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书看台 >

《一朵顶天》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6-13    作者:牛合群

  

《一朵顶天》

牛合群

团结出版社

2018年5月第一版

定价 39.9元

 

 

牛合群散文诗集《一朵顶天》出版

  枣阳作家牛合群散文诗集《一朵顶天》近日出版,全书30多万字,共分四个部分:母亲的吻,是永远开不败的桃花;搬出内心的热爱,让这座人间取暖;我还没有能够完全读懂历史的飞花;沿着婉约的经脉走进那一片故土。著名散文诗作家周庆荣做了热情洋溢的序言《桃花之后,便能看到我的骨头了》,他说:“从这个意义上,我读他(牛合群)的文字感觉到了仅仅自然流畅似乎还不够,还读到他文字背后属于他独特思考和发现的部分,读到桃花之后,他的骨头能够在任何场景下都坚硬的秘密。此书感性充沛,美质有余,文风如行云流水。自成风格。”

  多年以来,牛合群笔耕不辍,先后在《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星星》《中国诗歌》《散文》《散文选刊》《散文诗》《长江文艺》《奔流》《厦门文学》《湖北日报》《楚天都市报》等发表作品1800多篇(首)360多万字,入选《当代汉诗》《中国散文诗》《襄阳文学》等不同年度选本。获光明日报“我的文化年”征文三等奖;巩义杯国际文学大赛铜奖;《星星诗刊》主办“锦绣邻水杯”全国散文诗大赛三等奖等等。出版散文诗集《半山》,曾获得“湖北省2016年度文艺创新工作先进个人”的称号。

 

 桃花之后,便能看到我的骨头了

  ——读牛合群散文诗集《一朵顶天》

  周庆荣

  2016年夏天在武汉诗歌节上,邂逅湖北枣阳的诗人牛合群,他是散文诗写作的坚持者,记得我与他提及湖北的几位诗友,他说知道夜鱼和草馨儿,但他很少与别人主动联系,更多的是默默读书,然后一个人安静地写诗。他出版过一部散文诗集《半山》,在当地颇获好评。大概是他给我最初的印象是真诚朴实,举手投足又没有任何修辞的做作,所以当他让我为他将要出版的一部新散文诗集谈一些感想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花了几个夜晚将《一朵顶天》认真地读完。一朵顶天,其它的那些朵繁花不是忽略不计,而是此一朵花便足以证明他的态度。在这章散文诗里,他说的是梅花。春花夏花之后,秋实之后,他观察雪中的梅,梅是所有花朵的骨头,在冷风中它不抖,它开放,以浅红和馥香给这个季节以热爱生活的理由。

  “故乡太远,再来三碗,饮尽这世间的孤独,苍凉与夜色,梅花,下辈子,咱们还是兄弟。”换着我,我会毫不犹豫地和梅花兄妹相称,因为季节寒冷时,我更愿意面对一个有风骨的巾帼,一边把酒,一边表现自己的英雄气概。当别的人占有了人间的温暖,我有梅花,我会顶天立地。而合群只与梅花称兄道弟,他是伪装了自己还是有所顾忌?

  在读了其他篇章之后,我发现他其实是很不善于伪装自己的。技术的进步和物质的加速度共同作用下,许多乡村似乎与往事告别,少小离家的人,只能凭借记忆里场景来安放他们的乡愁。乡愁的具体着落,有时是一朵花,有时是一条河,有时是一座远山,有时干脆就是变异后的一句乡音。合群写乡野,不是乡野今天的在场,而多属于他经验里的记忆。他花大量的笔触写桃花,桃花再艳,也是离童年的村庄最近的花朵。他的桃花有具体的故事,每写一次,就试图唤醒他早年的记忆。他以格物的方式来写,让花花草草为他所用,他赋予这些意象以精神的怀旧。“我没有见过桃花流泪,一朵桃花,剃出杂念,可以捂住佛的嘴巴。”“一阵风吹来,尘世变得遥远。这个世界只剩下草了。”“一颗红柿的悲悯,是整座民间的红色胎记。”飘叶“每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便成了一枚刻骨的伤。”他努力地想让人相信:“在一朵桃花面前,我只愿做,那个有情有义的,郎。”

