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黄酒飘香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9-04    作者: 杨琦珍

  都说我们房县的黄酒好喝,有劲道又好入口,于是就有聪明人到外地做黄酒卖,可是不管怎么做,就是做不出那地地道道的房县黄酒味儿。后来人们就琢磨明白,原来是水的缘故,只有房县的水才能酿出房县的黄酒味儿来。

  且不说南门河,北门河,泉水湾和塘溪沟,就是各乡镇那大大小小的河流,甚至那些沟沟叉叉的小溪里的水都能酿出上好的黄酒来。

  一到九月,糯谷一收上岸,乡亲们就开始做黄酒,几乎是家家户户都参与,比赛看哪家做得好喝。黄酒做的好不好,茶饭好不好,针线好不好,这曾经是我们当地考核家庭主妇是否合格的三大科目。一到过年过节,大家都像酿酒大赛的评委,从东村喝到西村,从这家评到那家,一边喝一边醉醺醺的给媳妇们打分。这种品评促使媳妇们互相交流切磋酿酒技术,有效地促进了酿酒技术的进一步改进、提高,大老爷儿们也就能喝到更好的酒了。

  早些时候,大山里面没有水田,爱酒的乡亲,照样能做出醉人的黄酒,其实,那酒是用包谷米或者包谷糁做的,也有红枣做的,更有甚者,是山里打下来的野杨桃(现在且美其名曰“猕猴桃”)做的。乡亲们就是聪明,没有稻田,也买不到糯米,照样能做出好喝的黄酒,什么东西经他们一倒腾,就能酿出有滋有味还别具一格的黄酒来,喝的人大呼过瘾,连连追问“怎么做出来的”,主人笑而不宣,好像藏着不可外传的秘方。

  黄酒一旦酿好,所有的节日都会在酒香里浑然飘过,在酒缸里沉沉泡过,从春节到元宵,到五月端阳,再到八月中秋,还有那婚丧嫁娶红白喜事,一股脑的扎进了酒缸里,翻滚在酒海里,浸润在酒香里,沉浮在酒气里。劳累了要喝点酒,舒经解乏;苦闷了要喝点儿酒,借酒浇愁;舒心散淡的日子更要喝点儿小酒,可以平添一番趣味。男人要喝酒,喝酒了的男人才更加男人,多了一份粗犷,一份洒脱,一份果敢,一份冲天豪气;女人也要喝酒,例假时喝酒,坐月子时也喝酒,黄酒不仅养人,还可以活血,于是女人越喝越妩媚,越喝越嫣然如花;老人在酒席上似乎更显得威严练达;孩子们也在大人的酒碗里练着小酒胆,露出小酒窝,稚气可爱。

  喝酒不是喝水,要讲规矩的,房县酒好,酒席上的规矩也多,生人要碰杯,表示初相识,熟人也碰杯,表示情更深。同饮,对饮,转杯,换杯,抹角,隔山炮,赶麻雀……道理虽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喝好喝醉。据说很多酒规都是从宫廷传到民间的,因为当年庐陵王李显流放此地,总是担心他老娘武则天会拿酒来毒他,所以想出了许多关于喝酒的招数,现在想想,原来酒里也暗藏着机智哦!更热闹的是划拳,打杠子,猜数字。最有趣的是唱划拳歌,一边喝一边唱,声情并茂,婉转流畅,那种鲜活的尘世味道,真的让人不羡神也不羡仙啊!

  物质匮乏的时代,人们就想出划拳的招儿多喝点儿酒。我的一个老同事给我讲过一个他喝酒的故事,上世纪六十年代,没有酒喝,有一次,俩朋友好不容易弄来了两碗黄酒,咋喝?划拳吧!我的这个同事就一直输呀输,输了就喝酒,把自己的那碗喝完了,又喝朋友的那碗,朋友那碗喝了一大半的时候,实在过意不去,就忍着酒瘾赢了几拳,剩下的部分才被他那朋友喝了。事后他朋友大喊上当,方才明白原来对方输拳就是为了多喝酒呀!现在可不一样了,酒多的是,只怕喝多了,划拳的目的就是为了助酒兴,闹气氛。

  早些年,你如果走到大山里面,还会碰到奇特的酒规。山民待客实诚,为了让客人多喝酒,他们就命令一大群孩子齐扎扎的跪一排,给客人敬酒,不喝不起,客人无可奈何,只好一碗一碗的喝,直喝得翻江倒海,天旋地转,最后不得不拱手讨饶。

  而今,虽然名酒多多,茅台、五粮液、剑南春、伏特加、白兰地、威士忌,还有各种品牌的啤酒,但如果从营养学角度来看,恐怕远不如黄酒。黄酒喝醉了,睡上一觉,万事大吉,头不晕,胃不疼。黄酒就像家里有一小家碧玉,也许不够做派,不够风雅,不够时尚,不一定上得了大台面,但她温润,甜软,纯正,可人,清而不俗,香而不艳。热了,喝一碗,爽心润肺;冷了,温一碗,暖身暖心,就这样体贴入微。不像别的酒,一旦喝醉,像害大病似的,伤脾伤肝,元气大损。不过,你也别小觑黄酒的后劲和威力啊,就像村姑,浑身散发着原始而真实的野性呢!

