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二月荠菜香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2-22    作者:王 娅

  

风柔和了,土,也松软了。荠菜从土里试探地伸出头,伸出身子,继而,沿着田梗、路边和墙角,铺展开去,挤挤挨挨。荠菜很低调,小心翼翼地趴在泥土上,仿佛来自泥土本身的信手涂鸦,和周围融合得那么自然,那么和谐。就连它抽出的花,也是素净的白,细细的瘦。

    除了向阳坡上的草,从腐殖土里顶出了懵里懵懂的小脑袋,大多数还在半梦半醒之间。但二月的草还稚嫩得很,不似荠菜,一股清香,恰到好处,经风飘散,仿佛天地间舞动着一群邻家女孩。这可忙坏了城里的大爷大妈,他们喜欢的就是这份天然和水灵。于是,揣一把小铲,团一个袋子,在春风里溜达着,瞅一个茂盛处,蹲下身去。小铲轻轻一铲,另一只手拽住叶子,往上一提,抖掉泥土,一棵荠菜,就躺在手掌心了。像一朵盛开的花,叶片锯齿状,根部又白又肥硕,貌似高贵的人参根须,似乎手指一掐,便有汁液流出。
   在我的老家,荠菜又叫地菜。二月的餐桌上,少不了地菜卷、地菜饺,野菜的香味,刚好中和肉的荤腥,咬一口,鲜嫩爽口,老少皆宜。对于地菜,母亲有一个创新(其实也是跟别人学来的,母亲稍加润色),一不小心,成了我家二月里最受欢迎的小菜。
   打小,我就不爱吃用盐腌制的东西。后来有了自己的小家,又得知那些含了大量的亚硝酸盐,于健康无益。母亲的那些腊货,总是受到冷落。母亲年年发誓来年不再腌肉,然而到了腊月,家家户户吊起的腊肉腊鱼腊肠,像北方人家屋檐下的冰柱。那香味,又极具穿透力,能从寒冷的空气,紧闭的门窗,直逼母亲喉咙口。母亲每次就都是咽着唾液地败下阵。然而,到了开春,比起别人家已是很惨淡的腊货,在阳光下,像步入青春期的少女,泛起一层油光。母亲很是着急。
   有一天,母亲和邻居聊天,忽然灵光一闪,她疾步往家走去,仿佛一位医生找出针对病症的绝妙处方。那天晚上,母亲的餐桌上多出一盘新菜。所谓新,就是我们从未吃过,它一出世,立刻揪住了我们的鼻子和胃。那散发出来的香味,从我们每个人一进家门就能闻到。大家像狗样嗅着鼻子,猫着腰,循着味凑近那盘子,问母亲是什么菜。各种材料剁得很匀很细,五彩缤纷,看不出是什么。母亲笑而不答。在我抄起筷子,急急往嘴里送的时候,母亲到底憋不住,她从来就是个藏不住话的人,更何况我们面对她的杰作时,是那样一副贪婪相。母亲说她把腊肉切细,再把地菜、酱干、花生米、红椒切细,放进油锅急炒就成了。母亲说得轻描淡写,仿佛那些过程不费吹灰之力似的。一边得意洋洋地瞅着我笑,我明白笑的内容。那个时候关于食物中的亚硝酸盐什么的,早被我抛到九宵云外去了。此后,母亲隔三差五地送一大碗到我家,先生和女儿都爱吃。我们给那道菜取了个好听的名字:五彩香。
   风儿一吹,五彩香的味道扑面而来。恍惚中,河坝上、苗圃边,母亲躬身劳作的身影,在我眼前隐隐约约。当年我只顾大块朵颐,从来就没问过地菜是怎么来的,那些如绿豆大小的丁,又是如何剁成的。母亲身材矮胖,不大经受得起费气力的活。但是,为了我们接受老祖宗沿袭下来的传统,她费尽了心思。

  我到底还是辜负了母亲。从她那里学到的传统习俗,少得可怜,直到许多年过去了,女儿长成了大女孩,才让我萌生了当初没有用心学习的懊恼。因为女儿时常念叨,她想外婆,想吃外婆做的菜。一个春日里的中午,女儿又说,好久没吃五彩香,好想念五彩香。我佯装没有听见,只顾低头扒饭。然后女儿正色厉声地说,妈妈,你将来到底可以教些我什么?外婆的那些你好像都不会耶?我无言以对。也许我会给女儿买一个昂贵的礼物,却不会花心思,也不会花时间和力气,给她做一道程序繁琐的菜。比如,去户外挖地菜,再回家洗净,捣碎,我即使是有时间,也未必肯浪费功夫。比起母亲,我感觉我的母爱,是那样空洞和虚无。等到女儿像我这般年纪,回忆起妈妈,可能再也没有味道了,至少是没有供她回想的具体物象。

  风把我心中的惆怅,吹得绵延无边。风里又夹杂了一些味道,还带来了声响。但我敢肯定,没有五彩香了,母亲带着它去了遥远的天国。我伫立在风中,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二月荠菜香

