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小说 >

桃花开了(小小说)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03-25    作者:李 新

  起风了,是习习的和风。春之二月天,阳光温柔。  

万爷抱着硕大的不锈钢保温杯,坐在门前不远处的石坎上,晒上午的太阳。时不时地,万爷向面前大山处的桃花山腰上一大片的果树林张望着。屋后,竹林绿荫如盖。几群喜鹊、翠鸟、麻雀在竹林枝条间上窜下跳,愉快地欢叫。  

万爷静静地听鸟语,神态安然,心情惬意极了。偶尔,万爷拧开保温杯盖慢悠悠喝一口山楂叶子水。  

突然间,进入桃花村上湾的转凹处,断断续续传来挖掘机的轰鸣声。今天,这突兀而至的机械声,让万爷紧了紧眉头。随着挖掘机间断的轰鸣声,万爷喝口水、砸吧几下嘴,朝上湾转凹的山路方向凝着神,努力地想着什么。  

一根烟功夫,万爷浑身暖乎乎的。大花猫和黄狗偎依在脚边,陪万爷一起享受山村里的日光浴。一只油光水滑的松鼠,从石坎孔隙间探闪着脑袋,忽地从万爷跟前奔过去,跳上了老栗树的枝桠,长过身躯的尾巴得意地甩着弧线。大花猫和黄狗眼见松鼠跃过时,身子只是略略微微地撤动了下,便又自顾地眯起眼晴,迎着阳光,舒服起来。  

“老头子,莫光晓得塌屁股挺日头哈,去把洞里的红薯捡一点出来,中饭和晚饭熬糯米粥、蒸红薯丸子吃,这也是丫丫最爱吃的呢”。老伴刘伯妈,与万爷一辈子形影不离,相濡以沫,村里老老少少都习惯喊她“万爷伯妈”。在桃花村,人人这样称呼,刘伯妈乐意,万爷高兴。那称呼很暖,像阳光一样。  

万爷也不是本名,姓万倒没错,称“爷”似乎就有点大了。今年过了农历三月最后一天,就该88岁了,刘伯妈比万爷小5岁,这是桃花村目前最大的寿星老夫妻。老夫妻俩耳聪目明,身板硬朗。大家都这么叫着 “万爷”和“万爷伯妈”,谁都觉得理所当然。  

刘伯妈喊万爷去取红薯的洞,就在万爷坐着的石坎正下方的老栗树旁边。洞是石洞,不足两米深,天然而成,四季温凉。石洞的斜口像半张开的嘴巴,朝向南面,避开了北风。石洞只容得万爷完全屈蹲着身子才能进得洞来去存放些圆白菜、土豆、红薯、板栗等果蔬。  

 万爷听老伴说是丫丫爱吃红薯粥,便一下子搁下保温杯,轻跳下了石坎,麻利地掀开石洞的木板盖子,屈蹲了腰板,蹭蹭地钻进洞里掏红薯。大花猫和黄狗,似乎被万爷突然利索的动作惊诧着了,腾地站起来,不停地摇着尾巴,在场子里转着圆圈。  

丫丫是万爷的独生女。老伴说,丫丫今天清早坐高铁,午间回到桃花村上湾。  

刘伯妈是从桃花村下湾嫁到上湾万爷家的。万爷是家里独子,生性忠厚老实,公公是村里的教书匠。万爷是村里少有的四代单传家庭,但万家人,知书达礼,其乐融融。乡亲们都说刘伯妈嫁的是好人家。  

然而,刘伯妈嫁到万家后,久久不见身孕,桃花村人都投来同情的目光。好在公公懂得一些医学常识,刘伯妈喝了许多万爷从桃花山里挖的草药,三十三岁才开怀,生下独女丫丫。  

丫丫天生聪慧,读书考学一路精进,直到在省城国营单位工作、落户。这曾经很是让桃花村人感动而羡慕,也替万爷家骄傲。万爷和老伴在省城帮丫丫照顾孙子上了小学后,实在住不惯大城市,决意回到大山深处的桃花村,慢慢侍弄田地。山里生活空间虽说封闭,但日子过得怡然自得。女婿李金柱,是省城知名的房产商,他和丫丫一直在劝说万爷俩老到省城颐享天年,可俩老死活不肯,怎么也不愿意走下桃花山。  

现在,万爷家依旧是一个小院、三间石墙瓦房,屋内老式桌椅板凳,摆放得井然有序、干净整洁。  

太阳已近正午时分。万爷和刘伯妈在灶房里蒸红薯,喜鹊在屋后竹林梢间忽然叫得更加热闹起来,几只喜鹊还跳到瓦房屋顶上,起着劲地欢叫。  

黄狗哼哼唧唧地摇摆着尾巴,拱开院门,冲进灶房。跟随其后的是丫丫,还有去年新上任的村支部书记、旅游本科毕业的大学生村官王燕。两人一前一后,快步走进里屋。  

“妈,我肚子饿了!是不是在蒸红薯呀”。刘伯妈揭开锅盖,用筷子夹起了热气腾腾的红薯,丫丫和王燕捧着红薯一边不停地吹拂着,一边呱呱啦啦地打开了话匣子。  

“爸、妈,我已经办理了退休手续了,以后可以经常回来看望俩老了。这次回来我和王燕要跟您们说个大喜事呢”。万爷听说有喜事,忙放下手中正向灶膛添干松针的火钳,起身向王燕书记打了个拱手揖:“书记丫头啊,都说你可是个能干的村支书呢,啥子个喜事呢”。  