  千里房县,自有黄酒香飘千里。黄酒飘香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黄酒飘香

2018-09-04 08-48-28

  都说我们房县的黄酒好喝,有劲道又好入口,于是就有聪明人到外地做黄酒卖,可是不管怎么做,就是做不出那地地道道的房县黄酒味儿。后来人们就琢磨明白,原来是水的缘故,只有房县的水才能酿出房县的黄酒味儿来。

  且不说南门河,北门河,泉水湾和塘溪沟,就是各乡镇那大大小小的河流,甚至那些沟沟叉叉的小溪里的水都能酿出上好的黄酒来。

  一到九月,糯谷一收上岸,乡亲们就开始做黄酒,几乎是家家户户都参与,比赛看哪家做得好喝。黄酒做的好不好,茶饭好不好,针线好不好,这曾经是我们当地考核家庭主妇是否合格的三大科目。一到过年过节,大家都像酿酒大赛的评委,从东村喝到西村,从这家评到那家,一边喝一边醉醺醺的给媳妇们打分。这种品评促使媳妇们互相交流切磋酿酒技术,有效地促进了酿酒技术的进一步改进、提高,大老爷儿们也就能喝到更好的酒了。

  早些时候,大山里面没有水田,爱酒的乡亲,照样能做出醉人的黄酒,其实,那酒是用包谷米或者包谷糁做的,也有红枣做的,更有甚者,是山里打下来的野杨桃(现在且美其名曰“猕猴桃”)做的。乡亲们就是聪明,没有稻田,也买不到糯米,照样能做出好喝的黄酒,什么东西经他们一倒腾,就能酿出有滋有味还别具一格的黄酒来,喝的人大呼过瘾,连连追问“怎么做出来的”,主人笑而不宣,好像藏着不可外传的秘方。

  黄酒一旦酿好,所有的节日都会在酒香里浑然飘过,在酒缸里沉沉泡过,从春节到元宵,到五月端阳,再到八月中秋,还有那婚丧嫁娶红白喜事,一股脑的扎进了酒缸里,翻滚在酒海里,浸润在酒香里,沉浮在酒气里。劳累了要喝点酒,舒经解乏;苦闷了要喝点儿酒,借酒浇愁;舒心散淡的日子更要喝点儿小酒,可以平添一番趣味。男人要喝酒,喝酒了的男人才更加男人,多了一份粗犷,一份洒脱,一份果敢,一份冲天豪气;女人也要喝酒,例假时喝酒,坐月子时也喝酒,黄酒不仅养人,还可以活血,于是女人越喝越妩媚,越喝越嫣然如花;老人在酒席上似乎更显得威严练达;孩子们也在大人的酒碗里练着小酒胆,露出小酒窝,稚气可爱。

  喝酒不是喝水,要讲规矩的,房县酒好,酒席上的规矩也多,生人要碰杯,表示初相识,熟人也碰杯,表示情更深。同饮,对饮,转杯,换杯,抹角,隔山炮,赶麻雀……道理虽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喝好喝醉。据说很多酒规都是从宫廷传到民间的,因为当年庐陵王李显流放此地,总是担心他老娘武则天会拿酒来毒他,所以想出了许多关于喝酒的招数,现在想想,原来酒里也暗藏着机智哦!更热闹的是划拳,打杠子,猜数字。最有趣的是唱划拳歌,一边喝一边唱,声情并茂,婉转流畅,那种鲜活的尘世味道,真的让人不羡神也不羡仙啊!

  物质匮乏的时代,人们就想出划拳的招儿多喝点儿酒。我的一个老同事给我讲过一个他喝酒的故事,上世纪六十年代,没有酒喝,有一次,俩朋友好不容易弄来了两碗黄酒,咋喝?划拳吧!我的这个同事就一直输呀输,输了就喝酒,把自己的那碗喝完了,又喝朋友的那碗,朋友那碗喝了一大半的时候,实在过意不去,就忍着酒瘾赢了几拳,剩下的部分才被他那朋友喝了。事后他朋友大喊上当,方才明白原来对方输拳就是为了多喝酒呀!现在可不一样了,酒多的是,只怕喝多了,划拳的目的就是为了助酒兴,闹气氛。

  早些年,你如果走到大山里面,还会碰到奇特的酒规。山民待客实诚,为了让客人多喝酒,他们就命令一大群孩子齐扎扎的跪一排,给客人敬酒,不喝不起,客人无可奈何,只好一碗一碗的喝,直喝得翻江倒海,天旋地转,最后不得不拱手讨饶。

  而今,虽然名酒多多,茅台、五粮液、剑南春、伏特加、白兰地、威士忌,还有各种品牌的啤酒,但如果从营养学角度来看,恐怕远不如黄酒。黄酒喝醉了,睡上一觉,万事大吉,头不晕,胃不疼。黄酒就像家里有一小家碧玉,也许不够做派,不够风雅,不够时尚,不一定上得了大台面,但她温润,甜软,纯正,可人,清而不俗,香而不艳。热了,喝一碗,爽心润肺;冷了,温一碗,暖身暖心,就这样体贴入微。不像别的酒,一旦喝醉,像害大病似的,伤脾伤肝,元气大损。不过,你也别小觑黄酒的后劲和威力啊,就像村姑,浑身散发着原始而真实的野性呢!

  千里房县,自有黄酒香飘千里。黄酒飘香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