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碧野笔下的仙桃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6-18    作者:思乡远梦

  2018年5月30日,是著名作家碧野先生逝世十周年纪念日!

  这几年,每到在先生驾鹤西去的5月30日前后,我都会写篇短文,以示纪念之情!

  时间飞过,恍如昨日,一晃就是十周年了!而先生的音容笑貌,时时闪现在我的脑海里;也总忘不了,先生与仙桃人民的那份深情厚谊!

  作家碧野是湖北文坛“三老”之一,被湖北省政府授予“终生成就艺术家”的荣誉称号。很多读者知道他,大都是从中学语文教材中的散文《天山景物记》开始的。

  1970年,五十开外的碧野和妻子被下放到仙桃市(原沔阳县)毛场双剅村插队落户,双剅村也是我老家的所在地。面临条件艰苦、动乱环境的恶劣,先生也从没停笔。住的是小小的茅舍,白天同农民一起下地劳动,晚上伏在那昏暗的煤油灯下潜心写作。

  先生厚道,人缘极好,声望也高,受到农民的尊敬,得到农民在精神上的支持,物质上的帮助。挑水粪、搬谷进仓这些重农活,农民总是同情先生,嘱咐他少干一点,不要累病了。卖过肉猪的农民,无偿送给碧野夫妇的肉票,老伴不敢接。农民姐妹拍胸大声说:“我是贫下中农,谁问起,就说是某人送的!”

  先生回城后,他特别感激那些农民,惦记着那些农民,亲切得像亲戚一样。往事回思如细雨,于是写下一篇语言朴实的《乡居小记》。在先生笔下,《乡居小记》通过一只猫和两只鸡的家常小事,把人情世故,世态炎凉表现得淋漓尽致,其中的苦辣酸甜,更是耐人回味。

  “排湖既通长江又通汉水,在江汉平原上就像一颗晶莹的明珠。”当然,最受仙桃人民青睐的,还是他的散文《迷人的排湖》了。

  碧野先生的足迹遍布祖国各地,北走黄河,西访山城,东旅江浙,南游粤闽,他是文学事业的长途跋涉者。先生客居湖北近半个世纪,为“四化”讴歌,为湖北山水立传。他到丹江口水利枢纽建设工程体验生活,创作出反映新中国大型水利工程建设成就的长篇小说《丹凤朝阳》。

  在广袤的江汉平原,仙桃的排湖,天门的月亮湖,洪湖的洪湖、潜江的水杉林……留下先生一串串深深的足迹,思绪如长江奔流的他,挥笔写下了描绘湖乡水色风情的大量散文。如《江汉行》、《月亮湖》、《金松滋》、《银公安》、《玉石首》、《红莲记》、《绿色的城》、《荆州漫步》、《汉水滔滔》、《乡居两载》、《泥泞的小路》、《我怀念的是牛》、《在江汉平原上》、《汈汊湖的变迁》等。

  “江山如画,人物风流”,是碧野散文独具一格的意境。读散文名家碧野先生的作品,最让我感动的是他为文学的付出,对文学的信仰。

  难释心结的双剅情。1982年3月,也是碧野先生回城的十年,沔阳县委书记及乡镇领导陪先生回乡“探亲”。先生亲切的笑容、贴心的话语、如春风化雨滋润着农民的心。

  先生来到了他曾流血流汗的田间地头,在油菜花田里观看果荚的饱满,看棉花营养钵的出苗率,看正在抽穗小麦的齐穗情况。下地和农民一起除草,在堤坡上牵牛行走,感受田园生活的乐趣,享受乡村原野的宁静。

  1982年5月,先生在《羊城晚报》上发表了《县委书记》一文,真实而独到地塑造出年轻的县委“阿福”书记这一人物形象。

  文中“阿福”书记的原型,就是十年后陪先生回故地重游,时任沔阳县委书记的刘长福同志。

  在我收录碧野先生写江汉平原系列散文,并将其转化为数字化信息时,对碧野先生一直很崇拜的仙桃作协胡主席,给我发来微信留言,看能不能找到先生写的《县委书记》这篇文章。只是告诉我,此文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登载于《羊城晚报》副刊上。

