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大美洛阳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5-09    作者:达 度

  提起洛阳,天下闻名久矣。然我今之记述不在河南洛阳,而是湖北随州洛阳。

  阳春四月,草长莺飞,荆楚大地焕发勃勃生机。我随湖北省“荆楚红色文艺轻骑兵”文学小分队抵达随州洛阳时,心里存疑:此小洛阳与河南大洛阳是否存有渊源关系呢?尽管三天的创作辅导和采风时间很短,我还是瞅空询问了当地干部和作家同仁,可他们大多语焉不详。些许遗憾,很快就被扑面而来的浩荡湖风和眼花缭乱的山水美景所荡涤。眼前山川秀丽,古风淳厚,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两者竟可兼得,岂非天公造化?让我们这些身居闹市,见惯高楼林立,常听噪音轰鸣之人,一下子误入了传说中的人间仙境、世外桃源,深深领略了一个大美洛阳:历史悠久,环境优美,人心优化。  

  查阅资料,百度一下,我竟吃了一惊。殊不知大名鼎鼎的河南洛阳市之外,全国以洛阳命名的还有1个县区8个乡镇,随州洛阳镇只是其中之一,行政自然村及演化地名更有100多个,遍及全国15个省市自治区。这更激起了我探究一番“洛阳”的兴趣。

  史载从夏朝开始,河南洛阳就成了中国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夏朝以降4000多年来,先后有13个朝代在此建都。因此,洛阳是中国建都时间最早、历经朝代最多、存续时间最长的城市,被誉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神都”。久而久之,以中原洛阳为中心的河洛文化就成了中华文化之主流,承载着上下五千年的华夏沧桑史。所以,北宋司马光写了“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南宋陆游也写了“煌煌祖宗业,永怀河洛间”。这不仅道尽了千古兴亡,曾经的帝都已成一片废墟,尤使人“见故城有所感而又有所伤”。

  史书记载,在漫长的2000多年历史中,北人南迁一直就没停止过,只是迁徙人数众寡不一。造成人口流动的一大主因就是战乱,其中三次规模最大的人口南迁浪潮当数西晋“八王之乱”和“五胡乱华”时的永嘉南渡、唐朝中后期“安史之乱”和黄巢起义引发的大南迁以及北宋靖康之乱大迁徙。这三次南迁人口规模都在百万以上,地域广及鄂湘浙赣闽、两广甚至海南等地。出版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翦伯赞《中国史纲要》,对北人南迁有过专章叙述:南迁人民到达长江流域的总数至少有70万,被称为侨人,他们原居地的地名也随之南迁。比如我的家乡仙桃原叫沔阳,就是永嘉南渡时从陕西汉中沔阳迁来的,改叫湖北沔阳,从黄河洛水边迁来的人,也把他们侨迁地的小河叫了皇河、洛江河。同样,由豫入鄂落籍在随州南边的洛阳人,就把他们的侨迁地叫了故土的名字,以致形成了今天规模不小的随州市曾都区洛阳镇。

  随南重镇洛阳的历史可谓悠久。本世纪初,随着洛阳境内金鸡岭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发掘,与史前更早的距今5000年的江汉平原屈家岭文化取得了相互印证。表明金鸡岭史前文化已达到了相当繁荣的阶段,远不是一般人所想象的茹毛饮血、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生存状况,而是在生产劳动、文化交流、原始祭祀等方面都创造了神奇而灿烂的农耕文明。   

  位于洛阳镇永兴村的中国千年银杏谷,地处长江流域和淮河流域交汇地带,内有千年以上的古银杏308棵,百年以上17000多棵,定植银杏510万多棵,是中国乃至世界分布最密集、保留最完好的一处古银杏树群落,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被誉为“千年银杏十里画廊,世界最纯净的地方”。很少作诗的我,触景生情,打油一首:“中国千年银杏谷,五彩洛阳民风纯。世外桃源今何在,人间仙境随州寻。”真的,只要你走进银杏谷,不管处在哪个方位,都会看到自己向往的世界。阳光下的山脉、树冠,翠流涌动,光与影结合的圆和线条,叙说着“天人感应”“天人合一”的共识、默契和力量,山屏树伞庇护着农家小院,袅袅炊烟亲吻着蓝天白云,弯弯山道缠绵得山花含羞,和谐的气韵描绘着真正的秀丽与崇高。这一切,仿佛都在告诉你,中国古代哲学关于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文化理念。

