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烟事如梦常萦怀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9-19    作者:邱保华

  小时候的故乡,兴种烟叶。开春就种,夏至的时候,满山的坡地,长满了青翠的烟叶,一片大如斗笠,我们有时手痒,摘下一片顶在头上罩太阳,闻着那刺鼻的味道,甚不觉好,但要是被队里的干部看到,一定得挨剋的。

  那时我们生产队不仅广种烟叶,还烤烟。每到一个小队,甚至每一个塆子,都会看到有一个独特的建筑——烤烟屋。一幢孤零零的小土坯屋,瘦瘦高高的,最有趣的是,屋顶上有天窗口,有点象我们在画纸上看到的遵义会议旧址那幢房子屋顶上的小阁楼的式样。天窗旁是烟囱,屋子底部设建一座大灶膛,还有掏炭灰的铁炉干。我们常常钻到烤烟屋去玩,屋内是一层一层的散热管道,一直盘绕到屋顶,我们可以从这些管道爬到屋顶,从那个天窗口钻出来。

  烤烟屋是儿的乐园。我的刻骨铭心记忆是,有一次亲眼见到队上的烤烟屋里发大火。当时我大概还在读小学,从设在大队部的教室门窗,可见到一里开外的小山岗上建筑的烤烟屋,孤零零地立着,特别显眼。那是个冬天,大概是哪个孩子上学,提了烘坛到烤烟屋旁玩耍,把火星溅到烤烟屋旁堆着的稻草上了。那天我从教室里清楚地看到,先是一束火焰在风中摇晃,接着火大了,一会儿烧到烤烟屋,转瞬间就是辟里叭拉的大火冲天长啸,浓烟滚滚,场景极是吓人。后来全队的人出来救火,我们学校也派些大点的学生担水,总算把火扑灭。

  据说这间烤烟屋被烧过几次,我的三叔是生产队的保管员,他有天晚上顶替别人去烧火烤烟,不知怎么大火从炉灶里反冲出来,把烤烟屋烧着了。这场面我没见到,三叔说他还为此挨了批斗。白云苍狗,斗转星移,如今烤烟屋早被人们淡忘得无影无踪,三叔也过世30多年了,每当有什么事情触发起我对烤烟屋或发大火的感想,心中便会涌起无言的酸楚。

  故乡的旱烟文化,亦说烤烟文化,即使不说是源远流长,也可说根深叶茂。据考证,烟草在明末由闽南一带传入故乡鄂东,当时叫“福叶”,偶有尝鲜者,利用生荒偏地种植。许是我的先民们聪明,干嘛嘛好,许是故乡的土质适宜烟草,反正大别山区的烟事很快闻名遐迩,竟演化成俗,风靡民间。清时有一本籍进士洪良品,写了一首烟事诗:“饮不必为渴,食不必为饥,如何无情一寸草,惹人终日长相思。”很是流传。据载,民国年间,黄冈晒烟先后在巴拿马国际博览会、太平洋博览会上获奖。

  最初时兴的是晒烟,一片片绿油油的叶子,放在山地上,晒得黄灿灿的,闻起来一股幽香,人们随便卷起一片,燃起来叼着,美滋滋地长吸一口,看那态势,好象吃了一口肥肉般惬意。到我小的时候,晒烟已成老土,但也还有遗风尚存。我眼见的大多是烤烟。

  “种的芝麻又有油,种的烟叶有润头。”故乡的民谣把烟叶跟金贵的麻油相比,可见多么重视。种烟农事从年初就已开始。多数选在正月十九这一天动锄。“若要有,不离九”,这天一大早,乡亲们吃罢过年时盛下的“狠菜”,带着生产工具、稻草和鞭炮,来到山坡,首先点燃稻草或就地扯的一堆杂草,称为“烧山”或烧荒,随即燃放鞭炮,叫“炸地蚕”(大概是唤醒土地之意吧),再向土地拱手作辑,以乞保佑种植丰收。然后开始挖地、翻土、清沟,整出一块块厢地来,这个过程叫“挖山”,其实是趁天气寒冷时整地,有益于清除害虫和杂草,且草木灰可作烟叶底肥。

