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书看台 >

《两地分居》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5-19    作者:万 雁

 

《两地分居》

作者:万雁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8年1月第一版

定价:35元

 

推 荐 语

 

万雁还年轻,但能老练地关注现实生活中小人物的生存困境,善于从日常生活现象中捕捉灵感火花,有意识地将优美的意象与故事浑融一体,深刻挖掘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用表象柔软实则坚韧的笔法鞭挞种种社会痈疽,充分显示出她在小说创作中的潜力。

――著名作家、湖北省作协副主席、《芳草》主编   刘醒龙

 

万雁的小说,既古典又时尚,既传统又现代,感性与理性交融,情思与哲思相生,有细节描写,有故事演绎,有环境铺设,有人物塑造,有意义建构。我的意思是说,各种读者都可以从她的小说中找到可读性,从而满足其各自不同的阅读诉求。                                  

                            ――著名作家、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   晓苏

 

 

现实关怀与审美表达

刘川鄂

 

         我认识万雁是在2010年冬湖北省文艺理论家协会举办的首届中青年文艺评论家高研班上,并得知她在孝感市地方税务局工作,并主攻散文创作。之后一直没有单独接触深入了解的机会,但或者是因为省作协省文联同样性质的讲座,或者是因为与孝感相关的作品研讨会,也见过几次面。一个贤淑的谦逊的恬静的女子,是我对她一直的印象。因为工作忙碌,这么多年没有关注过她的作品,所以当我近日读到了她通过邮箱发过来的中短篇小说集《两地分居》之后,有几分惊讶,有几分诧异。不是奇怪她写出了不错的作品,而是没想到她写出了令我意外的风格:一个文弱女生,不写小女人的情感游戏,不写花前月下的浪漫,不写玫瑰色的梦幻,而是直面当下的庸常人生,书写世俗的纷乱的平庸的世界,一个没有诗意的世界,或者说是一个诗意被打碎的世界。

         直面琐碎人生,充满了强烈的现实关怀,是这部小说集《两地分居》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在习见的故事中、在平实的叙述中,有我们置身于其中的当下的生存图景,千疮百孔、百般无奈,多么结实的真实。赤手空拳打天下的底层青年,不停奋斗、不停打拼,却在公务员遴选的暗箱操作和虚伪的友情下终成悲剧(《两地分居》);一场丧葬过程的背后,是亲情的虚伪和爱情的虚幻(《折断的炊烟》);局长在位十余年,经他之手安排的亲戚六眷,没有一个连也有一个排(《畏惧》);活泼可爱、善良单纯,就像邻家妹子般亲切可人的女孩,变成了一个风尘女子(《白天不懂夜的黑》);夫妻的居家生活充满隔膜,形同路人,“那种静,形同死亡,令人心慌”(《我要找到你》);在一张床上睡了八年,很多个希望变成很多个失望,很多个失望又变成很多个绝望,很多个绝望又联合起来把一颗完整无缺的心摔得七零八落,以致无法拼接,就算勉强拼接好,裂痕还是清晰可见《风将伞吹成了荷花》);这些作品,是世相写真、人生风景,是当下中国小城生活尤其是青年男女工作、生活、情感的真切写照。可以说,湖北小说中关注现实,关注民生,关注底层,关注普通人的传统,在万雁这里得到了很好的继承。

         当然,万雁的表达也是充分文学化的表达。“不管你有兴趣,还是没兴趣听,我都要讲一个故事,以自己的方式讲,只讲这一次,永远不会再重复”,《两地分居·引子》中的这段话,是作家艺术追求的告白。这个集子中的小说,通过真切的环境描写、平实的故事演进、不同人物形象的刻画,多种意象的运用,作家热切参与现实的使命感和感时忧人的情怀得到了很好的显现。

         还应特别提到她的语言风格。叙述语言活泼、时代感强,人物对话语言有年轻人的俏丽,还不时插入歌词以增加小说的诗意,标题名、人物名也很考究有韵味。短段落的文本结构,也使阅读更为轻松。这都是值得称道的优点。也正是在这一点上,她有别于湖北那些以写实见长的中老年作家。多了些活泼,少了些沉重;多了些时尚,少了些素朴。更青春,更轻逸、更俏丽。

