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日暮乡关溢流河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5-22    作者:江 南

人的一生总是不断追忆着过去,无论你身处繁华,还是不顺逆境,对于家乡总如树根一样扎实。大别山下的黄冈团风县的溢流河就像昔日的旧梦,总是萦绕在我的心头。我自幼到青少年的十七岁都在那里度过。如今,我只需轻轻穿过那土地的阡陌,在某个转角的瞬间,就自然与故乡灵魂相通。

崔颢《黄鹤楼》“日暮乡关何处是”显示着诗人的迷茫,我的乡关指向就是溢流河,清晰而明确。我虽然就居住在黄鹤楼下,但面对烟波渺渺长江我不发愁!在我的记忆中只有家乡的美好回忆。对于我来讲,溢流河是一个情意深重的称谓,一个深入骨髓的符号,总会让人在某一个时辰跌进怀旧的空间,在日趋老去的光阴里怀念那一段段旧事。

溢流河位于大别山南麓的白云山下,山区地貌。地处两山相夹的河谷中,一条小河自西北向东南穿流而过。河水像银色绸带,流动的水银,飘逸在山下。清清的水底,流水潺潺,深不过膝。细细的黄沙,白色的石子,像金粉,似珍珠。河水把两边的山川景物倒映在上面,像是一幅自然山水画,呈现在那片美丽土地上。千百年来,河水总是那么静悄悄地流淌,闪动着粼粼的水光,就好似闪动着明亮的眼波,凝视着这蓝天山野的秀色。其实,这是一条没有航标的河流,正因如此,它显现出一种单纯的、质朴的、天然的美,恰如山区不加装饰的女子,素面朝天,质朴自然,伴随着起伏的群山和善良朴实的人们,构成了美丽的画卷。

这美丽清澈的河水,与其它溪流一样,最终汇入长江,流向大海。

河流两边是田畈,居民沿山脚而居,房屋依山畔水而建,有数十个湾落组成,大湾数十户,小湾数户不等,人口主要居住在河道回弯段背水一侧。较为集中的地方有:溢流河、黄头大塆、黄坳、喻家冲、卢家湾、背后屋、乌石湾、易家大屋、毛铺、陈家畈等地,紧靠白云山。

读高中时,我与同学们常常会到白云山顶,眺望远方,畅想未来。站在山顶之上,感觉再多狭隘的胸襟也会豁然宽阔,你会忘记名利几何,感觉就想飞翔,只想将所有的情感都放逐于山水,放浪形骸。这里虽然没有古人吟诗作画,泼墨留香,但只要你来过,就不能不留下任何的印痕。白云山可能没有磅礴气势,没有锐利的锋芒,但你可以从中感受到溢流河土地的美丽,百姓的质朴。

通向溢流河街上的条条乡间小径,也是我经常往返的路途。我所居住的葫芦地与溢流河,隔了五公里丘陵山道。看似简短的路程,沿途尽现美丽的自然风光。春天来了,百花点缀,翠鸟栖枝,转角路口又会别有洞天。层层叠叠的稻田,春绿秋黄,随处可见散养在外的家禽和牛羊。山溪涧边常是我们停留玩耍的好去处。面对司空见惯的野花,没有珍惜意识,有时还会有意无意地伤害。现在想起来觉得很是年少无知。

溢流河老街有个戏台。除了放映电影,常唱家乡戏曲楚剧,旧称哦呵腔、黄孝花鼓戏、西路花鼓戏,清代道光年间鄂东流行的哦呵腔与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孝感市一带的山歌、道情、竹马、高跷及民间说唱等融合,形成一个独立的地方传统声腔剧种之一。演绎最多的是《葛麻》《百日缘》《哑女告状》《白蛇传》《董永卖身》等。村村塆塆,逢年过节,红白喜事,会请上戏班子,热闹地唱上几天几夜。那个时候,看戏是村里一道浩大的风景,台上生旦净末丑,台下观众拥挤如潮。锣鼓、横笛、胡琴,瞬间响彻山村。那皓大的气场,亦如盛唐京城,暄腾华丽。一年中,唯有这些日子,无须耕织,安心开怀,尽情享乐。老人们看完戏后总会略有所思,相互议论,他们感慨道:往来皆是“过客”,“我们都是唱戏的人”。当时年少,不解世情,而今尝遍百味,方觉如梦人生,都是云烟过眼。我的一位美女同学曾经在此戏台上扮演不同角色。她在戏里像是历尽沧桑的老人,平和地讲述着大别山一带的风云故事。既有烟雨杏花,又有朗朗月光。台上有、台下有,她们演绎的就是台下人的悲欢。

