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家乡的龙窑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1-25    作者:乐 歌

  老家屋后的山坡上,有两条龙窑依山势而建,左右相对,长约60-70米,卧在土里,露出半身脊背,上下相隔约10-15米处留有窑门,是进出货物的地方,两条龙共开了八个门,两门相对处,都辟了平场,形成了四级错台式场地,每层都有小路相连,为入窑前和出窑后,货物堆积之处;“龙头”是窑炉所在地,窑砖顺势围了个小屋,盖了红瓦,是开窑后主要供给火源的地方,也是窑工们的主要活动场所;“龙身”宽大、净空也较高,每隔半米留有一个长宽约20厘米小孔,称为“窑眼”,是后期加柴淬火、查看火候和制品烧制情况的窗口;越向上龙身越小,顶部是高约2-3米的烟囱,也像极了“龙尾”。

  两条龙在这里卧了多少年,连村里的老人也说不清楚,都说打小能记事的时候就有了。而我所知道的是,村里制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600年前的明洪武初年,而老家的土窑质地远不如官窑那般坚固,自然不会有太久远的历史,只不过在原处破了再建,建了再破,如此往复多少次而已,不管怎么说,还是有点历史沧桑感的,也可以从山坡挖地三尺皆是瓦砾这一点上可以感知!

  我的记忆中,两条龙窑是交替使用的,大约一个月使用5-6次,一个烧窑周期约5-6天。装窑的日子一般是晴天,由搬运工人把自然阴干的窑货(陶器土坯)挑到窑场,由窑工们一件一件摆放进窑内。摆窑货是极有讲究的,老到的窑工极像技术高超的工程师,把空间运用得滴水不漏,既要保证码得多、码的稳,还要兼顾内部通透,不能阻了火势,还要给窑眼留出塞柴火、看物件的空间。

  一般来说,大件的带釉的陶器、盛水的容器,需要烧得结一点,以增加密度,烧成后,颜色相对较深,不会出现渗漏,这样的器物需要离龙头近一点;而有一些对密度要求不大的粗制陶器,如:红瓦、砂盆等等,放在“龙身”靠后,离烟囱较近的地方,这里火势相对较小,只能烧制成红色。而我们小孩子自己做的小陶器,陶泥捏的手枪、小人、小动物,还有各家各户自己制作的,具有陶村特色、绝无仅有的物件:陶锅盖、陶制蜂窝煤炉等等,也都放在这一层。

  每到装窑这天,窑场上一派繁忙景象,大人们挑的挑、搬的搬,装窑的装窑,配合得十分紧密。我们孩子也不闲着,拿着自己打磨得光溜溜的玩具土坯,眼巴巴地等着叔叔伯伯们装进窑里。大人们似乎不大理会我们,总是不紧不慢地干着活,装窑的活计是慌不得急不得的,偶尔也会伸手接过我们手上的泥坯,让我们乐得直蹦高!而没有拿走土坯的小朋友,则会露出羡慕的神情,猛吸一把掉长的鼻涕,做出一副“打持久战”的架势,苦苦等待。

  窑装好后,接着就是封闭窑门、窑眼,再往下,就是点火了。点火,应该是烧窑过程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了,据老人们说,过去点火是要举行仪式的,敬天敬地敬火神,祈求神灵,保佑这一窑陶货无破无损品相好,可以卖个好价钱!还会喝点酒、炸几挂鞭,既是祈愿,也是预祝,更是老百姓一种朴素的文化传承。总之,这一窑陶货,承载着全村人的希望,就像农民对丰收的渴望!

