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作快读 >

水墨樱桃沟(刊载于2018年5月28日《经济日报》副刊)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5-28    作者:冰 客

  花粉白的,像水墨一样;路并不太远,走不了多久,眼前就是一层层一簇簇的,像雪,但又雪里透粉;是梦,却又不全是梦。走在樱桃沟,犹如走进虚幻而真实的梦境,走进我那遥远的童年。

  在这种梦幻般的世界里,我不知来过多少次樱桃沟了。从十年前樱桃沟开始打造,到如今樱桃沟“把农村建得更像农村”的成形。置身这花的海洋,我不敢去做一次深呼吸,担心我过重的呼吸会惊扰了樱花的春梦。闭上眼睛吧,不知身在云雾还是梦幻。

  天要多蓝就有多蓝,阳光暖暖的才有了春意,风虽然微凉,却已无寒意。就在这样的环境气氛中沿着樱桃沟走吧,先是过了刘家老屋,扑入眼帘的少不了蝴蝶和蜜蜂,它们虽然比争奇斗艳的樱花少,但它们忙碌的穿梭,却总是在抢夺你的目光,不时让你来一声尖叫。

  心情总是不急不躁,因为在这样樱花拥抱的氛围中,再暴躁的性情也会被这樱花的柔情消磨。想大吼一声,又恐震落了这满眼的阳光和春色。

  脚步总是不紧不慢,连重重跺一脚山谷的想法也不敢有,担心打翻了一片天然而无色的水墨。在这里完全可以不用画笔,画家的所有内容都显多余,取出画笔,甚至会杂染了这美景。最能超越这山水的,倒是诗人,似乎要比画家更适合吟诵。把所有的美景都装进脑海和心田,这烂漫的樱花让你如诗如醉,怎么也能生发出诗情来,一句两句一首两首都不能表达你沉醉的诗意。

  樱花树下自有人家,是朴实地道的村民,端茶、倒水、寒喧,在城市里失去多年的乡邻的感觉在这里又找回了。

  一张桌子,聊起家常农事,这樱花这自然的美景,这无需雕饰的烂漫,游人可能会一拨又一拨,农户会不时打个招呼。因为住在路边,这时他不管你职位高低、富禄贫贱、亲近疏远,都是一副平和语气,在这里找回了曾经乡村的感觉。

  不一会儿,主人会端出自酿的烤酒,邀你斟上几杯,三两个凉菜,让你品茗这山乡野趣,这纯朴乡风,醉意中不觉已是午后。村路不长也不短,整整绕村一周也不过十多里地。美景总是看不够的,起身告辞,继续前行。

  这久违的石台阶会让你追忆。多少年了,这早已成了记忆,而这里却让你找回了童年。摸摸那石碾石门凳,会让你想起儿时坐在石凳上仰望星空数北斗的时光。这是五零山居,叩开门环,便由此叩开了你记忆的童年。

  缝纫机、蓑衣、升斗、犁铧、木椅、马灯……这哪一件童年农村的器物不让你历历在目啊!

  乡愁啊!乡愁!乡愁是你穿越了半个世纪却永远也难以找到的,只有在城市里会时时记起。不用诧异,不用惊奇,这已经找回了你的童年,找回了你散失已久的乡愁。

  玉米穗子挂满屋檐,红辣椒映满双眼,腊肉如往事历历在目,瓦片写满了童年的风霜,四合院勾起了你儿时的记忆。

  这已经让我们留恋,但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记忆远远不止这些。虽然与我们这个年代还略早,但已在我们儿时的心中根深蒂固。

  上灯时分了,就在七零黄酒坊住下吧。夜色已晚,花香扑鼻,一阵一阵,偶尔的蛙鸣告诉我们这是在春天,在城市里曾经无数次遗忘的春天。

  窗棂灯光勾起乡愁,透过木棂的窗格眺望田间,月光朗照,还有什么心情不可放松,还有什么凝重不可放下呢?似乎物我两忘,好似早已与城市分离,在这里就是你的家园。

  住在七零黄酒坊,沐浴樱花之暗香,倾听蛙声一片,在这里放牧你所有的思想,放牧你的乡愁,来一次心灵的淡泊与远离,神游与回归。这晚是要真正醉一回的,不仅人醉,心也更要醉的。

  全部是无公害的蔬菜,窖藏的黄酒,想坐在室内都不容易。还是坐在樱花树下,来一次孤独吧,让一树的芬芳,一空的月色,一地的乡愁,来陪伴我,度过这一个朗月高照的春夜。看着窗棂,望明月高悬,听田园蛙鸣,饮陈酿黄酒,思失却的千里乡愁,这里难道不是你的故乡吗?不是故乡也胜似故乡。

  樱桃沟,如水似墨,如梦似幻,这樱花掩隐的村庄,总会在每时每刻都会勾起人们的乡愁,思乡都会在这样的村庄里,在这一个写满诗情画意,写满故事写满乡愁的村庄,这里都会成为人们今生的向往。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水墨樱桃沟(刊载于2018年5月28日《经济日报》副刊)

