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又是一年三月三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03-07    作者:彭定新

   “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牵着我的思念和梦幻,走回到童年------”一曲苏红的经典老歌在耳边回响。

1  

农历三月,桃红柳绿,草长莺飞,大地彻底醒了,绿叶蘸着露珠,泛着光,显得盎然。经过一个秋冬的孕育,这心仪的绿和光,从田间氤氲到山腰到山顶。  

童年的三月,做梦的三月。当褪去棉袄,放开一切羁绊,带着轻松和向往,向大自然奔去,于是,我们和茅毡就有了亲密的接触,我的童年就有了春意。

      茅毡和少年一样,总是昂扬个头,恣意向上,奔跑无边。

      其实茅毡就是丝茅草,当丝茅草怀春时,茅毡也在孕育了。当大地襁褓用季节的温度哺育,茅毡就迫不急待地从泥土中钻了出来,它的钻出,并不带来护佐的草叶。只见茅毡直挺挺向上伸着,像一根织毛衣的竹扦,顶端是尖的,尖上生有一片小小的叶子,像一小旗杆上挂了一面小旗子。当茅毡长到拃把长(4-5寸)时,它的身材略显富态,腆着个肚子。颜色也与其它春草显得不同,绿中带有紫红。这个时节大约是农历的三月初三。“三月三,抽茅毡”,我们就大声喊出来。  

田埂上的毛毡最鲜、最嫩、最壮、也最显眼,成了我们抽茅毡的首选之地。因为头年秋天勤劳的父辈们把丝茅草都割下了,做成了草夹子,用来盖猪圈防雨,用来搭棚子,所以整理后的田埂,茅毡长得欢,也便于采撷。我们放学后,走在乡间的田埂上,一边打猪草,一边抽茅毡。有时也专门抽茅毡。通常是用右手去抽茅毡,瞄准一棵饱满的,用拇指和食指夹紧,但又不致以伤害的力度,轻轻一拔,“卟噔”一声,茅毡就抽出来了,交给左手,不一会儿,就可以抽一大把,用橡皮筋扎起来。  

分享茅毡的喜悦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拿一根茅毡,剥开外层的绿皮,就露出了银白色的、毛绒绒的芯,放入口中咀嚼,软软的、柔柔的,缠绕着青草味的香和生津的甜。我想这就是童年的一种美味了。如果不解馋,我们就会一次性地剥出很多芯条,把银白色的芯条盘成一层层圆圈,拍成粑粑,一把喂进嘴里,那才叫一个爽。当然,拿到学校与同学们共享成果也是一种骄傲。实际上,童年时期也没有什么零食,用茅毡来充饥和来满足口欲是常见的事情,但现在离我们已经渐行渐远了。城市的少年更不知道什么是茅毡了。  

三月三,是抽茅毡的最佳时期,早了,茅毡没有成熟,内容是空的。迟了,茅毡就变老了,少了那种鲜嫩,吃起来木渣渣的,味同嚼蜡。再后来,茅毡就吐出粉白色的花絮了。随着一天天长大,花絮像一把小刷子弯着个头,风一吹,左右摇摆,调皮的男同学扯来一些,用毛绒绒的小刷子去搔女同学的脖子和发际,由此引来女同学的花拳绣腿。茅毡原来就是丝茅草尚未吐出的花蕾,草还未长出,却先伸出花苞。  

“三月三抽茅毡,茅毡香茅毡甜,看着大人去种田”。抽茅毡的季节,春耕的季节。家燕呢喃,白鹭翻飞,父亲的一声吆喝,那黄牛就拖着铁犁向前奔去,犁耙水响,犁出了一圈一圈的图画,就像一圈一圈的茅毡粑粑。  

 

  

2  

三月三,地米菜煮鸡蛋。这个在老家农村的习俗和食俗,已经传播到城市里了。每年农历三月初三当天,农村大爹大妈就挑着担子沿街叫卖:“地米菜,一元一把”,“土鸡蛋,一元一个”。年轻的城市新生代还真不认识地米菜,更不知道地米菜煮鸡蛋。带着好奇围着大爹大妈问这问那。  