  他的书写方式属于容易被感动后急于说出来再试图感动别人的那种,清清的叙述,轻质的抒情,文字仿佛羊角辫子上扎着红头绳,放弃技术的修辞,似流水似乡村的空气,他守住了真和美,也守住了他自己的善良,因为他实际上已经离开故土多年,他想通过文字证明自己初心依旧。就像他的诗观:“我喜欢美好的东西,用最美的语言,写出最真最禅最宗教最颤抖的点滴,让它们成为自己的血液。”

  我相信他的血液里流淌着最初的真实,问题是,我们怎样才能让最初的真实在我们现在的场景下发挥隐喻的作用?也就是说,乡村书写和乡愁呈现,如果仅基于普遍记忆,会流于写作力量的平均化,人们不会因为怀念一朵桃花,而放弃自己现在的生活位置,合群自己也不会。因而,他抒情他赞美他怀念记忆里物事,越是自然流畅,就越多一分危险。

  这一分危险就是虚假或者乌托邦。

  都市的复杂里,我们没有丢掉自己。

  是因为什么力量?

  都市的节奏下,我们没有慌不择道。

  是因为有怎样的哲学?

  都市的人心的不测里,我们选择人性最初的味道。

  是因为什么植物或者庄稼的提醒?

  从这个意义上,我读他的文字感觉到了仅仅自然流畅似乎还不够。我想读到他文字背后属于他独特思考和发现的部分,想读到桃花之后,他的骨头能够在任何场景下都坚硬的秘密。

  感性充沛,美质有余,文风如行云流水,自成风格。

  一般的散文诗写作者能够达到这样的境地,应该已属不易。但是,从散文诗目前普遍的清质美好,我更呼唤陡峭的思想和文字里精神的暗示,呼唤仅属于每一个写作者自身的独到的发现。这一段文字权当我们之间互相的勉励,也是我对合群散文诗写作时今后多关注文字之外力量的训练的期待。

  公允地说,合群应该注意到发现比观察本身更加重要。“站在春天的最显眼处,常常成为别人攻击的标靶。”“只一阵风,就吹硬了桃花的骨头。”“我走在父亲曾经走过的路上,一株野草能否代替他的昨天?”他坚持做一棵树,“被钉在地上被土地支撑。”他写山谷:“这么真实的世界,正一步步走向善良。经年吹拂的山谷,早已看破了天机。其实,山谷很空,我们的心,很空。”在桃花的春境里,他有自己的警惕:“桃花打造的人间,却是我诅咒的世界。一袭红袈裟,正在极力为我正身。”

  他的发现其实也很朴素:世界从来都是丰富的,吸引或者逼迫我们失去自己心性的力量太多。从他笔下乡村和自然风物的书写中,我能够感觉到他是一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他记住的是故乡山坡上的桃花,而非后来生命深处经验里有关桃花的譬喻。他希望自己无论在何处,只要身披这样的桃花,生命便不再荒凉。他记住了童年成长过程中几乎能记住的所有乡村往事,关于人,关于物,关于故土的庄稼和桃花。我慢慢理解合群为何不让文字拐弯,放弃对事物的过度萃取,放弃诗歌写作中必须要注重的诗性的修辞,他所做的仿佛仅是把一根根竹子弄通,然后连接起来,从山上把水引下。

  《一朵顶天》是一部非常有意义的散文诗集,虽然其中的一些篇章稍有叙述上的冗长,而且报告体的抒情弱化了诗歌的感染力。但是,绝大多数篇章是自然写作,写出他所热爱的朴素对于今天许许多多纸醉金迷的警策。我希望读到他怀揣这样的精神写出的更大范域的散文诗,避免乡村经验的重复,让这样的经验在任何场景下都能显现它的生命力!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一朵顶天》