溢流河的建筑按照中国传统方式采用对称的结构,坐北朝南,东西两侧为厢房。讲究一点的大户人家,梁柱门窗上也会雕饰一些吉祥的图案,如松鹤延年、喜鹊登梅、福寿双全等。溢流河的百姓喜欢养花种草,喜欢过着清闲安逸的生活,同享天伦欢愉的乐趣。无论是土豪贵胄,还是布衣平民,他们在或华丽或简陋的院子里过着自娱自乐的生活。那一朵朵爬墙的鲜花野草,将溢流河人家院里的春色、浮华的记忆,探看无余。半开半掩的窗户,大门前的晾衣竿,老旧的黛瓦白墙,都是这里的主角。那些豪情的溢流河方言,被唱进了窄窄的旧式土房。

读高中时,我会隔三差五到溢流河人民银行我父亲的单位去吃馒头,有一次我一口气吃了9个,吃得让旁边的叔叔们看得目瞪口呆。那时放学也不想家,因为回家也是饿。一周最盼望的日子就是周六的下午放学后,可以拿着节约的两角钱到溢流河街头的小餐馆买二个花卷、馒头或是酸梅汤什么的,享享口福。最想的就是溢流河进街转弯处那家餐馆制作的酸梅汤、馒头、包子、肉丝面条,酸酸、甜甜、香香,至今还有回味。不只是我,现如今,只要我的高中同学相聚谈起此事,大家都会感同身受,有的还会说得口水直流。几十年过去了,足见这记忆有多深刻。

吃鱼不见鱼,全是鱼味鲜。溢流河有名的菜肴是鱼面,俗称捶鱼。清新爽口,味道鲜美,是家乡人喜爱的鱼制品。小时候,一般的情况下只有过节才能看见家家户户做鱼面,如果有婚丧嫁娶的红白喜事也会做这一道菜。看到大人们做鱼面我们就会兴奋,想着那鲜鲜的味道,口里自然地会流口水。说起来,这道菜的工序比较讲究也有点复杂。据我观察,在做鱼面时,要选新鲜的鲢鱼。去其皮,剔除刺,净其肉,剁至泥酱,加一定比例的淀粉、食盐揉搓成面,将面又分成团,用擀面杖将面团擀成蒲扇大小的薄面饼,然后卷成卷,放蒸笼猛火蒸约半小时左右,出笼后就摊在播箕里,冷却后用刀横切成薄饼,于日光下晒干即成。整个过程要经历揉、擀、蒸、切、晒等工序,看上去色白如银,条细如丝,久煮不糊,晶莹透明,其味鲜美,虽为之鱼,却食之无鱼,实乃一绝。作为溢流河的一种地方特产,深受家乡人的喜爱,除了日常食用外,也是喜庆宴席、馈赠亲朋之佳品,被称为溢流河人最拿得出手的土特产,不仅满足县内人民的消费需求,还销往外地。

溢流河还有一种植物叫做地藕。有的地方还有一种挺高贵的名字叫做地参,也有一些叫做地瓜儿、地笋子、虫草参、地蚕子、水三七、旱藕、银条菜、泽兰根等。这道菜的独特之处在于不火,反而祛火。具有提神醒脑、开胃化食、补肝肾两虚、强腰膝筋骨之效。功能与冬虫夏草相当等,享有“蔬菜珍品”的美称。据考证,地藕有300年历史,相传公元1709年,康熙帝微服私访,借宿溢流河一农家,农家妇人用地藕招待,谁料康熙吃后却赞不绝口,直夸可口,因康熙见此形状如人参,长在土里,所以直接称为地参,而地藕全身都是宝。春天夏天均可以采摘嫩茎叶,不管是凉拌还是炒食或者做汤均可,而在晚秋后就可以挖根茎食用了。

