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书看台 >

《素心听雪》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2-11    作者:何红梅

  

 

      《素心听雪》

何红梅

  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2018年11月第1版第1次印刷

  定价:42元

 

  作者简介:何红梅,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湖北分会副秘书长、荆门市东宝区作家协会副主席、荆门市诗词学会副会长。鲁迅文学院电力作家高级研修班第一届学员。著有诗词集《疏影横斜》《素心听雪》散文集《拾一炉心香》《种下一园蔷薇》。作品散见《文艺报》《延河》《海燕》《脊梁》《青海湖》《扬子江诗刊》《河北诗刊》《长江丛刊》等。

  作品《再唱一曲康定情歌》获中国电力作家协会“光明之歌”征文散文类一等奖;长篇纪实散文《沙漠里的骆驼草》获得全国“国企好故事”征文优秀奖;长篇纪实散文《倾情阳光》获国家电网有限公司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奖,湖北省职工文学创作散文类一等奖,散文集《种下一园蔷薇》获湖北省职工文学创作文学作品集二等奖。

 

  自      序  

      素心听雪

  冬夜,屋外下着大雪,细细的,风过簌簌,发出空灵、清澈的声音,窝在床上,听着听着,翻动诗书的手不觉停了下来。

   心在这样的声音里顿时分外清寂,一颗素心听着雪声,这般意境,似八大山下笔下的《菊瓶图》,简洁的瓶,插着一枝素淡的菊,通篇留白,空澈、隽永。

   一直爱看古代文人的诗书画卷,翻开书卷,一幅又一幅的听雪意境图,独张岱的《湖心亭看雪》总是令我深陷其中: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拿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淞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天地空寂,人鸟声绝,西湖之上唯有簌簌的落雪之声,一颗听雪的心放置在洁白无瑕的世界里,任其反复濯洗。没有比这更绝美的世界了,看似清寒实包涵着人间大美,天、地、人不染一尘,如同人初来尘世的那颗心简简单单干干净净。每每读到“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会莫名动容,雪色苍茫,人影孤绝,再往深处想眼里开始不由沁出薄薄的水雾。

   想起前些时的第一场大雪,一夜之间天寒地冻,之前路上川流不息的车与人突然消失许多。望着窗外纷扬的雪,决然地就推门而出了。没有小舟、毳衣与炉火,只有一颗孤寂的心空自走在白茫茫的世界里。

  听雪,怎么看也该是一个人的事,寻人迹稀少的地方去最好。我清楚记得身边每一处少人的地方,于是去了文明湖,进了陆夫子祠。这个平时少有人去的院子,雪天里更外无人,连鸟声也绝迹了,只有落雪声,只有藏在偏僻廊角处一树清瘦的梅凝结的香。守着眼前的梅,看着风裹着雪大朵大朵地落,想起了阿多尼斯的话“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也许这座花园是丰厚的、馥郁的,但这馥郁自始至终透着孤寂的寒香。

  置身雪界的人,苍茫之中自有着不能言道的心绪,素心听雪,或许,听的是雪的孤寂,也是人的孤寂。

  青春时期对雪并不待见,对它的理解大约只有一个冷字,嫌弃它总是不带人气,每年冬天一间教室如同一座冰窖,感受不到一丝暖意,脚冻得如生铁,仿佛已不属于身体的一部分。望着教室外满世界的白雪一心憧憬着温暖鲜艳的春天。直到一年一年历经了岁月,才懂得,原来,雪如素。素,才是世间干净的底色。素的物,静美;素的人,静美。一个“安之如素”的词,远离了车马喧嚣,繁华绮丽,只安于一处,安于日常,流年逝水中,守着一院花草,蘸着一砚墨香,棋敲残月,雨润琴书,安之若素。

