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小说 >

罚坐(小小说)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04-06    作者:武戈

 

        “罚坐”的故事,原本是天河县兰河林业站老余的笑料,可是事隔很多年了,仍然有人还在谈说这个笑料,这就迫使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老余的这个笑料。

    老余的长相生得并不佳,认识他的人都说,他生就一张猪肚子脸,而且常年喜欢穿当兵时的旧军装,旧军装全穿烂了,他就在县武装部楼下的劳保用品店买几身迷彩服换着穿。无论啥时候看到他,他都是旧军装或迷彩服,几乎很少看到他穿出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新潮服装。

   说到“罚坐”的典故,那还是老余心血来潮时的新发明。那几年,老余被县林业局从大坝河镇调到兰河林业站工作,当时对于破坏林业的老百姓一般是罚款。老余觉得老百姓挣钱不容易,一笔罚款罚出来,老百姓心痛交的罚款钱,老余也心痛被罚款的老百姓。

   可是咋办呢?国家的法律要执行,森林资源要严加管控。正在老余因思谋最佳的处罚办法时,县委宣传部的彭副部长到兰河调研工作时,专程去老余所在站上坐了一小会儿,这便激发了老余的那个“罚坐”的发明。那次彭副部长到老余那站上小坐了一会儿,因为太热的原因,才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彭副部长的衣服就已汗湿得能拧出水来。

   老余由此想到,何不让那些该受处罚的违法当事人到站上坐坐抵交罚款?古时候不是有挨了打不罚银子的说法吗?《红高粱》里的那个朱县长,不是也有一个鞋掌子刑罚么?

   也正在老余有了这个想法后,黄龙观村的一个村民撞上了老余发明的新处罚“枪口”上。那次经老余查实,那个名叫黄丕金的农户因为盖房子的需要,没经任何审批,就砍伐了二十多棵树。按照《森林法》的规定,老余本应对黄丕金处以滥伐林木株数二至五倍的罚款,并且责令其补栽滥伐株数五倍的树木。黄丕金本人也愿意接受罚款的处罚。可是老余偏不罚他的款,而是下达了一份在别人看来非常荒唐的《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黄丕金接过《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一看,当时就有些哭笑不得。因为那份处罚决定书上写着:“依据《森林法》有关规定,决定对违法当事人黄丕金处以罚坐两小时,补种滥伐株数五倍计一百一十棵树木的处罚。罚坐地点在兰河林业站站房内,三日内请自觉到兰河林业站接受罚坐处罚,届时不自觉来站接受罚坐处罚,将依法移交县森林公安局追究其滥伐林木的法律责任。”

   黄丕金心想,不就是罚我到兰河林业站坐两个小时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便心甘情愿地在处罚决定书的送达回执上签了字,表示愿意接受罚坐两小时并且补种一百棵树木的处罚。签完字,黄丕金还偷偷地乐了很长时间,当然,黄丕金在偷着乐时,免不了笑话老余的执法水平。然而,当黄丕金第三天去兰河林业接受罚坐处罚后,真的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悔不该自己那么痛快地在罚坐处罚决定书上签了字。

   黄丕金后来回忆那次罚坐,还有些心有余悸。别人问他咋啦?他说那还真不是人应该受的处罚。你当是那么好坐的?简直热得人都要发疯了。可你还不能反悔不坐,中途只要起身挪动了一下,罚坐时间便往后顺延,累计时间必须坐够两小时。人家老余陪着你坐,你还能咋的?抗议么?好,人家老余指着墙上的相关法律条款告诉你,你应该接受的处罚额度,而且他还不打算亲自处罚,一切由人家森林公安说了算。念罢法律条款后,老余没忘了劝上一句:“黄丕金你就咬牙忍忍吧,我老余都在这坐了几个夏天了,你连两个小时都坚持不下来吗?”黄丕金想想也是的,人家老余年年蜗居在这矮塌塌的站房里,也没见把他给热死了,难道我连两小时都坚持不下来?

   黄丕金后来还说,要说老余也真是气人,罚点款多么简单,干嘛发明了这个罚坐的处罚?坐就坐吧,老余还不忘了调侃:“黄丕金你听那知了唱的啥歌?”黄丕金说不晓得,老余调侃着说:“它是用兰河方言唱的,你能听不懂?要不你再仔细听听?”过了一会儿,黄丕金还是摇头表示没听懂。老余便说:“那我用兰河方言翻译给你听,那知了唱的是‘热呀热得寡气,热呀热得寡气,热呀热得寡气,热呀热得寡气……热呀——热死了呀!’你听是不是这个意思?”黄丕金再仔细一听,还真是那个意思。你们说老余气人不气人,而且气得你无话可说。等你咬牙把两个小时坐够后,老余立马递上一杯早已晾冷的茶水,外加一根过滤嘴烟,嘱咐你二回别再滥砍乱伐了,然后让你慢慢走,别怄气。

   不过,据兰河林业站的同事小柳介绍说,老余的这个“罚坐”处罚总共才执行了十多次,那地方的违法伐林的现象倒是少见了。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罚坐(小小说)

