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书看台 >

《老 家》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3-22    作者:赵 锋

 

《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  

赵锋

中国华侨出版社

2018年1月第一版

定价:32元

 

 

赵锋散文集《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出版发行

  冰   客

  近日,十堰市青年作家赵锋的散文集《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由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全国新华书店公开发行,当当网、京东网、亚马逊等同步发行。这是作者继南水北调长篇纪实文学《挥别故园》后出版的又一力作。

  本书是青年作家赵锋创作的乡土散文集,作者以己之笔深度还原了一份故乡的心灵档案,一个真实而诗意的故乡生态图,一个精神记忆的家园。他写的是一个人的乡愁,也是无数人心中的乡愁,是每个心怀故乡的人不可错过的质朴感动。作者赵锋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郧阳区作协副主席。先后在《中国学术网》《中国摄影报》《三农中国》《湖北日报》《作家报》《中国南水北调报》等各类报刊杂志上开设个人专栏和发表文艺作品百余万字,图片多幅。

  全书共计20万字,收录了作者的精品散文50余篇,图片20余张。该书以故乡为背景,展示了故乡的风土人情、山水人事、人文精神。以优美深情的笔致,描绘了故乡的各种质朴与灵秀,挖掘中国式乡村的内在精神世界,在诉说和反省中倾诉乡情、乡愁、乡恋。告诉你一个真实而诗意的故乡生态图景;为你保存一份故乡的心灵档案;为你构建一个精神记忆的家园。向你展示一个山水故乡、生态故乡、人文故乡、心灵故乡。这是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也是转型中国背景下无数人的故乡情怀。

  中国地域文化研究会主任、作家傅广典,知名作家潘小娴特为该书作序。傅广典评价此书:“乡愁”之“愁”,达意而内涵深邃,一字千钧、破题有声:桑梓之情,赤子之心。潘小娴在序言中说:“《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为一个村庄乃至无数村庄的乡愁档案——等到多年后,也许我们已经在村庄找不到那些曾经存在的木器、油坊,但是我们依然可以顺着这些记录文字,重温那些曾经存在过的木器、油坊,穿越回真实的并已被我们的浓浓乡愁一一拂过的村庄。”中国十佳电视剧编剧、著名作家曾有情在本书推荐语中写道:“书为良心写,情为真我生。赵锋的散文清澈、纯粹、自然、本真。他写故乡的山水人事;写自然万物;写内心深处的浓浓乡愁。这些文字里饱含深情和温度,有热爱、眷恋,也有精神激荡。”

  本书由著名军旅作家,诗人丁晓平、著名旅澳作家王若冰、诗人衣米妮子等联袂推荐。

 

  桑梓之情     赤子之心

  ——赵锋散文集《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的美学判读

  傅广典

  赵锋是位善于写桑梓散文的青年作家。

  桑梓散文多钟仪楚奏之作。因为桑梓之地洒满了童年的记忆,绘制了青年的志向,预置了老年的归宿,人至暮年,回首人生历程,别有一番情感,所以写桑梓散文者以中老年人居多。青年人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憧憬着前方风景,多展望,少回首,故而青年作家写桑梓散文者寥若晨星,写得好者更是凤毛麟角。

  赵锋的故乡是文化底蕴丰厚的郧阳。这片故土在气势磅礴耸入云霄的秦岭和大巴山之间。秦岭逶迤,大巴山嵯峨,两山以不同的风貌和品行环抱着一片钟灵毓秀谷地,谷地依两山走势,自西向东蜿蜒千里。谷地中央,是奔腾了亿万年的汉江,她是汉民族的母亲河,在民间传说里,在一年的某一天的午夜,汉江正对应着苍穹上的天河。秦岭与大巴山抵御了北寒南热,汉江滋润着两山间的秦巴谷地,使这里气候温润,草木葳蕤,100万年前汉江人就已经生活在这里,考古学家和古人类学家认定这里是现代人类的发祥地。起码自100万年以来,这里人类没断代,文化没断层,是世界范围内鲜见的人类连续进化的地域。汉代,刘邦在这里建立汉王朝,汉民族由此而来。明朝,成化年间置郧阳巡抚,辖八府九州六十四县,是中国史上的第一个特区,历时204年,120位封疆大吏在这里建功立业理域安邦。这都是郧阳人的一向引以为荣的历史篇章,郧阳人也因此而文化底气实足。