  时光荏苒,岁月不居。在我寻找这篇作品时,可算是费尽了周折。

  我先是去百度《羊城晚报》文艺副刊《花地》,一无所获。于是我按照《花地》副刊邮箱地址,给编辑发去邮件,麻烦他们去查查。好在收件人回复了我,说只是找到了1994年碧野先生投稿发表的《高高的天子山》旅游名篇,收录于《羊城晚报》副刊合订本。

  我利用双休日的时间,到北京多家图书馆查阅有关先生的书籍,均无结果。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来到中国图书馆国家典籍博物馆,总算找到了先生写的《县委书记》这篇文章。交工作人员复印后,带回家连夜打了出来,发在了仙桃社区文坛版块上,供文友们分享。

  文人涂家老大读后点赞道:谢谢张大哥为家乡又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我很是高兴,也为先生的讴歌仙桃人而骄傲。

  《县委书记》一文,先生在娓婉动人故事以及人物描写刻画中,把自己炽热的爱和潜涌心底的感情汇进文章的字里行间。

  “江汉平原有一位年轻的县委书记,人们喊他阿福。”这是文章的开篇句,开门见山地向读者交待出要写的人物。接着按顺叙的手法,写了县委书记从一名机务手到区委书记,继而调到县里当县委书记,然后借调去支援西藏建设,又调回江汉平原,仍然担任该县县委书记的成长过程。文章层次分明,有头有尾,让读者读起来脉络清楚、印象深刻。

  叙事方面,先生不仅仅是把事情的整个过程叙述出来,对与事情有关的人物、时间、地点等也进行了交待,叙述完整,真实动人。例如:

  “年轻的区委书记向老农学农活,他干的活很漂亮。他插青粘深水秧,水漫腰,弯着身,侧着脑袋,水在他的半边脸上荡来漾去,但他手中的秧苗,根插泥中,禾尖出水,手脚熟练,分离不差。在丰收季节,他拣最大捆的稻谷挑,“冲担”一举,利索上肩,男女社员,个个赞叹。他既把区里变成了富庶的大粮仓,又把湖区变成了美丽的水乡。”

  这段文字刻画出区委书记“阿福”,率先垂范、身体力行的工作作风。也反映出先生对生产农事的娴熟。

  《县委书记》一文,侧重叙述了“阿福”书记,为人民开拓出新生活,抓工业、农业、文化教育三个方面:

  “他大抓工业。现在县里有纱厂、丝织厂、染色厂、钢铁厂、机械厂、磷肥厂……工业的鲜花开满县境以内。”

  “他抓农业一如抓工业有胆有识。磷肥厂的生产,使农田年年丰收,五谷颗粒饱满、金黄;棉花桃大,吐絮雪白;果子红鲜,硕大蜜甜。”

  他抓文化教育,“县的新华书店被评为全国书店十面红旗之一”;“不少公社建立了可以容纳千人以上的大剧场”,让农民喜爱的花鼓戏上演,去丰富农民文化生活。

  这些文字,既是“阿福”书记真实的写照,更是先生情感的渗透。

  “现在,地处江汉平原的这座县城,街道宽敞笔直,像银河天街;高大楼房林立,像群山连云。长街大道整洁辐辏,高楼大厦格式多样,形成了一座壮丽非凡的新城。在蔚蓝天空的覆盖下,在碧绿原野的衬托中,新城就像是一颗巨大的明珠,圆润鲜洁,闪闪发光。”

  缘景生情、寓情于景。先生笔下的县城之景,实则是因景见人,反射着先生内在的自我之情。

  如果说先生的《迷人的排湖》是把人与自然的交织结合放在突出位置的话,那么《县委书记》这篇文章则是由景及物,及事、及人,产生深远的遐想和绵绵的情思。

  在碧野先生逝世十周年之际,虽然我不能回到武汉石门峰去奠祭,也只能是到中国现代文学馆去拜膜先生了!这也成了我多年不变的习惯。

  行将结束本文的时,仍然是用这16个字来结尾,也会让我联想起先生坎坷的人生之路:天山皑皑,汉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碧野笔下的仙桃

2018-06-18 00-00-00

  2018年5月30日,是著名作家碧野先生逝世十周年纪念日!

