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村头那棵老株树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1-24    作者:秋 歌

 

    村头那棵老株树,说它老一点也不过,它已有五百多岁了,啊,五百多岁,它年年月月,岁岁年年地守在村头楠竹园的旁边,它像村里德高望重的老长辈,一棵棵楠竹就像是它的卫兵;老人们都说它是村里的迎客松,傲然屹立着,神圣庄严。它虽然已五百多岁了,但它一年四季还在焕发着青春的活力,春风中绽放嫩芽,远远望去郁郁葱葱,层层叠叠,婆娑摇曳。

    在它身上,有一棵藤蔓,不知道何年何月开始瞄准它,蔓儿绕着它的枝干,缠啊缠啊,根茎已经渗入它的体内,吸取它的营养,依赖它生存。它也不烦不恼,多少年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挡风霜,共品月色。

    株树下还有一口古井,像一枚印章盖在株树旁边,井水甘甜。雨天,株树库水,大旱,井水滋润株树。千百年来,株树能永葆青春,古井的功劳功不可没。

    初夏,我又一次来到它的足下,刚一走近顿时感觉通身凉爽,一点也没有夏日的炎热。站在老株树下,突然从竹林里跑出一只松鼠竖着它那扫帚般尾巴,呼的一下就窜到了树干上,在树干上它调皮地望着我,那眼神既警惕又狡黠,它让我的记忆又回到了孩童时代,株树底下夏天的趣事历历在目。  

    记得小时候,酷热的夏日里枝叶茂盛的老株树遮天避日,树底下凉风习习,夏天成了村民纳凉的天堂。白天男女劳力都出工去了,小孩子吃过早饭便由奶奶带着开始在这里玩耍,几个奶奶都围座在一起,有纳鞋底的,有织毛衣的,有搓麻索的,手中在不停地做着事,却又七嘴八舌地说着本村或外村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有的时候也说着我们听不懂的笑话。  

    记忆中有位叫金苟的老爷爷,八十多岁的孤寡老人,翘着他那花白的山羊胡子,眯着浑浊的似乎永远睁不开的眼睛,给孩子们讲着《西游记》的故事,其实老人也不识字,他讲的故事也是在人家那里听说的,所以讲的前言不复后语,开始一二天孩子们还认真地听着,可后来就开始不买账了,嫌他天天炒着剩饭,年龄大点的就趴到竹子上将竹子吊到地下来,大家就七手八脚地帮他把竹子拉住,把两颗竹子的竹枝缠在一起轧紧,轮流地座在上面荡着秋千,很是开心;于是株树旁边充满着孩子们的欢笑。玩累了就在树底下的石板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最喜欢是夏天的晚上,农忙前和农忙后,吃完了晚饭,村里的大人们断断续续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围座在这里乘凉。株树底下就开始了一天中最热闹时刻,女人抱着小孩,手里拿着蒲扇,男人肩上驮着竹床手上拿着黄烟枪。四周稻田里蛙儿和不知名的虫子在欢快地叫着,好像在唱着永远也唱不完的情歌。夜幕中无数的莹火虫在田野里忙碌地飞着,好像天上的银河降落到了人间。

  乘凉的人群将树底下分作几个部分,小孩子们爱打打闹闹,基本上都在靠竹园的那一方玩耍着,有时玩着玩着就打起来了,于是就开始有小孩的哭闹声,打输小孩的母亲就扯着喉咙“哎,哎怎么打架了”?打赢的一方母亲就跑过来训斥自家小孩,或者是在小孩屁股上打几巴掌,嘴里骂着“狗嚼的,骨头又作痒了,要讨打吧”;而大人们,都有聚集在株树的正下方最佳地方,聊着村外的新鲜事和趣事,如果本村有去县城或镇上办事回来,所有人都会聚过来听他说着外面的所见所闻和一些新鲜事,那怕是毫不起眼的一件事,也被他们说得津津有味,听的人也认真地听着,还有人生怕听漏了一句,不时地刨根问底,张着那O型的嘴里不时发出“啊”的声音。如果实在没什么新闻可说,他们就开始鼓动珍婶和六叔唱情歌开心,在一阵推搡后,珍婶就用尖尖的声音唱“枝子花呐十二匹,六匹高来六匹低,六匹高的开得早,六匹低的开得迟,黄金难买少年时”。六叔就随即扯着他那粗犷的声音接着唱道“小小菩萨樟木雕,初一十五把香烧,菩萨保我连个姐,香纸蜡烛用担挑”。引来人们阵阵哄笑,有叫好的,有叫再来的;还有人不敢大声唱,就只会东一句西一句地轻轻地哼着只有自已才能听得懂的山歌。笑声不断,热闹非凡。  