一位散文评论家说:“我不知道溢流河是一条什么样的河,但在诗人的笔下,溢流河是丽人的眼睛,溢流河里的水,是昔时乡土太浓太浓的伤感。同样是一条河,在诗人的笔下却承载着不同的使命,同样是拟人的方法,而在邱风老师的笔下却显示出不一样的风采。溢流河上一座弯曲的桥梁,我们怎么看都看不到彼岸的风景,我们怎么解读都无法揣测诗人的一颗诗心。作家邱风先生在《溢流河的桥》写道:

溢流河的桥

躲在黄土坳

没有平湖雨烟映衬

也弯得那样好看

溢流河是丽人的眼睛

瞳人里满是柔情

偶尔溅起一滴

醉了迢迢青山

 

定是我那昔时乡土

长出太浓太浓的伤感

白云山背不动

黄土坳盛不下

于是溢流成河

有情人泛舟穿过

两岸便响起千年古典

是谁给溢流河的旧物镀上日落的色彩,又是谁将溢流河的黄昏刻上了光阴的痕迹,晚风拂过白云山,夕阳还在青山外。站在人生依依古道,守望溢流河无言的背景,时光将年华打磨,却不曾老去。你看,溢流河还是当年的溢流河,旧事还是昨天的旧事。

岁月更替,虽然景物随着时光的变换改了新颜,但那流光无法冲淡过往的记忆。溢流河,如同中国所有的村镇乡里一样,从诗经走来,穿过黄土古道,穿过魏晋玄风,穿过唐月宋水,落在了白云山麓,落在了我的乡关,落在了我的心里。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日暮乡关溢流河

2018-05-22 00-00-00

人的一生总是不断追忆着过去,无论你身处繁华,还是不顺逆境,对于家乡总如树根一样扎实。大别山下的黄冈团风县的溢流河就像昔日的旧梦,总是萦绕在我的心头。我自幼到青少年的十七岁都在那里度过。如今,我只需轻轻穿过那土地的阡陌,在某个转角的瞬间,就自然与故乡灵魂相通。

崔颢《黄鹤楼》“日暮乡关何处是”显示着诗人的迷茫,我的乡关指向就是溢流河,清晰而明确。我虽然就居住在黄鹤楼下,但面对烟波渺渺长江我不发愁!在我的记忆中只有家乡的美好回忆。对于我来讲,溢流河是一个情意深重的称谓,一个深入骨髓的符号,总会让人在某一个时辰跌进怀旧的空间,在日趋老去的光阴里怀念那一段段旧事。

溢流河位于大别山南麓的白云山下,山区地貌。地处两山相夹的河谷中,一条小河自西北向东南穿流而过。河水像银色绸带,流动的水银,飘逸在山下。清清的水底,流水潺潺,深不过膝。细细的黄沙,白色的石子,像金粉,似珍珠。河水把两边的山川景物倒映在上面,像是一幅自然山水画,呈现在那片美丽土地上。千百年来,河水总是那么静悄悄地流淌,闪动着粼粼的水光,就好似闪动着明亮的眼波,凝视着这蓝天山野的秀色。其实,这是一条没有航标的河流,正因如此,它显现出一种单纯的、质朴的、天然的美,恰如山区不加装饰的女子,素面朝天,质朴自然,伴随着起伏的群山和善良朴实的人们,构成了美丽的画卷。

这美丽清澈的河水,与其它溪流一样,最终汇入长江,流向大海。

河流两边是田畈,居民沿山脚而居,房屋依山畔水而建,有数十个湾落组成,大湾数十户,小湾数户不等,人口主要居住在河道回弯段背水一侧。较为集中的地方有:溢流河、黄头大塆、黄坳、喻家冲、卢家湾、背后屋、乌石湾、易家大屋、毛铺、陈家畈等地,紧靠白云山。