2018-06-13 17-12-25

  

《一朵顶天》

牛合群

团结出版社

2018年5月第一版

定价 39.9元

 

 

牛合群散文诗集《一朵顶天》出版

  枣阳作家牛合群散文诗集《一朵顶天》近日出版,全书30多万字,共分四个部分:母亲的吻,是永远开不败的桃花;搬出内心的热爱,让这座人间取暖;我还没有能够完全读懂历史的飞花;沿着婉约的经脉走进那一片故土。著名散文诗作家周庆荣做了热情洋溢的序言《桃花之后,便能看到我的骨头了》,他说:“从这个意义上,我读他(牛合群)的文字感觉到了仅仅自然流畅似乎还不够,还读到他文字背后属于他独特思考和发现的部分,读到桃花之后,他的骨头能够在任何场景下都坚硬的秘密。此书感性充沛,美质有余,文风如行云流水。自成风格。”

  多年以来,牛合群笔耕不辍,先后在《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星星》《中国诗歌》《散文》《散文选刊》《散文诗》《长江文艺》《奔流》《厦门文学》《湖北日报》《楚天都市报》等发表作品1800多篇(首)360多万字,入选《当代汉诗》《中国散文诗》《襄阳文学》等不同年度选本。获光明日报“我的文化年”征文三等奖;巩义杯国际文学大赛铜奖;《星星诗刊》主办“锦绣邻水杯”全国散文诗大赛三等奖等等。出版散文诗集《半山》,曾获得“湖北省2016年度文艺创新工作先进个人”的称号。

 

 桃花之后,便能看到我的骨头了

  ——读牛合群散文诗集《一朵顶天》

  周庆荣

  2016年夏天在武汉诗歌节上,邂逅湖北枣阳的诗人牛合群,他是散文诗写作的坚持者,记得我与他提及湖北的几位诗友,他说知道夜鱼和草馨儿,但他很少与别人主动联系,更多的是默默读书,然后一个人安静地写诗。他出版过一部散文诗集《半山》,在当地颇获好评。大概是他给我最初的印象是真诚朴实,举手投足又没有任何修辞的做作,所以当他让我为他将要出版的一部新散文诗集谈一些感想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花了几个夜晚将《一朵顶天》认真地读完。一朵顶天,其它的那些朵繁花不是忽略不计,而是此一朵花便足以证明他的态度。在这章散文诗里,他说的是梅花。春花夏花之后,秋实之后,他观察雪中的梅,梅是所有花朵的骨头,在冷风中它不抖,它开放,以浅红和馥香给这个季节以热爱生活的理由。

  “故乡太远,再来三碗,饮尽这世间的孤独,苍凉与夜色,梅花,下辈子,咱们还是兄弟。”换着我,我会毫不犹豫地和梅花兄妹相称,因为季节寒冷时,我更愿意面对一个有风骨的巾帼,一边把酒,一边表现自己的英雄气概。当别的人占有了人间的温暖,我有梅花,我会顶天立地。而合群只与梅花称兄道弟,他是伪装了自己还是有所顾忌?

  在读了其他篇章之后,我发现他其实是很不善于伪装自己的。技术的进步和物质的加速度共同作用下,许多乡村似乎与往事告别,少小离家的人,只能凭借记忆里场景来安放他们的乡愁。乡愁的具体着落,有时是一朵花,有时是一条河,有时是一座远山,有时干脆就是变异后的一句乡音。合群写乡野,不是乡野今天的在场,而多属于他经验里的记忆。他花大量的笔触写桃花,桃花再艳,也是离童年的村庄最近的花朵。他的桃花有具体的故事,每写一次,就试图唤醒他早年的记忆。他以格物的方式来写,让花花草草为他所用,他赋予这些意象以精神的怀旧。“我没有见过桃花流泪,一朵桃花,剃出杂念,可以捂住佛的嘴巴。”“一阵风吹来,尘世变得遥远。这个世界只剩下草了。”“一颗红柿的悲悯,是整座民间的红色胎记。”飘叶“每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便成了一枚刻骨的伤。”他努力地想让人相信:“在一朵桃花面前,我只愿做,那个有情有义的,郎。”

