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山上村走笔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5-02    作者:戴益民

  蒙蒙春雨中,我们沿着弯弯的山路,终于找到了这座破落的小山村。山名笠儿垴,海拔450米,为武穴西南部的高峰。举目张望,雨后的山村静悄悄的,除了偶尔的鸟鸣声,渺无人烟。确切的说,这里是山上村葛麻塘垸,看上去到处是残垣断壁,一片荒凉。一户人家的青砖墙壁上,“一定要解放台湾”的石灰标语清晰可见,十分显眼。开车的周师傅是本地人,他告诉我说,整个山上村原有村民400多人,现在几乎成了“无人村”,葛麻塘垸如今仅剩下3个留守老人。

  我们没有惊扰留守老人,穿过这些坍塌的老房子,雨后的山上村,清新的空气,缠满青藤的石屋,草木丛生的石板路,唤醒了我们久远的乡村记忆。我问周师傅这些石屋的来历,他告诉我说,山上村地处半山峦间,村民进出全靠肩挑手提,由于交通不便,老百姓就地取材,取山中片石、块石筑屋而居,这些缠满青藤的石屋冬暖夏凉,很有特色。与石屋为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条通往外界的羊肠小道,似乎可以折射出当年生活在这里人们生活的艰辛。这原生态的农耕文明,如今是一去不再复返了。我想,这些石屋的主人,如今都去了哪里?他们还会回来吗?

  空山新雨后,鸟鸣山更幽。石屋的周围除了青藤,还布满了荆棘、野草、野果树,如果你仔细寻找,还可以看到野山菌、香椿芽、野山笋……一只石臼被遗弃在石阶边,石臼里盛满了雨水;一棵树根裸露在地面上,变成了根雕的模样;荒芜的菜园里,丛生着杂草、灌木和叫不出名字的野菜……石片和石块垒成的墙壁上,因年代久远而长满了青苔。石巷深处,一面青砖老宅墙显得很是气派,在低矮的石屋中颇有鹤立鸡群之感。与它相伴的,是一棵郁郁葱葱的枇杷树,两者构成了一道青春与沧桑的诗意风景。周师傅说,附近有个汲水洞,其实就是一口幽深的水井,去看看吧,我欣然同意。据资料介绍,山上村地质独特,漫山遍野几乎都是石灰岩,有许多天然钟乳石洞。与钟乳石洞并存的,是许许多多书生、狐仙、观音、僧佛的故事与传说,令人浮想联翩。我独自一人沿着石阶走进汲水洞,石壁上不时有滴答滴答的水落下来,让人感觉到一阵清凉。台阶四周长满了青苔,脚下有点打滑,只能一步一步小心地挪动。走到台阶底部,我没有见到传说中的钟乳石,只看到一潭幽深的水,至于石壁上那些突兀的石头,状若石柱、石幕、石龙、石冰凌、石神龛,似乎只能全凭想象了。

  据族谱记载,山上的村民是清康熙、道光年间分别从江西省瑞昌,湖北通山县、阳新以及广济等地迁入落户的,至今有300多年历史。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是迁徙移民呢?据考证,广济的先祖都是从江西瓦雀(砾)坝来的。“年深外境犹吾景,日久他乡即故乡。”作为水库移民的后代,我对“迁徙”二字感受尤甚。每每回到山里老家,面对空寂的山林,常常浮现父辈们离别漂泊的背影。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人在山外,根在山里,这是怎样的乡愁记忆啊!如今,人去屋空,这些残垣断壁没了生命迹象,只是留下时光的见证,它们承载着太多的记忆,让那些散落在异域他乡的人们魂牵梦萦。每当我们想起故乡时,总是让人想起它,让人心头温热,那诉说不尽的乡愁,令人留下无尽的感叹。

  走出幽谷草丛,我不禁想起巴尔扎克笔下寂静的空旷的相思谷,还有那爬满青藤的古老城堡。雨后的苍穹笼罩着山谷,小鸟儿婉转地啼鸣,空气中散发着花草的清香,令人神清气爽。“春天,爱情在那里振翅凌空翱翔;秋天,可以在那里缅怀已经长逝的人们。”我默念着这样的诗句,依依惜别山上村。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山上村走笔

