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书看台 >

《洈水谣》

来源:松滋市作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01-17    作者:庄严

《洈水谣》

庄严著

华龄出版社

2018年9月,第1版第1次

定价:38.00元

 

一名乡镇教师的《洈水谣》

  湖北省松滋市洈水镇的一名基层教师庄严先生的长篇小说《洈水谣》,近日由华龄出版社出版发行。
  《洈水谣》以一条河,一个湖为背景,多角度地展示了一个水乡小镇四十年的沧桑变迁,演绎了一群人的悲欢离合与爱恨情仇,勾勒出一幅幅水乡风景图和市井风俗图。终年流淌的洈水宛若天籁般的歌谣,一咏三叹,赋与小说别样的旋律美。

文学大师沈从文的小说《边城》火了一座湘西古城——凤凰。而今,小说作者庄严的家乡松滋洈水,早已拂去"养在深闺人未知”的神秘面纱。《洈水谣》的问世,必将为国家4A景区的松滋洈水增添一道独特的文化风景。
 

(松滋市作家协会:周世芬)

 

一曲动人心弦的美丽歌谣

——说庄严长篇小说《洈水谣

田永华

 

长篇小说《洈水谣》,新近由北京华龄出版社正式出版,这是松滋文学的新收获。

身为乡村教师的作家庄严,用了半年时间,创作的16万字的长篇小说《洈水谣》,以一条河、一个湖为背景,在亘古不变的小河流水中,天籁余音不绝,将故事娓娓道来。犹如一曲动人心弦的歌谣,让读者从清丽、幽婉的文字里一咏三叹,令人荡气回肠……

《洈水谣》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示了一个南方乡镇40年的沧桑巨变,是给改革开放40年的一份献礼。

洈水,古称油水,因其水流入公安县油江口而得名。

洈水,后称洈水,因水中有镇河山名曰洈山而得名。

洈水,南源起源湖南石门太平镇穿山河,经子良乡流出。北源起于湖北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渔洋关清水湾,经仁和坪流出。两源于松滋卸甲坪境内两河口汇聚,方称洈水。

洈水东流,经松滋南部乡镇在公安申津渡与界溪河汇合,在汪家汊注入松滋河,然后入洞庭、入长江,直奔大海。是松滋的母亲河。

洈水治理之前,是一方穷山恶水。上世纪50年代和70年代经湘鄂两省人民两次治理,方成现在具灌溉舟辑之便、养殖富民之利、旅游观赏之美格局。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洈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正如作者在书中所述:“假如一个土生土长的洈水人少小离家,时隔几十年后重返故乡,他一家会惊艳于洈水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不惜笔墨将洈水“不是鹤立鸡群,也似玉树临风。”“静美中跳跃着动感,律动中复归于柔媚,流光溢彩,如梦似幻。”以及对“洈水湖畔酷似西藏布达拉宫的现代建筑群,藏身于大坝之下丛林之中,汽车露营地规模宏大,别有风味”的描写,无不倾注了作者对家乡的深情,读后让人魂牵梦绕,深深触动人们内心那根叫着“乡愁”的触角。

该书安排在今年出版,表明了作者意在为改革开放40周年献礼的良苦用心。

《洈水谣》真实而艺术地再现了90年前,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九岭岗起义,以文学的形式,书写了松滋的红色记忆。

关于九岭岗起义,作者不是以史学家的叙述出现,而是以批改学生周小玲的作文中的一段文字导入:“我的爷爷叫周维新,我没有见过我爷爷,我爸爸也没见过。听我爸讲,我爸还没出生前,我爷爷就死了。我爸说,我爷爷死得很惨,是被敌人杀害的……”然后,对于1928年6月,由中共松滋县委书记黄杰等领导的九岭岗起义进行了描写和叙述,成为小说引人入胜的血色记忆。更展示了洈水的英雄本色,使小说富于沧桑感,显得厚重。特别是九岭岗下无名老人的山歌:

……四字不留门,

团局得知情,

生夏带兵上九村,

提了邹恒春……

六字绿荫荫,

二次上九村,

八条快火丢干净,

个个把命拼。

……

把九岭岗起义描绘得活灵活现,充分表现了当时九岭岗民众,乃至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争取解放和今天的幸福生活浴血奋战、英勇不屈的战斗精神。