地米菜,学名叫荠菜。别看它长在地上不起眼,一般人把它当野菜看,可是在古代文人墨客中多用诗词咏赞呢!《诗经》中有“其甘如荠”之说,说明荠菜花是甘甜的。《楚辞》中“故荼荠不同亩兮,兰苣幽而独芳”,把屈原的“苦荼和甜荠不在一块田里生长”的处世心志表达无疑。也说明在2200多年前宜昌人就吃地米菜了。辛弃疾一首“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的最美诗,表达荠菜并不像野菜那样简单,它代表着故乡的春天。苏轼的“时绕麦田求野荠,强为僧舍煮山羹”,地米菜还是一大美味。

     “地米菜煮鸡蛋”,与一个民间传说有关。三国时期,名医华佗采药时,忽遇大雨,他在一老者家中避雨,见老者患头晕症,痛苦不堪。华佗随即替老者诊断,并在老者园内采来一把荠菜,嘱老者取汁煮鸡蛋吃。老者照办,吃蛋三枚后,病即痊愈。此事传开,人们都纷纷用地米菜煮鸡蛋吃。而华佗给老者治病的日期正是农历三月初三。这就是宜昌人每年三月三,用地米菜煮鸡蛋男女老幼都要吃的原由。

     地米菜确具有明目清火、利肝健胃等功效,被誉为“菜中甘草”。鸡蛋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等多种营养,将鸡蛋同地菜煎煮,可使蛋味更加鲜美。 荠菜的谐音是“聚财”,故此,老百姓又根据民间传说,于三月初三这一天,在祭祖的时候,借助祖先的神灵和财气,将新鲜荠菜洗净后捆扎成一小束,放入鸡蛋、红枣、八角,再配两三片生姜,煮上一大锅,全家都吃,食之既可交发财运,又可防治头痛头昏病,久而久之便形成一种民间特有的食疗习俗。煮鸡蛋的地米菜水洒在房前屋后,还可预防春瘟。  

城里人踏青已成为一种时尚,地米菜也为广大市民所认识。一时间,用地米菜做馅包饺子也成了餐桌上的佼佼者。  

3

  清晨,当母亲割来青青的香蒿,准备做蒿子粑粑时,我知道三月三到了。三月三吃蒿子粑粑就像正月十五吃元宵一样,成了童年难忘的美好记忆。  

蒿子,也叫艾蒿,不是所有的蒿子都能做蒿子粑粑的。母亲采割的是一种正面深绿的、背面白色的,闻起来有股特殊的清香味。母亲说,这种蒿子叫香蒿。后来我也知道还有白蒿、青蒿、牡蒿、臭蒿等多种,这些长在野外的一抹绿色,给春天带来了生机和希望。那青蒿不就是屠呦呦发明的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的亲本么!  

做蒿子粑粑很讲究,主要成分除蒿子叶外,还有糯米粉、腊肉、盐等。处理蒿叶是关键一环,蒿叶要选择鲜嫩的蒿叶尖,洗净,用开水焯一下,以去除苦味,然后用冷水冲凉。母亲说,冲走一些深色的蒿汁和绒毛后,做出来的粑粑不会太黑。冲凉晾干后,把蒿叶切碎,做粑粑的蒿子食材就准备好了。腊肉的处理和做元宵馅一样,切成肉丁炒个七八成熟待用。最后就是蒿叶与糯米粉、腊肉丁及少许盐用温水拌和了,蒿叶与糯米粉、腊肉丁的比例应掌握好,蒿叶不易多,三成就够了。一边拌和一边捏成圆形或扁形的粑粑。

 