   烧窑的过程是及其漫长和复杂的,先是在炉口处,用“硬火”慢烧两天,称作“唤窑”,一般用硬质柴火,如干的粗树枝、劈柴等等,火大且耐久,后来则干脆改成了煤炭。

   记得我小的时候,父亲就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窑工,开火后,常常两天两夜守在炉边。我家就在窑炉附近,到吃饭时,都是我去叫他回来吃饭。有时候也会怀里揣着一块糍粑,让爸爸烤给我吃,他总是细心的擦干净炉膛边一块耐火砖,把糍粑放在上边烤,极有耐心地不停翻动,不大一会糍粑二面金黄,鼓胀得像根圆鼓鼓的白萝卜,撑破了脆皮,呼呼地冒着热气。他赶忙弄一块干净的白布巾包裹着捧在手里,拉过我坐在腿上,一边吹一边往我嘴里塞,烤熟的糍粑可真香啊!直到今天,我还固执地认为,糍粑烤着最好吃!

  炉膛下褪出的炉灰,就堆放在窑屋外不远处。很多孩子拿着家里偷出来的红苕埋在炉灰里,稍等片刻,刨出来,掰开,喷香扑鼻,咬一口软糯腻甜,透着酥香,味道好极了!也有孩子把家里存放许久的板栗拿来,投进炉灰里,不一会儿,炸起老高的白色灰雾,就像龙王三太子出水,惹得一群孩子四处追找、争抢!

  “唤窑”时间差不多了,轮换休息的窑工们都会赶来,参加下一个环节“接火”,从“龙头”附近第一个“窑眼”开始,两侧同时打开,先查看制品烧制情况,一般装窑时在窑眼下方放置有标本,拿长炉钩勾出来,查验后,就知道需要补充多大的火力和接火的时间,类似于锻造过程中的“淬火”,起到的是巩固和加强的作用。就这样,一对一对“窑眼”打开、查验、接火,从第一个到最后一个,整个接火时间差不多6-7个小时,这期间工人们是不能休息的,需要一鼓作气完成,其劳动强度之大可想而知。遇到早晨或是夜间,家属一般会送一些好一点的吃食到现场,称作“接腰”,鸡蛋面条、摊煎饼、油条之类居多,这些东西都是平时舍不得吃的。给爸爸送吃的,一般是我的专利,每次给他送去,他都会有意无意“剩”一点给我。记得有一次,给他送红糖米汤和油条,他把油条撕给我一半,米汤也让我喝了小半碗,没想到被母亲撞见,后来也就不让我送餐了。

  接火完成后,炉膛里的余火会出净,炉门敞开,窑门处也会拆开几块窑砖,目的是敞气,使窑内温度尽快降下来,一般情况下,会等待24小时后,才组织“出窑”。

  出窑这天,就像全村人的节日,多日的等待,结果就在眼前,喜悦的心情如同农民收获粮食。窑工们从窑里把烧制好的陶器,一件一件小心翼翼地搬出来,其专注程度,就像对待艺术品,更像是母亲对待孩子,生怕手脚大了,有所损坏;现场也会有质检人员,用眼睛扫、手指敲、耳朵听,顷刻间就可以做出判断,用粉笔在制品上标出一级、二级、三级字样;分过级的陶器,搬运工们则挑到“货院”(也就是露天仓库)分别码放,废品则会运到弃物堆,一般都被捡拾回去,做了各家菜园和家庭小院的临时围墙,也算是废物利用,发挥了它的价值。我们这些孩子,则候在最顶上那个窑门附近,等待自己的“杰作”出窑。当看到自己的小玩意烧制得红彤彤特别漂亮时,高兴地手舞足蹈。有时候“作品”也会被烧黑或者变成残次品,拿出来的时候,一脸的不开心,只好默默地期待下次。