《洈水谣》成功塑造了王党恩和肖遥这两个人物形象,以其身上充满的理想主义光环,传递了满满的正能量,是一首当下青年为实现理想不懈奋斗的颂歌。

王党恩、肖遥是洈水湖畔一起长大的两个小伙伴,中、小学是同学,高考之后,两人以三分之差分别进入荆州师专和松滋师范学习,是当时农村学子中的佼佼者。王党恩大学毕业后,去了县委党校工作,后来成为一颗政坛新星。他忧国忧民,充满理想主义色彩。但为前途计,却不得不以婚姻来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不幸的是39岁即英年早逝,令人扼腕叹息。肖遥师范毕业后,却长期在家乡从事教育工作,半辈子从未离开三尺讲台,他随遇而安,与人无比,与世无争,安安静静地教书,安安静静地看书,执着地为文学而追梦,并安安静静地享受着一个人的精神旅行。对此,他有一句富含哲理的话:“有些经典需用生命阅读。”让人回味不穷。人物的真实可信,语言的朴实无华,性格的自然刻画,充分表达了“真实是文学的生命”这一理念。

《洈水谣》以对几对年青人爱情故事的讲述,演绎了缠绵悱恻的古老主题,是一曲爱的咏叹。

《洈水谣》中用了较多文字去表现王党恩与周小梅的爱恋,肖遥与黄莉的相互倾慕成情、雷一鸣与周小琼这对不共戴天世仇的后代终成眷属,以及王一枝、任重的畸恋别情,对爱这个文学的古老主题进行演绎。使王党恩为了改变命运和达成理想,终与周小梅分手,充满了英雄悲情;肖遥与黄莉这对被置于穷乡僻壤乡间学校的单身男女,在“醉人的春夜,在淡淡的栀子花的馥郁中,完成了一个男人和女人的蜕变”,有了说词;雷一鸣与周小琼的结合,为一段历史的终结抹上了一层温暖的色彩;对王一枝、任重的畸情别恋所产生的恶果,以及形成的原因进行了无情的鞭笞。

作者在书中别有深意的写道:“完美的婚姻是什么?是貌美如花,还是冰清玉洁?是温情浪漫,还是忠贞不渝?结婚的意义何在?是爱情的归宿,还是被生活绑架?是了结人生的一桩使命,还是抵达生命的又一个驿站和起点?”让人玩味不已,回答是抑或不是似乎都不尽然。

《洈水谣》以优美的文字,不惜笔墨地对母亲河的描写,充满了浓浓的乡愁,是一部极富地域特色的乡土佳作。

作者以优美的文字和流畅的叙述,为读者描绘了洈水的美丽、富饶、多情,有关这样的字句篇章俯拾即得,作者采用了主导小说叙述界的散文语言,夹杂以富于地域特色的方言俚语,为小说增色不少,让人读起来非常愉悦。我以为,作者为我们提供的文本,不失为一部乡土佳作,是一曲动人心弦的美丽歌谣。

除了小说思想和艺术层面的成就以外,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作者对乡村、对教育、对文学的守望,是十分值得称道的。

在多数人鄙视乡村、向往城市的市俗面前,他把根深深扎在自己的家乡;在弃教从政经商潮流的冲击下,他从来没有想放下手中的教鞭;在文学近乎荒漠化的今天,他却心中有梦,痴心不改。正如他在后记中所述:“一个梦,从少年做到暮年。”“梦想是唯美的,她是每个人心中生生不息的灯。”当下,我们要大力繁荣和发展文艺,努力创作精品力作,有了这种不改初心的守望,和这种不求闻达、远离喧嚣的清静淡泊之心,何愁高峰不可攀登!

