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东街记忆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8-16    作者:聂援朝

 

哦!古塔。阳光下金色塔顶熠熠生辉。

     古塔左侧,是一个巷口,走进去,窄窄的街巷,矮矮的屋檐,熟悉的东街景象,唤起我久远的记忆……

    只是,这街面,已不再是麻石条铺就,取而代之的是水泥路面;只是,这房屋,已不全是青砖黛瓦的旧日民居,换上混凝土框架结构新式小楼,红砖彩瓦,还有不锈钢,铝合金;一层、二层,五层、六层。街道的宽窄和走向没有变,变的是房屋建筑样式、格调,还有……街上人们的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

    时光,是时光改变了这一切。只有方向而没有起点和终点的时光,怎么可以改变这一切呢?

             

  

童稚时光,我在东街住过,从幼儿园一直到小学一年级。清晨从梦中醒来,听到的第一声,不是雄鸡啼唱,而是各种各样的叫卖声:“豇豆、茄得、辣乎椒,刚摘的哦。”、“清汤饺儿面”、“新鲜鸡蛋,五分钱一个”。  

街面上的麻石条,坑洼不平,石条上的凹痕,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清晨,街道两旁密密麻麻地摆满提篮、箩担、菜蔸,卖菜的、卖油面的、卖肉的、卖鸡蛋的、卖各种生活用品的挤满街道两旁。不时有鸡公车(独轮车)辚辚轧过,留下一串“吱呀,吱呀”声,推车的汉子脚穿草鞋,每行进一步,小腿肚上的青筋总要鼓爆一下,很有力道的感觉。  

雨天,街上的石条经雨水冲刷后一片清亮,不远处,有人穿着木屐出门,“咔嗒,咔嗒”,木屐的铁齿敲击街面,清脆的声音传出很远,很远……    

白生生的中间一坨红、圆圆鼓鼓的米粑,丝丝清甜软糯的滋味,总在嘴里泛起;一碗鲜亮的清汤,漂浮着点点葱花,面皮里隐约透出鲜肉的粉红,香气四溢,最能勾起肚子里的馋虫。小孩子总是好吃的,因而对小街美食记忆深刻。   

“当啷,当啷,敲板糖哦……”手里摇着一串铁片的小贩,挑着箩担,吆喝着走街串巷。叫卖声对小孩们具有很大的诱惑,我们纷纷拿出四处收集来的牙膏皮、废纸壳、废塑料等,涌向小贩敲取大小不等的板糖,放到嘴里吃起来,任糖稀涂得满手满脸。  

“鸡毛换灯草”, 那是在物资匮乏时期最屑小的生意。用山里产的灯芯草(一种藤状植物的干芯)换取居民家的鸡毛,然后拿到供销社换钱。现在的孩子们绝然想不到,世上还会有这样微小的生意。以至于后来,我们嘲弄某人太吝啬、小里小气的时候,就说:你真是鸡毛换灯草!  

最忆是夏日,傍晚,本不宽的街道两旁,排列着一长溜竹榻,细家公摇着硕大的蒲扇,“呼哧、呼哧”地扇着,还总要我给他宽阔的后背抓痒。不一会儿手就酸了,小孩子天性好动,一下子溜到附近不远处的天后宫里,里面黑黢黢的,恍然间像是看到一个黑影向我走来,吓得我赶紧地跑回来了,惊魂不定,气喘吁吁,细家公忙问:“么呢吔,么呢吔?”其实并没有什么,小孩子嘛,黑地里忽来一阵惊恐,也很正常。  

               二  

曾经随父母到西藏十多年,再回东街已是八十年代,邻家小妹已然长成娉娉婷婷的大姑娘,红着脸走过来,羞怯地说:“远哥,你好!”斯时她待业在家,总缠着我讲西藏的故事。前不久在滨河公园碰到她,开着轿车带孙女兜风呢,哦,她现在是一家服装公司的老总。人生曲线从来没有两条是重合的。时代,机遇,潮流,当然还需要个人的一点点天赋和锲而不舍的努力。  

麻石条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泥土路,雨天一脚泥,晴天一身灰。但是这依然不能影响东街的热闹,那时刚刚开始改革开放,街上每天都是熙熙攘攘,川流不息。卖农副产品的,卖流行服装的,卖电子表的,卖牛仔裤的,记得是电视剧《霍元甲》热播,东街口有个人,将其中的主题歌的曲谱和歌词,拿到县印刷厂印成厚厚的一沓歌单。在大街上,一边用录音机播放着:“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一边卖歌单,几天内就赚了一千多块钱,这在当时堪称是一笔巨款了。改革开放,商品交换由计划供给到自由流通,当时能看到市场商机的人几乎都成了万元户。  

