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诗的鹿门山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9-02    作者:孙 俊

       鹿门山原名苏岭山,在襄阳城东南约15公里处,东临汉江,与岘山隔江相望,为国家级森林公园和著名旅游景点。因唐代著名田园派诗人孟浩然、晚唐诗人皮日休相继在此隐居而闻名遐迩。  

       仲夏时节,我们再次前往鹿门山朝圣。在巍峨的鹿门山牌坊前驻足片刻,直达景区腹地。举目四望天高云淡,山势嵯峨,怪石嶙峋,郁郁葱葱,五大名峰延绵起伏,人文史迹星罗棋布。我们穿越“山门翠微”,沐浴“诗家遗风”,探寻“鹿门隐居”,足踏“沙丘点兵”,遥想“香炉秋红”。虽然不见了阳春的山花烂漫、鸟语花香,秋日的漫山红遍、满目苍翠,冬天的皑皑白雪、清幽宁静,但见绿树成荫、泉水淙淙,真乃山清水秀、如诗似画。  

       鹿门山原来是名人高士的隐居之地。自唐以来,山上建有许多纪念性建筑物,如祠堂、寺庙等。现存“庞公制药洞”、“浩然亭”、“三高祠”及宋、明、清碑刻百余块,记载着鹿门高僧名士的趣闻雅事和鹿门山寺庙的兴废以及时光的变迁。  

       鹿门山不是一般的山,是诗的山。千百年来,多少文人墨客在鹿门山的月光、鹤影下浅唱低吟。鹿门山的松涛、流泉成就了多少诗人。在这儿不仅居住过孟浩然、皮日休、唐朝进士张子容、白云先生王迥,就连李白、杜甫、白居易这些大家也与鹿门山、与孟浩然结下不解之缘。  

    孟浩然史称“孟襄阳”,是地道的襄阳人。《全唐诗》收录孟浩然的诗歌248首,其中描写岘山、鹿门山等有66次。至今,鹿门山还有孟公伞、踏雪寻梅、暴雨诗泉、夜闯鹿门滩等传说。《夜归鹿门歌》写得平常而亲切。一首《春晓》,含蓄清丽、韵味悠长而流传久远、家喻户晓。李白称颂孟浩然“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杜甫还盛赞孟浩然“清诗句句尽堪传”。  

    鹿门山又是一座诗化了的山。孟浩然用诗的神笔,将它描绘得清美如画,也是它哺育了大诗人孟浩然,将众多的文人雅士之思想境界提升到了极至。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在游鹿门不果后,发出了“不踏苏岭石,虚作襄阳行”的感叹。  

    是鹿门山造就了诗人也好,还是诗人诗化了鹿门山也罢,古今中外很少见到过鹿门山寺、鹿门山水和鹿门山人这种天人合一的和谐。白居易在《游襄阳怀孟浩然》诗中说:“秀气结成象,孟氏之文章。今我讽遗文,思人至其乡。”而今,吾辈要像古之圣贤们真正体会这种境界,恐怕得常游鹿门山常访“孟襄阳”才是。  

    鹿门山因诗而闻名天下。孟浩然、皮日休、李杜、白居易、王维等诗人诗圣在这里留下的脍炙人口诗篇,影响着后世一代又一代人。1984年11月,“襄阳孟浩然诗会”在襄阳召开,60多位当代著名诗人,会聚襄阳鹿门,挥毫赋诗,为鹿门诗库增添了新的诗篇。诗人臧克家作诗《忆旧游——为襄阳孟浩然诗会作》:“隆中古庙参诸葛,乡里诗翁拜浩然……” 书法家、诗人吴丈蜀先生在鹿门山吟《七律.登鹿门山》:“暴雨泉尝清水冽,三高祠望密林苍……”还有很多名家佳作精华绝句,无不令人膜拜。  

    我们登临霸王山顶的望江亭,任熏风撩拨着白发和衣衫。极目四望,发现这片层林尽染满目霜天而又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山野,的确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美丽浪漫的地方。禁不住心旌摇曳,思绪万千。不论古今,在诗人的眼睛里,在诗人的世界里,这鹿门山的一棵树,一株草,便是潸然泪下的别离,如:孟浩然《过故人庄》“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一座桥,一叶舟,就是洒脱自在的情致 ,如:皮日休《芳草渡》“日晚无来客,闲船系绿柳”。他们用浓缩的笔刃,雕饰山石的生冷;用细腻的文墨,诠释草木的勃发。在他们的文字里,即使思归的哀情迷茫的愁绪,也都是诗意的和清旷的。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孟浩然《宿建德江》)夕阳西斜,幕合四起,但我们已陶醉在鹿门山的诗情画意里,完全沉浸在诗人风情万种的世界里。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诗的鹿门山