  这几年,每到在先生驾鹤西去的5月30日前后,我都会写篇短文,以示纪念之情!

  时间飞过,恍如昨日,一晃就是十周年了!而先生的音容笑貌,时时闪现在我的脑海里;也总忘不了,先生与仙桃人民的那份深情厚谊!

  作家碧野是湖北文坛“三老”之一,被湖北省政府授予“终生成就艺术家”的荣誉称号。很多读者知道他,大都是从中学语文教材中的散文《天山景物记》开始的。

  1970年,五十开外的碧野和妻子被下放到仙桃市(原沔阳县)毛场双剅村插队落户,双剅村也是我老家的所在地。面临条件艰苦、动乱环境的恶劣,先生也从没停笔。住的是小小的茅舍,白天同农民一起下地劳动,晚上伏在那昏暗的煤油灯下潜心写作。

  先生厚道,人缘极好,声望也高,受到农民的尊敬,得到农民在精神上的支持,物质上的帮助。挑水粪、搬谷进仓这些重农活,农民总是同情先生,嘱咐他少干一点,不要累病了。卖过肉猪的农民,无偿送给碧野夫妇的肉票,老伴不敢接。农民姐妹拍胸大声说:“我是贫下中农,谁问起,就说是某人送的!”

  先生回城后,他特别感激那些农民,惦记着那些农民,亲切得像亲戚一样。往事回思如细雨,于是写下一篇语言朴实的《乡居小记》。在先生笔下,《乡居小记》通过一只猫和两只鸡的家常小事,把人情世故,世态炎凉表现得淋漓尽致,其中的苦辣酸甜,更是耐人回味。

  “排湖既通长江又通汉水,在江汉平原上就像一颗晶莹的明珠。”当然,最受仙桃人民青睐的,还是他的散文《迷人的排湖》了。

  碧野先生的足迹遍布祖国各地,北走黄河,西访山城,东旅江浙,南游粤闽,他是文学事业的长途跋涉者。先生客居湖北近半个世纪,为“四化”讴歌,为湖北山水立传。他到丹江口水利枢纽建设工程体验生活,创作出反映新中国大型水利工程建设成就的长篇小说《丹凤朝阳》。

  在广袤的江汉平原,仙桃的排湖,天门的月亮湖,洪湖的洪湖、潜江的水杉林……留下先生一串串深深的足迹,思绪如长江奔流的他,挥笔写下了描绘湖乡水色风情的大量散文。如《江汉行》、《月亮湖》、《金松滋》、《银公安》、《玉石首》、《红莲记》、《绿色的城》、《荆州漫步》、《汉水滔滔》、《乡居两载》、《泥泞的小路》、《我怀念的是牛》、《在江汉平原上》、《汈汊湖的变迁》等。

  “江山如画,人物风流”,是碧野散文独具一格的意境。读散文名家碧野先生的作品,最让我感动的是他为文学的付出,对文学的信仰。

  难释心结的双剅情。1982年3月,也是碧野先生回城的十年,沔阳县委书记及乡镇领导陪先生回乡“探亲”。先生亲切的笑容、贴心的话语、如春风化雨滋润着农民的心。

  先生来到了他曾流血流汗的田间地头,在油菜花田里观看果荚的饱满,看棉花营养钵的出苗率,看正在抽穗小麦的齐穗情况。下地和农民一起除草,在堤坡上牵牛行走,感受田园生活的乐趣,享受乡村原野的宁静。

  1982年5月,先生在《羊城晚报》上发表了《县委书记》一文,真实而独到地塑造出年轻的县委“阿福”书记这一人物形象。

  文中“阿福”书记的原型,就是十年后陪先生回故地重游,时任沔阳县委书记的刘长福同志。

  在我收录碧野先生写江汉平原系列散文,并将其转化为数字化信息时,对碧野先生一直很崇拜的仙桃作协胡主席,给我发来微信留言,看能不能找到先生写的《县委书记》这篇文章。只是告诉我,此文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登载于《羊城晚报》副刊上。

