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犁耙水响忆双抢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7-06    作者:陈响平

又是似火的七月,又是炎热的夏日, 又是犁耙水响的日子。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红红的太阳像火球一样,高高的悬挂在天空。站在空调房的窗前,望着远处被太阳烘烤的地面,正在冒着滚烫滚烫缕缕蒸烟。花草树木都无精打采,垂下了头。不禁让我又想起许多年前的“双抢”日子。这样的日子或许不再重复,但值得记住。

“双抢”是家乡鄂东一带富有地域性的一个名词,意思是水稻种植季节的“抢收、抢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种植水稻分为春秋两季,春夏不插“五·一秧”,夏秋不插“八·一秧”。前后半月左右,一般在七月早稻收割后,必须在立秋之前抢收完早季稻,抢插上二季稻秧苗,晚了会减少收成,甚至绝收,所以叫做“双抢”。

天刚微微亮,阳光如一层薄纱朦朦胧胧,若有若无,仿佛还是那无声的、恬静的夜晚。大人们叫醒还在酣睡的孩童。小孩们揉着尚未睁开的眼睛,极不情愿地下床、穿衣,然后拿着农具与大人们一起来到田间。此时,稻子已经成熟,空气里弥散着稻香。清新的空气里夹杂着泥土、青草、野花的芬芳。田埂上的小草,沾满剔透的露珠,赤脚从草间走过,露珠不时滴落在脚背之上,顿时一股沁心的凉意从脚底升起,让人有种轻松的快意。临近中午,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河里的水烫手,地里的土冒烟。路旁的荒草丛几乎要燃烧起来,空气中弥漫的热浪,让人喘不过气来。没有一丝风,河岸边的柳树低垂着头。而村村畈畈都是农人们忙碌的身影。

成片的稻子齐刷刷地挺立在田间,历经绿油油生长之后,稻子此时变得金黄金黄。可稻子的使命不是妆扮自然,而是滋养生命。因为与生命紧密相关,每当看到那一株株饱满成熟的稻穗的时候,我们的心里总是充满着一种喜悦,这种喜悦是城里人所无法言喻的。成熟的稻子总是弯着腰,低着头,躬着背,就好像是一位成功者的谦虚,将田园勾画出一幅又一幅美得动人、色彩斑斓的图画,让人心旷神怡。尤其是清风徐来,轻抚稻谷的时候,只见那一片片稻穗时而低头,时而扬起,波浪层层,此起彼伏,感觉大地是在进行有节奏的呼吸,又仿佛觉得是稻穗与稻穗间的细语。

晨起割稻,是为了规避夏天的毒日。还只有十几岁的我们跟随着大人们,手持一把铮亮的镰刀,顺着金黄的田园一字排开,右手拿镰,左手握稻,按照水稻倒伏的方向,将稻杆割断。一刀连着一刀,速度由慢到快,有的快手如同收割机一样,一排排成熟的稻子随着收割者的进度,成片成片地向后倒伏,整片金黄的稻穗在镰刀“嚓嚓”的磨擦声中显露出一块块齐脚背深的稻桩。割在兴奋处,人们挥手如风、快如闪电。这时年青的细哥们就会发出“呦嗬嗬、呦嗬嗬”的吼声。顿时,田畈的上空回响着这带尚古的声音,向着四周飘荡,挥汗如雨的人们,精神也为之变得轻松了许多,随之而来的是欢声笑语。

稻子割完,紧接着就是抱谷、捆草头,这样不算太重的活儿大多是妇女、儿童事情。那时还年少的我就喜欢抱谷,活儿轻松,也不复杂。就是弯下腰、将割倒的谷穗抱起,然后将那一抱谷穗交给捆稻子的人。干这种活儿往往是三五人一组,一人捆、三四人抱,一二亩田间的谷穗个把小时就能完成。