  赵锋生于斯,长于斯,他从小就受桑梓文化的沐浴与熏陶,在桑梓文化中成长。他依恋着这片故地,忠诚于这片故地,学业有成,报效梓里,讴歌家乡、赞美家乡的写作,始终不懈,已出版的长篇纪实文学《挥别故园》,是一部写南水北调工程移民的家国情怀之作,其实质也是写乡情,与这本散文集《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堪称珠联璧合的姊妹作。

  赵锋写自己的故乡,写自己的内心精神追寻。以故乡为背景,以“乡愁”定位非常之好。“愁”是一个农耕文化的词汇,秋实心牵即为愁。这是本义。由于对秋获深深地持久地牵挂,衍生出现在词义的忧虑之意。“乡愁”之“愁”,达意而内涵深邃,一字千钧,破题有声:桑梓之情,赤子之心。描绘桑梓之情,表达赤子之心,是赵锋这部散文集的汇编主旨,也是赵锋这部散文集的审美定位。

  郧阳很美,是现代文明里的一种古朴的美:群山叠嶂、阡陌纵横,江渚钓影、农舍炊烟……是一帧乡情撩人的桑梓图。

  正是乡情如此撩人,“愁”字油然而生。村庄的颜色,永远的庭院,父亲的庄稼,母亲的菜地,兄弟的或喜或啧,姐妹的一笑一颦,岁时节令,迎来送往,方言俚语,风土人情,甚至那些司空见惯的鸡鸣犬吠,都是令人难以忘怀的乡趣。乡、乡啊,愁、愁啊,那是抹不去的记忆,那是斩不断的念想。何以让乡情更浓,何以使乡情更醇,拨动着作者的心,文曰:“故乡、乡愁是一首永远唱不完的歌。”何以守护乡情,何以承继乡情,牵动着作者的心,文曰:“当我穿透重重雾霾,重新审视我的故乡时,却发现那个魂牵梦绕的故乡,原来已经渐渐远去,成了记忆。”于是作者无尽感伤,文曰:“吾心安处是故乡,请不要让我们的故乡,成为回不去的地方。”这是无助的感伤,也是激越的呐喊。于是作者思绪翩跹的乡愁犹如山涧飞瀑,跃然纸上。

  散文在文学中属于亭亭玉立的那一种,文质、睿智、灵秀,外修于形,内修于神,浪漫而不恣意,夸张而不张狂,有时情不自禁地海阔天空纵横捭阖一番,也是一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样子。

  原本大千世界就是人各有志,价值多元。人都不可对他人的价值观说三道四。然而价值总有价值的尺度,无尺度哪有大千世界?更不消说万事万物。作为个体的自然人,你觉得怎么活好就怎么活,不需要他人认同,不受制于社会伦理。但是,你若想融入群体成为社会人,尤其是你想以自己的审美施动他人的时候,你就需要他人的认同,受制于社会伦理。说到底,散文是受众文体,非私密的日记小品,受众审美是散文永恒的尺度。

  此种情势之下,读赵锋的散文,备感其难能可贵。散文集的首篇《庄稼花开》是他散文审美的终极诠释。农家人都知道,在花类中,没有再比庄稼的花不显眼、不艳丽的了。那些桃花梨花杏花,满山遍野;那些荷花菊花茶花,十里飘香。可是在庄稼人的眼里,庄稼花是最香最美的,沁人心脾,仿佛是从自己心里开出来的。作者正是谙熟庄稼人的情愫与感怀,首篇写了庄稼花:“家乡的人们把这些土地经营得很殷实。每家每户都会在自己的土地上种植各种各样的庄稼,有相同的,也有不相同的。每一种庄稼基本都有自己的花期,各种五颜六色的花开满整个村庄。”

  《一把泥土》是富有哲理的一篇,全篇没有描写,直抒胸臆:“一把泥土就是一个村庄的春天,因为这就是一个村庄的希望;一把泥土是一个村庄的秋天,因为它是一个村庄的收获;一把泥土又是一个村庄的开始,因为它就是一个村庄的衣食之源;一把泥土又是一个村庄的归宿,因为它就是一个村庄的母性胸怀。”

