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作快读 >

活捉满广志(中篇小说节选)(刊载于《解放军文艺》2019年第6期)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06-28    作者:付勇军

   一

  铁生得病是一个酷热难耐的秋天。

  那时路边的树叶几乎被明晃晃的太阳烤焦了。楼下的小巷像蒸笼一样闷燥,一旦从小巷穿过,浑身湿漉漉的,仿佛从水底捞起。

  铁生所在的宏华小区居民在炎热的秋天,大多不爱出门,宁可在五十六平米的家中窝着,对着头顶的空调挂机呼哧呼哧摇蒲扇。

  铁生得病的事情很蹊跷。

  当时外面没有人,铁生一人在家百无聊赖,按照惯例打开电视机看军事新闻。看着看着,便犯了病,突然激愤填膺拍案而起,大骂一声“妈蛋”,抱起台式的电视机轰隆一声摔了个稀烂。摔烂电视机不足以泄愤,还抄起电工锤乒乒乓乓将客厅的陈设砸了个粉碎。

   铁生得病的消息很快传遍宏华小区。外面的爹爹婆婆传得可玄乎,称铁生是中了邪。得了魔怔。

  那么具体的情况是怎样,医生支支吾吾含糊不清,说不出准确的原因。反正医院的CT、B超、胸透查了个遍,各项指标一切正常。

  铁生发病有个征兆,不能看见一个人。

  这个人叫满广志,当时在电视上放得十分火。报纸铺天盖地,网络上到处都是这个名字。

  满广志是朱日和训练基地的蓝军指挥官,为人凶悍,阴险狡诈。据说败在他手下的红军部队就有十几万之众。这么一个新闻媒体的焦点人物,距离铁生生活的莆县有十万八千里,他也不是在部队,怎么跟满广志较上了劲,真是难以理解的怪事。

   最让人费解的,是铁生三天两头便犯病。犯病之前挺好的,能吃能喝,头脑清醒,到了晚上十点钟,像头猪躺在凉席上酣然入睡,鼾声震天,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

   铁生的病来得很突然,就像一阵风,说来就来。来的时候挺猛的,像头咆哮的狮子,眼睛发直,眼眶像染了血,脖子硬挺着,嘴唇发白,呼哧呼哧喘粗气。见谁都不顺眼,不是吼就是骂,一句话崩出去,像炮弹一样恨不得把人炸死。左邻右舍亲戚朋友退避三舍,都不敢招惹他。

   铁生得病最典型的特征就是砸东西。遇上什么砸什么,家里的电器家具全被他砸得稀巴烂。可怜的铁生媳妇翠花每天都活得心惊胆战,生怕那天她瘦小的身躯也会被他当块抹布从窗户扔出去。

   不过令人庆幸,这种事情至今没有发生。铁生纵使有天大的火气,也没动她半根汗毛。他只是拿顺手的东西发泄,比如家里的锅碗瓢盆、扫帚拖把。有什么砸什么,不把家里的东西砸个干净,誓不罢休。

   时间长了,翠花捱不下去,悄悄收拾衣物回娘家。

   也甭怪翠花无情无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家里四面徒壁,遍地瓦砾瓷片,没一件像样的家具。就算有像样的家具也被铁生砸成碎片。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这类的电器早变成电器元件与塑料碎片,室内的垃圾堆积成山,连最基本的生活条件都不具备,还得担惊受怕,不如回娘家过几天安分的日子再说。

   铁生的病来得快也去得快。翠花一回娘家,他的病立马就好。翠花前脚进娘家门,他后脚就到了柳家湾。

   铁生的事传得沸沸扬扬,柳家湾人早听说有这么一个邪乎的姑爷。枣红色的捷达拖着两串浓浓的黑烟冲进柳家湾,三三两两的村民便跟着叮叮当当的捷达往村前面跑。

   一边跑还一边招呼。看,那个灾星又来了!恬不知耻的!