也曾看见过这样有趣的场景:两个妇女,卖鸡和买鸡,为五块五还是五块钱讨价还价争执不已。“唉,我伢当兵去新疆,意处思鬼冷,想卖只鸡凑哈买条绒裤。”,“么呢?嗯送伢当兵啊!我也是送伢去当兵,买鸡补下身体”。俩人咵了一大界当兵的话题,末了,买鸡的将手中的八块钱一回哈塞到卖鸡的手里,连声说:“就斗个,就斗个,冇思找得。”看看,人与人沟通有时其实很简单!  

老东街很老,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朝,据《黄梅县志》记载:修筑黄梅县城(土城)是明成化二年(1466)。城墙,月桥,六门四路由此定形。五、六百年间,风云变幻,沧海桑田,南街、西街和北街陆续拓宽和改道;然而,东街的整体布局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与外面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相比,这里的民居尤其显得建筑样式丰富多彩。有清末青砖黛瓦的老式列架屋,有修建于解放初期的简易平房,有改革开放始兴时的式样呆板的二层小楼,也有款型新颖、装修豪华的别致小洋楼。  

窄窄的街道,人群熙熙攘攘,几乎看不到小车进出。也有外地的司机不知内情,贸然将车开进东街,总要费尽许多周折,掉头将车慢慢开出去。说它是街,倒不如说是巷子来的贴切。因其宽不过丈余,然而,厚重的传统历史文化、浓郁的物产交流气息,长久地在这里流动、融合,街道虽然窄小,却挡不住这里的人气旺盛,一直以来,东街都是我们这个鄂东小县城最热闹的地方。  

                       三

  岁月的长河时而湍急,时而平缓,总绽放一些时代的浪花;历史的岚雾飘忽弥漫,时而朦胧,时而清晰,总飘过一些耀眼的光亮。

    黄梅深厚的文化底蕴,也给东街留下深深的印记。  

古塔的一侧,曾经有一座著名的建筑,对!那是黄梅历史上第一座黄梅戏剧院。最初的黄梅新生采茶戏剧团(后更名黄梅戏剧团)是1955年自发修建的简易剧场,逐年改建扩建成为正规剧场。全县的戏迷们都以能到县剧院来看一场黄梅戏而自豪。几毛钱一张戏票,再花一毛钱买包瓜子,坐在剧场里磕着瓜子,看着戏文,多么惬意啊!

      小孩子一般都逃票站在乐池边看戏,记得六十年代看的是《江姐》、《万水千山》等。一直到七十年代末,我回黄梅休假看过《十五贯》、《刘三姐》、《洪湖赤卫队》等经典剧目。仿佛唱戏的地方总有戏神在流连,现在的古塔小游园,仍然是戏迷的天下。每天日过正午,总有大批的戏迷在这里集聚,咿咿呀呀,咚咚锵锵,唱的神采飞扬,看的全神贯注,不时地还有婆婆爹爹上前去,献上一束花,说上几句俏皮话,引得在场观众们哈哈大笑。  

百年名校黄梅一中,一直都是全县的最高学府,为各类大学输送的学生更是高达六万人之多。而从1949年全国解放,摆脱战乱走向和平。黄梅一中就一直定址在东街,历时53年,直到2002年因扩大建校规模才搬迁新址。

    19782月,我休假回黄梅住在东街亲戚家,这里离黄梅一中大门仅三、四十米远。适逢国家恢复高考第二年,一中宣传栏里,有恢复高考第一年的新生录取名单,有1978年的高考信息;有补习班的老师姓名和课程安排,再看那时的收费,不过三、五块钱,仅仅是些水电杂费而已,农村贫困学生全免,不似现在动辄收费数千元。还有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首批招录15名新生介绍,一名叫宁铂的十四岁少年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写在宣传栏上的毛笔字是颇具魏风宋骨的楷体,圆润而工整。后来打听到:这是一中教师、书法家岳士杰所书。那会儿文革刚结束,头脑里还没有书法家的概念,只知道,字写的好,确实好。许多年以后,才知道书法是一门独立的华夏民族的艺术瑰宝,是老祖宗留下的文字书写的艺术宝藏,是全世界唯一的象形方块字书写艺术。

