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书看台 >

《小镇来信》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06-26    作者:杨章池

 

  《小镇来信》

  杨章池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8年3月第一版

  定价:48元

  

 

情到深处总是诗

——读杨章池诗集《小镇来信》

  李志来

  杨章池的诗歌,清新淡雅,富于哲理,让人读后颇有余味。翻开《小镇来信》,你会发现这本装帧小巧精致,内容却不失厚重大气的诗集有很多篇什都是值得品读的。

  短小精悍是诗歌的特色之一。“一个戴老式眼镜的人那么朴素,但不卑微/一个戴老式眼镜的人那么努力,但一直隐忍/一生辛苦,适度贫寒/不埋怨,不折腾,不放弃。/充满敬意,我在寻找这些/安静的,戴老式眼镜的人/我要为自己找回一个父亲”。翻开第一辑《光斑》我首先被这一段段优美而具有哲理的诗句《寻找戴老式眼镜的人》所打动。即使你不懂诗歌,单凭这诗的文字,回环往复的这种阶梯式晋升的韵律感,很容易让人投入到诗歌的这种美当中。

   “楼梯连着楼梯,一个盘旋/接着下一个盘旋/像停不下的钟摆/有时候老师带队,有时自作主张/白球鞋追敢黑布鞋/书包擂撞屁股/清脆童音,夹杂鸭公嗓/“像一群混乱的群众演员”! 读到这首《图书馆旧楼》心里边感觉是非常舒坦的。作者以回归自然的心情写下这些文字,这份恬静、淡定,更加来之不易。让读者在这样的场景中沉静和感怀。在这类诗歌里,作者将真挚的情感和淡淡的笔墨融合,让两者相得益彰,并在循序渐进的描写中牵引着读者的目光,牵住读者的思绪。而这类诗最大的亮点就是诗中的每一句、每一节仿佛都在告诉读者这不是“诗歌”而是我们每天最真实的生活。

  乡情乡愁是诗歌的特色之二。大凡优秀的诗人,都有自己的地域背景,都离不开自己的乡土。杨章池的诗之所以富有深刻的思想内涵,在于他有一个自己熟悉并倾注深厚情感的创作土壤,源源不断地提供诗歌创作素材,获取诗歌创作灵感,激发昂扬的诗歌创作激情,使他的诗作自觉不自觉地打上鄂西地域的深深烙印。在《种树》中“柴刀挥舞,清晨从河滩白杨林中/掰下的这捆树枝,被姥爷一根根/削尖:枝上芽点点,沾着新鲜露水。/“记牢,树枝削好就是树苗!”/他吐出唾沫搓散,然后左手握巅,右手握根,将一根树苗送进潮湿的大地深处。/抓地了!”太阳上来前姥爷要插完东头这排。/我在青石门槛上做的梦,都是沁凉。等到树成荫,/蛐蛐在合唱,姥爷须发皆白,用各种声调喊我小名。”俨然一幅乡村田野,同时又自然而然地赞美了农人的辛勤劳作和愉悦的心情。又预示着和对美好的向往,给人以朝气和力量。同样把诗歌的视角和触觉融入故乡气血的内在脉搏,既是与自我心灵的对话,又是与故乡这片热土对话交流。

  立意深远是诗歌的特色之三。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广博的知识积累让杨章池的诗歌具有了很深的文化底蕴。如果说,前面的两个方面是就作者诗歌表现内容而言,那么从表现形式上来看,我们不得不佩服杨章池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这一点在他的诗歌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月亮注视人间/人间如此寂静/突然闯来的桂花香说/川主宫最后一场戏,都唱完了/夜,空空荡荡/我从未失去过什么。吴刚/砍完树就走了/我住在芳香的月亮里”。这首诗看似描写《巨月之夜》的都是平常语句,在循序渐进的描写中牵引着读者的目光,牵住读者的思绪,从而更耐人寻味。

       诗歌本身也是一种语言艺术,语言的表达方式有多种,艺术的展现形式也是各有千秋。每一个诗人都有自己的叙事语言和诗歌风格,所以才有“百花齐放”的说法。杨章池的诗歌之所以能打动人,感染人,我想,除了他深厚的文字功底外,还与他的性情与人品息息相关。记忆犹新的是在湖北省第六届中青年文艺评论高研班结业式上他插科打诨的说了句,“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湖大” 迎来了大家一阵阵掌声。现实生活中的他时尚、幽默、真诚、耐心。正因为他超然洒脱的诗歌风格,平易朴实、至善至美的诗歌取向,以及贴近生活的诗歌语言,使得他的诗作受众甚广。
最后谈一点存在的不足。这就是一些诗歌缺少早先的精致与细腻,显得有些粗糙,在语言的运用上尚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受素材的制约,也有些应时应景之作,在质量上显得掉队,但这并不影响作者在业余文学创作道路上的探索和练达。相信在接下来的积累中,他会一步步地走向圆满,创作出更多新人耳目的好诗。


 
(作者为湖北省第六届中青年文艺评论家高研班学员,现居广州)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小镇来信》