  素有随州“小武当”之称的洛阳乾元山太乙古观,相传为道教三十六洞福地之一,史记商周时期就建有太乙道观,后在解放前几度毁于战火,于今修葺一新,已建成九殿一顶一洞。现在,它与洛阳古镇、金鸡岭新石器时代遗址、桃源河山水风景区、九口堰红色旅游区以及中国千年银杏谷形成一线串珠之势,成为洛阳旅游景点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九口堰新四军第五师司令部旧址位于湖北随州白兆山脉中段。这里是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在鄂豫边区的指挥中枢,在新四军五师抗战史上居于重要地位。1939年12月18日,李先念率领鄂豫挺进纵队进入洛阳九口堰地区,开辟了白兆山根据地。从1939年12月至1942年6月以及1945年4月至9月,新五师官兵在九口堰地区战斗生活长达3年之久。记得前年5月,我在鄂豫皖革命老区参观,了解了大悟县宣化店突围之后,仅知道那儿是李先念新四军的根据地,殊不知这儿九口堰正是新五师创立、组建、发展和壮大的一个重要战场,几位作家朋友也有同感。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作家深入生活实地考察是多么的重要。

  前不久清明节时,曾都区作家协会桃源湖陈家寨创作基地挂牌成立,仅隔二十天,就迎来了我们这一行“荆楚红色文艺轻骑兵”小分队。在明媚春光的映照下,我们抵达了桃源湖,穿过人行悬索吊桥时,仿佛突然发现,蓝天白云,湖水澄碧,群山环绕,气势不凡,岸上花草树木繁盛,亭桥轩榭纵横。我不禁记起了李白的诗句《山中问答》:“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心想此行的收获完全称得上丰厚啊!  

  在欢迎湖北省作协“春至洛阳‘荆楚红色文艺轻骑兵’小分队”的会议上,曾都区委书记何运平向来宾介绍:他们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充分挖掘洛阳镇以九口堰新五师纪念馆为代表的“红色文化”、以绿水青山为核心的“绿色文化”,以蓝天白云,流水清澈为标准的“蓝色文化”、以乾元山太乙古观为重点的“黄色文化”和以中国千年银杏谷为名片的“金色文化”,是在全域打造五彩文化。将洛阳镇的旅游产业转型升级,着力打造生态宜居的胜地。他举例说,人心的优化在于春风化雨,潜移默化,善于引领。他们不久前开启了全民阅读月活动,把好书送到村民手上,很快初见成效,以往嚯嚯的麻将声渐渐听不到了,代之以朗朗的读书声。

  省作协的精准扶贫点就在洛阳镇龚店村,已支助他们30多万元建起了一处生态发电设施,今年就可产效益6万元。省作协党组书记朱训集多次来这里参加劳动和活动。虽然他这次有事没有前来,可他在一次作品研讨会上的讲话我还记得:要把大众的、精英的文学并行来抓。不是我们人民群众不热爱文学,不喜欢文学,而是我们的作家能不能创作出真正让人民群众满意喜欢的文学作品,才是最重要的。我们曾在随州洛阳镇搞了一个诗歌朗诵会,就是农民作家读自己的作品,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颤颤巍巍的很早就坐在打谷场上,太阳晒得很厉害,前后三个多小时,秩序非常好。我感到老百姓还是需要文学的。正如铁凝主席所讲的,安徒生的一根火柴,可以点亮一个世界,这就说明文学的力量是很强大的。

  这次带队的高晓晖副主席在讲话时说: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文学不能缺席,作家也应该有担当。这次文学小分队成员精挑细选,在小说、散文、诗歌等方面都有较高造诣,属于甲级队。来洛阳先当学生,再当先生,把自己所见所闻酝酿成新的思考,转化成一篇篇美文,成为曾都区和洛阳镇的文化积累和文化引领。

  随州市文联的齐新月主席是个热情好客的女同志,她向我们介绍说,他们文联善于做伯乐,发现文学苗子,最近新当选的曾都区作协主席罗爱玉,本是一位种地的农民,爱好写诗,出了几本诗集。他们这次换届选举就是凭作品说话,严格采取公平公正公开选举。此举还真是值得效仿和推广。近几年他们还发现培养了 “随州五梅”,就是随州文坛五位新秀的名字中,都有一个梅字。她们有的写小说,有的写诗歌散文,还有的写报告文学,其共同的爱好就是文学。我暗自思忖,这是巧合呢还是机缘如此?放眼文坛和一些业余写作者群,确实有不少名字中带梅字的。我对齐主席说,你们真是功莫大焉,引领了全省基层文化的发展方向,说不定会有更多人家把女孩取名叫梅字的,那还真有点意思呢。  