王燕便一一说道,桃花村委会集体研究决定,抢抓国家乡村振兴的大好政策,已经规划上报了开发自然生态优越的桃花村,发展生态产业与旅游结合项目。在桃花村下湾,发展万亩绿茶和野生山茱萸药材;山腰的上湾,改良规模化的野生优质仙桃和野樱桃园;在桃花山上开垦油茶基地。三至五年,桃花村将是茶场绿、樱花白、桃花红、油菜花黄,还有满山杜鹃花和竹林交相辉映。到时候,大好的自然生态景象,一定会游人如织,带动桃花村的人们走向富裕生活,一定会使这里的绿水青山,变成群众们的金山银山。  

“爸、妈,桃花村开发项目已得到了李金柱的投资呢。他前期正投入了500万元修建通湾水泥路。这不,今天上湾的进山公路正式挖土动工了”。丫丫兴奋地说。  

这时候,王燕从提包中拿出一串新钥匙交到万爷手中。“这是桃花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房的钥匙,交给您俩老。大伙都知道您俩老对老房子有感情,不过新房子也挺舒服,今后您俩老就这边住几天,那边住几天。”她说。  

万爷和刘伯妈面对女儿和村支书带来的大喜事,一时不知所措。万爷倒是醒悟到了什么,双手接过钥匙用力地递给老伴,不住地点着头、竖起大拇指:“好啊!好啊!俺们老人赶上新时代,遇上好政策了哇”!  

丫丫和王燕相视一笑。  

午饭后,万爷、刘伯妈和丫丫送王燕走出小院,跨过门前的石坎,顺着阳光照射的方向,万爷清晰地看到,洒在山腰桃树林上的阳光,把粉红色的花瓣烘托得格外鲜艳夺目。  

“是桃花村的桃花开了吧”!万爷不由自主地说道。“嗯、嗯,桃花正艳艳地开着呢……” 丫丫和王燕一齐应声着。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桃花开了(小小说)

2019-03-25 00-00-00

  起风了,是习习的和风。春之二月天,阳光温柔。  

万爷抱着硕大的不锈钢保温杯,坐在门前不远处的石坎上,晒上午的太阳。时不时地,万爷向面前大山处的桃花山腰上一大片的果树林张望着。屋后,竹林绿荫如盖。几群喜鹊、翠鸟、麻雀在竹林枝条间上窜下跳,愉快地欢叫。  

万爷静静地听鸟语,神态安然,心情惬意极了。偶尔,万爷拧开保温杯盖慢悠悠喝一口山楂叶子水。  

突然间,进入桃花村上湾的转凹处,断断续续传来挖掘机的轰鸣声。今天,这突兀而至的机械声,让万爷紧了紧眉头。随着挖掘机间断的轰鸣声,万爷喝口水、砸吧几下嘴,朝上湾转凹的山路方向凝着神,努力地想着什么。  

一根烟功夫,万爷浑身暖乎乎的。大花猫和黄狗偎依在脚边,陪万爷一起享受山村里的日光浴。一只油光水滑的松鼠,从石坎孔隙间探闪着脑袋,忽地从万爷跟前奔过去,跳上了老栗树的枝桠,长过身躯的尾巴得意地甩着弧线。大花猫和黄狗眼见松鼠跃过时,身子只是略略微微地撤动了下,便又自顾地眯起眼晴,迎着阳光,舒服起来。  

“老头子,莫光晓得塌屁股挺日头哈,去把洞里的红薯捡一点出来,中饭和晚饭熬糯米粥、蒸红薯丸子吃,这也是丫丫最爱吃的呢”。老伴刘伯妈,与万爷一辈子形影不离,相濡以沫,村里老老少少都习惯喊她“万爷伯妈”。在桃花村,人人这样称呼,刘伯妈乐意,万爷高兴。那称呼很暖,像阳光一样。  

万爷也不是本名,姓万倒没错,称“爷”似乎就有点大了。今年过了农历三月最后一天,就该88岁了,刘伯妈比万爷小5岁,这是桃花村目前最大的寿星老夫妻。老夫妻俩耳聪目明,身板硬朗。大家都这么叫着 “万爷”和“万爷伯妈”,谁都觉得理所当然。  

刘伯妈喊万爷去取红薯的洞,就在万爷坐着的石坎正下方的老栗树旁边。洞是石洞,不足两米深,天然而成,四季温凉。石洞的斜口像半张开的嘴巴,朝向南面,避开了北风。石洞只容得万爷完全屈蹲着身子才能进得洞来去存放些圆白菜、土豆、红薯、板栗等果蔬。  