    十七八岁到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和小伙们不愿同成年人在一起,就在树底的路边找着一块乘凉地方,领头的是一位二十七八岁叫老九的年轻人,听说他当过兵,复原后国家给他安排了不错的工作单位,不知为何事他在单位犯了错误被开除了,将他返回原籍务农,此人爱好音乐并能说会道,会乐器,胡琴,口琴,笛子都会,而且喜爱唱歌,一到晚上年轻的男女都喜欢同他在一起聊天,说说笑笑,说完笑话他便开始带动大家唱歌,只见他将口琴用布条捆绑在椅子靠背上,笛子放在脚边,调着二胡的音调;准备好了后,他就开始领头:“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起好头后,他就口手并用演奏乐器,于是有些胆大好唱的哥们姐们就跟着唱了起来。唱完一首,又说笑一会,他又开始领唱:“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上”,唱的姑娘们瞪大了眼,停下了手中的蒲扇。  

    如今的株树下如此冷清,远远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眼前掠过,原来是我童年的玩伴三牛哥哥来到我的身边,笑咧咧地同我打着招呼,招呼声打断了我的记忆,好几年不见,他老了很多,他伸出了像树皮一样的双手同我握着手,他同我拉着家常,说着过去的时光和株树底下的童趣,他告诉我:随着国家新农村的建设,村里很多人都搬迁去了外地,有少量的人没有搬迁,也都基本上用上了空调,现在没人来这乘凉了。  

    是啊,岁月如歌,随着时代的变迁,科技已经能调节气候,让我们的生活冬暖夏凉。但老株树依然站在村口,蔚然挺立,欣慰地看一代又一代徐铺子孙来来往往,健康成长!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村头那棵老株树

2018-01-24 00-00-00

 

    村头那棵老株树,说它老一点也不过,它已有五百多岁了,啊,五百多岁,它年年月月,岁岁年年地守在村头楠竹园的旁边,它像村里德高望重的老长辈,一棵棵楠竹就像是它的卫兵;老人们都说它是村里的迎客松,傲然屹立着,神圣庄严。它虽然已五百多岁了,但它一年四季还在焕发着青春的活力,春风中绽放嫩芽,远远望去郁郁葱葱,层层叠叠,婆娑摇曳。

    在它身上,有一棵藤蔓,不知道何年何月开始瞄准它,蔓儿绕着它的枝干,缠啊缠啊,根茎已经渗入它的体内,吸取它的营养,依赖它生存。它也不烦不恼,多少年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挡风霜,共品月色。

    株树下还有一口古井,像一枚印章盖在株树旁边,井水甘甜。雨天,株树库水,大旱,井水滋润株树。千百年来,株树能永葆青春,古井的功劳功不可没。

    初夏,我又一次来到它的足下,刚一走近顿时感觉通身凉爽,一点也没有夏日的炎热。站在老株树下,突然从竹林里跑出一只松鼠竖着它那扫帚般尾巴,呼的一下就窜到了树干上,在树干上它调皮地望着我,那眼神既警惕又狡黠,它让我的记忆又回到了孩童时代,株树底下夏天的趣事历历在目。  

    记得小时候,酷热的夏日里枝叶茂盛的老株树遮天避日,树底下凉风习习,夏天成了村民纳凉的天堂。白天男女劳力都出工去了,小孩子吃过早饭便由奶奶带着开始在这里玩耍,几个奶奶都围座在一起,有纳鞋底的,有织毛衣的,有搓麻索的,手中在不停地做着事,却又七嘴八舌地说着本村或外村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有的时候也说着我们听不懂的笑话。  