  那年月,生产任务还是蛮紧的,出窑后马上扫窑,仅仅停半天,就要装下一窑陶坯。而这半天,如果是冬天,就是我们孩子最开心的时候,扫干净的空窑里还有余温,在里边玩是很暖和的。大些的孩子,会搬几块砖头,借着窑眼和窑门的光亮,玩扑克牌、下棋,而穿着开裆裤的我们,要么在各处窑门间捉迷藏、打闹,或者爬上窑眼,对着打牌下棋的大孩子撒一把灰,然后拔腿飞跑,等追骂声小了、息了才停下,笑作一团,接着又会进行下一个恶作剧。没有女孩子的时候,会在窑尾位置,站成一排,看谁尿的最高、尿的最远;有时候也会踏着龙窑脊背,爬到瓦棚的三角铁架上,玩起了单杠动作,其中我的小伙伴耗子玩得最溜,他的单脚倒挂金钩,我学了很久都不会,就为玩这个,他妈妈没少追打他!现在想来,这个动作的确危险刺激,一个小孩,高不过0.9米,却在远离地面3-4米的高处玩各种各样的高难动作,尽管有龙窑垫脚,但万一没有落到龙窑上呢?想想都后怕!

  家乡那个窑场,尽管也称作陶瓷厂,但由于历史原因,农村人传统的小农经济意识,落后的作坊式生产方式,依然没能改变,成了制约发展的主要障碍,终于在商品经济全面开启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倒闭。做陶器的工棚逐渐废弃、倒塌,最后被私人当成宅基地盖了房屋,只有两条龙窑依然躺在后山的荒草中,诉说着曾经的历史。

  曾经的嘈杂、喧嚣、热闹早已远去,而今站在历史的新起点回头审视,落后的意识形态、落后的生产方式,固然应该被淘汰,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然而,陶器手工制作、烧制手艺乃至古老的龙窑,作为一种传统技艺、一种历史文化符号,不应该被湮没、被遗忘。

  而今,村中最年轻的陶器工匠、窑工也成了老人,真正技术精湛的老窑工、老匠人已屈指可数。联想电视新闻里看到的,外地的一些古龙窑、陶器作坊作为历史文化遗产被政府保护、发掘和传承,用来发展旅游业,给当地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心中不免怦然一动,我们这些陶村后代,是不是也应该为传承古老的陶器技艺、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做点什么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家乡的龙窑

2018-01-25 00-00-00

  老家屋后的山坡上,有两条龙窑依山势而建,左右相对,长约60-70米,卧在土里,露出半身脊背,上下相隔约10-15米处留有窑门,是进出货物的地方,两条龙共开了八个门,两门相对处,都辟了平场,形成了四级错台式场地,每层都有小路相连,为入窑前和出窑后,货物堆积之处;“龙头”是窑炉所在地,窑砖顺势围了个小屋,盖了红瓦,是开窑后主要供给火源的地方,也是窑工们的主要活动场所;“龙身”宽大、净空也较高,每隔半米留有一个长宽约20厘米小孔,称为“窑眼”,是后期加柴淬火、查看火候和制品烧制情况的窗口;越向上龙身越小,顶部是高约2-3米的烟囱,也像极了“龙尾”。

  两条龙在这里卧了多少年,连村里的老人也说不清楚,都说打小能记事的时候就有了。而我所知道的是,村里制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600年前的明洪武初年,而老家的土窑质地远不如官窑那般坚固,自然不会有太久远的历史,只不过在原处破了再建,建了再破,如此往复多少次而已,不管怎么说,还是有点历史沧桑感的,也可以从山坡挖地三尺皆是瓦砾这一点上可以感知!

  我的记忆中,两条龙窑是交替使用的,大约一个月使用5-6次,一个烧窑周期约5-6天。装窑的日子一般是晴天,由搬运工人把自然阴干的窑货(陶器土坯)挑到窑场,由窑工们一件一件摆放进窑内。摆窑货是极有讲究的,老到的窑工极像技术高超的工程师,把空间运用得滴水不漏,既要保证码得多、码的稳,还要兼顾内部通透,不能阻了火势,还要给窑眼留出塞柴火、看物件的空间。