    掩映在一片法国梧桐树林里的一中图书馆,片片落叶显出几分落寞、几分寂静。透过岁月的烟云,我似乎看见它曾经的辉煌。梅家新屋,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大革命时期,这里曾经是中共黄梅县委机关所在地。斯时,共产主义的幽灵刚刚在东方中国古老大地上蔓延徘徊。中共黄梅县委领导的农民运动在黄梅风起云涌,曾一度有鄂东小莫斯科之称。  

而这个梅家新屋的主人,就是我党早期活动家,有统战专家之称的梅龚彬。梅龚彬(1901-1975),原名电龙,黄梅县黄梅镇人。1924年回黄梅同王一飞、李子芬、熊映楚等发起组织少年黄梅学会。1934年,梅龚彬推动李济深、陈倍枢组建中国民族革命同盟。 1948年,在香港与李济深、何香凝、陈枢、蔡廷锴组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是民革《成立宣言》的起草人。建国后,历任全国政协第一、二、三届代表、委员、副秘书长;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常委;民革中央委员、常委、秘书长等职务。197581日,因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迫害,含冤辞世;1980年,中共中央为其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四  

时间在不经意间流过,重复的情景很容易使我们忽略眼前的街道。一晃人生过了大半,偶尔仔细打量身边的这条老东街,平整的水泥路,两旁的房屋仍似建筑博览会那样新旧不一、式样繁杂。然而,挥散不去的人气聚集,始终笼罩在老东街那逼仄的空间里。  

凌晨三、四点,就有人开着摩托小三轮、推着板车拉着蔬菜到街上抢占摊位。天色微亮时辰,街上人们已是摩肩接踵,穿梭往来了。鸡鸭鱼肉,蔬菜水果,间或还有推销电子琴的、老花眼镜的,服装鞋帽的、民族药材的,化妆用品、洗涤剂等,不时还有散各超市打折降价、房地产促销宣传单的女子往人们手里塞着传单。  

外面的世界高楼林立,街道平整宽敞。人来车往,一派繁荣景象。大型的商业城,豪华小区比比皆是。可是,老东街依然保留着它的窄小和幽深。已然成了老旧城区,可还是抹不去它的人声鼎沸。还是熙熙攘攘地照样有许多的人,从县城的四面八方赶到这里来买菜,溜达。  

时光,是时光改变这一切的吗?不是,改变这一切的是在时光之下辛勤劳作的人们!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东街记忆

2018-08-16 00-00-00

 

哦!古塔。阳光下金色塔顶熠熠生辉。

     古塔左侧,是一个巷口,走进去,窄窄的街巷,矮矮的屋檐,熟悉的东街景象,唤起我久远的记忆……

    只是,这街面,已不再是麻石条铺就,取而代之的是水泥路面;只是,这房屋,已不全是青砖黛瓦的旧日民居,换上混凝土框架结构新式小楼,红砖彩瓦,还有不锈钢,铝合金;一层、二层,五层、六层。街道的宽窄和走向没有变,变的是房屋建筑样式、格调,还有……街上人们的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

    时光,是时光改变了这一切。只有方向而没有起点和终点的时光,怎么可以改变这一切呢?

             

  

童稚时光,我在东街住过,从幼儿园一直到小学一年级。清晨从梦中醒来,听到的第一声,不是雄鸡啼唱,而是各种各样的叫卖声:“豇豆、茄得、辣乎椒,刚摘的哦。”、“清汤饺儿面”、“新鲜鸡蛋,五分钱一个”。  

街面上的麻石条,坑洼不平,石条上的凹痕,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清晨,街道两旁密密麻麻地摆满提篮、箩担、菜蔸,卖菜的、卖油面的、卖肉的、卖鸡蛋的、卖各种生活用品的挤满街道两旁。不时有鸡公车(独轮车)辚辚轧过,留下一串“吱呀,吱呀”声,推车的汉子脚穿草鞋,每行进一步,小腿肚上的青筋总要鼓爆一下,很有力道的感觉。  

雨天,街上的石条经雨水冲刷后一片清亮,不远处,有人穿着木屐出门,“咔嗒,咔嗒”,木屐的铁齿敲击街面,清脆的声音传出很远,很远……    

白生生的中间一坨红、圆圆鼓鼓的米粑,丝丝清甜软糯的滋味,总在嘴里泛起;一碗鲜亮的清汤,漂浮着点点葱花,面皮里隐约透出鲜肉的粉红,香气四溢,最能勾起肚子里的馋虫。小孩子总是好吃的,因而对小街美食记忆深刻。   

“当啷,当啷,敲板糖哦……”手里摇着一串铁片的小贩,挑着箩担,吆喝着走街串巷。叫卖声对小孩们具有很大的诱惑,我们纷纷拿出四处收集来的牙膏皮、废纸壳、废塑料等,涌向小贩敲取大小不等的板糖,放到嘴里吃起来,任糖稀涂得满手满脸。  

“鸡毛换灯草”, 那是在物资匮乏时期最屑小的生意。用山里产的灯芯草(一种藤状植物的干芯)换取居民家的鸡毛,然后拿到供销社换钱。现在的孩子们绝然想不到,世上还会有这样微小的生意。以至于后来,我们嘲弄某人太吝啬、小里小气的时候,就说:你真是鸡毛换灯草!  