  时光荏苒,岁月不居。在我寻找这篇作品时,可算是费尽了周折。

  我先是去百度《羊城晚报》文艺副刊《花地》,一无所获。于是我按照《花地》副刊邮箱地址,给编辑发去邮件,麻烦他们去查查。好在收件人回复了我,说只是找到了1994年碧野先生投稿发表的《高高的天子山》旅游名篇,收录于《羊城晚报》副刊合订本。

  我利用双休日的时间,到北京多家图书馆查阅有关先生的书籍,均无结果。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来到中国图书馆国家典籍博物馆,总算找到了先生写的《县委书记》这篇文章。交工作人员复印后,带回家连夜打了出来,发在了仙桃社区文坛版块上,供文友们分享。

  文人涂家老大读后点赞道:谢谢张大哥为家乡又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我很是高兴,也为先生的讴歌仙桃人而骄傲。

  《县委书记》一文,先生在娓婉动人故事以及人物描写刻画中,把自己炽热的爱和潜涌心底的感情汇进文章的字里行间。

  “江汉平原有一位年轻的县委书记,人们喊他阿福。”这是文章的开篇句,开门见山地向读者交待出要写的人物。接着按顺叙的手法,写了县委书记从一名机务手到区委书记,继而调到县里当县委书记,然后借调去支援西藏建设,又调回江汉平原,仍然担任该县县委书记的成长过程。文章层次分明,有头有尾,让读者读起来脉络清楚、印象深刻。

  叙事方面,先生不仅仅是把事情的整个过程叙述出来,对与事情有关的人物、时间、地点等也进行了交待,叙述完整,真实动人。例如:

  “年轻的区委书记向老农学农活,他干的活很漂亮。他插青粘深水秧,水漫腰,弯着身,侧着脑袋,水在他的半边脸上荡来漾去,但他手中的秧苗,根插泥中,禾尖出水,手脚熟练,分离不差。在丰收季节,他拣最大捆的稻谷挑,“冲担”一举,利索上肩,男女社员,个个赞叹。他既把区里变成了富庶的大粮仓,又把湖区变成了美丽的水乡。”

  这段文字刻画出区委书记“阿福”,率先垂范、身体力行的工作作风。也反映出先生对生产农事的娴熟。

  《县委书记》一文,侧重叙述了“阿福”书记,为人民开拓出新生活,抓工业、农业、文化教育三个方面:

  “他大抓工业。现在县里有纱厂、丝织厂、染色厂、钢铁厂、机械厂、磷肥厂……工业的鲜花开满县境以内。”

  “他抓农业一如抓工业有胆有识。磷肥厂的生产,使农田年年丰收,五谷颗粒饱满、金黄;棉花桃大,吐絮雪白;果子红鲜,硕大蜜甜。”

  他抓文化教育,“县的新华书店被评为全国书店十面红旗之一”;“不少公社建立了可以容纳千人以上的大剧场”,让农民喜爱的花鼓戏上演,去丰富农民文化生活。

  这些文字,既是“阿福”书记真实的写照,更是先生情感的渗透。

  “现在,地处江汉平原的这座县城,街道宽敞笔直,像银河天街;高大楼房林立,像群山连云。长街大道整洁辐辏,高楼大厦格式多样,形成了一座壮丽非凡的新城。在蔚蓝天空的覆盖下,在碧绿原野的衬托中,新城就像是一颗巨大的明珠,圆润鲜洁,闪闪发光。”

  缘景生情、寓情于景。先生笔下的县城之景,实则是因景见人,反射着先生内在的自我之情。

  如果说先生的《迷人的排湖》是把人与自然的交织结合放在突出位置的话,那么《县委书记》这篇文章则是由景及物,及事、及人,产生深远的遐想和绵绵的情思。

  在碧野先生逝世十周年之际,虽然我不能回到武汉石门峰去奠祭,也只能是到中国现代文学馆去拜膜先生了!这也成了我多年不变的习惯。

  行将结束本文的时,仍然是用这16个字来结尾,也会让我联想起先生坎坷的人生之路:天山皑皑,汉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