  我在桃源湖陈家寨创作基地度过了三天的美好时光,对这处别有洞天的优美环境也有了进一步了解。临别时,我对送行的老板陈家喜说:“你这里取名有特色,像瑞金楼、西柏坡、泸定桥、延安窑洞等都能给客人留下深刻印象,红色、绿色、蓝色几种文化的元素都有了,就是感觉历史底蕴还弱了点。”他马上谦逊地说请您多指点。我说:“指点谈不上,说点个人想法。我刚来时就问过,你是不是‘义门陈’后人,你说是。我建议可以在‘义门陈’上作些文章。”因为我母亲姓陈,我也算是“义门陈”后人,出于好奇,也因为写作,曾对江州义门陈有过一些了解。义门陈历史悠久,有些典故如百犬同牢、百犬同死、百婴同哺,流传甚广,还有碎锅析庄、金鸡屙银、徒中师不中以及陈蔡官司等等,很有趣味。更有宋代大文豪欧阳修,为陈氏书院出了一联千古绝对“山石岩泉流白水”,如今一千多年过去了,仍然没有人能对得出下联。他还饶有兴致地为陈氏官人陈尧咨写过一篇《卖油翁》,流传千古。难得的还有民族英雄文天祥,兵败广东被俘就义前,竟为陈氏后裔书写了一篇谱序:“天下虽乱,而仁义不绝故也。”该有多么珍贵呀。一千多年前,义门陈人用自己的智慧和才能,创造了和谐亲睦的家族文化,使历朝历代的后世子孙还能从中吸取源源不断的优秀养料,这不能不说是中国传统美德的一大奇迹。

  我说:“你作为义门陈后人,在发展洛阳文化产业的同时,把隽永流传的义门陈文化也能传承发扬,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陈家喜有些感动地说:“您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哪!我们马上着手,融入义门陈文化元素。相信您再来时,我们洛阳陈家寨的意蕴会更加充实完备。”

  我当然相信,在大洪山麓,神农故里,素有“汉襄咽喉”、“鄂北明珠”之称的随州——这块生态旅游投资的热土上,洛阳镇已经率先成为了省级“生态文明建设示范镇”,而在我的心目中,业已进驻了一座历史悠久、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明星小镇:大美洛阳!

  2018年4月30日于武汉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大美洛阳

2018-05-09 09-39-59

  提起洛阳,天下闻名久矣。然我今之记述不在河南洛阳,而是湖北随州洛阳。

  阳春四月,草长莺飞,荆楚大地焕发勃勃生机。我随湖北省“荆楚红色文艺轻骑兵”文学小分队抵达随州洛阳时,心里存疑:此小洛阳与河南大洛阳是否存有渊源关系呢?尽管三天的创作辅导和采风时间很短,我还是瞅空询问了当地干部和作家同仁,可他们大多语焉不详。些许遗憾,很快就被扑面而来的浩荡湖风和眼花缭乱的山水美景所荡涤。眼前山川秀丽,古风淳厚,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两者竟可兼得,岂非天公造化?让我们这些身居闹市,见惯高楼林立,常听噪音轰鸣之人,一下子误入了传说中的人间仙境、世外桃源,深深领略了一个大美洛阳:历史悠久,环境优美,人心优化。  

  查阅资料,百度一下,我竟吃了一惊。殊不知大名鼎鼎的河南洛阳市之外,全国以洛阳命名的还有1个县区8个乡镇,随州洛阳镇只是其中之一,行政自然村及演化地名更有100多个,遍及全国15个省市自治区。这更激起了我探究一番“洛阳”的兴趣。

  史载从夏朝开始,河南洛阳就成了中国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夏朝以降4000多年来,先后有13个朝代在此建都。因此,洛阳是中国建都时间最早、历经朝代最多、存续时间最长的城市,被誉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神都”。久而久之,以中原洛阳为中心的河洛文化就成了中华文化之主流,承载着上下五千年的华夏沧桑史。所以,北宋司马光写了“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南宋陆游也写了“煌煌祖宗业,永怀河洛间”。这不仅道尽了千古兴亡,曾经的帝都已成一片废墟,尤使人“见故城有所感而又有所伤”。