捆好的谷穗放在田埂上,这个时候就是男劳动力大显身手的地方。他们拿着两头尖尖的冲担,走到田埂上,先将冲担的一头杀进一捆谷穗的中间,紧接着尧起一头,将冲担的另一边又杀进一另捆谷穗,两边正好平衡,双手用力一抬就顺上肩。大力气的人并不费什么劲,但气力小的人有时使上吃奶的力气也上不了肩,这就需要掌握了一些技巧,采取一边一边的上,才能担起了那份沉甸的担子。

谷穗挑到稻场,就要脱粒。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生产队基本上都用脱谷机脱谷。也是我们喜欢的一项劳动。由于白天抢收抢种,脱谷一般是安排在晚上进行。无论男女,还是半大劳动力,都要排上半夜班和下半夜班。我们那时候图的是新鲜,也不觉得多累,只是觉得好玩。最让人感到快意的是,有宵夜吃,我们老家叫做“过倒夜”。宵夜的食物一般是糖糯米饭,甜润清香。夏日深夜,人静机停,凉风习习,端着那碗糯米饭,随地坐在星光下,田沟里的水,潺潺的流着。近村的绿树,都笼在湿烟里。弓儿似的新月,挂在树梢。村里男女、大小伙子、年轻姑娘,新进门的媳妇儿,吃着说着很是惬意。至今想起来,仍然觉得那样劳动之夜,是如此美好。

为了提高劳动效率,抢收与抢种往往是穿插进行,一般是抢收先完成,紧接着就是抢种。而抢种的第一步就是扯秧。为了抢时间和保持秧苗鲜活,扯秧的时间常常也是在晚上。人们坐在一个丁字型的小板凳上,弯着腰,两手将秧苗一小把一小把的连根拔起,然后熟练地用一根稻草打个活结,捆扎成一束一束,放在身后。那“秧把”就像是一排排列阵的士兵,等待着将军们挑选。

此时,男劳动力们经过犁、耙、抄、整,已将水田整理得平平整整,田面如镜,横直成行,就待秧苗下种。

第二天一大早,挑秧的人们会来到秧苗田,将其一把一把地放入箢篼,挑至秧田,散在田间。插秧大多是妇女们的事情,此时是发挥妇女半边天作用的时候了。匆匆吃过早饭的妇女们,半大的少男少女们,来到水汪汪的田里,一字排开,拿起秧苗,解开腰草,弯下腰来,双手下垂,左手往右手分好秧苗,右手迅速将秧苗插入泥里,左右配合,动作熟练,秧苗成行,水平呈线,如同音乐家在谱写一曲播种的歌谣,欢快而灵动。此时,山间树木上的知了也在声嘶力竭地嘶鸣着,好像是在倾诉着夏日的炎热,亦像是给她们伴奏。尽管她们面朝泥土背向蓝天,太阳照在背后如火烧一样,汗水顺着面部如同雨下,但她们好象无所顾及,心里只一个念头,快速完成,早日收工。

天色渐黛,男人们、女人们,完成了一天的劳作,携带着劳动工具,来到池塘边上,有的洗脚,洗农具,有的牵牛喝水,还有的赤身裸体地在池塘中翻滚。他们追逐打闹,肆意嬉笑。有的还在水中表演游泳动作,一会儿肚皮朝上,一会儿裸背朝天。一天的劳累在此时得以彻底清洗、倾泄,伴之而来的是一身的轻松、畅快。

千百年来,布谷催播,劳燕护耕,黄阡紫陌之上,农人们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地,把古老的土地犁开一条条垅沟,整理成平整如方砖的秧圃,撒下稻谷的种子。一轮又一轮,一季又一季,秧圃上的种子发芽,变青,不断地改变着颜色,逐渐变成淡黄色、浅黄色、金黄色……。历经风雨,青苗变成了稻穗,亘古不变。

时光荏苒,世事变迁,回不去的岁月,忘不了的“双抢”!“双抢”这个词早已化成一种情愫融入骨髓,镌刻我的心灵深处。这种重体力的“双抢”,虽然曾让我有过心悸与惧怕,但也让我产生一种敬畏,它的艰辛与苦涩,给了我人生的隐忍、坚强与无畏。写到这里,我的耳边又在想起: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犁耙水响忆双抢