         如果要作更高的要求,我觉得有几篇作品的笔力还不够集中不够深透,或者说还应该在故事结构的集中性方面下更深的功夫,以便更充分地挖掘主题和拷问人性。写出人物做了些什么是容易的,为什么这样做?心理动机是什么?有哪些纠结挣扎?有没有另外发展的可能性?有时不要急于作故事及人物的包办者,要让人物性格在故事的演进中自然流露。伟大的小说家之伟大,正是因为他们在“为什么这样做”上高于一般写作者的。伟大的现实主义小说家的深邃的现实关怀有赖于精美的审美表达,他们是我们永远的导师。

         《白天不懂夜的黑》中的作家“我”说:“文学这东西还真不是教出来的,是需要天赋和悟性的,是需要大量的阅读以及……”,通过这一段话或许我们可以认为,万雁是充分意识到了先天禀赋和后天努力对文学创作的多重作用。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起点上进步的,每一个作家也是在自己的起点上开始写作的。《两地分居》是万雁近两三年从散文转向小说后发表在省级文学名刊上的几篇小说的结集,也是孝感女作家的第一部中短篇小说集。万雁有一个较高的起点,所以我对她未来的创作充满了期待。

 

(刘川鄂 : 湖北省作协副主席、湖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博导)

 

 

逃离与挣扎

蔡家园

 

         很早就听过孝感的朋友介绍,万雁是一位具有多方面文学才华的青年作家。她擅写散文,构思巧妙,文字清丽,情感真挚,受到诸多文学“粉丝”追捧;她还写评论,往往从感性体悟出发,充满敏锐的审美发现,文字摇曳多姿、生动活泼,毫无匠气。这几年,她专注于小说创作,在省内外重要文学期刊上发表了不少作品,引起人们的关注。如今,她将这些小说结集出版,作为一个阶段性的总结,自然值得祝贺。

         回想起来,我最早注意到她的小说,是因为偶然读到《白天不懂夜的黑》。这个短篇讲述一个网络作家和一个热爱网络文学的“站街女”之间的故事,题材新鲜,故事比较抓人。后来又读到《我要找到你》,讲述一个思想和情感都悬浮于空中的“女文青”,在追踪一位拾荒老人的过程中对人生和人性认知逐渐“落地”的故事,意蕴丰富,耐人寻味。还有《风将伞吹成了荷花》探讨婚姻问题,将夫妻之间的倦怠、龃龉描写得细致入微、生动鲜活;《两地分居》讲述一个底层青年的奋斗悲剧,揭露了公务员遴选中的黑箱操作和人性的虚伪;《折断的炊烟》通过一场葬礼,撕开了亲情背后的利益计较以及爱情的虚幻,发人深省。这些作品聚焦社会转型时期城市青年男女面临的人生问题和情感困惑,通过描写他们的喜怒哀乐和对人生意义的追寻,生动地勾画出了一幅幅充满质感的日常生活风情画卷,显示出一位年轻女作家对于时代的敏锐体察和独特思考。

         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和信息社会的到来,人们遭遇到越来越多新问题,譬如生活节奏加快,竞争更加激烈,物质生活吞噬精神空间,情感因欲望侵蚀而变得更加自私、粗糙,这都让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产生强烈的禁锢感、失落感和焦虑感。万雁敏感地捕捉到了城市青年的生存困境,细致入微地记录了他们的苦苦挣扎,以及试图“逃离”的种种努力。在《白天不懂夜的黑》中,主人公蒙涯厌倦公务员生活的“不自由”,辞职当了网络作家;“站街女”云想衣裳热爱文学,有空就在网上发帖,她非常崇拜蒙涯,渴望得到他签名的新书。两个人都对现实不满,希望在逃向网络和文学的过程中获得新的生存动力。但是,他们的逃离都以失败告终:蒙涯并没有得到他预想的价值认可——主流评论家的肯定,云想衣裳到死也没有得到心仪作家的签名著作。更令人扼腕叹息的是,这两个本该同病相怜的人,却因为“白天不懂夜的黑”—— 身份、阶层以及价值观造成的鸿沟,而无法实现布尔迪厄所说的“自由交流”,最后企望价值确认和精神超越的欲求都落空了。当然,云想衣裳之死也触动了蒙涯,他开始重新思索写作的意义……在《风将伞吹成了荷花》中,主人公林灵尽管自己的婚姻千疮百孔、危机四伏,可还是整天以“情感专家”自居,沉醉于点评都市报上的情感故事,实际上她也是借此逃离尴尬的婚姻困境;后来在蓝兰的劝说下,她选择了向现实妥协,继续承受不堪的生活。《折断的炊烟》中的程素素在参加外婆葬礼期间,去赴同学聚会,就是想逃离亲戚之间的利益计算和庸俗关系,但是,昔日的纯真情感一旦面对现实,还是让人感到失望。在这几部作品中,主人公的逃离都没有成功,他们依然在困境中煎熬、挣扎。作家忠实于自己对生活的感知,并没有刻意为笔下的人物指明出路,因此,他们的迷茫和焦虑显得更加真切、凝重,也更加引人共鸣和发人深省。