2019-04-06 00-00-00

 

        “罚坐”的故事,原本是天河县兰河林业站老余的笑料,可是事隔很多年了,仍然有人还在谈说这个笑料,这就迫使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老余的这个笑料。

    老余的长相生得并不佳,认识他的人都说,他生就一张猪肚子脸,而且常年喜欢穿当兵时的旧军装,旧军装全穿烂了,他就在县武装部楼下的劳保用品店买几身迷彩服换着穿。无论啥时候看到他,他都是旧军装或迷彩服,几乎很少看到他穿出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新潮服装。

   说到“罚坐”的典故,那还是老余心血来潮时的新发明。那几年,老余被县林业局从大坝河镇调到兰河林业站工作,当时对于破坏林业的老百姓一般是罚款。老余觉得老百姓挣钱不容易,一笔罚款罚出来,老百姓心痛交的罚款钱,老余也心痛被罚款的老百姓。

   可是咋办呢?国家的法律要执行,森林资源要严加管控。正在老余因思谋最佳的处罚办法时,县委宣传部的彭副部长到兰河调研工作时,专程去老余所在站上坐了一小会儿,这便激发了老余的那个“罚坐”的发明。那次彭副部长到老余那站上小坐了一会儿,因为太热的原因,才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彭副部长的衣服就已汗湿得能拧出水来。

   老余由此想到,何不让那些该受处罚的违法当事人到站上坐坐抵交罚款?古时候不是有挨了打不罚银子的说法吗?《红高粱》里的那个朱县长,不是也有一个鞋掌子刑罚么?

   也正在老余有了这个想法后,黄龙观村的一个村民撞上了老余发明的新处罚“枪口”上。那次经老余查实,那个名叫黄丕金的农户因为盖房子的需要,没经任何审批,就砍伐了二十多棵树。按照《森林法》的规定,老余本应对黄丕金处以滥伐林木株数二至五倍的罚款,并且责令其补栽滥伐株数五倍的树木。黄丕金本人也愿意接受罚款的处罚。可是老余偏不罚他的款,而是下达了一份在别人看来非常荒唐的《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黄丕金接过《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一看,当时就有些哭笑不得。因为那份处罚决定书上写着:“依据《森林法》有关规定,决定对违法当事人黄丕金处以罚坐两小时,补种滥伐株数五倍计一百一十棵树木的处罚。罚坐地点在兰河林业站站房内,三日内请自觉到兰河林业站接受罚坐处罚,届时不自觉来站接受罚坐处罚,将依法移交县森林公安局追究其滥伐林木的法律责任。”

   黄丕金心想,不就是罚我到兰河林业站坐两个小时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便心甘情愿地在处罚决定书的送达回执上签了字,表示愿意接受罚坐两小时并且补种一百棵树木的处罚。签完字,黄丕金还偷偷地乐了很长时间,当然,黄丕金在偷着乐时,免不了笑话老余的执法水平。然而,当黄丕金第三天去兰河林业接受罚坐处罚后,真的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悔不该自己那么痛快地在罚坐处罚决定书上签了字。

   黄丕金后来回忆那次罚坐,还有些心有余悸。别人问他咋啦?他说那还真不是人应该受的处罚。你当是那么好坐的?简直热得人都要发疯了。可你还不能反悔不坐,中途只要起身挪动了一下,罚坐时间便往后顺延,累计时间必须坐够两小时。人家老余陪着你坐,你还能咋的?抗议么?好,人家老余指着墙上的相关法律条款告诉你,你应该接受的处罚额度,而且他还不打算亲自处罚,一切由人家森林公安说了算。念罢法律条款后,老余没忘了劝上一句:“黄丕金你就咬牙忍忍吧,我老余都在这坐了几个夏天了,你连两个小时都坚持不下来吗?”黄丕金想想也是的,人家老余年年蜗居在这矮塌塌的站房里,也没见把他给热死了,难道我连两小时都坚持不下来?

   黄丕金后来还说,要说老余也真是气人,罚点款多么简单,干嘛发明了这个罚坐的处罚?坐就坐吧,老余还不忘了调侃:“黄丕金你听那知了唱的啥歌?”黄丕金说不晓得,老余调侃着说:“它是用兰河方言唱的,你能听不懂?要不你再仔细听听?”过了一会儿,黄丕金还是摇头表示没听懂。老余便说:“那我用兰河方言翻译给你听,那知了唱的是‘热呀热得寡气,热呀热得寡气,热呀热得寡气,热呀热得寡气……热呀——热死了呀!’你听是不是这个意思?”黄丕金再仔细一听,还真是那个意思。你们说老余气人不气人,而且气得你无话可说。等你咬牙把两个小时坐够后,老余立马递上一杯早已晾冷的茶水,外加一根过滤嘴烟,嘱咐你二回别再滥砍乱伐了,然后让你慢慢走,别怄气。

   不过,据兰河林业站的同事小柳介绍说,老余的这个“罚坐”处罚总共才执行了十多次,那地方的违法伐林的现象倒是少见了。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