  史书记载,在漫长的2000多年历史中,北人南迁一直就没停止过,只是迁徙人数众寡不一。造成人口流动的一大主因就是战乱,其中三次规模最大的人口南迁浪潮当数西晋“八王之乱”和“五胡乱华”时的永嘉南渡、唐朝中后期“安史之乱”和黄巢起义引发的大南迁以及北宋靖康之乱大迁徙。这三次南迁人口规模都在百万以上,地域广及鄂湘浙赣闽、两广甚至海南等地。出版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翦伯赞《中国史纲要》,对北人南迁有过专章叙述:南迁人民到达长江流域的总数至少有70万,被称为侨人,他们原居地的地名也随之南迁。比如我的家乡仙桃原叫沔阳,就是永嘉南渡时从陕西汉中沔阳迁来的,改叫湖北沔阳,从黄河洛水边迁来的人,也把他们侨迁地的小河叫了皇河、洛江河。同样,由豫入鄂落籍在随州南边的洛阳人,就把他们的侨迁地叫了故土的名字,以致形成了今天规模不小的随州市曾都区洛阳镇。

  随南重镇洛阳的历史可谓悠久。本世纪初,随着洛阳境内金鸡岭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发掘,与史前更早的距今5000年的江汉平原屈家岭文化取得了相互印证。表明金鸡岭史前文化已达到了相当繁荣的阶段,远不是一般人所想象的茹毛饮血、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生存状况,而是在生产劳动、文化交流、原始祭祀等方面都创造了神奇而灿烂的农耕文明。   

  位于洛阳镇永兴村的中国千年银杏谷,地处长江流域和淮河流域交汇地带,内有千年以上的古银杏308棵,百年以上17000多棵,定植银杏510万多棵,是中国乃至世界分布最密集、保留最完好的一处古银杏树群落,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被誉为“千年银杏十里画廊,世界最纯净的地方”。很少作诗的我,触景生情,打油一首:“中国千年银杏谷,五彩洛阳民风纯。世外桃源今何在,人间仙境随州寻。”真的,只要你走进银杏谷,不管处在哪个方位,都会看到自己向往的世界。阳光下的山脉、树冠,翠流涌动,光与影结合的圆和线条,叙说着“天人感应”“天人合一”的共识、默契和力量,山屏树伞庇护着农家小院,袅袅炊烟亲吻着蓝天白云,弯弯山道缠绵得山花含羞,和谐的气韵描绘着真正的秀丽与崇高。这一切,仿佛都在告诉你,中国古代哲学关于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文化理念。

  素有随州“小武当”之称的洛阳乾元山太乙古观,相传为道教三十六洞福地之一,史记商周时期就建有太乙道观,后在解放前几度毁于战火,于今修葺一新,已建成九殿一顶一洞。现在,它与洛阳古镇、金鸡岭新石器时代遗址、桃源河山水风景区、九口堰红色旅游区以及中国千年银杏谷形成一线串珠之势,成为洛阳旅游景点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九口堰新四军第五师司令部旧址位于湖北随州白兆山脉中段。这里是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在鄂豫边区的指挥中枢,在新四军五师抗战史上居于重要地位。1939年12月18日,李先念率领鄂豫挺进纵队进入洛阳九口堰地区,开辟了白兆山根据地。从1939年12月至1942年6月以及1945年4月至9月,新五师官兵在九口堰地区战斗生活长达3年之久。记得前年5月,我在鄂豫皖革命老区参观,了解了大悟县宣化店突围之后,仅知道那儿是李先念新四军的根据地,殊不知这儿九口堰正是新五师创立、组建、发展和壮大的一个重要战场,几位作家朋友也有同感。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作家深入生活实地考察是多么的重要。

  前不久清明节时,曾都区作家协会桃源湖陈家寨创作基地挂牌成立,仅隔二十天,就迎来了我们这一行“荆楚红色文艺轻骑兵”小分队。在明媚春光的映照下,我们抵达了桃源湖,穿过人行悬索吊桥时,仿佛突然发现,蓝天白云,湖水澄碧,群山环绕,气势不凡,岸上花草树木繁盛,亭桥轩榭纵横。我不禁记起了李白的诗句《山中问答》:“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心想此行的收获完全称得上丰厚啊!  

  在欢迎湖北省作协“春至洛阳‘荆楚红色文艺轻骑兵’小分队”的会议上,曾都区委书记何运平向来宾介绍:他们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充分挖掘洛阳镇以九口堰新五师纪念馆为代表的“红色文化”、以绿水青山为核心的“绿色文化”,以蓝天白云,流水清澈为标准的“蓝色文化”、以乾元山太乙古观为重点的“黄色文化”和以中国千年银杏谷为名片的“金色文化”,是在全域打造五彩文化。将洛阳镇的旅游产业转型升级,着力打造生态宜居的胜地。他举例说,人心的优化在于春风化雨,潜移默化,善于引领。他们不久前开启了全民阅读月活动,把好书送到村民手上,很快初见成效,以往嚯嚯的麻将声渐渐听不到了,代之以朗朗的读书声。