   灾星是柳家湾对不祥之物的称呼,带有浓浓的偏见与封建色彩。一般情况下,只有落魄之人才有这般的待遇。

   铁生倒是不慌张,见车屁股跟着一长溜的男女老少。咔嗤一声来个急刹车,风一般拎着零食下车。笑呵呵将韩式面包、欧式奶茶、北美巧克力分发给围观的婆婆婶婶及流着鼻涕虫的小孩。打发走女人孩子,接下来是铁生的妙招,掏出一包金黄色的1916香烟见人便发。1916是什么香烟?一百元一包,试想柳家湾无所事事的中老年男人哪里抽过这等的好烟?立即转愠为喜,笑呵呵的接过香烟,一起吞云吐雾嘘寒问暖。

   铁生啊!怎么今天有空来?

   最近上面搞检查,天天陪领导喝酒,夜不归宿,翠花有点意见,这不回娘家了。我这就来向她赔礼道歉,顺便把她接回去。

  哦哦,你是男人,大小也算个领导,宰相肚里能撑船,别跟女人一般见识。

   那咋行呢?翠花是家里的顶梁柱,我有错,就得诚心诚意向她赔罪。两口子过日子就得相敬如宾嘛!

   一场尴尬就这么被铁生化解得烟消云散。

   也不是柳家湾的人市侩,得了点好处就帮着铁生说好话。

   铁生在五年前,可是莆县响当当的人物。首先,铁生是副营转业,部队这块金字招牌被他运用得惟妙惟肖。什么作风扎实身体过硬思想过硬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安排到交通局下面的公路局上班,不足三年就混了小小的领导,当了个公路局的副局长。别看这个二级局的副局长,外面的人喊起来,照样是“铁副局长”“铁局长”,乍听起来还是那么回事,真以为是某个大局的一把手二把手。

   其次,铁生待人接物不分高低。见了领导不卑不亢,从不混乱站队,无论是交通局的书记还是局长,交代的任务从不打折扣完成。见了领导恰如其分,一脸笑容,见了小区无所事事的爹爹婆婆或年轻人,照样笑容可掬,上前跟人主动打招呼。为此获得许多人的赞叹:高情商。

   最后,铁生热心快肠。无论是沾亲带故的熟人,还是亲戚朋友战友同学,托他办的事总能全力以赴,能帮上忙的,风风火火的把事办妥;有力无处使的,你也能看到他一副竭尽全力的样子。特别是柳家湾的人,这些年托他办的事还真不少,什么帮村前面修条水泥路,帮孤寡老人柳大招弄个低保户,等等,铁生件件完成得很漂亮。

   所以柳家湾人从来是高看铁生一头,即便铁生现在有病,风言风语的,柳家湾人也从来愿意往好处想,不忍落井下石。

   这也是铁生频频能从柳家湾接回翠花的重要原因。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正是凭借这些基础,铁生总能出奇制胜。比如,拎两条黄鹤楼的烟,塞给两个小舅子,让兄弟俩帮忙说好话。

   翠花开始挺拧的,态度坚决,执意不肯回去。说那个家没法呆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铁生活活打死。

   翠花的大舅子柳望成嬉皮笑脸的围着翠花绕两圈说,姐,你好胳膊好腿的,也没见你哪儿有伤啊,姐夫的事你是不是夸大了?

   小舅子柳幺成干脆单刀直入:姐,冤家宜解不宜结,夫妻俩打架没有隔夜仇,你这样老往娘家屋跑,总不是个事吧,难道要让柳家湾人天天看笑话?况且铁生哥发脾气也不是奔你发,他是心里有坎过不去。

   翠花一听勃然大怒:心里有气就摔东西砸家具?还是不是个男人!大弟二弟你们也不去看看,家里的东西全被他砸没了。这日子该怎么过啊!

   翠花说着说着,悲从心来,禁不住嚎啕大哭。

   刚刚号了几声,翠花那瞎眼的爹柳解放杵着拐棍颤巍巍过来。大骂一声:哭丧啊?你爹还没死,这就哭上了?