  赵锋阅历丰富,勤勉好学,任过教师、当过记者、做过编辑,也当过基层干部、组工干部,还爱好摄影。他的散文具有教师的温良、记者的敏锐、编辑的缜密;也兼备贴近大地的温情和亲近感,同时还充满了摄影的画面感和美感。修形、修神、修辞、均见功夫。形体之美、神韵之美、文辞之美、律动之美,章章昭著,篇篇彰明。赵锋忠于桑梓,效于乡愁,散文创作不逾故乡涉猎,形成“赵锋散文桑梓范畴”,既是风格,也是范式。这让人觉得,赵锋在苦心营建他桑梓散文的桃花源。愿为他献上一份诚挚的祝福。

  写散文书评,书评本身就应该是一片好散文。因之纠结良多,颇费踌躇。这也许可作为表白的理由:短文字数不多,却非一蹴而就的急就章。

  是为序。

  2016年11月9日于东湖

  (傅广典:中国地域文化研究会主任,湖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学者、作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作品后记:

  每个人都走在回乡的路上

  在我的老家,或者是中国的大部分乡村越来越多的人进城,或者正在为准备进城居住做着努力。这就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离开自己的故乡。

  我想总有一天他们会在某一个傍晚里突然想念那个生他养他;炊烟升起的小山村;想念那里的山水人事;想念那里的父老乡亲、儿时的伙伴和记忆;想到与自己老房子相关的物件……想念久了,就变成了他们内心里的乡愁。这种情感是每一个从故乡走出去的人无一例外的。乡愁为每一个在异乡的人打开了一条通道。这条通道,从故乡出发,直抵每一个在外游子的内心。

  春节在老家过年,村里在外打工的人都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赶回来了。一问,才知道他们几乎遍布大半个中国,有些一年回来一次,有些几年才回来一次。不管时间长或短,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这个千里之外的村庄和家。近年来,村里出去打工的人越来越多,年龄也越来越年轻化,有些人家甚至是搬离这个村庄。村里有些房间长年闲置,闲置的还有村里原本肥沃的稻田。这片稻田曾经是村里人的衣食之源,是村里吃饱饭的保证。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年青人出外打工谋生,剩下在村里的全部是老人、妇女和小孩子。这些青壮年劳力不再是庄稼地的主人,也不再仅仅依赖于土地生存,实际情况是依靠庄稼地已不足以养活全家。生存法则无形中控制或者是主导了他们的选择和命运。曾经采访过村里几个年年出去打的儿时伙伴,为什么非要千里迢迢去外地打工?不想家吗?伙伴无奈地说:不外出务工,全家怎么生活?他们在异乡盖楼房,当矿工,或者是流水线上的工人。故乡,他乡,他们年复一年地来回奔忙,仿佛候鸟。可是不管在外多少年,伙伴说:城市再好也不是我的家,老家才是我最终的根。

  有爱不觉天涯远。故乡有家有爱,他们走多远都要走回来。伙伴说,在外打工自己艰辛一点都无所谓,最牵挂的还是千里之外的一家老小。每年春节当大批在外务工的村民不畏路途遥远,历经艰辛地回到村里时,内心既心酸又温暖。他们在内心依然还是把故乡放在首位,他们的内心深处仍然隐藏着浓浓的乡愁。

  我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末,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改革开放、社会转型、人们的行为和生活方式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整个童年的记忆几乎都来源于乡村,那里有我们无尽的童年美好记忆;有青春的迷茫与躁动;当然也有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梦想与理想。

  读书,工作。离开故乡,记忆似乎也在渐渐模糊。可那又怎样呢?从前的一切那么美,那么纯,仿佛村头天空上飘浮的云朵。它留在童年的时光里,留在草木丰美的乡间;留在那个乡村少年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而且时不时就会在记忆深处摇曳。回想时它变的流光溢彩,仿佛在晚霞中奔跑的灿烂少年。

  有人说:有故乡的人心存敬畏。我想心存敬畏的力量正是来源于故乡。可是实质上许多人并没有意识到故乡之于自身的重要,更未意识到文化、根脉之于一个人的塑造。越来越多的欲望制约着你的价值取向;越来越匆忙的脚步打乱了你人生该有的节奏。故乡刹那间似乎渐行渐远,我们其实可以在匆忙的人生旅途中回望一眼故乡,回望生我们养我们的土地,感受它们给我们带来的人生最初的温度和新鲜。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本书有一半的文字都是我在老家时完成的,写这些文字的最初动力就是对故乡的眷恋,以及对自然和生命的敬畏和热爱。既有写故乡的山水人情,也有写对内心故乡的追忆。不管写什么,都是人情、人性,其实都是内心深处的那份心灵体验。