当然,作为一个基层作者,缺乏创作长篇的实践经验,缺憾是在所难免的。《洈水谣》如果在主题挖掘、典型人物塑造、故事情节的完整性以及人物性格和心理活动的展示上再花些功夫的话,我想一定会更加厚重,更有份量。

一次作品研讨,是上一次创作活动的终结,也是下一次创作活动的开始,我们期待庄严为读者奉献更多新的精品力作。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洈水谣》

2019-01-17 16-30-38

《洈水谣》

庄严著

华龄出版社

2018年9月,第1版第1次

定价:38.00元

 

一名乡镇教师的《洈水谣》

  湖北省松滋市洈水镇的一名基层教师庄严先生的长篇小说《洈水谣》,近日由华龄出版社出版发行。
  《洈水谣》以一条河,一个湖为背景,多角度地展示了一个水乡小镇四十年的沧桑变迁,演绎了一群人的悲欢离合与爱恨情仇,勾勒出一幅幅水乡风景图和市井风俗图。终年流淌的洈水宛若天籁般的歌谣,一咏三叹,赋与小说别样的旋律美。

文学大师沈从文的小说《边城》火了一座湘西古城——凤凰。而今,小说作者庄严的家乡松滋洈水,早已拂去"养在深闺人未知”的神秘面纱。《洈水谣》的问世,必将为国家4A景区的松滋洈水增添一道独特的文化风景。
 

(松滋市作家协会:周世芬)

 

一曲动人心弦的美丽歌谣

——说庄严长篇小说《洈水谣

田永华

 

长篇小说《洈水谣》,新近由北京华龄出版社正式出版,这是松滋文学的新收获。

身为乡村教师的作家庄严,用了半年时间,创作的16万字的长篇小说《洈水谣》,以一条河、一个湖为背景,在亘古不变的小河流水中,天籁余音不绝,将故事娓娓道来。犹如一曲动人心弦的歌谣,让读者从清丽、幽婉的文字里一咏三叹,令人荡气回肠……

《洈水谣》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示了一个南方乡镇40年的沧桑巨变,是给改革开放40年的一份献礼。

洈水,古称油水,因其水流入公安县油江口而得名。

洈水,后称洈水,因水中有镇河山名曰洈山而得名。

洈水,南源起源湖南石门太平镇穿山河,经子良乡流出。北源起于湖北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渔洋关清水湾,经仁和坪流出。两源于松滋卸甲坪境内两河口汇聚,方称洈水。

洈水东流,经松滋南部乡镇在公安申津渡与界溪河汇合,在汪家汊注入松滋河,然后入洞庭、入长江,直奔大海。是松滋的母亲河。

洈水治理之前,是一方穷山恶水。上世纪50年代和70年代经湘鄂两省人民两次治理,方成现在具灌溉舟辑之便、养殖富民之利、旅游观赏之美格局。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洈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正如作者在书中所述:“假如一个土生土长的洈水人少小离家,时隔几十年后重返故乡,他一家会惊艳于洈水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不惜笔墨将洈水“不是鹤立鸡群,也似玉树临风。”“静美中跳跃着动感,律动中复归于柔媚,流光溢彩,如梦似幻。”以及对“洈水湖畔酷似西藏布达拉宫的现代建筑群,藏身于大坝之下丛林之中,汽车露营地规模宏大,别有风味”的描写,无不倾注了作者对家乡的深情,读后让人魂牵梦绕,深深触动人们内心那根叫着“乡愁”的触角。

该书安排在今年出版,表明了作者意在为改革开放40周年献礼的良苦用心。

《洈水谣》真实而艺术地再现了90年前,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九岭岗起义,以文学的形式,书写了松滋的红色记忆。

关于九岭岗起义,作者不是以史学家的叙述出现,而是以批改学生周小玲的作文中的一段文字导入:“我的爷爷叫周维新,我没有见过我爷爷,我爸爸也没见过。听我爸讲,我爸还没出生前,我爷爷就死了。我爸说,我爷爷死得很惨,是被敌人杀害的……”然后,对于1928年6月,由中共松滋县委书记黄杰等领导的九岭岗起义进行了描写和叙述,成为小说引人入胜的血色记忆。更展示了洈水的英雄本色,使小说富于沧桑感,显得厚重。特别是九岭岗下无名老人的山歌:

……四字不留门,

团局得知情,

生夏带兵上九村,

提了邹恒春……

六字绿荫荫,

二次上九村,

八条快火丢干净,

个个把命拼。

……

把九岭岗起义描绘得活灵活现,充分表现了当时九岭岗民众,乃至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争取解放和今天的幸福生活浴血奋战、英勇不屈的战斗精神。