2018-02-22 00-00-00

  

风柔和了,土,也松软了。荠菜从土里试探地伸出头,伸出身子,继而,沿着田梗、路边和墙角,铺展开去,挤挤挨挨。荠菜很低调,小心翼翼地趴在泥土上,仿佛来自泥土本身的信手涂鸦,和周围融合得那么自然,那么和谐。就连它抽出的花,也是素净的白,细细的瘦。

    除了向阳坡上的草,从腐殖土里顶出了懵里懵懂的小脑袋,大多数还在半梦半醒之间。但二月的草还稚嫩得很,不似荠菜,一股清香,恰到好处,经风飘散,仿佛天地间舞动着一群邻家女孩。这可忙坏了城里的大爷大妈,他们喜欢的就是这份天然和水灵。于是,揣一把小铲,团一个袋子,在春风里溜达着,瞅一个茂盛处,蹲下身去。小铲轻轻一铲,另一只手拽住叶子,往上一提,抖掉泥土,一棵荠菜,就躺在手掌心了。像一朵盛开的花,叶片锯齿状,根部又白又肥硕,貌似高贵的人参根须,似乎手指一掐,便有汁液流出。
   在我的老家,荠菜又叫地菜。二月的餐桌上,少不了地菜卷、地菜饺,野菜的香味,刚好中和肉的荤腥,咬一口,鲜嫩爽口,老少皆宜。对于地菜,母亲有一个创新(其实也是跟别人学来的,母亲稍加润色),一不小心,成了我家二月里最受欢迎的小菜。
   打小,我就不爱吃用盐腌制的东西。后来有了自己的小家,又得知那些含了大量的亚硝酸盐,于健康无益。母亲的那些腊货,总是受到冷落。母亲年年发誓来年不再腌肉,然而到了腊月,家家户户吊起的腊肉腊鱼腊肠,像北方人家屋檐下的冰柱。那香味,又极具穿透力,能从寒冷的空气,紧闭的门窗,直逼母亲喉咙口。母亲每次就都是咽着唾液地败下阵。然而,到了开春,比起别人家已是很惨淡的腊货,在阳光下,像步入青春期的少女,泛起一层油光。母亲很是着急。
   有一天,母亲和邻居聊天,忽然灵光一闪,她疾步往家走去,仿佛一位医生找出针对病症的绝妙处方。那天晚上,母亲的餐桌上多出一盘新菜。所谓新,就是我们从未吃过,它一出世,立刻揪住了我们的鼻子和胃。那散发出来的香味,从我们每个人一进家门就能闻到。大家像狗样嗅着鼻子,猫着腰,循着味凑近那盘子,问母亲是什么菜。各种材料剁得很匀很细,五彩缤纷,看不出是什么。母亲笑而不答。在我抄起筷子,急急往嘴里送的时候,母亲到底憋不住,她从来就是个藏不住话的人,更何况我们面对她的杰作时,是那样一副贪婪相。母亲说她把腊肉切细,再把地菜、酱干、花生米、红椒切细,放进油锅急炒就成了。母亲说得轻描淡写,仿佛那些过程不费吹灰之力似的。一边得意洋洋地瞅着我笑,我明白笑的内容。那个时候关于食物中的亚硝酸盐什么的,早被我抛到九宵云外去了。此后,母亲隔三差五地送一大碗到我家,先生和女儿都爱吃。我们给那道菜取了个好听的名字:五彩香。
   风儿一吹,五彩香的味道扑面而来。恍惚中,河坝上、苗圃边,母亲躬身劳作的身影,在我眼前隐隐约约。当年我只顾大块朵颐,从来就没问过地菜是怎么来的,那些如绿豆大小的丁,又是如何剁成的。母亲身材矮胖,不大经受得起费气力的活。但是,为了我们接受老祖宗沿袭下来的传统,她费尽了心思。

  我到底还是辜负了母亲。从她那里学到的传统习俗,少得可怜,直到许多年过去了,女儿长成了大女孩,才让我萌生了当初没有用心学习的懊恼。因为女儿时常念叨,她想外婆,想吃外婆做的菜。一个春日里的中午,女儿又说,好久没吃五彩香,好想念五彩香。我佯装没有听见,只顾低头扒饭。然后女儿正色厉声地说,妈妈,你将来到底可以教些我什么?外婆的那些你好像都不会耶?我无言以对。也许我会给女儿买一个昂贵的礼物,却不会花心思,也不会花时间和力气,给她做一道程序繁琐的菜。比如,去户外挖地菜,再回家洗净,捣碎,我即使是有时间,也未必肯浪费功夫。比起母亲,我感觉我的母爱,是那样空洞和虚无。等到女儿像我这般年纪,回忆起妈妈,可能再也没有味道了,至少是没有供她回想的具体物象。

  风把我心中的惆怅,吹得绵延无边。风里又夹杂了一些味道,还带来了声响。但我敢肯定,没有五彩香了,母亲带着它去了遥远的天国。我伫立在风中,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