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山中有明月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9-25    作者:熊 欣

  城市的明月总是被城市的光辉所淹没,而山村的明月总是被山村的纯净洗得皎洁而又透明……

   ――题记

  大约是90年代吧,生活的周而复始和平淡无奇总令我感到萎靡和疲惫,而工作的不如意又令我时不时地感到焦虑。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中秋之夜。上午在家,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心中突然烦燥得要命,想出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对家人却说不出缘由。妻子说:今天是中秋节,别人都巴心巴肝地朝家赶跟家人团聚,你倒好,还一门心思地往外跑!不知道为了啥?

  是啊,我也不知道是为了啥,连我自己都说不清缘由,是家不温馨,还是缺少情调?妻子提前买回来的月饼又大又圆,上面的娃娃图案正弯着嘴角地冲着我微笑。

  也许是今夜乡镇里没有月亮吧,我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瞬间我为自己找到的理由而理直气壮:“在以明月为特征的中秋节里,如果没有明月的相伴,即使相聚又有什么意义?”

  我终于还是出来了,从夜晚到午夜,尽管是在城市,因为没有明月的烘托,节日的气氛还是大打了折扣。河堤边、草坪上、亭台里、阳台旁,抑或富人家别墅的庭院里,已没有吃饼赏月的情景,更不见有古人“举杯邀明月”“把酒问青天”的意境。

  车辆和行人都很少,走在冷清的街道上,秋夜的风凉飕飕的从脖子上滑过去,潮湿的空气把头发也弄得湿漉漉的。路边的霓红灯或电子屏做的月饼广告没精打采地闪烁着,一如商家、饼屋年年想利用中秋节大赚一笔的沮丧。想着那些标着吉利数字甚至穿金戴银的高贵月饼至今待字闺中,我心中没来由地生出一种窃喜和快意,有钱怎么样?明月不垂青你,团聚又怎么样?与平常没什么区别。我突然为自己在阴暗的天气里产生的这种阴暗的心理吓了一跳!这是一种什么心理?难道我也变成“喷青”?仇官仇富?自己什么都没有巴不得别人也什么都没有?

  迎面来了两个巡逻的警察,他们上下左右地警惕地看了看我,问我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这么晚还在街上晃荡?那怀疑一切的目光让我觉得很好玩,忍不住想幽默一下,便说你们不也是在晃荡吗?警察霎时变了脸色。我见他们要发威的样子怕惹麻烦,赶忙说:我在等中秋的月亮出来好赏月呢!他们不自主地抬头望了望天,果然不见月亮的影子,一个巡警说,走吧,不像是一个招事的;另一个咕哝着说:我居然忘了今天是中秋节,家人或许还在等着我们呢!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我突然有一种踏实的感动。

  在一个拐角处,冷不丁地窜出一个人来,吓了我一大跳,不自觉地朝警察离去的方向望了望,正想喊叫,却原来是一个妖冶的年轻女子,她嗲声嗲气地说:“大哥,住旅社吗?有人陪的!”她脸上是一种惨白的光,犹如薄云遮掩下的惨淡的月。我心里一慌,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们个人的名字早已被一个共同的社会名词所代替了,从古至今,无论社会文明发展到何种程度,这种现象总不会绝迹,也难怪那墙壁上、厕所里、电线杆上、媒体的版面上总有那么多性病广告,我走得很远了,后面那个声音还在“哎!哎!你像不像个男人”地叫着。

  我感到典型的无所事事和不知所向。

  是有意还是无意,我遛哒到了一栋若干年前,曾经给我以灵感与动力的楼房前。九楼的一扇窗户还亮着灯,那是一扇曾在彷徨中给了我希望、沉沦中给了我鼓励、失落中给了我慰籍的窗。灯光透过淡黄色的窗帘,似乎在给我一种温暖、一种昭示、一种亲切和鼓励。这是我内心一直向往却一直不敢推开的窗。而今夜我突然有种感动和冲动,这灯光是为我留的吗?是为我存在而闪烁的吗?她真像茫茫黑夜中突然升起的一轮明月,难道这就是我今夜要出来的真正理由?是我今夜要出来寻找的那轮明月吗?

  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快步走上前去。当我正准备按下门号的时候,楼下突然一片黑暗,整栋楼房的最后一盏灯熄了。我的心陡地一沉,举起的手停在半空。半晌,我做贼似的仓惶逃遁。

  犹如当头棒喝,因为一盏灯的熄灭一切都改变了,原来我要寻找的,我所牵挂的,我所焦躁的,全部都改变了,变得面目全非、支离破碎。在失落和沮丧中,我感到一种漂泊、一种孤独和全身心的疲惫。

  城市在夜风中沉沉入睡了,美人蕉在摇晃中打起了呼噜。原来我不属于这座城市,没有我的驿站,也没有谁在深夜为我留灯守候。此时,一个很强烈的念头在我脑海中盘旋。“回去!回去!回去!”长时间的呆在家中,呆在平静的山镇,也许淡然了家的温暖和山村的坦然,及至此刻,听着城市呼吸里透出的暧融融的团聚气息,才觉得家对于一个孤独的漂泊者和一个孤独的守候者是多么重要!

