梅》中所说,她一直下意识地以为,武汉是一个粗糙的男人的城市,块头大,声音粗,说话总像老子天下第一,与震古烁今的西湖相比,少了江南才子的蕴藉和大家闺秀的温婉。但是,东湖磨山梅园的梅花点化了她,“梅以奇绝的枝干挺起男人卓尔不群的傲骨,以人世间第一缕幽香唤醒这座城市明媚的春天和曼妙的柔情。”于是,尔容认为这就是武汉独特的美。然而,尔容在书写这座城市的时候,写出了这座城市厚重的历史,可以说,她是透过历史的迷雾,在山水风物中与历史对话。

武汉作为长江中游的一座城市,依山傍水,被称为“百湖之市”,尔容在《景秀年》里写了武汉的众多山水。《天真一过九真山》写到了武汉蔡甸区的九真山,《冬季到木兰湖来看你》写到了木兰湖,《江水的诱惑》、《家住长江边》写到了长江,但是,尔容着笔最多的,还是她最钟爱的东湖。《东湖樱园花漫天》、《爱东湖的第一百零一个理由》、《东湖牡丹动江城》,以及《东湖行吟》小辑里的25篇散文,都是写东湖的。东湖的梅花、牡丹、樱花、荷花等都在作家笔下摇曳多姿,栩栩如生。东湖的水杉、杨柳、黄柚、香樟生机盎然,活力无现。但是,给人印象最深的,还是尔容不经意间所讲的那些关于东湖的历史和故事。例如在《伟人的温度》里,尔容说道,“走近东湖,就走进了武汉的心脏。东湖是中国最大的城中湖。武汉的灵动与大气,包容与洒脱,浩瀚与朴素,大约皆因得此天之独厚。”廖廖数笔,便将东湖与整个城市相连。但是,笔锋一转,作家便写到了南宋诗人袁说友的诗《游武昌东湖》,然后又很自然地写到了毛泽东生前四十四次长驻东湖,写到了毛泽东在东湖“梅岭一号”主持中央会议、处理国家大事、接见外国元首和友人。“曾几何时,伟人以仰泳的姿态怀拥苍天,仿佛一个婴儿徜徉于母亲的怀抱。东湖以水的柔软与坚忍、以海的宽广和坦荡托举起一颗智慧的头颅。她以波涛微弱的声息哼唱着摇篮曲。她轻柔地爱抚,温柔地轻拍,她让他安静平和地思考一个国家的命运一国人民的走向。”作家以诗一样的笔调,写出了伟人与东湖之间的故事,形象而生动。由伟人毛泽东,又很轻易地联想到战国时期的伟大爱国主义诗人屈原,“先生傲视阔步,仰面向天,衣袂飘飘,仗剑而行。”作家指出,毛泽东同志生前居住过的“梅岭一号”与屈原的行吟阁隔湖对望,或许正是一个呼应,一个对接。古代诗人的救国愿望,今天伟人来成全。不经意间,武汉城市历史的光荣,以及作家对这座城市的热爱,在对山水的叙写中汩汩而出。