  刚毕业时,因为读书写文改变了我的生活境遇,同时也赢得了认可和尊重。记得一个读过我散文的外地编辑和作家,许多年以后告诉我,她当时读我的文章以为我是40出头的年龄,其实当时我只有20多岁。岁月过去了,许多人事都在变化,但在我的内心始终不变的是对阅读、写作以及对未知领域探求的态度和情怀。总有朋友会问:你工作忙,又不打牌娱乐,光读书写文章不累吗?我想说的是,“汝非鱼,焉知鱼之乐”,其实有什么能比精神收获和精神愉悦更让人幸福的呢?能比发现美、创造美更有价值感呢?

  艺术无任何捷径可走。写作变是如此。我从来不认为喝彩的和流行的就是好的,更不觉得有了表面的热闹就能说明你真的创造出了精品。作为一个用文字记录的人,要有人文精神和社会担当,要贴近大地,更要有家国情怀,还要懂得用自己的眼睛来观察、体味、记录这个社会和时代,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好的作品,才能成为一个无愧于自我和时代的人。

  儿时,我藏在老家的阁楼里偷偷地翻看父亲放在那里的各类报刊杂志和书籍。太阳从小木窗射进来,我就坐在那束阳光里读那些似懂非懂的文字,至今难以忘怀。就是那些文字在我的内心里撒下了种子,让我爱上了文字,并以文字为伴。不管今后的人生路怎么变化,我想自己不会忘记这份初心,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就在要出版这本书的时候,正值春节来临之际。新年的钟声催促着中国人回家的脚步,在外打工一年的人们都又纷纷返乡。返乡与乡愁息息相关,回去看看年迈的爹娘;抱抱年幼的孩子;去温暖爱人孤单的内心;去触摸那些故乡的草木和庄稼;去亲吻故乡的大地……那里有他们心心念念的家,有他恋恋不忘的童年,更有他们道不清说不明的精神激荡。

  一个人无论走多远,其实都是走在回乡的路上。我们注定会在某个时空时里与故乡重逢,最终回到故乡。

  春节期间,远在北京工作的叔叔和哥哥等都回到老家过年。一家人其乐融融,欢乐无比。叔叔18岁离开老家,走进军营,驻守塞外近半个世纪,由一名士兵成长为大校军官,从英俊少年走到“两鬓青青变星星”的年龄,千山万水之外的北国,他独自面对风雨,成就了自己的一番事业。一家人一家亲,谈家事,互诉衷肠;忆岁月,感慨万千。有太多情要诉,有太多的话要说……但只要情感在,牵挂在,温暖和亲情便会常在。这就是回家的魅力,这就是老家的温暖,这就是亲情彼此支撑和眷恋,谁都无法替代。故乡在家在亲情就在。

  叔叔、哥哥他们春节过后要走,我7岁的儿子雷雷万分不舍,哭喊着,追赶着,要相送。或许这就是亲情和故乡的力量,兴许这亲情和乡情的种子已在他的心间悄然传承,已然生根发芽了。

  在这里,我要感谢中国十佳电视剧编剧、著名作家曾有情;著名军旅作家、诗人、学者丁晓平;知名畅销书作家、专栏作家潘小娴;中国地域文化研究会主任、学者、作家傅广典;澳洲华人女作家王若冰;诗人衣米妮子对我的散文集的关注和厚爱,并倾力推荐。同时也要感谢知名作家莲韵女士的抬爱和支持,与她素昧平生,却能极力举荐,这本书才能得以公费出版。最后感谢我的父母亲人,尤其感谢在我成长和创作道路上我的母亲给予我默默的支持和鼓励,是她让我感受到了内心有力量,是她让我感受到自己有根有本有远方;感谢我的哥哥长期以来对我阅读和创作的鼓励;感谢我的妻子水雪莉等对于我文艺创作的支持,感谢每一位给予我帮助和温暖的老师和朋友!