 万爷听老伴说是丫丫爱吃红薯粥,便一下子搁下保温杯,轻跳下了石坎,麻利地掀开石洞的木板盖子,屈蹲了腰板,蹭蹭地钻进洞里掏红薯。大花猫和黄狗,似乎被万爷突然利索的动作惊诧着了,腾地站起来,不停地摇着尾巴,在场子里转着圆圈。  

丫丫是万爷的独生女。老伴说,丫丫今天清早坐高铁,午间回到桃花村上湾。  

刘伯妈是从桃花村下湾嫁到上湾万爷家的。万爷是家里独子,生性忠厚老实,公公是村里的教书匠。万爷是村里少有的四代单传家庭,但万家人,知书达礼,其乐融融。乡亲们都说刘伯妈嫁的是好人家。  

然而,刘伯妈嫁到万家后,久久不见身孕,桃花村人都投来同情的目光。好在公公懂得一些医学常识,刘伯妈喝了许多万爷从桃花山里挖的草药,三十三岁才开怀,生下独女丫丫。  

丫丫天生聪慧,读书考学一路精进,直到在省城国营单位工作、落户。这曾经很是让桃花村人感动而羡慕,也替万爷家骄傲。万爷和老伴在省城帮丫丫照顾孙子上了小学后,实在住不惯大城市,决意回到大山深处的桃花村,慢慢侍弄田地。山里生活空间虽说封闭,但日子过得怡然自得。女婿李金柱,是省城知名的房产商,他和丫丫一直在劝说万爷俩老到省城颐享天年,可俩老死活不肯,怎么也不愿意走下桃花山。  

现在,万爷家依旧是一个小院、三间石墙瓦房,屋内老式桌椅板凳,摆放得井然有序、干净整洁。  

太阳已近正午时分。万爷和刘伯妈在灶房里蒸红薯,喜鹊在屋后竹林梢间忽然叫得更加热闹起来,几只喜鹊还跳到瓦房屋顶上,起着劲地欢叫。  

黄狗哼哼唧唧地摇摆着尾巴,拱开院门,冲进灶房。跟随其后的是丫丫,还有去年新上任的村支部书记、旅游本科毕业的大学生村官王燕。两人一前一后,快步走进里屋。  

“妈,我肚子饿了!是不是在蒸红薯呀”。刘伯妈揭开锅盖,用筷子夹起了热气腾腾的红薯,丫丫和王燕捧着红薯一边不停地吹拂着,一边呱呱啦啦地打开了话匣子。  

“爸、妈,我已经办理了退休手续了,以后可以经常回来看望俩老了。这次回来我和王燕要跟您们说个大喜事呢”。万爷听说有喜事,忙放下手中正向灶膛添干松针的火钳,起身向王燕书记打了个拱手揖:“书记丫头啊,都说你可是个能干的村支书呢,啥子个喜事呢”。  

王燕便一一说道,桃花村委会集体研究决定,抢抓国家乡村振兴的大好政策,已经规划上报了开发自然生态优越的桃花村,发展生态产业与旅游结合项目。在桃花村下湾,发展万亩绿茶和野生山茱萸药材;山腰的上湾,改良规模化的野生优质仙桃和野樱桃园;在桃花山上开垦油茶基地。三至五年,桃花村将是茶场绿、樱花白、桃花红、油菜花黄,还有满山杜鹃花和竹林交相辉映。到时候,大好的自然生态景象,一定会游人如织,带动桃花村的人们走向富裕生活,一定会使这里的绿水青山,变成群众们的金山银山。  

“爸、妈,桃花村开发项目已得到了李金柱的投资呢。他前期正投入了500万元修建通湾水泥路。这不,今天上湾的进山公路正式挖土动工了”。丫丫兴奋地说。  

这时候,王燕从提包中拿出一串新钥匙交到万爷手中。“这是桃花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房的钥匙,交给您俩老。大伙都知道您俩老对老房子有感情,不过新房子也挺舒服,今后您俩老就这边住几天,那边住几天。”她说。  

万爷和刘伯妈面对女儿和村支书带来的大喜事,一时不知所措。万爷倒是醒悟到了什么,双手接过钥匙用力地递给老伴,不住地点着头、竖起大拇指:“好啊!好啊!俺们老人赶上新时代,遇上好政策了哇”!  

丫丫和王燕相视一笑。  

午饭后,万爷、刘伯妈和丫丫送王燕走出小院,跨过门前的石坎,顺着阳光照射的方向,万爷清晰地看到,洒在山腰桃树林上的阳光,把粉红色的花瓣烘托得格外鲜艳夺目。  

“是桃花村的桃花开了吧”!万爷不由自主地说道。“嗯、嗯,桃花正艳艳地开着呢……” 丫丫和王燕一齐应声着。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