         万雁的小说写作历史并不长,但她对于写作惯性保持着足够警惕,因而不断拓展着视域,力图对社会、人生有新的发现。她最近的两个短篇小说《我要找到你》《车花赛冰冰》,同样描写的是都市青年生活,就显得更为厚重、深刻。《我要找到你》的主人公是个开网店的“文青”,名叫何青苗。她对现状不满,希望通过写作逃离到一种诗意生活之中去;她的丈夫沈秋业嗜喝饮料成瘾,这个怪癖其实是一种心理补偿——对一段耻辱的童年记忆的逃离。沈秋业在逃离中悟到了生活的真谛,那就是必须勇敢直面惨淡人生;他也启发妻子何青苗走出幻想、面对现实——生活是残酷的,逃离并不能获得拯救,只有脚踏实地正视存在之困,方可能拥有实在的幸福和成功。这部小说的构思比较巧妙,结尾出人意料,暗中呼应开头,深化了主题。《车花赛冰冰》通过出身优越的公务员艾紫若学车的经历,敏锐地揭示了社会转型中出现的新问题——阶层鸿沟正在加深,底层青年很难找到出路。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赛冰冰,却从艾紫若的视角展开故事,在整体上运用对照的方式书写两个女人的命运,虚实相间,颇具叙事张力;以学车作为线索勾连起广阔的社会生活画面,不仅强化了人物活动空间的景深,而且增强了生活的质感。艾紫若在小说中既起到衬托赛冰冰的作用,还负载着作家深沉的思考。她看似生活“幸福”,内心却充满惶惑,因此,她认为只有常常对他人付出善意,才可能保有目前的优越生活。这种功利性的考虑,能够真正消除人心的隔膜和阶层的鸿沟吗?是的,在一个物欲至上、变动不居的时代,任何人都不可能拥有安全感和真正的幸福感。结尾艾紫若驾车离去,暗示了故事的冷漠结局,这一笔写得结实有力……这两部作品充分显示了万雁的叙事才能和文学潜力。我们知道,许多作家最初都是从书写自我经验开始的,但是,只有当他超越了自我,将个人性的经验代入社会历史生活,去发现一种具有共通性、超越性的经验,实现对于生活的深刻隐喻或批判,他的写作才会更具美学价值。对于万雁而言,《我要找到你》《车花赛冰冰》已经预示了走向开阔和深邃的可能性,在今后的写作中,她所需要的只是更加坚定地朝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

         万雁是一个有着自觉的风格化追求的作家。从写作伊始,她就尝试着给自己的作品烙下一些个性标签。譬如,她喜欢在小说中大量运用意象。像“白天”和“夜” (《白天不懂夜的黑》)两极对立,象征着难以弥合的阶层鸿沟以及价值观差异;像“被风吹得像荷花的伞”(《风将伞吹成了荷花》),借用一个偶然出现的生活现象,暗喻对美好情感的期待;像“炊烟”(《折断的炊烟》),既象征故乡的脉脉温情,又象征着情窦初开时的美好心动;像“白棉花”(《棉花那么白》),暗喻女知青白秋霜纯真的性格。这些优美的意象与故事、人物往往浑融一体,不仅起到深化主题的作用,而且为作品增添了诗性色彩,提升了小说的美学品味。

         读过万雁的小说,还会对她迷恋使用修饰性的词语留下印象。无论是刻画人物,还是描绘场景,她经常轰炸般地进行词语铺陈,追求一种幽默、夸张的戏剧性效果。这固然是一种风格化的表达,但是,怎样恰当地处理铺叙,做到张弛有度而不繁冗堆砌,的确需要高超的技巧。古人讲“一言穷理”“两字穷形”,简约当会使叙事更具力量感。

         写作就是文学修炼。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不仅需要才情,更需要耐力和毅力。万雁执著地一路行来,已经纵览青山、尽染芬芳,我相信,随着她的目光投向更高更远处,她的小说创作一定会实现新飞跃。

                                

(蔡家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湖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秘书长、《长江文艺评论》副主编)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两地分居》