最忆是夏日,傍晚,本不宽的街道两旁,排列着一长溜竹榻,细家公摇着硕大的蒲扇,“呼哧、呼哧”地扇着,还总要我给他宽阔的后背抓痒。不一会儿手就酸了,小孩子天性好动,一下子溜到附近不远处的天后宫里,里面黑黢黢的,恍然间像是看到一个黑影向我走来,吓得我赶紧地跑回来了,惊魂不定,气喘吁吁,细家公忙问:“么呢吔,么呢吔?”其实并没有什么,小孩子嘛,黑地里忽来一阵惊恐,也很正常。  

               二  

曾经随父母到西藏十多年,再回东街已是八十年代,邻家小妹已然长成娉娉婷婷的大姑娘,红着脸走过来,羞怯地说:“远哥,你好!”斯时她待业在家,总缠着我讲西藏的故事。前不久在滨河公园碰到她,开着轿车带孙女兜风呢,哦,她现在是一家服装公司的老总。人生曲线从来没有两条是重合的。时代,机遇,潮流,当然还需要个人的一点点天赋和锲而不舍的努力。  

麻石条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泥土路,雨天一脚泥,晴天一身灰。但是这依然不能影响东街的热闹,那时刚刚开始改革开放,街上每天都是熙熙攘攘,川流不息。卖农副产品的,卖流行服装的,卖电子表的,卖牛仔裤的,记得是电视剧《霍元甲》热播,东街口有个人,将其中的主题歌的曲谱和歌词,拿到县印刷厂印成厚厚的一沓歌单。在大街上,一边用录音机播放着:“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一边卖歌单,几天内就赚了一千多块钱,这在当时堪称是一笔巨款了。改革开放,商品交换由计划供给到自由流通,当时能看到市场商机的人几乎都成了万元户。  

也曾看见过这样有趣的场景:两个妇女,卖鸡和买鸡,为五块五还是五块钱讨价还价争执不已。“唉,我伢当兵去新疆,意处思鬼冷,想卖只鸡凑哈买条绒裤。”,“么呢?嗯送伢当兵啊!我也是送伢去当兵,买鸡补下身体”。俩人咵了一大界当兵的话题,末了,买鸡的将手中的八块钱一回哈塞到卖鸡的手里,连声说:“就斗个,就斗个,冇思找得。”看看,人与人沟通有时其实很简单!  

老东街很老,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朝,据《黄梅县志》记载:修筑黄梅县城(土城)是明成化二年(1466)。城墙,月桥,六门四路由此定形。五、六百年间,风云变幻,沧海桑田,南街、西街和北街陆续拓宽和改道;然而,东街的整体布局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与外面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相比,这里的民居尤其显得建筑样式丰富多彩。有清末青砖黛瓦的老式列架屋,有修建于解放初期的简易平房,有改革开放始兴时的式样呆板的二层小楼,也有款型新颖、装修豪华的别致小洋楼。  

窄窄的街道,人群熙熙攘攘,几乎看不到小车进出。也有外地的司机不知内情,贸然将车开进东街,总要费尽许多周折,掉头将车慢慢开出去。说它是街,倒不如说是巷子来的贴切。因其宽不过丈余,然而,厚重的传统历史文化、浓郁的物产交流气息,长久地在这里流动、融合,街道虽然窄小,却挡不住这里的人气旺盛,一直以来,东街都是我们这个鄂东小县城最热闹的地方。  

                       三

  岁月的长河时而湍急,时而平缓,总绽放一些时代的浪花;历史的岚雾飘忽弥漫,时而朦胧,时而清晰,总飘过一些耀眼的光亮。

    黄梅深厚的文化底蕴,也给东街留下深深的印记。  

古塔的一侧,曾经有一座著名的建筑,对!那是黄梅历史上第一座黄梅戏剧院。最初的黄梅新生采茶戏剧团(后更名黄梅戏剧团)是1955年自发修建的简易剧场,逐年改建扩建成为正规剧场。全县的戏迷们都以能到县剧院来看一场黄梅戏而自豪。几毛钱一张戏票,再花一毛钱买包瓜子,坐在剧场里磕着瓜子,看着戏文,多么惬意啊!