武汉在中国近代史上的地位和贡献,应该说是非常之大的,历史上著名的“武昌首义”就是在这里发生,因此,尔容在《景秀年》里,也多次不吝笔墨地写到了历史上辛亥革命的那些先烈。“红楼”现在是武昌起义纪念馆,历史中它是开启民国大门的鄂军都督府,《铁血耀红楼》是通过“红楼”来写武汉这座城市的“历史”,因为它是历史的见证物。“苍翠的蛇山扭动灵秀的腰肢,忽然胸股凸起,形成一个暖适的怀抱。这片建筑群便被轻揽入怀,独享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明丽和静穆。或许正因其拥有这得天独厚的怀抱呵护垂爱,百年岁月,风雨飘摇,却历久弥新。”作家以广阔的视野,形象地写出了“红楼”地理位置,而且饱含深情。然后由“红楼”的建筑、布局以及内部结构等等很自然地写到了当时历史的风起云涌,“红楼”始建于1910年,它最初的名字叫湖北省咨议局。它是清政府在湖北的“资政院预备议员之阶”和“采取舆论之所”,至19111010日起义发动,革命军入主“红楼”,但是,湖北革命党人因担心人微言轻而把权力拱手送出,最后在“红楼”执掌军政大权的两个人,却是双手浸淫了革命者鲜血的黎元洪和汤化龙。因此,尔容最后慨叹:“武汉人将这个建筑群俗称‘红楼’,虽是信手拈来,是不经意的,表象的,却是最本质的,恰如其分的。湖北革命党人似那裸露的砖墙红土,热烈赤诚,坦荡朴实,不求执牛耳闻达天下,只愿辛苦遭逢起一枪,铁血丹心照汗青。”由一座建筑写到一段历史,由一段历史写到一群人物,由一群人物写到了一座城市的性格,这也正是这篇文章的精巧之处。如果说《铁血耀红楼》是由“红楼”建筑写到历史,那《伏虎山的寂寞》则是由一座座坟墓,写到了历史上的那些风云人物,刘公、蔡济民、刘静庵、孙武、吴兆麟、熊秉坤等。这些人物的英雄事迹都在作家的笔下娓娓道来。《那些泥土掩埋的烟云》也是通过坟墓来叙写历史。它是通过尔容在东湖边散步的足迹来写的,而且视野更广阔,从太平天国的“九女墩”开始,然后写到辛亥革命志士,最后还写到了领导“二七大罢工”的施洋。最后尔容感叹,“坟墓没有山高,却自有一番不必解释的高度”,短短两句话,就写出了武汉这座城市历史的厚重与壮烈,写出了尔容对先烈的崇敬与爱戴。

武汉这座城市历史悠久,风土人情美不胜收,尔容在《景秀年》里对这些风俗、风物的状写,也常从历史的角度出发,文字之间充满了喜爱。户部巷是武汉司门口自由街的一条小巷,全长一百五十米,宽三米。巷子虽然很小,但作家在《汉味小吃第一巷——户部巷》里却写出该巷以小吃闻名遐尔,囊括了武汉三十多种小吃,汇江汉之粮,天下干鲜,精烹细调,以鲜、香、快、热之汉味小吃,惠及熙攘人群,声名鹊起,历四百多年的历史,弥久不衰。作家尔容特别写到了热干面的发明过程。20世纪30年代的李包,在汉口长堤街卖汤面,因为生意不好,总有卖不完的剩面,为防汤面发馊变质,就把面从浸泡的水里捞起来晾于案上。一次不小撞倒了麻油壸。他索性将流出来的麻油拌到面条里。第二天再把这些面条放沸水里烫几下,捞起来拌上作料,没想到热气腾腾,香气扑鼻。后来,武汉的大街小巷争相模仿,热干面成了武汉人特别爱吃的早点之一。此外,尔容还写到了武汉的“面窝”,写到了“面窝”这一物廉价美的特色早点。它始创于清光绪年间在汉口集家嘴卖烧饼的昌智仁之手,因卖烧饼生意不好,便想办法改造创新所致。还写到了特色早点“豆皮”,毛泽东来武汉品尝四次,次次赞赏有加。作家有如讲传奇故事,不知不觉让你喜爱上这些小吃,喜爱上盛产这些小吃的这座城市,以致于尔容说,“这里吃的不是早点,是历史,是一个城市的风味”。黄鹤楼是武汉的标志性建筑,尔容在《黄鹤归来誉满楼》中,更是对座城市悠久的历史讲得娓娓动听。从黄鹤楼的黄鹤传说,到三国时吴黄武二年的军事瞭望楼,到清光绪1884年的大火,尔容写出了黄鹤楼“灵秀而不失厚重,厚重而不失轻盈,轻盈而不失典雅”的特质,可谓概括得非常精到。同样,《百年胭脂巷》也是写的武汉这座城市的一条小巷,而且作家也疑惑武汉这个以粗犷著称的城市里怎么会有这么一条婉约的巷名,从而讲述了一个关于柔弱女子胭脂红的凄美的故事。通过这个故事,尔容也写出了武汉这座城市“婉约”的历史。尔容接着又写了《胭脂归老长春观》,写到了长江边的这座道观,写到了龟山与蛇山分离的自然景致,写到了百年前的辛亥风云,最后还写到了冥冥中总以为小说中那个才貌双全、情深义重却命运多舛的艺伎胭脂红真的隐匿于长春观中。她的精神化于无形,鲜活于观内,让“我”敬畏又迷幻,而这恰如尔容对这座城市的历史的感情。