     蒿子粑粑可炸可蒸可煎可炕,不管哪种做法,都清香酥软,味鲜色美,回味无穷。一般蒿子粑粑不加其它佐料,吃的就是一种特殊的蒿香味,品的就是一种悠长的风味史。  

每年三月三,家乡做蒿子粑粑,吃蒿子粑粑已成为一种态度和仪式。母亲说,多吃点,吃了蒿子粑粑就“巴魂”了。祖母说,多吃点,吃了蒿子粑粑不掉“魂”。小时候我听不懂母亲和祖母的话,问为什么?母亲说,小孩子不多嘴,这也是我的母亲说的,是母亲的母亲传下来的。  

原来,据传每年农历三月初三晚上,阴间热闹非凡,披红挂绿,张灯结彩,披着华丽衣裳的“鬼魂”,玩狮子、踩高跷、唱傩戏、舞龙灯,好似与人间“三十的火十五的灯”比一比。人间的魂魄受不了阴间的诱惑,纷纷去鬼市游玩。有的喝酒听曲,有的观灯看戏,待到雄鸡报晓鬼魂收市时,一些乐而忘返的游魂就被阎王收留在阴间了。因此,农历三月初三,人间被称为“鬼节”。

  小孩最贪玩,最易失魂落魄。为保平安,每当“鬼节”到来之时,人们纷纷到庙里烧香磕头,祈求神灵保佑。浓烈的香火,直冲莲花座上的观音菩萨,观音掐指一算,知道了人们烧香的原委。一天晚上,观音托梦给一位老奶奶:“我是南海观音菩萨,知道人间有难,特来拯救你们。赠你蒿草一株,用它和面做粑粑吃下可以巴魂,三月初三保管无恙。”老奶奶醒来,发现手里果然拿着一珠青茸茸的蒿草,于是赶紧把观音托梦赠蒿的事告诉乡亲,大家听后忙去地里采摘青蒿,磨面做粑粑吃。说也奇怪,凡是吃了蒿子粑粑的人都平平安安地过了“鬼节”。

   传说毕竟是传说,“鬼节”已渐行渐远。但蒿子粑粑永远地流传下来,还是那个味道。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又是一年三月三

2019-03-07 00-00-00

   “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牵着我的思念和梦幻,走回到童年------”一曲苏红的经典老歌在耳边回响。

1  

农历三月,桃红柳绿,草长莺飞,大地彻底醒了,绿叶蘸着露珠,泛着光,显得盎然。经过一个秋冬的孕育,这心仪的绿和光,从田间氤氲到山腰到山顶。  

童年的三月,做梦的三月。当褪去棉袄,放开一切羁绊,带着轻松和向往,向大自然奔去,于是,我们和茅毡就有了亲密的接触,我的童年就有了春意。

      茅毡和少年一样,总是昂扬个头,恣意向上,奔跑无边。

      其实茅毡就是丝茅草,当丝茅草怀春时,茅毡也在孕育了。当大地襁褓用季节的温度哺育,茅毡就迫不急待地从泥土中钻了出来,它的钻出,并不带来护佐的草叶。只见茅毡直挺挺向上伸着,像一根织毛衣的竹扦,顶端是尖的,尖上生有一片小小的叶子,像一小旗杆上挂了一面小旗子。当茅毡长到拃把长(4-5寸)时,它的身材略显富态,腆着个肚子。颜色也与其它春草显得不同,绿中带有紫红。这个时节大约是农历的三月初三。“三月三,抽茅毡”,我们就大声喊出来。  

田埂上的毛毡最鲜、最嫩、最壮、也最显眼,成了我们抽茅毡的首选之地。因为头年秋天勤劳的父辈们把丝茅草都割下了,做成了草夹子,用来盖猪圈防雨,用来搭棚子,所以整理后的田埂,茅毡长得欢,也便于采撷。我们放学后,走在乡间的田埂上,一边打猪草,一边抽茅毡。有时也专门抽茅毡。通常是用右手去抽茅毡,瞄准一棵饱满的,用拇指和食指夹紧,但又不致以伤害的力度,轻轻一拔,“卟噔”一声,茅毡就抽出来了,交给左手,不一会儿,就可以抽一大把,用橡皮筋扎起来。  

