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诗歌 >

跨越语言的诗意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12-26    作者:汤晖

 以诗歌的名义

在这个略显郑重的夜晚

不同的语言发出有韵律的折叠

肩并肩在舞台上鳞次栉比

掌声  是标注精彩与鼓励的备注

我听不懂具体的意思

但我懂得这些表达

关于爱   关于思考   关于细节以及远方

 

在这些分行的字句里

我用耳朵捕捉这些不同语言的色彩

以及音乐后面的语言

它们,是它们让我

变得更加敏感更加神经质

渗入骨髓开始舞蹈

 

穹顶割裂了月亮的眼神

但我知道月光的透视

这个子夜一定蘸满诗的蜜意

你唇齿间的呢喃

那些秘密我刚刚猜到

我知道你不孤独

我们都不孤独

因为这个诗歌而相遇的夜晚

 

在此之前

在此之后

我们将再次与孤独奔跑

用各自的语言

记录爱   记录思考   记录细节以及远方

然后将变成同一种语言

在舞台上进行有韵律的折叠

 

 

                        2017921日晚于鲁迅文学院

 

 

 

忧伤以及被夸大

 

向日葵的温暖还没来得及开放在眼中

就遇见形迹可疑的消息

正以虚构的圆满转身

要如何提防或者反击

而线索隐匿在比夜更黑的伪装里

 

那么  假装抵达

模仿一朵花开的模样

或者假装赴一场盛宴

时光却已被砍伐殆尽

只深藏一束完整的孤独

 

是什么在日常中隐瞒真相

又是谁删除了梦想

要用什么才能看见良辰美景

请给我不带谎言的句子

 

我的质问

很大声  但很静

于是  用一首诗歌夸大忧伤或者失去

选择在语言的丛林里冒险

 

时间从没有备份 

赦免一个人的一生

命运既给人温暖  又与人刀锋

如何逃过暗伏的劫数

隐匿  放下 

 

在浓得要用刀来切割的雾夜里

只有星星在倔强地发光

照亮坚持赶路的背影

 

                            201777日于武汉

 

梦醒后的概念

 

诗歌都用完了

 

只有鸟叫

是刚刚生产出来的

还有这个公式

可以给一间屋子的人使用

 

在梦里

我有许多很好的诗句

醒来

这些诗句都丢失了

 

出发的时间不对

路径变长  拉远

也遇不上他们

要见的人都不在这个平面

只剩下寻找

只剩下快要回家的太阳

 

走进商店

我想购买那个时间

却看不到标价

看不到对话

我没有台词

只剩下寻找

他们以及面包以及正确的时间

 

我想哭

却找不到声音

乘坐的班车

只给了一个疼痛的暗示

就恶意地逃离

司机的表情云淡风轻

 

不在正确的时间点

狭长的叶子都不会落在肩头

不屑于与你旅行

我不知道如何才能遇见他们

如何不哭

 

我慢慢坐下来

在池塘的荷边

看不见慈祥的倒影

我还是

哭出来了

 

 

                  20171027日午后鲁院403寝室

 

 

耕读使文明长出骨骼

 

这个话题似乎离我的生活经验很远

我试图用回忆用想象来织补它

翻开《诗经》,那里有墨迹未干的讲述

农院里张贴的年画,写满丰收的呓语

好想一侧身,躺进诗里做一个小儿

溪头卧剥莲蓬。那时候,人们零距离与土地相亲相爱

 

收回目光,我看见城市的鸽哨在水泥森林中飞旋

耕读的诗意退到远方或书本里

蓑衣去了展览馆,镰刀收敛了锋芒

布谷低调隐退

没有土地,我们就是来历不明的人

没有一颗一颗的文字,如何记录生命的痕迹

 

耕耘是一种仪式

弯腰的姿势就是向土地的致谢

耕耘是一种阅读

读土地的呼吸,读作物秘密的生长

雨读,是翻晒心底的祈愿

品味天与地的交谈

耕读使文明长出骨骼

让时间染上稻香

作物在土地里悄悄地拔节

时间淌过一切磨损一切

却抵不过文字的执拗与张力

晴耕雨读的岁月,是城市里向往的远方与诗意

是血脉里传承的记忆

我们都是土地里长出的作物,终会回归它的怀抱

 

风的拂吹是在殷勤的耕耘

雨的滴落是在深情地阅读

一首首农谣,一辈子长在土地里

和我们在一起

 

2018915日于武汉

 

 

一声乳名的呼唤

 

那是从祖辈口中唤出的

只有在故乡的旧人旧事中才会

脱口而出的一声

童年很快被移植入城市

在时间的替换中

长成少女少妇中年妈

那一声乳名早就在故乡的挥别里湮没

 

某个时日  与孩子回忆过往以及乳名

奇妙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后来  我的乳名被孩子调皮又亲昵地唤起

每一次  都让我欢喜

恍惚闪回故乡 听见苍颜白发里的那声唤

 

那一次  与写书的一位同学谈起这事

她说你是再次听见了一种宠溺的感觉

我的眼睛因为她的懂得好像湿润了

我们彼此用对方的家乡话一次次唤对方的乳名 

 

是时间的伏笔还是命运的安排

我的乳名  在中断了很多年以后

竟由儿子和一位同学唤起

“飞伢仔”——

在记忆的琥珀里

这一声  只一声

就让我沦陷  

 