2018-05-19 13-18-05

 

《两地分居》

作者:万雁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8年1月第一版

定价:35元

 

推 荐 语

 

万雁还年轻,但能老练地关注现实生活中小人物的生存困境,善于从日常生活现象中捕捉灵感火花,有意识地将优美的意象与故事浑融一体,深刻挖掘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用表象柔软实则坚韧的笔法鞭挞种种社会痈疽,充分显示出她在小说创作中的潜力。

――著名作家、湖北省作协副主席、《芳草》主编   刘醒龙

 

万雁的小说,既古典又时尚,既传统又现代,感性与理性交融,情思与哲思相生,有细节描写,有故事演绎,有环境铺设,有人物塑造,有意义建构。我的意思是说,各种读者都可以从她的小说中找到可读性,从而满足其各自不同的阅读诉求。                                  

                            ――著名作家、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   晓苏

 

 

现实关怀与审美表达

刘川鄂

 

         我认识万雁是在2010年冬湖北省文艺理论家协会举办的首届中青年文艺评论家高研班上,并得知她在孝感市地方税务局工作,并主攻散文创作。之后一直没有单独接触深入了解的机会,但或者是因为省作协省文联同样性质的讲座,或者是因为与孝感相关的作品研讨会,也见过几次面。一个贤淑的谦逊的恬静的女子,是我对她一直的印象。因为工作忙碌,这么多年没有关注过她的作品,所以当我近日读到了她通过邮箱发过来的中短篇小说集《两地分居》之后,有几分惊讶,有几分诧异。不是奇怪她写出了不错的作品,而是没想到她写出了令我意外的风格:一个文弱女生,不写小女人的情感游戏,不写花前月下的浪漫,不写玫瑰色的梦幻,而是直面当下的庸常人生,书写世俗的纷乱的平庸的世界,一个没有诗意的世界,或者说是一个诗意被打碎的世界。

         直面琐碎人生,充满了强烈的现实关怀,是这部小说集《两地分居》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在习见的故事中、在平实的叙述中,有我们置身于其中的当下的生存图景,千疮百孔、百般无奈,多么结实的真实。赤手空拳打天下的底层青年,不停奋斗、不停打拼,却在公务员遴选的暗箱操作和虚伪的友情下终成悲剧(《两地分居》);一场丧葬过程的背后,是亲情的虚伪和爱情的虚幻(《折断的炊烟》);局长在位十余年,经他之手安排的亲戚六眷,没有一个连也有一个排(《畏惧》);活泼可爱、善良单纯,就像邻家妹子般亲切可人的女孩,变成了一个风尘女子(《白天不懂夜的黑》);夫妻的居家生活充满隔膜,形同路人,“那种静,形同死亡,令人心慌”(《我要找到你》);在一张床上睡了八年,很多个希望变成很多个失望,很多个失望又变成很多个绝望,很多个绝望又联合起来把一颗完整无缺的心摔得七零八落,以致无法拼接,就算勉强拼接好,裂痕还是清晰可见《风将伞吹成了荷花》);这些作品,是世相写真、人生风景,是当下中国小城生活尤其是青年男女工作、生活、情感的真切写照。可以说,湖北小说中关注现实,关注民生,关注底层,关注普通人的传统,在万雁这里得到了很好的继承。

         当然,万雁的表达也是充分文学化的表达。“不管你有兴趣,还是没兴趣听,我都要讲一个故事,以自己的方式讲,只讲这一次,永远不会再重复”,《两地分居·引子》中的这段话,是作家艺术追求的告白。这个集子中的小说,通过真切的环境描写、平实的故事演进、不同人物形象的刻画,多种意象的运用,作家热切参与现实的使命感和感时忧人的情怀得到了很好的显现。

         还应特别提到她的语言风格。叙述语言活泼、时代感强,人物对话语言有年轻人的俏丽,还不时插入歌词以增加小说的诗意,标题名、人物名也很考究有韵味。短段落的文本结构,也使阅读更为轻松。这都是值得称道的优点。也正是在这一点上,她有别于湖北那些以写实见长的中老年作家。多了些活泼,少了些沉重;多了些时尚,少了些素朴。更青春,更轻逸、更俏丽。