2018-09-02 00-00-00

       鹿门山原名苏岭山,在襄阳城东南约15公里处,东临汉江,与岘山隔江相望,为国家级森林公园和著名旅游景点。因唐代著名田园派诗人孟浩然、晚唐诗人皮日休相继在此隐居而闻名遐迩。  

       仲夏时节,我们再次前往鹿门山朝圣。在巍峨的鹿门山牌坊前驻足片刻,直达景区腹地。举目四望天高云淡,山势嵯峨,怪石嶙峋,郁郁葱葱,五大名峰延绵起伏,人文史迹星罗棋布。我们穿越“山门翠微”,沐浴“诗家遗风”,探寻“鹿门隐居”,足踏“沙丘点兵”,遥想“香炉秋红”。虽然不见了阳春的山花烂漫、鸟语花香,秋日的漫山红遍、满目苍翠,冬天的皑皑白雪、清幽宁静,但见绿树成荫、泉水淙淙,真乃山清水秀、如诗似画。  

       鹿门山原来是名人高士的隐居之地。自唐以来,山上建有许多纪念性建筑物,如祠堂、寺庙等。现存“庞公制药洞”、“浩然亭”、“三高祠”及宋、明、清碑刻百余块,记载着鹿门高僧名士的趣闻雅事和鹿门山寺庙的兴废以及时光的变迁。  

       鹿门山不是一般的山,是诗的山。千百年来,多少文人墨客在鹿门山的月光、鹤影下浅唱低吟。鹿门山的松涛、流泉成就了多少诗人。在这儿不仅居住过孟浩然、皮日休、唐朝进士张子容、白云先生王迥,就连李白、杜甫、白居易这些大家也与鹿门山、与孟浩然结下不解之缘。  

    孟浩然史称“孟襄阳”,是地道的襄阳人。《全唐诗》收录孟浩然的诗歌248首,其中描写岘山、鹿门山等有66次。至今,鹿门山还有孟公伞、踏雪寻梅、暴雨诗泉、夜闯鹿门滩等传说。《夜归鹿门歌》写得平常而亲切。一首《春晓》,含蓄清丽、韵味悠长而流传久远、家喻户晓。李白称颂孟浩然“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杜甫还盛赞孟浩然“清诗句句尽堪传”。  

    鹿门山又是一座诗化了的山。孟浩然用诗的神笔,将它描绘得清美如画,也是它哺育了大诗人孟浩然,将众多的文人雅士之思想境界提升到了极至。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在游鹿门不果后,发出了“不踏苏岭石,虚作襄阳行”的感叹。  

    是鹿门山造就了诗人也好,还是诗人诗化了鹿门山也罢,古今中外很少见到过鹿门山寺、鹿门山水和鹿门山人这种天人合一的和谐。白居易在《游襄阳怀孟浩然》诗中说:“秀气结成象,孟氏之文章。今我讽遗文,思人至其乡。”而今,吾辈要像古之圣贤们真正体会这种境界,恐怕得常游鹿门山常访“孟襄阳”才是。  

    鹿门山因诗而闻名天下。孟浩然、皮日休、李杜、白居易、王维等诗人诗圣在这里留下的脍炙人口诗篇,影响着后世一代又一代人。1984年11月,“襄阳孟浩然诗会”在襄阳召开,60多位当代著名诗人,会聚襄阳鹿门,挥毫赋诗,为鹿门诗库增添了新的诗篇。诗人臧克家作诗《忆旧游——为襄阳孟浩然诗会作》:“隆中古庙参诸葛,乡里诗翁拜浩然……” 书法家、诗人吴丈蜀先生在鹿门山吟《七律.登鹿门山》:“暴雨泉尝清水冽,三高祠望密林苍……”还有很多名家佳作精华绝句,无不令人膜拜。  

    我们登临霸王山顶的望江亭,任熏风撩拨着白发和衣衫。极目四望,发现这片层林尽染满目霜天而又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山野,的确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美丽浪漫的地方。禁不住心旌摇曳,思绪万千。不论古今,在诗人的眼睛里,在诗人的世界里,这鹿门山的一棵树,一株草,便是潸然泪下的别离,如:孟浩然《过故人庄》“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一座桥,一叶舟,就是洒脱自在的情致 ,如:皮日休《芳草渡》“日晚无来客,闲船系绿柳”。他们用浓缩的笔刃,雕饰山石的生冷;用细腻的文墨,诠释草木的勃发。在他们的文字里,即使思归的哀情迷茫的愁绪,也都是诗意的和清旷的。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孟浩然《宿建德江》)夕阳西斜,幕合四起,但我们已陶醉在鹿门山的诗情画意里,完全沉浸在诗人风情万种的世界里。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