  一般来说,大件的带釉的陶器、盛水的容器,需要烧得结一点,以增加密度,烧成后,颜色相对较深,不会出现渗漏,这样的器物需要离龙头近一点;而有一些对密度要求不大的粗制陶器,如:红瓦、砂盆等等,放在“龙身”靠后,离烟囱较近的地方,这里火势相对较小,只能烧制成红色。而我们小孩子自己做的小陶器,陶泥捏的手枪、小人、小动物,还有各家各户自己制作的,具有陶村特色、绝无仅有的物件:陶锅盖、陶制蜂窝煤炉等等,也都放在这一层。

  每到装窑这天,窑场上一派繁忙景象,大人们挑的挑、搬的搬,装窑的装窑,配合得十分紧密。我们孩子也不闲着,拿着自己打磨得光溜溜的玩具土坯,眼巴巴地等着叔叔伯伯们装进窑里。大人们似乎不大理会我们,总是不紧不慢地干着活,装窑的活计是慌不得急不得的,偶尔也会伸手接过我们手上的泥坯,让我们乐得直蹦高!而没有拿走土坯的小朋友,则会露出羡慕的神情,猛吸一把掉长的鼻涕,做出一副“打持久战”的架势,苦苦等待。

  窑装好后,接着就是封闭窑门、窑眼,再往下,就是点火了。点火,应该是烧窑过程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了,据老人们说,过去点火是要举行仪式的,敬天敬地敬火神,祈求神灵,保佑这一窑陶货无破无损品相好,可以卖个好价钱!还会喝点酒、炸几挂鞭,既是祈愿,也是预祝,更是老百姓一种朴素的文化传承。总之,这一窑陶货,承载着全村人的希望,就像农民对丰收的渴望!

   烧窑的过程是及其漫长和复杂的,先是在炉口处,用“硬火”慢烧两天,称作“唤窑”,一般用硬质柴火,如干的粗树枝、劈柴等等,火大且耐久,后来则干脆改成了煤炭。

   记得我小的时候,父亲就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窑工,开火后,常常两天两夜守在炉边。我家就在窑炉附近,到吃饭时,都是我去叫他回来吃饭。有时候也会怀里揣着一块糍粑,让爸爸烤给我吃,他总是细心的擦干净炉膛边一块耐火砖,把糍粑放在上边烤,极有耐心地不停翻动,不大一会糍粑二面金黄,鼓胀得像根圆鼓鼓的白萝卜,撑破了脆皮,呼呼地冒着热气。他赶忙弄一块干净的白布巾包裹着捧在手里,拉过我坐在腿上,一边吹一边往我嘴里塞,烤熟的糍粑可真香啊!直到今天,我还固执地认为,糍粑烤着最好吃!

  炉膛下褪出的炉灰,就堆放在窑屋外不远处。很多孩子拿着家里偷出来的红苕埋在炉灰里,稍等片刻,刨出来,掰开,喷香扑鼻,咬一口软糯腻甜,透着酥香,味道好极了!也有孩子把家里存放许久的板栗拿来,投进炉灰里,不一会儿,炸起老高的白色灰雾,就像龙王三太子出水,惹得一群孩子四处追找、争抢!

  “唤窑”时间差不多了,轮换休息的窑工们都会赶来,参加下一个环节“接火”,从“龙头”附近第一个“窑眼”开始,两侧同时打开,先查看制品烧制情况,一般装窑时在窑眼下方放置有标本,拿长炉钩勾出来,查验后,就知道需要补充多大的火力和接火的时间,类似于锻造过程中的“淬火”,起到的是巩固和加强的作用。就这样,一对一对“窑眼”打开、查验、接火,从第一个到最后一个,整个接火时间差不多6-7个小时,这期间工人们是不能休息的,需要一鼓作气完成,其劳动强度之大可想而知。遇到早晨或是夜间,家属一般会送一些好一点的吃食到现场,称作“接腰”,鸡蛋面条、摊煎饼、油条之类居多,这些东西都是平时舍不得吃的。给爸爸送吃的,一般是我的专利,每次给他送去,他都会有意无意“剩”一点给我。记得有一次,给他送红糖米汤和油条,他把油条撕给我一半,米汤也让我喝了小半碗,没想到被母亲撞见,后来也就不让我送餐了。