《洈水谣》成功塑造了王党恩和肖遥这两个人物形象,以其身上充满的理想主义光环,传递了满满的正能量,是一首当下青年为实现理想不懈奋斗的颂歌。

王党恩、肖遥是洈水湖畔一起长大的两个小伙伴,中、小学是同学,高考之后,两人以三分之差分别进入荆州师专和松滋师范学习,是当时农村学子中的佼佼者。王党恩大学毕业后,去了县委党校工作,后来成为一颗政坛新星。他忧国忧民,充满理想主义色彩。但为前途计,却不得不以婚姻来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不幸的是39岁即英年早逝,令人扼腕叹息。肖遥师范毕业后,却长期在家乡从事教育工作,半辈子从未离开三尺讲台,他随遇而安,与人无比,与世无争,安安静静地教书,安安静静地看书,执着地为文学而追梦,并安安静静地享受着一个人的精神旅行。对此,他有一句富含哲理的话:“有些经典需用生命阅读。”让人回味不穷。人物的真实可信,语言的朴实无华,性格的自然刻画,充分表达了“真实是文学的生命”这一理念。

《洈水谣》以对几对年青人爱情故事的讲述,演绎了缠绵悱恻的古老主题,是一曲爱的咏叹。

《洈水谣》中用了较多文字去表现王党恩与周小梅的爱恋,肖遥与黄莉的相互倾慕成情、雷一鸣与周小琼这对不共戴天世仇的后代终成眷属,以及王一枝、任重的畸恋别情,对爱这个文学的古老主题进行演绎。使王党恩为了改变命运和达成理想,终与周小梅分手,充满了英雄悲情;肖遥与黄莉这对被置于穷乡僻壤乡间学校的单身男女,在“醉人的春夜,在淡淡的栀子花的馥郁中,完成了一个男人和女人的蜕变”,有了说词;雷一鸣与周小琼的结合,为一段历史的终结抹上了一层温暖的色彩;对王一枝、任重的畸情别恋所产生的恶果,以及形成的原因进行了无情的鞭笞。

作者在书中别有深意的写道:“完美的婚姻是什么?是貌美如花,还是冰清玉洁?是温情浪漫,还是忠贞不渝?结婚的意义何在?是爱情的归宿,还是被生活绑架?是了结人生的一桩使命,还是抵达生命的又一个驿站和起点?”让人玩味不已,回答是抑或不是似乎都不尽然。

《洈水谣》以优美的文字,不惜笔墨地对母亲河的描写,充满了浓浓的乡愁,是一部极富地域特色的乡土佳作。

作者以优美的文字和流畅的叙述,为读者描绘了洈水的美丽、富饶、多情,有关这样的字句篇章俯拾即得,作者采用了主导小说叙述界的散文语言,夹杂以富于地域特色的方言俚语,为小说增色不少,让人读起来非常愉悦。我以为,作者为我们提供的文本,不失为一部乡土佳作,是一曲动人心弦的美丽歌谣。

除了小说思想和艺术层面的成就以外,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作者对乡村、对教育、对文学的守望,是十分值得称道的。

在多数人鄙视乡村、向往城市的市俗面前,他把根深深扎在自己的家乡;在弃教从政经商潮流的冲击下,他从来没有想放下手中的教鞭;在文学近乎荒漠化的今天,他却心中有梦,痴心不改。正如他在后记中所述:“一个梦,从少年做到暮年。”“梦想是唯美的,她是每个人心中生生不息的灯。”当下,我们要大力繁荣和发展文艺,努力创作精品力作,有了这种不改初心的守望,和这种不求闻达、远离喧嚣的清静淡泊之心,何愁高峰不可攀登!

当然,作为一个基层作者,缺乏创作长篇的实践经验,缺憾是在所难免的。《洈水谣》如果在主题挖掘、典型人物塑造、故事情节的完整性以及人物性格和心理活动的展示上再花些功夫的话,我想一定会更加厚重,更有份量。

一次作品研讨,是上一次创作活动的终结,也是下一次创作活动的开始,我们期待庄严为读者奉献更多新的精品力作。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