读高中时,我与同学们常常会到白云山顶,眺望远方,畅想未来。站在山顶之上,感觉再多狭隘的胸襟也会豁然宽阔,你会忘记名利几何,感觉就想飞翔,只想将所有的情感都放逐于山水,放浪形骸。这里虽然没有古人吟诗作画,泼墨留香,但只要你来过,就不能不留下任何的印痕。白云山可能没有磅礴气势,没有锐利的锋芒,但你可以从中感受到溢流河土地的美丽,百姓的质朴。

通向溢流河街上的条条乡间小径,也是我经常往返的路途。我所居住的葫芦地与溢流河,隔了五公里丘陵山道。看似简短的路程,沿途尽现美丽的自然风光。春天来了,百花点缀,翠鸟栖枝,转角路口又会别有洞天。层层叠叠的稻田,春绿秋黄,随处可见散养在外的家禽和牛羊。山溪涧边常是我们停留玩耍的好去处。面对司空见惯的野花,没有珍惜意识,有时还会有意无意地伤害。现在想起来觉得很是年少无知。

溢流河老街有个戏台。除了放映电影,常唱家乡戏曲楚剧,旧称哦呵腔、黄孝花鼓戏、西路花鼓戏,清代道光年间鄂东流行的哦呵腔与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孝感市一带的山歌、道情、竹马、高跷及民间说唱等融合,形成一个独立的地方传统声腔剧种之一。演绎最多的是《葛麻》《百日缘》《哑女告状》《白蛇传》《董永卖身》等。村村塆塆,逢年过节,红白喜事,会请上戏班子,热闹地唱上几天几夜。那个时候,看戏是村里一道浩大的风景,台上生旦净末丑,台下观众拥挤如潮。锣鼓、横笛、胡琴,瞬间响彻山村。那皓大的气场,亦如盛唐京城,暄腾华丽。一年中,唯有这些日子,无须耕织,安心开怀,尽情享乐。老人们看完戏后总会略有所思,相互议论,他们感慨道:往来皆是“过客”,“我们都是唱戏的人”。当时年少,不解世情,而今尝遍百味,方觉如梦人生,都是云烟过眼。我的一位美女同学曾经在此戏台上扮演不同角色。她在戏里像是历尽沧桑的老人,平和地讲述着大别山一带的风云故事。既有烟雨杏花,又有朗朗月光。台上有、台下有,她们演绎的就是台下人的悲欢。

溢流河的建筑按照中国传统方式采用对称的结构,坐北朝南,东西两侧为厢房。讲究一点的大户人家,梁柱门窗上也会雕饰一些吉祥的图案,如松鹤延年、喜鹊登梅、福寿双全等。溢流河的百姓喜欢养花种草,喜欢过着清闲安逸的生活,同享天伦欢愉的乐趣。无论是土豪贵胄,还是布衣平民,他们在或华丽或简陋的院子里过着自娱自乐的生活。那一朵朵爬墙的鲜花野草,将溢流河人家院里的春色、浮华的记忆,探看无余。半开半掩的窗户,大门前的晾衣竿,老旧的黛瓦白墙,都是这里的主角。那些豪情的溢流河方言,被唱进了窄窄的旧式土房。

读高中时,我会隔三差五到溢流河人民银行我父亲的单位去吃馒头,有一次我一口气吃了9个,吃得让旁边的叔叔们看得目瞪口呆。那时放学也不想家,因为回家也是饿。一周最盼望的日子就是周六的下午放学后,可以拿着节约的两角钱到溢流河街头的小餐馆买二个花卷、馒头或是酸梅汤什么的,享享口福。最想的就是溢流河进街转弯处那家餐馆制作的酸梅汤、馒头、包子、肉丝面条,酸酸、甜甜、香香,至今还有回味。不只是我,现如今,只要我的高中同学相聚谈起此事,大家都会感同身受,有的还会说得口水直流。几十年过去了,足见这记忆有多深刻。