分享茅毡的喜悦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拿一根茅毡,剥开外层的绿皮,就露出了银白色的、毛绒绒的芯,放入口中咀嚼,软软的、柔柔的,缠绕着青草味的香和生津的甜。我想这就是童年的一种美味了。如果不解馋,我们就会一次性地剥出很多芯条,把银白色的芯条盘成一层层圆圈,拍成粑粑,一把喂进嘴里,那才叫一个爽。当然,拿到学校与同学们共享成果也是一种骄傲。实际上,童年时期也没有什么零食,用茅毡来充饥和来满足口欲是常见的事情,但现在离我们已经渐行渐远了。城市的少年更不知道什么是茅毡了。  

三月三,是抽茅毡的最佳时期,早了,茅毡没有成熟,内容是空的。迟了,茅毡就变老了,少了那种鲜嫩,吃起来木渣渣的,味同嚼蜡。再后来,茅毡就吐出粉白色的花絮了。随着一天天长大,花絮像一把小刷子弯着个头,风一吹,左右摇摆,调皮的男同学扯来一些,用毛绒绒的小刷子去搔女同学的脖子和发际,由此引来女同学的花拳绣腿。茅毡原来就是丝茅草尚未吐出的花蕾,草还未长出,却先伸出花苞。  

“三月三抽茅毡,茅毡香茅毡甜,看着大人去种田”。抽茅毡的季节,春耕的季节。家燕呢喃,白鹭翻飞,父亲的一声吆喝,那黄牛就拖着铁犁向前奔去,犁耙水响,犁出了一圈一圈的图画,就像一圈一圈的茅毡粑粑。  

 

  

2  

三月三,地米菜煮鸡蛋。这个在老家农村的习俗和食俗,已经传播到城市里了。每年农历三月初三当天,农村大爹大妈就挑着担子沿街叫卖:“地米菜,一元一把”,“土鸡蛋,一元一个”。年轻的城市新生代还真不认识地米菜,更不知道地米菜煮鸡蛋。带着好奇围着大爹大妈问这问那。  

地米菜,学名叫荠菜。别看它长在地上不起眼,一般人把它当野菜看,可是在古代文人墨客中多用诗词咏赞呢!《诗经》中有“其甘如荠”之说,说明荠菜花是甘甜的。《楚辞》中“故荼荠不同亩兮,兰苣幽而独芳”,把屈原的“苦荼和甜荠不在一块田里生长”的处世心志表达无疑。也说明在2200多年前宜昌人就吃地米菜了。辛弃疾一首“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的最美诗,表达荠菜并不像野菜那样简单,它代表着故乡的春天。苏轼的“时绕麦田求野荠,强为僧舍煮山羹”,地米菜还是一大美味。

     “地米菜煮鸡蛋”,与一个民间传说有关。三国时期,名医华佗采药时,忽遇大雨,他在一老者家中避雨,见老者患头晕症,痛苦不堪。华佗随即替老者诊断,并在老者园内采来一把荠菜,嘱老者取汁煮鸡蛋吃。老者照办,吃蛋三枚后,病即痊愈。此事传开,人们都纷纷用地米菜煮鸡蛋吃。而华佗给老者治病的日期正是农历三月初三。这就是宜昌人每年三月三,用地米菜煮鸡蛋男女老幼都要吃的原由。

     地米菜确具有明目清火、利肝健胃等功效,被誉为“菜中甘草”。鸡蛋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等多种营养,将鸡蛋同地菜煎煮,可使蛋味更加鲜美。 荠菜的谐音是“聚财”,故此,老百姓又根据民间传说,于三月初三这一天,在祭祖的时候,借助祖先的神灵和财气,将新鲜荠菜洗净后捆扎成一小束,放入鸡蛋、红枣、八角,再配两三片生姜,煮上一大锅,全家都吃,食之既可交发财运,又可防治头痛头昏病,久而久之便形成一种民间特有的食疗习俗。煮鸡蛋的地米菜水洒在房前屋后,还可预防春瘟。  