   柳解放一句话就把翠花打发走了。

   柳解放眼瞎心不瞎。这铁生虽然有个病,胡乱砸东西,但闺女的家砸不垮。铁生这么多年来,除了上班,还合伙跟人做生意,以翠花的名义投资了几家良品铺子。小孩子的钱好赚,几年下来,家里厚实不少。铁生大方,但凡娘家小舅子开口借钱,有求必应。上万的没有,几千几千的借款从来忽略,也不知道柳望成柳幺成借多少。

   柳解放帮理不帮亲,是卓有远见的。柳望成没有工作,好逸恶劳,虽说在物流公司开货车,做一天歇两天,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老婆孩子全靠柳解放那点退休金养活。柳幺成倒是会赚钱,脑袋灵活,跟一家建筑公司做预算,可染上赌博的恶习,一年到头积攒不了多少钱,有时候还向铁生伸手。自己终究会老的,柳解放知道这个家没有铁生,撑不下去。所以翠花不能跟铁生有任何的间隙。再说铁生就算有病,爱砸家里的东西,可那些东西值多少钱,能跟闺女的婚姻相提并论吗?翠花的家底他摸得一清二楚,银行卡七八张,常用的工行卡就有三十多万。铁生再邪乎,这个家一时半刻也砸不垮。

  翠花极不情愿跟铁生回去后,过了几天安分的日子。他们买了崭新的沙发和家具,购置了全新的电视机电冰箱及厨卫设备,还请师傅将两人的卧室重新装扮一番。换上最新式的椭圆形婚床,白白的墙壁刷上粉红色的颜料,配上奶黄色朦胧的壁灯。两人和好如初,仿佛蜜月一样如胶似漆。

  这种日子仅仅维持了一个星期。铁生再次犯病,这次没有砸东西,倒是把副局长的官帽搞飞了。

  上面为什么撸去铁生的副局长呢?众说纷纭。有人说铁生缺心眼。上级领导检查一条刚刚规划的快速路。这条公路连接京港高速公路,意义重大。领导很重视。在会议室听取汇报后直接去现场调查,中午时分在莆县用餐,新上任的公路局长魏长高投其所好,安排在偏远的农家乐吃饭。按照领导提出的“便餐”标准实施。

  铁生作为副局长陪着领导一起用餐。一行人舟车劳顿,去了山里的农家乐。用餐过程中,有人提议喝点农户自酿的高粱酒解乏,下午可以在包间眯两个小时。这个建议得到响应,于是工作人员拿来几瓶矿泉水灌满的高粱酒,给每人斟满。铁生喝了一口,清香扑鼻,味道纯正,禁不住高喊一声“这不是53度的茅台吗?”

  这一喊,喊得几个领导面面相觑,而作为一把手的魏长高也面红耳赤。铁生为这句实话落下了祸根。没两天交通局以铁生的身体不好为由,免去了他的职务,安排他在工会担任副主席。

  又有人说,根本不是喝酒的缘故,而是因为途中发病,当着领导的面做出了不雅的言行。那天搞检查,局长魏长高有意向领导推荐他负责快速路的修建。领导倒是没意见,拿双眼瞄他,希望他站出来表态。铁生涨得满脸通红,粗粗的喉结忽上忽下滚动,磨磨蹭蹭就是不肯说话。魏长高急了,推他一下。结果他犯了病,大叫一声“活捉满广志”,眼睛红红的扑向路边,找路边的小树苗撒野。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眨眼功夫竟折断七八株嫩绿的小树苗。

  铁生的怪异,让在场的领导目瞪口呆。幸亏魏长高急中生智,称铁副局长精神有问题,有病在身,是带病工作。否则这快速路的立项就黄了。要知道这快速路可是莆县梦寐以求的大工程,不仅有省里拨款,还能融入“中原城市圈”。如果因为铁生搞砸了,那可是得不偿失的事。

  两件事传得有鼻子有眼,但破绽百出,铁生在官场混迹多年,有这么傻吗?但鉴于他砸东西的事实,又不得不让人相信。

   二

  铁生丢掉副局长的官职,反倒安分几天。整天赋闲在家,养花弄草的,哼着小曲。看不出有事的样子。出出进进跟往常一样,爱主动跟人打招呼。尽管有人在背后戳戳点点的,他也满不在乎。