  我没有找到曾以为属于自己的美仑美奂的那轮明月。此刻,我只听见车站里凌晨的钟声和汽笛的催促声。我加快了步子,家的天空,仿佛正悬挂着一轮晶莹剔透的明月……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山中有明月

2018-09-25 10-45-58

  城市的明月总是被城市的光辉所淹没,而山村的明月总是被山村的纯净洗得皎洁而又透明……

   ――题记

  大约是90年代吧,生活的周而复始和平淡无奇总令我感到萎靡和疲惫,而工作的不如意又令我时不时地感到焦虑。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中秋之夜。上午在家,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心中突然烦燥得要命,想出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对家人却说不出缘由。妻子说:今天是中秋节,别人都巴心巴肝地朝家赶跟家人团聚,你倒好,还一门心思地往外跑!不知道为了啥?

  是啊,我也不知道是为了啥,连我自己都说不清缘由,是家不温馨,还是缺少情调?妻子提前买回来的月饼又大又圆,上面的娃娃图案正弯着嘴角地冲着我微笑。

  也许是今夜乡镇里没有月亮吧,我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瞬间我为自己找到的理由而理直气壮:“在以明月为特征的中秋节里,如果没有明月的相伴,即使相聚又有什么意义?”

  我终于还是出来了,从夜晚到午夜,尽管是在城市,因为没有明月的烘托,节日的气氛还是大打了折扣。河堤边、草坪上、亭台里、阳台旁,抑或富人家别墅的庭院里,已没有吃饼赏月的情景,更不见有古人“举杯邀明月”“把酒问青天”的意境。

  车辆和行人都很少,走在冷清的街道上,秋夜的风凉飕飕的从脖子上滑过去,潮湿的空气把头发也弄得湿漉漉的。路边的霓红灯或电子屏做的月饼广告没精打采地闪烁着,一如商家、饼屋年年想利用中秋节大赚一笔的沮丧。想着那些标着吉利数字甚至穿金戴银的高贵月饼至今待字闺中,我心中没来由地生出一种窃喜和快意,有钱怎么样?明月不垂青你,团聚又怎么样?与平常没什么区别。我突然为自己在阴暗的天气里产生的这种阴暗的心理吓了一跳!这是一种什么心理?难道我也变成“喷青”?仇官仇富?自己什么都没有巴不得别人也什么都没有?

  迎面来了两个巡逻的警察,他们上下左右地警惕地看了看我,问我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这么晚还在街上晃荡?那怀疑一切的目光让我觉得很好玩,忍不住想幽默一下,便说你们不也是在晃荡吗?警察霎时变了脸色。我见他们要发威的样子怕惹麻烦,赶忙说:我在等中秋的月亮出来好赏月呢!他们不自主地抬头望了望天,果然不见月亮的影子,一个巡警说,走吧,不像是一个招事的;另一个咕哝着说:我居然忘了今天是中秋节,家人或许还在等着我们呢!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我突然有一种踏实的感动。

  在一个拐角处,冷不丁地窜出一个人来,吓了我一大跳,不自觉地朝警察离去的方向望了望,正想喊叫,却原来是一个妖冶的年轻女子,她嗲声嗲气地说:“大哥,住旅社吗?有人陪的!”她脸上是一种惨白的光,犹如薄云遮掩下的惨淡的月。我心里一慌,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们个人的名字早已被一个共同的社会名词所代替了,从古至今,无论社会文明发展到何种程度,这种现象总不会绝迹,也难怪那墙壁上、厕所里、电线杆上、媒体的版面上总有那么多性病广告,我走得很远了,后面那个声音还在“哎!哎!你像不像个男人”地叫着。

  我感到典型的无所事事和不知所向。

  是有意还是无意,我遛哒到了一栋若干年前,曾经给我以灵感与动力的楼房前。九楼的一扇窗户还亮着灯,那是一扇曾在彷徨中给了我希望、沉沦中给了我鼓励、失落中给了我慰籍的窗。灯光透过淡黄色的窗帘,似乎在给我一种温暖、一种昭示、一种亲切和鼓励。这是我内心一直向往却一直不敢推开的窗。而今夜我突然有种感动和冲动,这灯光是为我留的吗?是为我存在而闪烁的吗?她真像茫茫黑夜中突然升起的一轮明月,难道这就是我今夜要出来的真正理由?是我今夜要出来寻找的那轮明月吗?

  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快步走上前去。当我正准备按下门号的时候,楼下突然一片黑暗,整栋楼房的最后一盏灯熄了。我的心陡地一沉,举起的手停在半空。半晌,我做贼似的仓惶逃遁。

  犹如当头棒喝,因为一盏灯的熄灭一切都改变了,原来我要寻找的,我所牵挂的,我所焦躁的,全部都改变了,变得面目全非、支离破碎。在失落和沮丧中,我感到一种漂泊、一种孤独和全身心的疲惫。

  城市在夜风中沉沉入睡了,美人蕉在摇晃中打起了呼噜。原来我不属于这座城市,没有我的驿站,也没有谁在深夜为我留灯守候。此时,一个很强烈的念头在我脑海中盘旋。“回去!回去!回去!”长时间的呆在家中,呆在平静的山镇,也许淡然了家的温暖和山村的坦然,及至此刻,听着城市呼吸里透出的暧融融的团聚气息,才觉得家对于一个孤独的漂泊者和一个孤独的守候者是多么重要!

  我没有找到曾以为属于自己的美仑美奂的那轮明月。此刻,我只听见车站里凌晨的钟声和汽笛的催促声。我加快了步子,家的天空,仿佛正悬挂着一轮晶莹剔透的明月……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