  他的书写方式属于容易被感动后急于说出来再试图感动别人的那种,清清的叙述,轻质的抒情,文字仿佛羊角辫子上扎着红头绳,放弃技术的修辞,似流水似乡村的空气,他守住了真和美,也守住了他自己的善良,因为他实际上已经离开故土多年,他想通过文字证明自己初心依旧。就像他的诗观:“我喜欢美好的东西,用最美的语言,写出最真最禅最宗教最颤抖的点滴,让它们成为自己的血液。”

  我相信他的血液里流淌着最初的真实,问题是,我们怎样才能让最初的真实在我们现在的场景下发挥隐喻的作用?也就是说,乡村书写和乡愁呈现,如果仅基于普遍记忆,会流于写作力量的平均化,人们不会因为怀念一朵桃花,而放弃自己现在的生活位置,合群自己也不会。因而,他抒情他赞美他怀念记忆里物事,越是自然流畅,就越多一分危险。

  这一分危险就是虚假或者乌托邦。

  都市的复杂里,我们没有丢掉自己。

  是因为什么力量?

  都市的节奏下,我们没有慌不择道。

  是因为有怎样的哲学?

  都市的人心的不测里,我们选择人性最初的味道。

  是因为什么植物或者庄稼的提醒?

  从这个意义上,我读他的文字感觉到了仅仅自然流畅似乎还不够。我想读到他文字背后属于他独特思考和发现的部分,想读到桃花之后,他的骨头能够在任何场景下都坚硬的秘密。

  感性充沛,美质有余,文风如行云流水,自成风格。

  一般的散文诗写作者能够达到这样的境地,应该已属不易。但是,从散文诗目前普遍的清质美好,我更呼唤陡峭的思想和文字里精神的暗示,呼唤仅属于每一个写作者自身的独到的发现。这一段文字权当我们之间互相的勉励,也是我对合群散文诗写作时今后多关注文字之外力量的训练的期待。

  公允地说,合群应该注意到发现比观察本身更加重要。“站在春天的最显眼处,常常成为别人攻击的标靶。”“只一阵风,就吹硬了桃花的骨头。”“我走在父亲曾经走过的路上,一株野草能否代替他的昨天?”他坚持做一棵树,“被钉在地上被土地支撑。”他写山谷:“这么真实的世界,正一步步走向善良。经年吹拂的山谷,早已看破了天机。其实,山谷很空,我们的心,很空。”在桃花的春境里,他有自己的警惕:“桃花打造的人间,却是我诅咒的世界。一袭红袈裟,正在极力为我正身。”

  他的发现其实也很朴素:世界从来都是丰富的,吸引或者逼迫我们失去自己心性的力量太多。从他笔下乡村和自然风物的书写中,我能够感觉到他是一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他记住的是故乡山坡上的桃花,而非后来生命深处经验里有关桃花的譬喻。他希望自己无论在何处,只要身披这样的桃花,生命便不再荒凉。他记住了童年成长过程中几乎能记住的所有乡村往事,关于人,关于物,关于故土的庄稼和桃花。我慢慢理解合群为何不让文字拐弯,放弃对事物的过度萃取,放弃诗歌写作中必须要注重的诗性的修辞,他所做的仿佛仅是把一根根竹子弄通,然后连接起来,从山上把水引下。

  《一朵顶天》是一部非常有意义的散文诗集,虽然其中的一些篇章稍有叙述上的冗长,而且报告体的抒情弱化了诗歌的感染力。但是,绝大多数篇章是自然写作,写出他所热爱的朴素对于今天许许多多纸醉金迷的警策。我希望读到他怀揣这样的精神写出的更大范域的散文诗,避免乡村经验的重复,让这样的经验在任何场景下都能显现它的生命力!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