吃鱼不见鱼,全是鱼味鲜。溢流河有名的菜肴是鱼面,俗称捶鱼。清新爽口,味道鲜美,是家乡人喜爱的鱼制品。小时候,一般的情况下只有过节才能看见家家户户做鱼面,如果有婚丧嫁娶的红白喜事也会做这一道菜。看到大人们做鱼面我们就会兴奋,想着那鲜鲜的味道,口里自然地会流口水。说起来,这道菜的工序比较讲究也有点复杂。据我观察,在做鱼面时,要选新鲜的鲢鱼。去其皮,剔除刺,净其肉,剁至泥酱,加一定比例的淀粉、食盐揉搓成面,将面又分成团,用擀面杖将面团擀成蒲扇大小的薄面饼,然后卷成卷,放蒸笼猛火蒸约半小时左右,出笼后就摊在播箕里,冷却后用刀横切成薄饼,于日光下晒干即成。整个过程要经历揉、擀、蒸、切、晒等工序,看上去色白如银,条细如丝,久煮不糊,晶莹透明,其味鲜美,虽为之鱼,却食之无鱼,实乃一绝。作为溢流河的一种地方特产,深受家乡人的喜爱,除了日常食用外,也是喜庆宴席、馈赠亲朋之佳品,被称为溢流河人最拿得出手的土特产,不仅满足县内人民的消费需求,还销往外地。

溢流河还有一种植物叫做地藕。有的地方还有一种挺高贵的名字叫做地参,也有一些叫做地瓜儿、地笋子、虫草参、地蚕子、水三七、旱藕、银条菜、泽兰根等。这道菜的独特之处在于不火,反而祛火。具有提神醒脑、开胃化食、补肝肾两虚、强腰膝筋骨之效。功能与冬虫夏草相当等,享有“蔬菜珍品”的美称。据考证,地藕有300年历史,相传公元1709年,康熙帝微服私访,借宿溢流河一农家,农家妇人用地藕招待,谁料康熙吃后却赞不绝口,直夸可口,因康熙见此形状如人参,长在土里,所以直接称为地参,而地藕全身都是宝。春天夏天均可以采摘嫩茎叶,不管是凉拌还是炒食或者做汤均可,而在晚秋后就可以挖根茎食用了。

一位散文评论家说:“我不知道溢流河是一条什么样的河,但在诗人的笔下,溢流河是丽人的眼睛,溢流河里的水,是昔时乡土太浓太浓的伤感。同样是一条河,在诗人的笔下却承载着不同的使命,同样是拟人的方法,而在邱风老师的笔下却显示出不一样的风采。溢流河上一座弯曲的桥梁,我们怎么看都看不到彼岸的风景,我们怎么解读都无法揣测诗人的一颗诗心。作家邱风先生在《溢流河的桥》写道:

溢流河的桥

躲在黄土坳

没有平湖雨烟映衬

也弯得那样好看

溢流河是丽人的眼睛

瞳人里满是柔情

偶尔溅起一滴

醉了迢迢青山

 

定是我那昔时乡土

长出太浓太浓的伤感

白云山背不动

黄土坳盛不下

于是溢流成河

有情人泛舟穿过

两岸便响起千年古典

是谁给溢流河的旧物镀上日落的色彩,又是谁将溢流河的黄昏刻上了光阴的痕迹,晚风拂过白云山,夕阳还在青山外。站在人生依依古道,守望溢流河无言的背景,时光将年华打磨,却不曾老去。你看,溢流河还是当年的溢流河,旧事还是昨天的旧事。

岁月更替,虽然景物随着时光的变换改了新颜,但那流光无法冲淡过往的记忆。溢流河,如同中国所有的村镇乡里一样,从诗经走来,穿过黄土古道,穿过魏晋玄风,穿过唐月宋水,落在了白云山麓,落在了我的乡关,落在了我的心里。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