      小孩子一般都逃票站在乐池边看戏,记得六十年代看的是《江姐》、《万水千山》等。一直到七十年代末,我回黄梅休假看过《十五贯》、《刘三姐》、《洪湖赤卫队》等经典剧目。仿佛唱戏的地方总有戏神在流连,现在的古塔小游园,仍然是戏迷的天下。每天日过正午,总有大批的戏迷在这里集聚,咿咿呀呀,咚咚锵锵,唱的神采飞扬,看的全神贯注,不时地还有婆婆爹爹上前去,献上一束花,说上几句俏皮话,引得在场观众们哈哈大笑。  

百年名校黄梅一中,一直都是全县的最高学府,为各类大学输送的学生更是高达六万人之多。而从1949年全国解放,摆脱战乱走向和平。黄梅一中就一直定址在东街,历时53年,直到2002年因扩大建校规模才搬迁新址。

    19782月,我休假回黄梅住在东街亲戚家,这里离黄梅一中大门仅三、四十米远。适逢国家恢复高考第二年,一中宣传栏里,有恢复高考第一年的新生录取名单,有1978年的高考信息;有补习班的老师姓名和课程安排,再看那时的收费,不过三、五块钱,仅仅是些水电杂费而已,农村贫困学生全免,不似现在动辄收费数千元。还有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首批招录15名新生介绍,一名叫宁铂的十四岁少年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写在宣传栏上的毛笔字是颇具魏风宋骨的楷体,圆润而工整。后来打听到:这是一中教师、书法家岳士杰所书。那会儿文革刚结束,头脑里还没有书法家的概念,只知道,字写的好,确实好。许多年以后,才知道书法是一门独立的华夏民族的艺术瑰宝,是老祖宗留下的文字书写的艺术宝藏,是全世界唯一的象形方块字书写艺术。

    掩映在一片法国梧桐树林里的一中图书馆,片片落叶显出几分落寞、几分寂静。透过岁月的烟云,我似乎看见它曾经的辉煌。梅家新屋,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大革命时期,这里曾经是中共黄梅县委机关所在地。斯时,共产主义的幽灵刚刚在东方中国古老大地上蔓延徘徊。中共黄梅县委领导的农民运动在黄梅风起云涌,曾一度有鄂东小莫斯科之称。  

而这个梅家新屋的主人,就是我党早期活动家,有统战专家之称的梅龚彬。梅龚彬(1901-1975),原名电龙,黄梅县黄梅镇人。1924年回黄梅同王一飞、李子芬、熊映楚等发起组织少年黄梅学会。1934年,梅龚彬推动李济深、陈倍枢组建中国民族革命同盟。 1948年,在香港与李济深、何香凝、陈枢、蔡廷锴组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是民革《成立宣言》的起草人。建国后,历任全国政协第一、二、三届代表、委员、副秘书长;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常委;民革中央委员、常委、秘书长等职务。197581日,因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迫害,含冤辞世;1980年,中共中央为其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四  

时间在不经意间流过,重复的情景很容易使我们忽略眼前的街道。一晃人生过了大半,偶尔仔细打量身边的这条老东街,平整的水泥路,两旁的房屋仍似建筑博览会那样新旧不一、式样繁杂。然而,挥散不去的人气聚集,始终笼罩在老东街那逼仄的空间里。  

凌晨三、四点,就有人开着摩托小三轮、推着板车拉着蔬菜到街上抢占摊位。天色微亮时辰,街上人们已是摩肩接踵,穿梭往来了。鸡鸭鱼肉,蔬菜水果,间或还有推销电子琴的、老花眼镜的,服装鞋帽的、民族药材的,化妆用品、洗涤剂等,不时还有散各超市打折降价、房地产促销宣传单的女子往人们手里塞着传单。  

外面的世界高楼林立,街道平整宽敞。人来车往,一派繁荣景象。大型的商业城,豪华小区比比皆是。可是,老东街依然保留着它的窄小和幽深。已然成了老旧城区,可还是抹不去它的人声鼎沸。还是熙熙攘攘地照样有许多的人,从县城的四面八方赶到这里来买菜,溜达。  

时光,是时光改变这一切的吗?不是,改变这一切的是在时光之下辛勤劳作的人们!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