  一畦畦厢地,从山上到山下,梯状层叠,壮美如画。过了一个多月,到谷雨前后,人们来此进行烟苗移栽。再过一个多月,端午节前夕,人们又来“窖脚”。这时烟苗已长到一尺多深,要在每株烟棵旁挖一个小穴,灌入土粪或者饼肥,再用土培实。“窖脚”是老家种烟的秘招,这一招能促进烟叶成熟快,叶片肥大。“窖脚”后不到一个月,小暑一过,就可收获烟叶了。其他地方要得一个多月才成熟时,老家的烟农已是男女老少齐动手,上山“打叶”(采摘烟叶)。

  叶片采回来,堆在家门口,女人们忙着“打烟筋”(用木板把每片烟叶拍打几下),男人们赶着“上折子”,把打过的烟叶夹进篾制的夹框中,然后送到山坡上暴晒。这时节,门口一片拍打的节奏声,山坡架满烟折子,真比赶集唱大戏还热闹呢。

  老家兴烟,自然烟民(吸烟的)也多,人们日常往来,社会交际,风俗礼仪无不有卷烟参与。流传许多与烟有关的俗语:“远重衣冠近重烟”、“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吸烟要喝茶,烟酒不分家”、“喝酒不怕丢丑,抽烟不怕烧手”。这些段子,比比皆是。常见的情形中,乡亲们烟具随身带,长烟棒(有的大如一节竹筒)挂于背后,短烟斗斜插于腰间。休闲或劳作间隙,卸出烟棒席地而坐吸上几口。干活中招呼他人“吸口烟”,意思就是请他人过来休息一会,以示亲热。家里亲友上门,主人将烟棒拿给客人,并为其装烟丝擦“洋火”,以示恭敬。冬闲时人们团坐在火塘边,边烘火边将烟棒轮流使用,烘托出无限的亲情气氛。

  乡亲们日常交往中,“烟不烟,茶不茶”被视为最大的不礼貌。有烟不发,或独发少数人,是对人的大不敬。男人们聚在一起,有烟的拿出来,分发不叠,一包烟发尽,当众把烟盒捏扁、丢掉,被视为最潇洒的动作。那些光吸“伸手牌”烟的人,多半不受人喜欢。后生哥家为显示“风度”,嘴里叼支烟,耳朵夹支烟,胸口筒包烟,遇见熟人,便从胸前掏出烟盒,剥开包装,用拇指和食指在烟盒底部弹两下,盒子里便露出几支烟头,再把露出烟头往熟人面前一递,任你挑选。对方伸手拈一支,连忙拿出火柴,把烟支往火柴盒上“咚”几下,衔在嘴上,腾出手来擦燃火柴,先给敬烟者点上,再点自已嘴上的,二者间的情感交流,神态毕现,这也是烟民的俗成风韵。每逢节日、庆典,家家户户要备烟,来客了首先就是递烟。要办酒宴,席上先放两包烟供大家抽,酒席结束后还要给来客发一包。请工匠到家做活,主人给每人一包烟,有的一天一包,烟不算工钱的。常听见的辞客道谢是:“多谢你的茶,多谢你的烟。多谢你的板凳坐半天。”早期的故乡民间,还有专门贩旱烟的,叫“烟花子”,象样的人家要办红白喜事,有请烟花子挑担送烟,亦为极隆重的礼俗。

  吸烟多为男人,我小时候也常见女人吸烟。人们有拿起一片黄金叶,卷起就吸的;有把烟叶捻碎,填在烟斗里吸的;多数是把烟叶切丝,用薄纸卷着抽,叫做“卷烟”,或“纸烟”、“香烟”,铺子里有机制的卷烟卖,听人叫那“洋烟”。

  也有吸水烟的。我小时候见过的水烟具很有意思,感觉象一台精致小机械。小机械叫“水烟斗”,黄灿灿的铜质,上面是烟斗和吸管,下面是扁圆的水壶。吸烟时将一撮烟丝捏成小球状放入烟斗里,点燃后用吸管吸,烟雾穿过水壶进入嘴里,咕咕作响,吸上几口,烟丝燃尽,稍提起烟斗,朝吸管吹气,烟灰便从烟斗飞出。那种吸烟的样子,象是在表演戏法,小时的我,只要碰上吸水烟的人,总要跟着盯上半天,越看越觉好玩儿。记得塆下有一大伯,还叫我跟他点烟火,他吸一阵,我跟他点一阵,很是乐意,至今还记得那个情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烟事如梦常萦怀