         如果要作更高的要求,我觉得有几篇作品的笔力还不够集中不够深透,或者说还应该在故事结构的集中性方面下更深的功夫,以便更充分地挖掘主题和拷问人性。写出人物做了些什么是容易的,为什么这样做?心理动机是什么?有哪些纠结挣扎?有没有另外发展的可能性?有时不要急于作故事及人物的包办者,要让人物性格在故事的演进中自然流露。伟大的小说家之伟大,正是因为他们在“为什么这样做”上高于一般写作者的。伟大的现实主义小说家的深邃的现实关怀有赖于精美的审美表达,他们是我们永远的导师。

         《白天不懂夜的黑》中的作家“我”说:“文学这东西还真不是教出来的,是需要天赋和悟性的,是需要大量的阅读以及……”,通过这一段话或许我们可以认为,万雁是充分意识到了先天禀赋和后天努力对文学创作的多重作用。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起点上进步的,每一个作家也是在自己的起点上开始写作的。《两地分居》是万雁近两三年从散文转向小说后发表在省级文学名刊上的几篇小说的结集,也是孝感女作家的第一部中短篇小说集。万雁有一个较高的起点,所以我对她未来的创作充满了期待。

 

(刘川鄂 : 湖北省作协副主席、湖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博导)

 

 

逃离与挣扎

蔡家园

 

         很早就听过孝感的朋友介绍,万雁是一位具有多方面文学才华的青年作家。她擅写散文,构思巧妙,文字清丽,情感真挚,受到诸多文学“粉丝”追捧;她还写评论,往往从感性体悟出发,充满敏锐的审美发现,文字摇曳多姿、生动活泼,毫无匠气。这几年,她专注于小说创作,在省内外重要文学期刊上发表了不少作品,引起人们的关注。如今,她将这些小说结集出版,作为一个阶段性的总结,自然值得祝贺。

         回想起来,我最早注意到她的小说,是因为偶然读到《白天不懂夜的黑》。这个短篇讲述一个网络作家和一个热爱网络文学的“站街女”之间的故事,题材新鲜,故事比较抓人。后来又读到《我要找到你》,讲述一个思想和情感都悬浮于空中的“女文青”,在追踪一位拾荒老人的过程中对人生和人性认知逐渐“落地”的故事,意蕴丰富,耐人寻味。还有《风将伞吹成了荷花》探讨婚姻问题,将夫妻之间的倦怠、龃龉描写得细致入微、生动鲜活;《两地分居》讲述一个底层青年的奋斗悲剧,揭露了公务员遴选中的黑箱操作和人性的虚伪;《折断的炊烟》通过一场葬礼,撕开了亲情背后的利益计较以及爱情的虚幻,发人深省。这些作品聚焦社会转型时期城市青年男女面临的人生问题和情感困惑,通过描写他们的喜怒哀乐和对人生意义的追寻,生动地勾画出了一幅幅充满质感的日常生活风情画卷,显示出一位年轻女作家对于时代的敏锐体察和独特思考。

         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和信息社会的到来,人们遭遇到越来越多新问题,譬如生活节奏加快,竞争更加激烈,物质生活吞噬精神空间,情感因欲望侵蚀而变得更加自私、粗糙,这都让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产生强烈的禁锢感、失落感和焦虑感。万雁敏感地捕捉到了城市青年的生存困境,细致入微地记录了他们的苦苦挣扎,以及试图“逃离”的种种努力。在《白天不懂夜的黑》中,主人公蒙涯厌倦公务员生活的“不自由”,辞职当了网络作家;“站街女”云想衣裳热爱文学,有空就在网上发帖,她非常崇拜蒙涯,渴望得到他签名的新书。两个人都对现实不满,希望在逃向网络和文学的过程中获得新的生存动力。但是,他们的逃离都以失败告终:蒙涯并没有得到他预想的价值认可——主流评论家的肯定,云想衣裳到死也没有得到心仪作家的签名著作。更令人扼腕叹息的是,这两个本该同病相怜的人,却因为“白天不懂夜的黑”—— 身份、阶层以及价值观造成的鸿沟,而无法实现布尔迪厄所说的“自由交流”,最后企望价值确认和精神超越的欲求都落空了。当然,云想衣裳之死也触动了蒙涯,他开始重新思索写作的意义……在《风将伞吹成了荷花》中,主人公林灵尽管自己的婚姻千疮百孔、危机四伏,可还是整天以“情感专家”自居,沉醉于点评都市报上的情感故事,实际上她也是借此逃离尴尬的婚姻困境;后来在蓝兰的劝说下,她选择了向现实妥协,继续承受不堪的生活。《折断的炊烟》中的程素素在参加外婆葬礼期间,去赴同学聚会,就是想逃离亲戚之间的利益计算和庸俗关系,但是,昔日的纯真情感一旦面对现实,还是让人感到失望。在这几部作品中,主人公的逃离都没有成功,他们依然在困境中煎熬、挣扎。作家忠实于自己对生活的感知,并没有刻意为笔下的人物指明出路,因此,他们的迷茫和焦虑显得更加真切、凝重,也更加引人共鸣和发人深省。

