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斗室清秋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3-22    作者:刘木清

  几年前,我将城里房子外面一侧的一间玻璃房分隔为二,其中之一用来装成了“茶秀”,约十二平米大。茶秀室内,壁顶以浅焦糖色桑拿板装饰,东面墙挂一小型茶具博古架,西面有两扇明亮大窗,南面墙上点缀有精致饰品,北面墙挂一超薄电视屏,窗下附一微型书架,抽象式落地灯立于一角,屋顶四角边分别有如帘绿萝垂吊。茶室中央,四把鸡翅木太师椅簇拥着一古式鸡翅木茶桌,一盆艳丽的鲜花端然搁于其上。茶秀虽小,装饰与陈设还算雅致。

  凡晴日,当下午时分,一抹阳光照射在茶桌上,桌上乳白色陶壶散发的蒸汽在阳光里悠然飘袅,整个茶室香雾氤氲,茶香四溢,浪漫与惬意中极富诗意。

  起初,“茶秀”并不叫“茶秀”,为“咖啡吧”。原因是自那之前,我并不喝茶,而是酷爱咖啡,除此便是白开水,几十年如一日。两年多前,一次偶然际遇,开启了我的饮茶生涯。起初,浅尝辄止;品几款名茶之后,便不可收拾。此后,“咖啡吧”里,茶事繁忙,茶成了主角,斗室更名为“茶秀”也就理所当然了。

  自喜欢上饮茶后,喝茶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每天与茶相处,占据了许多时光。

  自然,时间不能总是用于喝茶,只是觉着茶秀环境舒适,总愿在里面多待些时间。我时常觉着,坐在茶秀里极易激发垒字激情,一旦灵感来临,便即刻在茶桌的键盘上,像往怀里抢扒银子似的快速敲键。有时喝完茶,无意垒字,便从书架上抓起一本未看完的书,将里面的字读得干干净净。有时茶喝得兴奋了,遂离开茶室,及至书房,提笔蘸墨,或临帖,或书写,酣畅一番。也有身心怠惰时,便会来到阳台,打理花事,心情会很快愉悦起来。如此这般,每日粗衣素食,临池敲字,煮茶理花,日子似行云流水,气朗风清。舞文弄墨是我儿时喜好,随着迟暮渐深,亦不忍无谓抛掷光阴,遂重拾旧好,自觉日有长进,便藉以了却夙愿,亦充实自我,更为了暮景明净清朗,秋水波澜不惊。

  自从有了茶秀之后,但凡亲友来访,茶秀就成了会客室。茶秀接待任重,每日除主人的上下午茶事外,时常有三两好友前来相聚。但凡来客,便径邀茶秀,品茶,聊天,兴致浓时,海阔天空。那感受,正如周作人所说:“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同饮,得半日之闲,可抵上十年的尘梦。”那时,你便觉得得闲便是人生主人,真可谓形器不存,方寸海纳。每至豪情奔放时,就会想起曾读到的一幅对联:小茶室,大世界,留你一席;论英雄,谈古今,喝它几杯!以此写照,极为恰切。

  茶秀隐于市,主人不问尘世,静观风云。茶室的两扇窗,如同一双明亮的眼睛,览日月流变,观红绿肥瘦。初春,把盏弄茶,看窗外春雨如丝,润物无声,初见花树上芽苞萌动,不日便一片似锦繁花。夏日,端一盏茶,看窗外飞絮曼舞,像粉碎了的云的碎片,悠悠飘洒,还了天空一片湛蓝。秋风萧萧的季节,看着窗外零落的景致,再看看手中的茶,恍惚中不知是秋景如茶,还是茶色应了秋景,不觉茶似乎少了温度,心也为之怅然。寒冬腊月,煮一壶热茶,看窗外雪花飞扬,猛然觉得是苍天为祭奠所有轮回的生命而送出的素花,银装素裹的大地,一场新生又开始孕育萌动。蓦然意识到,茶室里这小小的窗,如一面镜,了然万象;这小小的壶,若一江水,流淌经年;这小小的茶室,似一座城,怀拥乾坤。

  人难免会生烦恼,每当这时,我总会去茶室一坐,静下心来,用心礼茶。俗语说,“茶为涤烦子,酒为忘忧君”,专注于茶,也就淡了烦绪。庄子云,“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我向往他的“坐忘”所达到的生命状态,尽管我品茶尚不能达到心如止水,澄心味象之境界,但我愿笃守道家的茶道理念,使自己之心境得到清静、恬淡,伴随茶香弥漫,让境界得以升华,亦净了烦忧。

  茶室也是我修身养性的场所,通过品茶,禅悟茶道,解茶意,品人生。我崇尚“清、敬、怡、真”的茶艺精神,在品茶中求心境之宁静,敬万物于内心,啜甘苦中养情趣,忘物欲中达至善。茶秀成为我一个清静的去处,不只是为了饮茶,亦然一个修身之所,细品思索中,让人萌生许多关于人生的联想,也由此默化着人的心性和品质。可见,茶室乃滋心养性之地。

  我与茶秀相伴了几年,这些年来,茶秀成了我精神的依托,心灵的寄所,晚年的宿地。身居其中,便灰身泯智,总是陶然忘机。清代诗人查为仁有一首诗云:“书画琴棋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它;而今七事都更变,柴米油盐酱醋茶。”我所不同的是,除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外,我还有梦,虽不及中国梦,但中国梦都是由我这样每一个中国人的梦想汇织而成。茶秀将是我的圆梦之所。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斗室清秋