2018-09-19 10-44-58

  小时候的故乡,兴种烟叶。开春就种,夏至的时候,满山的坡地,长满了青翠的烟叶,一片大如斗笠,我们有时手痒,摘下一片顶在头上罩太阳,闻着那刺鼻的味道,甚不觉好,但要是被队里的干部看到,一定得挨剋的。

  那时我们生产队不仅广种烟叶,还烤烟。每到一个小队,甚至每一个塆子,都会看到有一个独特的建筑——烤烟屋。一幢孤零零的小土坯屋,瘦瘦高高的,最有趣的是,屋顶上有天窗口,有点象我们在画纸上看到的遵义会议旧址那幢房子屋顶上的小阁楼的式样。天窗旁是烟囱,屋子底部设建一座大灶膛,还有掏炭灰的铁炉干。我们常常钻到烤烟屋去玩,屋内是一层一层的散热管道,一直盘绕到屋顶,我们可以从这些管道爬到屋顶,从那个天窗口钻出来。

  烤烟屋是儿的乐园。我的刻骨铭心记忆是,有一次亲眼见到队上的烤烟屋里发大火。当时我大概还在读小学,从设在大队部的教室门窗,可见到一里开外的小山岗上建筑的烤烟屋,孤零零地立着,特别显眼。那是个冬天,大概是哪个孩子上学,提了烘坛到烤烟屋旁玩耍,把火星溅到烤烟屋旁堆着的稻草上了。那天我从教室里清楚地看到,先是一束火焰在风中摇晃,接着火大了,一会儿烧到烤烟屋,转瞬间就是辟里叭拉的大火冲天长啸,浓烟滚滚,场景极是吓人。后来全队的人出来救火,我们学校也派些大点的学生担水,总算把火扑灭。

  据说这间烤烟屋被烧过几次,我的三叔是生产队的保管员,他有天晚上顶替别人去烧火烤烟,不知怎么大火从炉灶里反冲出来,把烤烟屋烧着了。这场面我没见到,三叔说他还为此挨了批斗。白云苍狗,斗转星移,如今烤烟屋早被人们淡忘得无影无踪,三叔也过世30多年了,每当有什么事情触发起我对烤烟屋或发大火的感想,心中便会涌起无言的酸楚。

  故乡的旱烟文化,亦说烤烟文化,即使不说是源远流长,也可说根深叶茂。据考证,烟草在明末由闽南一带传入故乡鄂东,当时叫“福叶”,偶有尝鲜者,利用生荒偏地种植。许是我的先民们聪明,干嘛嘛好,许是故乡的土质适宜烟草,反正大别山区的烟事很快闻名遐迩,竟演化成俗,风靡民间。清时有一本籍进士洪良品,写了一首烟事诗:“饮不必为渴,食不必为饥,如何无情一寸草,惹人终日长相思。”很是流传。据载,民国年间,黄冈晒烟先后在巴拿马国际博览会、太平洋博览会上获奖。

  最初时兴的是晒烟,一片片绿油油的叶子,放在山地上,晒得黄灿灿的,闻起来一股幽香,人们随便卷起一片,燃起来叼着,美滋滋地长吸一口,看那态势,好象吃了一口肥肉般惬意。到我小的时候,晒烟已成老土,但也还有遗风尚存。我眼见的大多是烤烟。

  “种的芝麻又有油,种的烟叶有润头。”故乡的民谣把烟叶跟金贵的麻油相比,可见多么重视。种烟农事从年初就已开始。多数选在正月十九这一天动锄。“若要有,不离九”,这天一大早,乡亲们吃罢过年时盛下的“狠菜”,带着生产工具、稻草和鞭炮,来到山坡,首先点燃稻草或就地扯的一堆杂草,称为“烧山”或烧荒,随即燃放鞭炮,叫“炸地蚕”(大概是唤醒土地之意吧),再向土地拱手作辑,以乞保佑种植丰收。然后开始挖地、翻土、清沟,整出一块块厢地来,这个过程叫“挖山”,其实是趁天气寒冷时整地,有益于清除害虫和杂草,且草木灰可作烟叶底肥。