  唐代诗人杜甫《偶题》中写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无论是对文字和阅读的热爱,还是对故乡的眷恋和生命的敬畏都将是我这一生温暖的宿命。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故乡;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份隐秘的乡愁;每个人其实都走在回乡的路上。

   赵 锋

   2017年2月28日于赵庄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老 家》

2018-03-22 10-22-33

 

《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  

赵锋

中国华侨出版社

2018年1月第一版

定价:32元

 

 

赵锋散文集《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出版发行

  冰   客

  近日,十堰市青年作家赵锋的散文集《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由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全国新华书店公开发行,当当网、京东网、亚马逊等同步发行。这是作者继南水北调长篇纪实文学《挥别故园》后出版的又一力作。

  本书是青年作家赵锋创作的乡土散文集,作者以己之笔深度还原了一份故乡的心灵档案,一个真实而诗意的故乡生态图,一个精神记忆的家园。他写的是一个人的乡愁,也是无数人心中的乡愁,是每个心怀故乡的人不可错过的质朴感动。作者赵锋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郧阳区作协副主席。先后在《中国学术网》《中国摄影报》《三农中国》《湖北日报》《作家报》《中国南水北调报》等各类报刊杂志上开设个人专栏和发表文艺作品百余万字,图片多幅。

  全书共计20万字,收录了作者的精品散文50余篇,图片20余张。该书以故乡为背景,展示了故乡的风土人情、山水人事、人文精神。以优美深情的笔致,描绘了故乡的各种质朴与灵秀,挖掘中国式乡村的内在精神世界,在诉说和反省中倾诉乡情、乡愁、乡恋。告诉你一个真实而诗意的故乡生态图景;为你保存一份故乡的心灵档案;为你构建一个精神记忆的家园。向你展示一个山水故乡、生态故乡、人文故乡、心灵故乡。这是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也是转型中国背景下无数人的故乡情怀。

  中国地域文化研究会主任、作家傅广典,知名作家潘小娴特为该书作序。傅广典评价此书:“乡愁”之“愁”,达意而内涵深邃,一字千钧、破题有声:桑梓之情,赤子之心。潘小娴在序言中说:“《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为一个村庄乃至无数村庄的乡愁档案——等到多年后,也许我们已经在村庄找不到那些曾经存在的木器、油坊,但是我们依然可以顺着这些记录文字,重温那些曾经存在过的木器、油坊,穿越回真实的并已被我们的浓浓乡愁一一拂过的村庄。”中国十佳电视剧编剧、著名作家曾有情在本书推荐语中写道:“书为良心写,情为真我生。赵锋的散文清澈、纯粹、自然、本真。他写故乡的山水人事;写自然万物;写内心深处的浓浓乡愁。这些文字里饱含深情和温度,有热爱、眷恋,也有精神激荡。”

  本书由著名军旅作家,诗人丁晓平、著名旅澳作家王若冰、诗人衣米妮子等联袂推荐。

 

  桑梓之情     赤子之心

  ——赵锋散文集《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的美学判读

  傅广典

  赵锋是位善于写桑梓散文的青年作家。

  桑梓散文多钟仪楚奏之作。因为桑梓之地洒满了童年的记忆,绘制了青年的志向,预置了老年的归宿,人至暮年,回首人生历程,别有一番情感,所以写桑梓散文者以中老年人居多。青年人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憧憬着前方风景,多展望,少回首,故而青年作家写桑梓散文者寥若晨星,写得好者更是凤毛麟角。

  赵锋的故乡是文化底蕴丰厚的郧阳。这片故土在气势磅礴耸入云霄的秦岭和大巴山之间。秦岭逶迤,大巴山嵯峨,两山以不同的风貌和品行环抱着一片钟灵毓秀谷地,谷地依两山走势,自西向东蜿蜒千里。谷地中央,是奔腾了亿万年的汉江,她是汉民族的母亲河,在民间传说里,在一年的某一天的午夜,汉江正对应着苍穹上的天河。秦岭与大巴山抵御了北寒南热,汉江滋润着两山间的秦巴谷地,使这里气候温润,草木葳蕤,100万年前汉江人就已经生活在这里,考古学家和古人类学家认定这里是现代人类的发祥地。起码自100万年以来,这里人类没断代,文化没断层,是世界范围内鲜见的人类连续进化的地域。汉代,刘邦在这里建立汉王朝,汉民族由此而来。明朝,成化年间置郧阳巡抚,辖八府九州六十四县,是中国史上的第一个特区,历时204年,120位封疆大吏在这里建功立业理域安邦。这都是郧阳人的一向引以为荣的历史篇章,郧阳人也因此而文化底气实足。

