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作快读 >

1510室的露台 (刊载2018年元月《海燕》)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01-10    作者:何红梅

  清晨总是被拂晓的鸟声唤醒的。一声清鸣,动人之处,啼破云天,也啼醒了梦中人。那一时刻是再也睡不住了,披上一件绣花的麻衣,也不急着梳妆,带着梦醒后的慵懒,推开露台,一脚踏进春色里。

  春是水墨画里的春。无论是那一池碧水,亭廊檐角,还是堆粉砌云的花,莺啼处的柳。一律蒙着一层薄薄的烟雾,就像水墨画里羊毫点晕开的色彩。怎么看都是一幅水灵灵的写意。

  唯不同的,无非是那烟柳的意态并不像我们南方的,总是柔情似水地拂动水波,一律羞答答地低垂着枝条。这里的柳一律都是挺立的姿态,再任枝条四面垂垂而下。有几分俊朗,又不失柔情和倔强,像极一名男子,带着儒雅诗意的韵致。

  露台的视线足够宽阔。远远间,柳色花丛里有人影晃动,不时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虽然,风将笑声送到耳边时只剩几点零星,却更有雾里观花的感染力。此间,几只鸟儿拍拍翅膀飞上云天去了,带起一阵粉粉的花瓣,盈盈飘落。那是昨夜栖息在杏花枝头的鸟儿,想是笑声惊动的。原来还有比我更早起的人,他们如此迫不及待相约一起去庭院采撷春色了。看他们不厌其烦的与春色合影,点点身影消融在柳色下,杏花影里,顷刻间成为春色的一体。看见这样的画面,有种恰好的圆满,再美的景致也须得有人才好,而人又不能太多,五六人,或七八人,刚刚好,这样的画面才更显鲜活,温暖,才是人间。

  料想从自然花草间回来的人,身上一定会沾染上草木气息,一定是清新的吧。仔细闻闻定能闻出绿的草,红的花,兼带着阳光的味道。整个人应该都是带着自然的色彩。

  这世间能有不恋花草的人吗?应该少有。花草注定是给人恋的,如果花草都不恋了,能指望他有一颗恋人的柔软心吗?《牡丹亭》里有段杜丽娘春日游园的唱词“偶然间心似缱,梅树边。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虽是戏里的唱曲,也是人心里掏出来的,那是来自一颗懂得眷念花草的柔软心。当初喜欢上昆曲,便是因为游园惊梦这一出,唱到花花草草由人恋时尚能自持,听到生生死死随人愿时,眼睛就突然潮湿起来。这世间红尘啊绕来绕去绕不开的只是一个“情”字,能为草木而动的心,就注定逃不掉。既然逃不掉就只能心甘情愿吧,便只能生生死死随人愿,酸酸楚楚无人怨吧。

  赏了两日的晴好,天便开始下雨了。

  有的人开始叹气,只说这雨下的扫兴。他们是觉得下雨不能散步,也不能拍照了,只能关在屋子里,不免惆怅。而我却喜欢,雨后的世界清新纯粹,纯粹的只有鸟声,漱漱而下的雨声,和迎着雨露拔节生长的草木之声。一直有雨天里听古琴曲的习惯。这时候在露台听一首古琴曲《双鹤听泉》最是相宜不过。“水中鸥鹭,山中野鹤,或息机于沙洲,或怡情于泉石,维不受人世樊笼之苦,逍遥于山水之中野……”

  听着听着,这雨,这院落,这宁静,连想念的速度都慢了下来。任雨滴合着心跳的拍子,轻轻的,一下,又一下。打击的全是人最内心的柔软。所触之处,外壳纷纷瓦解。

  既是私密的地方,自然是免不了发呆和看书的。

  发呆时脑子里只是一片留白,如宋代画师马远笔下的画面,一片空寂。四下除去鸟鸣,只有时时拂过的风,带着花木的芬芳,从人的身体里穿拂而过。偶尔也会听见几声人语,抬头,却不知道人在哪里。

  而看书,论这样的环境,读清少纳言的散文随笔《枕草子》再合适不过。清少纳言是一位才情风雅的女子,写人情世态、四季情趣、山川草木、自然风情和花鸟鱼虫的千姿百态,无限韵致。她的文笔干净、风雅、透着淡淡的妩媚。“一名多情的男子,只身度日。那夜晚一定去到什么地方。清晨归来,一直不睡。虽已睡眼惺忪之态,但他,拉过砚池,凝神磨墨,并非漫不经心地信笔胡涂,而是认真地给女人写信。他那坦荡柔情的姿态显得非常优美。”读到这些,心就动了。《人间四月天》里徐志摩和陆小曼有一段对话,“心在这里,没触着,它不会动”“要是,触着了呢”“触着了,那就有千百种滋味等着你尝了…….”小曼怔然听着,眼睛中竟融出了眼泪。

  沈从文说,“美,总不免让人伤心。”沈先生的话,此刻我能意会,却无法言传。只是合上书本,开始呆呆望着远处,那一刻,如同徐志摩望着小曼的目光,不能言语。

(2018年元月刊载于《海燕》)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1510室的露台 (刊载2018年元月《海燕》)