2019-06-26 16-30-29

 

  《小镇来信》

  杨章池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8年3月第一版

  定价:48元

  

 

情到深处总是诗

——读杨章池诗集《小镇来信》

  李志来

  杨章池的诗歌,清新淡雅,富于哲理,让人读后颇有余味。翻开《小镇来信》,你会发现这本装帧小巧精致,内容却不失厚重大气的诗集有很多篇什都是值得品读的。

  短小精悍是诗歌的特色之一。“一个戴老式眼镜的人那么朴素,但不卑微/一个戴老式眼镜的人那么努力,但一直隐忍/一生辛苦,适度贫寒/不埋怨,不折腾,不放弃。/充满敬意,我在寻找这些/安静的,戴老式眼镜的人/我要为自己找回一个父亲”。翻开第一辑《光斑》我首先被这一段段优美而具有哲理的诗句《寻找戴老式眼镜的人》所打动。即使你不懂诗歌,单凭这诗的文字,回环往复的这种阶梯式晋升的韵律感,很容易让人投入到诗歌的这种美当中。

   “楼梯连着楼梯,一个盘旋/接着下一个盘旋/像停不下的钟摆/有时候老师带队,有时自作主张/白球鞋追敢黑布鞋/书包擂撞屁股/清脆童音,夹杂鸭公嗓/“像一群混乱的群众演员”! 读到这首《图书馆旧楼》心里边感觉是非常舒坦的。作者以回归自然的心情写下这些文字,这份恬静、淡定,更加来之不易。让读者在这样的场景中沉静和感怀。在这类诗歌里,作者将真挚的情感和淡淡的笔墨融合,让两者相得益彰,并在循序渐进的描写中牵引着读者的目光,牵住读者的思绪。而这类诗最大的亮点就是诗中的每一句、每一节仿佛都在告诉读者这不是“诗歌”而是我们每天最真实的生活。

  乡情乡愁是诗歌的特色之二。大凡优秀的诗人,都有自己的地域背景,都离不开自己的乡土。杨章池的诗之所以富有深刻的思想内涵,在于他有一个自己熟悉并倾注深厚情感的创作土壤,源源不断地提供诗歌创作素材,获取诗歌创作灵感,激发昂扬的诗歌创作激情,使他的诗作自觉不自觉地打上鄂西地域的深深烙印。在《种树》中“柴刀挥舞,清晨从河滩白杨林中/掰下的这捆树枝,被姥爷一根根/削尖:枝上芽点点,沾着新鲜露水。/“记牢,树枝削好就是树苗!”/他吐出唾沫搓散,然后左手握巅,右手握根,将一根树苗送进潮湿的大地深处。/抓地了!”太阳上来前姥爷要插完东头这排。/我在青石门槛上做的梦,都是沁凉。等到树成荫,/蛐蛐在合唱,姥爷须发皆白,用各种声调喊我小名。”俨然一幅乡村田野,同时又自然而然地赞美了农人的辛勤劳作和愉悦的心情。又预示着和对美好的向往,给人以朝气和力量。同样把诗歌的视角和触觉融入故乡气血的内在脉搏,既是与自我心灵的对话,又是与故乡这片热土对话交流。

  立意深远是诗歌的特色之三。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广博的知识积累让杨章池的诗歌具有了很深的文化底蕴。如果说,前面的两个方面是就作者诗歌表现内容而言,那么从表现形式上来看,我们不得不佩服杨章池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这一点在他的诗歌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月亮注视人间/人间如此寂静/突然闯来的桂花香说/川主宫最后一场戏,都唱完了/夜,空空荡荡/我从未失去过什么。吴刚/砍完树就走了/我住在芳香的月亮里”。这首诗看似描写《巨月之夜》的都是平常语句,在循序渐进的描写中牵引着读者的目光,牵住读者的思绪,从而更耐人寻味。

       诗歌本身也是一种语言艺术,语言的表达方式有多种,艺术的展现形式也是各有千秋。每一个诗人都有自己的叙事语言和诗歌风格,所以才有“百花齐放”的说法。杨章池的诗歌之所以能打动人,感染人,我想,除了他深厚的文字功底外,还与他的性情与人品息息相关。记忆犹新的是在湖北省第六届中青年文艺评论高研班结业式上他插科打诨的说了句,“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湖大” 迎来了大家一阵阵掌声。现实生活中的他时尚、幽默、真诚、耐心。正因为他超然洒脱的诗歌风格,平易朴实、至善至美的诗歌取向,以及贴近生活的诗歌语言,使得他的诗作受众甚广。
最后谈一点存在的不足。这就是一些诗歌缺少早先的精致与细腻,显得有些粗糙,在语言的运用上尚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受素材的制约,也有些应时应景之作,在质量上显得掉队,但这并不影响作者在业余文学创作道路上的探索和练达。相信在接下来的积累中,他会一步步地走向圆满,创作出更多新人耳目的好诗。


 
(作者为湖北省第六届中青年文艺评论家高研班学员,现居广州)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