    记忆中有位叫金苟的老爷爷,八十多岁的孤寡老人,翘着他那花白的山羊胡子,眯着浑浊的似乎永远睁不开的眼睛,给孩子们讲着《西游记》的故事,其实老人也不识字,他讲的故事也是在人家那里听说的,所以讲的前言不复后语,开始一二天孩子们还认真地听着,可后来就开始不买账了,嫌他天天炒着剩饭,年龄大点的就趴到竹子上将竹子吊到地下来,大家就七手八脚地帮他把竹子拉住,把两颗竹子的竹枝缠在一起轧紧,轮流地座在上面荡着秋千,很是开心;于是株树旁边充满着孩子们的欢笑。玩累了就在树底下的石板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最喜欢是夏天的晚上,农忙前和农忙后,吃完了晚饭,村里的大人们断断续续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围座在这里乘凉。株树底下就开始了一天中最热闹时刻,女人抱着小孩,手里拿着蒲扇,男人肩上驮着竹床手上拿着黄烟枪。四周稻田里蛙儿和不知名的虫子在欢快地叫着,好像在唱着永远也唱不完的情歌。夜幕中无数的莹火虫在田野里忙碌地飞着,好像天上的银河降落到了人间。

  乘凉的人群将树底下分作几个部分,小孩子们爱打打闹闹,基本上都在靠竹园的那一方玩耍着,有时玩着玩着就打起来了,于是就开始有小孩的哭闹声,打输小孩的母亲就扯着喉咙“哎,哎怎么打架了”?打赢的一方母亲就跑过来训斥自家小孩,或者是在小孩屁股上打几巴掌,嘴里骂着“狗嚼的,骨头又作痒了,要讨打吧”;而大人们,都有聚集在株树的正下方最佳地方,聊着村外的新鲜事和趣事,如果本村有去县城或镇上办事回来,所有人都会聚过来听他说着外面的所见所闻和一些新鲜事,那怕是毫不起眼的一件事,也被他们说得津津有味,听的人也认真地听着,还有人生怕听漏了一句,不时地刨根问底,张着那O型的嘴里不时发出“啊”的声音。如果实在没什么新闻可说,他们就开始鼓动珍婶和六叔唱情歌开心,在一阵推搡后,珍婶就用尖尖的声音唱“枝子花呐十二匹,六匹高来六匹低,六匹高的开得早,六匹低的开得迟,黄金难买少年时”。六叔就随即扯着他那粗犷的声音接着唱道“小小菩萨樟木雕,初一十五把香烧,菩萨保我连个姐,香纸蜡烛用担挑”。引来人们阵阵哄笑,有叫好的,有叫再来的;还有人不敢大声唱,就只会东一句西一句地轻轻地哼着只有自已才能听得懂的山歌。笑声不断,热闹非凡。  

    十七八岁到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和小伙们不愿同成年人在一起,就在树底的路边找着一块乘凉地方,领头的是一位二十七八岁叫老九的年轻人,听说他当过兵,复原后国家给他安排了不错的工作单位,不知为何事他在单位犯了错误被开除了,将他返回原籍务农,此人爱好音乐并能说会道,会乐器,胡琴,口琴,笛子都会,而且喜爱唱歌,一到晚上年轻的男女都喜欢同他在一起聊天,说说笑笑,说完笑话他便开始带动大家唱歌,只见他将口琴用布条捆绑在椅子靠背上,笛子放在脚边,调着二胡的音调;准备好了后,他就开始领头:“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起好头后,他就口手并用演奏乐器,于是有些胆大好唱的哥们姐们就跟着唱了起来。唱完一首,又说笑一会,他又开始领唱:“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上”,唱的姑娘们瞪大了眼,停下了手中的蒲扇。  

    如今的株树下如此冷清,远远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眼前掠过,原来是我童年的玩伴三牛哥哥来到我的身边,笑咧咧地同我打着招呼,招呼声打断了我的记忆,好几年不见,他老了很多,他伸出了像树皮一样的双手同我握着手,他同我拉着家常,说着过去的时光和株树底下的童趣,他告诉我:随着国家新农村的建设,村里很多人都搬迁去了外地,有少量的人没有搬迁,也都基本上用上了空调,现在没人来这乘凉了。  

    是啊,岁月如歌,随着时代的变迁,科技已经能调节气候,让我们的生活冬暖夏凉。但老株树依然站在村口,蔚然挺立,欣慰地看一代又一代徐铺子孙来来往往,健康成长!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