  赵锋生于斯,长于斯,他从小就受桑梓文化的沐浴与熏陶,在桑梓文化中成长。他依恋着这片故地,忠诚于这片故地,学业有成,报效梓里,讴歌家乡、赞美家乡的写作,始终不懈,已出版的长篇纪实文学《挥别故园》,是一部写南水北调工程移民的家国情怀之作,其实质也是写乡情,与这本散文集《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堪称珠联璧合的姊妹作。

  赵锋写自己的故乡,写自己的内心精神追寻。以故乡为背景,以“乡愁”定位非常之好。“愁”是一个农耕文化的词汇,秋实心牵即为愁。这是本义。由于对秋获深深地持久地牵挂,衍生出现在词义的忧虑之意。“乡愁”之“愁”,达意而内涵深邃,一字千钧,破题有声:桑梓之情,赤子之心。描绘桑梓之情,表达赤子之心,是赵锋这部散文集的汇编主旨,也是赵锋这部散文集的审美定位。

  郧阳很美,是现代文明里的一种古朴的美:群山叠嶂、阡陌纵横,江渚钓影、农舍炊烟……是一帧乡情撩人的桑梓图。

  正是乡情如此撩人,“愁”字油然而生。村庄的颜色,永远的庭院,父亲的庄稼,母亲的菜地,兄弟的或喜或啧,姐妹的一笑一颦,岁时节令,迎来送往,方言俚语,风土人情,甚至那些司空见惯的鸡鸣犬吠,都是令人难以忘怀的乡趣。乡、乡啊,愁、愁啊,那是抹不去的记忆,那是斩不断的念想。何以让乡情更浓,何以使乡情更醇,拨动着作者的心,文曰:“故乡、乡愁是一首永远唱不完的歌。”何以守护乡情,何以承继乡情,牵动着作者的心,文曰:“当我穿透重重雾霾,重新审视我的故乡时,却发现那个魂牵梦绕的故乡,原来已经渐渐远去,成了记忆。”于是作者无尽感伤,文曰:“吾心安处是故乡,请不要让我们的故乡,成为回不去的地方。”这是无助的感伤,也是激越的呐喊。于是作者思绪翩跹的乡愁犹如山涧飞瀑,跃然纸上。

  散文在文学中属于亭亭玉立的那一种,文质、睿智、灵秀,外修于形,内修于神,浪漫而不恣意,夸张而不张狂,有时情不自禁地海阔天空纵横捭阖一番,也是一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样子。

  原本大千世界就是人各有志,价值多元。人都不可对他人的价值观说三道四。然而价值总有价值的尺度,无尺度哪有大千世界?更不消说万事万物。作为个体的自然人,你觉得怎么活好就怎么活,不需要他人认同,不受制于社会伦理。但是,你若想融入群体成为社会人,尤其是你想以自己的审美施动他人的时候,你就需要他人的认同,受制于社会伦理。说到底,散文是受众文体,非私密的日记小品,受众审美是散文永恒的尺度。

  此种情势之下,读赵锋的散文,备感其难能可贵。散文集的首篇《庄稼花开》是他散文审美的终极诠释。农家人都知道,在花类中,没有再比庄稼的花不显眼、不艳丽的了。那些桃花梨花杏花,满山遍野;那些荷花菊花茶花,十里飘香。可是在庄稼人的眼里,庄稼花是最香最美的,沁人心脾,仿佛是从自己心里开出来的。作者正是谙熟庄稼人的情愫与感怀,首篇写了庄稼花:“家乡的人们把这些土地经营得很殷实。每家每户都会在自己的土地上种植各种各样的庄稼,有相同的,也有不相同的。每一种庄稼基本都有自己的花期,各种五颜六色的花开满整个村庄。”

  《一把泥土》是富有哲理的一篇,全篇没有描写,直抒胸臆:“一把泥土就是一个村庄的春天,因为这就是一个村庄的希望;一把泥土是一个村庄的秋天,因为它是一个村庄的收获;一把泥土又是一个村庄的开始,因为它就是一个村庄的衣食之源;一把泥土又是一个村庄的归宿,因为它就是一个村庄的母性胸怀。”

