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杯中岁月 笔下盈香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5-02    作者:刘懿波

  仿佛,于那朦胧的醉眼里,仪狄的匠心独运和杜康的妙手调和就在昨夜的春风月色之中。

  她的醇香,飘过殷商肉林酒池,秦时明月汉时光华,于浅斟低唱里丰盈了唐诗宋词、明清嫚曲。

  历经华夏数千年的战火与沧桑、风雨和浸漫,她的韵味依就绕梁三日、满室生香。

  酒,多与文字关联,而散落在馨香的书卷之中,最早的应该是来自《诗经》:丰年多黍多稌,亦有高廪,万亿及秭。为酒为醴,丞畀祖妣,以洽百礼,降福孔皆。

  五谷丰登的画卷里,祭天祀祖,庆祝丰收,将美好的希冀尽倾注于这琼浆玉液里,吟唱出五千年礼仪之邦的序曲。

  于是,自西周初年始,夏历三月上巳之日,行祓禊仪后,河渠两旁,置杯顺流而下,取杯饮酒,祈福免灾、吟诗作赋、欢庆娱乐。曰曲水流觞,上巳节是也。

  自此,酒便与诗文艺术形影相伴,同爱恨情愁交织缠绵,甚至屡屡登上刀光剑影的政治舞台,平战乱、息兵灾。

  晋时,兰亭曲水擅风流,移宴向清秋。王羲之的妙笔更是将曲水流觞、饮酒赋诗引为千古佳话,当然,也成就了他一代“书圣”的传世美名。

  一杯酒,就是魏晋名士一生的闲逸风流。

  于酒,历代文人雅士之中,名气最大的莫过于诗仙李白。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酒中洋溢的是一种桀骜不驯、傲视九五的冲天豪气。

  而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喝出的是却一种洒脱,一种和朋友共同分享美好时光的情感。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流淌的则是那种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的寂寞和无奈。

  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这位诗中翘楚、酒中神仙,他的一生就是诗酒芬芳的一生。自然,与酒相关的佳作名篇更是灿若星河、流芳百世。

  同期的杜甫,不仅诗名不输李白,创作上双星辉映。而且饮酒也可以并驾齐驱。《曲江二首》中: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可见他一生对酒也是情有独钟。

  他的《醉时歌》引经据典,酣畅淋漓。堪称可以和李白的《将进酒》并为中国酒文化之极品。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诗圣的杯子里自然少了几分飘逸和洒脱,更多的则是家国情怀和浓郁的忧思。

  田园诗派创始人陶公的酒里,散发的更多是泥土的气息和田园情趣。欢然酌春酒,摘我园中蔬。进而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同样,山水田园诗人孟浩然的诗里,也有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怡人胜景。这一幅幅赏心悦目的田园水墨,就是画在杯底的五彩丹青。

  于酒中寻得怡然自得的心境,在杯中发现宠辱不惊之超然。

  宋代词宗苏轼,自称是天下最不善饮而又最爱饮之人,好饮而不酗酒,难得。他的《洞庭春色》中:应呼钓诗钩,亦号扫愁帚。很显然,他认为酒是创作的源泉,消愁的佳酿。缘此,他创作了不少与酒有关的佳作,正所谓:醉后乐无极,弥胜未醉时。动容皆是舞,出语总成诗。

  中秋佳节,一曲“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传颂千年。此望月怀人之作,表达了对胞弟苏辙的无限怀念。一杯一饮,便勾勒出皓月当空、亲人千里、孤高旷远的意境。且于月圆月缺之间,渗入了浓厚的哲学思想,实乃一篇自然与社会高度契合的感喟之作。

  而念奴娇•赤壁怀古中,一句“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一杯浊酒,倾尽了英雄末路的万般无奈和千古惆怅,不觉间,令人茫然四顾,凄然而泪下。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醉人的醇香里总会有淡淡的相思和无尽的离愁。

  易安居士的玉杯里,黄昏的相思瘦成了酒里的黄花,几杯之后便不知归路,继而误入藕花深处,沉醉于暮归的诗情里。

  奉圣旨填词的柳三变,秋风里,目送那条孤独的兰舟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暮霭里,满眼泪花。如果没有那杯酒,他又怎知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亲友离别,亦是千言万语道不尽声声珍重。饮散离亭西去,浮生长恨飘蓬。待回头,已是烟柳渐重重。

  无奈下,只能劝君更尽一杯酒,因为此出阳关无故人。将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的依依不舍,付于一饮,寄盼归时。

  瀚墨琼浆。丰腴了岁月;金戈铁马,壮丽了山河。

  《易水歌》中,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卫人荆轲接过燕太子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这酒,就是壮士破釜沉舟的胆气和保家卫国之忠心。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夜光杯,捧在手,千军共饮出征酒。出征酒,味纯厚,豪情壮心似酒流。出征的酒,饮一口,将军士兵血同流。