2019-01-10 11-11-59

  清晨总是被拂晓的鸟声唤醒的。一声清鸣,动人之处,啼破云天,也啼醒了梦中人。那一时刻是再也睡不住了,披上一件绣花的麻衣,也不急着梳妆,带着梦醒后的慵懒,推开露台,一脚踏进春色里。

  春是水墨画里的春。无论是那一池碧水,亭廊檐角,还是堆粉砌云的花,莺啼处的柳。一律蒙着一层薄薄的烟雾,就像水墨画里羊毫点晕开的色彩。怎么看都是一幅水灵灵的写意。

  唯不同的,无非是那烟柳的意态并不像我们南方的,总是柔情似水地拂动水波,一律羞答答地低垂着枝条。这里的柳一律都是挺立的姿态,再任枝条四面垂垂而下。有几分俊朗,又不失柔情和倔强,像极一名男子,带着儒雅诗意的韵致。

  露台的视线足够宽阔。远远间,柳色花丛里有人影晃动,不时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虽然,风将笑声送到耳边时只剩几点零星,却更有雾里观花的感染力。此间,几只鸟儿拍拍翅膀飞上云天去了,带起一阵粉粉的花瓣,盈盈飘落。那是昨夜栖息在杏花枝头的鸟儿,想是笑声惊动的。原来还有比我更早起的人,他们如此迫不及待相约一起去庭院采撷春色了。看他们不厌其烦的与春色合影,点点身影消融在柳色下,杏花影里,顷刻间成为春色的一体。看见这样的画面,有种恰好的圆满,再美的景致也须得有人才好,而人又不能太多,五六人,或七八人,刚刚好,这样的画面才更显鲜活,温暖,才是人间。

  料想从自然花草间回来的人,身上一定会沾染上草木气息,一定是清新的吧。仔细闻闻定能闻出绿的草,红的花,兼带着阳光的味道。整个人应该都是带着自然的色彩。

  这世间能有不恋花草的人吗?应该少有。花草注定是给人恋的,如果花草都不恋了,能指望他有一颗恋人的柔软心吗?《牡丹亭》里有段杜丽娘春日游园的唱词“偶然间心似缱,梅树边。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虽是戏里的唱曲,也是人心里掏出来的,那是来自一颗懂得眷念花草的柔软心。当初喜欢上昆曲,便是因为游园惊梦这一出,唱到花花草草由人恋时尚能自持,听到生生死死随人愿时,眼睛就突然潮湿起来。这世间红尘啊绕来绕去绕不开的只是一个“情”字,能为草木而动的心,就注定逃不掉。既然逃不掉就只能心甘情愿吧,便只能生生死死随人愿,酸酸楚楚无人怨吧。

  赏了两日的晴好,天便开始下雨了。

  有的人开始叹气,只说这雨下的扫兴。他们是觉得下雨不能散步,也不能拍照了,只能关在屋子里,不免惆怅。而我却喜欢,雨后的世界清新纯粹,纯粹的只有鸟声,漱漱而下的雨声,和迎着雨露拔节生长的草木之声。一直有雨天里听古琴曲的习惯。这时候在露台听一首古琴曲《双鹤听泉》最是相宜不过。“水中鸥鹭,山中野鹤,或息机于沙洲,或怡情于泉石,维不受人世樊笼之苦,逍遥于山水之中野……”

  听着听着,这雨,这院落,这宁静,连想念的速度都慢了下来。任雨滴合着心跳的拍子,轻轻的,一下,又一下。打击的全是人最内心的柔软。所触之处,外壳纷纷瓦解。

  既是私密的地方,自然是免不了发呆和看书的。

  发呆时脑子里只是一片留白,如宋代画师马远笔下的画面,一片空寂。四下除去鸟鸣,只有时时拂过的风,带着花木的芬芳,从人的身体里穿拂而过。偶尔也会听见几声人语,抬头,却不知道人在哪里。

  而看书,论这样的环境,读清少纳言的散文随笔《枕草子》再合适不过。清少纳言是一位才情风雅的女子,写人情世态、四季情趣、山川草木、自然风情和花鸟鱼虫的千姿百态,无限韵致。她的文笔干净、风雅、透着淡淡的妩媚。“一名多情的男子,只身度日。那夜晚一定去到什么地方。清晨归来,一直不睡。虽已睡眼惺忪之态,但他,拉过砚池,凝神磨墨,并非漫不经心地信笔胡涂,而是认真地给女人写信。他那坦荡柔情的姿态显得非常优美。”读到这些,心就动了。《人间四月天》里徐志摩和陆小曼有一段对话,“心在这里,没触着,它不会动”“要是,触着了呢”“触着了,那就有千百种滋味等着你尝了…….”小曼怔然听着,眼睛中竟融出了眼泪。

  沈从文说,“美,总不免让人伤心。”沈先生的话,此刻我能意会,却无法言传。只是合上书本,开始呆呆望着远处,那一刻,如同徐志摩望着小曼的目光,不能言语。

(2018年元月刊载于《海燕》)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