  赵锋阅历丰富,勤勉好学,任过教师、当过记者、做过编辑,也当过基层干部、组工干部,还爱好摄影。他的散文具有教师的温良、记者的敏锐、编辑的缜密;也兼备贴近大地的温情和亲近感,同时还充满了摄影的画面感和美感。修形、修神、修辞、均见功夫。形体之美、神韵之美、文辞之美、律动之美,章章昭著,篇篇彰明。赵锋忠于桑梓,效于乡愁,散文创作不逾故乡涉猎,形成“赵锋散文桑梓范畴”,既是风格,也是范式。这让人觉得,赵锋在苦心营建他桑梓散文的桃花源。愿为他献上一份诚挚的祝福。

  写散文书评,书评本身就应该是一片好散文。因之纠结良多,颇费踌躇。这也许可作为表白的理由:短文字数不多,却非一蹴而就的急就章。

  是为序。

  2016年11月9日于东湖

  (傅广典:中国地域文化研究会主任,湖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学者、作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作品后记:

  每个人都走在回乡的路上

  在我的老家,或者是中国的大部分乡村越来越多的人进城,或者正在为准备进城居住做着努力。这就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离开自己的故乡。

  我想总有一天他们会在某一个傍晚里突然想念那个生他养他;炊烟升起的小山村;想念那里的山水人事;想念那里的父老乡亲、儿时的伙伴和记忆;想到与自己老房子相关的物件……想念久了,就变成了他们内心里的乡愁。这种情感是每一个从故乡走出去的人无一例外的。乡愁为每一个在异乡的人打开了一条通道。这条通道,从故乡出发,直抵每一个在外游子的内心。

  春节在老家过年,村里在外打工的人都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赶回来了。一问,才知道他们几乎遍布大半个中国,有些一年回来一次,有些几年才回来一次。不管时间长或短,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这个千里之外的村庄和家。近年来,村里出去打工的人越来越多,年龄也越来越年轻化,有些人家甚至是搬离这个村庄。村里有些房间长年闲置,闲置的还有村里原本肥沃的稻田。这片稻田曾经是村里人的衣食之源,是村里吃饱饭的保证。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年青人出外打工谋生,剩下在村里的全部是老人、妇女和小孩子。这些青壮年劳力不再是庄稼地的主人,也不再仅仅依赖于土地生存,实际情况是依靠庄稼地已不足以养活全家。生存法则无形中控制或者是主导了他们的选择和命运。曾经采访过村里几个年年出去打的儿时伙伴,为什么非要千里迢迢去外地打工?不想家吗?伙伴无奈地说:不外出务工,全家怎么生活?他们在异乡盖楼房,当矿工,或者是流水线上的工人。故乡,他乡,他们年复一年地来回奔忙,仿佛候鸟。可是不管在外多少年,伙伴说:城市再好也不是我的家,老家才是我最终的根。

  有爱不觉天涯远。故乡有家有爱,他们走多远都要走回来。伙伴说,在外打工自己艰辛一点都无所谓,最牵挂的还是千里之外的一家老小。每年春节当大批在外务工的村民不畏路途遥远,历经艰辛地回到村里时,内心既心酸又温暖。他们在内心依然还是把故乡放在首位,他们的内心深处仍然隐藏着浓浓的乡愁。

  我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末,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改革开放、社会转型、人们的行为和生活方式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整个童年的记忆几乎都来源于乡村,那里有我们无尽的童年美好记忆;有青春的迷茫与躁动;当然也有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梦想与理想。

  读书,工作。离开故乡,记忆似乎也在渐渐模糊。可那又怎样呢?从前的一切那么美,那么纯,仿佛村头天空上飘浮的云朵。它留在童年的时光里,留在草木丰美的乡间;留在那个乡村少年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而且时不时就会在记忆深处摇曳。回想时它变的流光溢彩,仿佛在晚霞中奔跑的灿烂少年。

  有人说:有故乡的人心存敬畏。我想心存敬畏的力量正是来源于故乡。可是实质上许多人并没有意识到故乡之于自身的重要,更未意识到文化、根脉之于一个人的塑造。越来越多的欲望制约着你的价值取向;越来越匆忙的脚步打乱了你人生该有的节奏。故乡刹那间似乎渐行渐远,我们其实可以在匆忙的人生旅途中回望一眼故乡,回望生我们养我们的土地,感受它们给我们带来的人生最初的温度和新鲜。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本书有一半的文字都是我在老家时完成的,写这些文字的最初动力就是对故乡的眷恋,以及对自然和生命的敬畏和热爱。既有写故乡的山水人情,也有写对内心故乡的追忆。不管写什么,都是人情、人性,其实都是内心深处的那份心灵体验。