  万里横戈探虎穴,三杯拔剑舞龙泉。箪醪劳师千人饮,粒米投河醉三军。

  酒是出征时的咚咚战鼓,是同仇敌忾的斗志,是视死如归的决心。

  野幕敞琼筵,羌戎贺劳旋。醉和金甲舞,雷鼓动山川。在这里,酒又是祝捷的上品,是凯旋而归的赞歌。

  纵观历史,早期的酒文化就是政治的一部分,与祭祀、庆典等礼仪息息相关,属于皇室与贵族的上层文化。

  《礼记•礼器》云:“宗庙之祭,尊者举觯,卑者举角”。是为有力之佐证。

  因此,酒自古就是政治统治的重要道具,历代权力之争、军事谋略等大都与酒密切关联,并被之运用得出神入化,炉火纯青。

  鸿门宴上,项庄暗藏杀机的刀光在觥筹交错的假象里,差一点就将汉高祖刘邦的千秋霸业扼杀在梦里的摇篮之中。在这里,酒是推杯换盏背后的剑锋,变成了诛杀异己的特殊工具。

  三国时吕布,酒过三巡,百步之外辕门射戟,令袁、刘两家罢兵言和。

  南朝宋文帝刘义隆时,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入侵,并俘虏了南朝将领蒯应,随后放之。曰:魏王致意安北,远来疲乏,若有甘蔗及酒,可见分惠。刘义隆听后立即奉上甘蔗与酒,于是,南朝和北魏化干戈为玉帛,关系得以缓和。

  在这里,酒又成了和平的使者,释仇的媒介。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从表面上看是抒个人之情,实际上却在巧妙地感染广大贤才,不要浪费光阴,赶紧拿定主意,来我这里施展才华。借饮宴之机,大发求贤若渴之慨。

  集政治家、军事家和诗人于一身的曹孟德,在他的杯子里,酒就是他招揽人才的手段和一统天下的远大抱负。

  宋朝初年,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后,为了加强中央集权,欲行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之策。借一杯药酒用和平手段完成了政权的交接,化解了一场诛杀功臣的血雨腥风。

  杯酒释兵权,将酒升华成为绝顶智慧的典范。在宋太祖的心中,一杯酒,就是一座锦绣的江山。

  史海钩沉,道不尽杯中岁月。

  盈盈一杯酒,曾撩拨过多少文人墨客,谱写了多少美妙华章,灼热过多少情愁爱恨,又消溶了几多血雨风霜。

  四时春富贵,万物酒风流。

  泱泱中华,五千年文明源远流长。凡有文字记载处,行间字里,无处不有郁郁的醇香,汩汩流淌。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杯中岁月 笔下盈香

2018-05-02 16-55-18

  仿佛,于那朦胧的醉眼里,仪狄的匠心独运和杜康的妙手调和就在昨夜的春风月色之中。

  她的醇香,飘过殷商肉林酒池,秦时明月汉时光华,于浅斟低唱里丰盈了唐诗宋词、明清嫚曲。

  历经华夏数千年的战火与沧桑、风雨和浸漫,她的韵味依就绕梁三日、满室生香。

  酒,多与文字关联,而散落在馨香的书卷之中,最早的应该是来自《诗经》:丰年多黍多稌,亦有高廪,万亿及秭。为酒为醴,丞畀祖妣,以洽百礼,降福孔皆。

  五谷丰登的画卷里,祭天祀祖,庆祝丰收,将美好的希冀尽倾注于这琼浆玉液里,吟唱出五千年礼仪之邦的序曲。

  于是,自西周初年始,夏历三月上巳之日,行祓禊仪后,河渠两旁,置杯顺流而下,取杯饮酒,祈福免灾、吟诗作赋、欢庆娱乐。曰曲水流觞,上巳节是也。

  自此,酒便与诗文艺术形影相伴,同爱恨情愁交织缠绵,甚至屡屡登上刀光剑影的政治舞台,平战乱、息兵灾。

  晋时,兰亭曲水擅风流,移宴向清秋。王羲之的妙笔更是将曲水流觞、饮酒赋诗引为千古佳话,当然,也成就了他一代“书圣”的传世美名。

  一杯酒,就是魏晋名士一生的闲逸风流。

  于酒,历代文人雅士之中,名气最大的莫过于诗仙李白。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酒中洋溢的是一种桀骜不驯、傲视九五的冲天豪气。

  而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喝出的是却一种洒脱,一种和朋友共同分享美好时光的情感。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流淌的则是那种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的寂寞和无奈。

  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这位诗中翘楚、酒中神仙,他的一生就是诗酒芬芳的一生。自然,与酒相关的佳作名篇更是灿若星河、流芳百世。

  同期的杜甫,不仅诗名不输李白,创作上双星辉映。而且饮酒也可以并驾齐驱。《曲江二首》中: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可见他一生对酒也是情有独钟。

  他的《醉时歌》引经据典,酣畅淋漓。堪称可以和李白的《将进酒》并为中国酒文化之极品。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诗圣的杯子里自然少了几分飘逸和洒脱,更多的则是家国情怀和浓郁的忧思。