中国新文学史上的散文大家很多,如冰心的散文,写童真、自然和母爱,清新自然,如余秋雨的散文,写历史和文化,厚重睿智,而尔容的散文集《景秀年》则是集二者之大成。它通过对武汉这座城市的山水、花草、风俗、建筑等的描写,追根溯源,以女性柔弱的情怀,写出武汉厚重而灿烂的历史。尔容以对武汉这座城市山水的喜爱、先烈的崇爱、风物的珍爱,书写了对这座城市深沉的热爱。

                                                   (作者单位:江汉大学武汉语言文化研究中心)

 

                                    景秀于心   情动于中
                                     ——评尔容的散文集《景秀华年》
                                                 李雪梅
    尔容的散文集《景秀华年》多是记游的文字。中国文人历来善于通过记游的方式感怀抒情,让有限的生命在物我相融的意境中变得更加阔大。王国维说“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纵情山水之间,精骛八极,心游万仞,目力所及是花草树木,附着其上的往往是自己的生命体验和个性气质。
    尔容最钟情的莫过于东湖。东湖的水杉、湖中堤、香樟、荷塘、杨柳,一草一木皆含情,无一不令人顾盼流连,至于邂逅喜鹊的惊喜,放生蚌壳的快意,游湖采莲的真趣,或许是东湖知她情深的回馈吧。她反复吟咏东湖的牡丹,既惊艳于花开盛期的雍容华贵,又在见证了盛极而衰的生命旅程后喟叹生命速朽。在东湖赏梅,于她而言,则是“找一个喜欢的角色,找一爿清雅的高地,找一个灵魂的自己”,将自己完全浸淫于梅的清香与品性之中。故乡是一个人一生的名片,也是尔容心心念念之地。秭归的屈原祠、老屋的望家祠堂、车溪的腊梅峡、鸣凤山的淡泊宁静、南津关的大峡谷都寄寓着她浓浓的乡情。她对自己生活过的每一个地方都饱含深情,借调北京短短一年的时间,便对西单红楼的集体宿舍恋恋不忘,南锣鼓巷、烟袋斜街、后海酒吧,也都因了这一段过往而留下不同于一般游人的欢颜和足迹。就连阳台上的盆栽也被她点化为一座植物园,榕树桃树柿子树桔树石榴树,每每相看两不厌,感念善意的成全总有意想不到的回报。
    “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人在与自然的契合中,可以享受物我合一的宁静与悠远。而现代社会的快速发展却使人们的生活渐渐偏离了这一方向,一面是丰裕的物质,一面是无尽的焦虑,发展主义策动下的现代生活并没有带来预想中的幸福,甚至可能在千篇一律的生活中失去了自我。因此,回到自然,其实是一个重新思考人与世界关系的问题。赛里木湖曾经至清无鱼,俄罗斯冷水鱼被引进养殖成功后的商机是显而易见的,尔容面对这难得的珍馐竟然毫无食欲,因为“这是人与湖永远不能澄清的误解,是少数如我者永远不能驱散的寂寞”;进入草原,在享受异域风情的同时,她更意会到蒙古包“是一个本真的民族与天空与草原保持的通透的信任。因为热爱蓝天的模样,所以做成圆圆的包顶;因为偏爱白云的颜色,所以用羊毛毡制成;因为相信苍天的照应,天窗成为太阳的象征”;在北戴河看海,她切身感受到人在自然面前的渺小与自惭形秽,“人陡然面临如此雄阔的海,是有畏色的”;雾中游九真山,“山的全貌是看不见的。这个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毫无芥蒂地融入,化作风,化作雨,化作草,化作木,没有隔膜,没有人为的距离,彼此欢畅自由的靠近吐纳”;走进洈水的田园,“一到大自然,就嫌文明的进步是盔甲是累赘,恨不能变回猿猴去……彼此的介入与融入都是平等地来去,自由地抵达”。在一个快节奏的社会,慢下来品味生活,融入自然,是一种难得的人生境界,也贯穿了万物和谐共生的现代生态文明理念。