2018-07-06 00-00-00

又是似火的七月,又是炎热的夏日, 又是犁耙水响的日子。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红红的太阳像火球一样,高高的悬挂在天空。站在空调房的窗前,望着远处被太阳烘烤的地面,正在冒着滚烫滚烫缕缕蒸烟。花草树木都无精打采,垂下了头。不禁让我又想起许多年前的“双抢”日子。这样的日子或许不再重复,但值得记住。

“双抢”是家乡鄂东一带富有地域性的一个名词,意思是水稻种植季节的“抢收、抢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种植水稻分为春秋两季,春夏不插“五·一秧”,夏秋不插“八·一秧”。前后半月左右,一般在七月早稻收割后,必须在立秋之前抢收完早季稻,抢插上二季稻秧苗,晚了会减少收成,甚至绝收,所以叫做“双抢”。

天刚微微亮,阳光如一层薄纱朦朦胧胧,若有若无,仿佛还是那无声的、恬静的夜晚。大人们叫醒还在酣睡的孩童。小孩们揉着尚未睁开的眼睛,极不情愿地下床、穿衣,然后拿着农具与大人们一起来到田间。此时,稻子已经成熟,空气里弥散着稻香。清新的空气里夹杂着泥土、青草、野花的芬芳。田埂上的小草,沾满剔透的露珠,赤脚从草间走过,露珠不时滴落在脚背之上,顿时一股沁心的凉意从脚底升起,让人有种轻松的快意。临近中午,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河里的水烫手,地里的土冒烟。路旁的荒草丛几乎要燃烧起来,空气中弥漫的热浪,让人喘不过气来。没有一丝风,河岸边的柳树低垂着头。而村村畈畈都是农人们忙碌的身影。

成片的稻子齐刷刷地挺立在田间,历经绿油油生长之后,稻子此时变得金黄金黄。可稻子的使命不是妆扮自然,而是滋养生命。因为与生命紧密相关,每当看到那一株株饱满成熟的稻穗的时候,我们的心里总是充满着一种喜悦,这种喜悦是城里人所无法言喻的。成熟的稻子总是弯着腰,低着头,躬着背,就好像是一位成功者的谦虚,将田园勾画出一幅又一幅美得动人、色彩斑斓的图画,让人心旷神怡。尤其是清风徐来,轻抚稻谷的时候,只见那一片片稻穗时而低头,时而扬起,波浪层层,此起彼伏,感觉大地是在进行有节奏的呼吸,又仿佛觉得是稻穗与稻穗间的细语。

晨起割稻,是为了规避夏天的毒日。还只有十几岁的我们跟随着大人们,手持一把铮亮的镰刀,顺着金黄的田园一字排开,右手拿镰,左手握稻,按照水稻倒伏的方向,将稻杆割断。一刀连着一刀,速度由慢到快,有的快手如同收割机一样,一排排成熟的稻子随着收割者的进度,成片成片地向后倒伏,整片金黄的稻穗在镰刀“嚓嚓”的磨擦声中显露出一块块齐脚背深的稻桩。割在兴奋处,人们挥手如风、快如闪电。这时年青的细哥们就会发出“呦嗬嗬、呦嗬嗬”的吼声。顿时,田畈的上空回响着这带尚古的声音,向着四周飘荡,挥汗如雨的人们,精神也为之变得轻松了许多,随之而来的是欢声笑语。

稻子割完,紧接着就是抱谷、捆草头,这样不算太重的活儿大多是妇女、儿童事情。那时还年少的我就喜欢抱谷,活儿轻松,也不复杂。就是弯下腰、将割倒的谷穗抱起,然后将那一抱谷穗交给捆稻子的人。干这种活儿往往是三五人一组,一人捆、三四人抱,一二亩田间的谷穗个把小时就能完成。