  田园诗派创始人陶公的酒里,散发的更多是泥土的气息和田园情趣。欢然酌春酒,摘我园中蔬。进而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同样,山水田园诗人孟浩然的诗里,也有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怡人胜景。这一幅幅赏心悦目的田园水墨,就是画在杯底的五彩丹青。

  于酒中寻得怡然自得的心境,在杯中发现宠辱不惊之超然。

  宋代词宗苏轼,自称是天下最不善饮而又最爱饮之人,好饮而不酗酒,难得。他的《洞庭春色》中:应呼钓诗钩,亦号扫愁帚。很显然,他认为酒是创作的源泉,消愁的佳酿。缘此,他创作了不少与酒有关的佳作,正所谓:醉后乐无极,弥胜未醉时。动容皆是舞,出语总成诗。

  中秋佳节,一曲“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传颂千年。此望月怀人之作,表达了对胞弟苏辙的无限怀念。一杯一饮,便勾勒出皓月当空、亲人千里、孤高旷远的意境。且于月圆月缺之间,渗入了浓厚的哲学思想,实乃一篇自然与社会高度契合的感喟之作。

  而念奴娇•赤壁怀古中,一句“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一杯浊酒,倾尽了英雄末路的万般无奈和千古惆怅,不觉间,令人茫然四顾,凄然而泪下。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醉人的醇香里总会有淡淡的相思和无尽的离愁。

  易安居士的玉杯里,黄昏的相思瘦成了酒里的黄花,几杯之后便不知归路,继而误入藕花深处,沉醉于暮归的诗情里。

  奉圣旨填词的柳三变,秋风里,目送那条孤独的兰舟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暮霭里,满眼泪花。如果没有那杯酒,他又怎知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亲友离别,亦是千言万语道不尽声声珍重。饮散离亭西去,浮生长恨飘蓬。待回头,已是烟柳渐重重。

  无奈下,只能劝君更尽一杯酒,因为此出阳关无故人。将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的依依不舍,付于一饮,寄盼归时。

  瀚墨琼浆。丰腴了岁月;金戈铁马,壮丽了山河。

  《易水歌》中,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卫人荆轲接过燕太子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这酒,就是壮士破釜沉舟的胆气和保家卫国之忠心。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夜光杯,捧在手,千军共饮出征酒。出征酒,味纯厚,豪情壮心似酒流。出征的酒,饮一口,将军士兵血同流。

  万里横戈探虎穴,三杯拔剑舞龙泉。箪醪劳师千人饮,粒米投河醉三军。

  酒是出征时的咚咚战鼓,是同仇敌忾的斗志,是视死如归的决心。

  野幕敞琼筵,羌戎贺劳旋。醉和金甲舞,雷鼓动山川。在这里,酒又是祝捷的上品,是凯旋而归的赞歌。

  纵观历史,早期的酒文化就是政治的一部分,与祭祀、庆典等礼仪息息相关,属于皇室与贵族的上层文化。

  《礼记•礼器》云:“宗庙之祭,尊者举觯,卑者举角”。是为有力之佐证。

  因此,酒自古就是政治统治的重要道具,历代权力之争、军事谋略等大都与酒密切关联,并被之运用得出神入化,炉火纯青。

  鸿门宴上,项庄暗藏杀机的刀光在觥筹交错的假象里,差一点就将汉高祖刘邦的千秋霸业扼杀在梦里的摇篮之中。在这里,酒是推杯换盏背后的剑锋,变成了诛杀异己的特殊工具。

  三国时吕布,酒过三巡,百步之外辕门射戟,令袁、刘两家罢兵言和。

  南朝宋文帝刘义隆时,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入侵,并俘虏了南朝将领蒯应,随后放之。曰:魏王致意安北,远来疲乏,若有甘蔗及酒,可见分惠。刘义隆听后立即奉上甘蔗与酒,于是,南朝和北魏化干戈为玉帛,关系得以缓和。

  在这里,酒又成了和平的使者,释仇的媒介。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从表面上看是抒个人之情,实际上却在巧妙地感染广大贤才,不要浪费光阴,赶紧拿定主意,来我这里施展才华。借饮宴之机,大发求贤若渴之慨。

  集政治家、军事家和诗人于一身的曹孟德,在他的杯子里,酒就是他招揽人才的手段和一统天下的远大抱负。

  宋朝初年,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后,为了加强中央集权,欲行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之策。借一杯药酒用和平手段完成了政权的交接,化解了一场诛杀功臣的血雨腥风。

  杯酒释兵权,将酒升华成为绝顶智慧的典范。在宋太祖的心中,一杯酒,就是一座锦绣的江山。

  史海钩沉,道不尽杯中岁月。

  盈盈一杯酒,曾撩拨过多少文人墨客,谱写了多少美妙华章,灼热过多少情愁爱恨,又消溶了几多血雨风霜。

  四时春富贵,万物酒风流。

  泱泱中华,五千年文明源远流长。凡有文字记载处,行间字里,无处不有郁郁的醇香,汩汩流淌。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