  接火完成后,炉膛里的余火会出净,炉门敞开,窑门处也会拆开几块窑砖,目的是敞气,使窑内温度尽快降下来,一般情况下,会等待24小时后,才组织“出窑”。

  出窑这天,就像全村人的节日,多日的等待,结果就在眼前,喜悦的心情如同农民收获粮食。窑工们从窑里把烧制好的陶器,一件一件小心翼翼地搬出来,其专注程度,就像对待艺术品,更像是母亲对待孩子,生怕手脚大了,有所损坏;现场也会有质检人员,用眼睛扫、手指敲、耳朵听,顷刻间就可以做出判断,用粉笔在制品上标出一级、二级、三级字样;分过级的陶器,搬运工们则挑到“货院”(也就是露天仓库)分别码放,废品则会运到弃物堆,一般都被捡拾回去,做了各家菜园和家庭小院的临时围墙,也算是废物利用,发挥了它的价值。我们这些孩子,则候在最顶上那个窑门附近,等待自己的“杰作”出窑。当看到自己的小玩意烧制得红彤彤特别漂亮时,高兴地手舞足蹈。有时候“作品”也会被烧黑或者变成残次品,拿出来的时候,一脸的不开心,只好默默地期待下次。

  那年月,生产任务还是蛮紧的,出窑后马上扫窑,仅仅停半天,就要装下一窑陶坯。而这半天,如果是冬天,就是我们孩子最开心的时候,扫干净的空窑里还有余温,在里边玩是很暖和的。大些的孩子,会搬几块砖头,借着窑眼和窑门的光亮,玩扑克牌、下棋,而穿着开裆裤的我们,要么在各处窑门间捉迷藏、打闹,或者爬上窑眼,对着打牌下棋的大孩子撒一把灰,然后拔腿飞跑,等追骂声小了、息了才停下,笑作一团,接着又会进行下一个恶作剧。没有女孩子的时候,会在窑尾位置,站成一排,看谁尿的最高、尿的最远;有时候也会踏着龙窑脊背,爬到瓦棚的三角铁架上,玩起了单杠动作,其中我的小伙伴耗子玩得最溜,他的单脚倒挂金钩,我学了很久都不会,就为玩这个,他妈妈没少追打他!现在想来,这个动作的确危险刺激,一个小孩,高不过0.9米,却在远离地面3-4米的高处玩各种各样的高难动作,尽管有龙窑垫脚,但万一没有落到龙窑上呢?想想都后怕!

  家乡那个窑场,尽管也称作陶瓷厂,但由于历史原因,农村人传统的小农经济意识,落后的作坊式生产方式,依然没能改变,成了制约发展的主要障碍,终于在商品经济全面开启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倒闭。做陶器的工棚逐渐废弃、倒塌,最后被私人当成宅基地盖了房屋,只有两条龙窑依然躺在后山的荒草中,诉说着曾经的历史。

  曾经的嘈杂、喧嚣、热闹早已远去,而今站在历史的新起点回头审视,落后的意识形态、落后的生产方式,固然应该被淘汰,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然而,陶器手工制作、烧制手艺乃至古老的龙窑,作为一种传统技艺、一种历史文化符号,不应该被湮没、被遗忘。

  而今,村中最年轻的陶器工匠、窑工也成了老人,真正技术精湛的老窑工、老匠人已屈指可数。联想电视新闻里看到的,外地的一些古龙窑、陶器作坊作为历史文化遗产被政府保护、发掘和传承,用来发展旅游业,给当地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心中不免怦然一动,我们这些陶村后代,是不是也应该为传承古老的陶器技艺、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做点什么呢?!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