2018年10月10日午后于武汉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跨越语言的诗意

2018-12-26 00-00-00

 以诗歌的名义

在这个略显郑重的夜晚

不同的语言发出有韵律的折叠

肩并肩在舞台上鳞次栉比

掌声  是标注精彩与鼓励的备注

我听不懂具体的意思

但我懂得这些表达

关于爱   关于思考   关于细节以及远方

 

在这些分行的字句里

我用耳朵捕捉这些不同语言的色彩

以及音乐后面的语言

它们,是它们让我

变得更加敏感更加神经质

渗入骨髓开始舞蹈

 

穹顶割裂了月亮的眼神

但我知道月光的透视

这个子夜一定蘸满诗的蜜意

你唇齿间的呢喃

那些秘密我刚刚猜到

我知道你不孤独

我们都不孤独

因为这个诗歌而相遇的夜晚

 

在此之前

在此之后

我们将再次与孤独奔跑

用各自的语言

记录爱   记录思考   记录细节以及远方

然后将变成同一种语言

在舞台上进行有韵律的折叠

 

 

                        2017921日晚于鲁迅文学院

 

 

 

忧伤以及被夸大

 

向日葵的温暖还没来得及开放在眼中

就遇见形迹可疑的消息

正以虚构的圆满转身

要如何提防或者反击

而线索隐匿在比夜更黑的伪装里

 

那么  假装抵达

模仿一朵花开的模样

或者假装赴一场盛宴

时光却已被砍伐殆尽

只深藏一束完整的孤独

 

是什么在日常中隐瞒真相

又是谁删除了梦想

要用什么才能看见良辰美景

请给我不带谎言的句子

 

我的质问

很大声  但很静

于是  用一首诗歌夸大忧伤或者失去

选择在语言的丛林里冒险

 

时间从没有备份 

赦免一个人的一生

命运既给人温暖  又与人刀锋

如何逃过暗伏的劫数

隐匿  放下 

 

在浓得要用刀来切割的雾夜里

只有星星在倔强地发光

照亮坚持赶路的背影

 

                            201777日于武汉

 

梦醒后的概念

 

诗歌都用完了

 

只有鸟叫

是刚刚生产出来的

还有这个公式

可以给一间屋子的人使用

 

在梦里

我有许多很好的诗句

醒来

这些诗句都丢失了

 

出发的时间不对

路径变长  拉远

也遇不上他们

要见的人都不在这个平面

只剩下寻找

只剩下快要回家的太阳

 

走进商店

我想购买那个时间

却看不到标价

看不到对话

我没有台词

只剩下寻找

他们以及面包以及正确的时间

 

我想哭

却找不到声音

乘坐的班车

只给了一个疼痛的暗示

就恶意地逃离

司机的表情云淡风轻

 

不在正确的时间点

狭长的叶子都不会落在肩头

不屑于与你旅行

我不知道如何才能遇见他们

如何不哭

 

我慢慢坐下来

在池塘的荷边

看不见慈祥的倒影

我还是

哭出来了

 

 

                  20171027日午后鲁院403寝室

 

 

耕读使文明长出骨骼

 

这个话题似乎离我的生活经验很远

我试图用回忆用想象来织补它

翻开《诗经》,那里有墨迹未干的讲述

农院里张贴的年画,写满丰收的呓语

好想一侧身,躺进诗里做一个小儿

溪头卧剥莲蓬。那时候,人们零距离与土地相亲相爱

 

收回目光,我看见城市的鸽哨在水泥森林中飞旋

耕读的诗意退到远方或书本里

蓑衣去了展览馆,镰刀收敛了锋芒

布谷低调隐退

没有土地,我们就是来历不明的人

没有一颗一颗的文字,如何记录生命的痕迹

 

耕耘是一种仪式

弯腰的姿势就是向土地的致谢

耕耘是一种阅读

读土地的呼吸,读作物秘密的生长

雨读,是翻晒心底的祈愿

品味天与地的交谈

耕读使文明长出骨骼

让时间染上稻香

作物在土地里悄悄地拔节

时间淌过一切磨损一切

却抵不过文字的执拗与张力

晴耕雨读的岁月,是城市里向往的远方与诗意

是血脉里传承的记忆

我们都是土地里长出的作物,终会回归它的怀抱

 

风的拂吹是在殷勤的耕耘

雨的滴落是在深情地阅读

一首首农谣,一辈子长在土地里

和我们在一起

 

2018915日于武汉

 

 

一声乳名的呼唤

 

那是从祖辈口中唤出的

只有在故乡的旧人旧事中才会

脱口而出的一声

童年很快被移植入城市

在时间的替换中

长成少女少妇中年妈

那一声乳名早就在故乡的挥别里湮没

 

某个时日  与孩子回忆过往以及乳名

奇妙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后来  我的乳名被孩子调皮又亲昵地唤起

每一次  都让我欢喜

恍惚闪回故乡 听见苍颜白发里的那声唤

 

那一次  与写书的一位同学谈起这事

她说你是再次听见了一种宠溺的感觉

我的眼睛因为她的懂得好像湿润了

我们彼此用对方的家乡话一次次唤对方的乳名 

 

是时间的伏笔还是命运的安排

我的乳名  在中断了很多年以后

竟由儿子和一位同学唤起

“飞伢仔”——

在记忆的琥珀里

这一声  只一声

就让我沦陷  

 

2018年10月10日午后于武汉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