    于自然美景之外,尔容亦常常生发对历史的感怀。在《博物馆藏》中她写出了对历史的敬畏:“历史总是大浪淘沙,留下的是精华,是巨人的倒影。在这些倒影里,我们看清来路,也照亮未来。”地大博物馆距今两亿多年的古生物群化石幕墙和曾经的庞然大物恐龙,则让她意识到在浩瀚的历史长河里,“一切的生命都是偶然,一切的生命都将归于沉寂”。但是,有些仁人志士,总会青史留名。因为在辛亥百年之际创作《铁血首义路》,尔容对武昌起义这段历史别有情怀。《伏虎山的寂寞》写她连续六年在清明节祭奠五位武昌起义的英雄,从一个人只身前往到带上亲朋好友一同扫墓,每年重复一遍英雄的故事,为的是温故知新,记住历史,因为英雄不应该躺在深山寂寞无人问;一个人漫步蛇山,《铁血首义路》里那群硬汉都在眼前一一复活,他们活在小说里,也化作了这片土地的精气神。屈原孤忠流芳,光争日月,于尔容则更有亲亲故人的浓浓乡情,而刚烈坚韧与智信忠勇的伍子胥也因望氏祠堂的寻根溯祖而亲近起来。尔容还常常虚构历史细节,复活历史人物,她在《成都草堂记》想象杜甫流徙之艰:“这天黄昏,四十八岁的杜甫忍饥挨饿,满身疲惫携带妻子来到成都西郊七里处的浣花溪畔。他举起苍白无力的手在一座寺庙的门上轻轻地敲扣三下。一扇风雨斑驳的老木门‘吱呀’一声开了。”运用文学的笔法回到历史,与古人亲近和对话,营造出独特的艺术境界。
    广博的知识和随手拈来的文献典故,足见尔容的功底与用心。东湖牡丹品种繁多,岛锦、贵妃插翠、鲁荷红、荷包牡丹、肉芙蓉……每一种花的颜色和形态都工笔细描,梅园里绿萼淡泊如君子、胭脂梅盈盈娇羞、朱砂梅激情艳丽,笔笔惟妙惟肖。植物园里大脚怪、猪笼草、高榕树、棕榈等热带林木的生长习性,博物馆里曾侯乙墓、青瓷、郧县人头骨的由来,户部巷的风土人情,武昌红楼的沧桑历史,胭脂巷里的悲情过往,长春观的历史,桂子山的黎元洪墓,洪山南麓的施洋烈士陵园……她都如数家珍。尔容是偏爱牡丹的,她从“国色天香”忆起唐代李正封的诗句“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从舒元舆的《牡丹赋序》里读出武则天暴君面目之外的至情至性,从欧阳修《洛阳牡丹记》懂得牡丹移植之难,从毛同苌的《富贵花说》求索“花开富贵”的源头。《江夏县志》中黄鹤楼因仙得名的传说则格外感人。仙人取橘皮画鹤于壁,辛氏因此巨富后建黄鹤楼,传说自是不足为训,但其中恩恩相袭的善念却是人间正道。
    尔容用散文构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空间,诗意地栖居着。她于抒情写景中满蕴着对生活的热爱与执着、对自然的亲近与感悟和对历史的想象与沉思,在日常生活中发掘诗意,在平凡事象中感悟唯美,这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精神追求。


                                                      (作者单位:三峡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