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诗歌 >

《残局有时也是最好的局》组诗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1-21    作者:吴开展

残局有时也是最好的局

 

那些在高处羞愧的人

灵魂皈依在高贵的国度,目光内敛

对天空崇信有加,信任遥远

他们不断练习专注与孤单

不知疲惫地向山顶搬运石头

把自己完整地还给生活,还给

自我的盐分。以至有的棋下一半

就不下了,让它残局

他们始终相信

时光之手的赐予和收割

最坏的时候

也是最接近好的时候

 

致理想

 

我敬畏所有的美,仅有的美

和所有分水岭的高处

我遵从事物的真永远

和内核的重量与颤栗

 

我想叫醒一个睡着的人

更想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我就是这样一颗铁了心的铁钉

被你的光亮磁铁般紧紧地吸住

我走的如此跌跌撞撞

又如此义无反顾

即使一头银发也无法让我冷却

 

升腾而起的都是尘埃

 

无须与他人比较

人一生需要有一点点失败之心

这个时代有太多热闹的事物

每天都有升腾而起的尘埃

与悲欢,你反复变换角度和姿势

看到的最多是一个人的背影

活得太拘谨太严肃。这身体里潜伏的闷响和虚无

是自我的囚徒和难题

 

我们浑浊的尘世,何等卑微

美与不美之间永恒誓不两立

每一颗色泽圆润的珍珠,都是砂砾

与河蚌肌肉的磨砺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低处使钱,高处羞愧

 

回望故乡

 

一生都在别离,马蹄和冷月

用心用力

余路还要走多久?

拥有的身份越多

自身反而影子般模糊不清

 

沿途石头滚动,渐渐失去了棱角

一面湖水远小于我的雄心

略大于我的忧伤

与我互为羞怯之心

 

当故乡已成远方

像一棵大树抛掉了全身的叶子

不知何时才能长出枝枝蔓蔓

有的人热泪横流

有的人默许心愿

我在人群中却常常忘记了抒情

眺望落日,泪水才会落下来

 

小小请求

 

面对这加速变形的世界

请原谅我放弃了雄辩的写作方式

仍写一些小儿女情怀的诗句

在词语中一已悲欢,对天空崇敬有加

信任遥远。把感恩和谦卑还给流水

还给生活,在沉默中老死一生

 

也请借我几个揪心的汉字

给那些贫贱的魂魄,无足轻重的人

安身立命。在汉语间

修行,换一颗敏感而坚硬的心

爱的小心翼翼,不动声色

恨的离题万里,石破天惊

 

 

十二年

 

一轮生肖

使异乡真正成为异乡的

是一个肩背悬崖与忧伤的男人

在宿命里种下的远方

和迎风而立的勇气

 

沿途掏空的肺腑,结痂的灼伤

坚硬的骨头……已成旧中恳求

从容的良药

 

青丝滋生白发

有谁与影相随,有谁扬长而去

又有谁不动声色,相信命定的针眼

在对视中己相约来生

 

如果一生足够长

我希望去更远更暗的地方沉浮,问津生死

雪落成泥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残局有时也是最好的局》组诗

2018-01-21 00-00-00

残局有时也是最好的局

 

那些在高处羞愧的人

灵魂皈依在高贵的国度,目光内敛

对天空崇信有加,信任遥远

他们不断练习专注与孤单

不知疲惫地向山顶搬运石头

把自己完整地还给生活,还给

自我的盐分。以至有的棋下一半

就不下了,让它残局

他们始终相信

时光之手的赐予和收割

最坏的时候

也是最接近好的时候

 

致理想

 

我敬畏所有的美,仅有的美

和所有分水岭的高处

我遵从事物的真永远

和内核的重量与颤栗

 

我想叫醒一个睡着的人

更想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我就是这样一颗铁了心的铁钉

被你的光亮磁铁般紧紧地吸住

我走的如此跌跌撞撞

又如此义无反顾

即使一头银发也无法让我冷却

 

升腾而起的都是尘埃

 

无须与他人比较

人一生需要有一点点失败之心

这个时代有太多热闹的事物

每天都有升腾而起的尘埃

与悲欢,你反复变换角度和姿势

看到的最多是一个人的背影

活得太拘谨太严肃。这身体里潜伏的闷响和虚无

是自我的囚徒和难题

 

我们浑浊的尘世,何等卑微

美与不美之间永恒誓不两立

每一颗色泽圆润的珍珠,都是砂砾

与河蚌肌肉的磨砺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低处使钱,高处羞愧

 

回望故乡

 

一生都在别离,马蹄和冷月

用心用力

余路还要走多久?

拥有的身份越多

自身反而影子般模糊不清

 

沿途石头滚动,渐渐失去了棱角

一面湖水远小于我的雄心

略大于我的忧伤

与我互为羞怯之心

 

当故乡已成远方

像一棵大树抛掉了全身的叶子

不知何时才能长出枝枝蔓蔓

有的人热泪横流

有的人默许心愿

我在人群中却常常忘记了抒情

眺望落日,泪水才会落下来

 

小小请求

 

面对这加速变形的世界

请原谅我放弃了雄辩的写作方式

仍写一些小儿女情怀的诗句

在词语中一已悲欢,对天空崇敬有加

信任遥远。把感恩和谦卑还给流水

还给生活,在沉默中老死一生

 

也请借我几个揪心的汉字

给那些贫贱的魂魄,无足轻重的人

安身立命。在汉语间

修行,换一颗敏感而坚硬的心

爱的小心翼翼,不动声色

恨的离题万里,石破天惊

 

 

十二年

 

一轮生肖

使异乡真正成为异乡的

是一个肩背悬崖与忧伤的男人

在宿命里种下的远方

和迎风而立的勇气

 

沿途掏空的肺腑,结痂的灼伤

坚硬的骨头……已成旧中恳求

从容的良药

 

青丝滋生白发

有谁与影相随,有谁扬长而去

又有谁不动声色,相信命定的针眼

在对视中己相约来生

 

如果一生足够长

我希望去更远更暗的地方沉浮,问津生死

雪落成泥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