2018-05-02 16-47-04

  蒙蒙春雨中,我们沿着弯弯的山路,终于找到了这座破落的小山村。山名笠儿垴,海拔450米,为武穴西南部的高峰。举目张望,雨后的山村静悄悄的,除了偶尔的鸟鸣声,渺无人烟。确切的说,这里是山上村葛麻塘垸,看上去到处是残垣断壁,一片荒凉。一户人家的青砖墙壁上,“一定要解放台湾”的石灰标语清晰可见,十分显眼。开车的周师傅是本地人,他告诉我说,整个山上村原有村民400多人,现在几乎成了“无人村”,葛麻塘垸如今仅剩下3个留守老人。

  我们没有惊扰留守老人,穿过这些坍塌的老房子,雨后的山上村,清新的空气,缠满青藤的石屋,草木丛生的石板路,唤醒了我们久远的乡村记忆。我问周师傅这些石屋的来历,他告诉我说,山上村地处半山峦间,村民进出全靠肩挑手提,由于交通不便,老百姓就地取材,取山中片石、块石筑屋而居,这些缠满青藤的石屋冬暖夏凉,很有特色。与石屋为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条通往外界的羊肠小道,似乎可以折射出当年生活在这里人们生活的艰辛。这原生态的农耕文明,如今是一去不再复返了。我想,这些石屋的主人,如今都去了哪里?他们还会回来吗?

  空山新雨后,鸟鸣山更幽。石屋的周围除了青藤,还布满了荆棘、野草、野果树,如果你仔细寻找,还可以看到野山菌、香椿芽、野山笋……一只石臼被遗弃在石阶边,石臼里盛满了雨水;一棵树根裸露在地面上,变成了根雕的模样;荒芜的菜园里,丛生着杂草、灌木和叫不出名字的野菜……石片和石块垒成的墙壁上,因年代久远而长满了青苔。石巷深处,一面青砖老宅墙显得很是气派,在低矮的石屋中颇有鹤立鸡群之感。与它相伴的,是一棵郁郁葱葱的枇杷树,两者构成了一道青春与沧桑的诗意风景。周师傅说,附近有个汲水洞,其实就是一口幽深的水井,去看看吧,我欣然同意。据资料介绍,山上村地质独特,漫山遍野几乎都是石灰岩,有许多天然钟乳石洞。与钟乳石洞并存的,是许许多多书生、狐仙、观音、僧佛的故事与传说,令人浮想联翩。我独自一人沿着石阶走进汲水洞,石壁上不时有滴答滴答的水落下来,让人感觉到一阵清凉。台阶四周长满了青苔,脚下有点打滑,只能一步一步小心地挪动。走到台阶底部,我没有见到传说中的钟乳石,只看到一潭幽深的水,至于石壁上那些突兀的石头,状若石柱、石幕、石龙、石冰凌、石神龛,似乎只能全凭想象了。

  据族谱记载,山上的村民是清康熙、道光年间分别从江西省瑞昌,湖北通山县、阳新以及广济等地迁入落户的,至今有300多年历史。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是迁徙移民呢?据考证,广济的先祖都是从江西瓦雀(砾)坝来的。“年深外境犹吾景,日久他乡即故乡。”作为水库移民的后代,我对“迁徙”二字感受尤甚。每每回到山里老家,面对空寂的山林,常常浮现父辈们离别漂泊的背影。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人在山外,根在山里,这是怎样的乡愁记忆啊!如今,人去屋空,这些残垣断壁没了生命迹象,只是留下时光的见证,它们承载着太多的记忆,让那些散落在异域他乡的人们魂牵梦萦。每当我们想起故乡时,总是让人想起它,让人心头温热,那诉说不尽的乡愁,令人留下无尽的感叹。

  走出幽谷草丛,我不禁想起巴尔扎克笔下寂静的空旷的相思谷,还有那爬满青藤的古老城堡。雨后的苍穹笼罩着山谷,小鸟儿婉转地啼鸣,空气中散发着花草的清香,令人神清气爽。“春天,爱情在那里振翅凌空翱翔;秋天,可以在那里缅怀已经长逝的人们。”我默念着这样的诗句,依依惜别山上村。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