   懂得了,便相通了,就像秋天的菊,喜欢上了清寒的风霜,从此多了相亲。

   听雪的心自然少了炽烈狂热,情感开始向着内心回缩,根一样反扎进心底,即便浓似酒也不再轻易流露。心灵的浪潮不再动则风起云涌了,越来越沉,踏踏实实沉入了自己的世界。

  懂得听雪的心,能与天地自然之清气相知相通。翻开之前的诗书,感受到的不再是简单情绪,而是一颗丰厚而自然的诗心,里面藏着风声、雨声、雪声、琴声,藏着山水,藏着明月清风,也藏着鸟鸣花开,那是素心再造的自然世界,她所希望的世间一应净、静、美皆藏此中。不管尘世如何繁华喧闹,人情如何冷暖薄凉,独处时即是山林,人生世相中的清雅闲趣,滋润生命的美好诗意皆有可取。

   听雪的心终究是要在尘世中颠簸辗转过的才好,看过繁华,感受过人情的冷暖,品砸过人世的酸甜苦辣。如同苏轼,辗转坎坷的人生成全了他一颗通达自然、喜悦从容的素心,才有了《前赤壁赋》中的一句话:“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生活于人谁不苦?谁不是一样的千疮百孔,一样无奈一地鸡毛?生活对每个人都公平的,它留给每个人一幅白卷,最终留下怎样的痕迹,画出怎样的意境全凭那是怎样的一颗心。

   用听得懂雪的心去生活,去写诗,自然山水,花草树木,鸟鸣花开,世间欢喜,呈现的都是自然清爽的面目。诗是心的真实面孔,伪装不了,若是听雪的素心,自像润物细无声的夜雨,在相通者的心里悄悄留下自然清气。

   作家雪小禅说她喜欢听雪,因为那是一种照得见人心的声音。她还说如果她有座书屋就给它取名听雪庐,照我说现实中拥一座雪庐的愿望终归渺小,倒不如写一本诗集,取名《素心听雪》,毕竟心的空间与辽阔是无法估测的,精神的雪庐到底更为广博,倘若有人肯静下心来翻读它,仔细倾听,风声、雨声、雪声、书声、琴声、草木声、鸟鸣声、花开花落声,或也能不绝于耳,声声之中,若有一声能在人的心中留下一点印迹,那也当是作诗者的莫大幸事与欣慰。

   何红梅自序于戊戌年冬夜

  (供稿:李  林)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素心听雪》

2018-12-11 17-19-20

  

 

      《素心听雪》

何红梅

  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2018年11月第1版第1次印刷

  定价:42元

 

  作者简介:何红梅,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湖北分会副秘书长、荆门市东宝区作家协会副主席、荆门市诗词学会副会长。鲁迅文学院电力作家高级研修班第一届学员。著有诗词集《疏影横斜》《素心听雪》散文集《拾一炉心香》《种下一园蔷薇》。作品散见《文艺报》《延河》《海燕》《脊梁》《青海湖》《扬子江诗刊》《河北诗刊》《长江丛刊》等。

  作品《再唱一曲康定情歌》获中国电力作家协会“光明之歌”征文散文类一等奖;长篇纪实散文《沙漠里的骆驼草》获得全国“国企好故事”征文优秀奖;长篇纪实散文《倾情阳光》获国家电网有限公司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奖,湖北省职工文学创作散文类一等奖,散文集《种下一园蔷薇》获湖北省职工文学创作文学作品集二等奖。

 

  自      序  

      素心听雪

  冬夜,屋外下着大雪,细细的,风过簌簌,发出空灵、清澈的声音,窝在床上,听着听着,翻动诗书的手不觉停了下来。

   心在这样的声音里顿时分外清寂,一颗素心听着雪声,这般意境,似八大山下笔下的《菊瓶图》,简洁的瓶,插着一枝素淡的菊,通篇留白,空澈、隽永。

   一直爱看古代文人的诗书画卷,翻开书卷,一幅又一幅的听雪意境图,独张岱的《湖心亭看雪》总是令我深陷其中: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拿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淞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天地空寂,人鸟声绝,西湖之上唯有簌簌的落雪之声,一颗听雪的心放置在洁白无瑕的世界里,任其反复濯洗。没有比这更绝美的世界了,看似清寒实包涵着人间大美,天、地、人不染一尘,如同人初来尘世的那颗心简简单单干干净净。每每读到“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会莫名动容,雪色苍茫,人影孤绝,再往深处想眼里开始不由沁出薄薄的水雾。