捆好的谷穗放在田埂上,这个时候就是男劳动力大显身手的地方。他们拿着两头尖尖的冲担,走到田埂上,先将冲担的一头杀进一捆谷穗的中间,紧接着尧起一头,将冲担的另一边又杀进一另捆谷穗,两边正好平衡,双手用力一抬就顺上肩。大力气的人并不费什么劲,但气力小的人有时使上吃奶的力气也上不了肩,这就需要掌握了一些技巧,采取一边一边的上,才能担起了那份沉甸的担子。

谷穗挑到稻场,就要脱粒。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生产队基本上都用脱谷机脱谷。也是我们喜欢的一项劳动。由于白天抢收抢种,脱谷一般是安排在晚上进行。无论男女,还是半大劳动力,都要排上半夜班和下半夜班。我们那时候图的是新鲜,也不觉得多累,只是觉得好玩。最让人感到快意的是,有宵夜吃,我们老家叫做“过倒夜”。宵夜的食物一般是糖糯米饭,甜润清香。夏日深夜,人静机停,凉风习习,端着那碗糯米饭,随地坐在星光下,田沟里的水,潺潺的流着。近村的绿树,都笼在湿烟里。弓儿似的新月,挂在树梢。村里男女、大小伙子、年轻姑娘,新进门的媳妇儿,吃着说着很是惬意。至今想起来,仍然觉得那样劳动之夜,是如此美好。

为了提高劳动效率,抢收与抢种往往是穿插进行,一般是抢收先完成,紧接着就是抢种。而抢种的第一步就是扯秧。为了抢时间和保持秧苗鲜活,扯秧的时间常常也是在晚上。人们坐在一个丁字型的小板凳上,弯着腰,两手将秧苗一小把一小把的连根拔起,然后熟练地用一根稻草打个活结,捆扎成一束一束,放在身后。那“秧把”就像是一排排列阵的士兵,等待着将军们挑选。

此时,男劳动力们经过犁、耙、抄、整,已将水田整理得平平整整,田面如镜,横直成行,就待秧苗下种。

第二天一大早,挑秧的人们会来到秧苗田,将其一把一把地放入箢篼,挑至秧田,散在田间。插秧大多是妇女们的事情,此时是发挥妇女半边天作用的时候了。匆匆吃过早饭的妇女们,半大的少男少女们,来到水汪汪的田里,一字排开,拿起秧苗,解开腰草,弯下腰来,双手下垂,左手往右手分好秧苗,右手迅速将秧苗插入泥里,左右配合,动作熟练,秧苗成行,水平呈线,如同音乐家在谱写一曲播种的歌谣,欢快而灵动。此时,山间树木上的知了也在声嘶力竭地嘶鸣着,好像是在倾诉着夏日的炎热,亦像是给她们伴奏。尽管她们面朝泥土背向蓝天,太阳照在背后如火烧一样,汗水顺着面部如同雨下,但她们好象无所顾及,心里只一个念头,快速完成,早日收工。

天色渐黛,男人们、女人们,完成了一天的劳作,携带着劳动工具,来到池塘边上,有的洗脚,洗农具,有的牵牛喝水,还有的赤身裸体地在池塘中翻滚。他们追逐打闹,肆意嬉笑。有的还在水中表演游泳动作,一会儿肚皮朝上,一会儿裸背朝天。一天的劳累在此时得以彻底清洗、倾泄,伴之而来的是一身的轻松、畅快。

千百年来,布谷催播,劳燕护耕,黄阡紫陌之上,农人们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地,把古老的土地犁开一条条垅沟,整理成平整如方砖的秧圃,撒下稻谷的种子。一轮又一轮,一季又一季,秧圃上的种子发芽,变青,不断地改变着颜色,逐渐变成淡黄色、浅黄色、金黄色……。历经风雨,青苗变成了稻穗,亘古不变。

时光荏苒,世事变迁,回不去的岁月,忘不了的“双抢”!“双抢”这个词早已化成一种情愫融入骨髓,镌刻我的心灵深处。这种重体力的“双抢”,虽然曾让我有过心悸与惧怕,但也让我产生一种敬畏,它的艰辛与苦涩,给了我人生的隐忍、坚强与无畏。写到这里,我的耳边又在想起: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