2018-05-28 16-31-11

  花粉白的,像水墨一样;路并不太远,走不了多久,眼前就是一层层一簇簇的,像雪,但又雪里透粉;是梦,却又不全是梦。走在樱桃沟,犹如走进虚幻而真实的梦境,走进我那遥远的童年。

  在这种梦幻般的世界里,我不知来过多少次樱桃沟了。从十年前樱桃沟开始打造,到如今樱桃沟“把农村建得更像农村”的成形。置身这花的海洋,我不敢去做一次深呼吸,担心我过重的呼吸会惊扰了樱花的春梦。闭上眼睛吧,不知身在云雾还是梦幻。

  天要多蓝就有多蓝,阳光暖暖的才有了春意,风虽然微凉,却已无寒意。就在这样的环境气氛中沿着樱桃沟走吧,先是过了刘家老屋,扑入眼帘的少不了蝴蝶和蜜蜂,它们虽然比争奇斗艳的樱花少,但它们忙碌的穿梭,却总是在抢夺你的目光,不时让你来一声尖叫。

  心情总是不急不躁,因为在这样樱花拥抱的氛围中,再暴躁的性情也会被这樱花的柔情消磨。想大吼一声,又恐震落了这满眼的阳光和春色。

  脚步总是不紧不慢,连重重跺一脚山谷的想法也不敢有,担心打翻了一片天然而无色的水墨。在这里完全可以不用画笔,画家的所有内容都显多余,取出画笔,甚至会杂染了这美景。最能超越这山水的,倒是诗人,似乎要比画家更适合吟诵。把所有的美景都装进脑海和心田,这烂漫的樱花让你如诗如醉,怎么也能生发出诗情来,一句两句一首两首都不能表达你沉醉的诗意。

  樱花树下自有人家,是朴实地道的村民,端茶、倒水、寒喧,在城市里失去多年的乡邻的感觉在这里又找回了。

  一张桌子,聊起家常农事,这樱花这自然的美景,这无需雕饰的烂漫,游人可能会一拨又一拨,农户会不时打个招呼。因为住在路边,这时他不管你职位高低、富禄贫贱、亲近疏远,都是一副平和语气,在这里找回了曾经乡村的感觉。

  不一会儿,主人会端出自酿的烤酒,邀你斟上几杯,三两个凉菜,让你品茗这山乡野趣,这纯朴乡风,醉意中不觉已是午后。村路不长也不短,整整绕村一周也不过十多里地。美景总是看不够的,起身告辞,继续前行。

  这久违的石台阶会让你追忆。多少年了,这早已成了记忆,而这里却让你找回了童年。摸摸那石碾石门凳,会让你想起儿时坐在石凳上仰望星空数北斗的时光。这是五零山居,叩开门环,便由此叩开了你记忆的童年。

  缝纫机、蓑衣、升斗、犁铧、木椅、马灯……这哪一件童年农村的器物不让你历历在目啊!

  乡愁啊!乡愁!乡愁是你穿越了半个世纪却永远也难以找到的,只有在城市里会时时记起。不用诧异,不用惊奇,这已经找回了你的童年,找回了你散失已久的乡愁。

  玉米穗子挂满屋檐,红辣椒映满双眼,腊肉如往事历历在目,瓦片写满了童年的风霜,四合院勾起了你儿时的记忆。

  这已经让我们留恋,但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记忆远远不止这些。虽然与我们这个年代还略早,但已在我们儿时的心中根深蒂固。

  上灯时分了,就在七零黄酒坊住下吧。夜色已晚,花香扑鼻,一阵一阵,偶尔的蛙鸣告诉我们这是在春天,在城市里曾经无数次遗忘的春天。

  窗棂灯光勾起乡愁,透过木棂的窗格眺望田间,月光朗照,还有什么心情不可放松,还有什么凝重不可放下呢?似乎物我两忘,好似早已与城市分离,在这里就是你的家园。

  住在七零黄酒坊,沐浴樱花之暗香,倾听蛙声一片,在这里放牧你所有的思想,放牧你的乡愁,来一次心灵的淡泊与远离,神游与回归。这晚是要真正醉一回的,不仅人醉,心也更要醉的。

  全部是无公害的蔬菜,窖藏的黄酒,想坐在室内都不容易。还是坐在樱花树下,来一次孤独吧,让一树的芬芳,一空的月色,一地的乡愁,来陪伴我,度过这一个朗月高照的春夜。看着窗棂,望明月高悬,听田园蛙鸣,饮陈酿黄酒,思失却的千里乡愁,这里难道不是你的故乡吗?不是故乡也胜似故乡。

  樱桃沟,如水似墨,如梦似幻,这樱花掩隐的村庄,总会在每时每刻都会勾起人们的乡愁,思乡都会在这样的村庄里,在这一个写满诗情画意,写满故事写满乡愁的村庄,这里都会成为人们今生的向往。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