  省作协的精准扶贫点就在洛阳镇龚店村,已支助他们30多万元建起了一处生态发电设施,今年就可产效益6万元。省作协党组书记朱训集多次来这里参加劳动和活动。虽然他这次有事没有前来,可他在一次作品研讨会上的讲话我还记得:要把大众的、精英的文学并行来抓。不是我们人民群众不热爱文学,不喜欢文学,而是我们的作家能不能创作出真正让人民群众满意喜欢的文学作品,才是最重要的。我们曾在随州洛阳镇搞了一个诗歌朗诵会,就是农民作家读自己的作品,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颤颤巍巍的很早就坐在打谷场上,太阳晒得很厉害,前后三个多小时,秩序非常好。我感到老百姓还是需要文学的。正如铁凝主席所讲的,安徒生的一根火柴,可以点亮一个世界,这就说明文学的力量是很强大的。

  这次带队的高晓晖副主席在讲话时说: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文学不能缺席,作家也应该有担当。这次文学小分队成员精挑细选,在小说、散文、诗歌等方面都有较高造诣,属于甲级队。来洛阳先当学生,再当先生,把自己所见所闻酝酿成新的思考,转化成一篇篇美文,成为曾都区和洛阳镇的文化积累和文化引领。

  随州市文联的齐新月主席是个热情好客的女同志,她向我们介绍说,他们文联善于做伯乐,发现文学苗子,最近新当选的曾都区作协主席罗爱玉,本是一位种地的农民,爱好写诗,出了几本诗集。他们这次换届选举就是凭作品说话,严格采取公平公正公开选举。此举还真是值得效仿和推广。近几年他们还发现培养了 “随州五梅”,就是随州文坛五位新秀的名字中,都有一个梅字。她们有的写小说,有的写诗歌散文,还有的写报告文学,其共同的爱好就是文学。我暗自思忖,这是巧合呢还是机缘如此?放眼文坛和一些业余写作者群,确实有不少名字中带梅字的。我对齐主席说,你们真是功莫大焉,引领了全省基层文化的发展方向,说不定会有更多人家把女孩取名叫梅字的,那还真有点意思呢。  

  我在桃源湖陈家寨创作基地度过了三天的美好时光,对这处别有洞天的优美环境也有了进一步了解。临别时,我对送行的老板陈家喜说:“你这里取名有特色,像瑞金楼、西柏坡、泸定桥、延安窑洞等都能给客人留下深刻印象,红色、绿色、蓝色几种文化的元素都有了,就是感觉历史底蕴还弱了点。”他马上谦逊地说请您多指点。我说:“指点谈不上,说点个人想法。我刚来时就问过,你是不是‘义门陈’后人,你说是。我建议可以在‘义门陈’上作些文章。”因为我母亲姓陈,我也算是“义门陈”后人,出于好奇,也因为写作,曾对江州义门陈有过一些了解。义门陈历史悠久,有些典故如百犬同牢、百犬同死、百婴同哺,流传甚广,还有碎锅析庄、金鸡屙银、徒中师不中以及陈蔡官司等等,很有趣味。更有宋代大文豪欧阳修,为陈氏书院出了一联千古绝对“山石岩泉流白水”,如今一千多年过去了,仍然没有人能对得出下联。他还饶有兴致地为陈氏官人陈尧咨写过一篇《卖油翁》,流传千古。难得的还有民族英雄文天祥,兵败广东被俘就义前,竟为陈氏后裔书写了一篇谱序:“天下虽乱,而仁义不绝故也。”该有多么珍贵呀。一千多年前,义门陈人用自己的智慧和才能,创造了和谐亲睦的家族文化,使历朝历代的后世子孙还能从中吸取源源不断的优秀养料,这不能不说是中国传统美德的一大奇迹。

  我说:“你作为义门陈后人,在发展洛阳文化产业的同时,把隽永流传的义门陈文化也能传承发扬,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陈家喜有些感动地说:“您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哪!我们马上着手,融入义门陈文化元素。相信您再来时,我们洛阳陈家寨的意蕴会更加充实完备。”

  我当然相信,在大洪山麓,神农故里,素有“汉襄咽喉”、“鄂北明珠”之称的随州——这块生态旅游投资的热土上,洛阳镇已经率先成为了省级“生态文明建设示范镇”,而在我的心目中,业已进驻了一座历史悠久、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明星小镇:大美洛阳!

  2018年4月30日于武汉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