  刚毕业时,因为读书写文改变了我的生活境遇,同时也赢得了认可和尊重。记得一个读过我散文的外地编辑和作家,许多年以后告诉我,她当时读我的文章以为我是40出头的年龄,其实当时我只有20多岁。岁月过去了,许多人事都在变化,但在我的内心始终不变的是对阅读、写作以及对未知领域探求的态度和情怀。总有朋友会问:你工作忙,又不打牌娱乐,光读书写文章不累吗?我想说的是,“汝非鱼,焉知鱼之乐”,其实有什么能比精神收获和精神愉悦更让人幸福的呢?能比发现美、创造美更有价值感呢?

  艺术无任何捷径可走。写作变是如此。我从来不认为喝彩的和流行的就是好的,更不觉得有了表面的热闹就能说明你真的创造出了精品。作为一个用文字记录的人,要有人文精神和社会担当,要贴近大地,更要有家国情怀,还要懂得用自己的眼睛来观察、体味、记录这个社会和时代,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好的作品,才能成为一个无愧于自我和时代的人。

  儿时,我藏在老家的阁楼里偷偷地翻看父亲放在那里的各类报刊杂志和书籍。太阳从小木窗射进来,我就坐在那束阳光里读那些似懂非懂的文字,至今难以忘怀。就是那些文字在我的内心里撒下了种子,让我爱上了文字,并以文字为伴。不管今后的人生路怎么变化,我想自己不会忘记这份初心,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就在要出版这本书的时候,正值春节来临之际。新年的钟声催促着中国人回家的脚步,在外打工一年的人们都又纷纷返乡。返乡与乡愁息息相关,回去看看年迈的爹娘;抱抱年幼的孩子;去温暖爱人孤单的内心;去触摸那些故乡的草木和庄稼;去亲吻故乡的大地……那里有他们心心念念的家,有他恋恋不忘的童年,更有他们道不清说不明的精神激荡。

  一个人无论走多远,其实都是走在回乡的路上。我们注定会在某个时空时里与故乡重逢,最终回到故乡。

  春节期间,远在北京工作的叔叔和哥哥等都回到老家过年。一家人其乐融融,欢乐无比。叔叔18岁离开老家,走进军营,驻守塞外近半个世纪,由一名士兵成长为大校军官,从英俊少年走到“两鬓青青变星星”的年龄,千山万水之外的北国,他独自面对风雨,成就了自己的一番事业。一家人一家亲,谈家事,互诉衷肠;忆岁月,感慨万千。有太多情要诉,有太多的话要说……但只要情感在,牵挂在,温暖和亲情便会常在。这就是回家的魅力,这就是老家的温暖,这就是亲情彼此支撑和眷恋,谁都无法替代。故乡在家在亲情就在。

  叔叔、哥哥他们春节过后要走,我7岁的儿子雷雷万分不舍,哭喊着,追赶着,要相送。或许这就是亲情和故乡的力量,兴许这亲情和乡情的种子已在他的心间悄然传承,已然生根发芽了。

  在这里,我要感谢中国十佳电视剧编剧、著名作家曾有情;著名军旅作家、诗人、学者丁晓平;知名畅销书作家、专栏作家潘小娴;中国地域文化研究会主任、学者、作家傅广典;澳洲华人女作家王若冰;诗人衣米妮子对我的散文集的关注和厚爱,并倾力推荐。同时也要感谢知名作家莲韵女士的抬爱和支持,与她素昧平生,却能极力举荐,这本书才能得以公费出版。最后感谢我的父母亲人,尤其感谢在我成长和创作道路上我的母亲给予我默默的支持和鼓励,是她让我感受到了内心有力量,是她让我感受到自己有根有本有远方;感谢我的哥哥长期以来对我阅读和创作的鼓励;感谢我的妻子水雪莉等对于我文艺创作的支持,感谢每一位给予我帮助和温暖的老师和朋友!

  唐代诗人杜甫《偶题》中写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无论是对文字和阅读的热爱,还是对故乡的眷恋和生命的敬畏都将是我这一生温暖的宿命。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故乡;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份隐秘的乡愁;每个人其实都走在回乡的路上。

   赵 锋

   2017年2月28日于赵庄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