城里人踏青已成为一种时尚,地米菜也为广大市民所认识。一时间,用地米菜做馅包饺子也成了餐桌上的佼佼者。  

3

  清晨,当母亲割来青青的香蒿,准备做蒿子粑粑时,我知道三月三到了。三月三吃蒿子粑粑就像正月十五吃元宵一样,成了童年难忘的美好记忆。  

蒿子,也叫艾蒿,不是所有的蒿子都能做蒿子粑粑的。母亲采割的是一种正面深绿的、背面白色的,闻起来有股特殊的清香味。母亲说,这种蒿子叫香蒿。后来我也知道还有白蒿、青蒿、牡蒿、臭蒿等多种,这些长在野外的一抹绿色,给春天带来了生机和希望。那青蒿不就是屠呦呦发明的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的亲本么!  

做蒿子粑粑很讲究,主要成分除蒿子叶外,还有糯米粉、腊肉、盐等。处理蒿叶是关键一环,蒿叶要选择鲜嫩的蒿叶尖,洗净,用开水焯一下,以去除苦味,然后用冷水冲凉。母亲说,冲走一些深色的蒿汁和绒毛后,做出来的粑粑不会太黑。冲凉晾干后,把蒿叶切碎,做粑粑的蒿子食材就准备好了。腊肉的处理和做元宵馅一样,切成肉丁炒个七八成熟待用。最后就是蒿叶与糯米粉、腊肉丁及少许盐用温水拌和了,蒿叶与糯米粉、腊肉丁的比例应掌握好,蒿叶不易多,三成就够了。一边拌和一边捏成圆形或扁形的粑粑。

 

     蒿子粑粑可炸可蒸可煎可炕,不管哪种做法,都清香酥软,味鲜色美,回味无穷。一般蒿子粑粑不加其它佐料,吃的就是一种特殊的蒿香味,品的就是一种悠长的风味史。  

每年三月三,家乡做蒿子粑粑,吃蒿子粑粑已成为一种态度和仪式。母亲说,多吃点,吃了蒿子粑粑就“巴魂”了。祖母说,多吃点,吃了蒿子粑粑不掉“魂”。小时候我听不懂母亲和祖母的话,问为什么?母亲说,小孩子不多嘴,这也是我的母亲说的,是母亲的母亲传下来的。  

原来,据传每年农历三月初三晚上,阴间热闹非凡,披红挂绿,张灯结彩,披着华丽衣裳的“鬼魂”,玩狮子、踩高跷、唱傩戏、舞龙灯,好似与人间“三十的火十五的灯”比一比。人间的魂魄受不了阴间的诱惑,纷纷去鬼市游玩。有的喝酒听曲,有的观灯看戏,待到雄鸡报晓鬼魂收市时,一些乐而忘返的游魂就被阎王收留在阴间了。因此,农历三月初三,人间被称为“鬼节”。

  小孩最贪玩,最易失魂落魄。为保平安,每当“鬼节”到来之时,人们纷纷到庙里烧香磕头,祈求神灵保佑。浓烈的香火,直冲莲花座上的观音菩萨,观音掐指一算,知道了人们烧香的原委。一天晚上,观音托梦给一位老奶奶:“我是南海观音菩萨,知道人间有难,特来拯救你们。赠你蒿草一株,用它和面做粑粑吃下可以巴魂,三月初三保管无恙。”老奶奶醒来,发现手里果然拿着一珠青茸茸的蒿草,于是赶紧把观音托梦赠蒿的事告诉乡亲,大家听后忙去地里采摘青蒿,磨面做粑粑吃。说也奇怪,凡是吃了蒿子粑粑的人都平平安安地过了“鬼节”。

   传说毕竟是传说,“鬼节”已渐行渐远。但蒿子粑粑永远地流传下来,还是那个味道。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