   想起前些时的第一场大雪,一夜之间天寒地冻,之前路上川流不息的车与人突然消失许多。望着窗外纷扬的雪,决然地就推门而出了。没有小舟、毳衣与炉火,只有一颗孤寂的心空自走在白茫茫的世界里。

  听雪,怎么看也该是一个人的事,寻人迹稀少的地方去最好。我清楚记得身边每一处少人的地方,于是去了文明湖,进了陆夫子祠。这个平时少有人去的院子,雪天里更外无人,连鸟声也绝迹了,只有落雪声,只有藏在偏僻廊角处一树清瘦的梅凝结的香。守着眼前的梅,看着风裹着雪大朵大朵地落,想起了阿多尼斯的话“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也许这座花园是丰厚的、馥郁的,但这馥郁自始至终透着孤寂的寒香。

  置身雪界的人,苍茫之中自有着不能言道的心绪,素心听雪,或许,听的是雪的孤寂,也是人的孤寂。

  青春时期对雪并不待见,对它的理解大约只有一个冷字,嫌弃它总是不带人气,每年冬天一间教室如同一座冰窖,感受不到一丝暖意,脚冻得如生铁,仿佛已不属于身体的一部分。望着教室外满世界的白雪一心憧憬着温暖鲜艳的春天。直到一年一年历经了岁月,才懂得,原来,雪如素。素,才是世间干净的底色。素的物,静美;素的人,静美。一个“安之如素”的词,远离了车马喧嚣,繁华绮丽,只安于一处,安于日常,流年逝水中,守着一院花草,蘸着一砚墨香,棋敲残月,雨润琴书,安之若素。

   懂得了,便相通了,就像秋天的菊,喜欢上了清寒的风霜,从此多了相亲。

   听雪的心自然少了炽烈狂热,情感开始向着内心回缩,根一样反扎进心底,即便浓似酒也不再轻易流露。心灵的浪潮不再动则风起云涌了,越来越沉,踏踏实实沉入了自己的世界。

  懂得听雪的心,能与天地自然之清气相知相通。翻开之前的诗书,感受到的不再是简单情绪,而是一颗丰厚而自然的诗心,里面藏着风声、雨声、雪声、琴声,藏着山水,藏着明月清风,也藏着鸟鸣花开,那是素心再造的自然世界,她所希望的世间一应净、静、美皆藏此中。不管尘世如何繁华喧闹,人情如何冷暖薄凉,独处时即是山林,人生世相中的清雅闲趣,滋润生命的美好诗意皆有可取。

   听雪的心终究是要在尘世中颠簸辗转过的才好,看过繁华,感受过人情的冷暖,品砸过人世的酸甜苦辣。如同苏轼,辗转坎坷的人生成全了他一颗通达自然、喜悦从容的素心,才有了《前赤壁赋》中的一句话:“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生活于人谁不苦?谁不是一样的千疮百孔,一样无奈一地鸡毛?生活对每个人都公平的,它留给每个人一幅白卷,最终留下怎样的痕迹,画出怎样的意境全凭那是怎样的一颗心。

   用听得懂雪的心去生活,去写诗,自然山水,花草树木,鸟鸣花开,世间欢喜,呈现的都是自然清爽的面目。诗是心的真实面孔,伪装不了,若是听雪的素心,自像润物细无声的夜雨,在相通者的心里悄悄留下自然清气。

   作家雪小禅说她喜欢听雪,因为那是一种照得见人心的声音。她还说如果她有座书屋就给它取名听雪庐,照我说现实中拥一座雪庐的愿望终归渺小,倒不如写一本诗集,取名《素心听雪》,毕竟心的空间与辽阔是无法估测的,精神的雪庐到底更为广博,倘若有人肯静下心来翻读它,仔细倾听,风声、雨声、雪声、书声、琴声、草木声、鸟鸣声、花开花落声,或也能不绝于耳,声声之中,若有一声能在人的心中留下一点印迹,那也当是作诗者的莫大幸事与欣慰。

   何红梅自序于戊戌年冬夜

  (供稿:李  林)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