         万雁的小说写作历史并不长,但她对于写作惯性保持着足够警惕,因而不断拓展着视域,力图对社会、人生有新的发现。她最近的两个短篇小说《我要找到你》《车花赛冰冰》,同样描写的是都市青年生活,就显得更为厚重、深刻。《我要找到你》的主人公是个开网店的“文青”,名叫何青苗。她对现状不满,希望通过写作逃离到一种诗意生活之中去;她的丈夫沈秋业嗜喝饮料成瘾,这个怪癖其实是一种心理补偿——对一段耻辱的童年记忆的逃离。沈秋业在逃离中悟到了生活的真谛,那就是必须勇敢直面惨淡人生;他也启发妻子何青苗走出幻想、面对现实——生活是残酷的,逃离并不能获得拯救,只有脚踏实地正视存在之困,方可能拥有实在的幸福和成功。这部小说的构思比较巧妙,结尾出人意料,暗中呼应开头,深化了主题。《车花赛冰冰》通过出身优越的公务员艾紫若学车的经历,敏锐地揭示了社会转型中出现的新问题——阶层鸿沟正在加深,底层青年很难找到出路。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赛冰冰,却从艾紫若的视角展开故事,在整体上运用对照的方式书写两个女人的命运,虚实相间,颇具叙事张力;以学车作为线索勾连起广阔的社会生活画面,不仅强化了人物活动空间的景深,而且增强了生活的质感。艾紫若在小说中既起到衬托赛冰冰的作用,还负载着作家深沉的思考。她看似生活“幸福”,内心却充满惶惑,因此,她认为只有常常对他人付出善意,才可能保有目前的优越生活。这种功利性的考虑,能够真正消除人心的隔膜和阶层的鸿沟吗?是的,在一个物欲至上、变动不居的时代,任何人都不可能拥有安全感和真正的幸福感。结尾艾紫若驾车离去,暗示了故事的冷漠结局,这一笔写得结实有力……这两部作品充分显示了万雁的叙事才能和文学潜力。我们知道,许多作家最初都是从书写自我经验开始的,但是,只有当他超越了自我,将个人性的经验代入社会历史生活,去发现一种具有共通性、超越性的经验,实现对于生活的深刻隐喻或批判,他的写作才会更具美学价值。对于万雁而言,《我要找到你》《车花赛冰冰》已经预示了走向开阔和深邃的可能性,在今后的写作中,她所需要的只是更加坚定地朝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

         万雁是一个有着自觉的风格化追求的作家。从写作伊始,她就尝试着给自己的作品烙下一些个性标签。譬如,她喜欢在小说中大量运用意象。像“白天”和“夜” (《白天不懂夜的黑》)两极对立,象征着难以弥合的阶层鸿沟以及价值观差异;像“被风吹得像荷花的伞”(《风将伞吹成了荷花》),借用一个偶然出现的生活现象,暗喻对美好情感的期待;像“炊烟”(《折断的炊烟》),既象征故乡的脉脉温情,又象征着情窦初开时的美好心动;像“白棉花”(《棉花那么白》),暗喻女知青白秋霜纯真的性格。这些优美的意象与故事、人物往往浑融一体,不仅起到深化主题的作用,而且为作品增添了诗性色彩,提升了小说的美学品味。

         读过万雁的小说,还会对她迷恋使用修饰性的词语留下印象。无论是刻画人物,还是描绘场景,她经常轰炸般地进行词语铺陈,追求一种幽默、夸张的戏剧性效果。这固然是一种风格化的表达,但是,怎样恰当地处理铺叙,做到张弛有度而不繁冗堆砌,的确需要高超的技巧。古人讲“一言穷理”“两字穷形”,简约当会使叙事更具力量感。

         写作就是文学修炼。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不仅需要才情,更需要耐力和毅力。万雁执著地一路行来,已经纵览青山、尽染芬芳,我相信,随着她的目光投向更高更远处,她的小说创作一定会实现新飞跃。

                                

(蔡家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湖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秘书长、《长江文艺评论》副主编)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