  一畦畦厢地,从山上到山下,梯状层叠,壮美如画。过了一个多月,到谷雨前后,人们来此进行烟苗移栽。再过一个多月,端午节前夕,人们又来“窖脚”。这时烟苗已长到一尺多深,要在每株烟棵旁挖一个小穴,灌入土粪或者饼肥,再用土培实。“窖脚”是老家种烟的秘招,这一招能促进烟叶成熟快,叶片肥大。“窖脚”后不到一个月,小暑一过,就可收获烟叶了。其他地方要得一个多月才成熟时,老家的烟农已是男女老少齐动手,上山“打叶”(采摘烟叶)。

  叶片采回来,堆在家门口,女人们忙着“打烟筋”(用木板把每片烟叶拍打几下),男人们赶着“上折子”,把打过的烟叶夹进篾制的夹框中,然后送到山坡上暴晒。这时节,门口一片拍打的节奏声,山坡架满烟折子,真比赶集唱大戏还热闹呢。

  老家兴烟,自然烟民(吸烟的)也多,人们日常往来,社会交际,风俗礼仪无不有卷烟参与。流传许多与烟有关的俗语:“远重衣冠近重烟”、“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吸烟要喝茶,烟酒不分家”、“喝酒不怕丢丑,抽烟不怕烧手”。这些段子,比比皆是。常见的情形中,乡亲们烟具随身带,长烟棒(有的大如一节竹筒)挂于背后,短烟斗斜插于腰间。休闲或劳作间隙,卸出烟棒席地而坐吸上几口。干活中招呼他人“吸口烟”,意思就是请他人过来休息一会,以示亲热。家里亲友上门,主人将烟棒拿给客人,并为其装烟丝擦“洋火”,以示恭敬。冬闲时人们团坐在火塘边,边烘火边将烟棒轮流使用,烘托出无限的亲情气氛。

  乡亲们日常交往中,“烟不烟,茶不茶”被视为最大的不礼貌。有烟不发,或独发少数人,是对人的大不敬。男人们聚在一起,有烟的拿出来,分发不叠,一包烟发尽,当众把烟盒捏扁、丢掉,被视为最潇洒的动作。那些光吸“伸手牌”烟的人,多半不受人喜欢。后生哥家为显示“风度”,嘴里叼支烟,耳朵夹支烟,胸口筒包烟,遇见熟人,便从胸前掏出烟盒,剥开包装,用拇指和食指在烟盒底部弹两下,盒子里便露出几支烟头,再把露出烟头往熟人面前一递,任你挑选。对方伸手拈一支,连忙拿出火柴,把烟支往火柴盒上“咚”几下,衔在嘴上,腾出手来擦燃火柴,先给敬烟者点上,再点自已嘴上的,二者间的情感交流,神态毕现,这也是烟民的俗成风韵。每逢节日、庆典,家家户户要备烟,来客了首先就是递烟。要办酒宴,席上先放两包烟供大家抽,酒席结束后还要给来客发一包。请工匠到家做活,主人给每人一包烟,有的一天一包,烟不算工钱的。常听见的辞客道谢是:“多谢你的茶,多谢你的烟。多谢你的板凳坐半天。”早期的故乡民间,还有专门贩旱烟的,叫“烟花子”,象样的人家要办红白喜事,有请烟花子挑担送烟,亦为极隆重的礼俗。

  吸烟多为男人,我小时候也常见女人吸烟。人们有拿起一片黄金叶,卷起就吸的;有把烟叶捻碎,填在烟斗里吸的;多数是把烟叶切丝,用薄纸卷着抽,叫做“卷烟”,或“纸烟”、“香烟”,铺子里有机制的卷烟卖,听人叫那“洋烟”。

  也有吸水烟的。我小时候见过的水烟具很有意思,感觉象一台精致小机械。小机械叫“水烟斗”,黄灿灿的铜质,上面是烟斗和吸管,下面是扁圆的水壶。吸烟时将一撮烟丝捏成小球状放入烟斗里,点燃后用吸管吸,烟雾穿过水壶进入嘴里,咕咕作响,吸上几口,烟丝燃尽,稍提起烟斗,朝吸管吹气,烟灰便从烟斗飞出。那种吸烟的样子,象是在表演戏法,小时的我,只要碰上吸水烟的人,总要跟着盯上半天,越看越觉好玩儿。记得塆下有一大伯,还叫我跟他点烟火,他吸一阵,我跟他点一阵,很是乐意,至今还记得那个情形。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