2018-03-22 10-07-14

  几年前,我将城里房子外面一侧的一间玻璃房分隔为二,其中之一用来装成了“茶秀”,约十二平米大。茶秀室内,壁顶以浅焦糖色桑拿板装饰,东面墙挂一小型茶具博古架,西面有两扇明亮大窗,南面墙上点缀有精致饰品,北面墙挂一超薄电视屏,窗下附一微型书架,抽象式落地灯立于一角,屋顶四角边分别有如帘绿萝垂吊。茶室中央,四把鸡翅木太师椅簇拥着一古式鸡翅木茶桌,一盆艳丽的鲜花端然搁于其上。茶秀虽小,装饰与陈设还算雅致。

  凡晴日,当下午时分,一抹阳光照射在茶桌上,桌上乳白色陶壶散发的蒸汽在阳光里悠然飘袅,整个茶室香雾氤氲,茶香四溢,浪漫与惬意中极富诗意。

  起初,“茶秀”并不叫“茶秀”,为“咖啡吧”。原因是自那之前,我并不喝茶,而是酷爱咖啡,除此便是白开水,几十年如一日。两年多前,一次偶然际遇,开启了我的饮茶生涯。起初,浅尝辄止;品几款名茶之后,便不可收拾。此后,“咖啡吧”里,茶事繁忙,茶成了主角,斗室更名为“茶秀”也就理所当然了。

  自喜欢上饮茶后,喝茶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每天与茶相处,占据了许多时光。

  自然,时间不能总是用于喝茶,只是觉着茶秀环境舒适,总愿在里面多待些时间。我时常觉着,坐在茶秀里极易激发垒字激情,一旦灵感来临,便即刻在茶桌的键盘上,像往怀里抢扒银子似的快速敲键。有时喝完茶,无意垒字,便从书架上抓起一本未看完的书,将里面的字读得干干净净。有时茶喝得兴奋了,遂离开茶室,及至书房,提笔蘸墨,或临帖,或书写,酣畅一番。也有身心怠惰时,便会来到阳台,打理花事,心情会很快愉悦起来。如此这般,每日粗衣素食,临池敲字,煮茶理花,日子似行云流水,气朗风清。舞文弄墨是我儿时喜好,随着迟暮渐深,亦不忍无谓抛掷光阴,遂重拾旧好,自觉日有长进,便藉以了却夙愿,亦充实自我,更为了暮景明净清朗,秋水波澜不惊。

  自从有了茶秀之后,但凡亲友来访,茶秀就成了会客室。茶秀接待任重,每日除主人的上下午茶事外,时常有三两好友前来相聚。但凡来客,便径邀茶秀,品茶,聊天,兴致浓时,海阔天空。那感受,正如周作人所说:“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同饮,得半日之闲,可抵上十年的尘梦。”那时,你便觉得得闲便是人生主人,真可谓形器不存,方寸海纳。每至豪情奔放时,就会想起曾读到的一幅对联:小茶室,大世界,留你一席;论英雄,谈古今,喝它几杯!以此写照,极为恰切。

  茶秀隐于市,主人不问尘世,静观风云。茶室的两扇窗,如同一双明亮的眼睛,览日月流变,观红绿肥瘦。初春,把盏弄茶,看窗外春雨如丝,润物无声,初见花树上芽苞萌动,不日便一片似锦繁花。夏日,端一盏茶,看窗外飞絮曼舞,像粉碎了的云的碎片,悠悠飘洒,还了天空一片湛蓝。秋风萧萧的季节,看着窗外零落的景致,再看看手中的茶,恍惚中不知是秋景如茶,还是茶色应了秋景,不觉茶似乎少了温度,心也为之怅然。寒冬腊月,煮一壶热茶,看窗外雪花飞扬,猛然觉得是苍天为祭奠所有轮回的生命而送出的素花,银装素裹的大地,一场新生又开始孕育萌动。蓦然意识到,茶室里这小小的窗,如一面镜,了然万象;这小小的壶,若一江水,流淌经年;这小小的茶室,似一座城,怀拥乾坤。

  人难免会生烦恼,每当这时,我总会去茶室一坐,静下心来,用心礼茶。俗语说,“茶为涤烦子,酒为忘忧君”,专注于茶,也就淡了烦绪。庄子云,“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我向往他的“坐忘”所达到的生命状态,尽管我品茶尚不能达到心如止水,澄心味象之境界,但我愿笃守道家的茶道理念,使自己之心境得到清静、恬淡,伴随茶香弥漫,让境界得以升华,亦净了烦忧。

  茶室也是我修身养性的场所,通过品茶,禅悟茶道,解茶意,品人生。我崇尚“清、敬、怡、真”的茶艺精神,在品茶中求心境之宁静,敬万物于内心,啜甘苦中养情趣,忘物欲中达至善。茶秀成为我一个清静的去处,不只是为了饮茶,亦然一个修身之所,细品思索中,让人萌生许多关于人生的联想,也由此默化着人的心性和品质。可见,茶室乃滋心养性之地。

  我与茶秀相伴了几年,这些年来,茶秀成了我精神的依托,心灵的寄所,晚年的宿地。身居其中,便灰身泯智,总是陶然忘机。清代诗人查为仁有一首诗云:“书画琴棋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它;而今七事都更变,柴米油盐酱醋茶。”我所不同的是,除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外,我还有梦,虽不及中国梦,但中国梦都是由我这样每一个中国人的梦想汇织而成。茶秀将是我的圆梦之所。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