  铁生似乎没有病,可他的媳妇不乐意了。翠花平白无故在家,总为这件事跟他理论。

  翠花毕竟是女人家,爱慕虚荣一些。在她看来,当一个二级局的副局长是挺挣面子的事,虽然落不到多少实惠,可走到那里都有人主动打招呼,甚至还有人喊“局长夫人”。现在铁生把这个副局长搞没了,她心里空荡荡的,心有不甘。

  在翠花看来,只要铁生再圆滑一些,再妥协妥协,一切可以重来。翠花已经打听到,新上任的魏局长其实很器重铁生,本想把负责修路的活儿交给他,结果闹出天大的洋相,结局可想而知,鸡飞蛋打。主管修路的活儿没了,连副局长的官帽也不翼而飞。

  翠花跟铁生理论是想让他东山再起。翠花跟着铁生过日子这么多年,早已经熟悉官场的人情与套路。那个魏局长从市里空降到公路局,人家跟你非亲非故,凭什么把路桥修筑这一块交给你,不就是你有个好口碑,从不得罪人。现在连这点优势都没有,翠花觉得此生无望。

  翠花买了两瓶好酒,两条好烟,苦口心婆给铁生做工作。要求铁生晚上去魏局长家一趟。说说好话,低低头求求情,说不定这事就过了。人家心一软,手一抬,看在铁生老资历的份上,这副局长的官帽或许又落下来,过不了多少天,铁生仍然是那个二级局的副局长。

  按照翠花的设想,铁生如果低下高傲的头,主动向魏长高示好,铁生也不至于赋闲在家。一个大男人成天在家算怎么回事,起码原来是个副局长吧?人要脸,树要皮,她可不愿意被人指指点点。

  别小看翠花,她已经打听到魏长高不是本地人,家住省城,一个人孤孤单单来这个偏远的县,举目无亲。这时候铁生主动示好,说不定以后能成大事。

  谁知铁生死活不愿意。无论翠花怎么做工作,就是不愿意巴结魏长高。甚至还说,我好歹是部队培养出来的干部,可不能做这些丢脸的事。

  翠花一听,怒了。指着他的鼻子骂:你现在的样子还不够丢脸吗?一个老爷们,整天在家算哪门子事?

  铁生反唇相讥:我在家怎么啦,照样拿工资。

  人活着,就是要有事做,有事做,才有自己的价值。你眼睛就那点工资吗?原来的雄心壮志哪里去了?

  翠花的一席话,驳得铁生哑口无言。

  是啊!铁生原来跟翠花谈恋爱时,就是一个斗志昂扬的小伙子。铁生的老家在山沟沟,拿不出钱供他们买房结婚。铁生回家探亲,找人贷款,悄悄买了辆翻斗车,托人管理,雇个司机,给沙场拖沙。一年下来,还了贷款,净落一辆七成新的翻斗车。那时候车比房子贵,铁生一倒腾,房子便买回来了。翠花看见新房,眼睛放绿光,情不自禁的扑在铁生怀中,两人在毛坯房把事办了,生米煮成熟饭。

  结婚第四年,铁生当上副局长。本以为升了官,能带来很多实惠。后来发现,不仅落不到实惠,相反开销大很多。平常客来客往,同事战友往家里凑,铁生的工资还不够。最让人绝望的,是铁生老家的父老乡亲,只要一进城,就往铁生家里跑。做人不能忘本,不管什么人来,都得拿出几个菜盛情相待。时间长了,翠花扛不住,向铁生发出抗议: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你一个人工资供全家,本来紧巴巴的,现在招呼这么多人,这日子还过不过啊?打破脸装胖子,客人来好酒好肉伺候,客人走后我们天天吃别人挑剩的青菜,这算这么回事?我们大人不要紧,孩子才两岁需要营养,总不能让他也这样吃苦吧?

  铁生当时惭愧极了,他搂住妻子的腰,信誓旦旦的表态。放心,我决不会让自己的老婆孩子受苦!给我半年时间,半年之后,绝对有天翻地覆的改变。后来铁生果真做到了。他见省城良品铺子开得好,孩子们喜欢,跟几个朋友一合计,各自拿出二十多万,一口气开了三家良品铺子。莆城对新鲜事物从来张开怀抱,加上经营有方,每年年底可以分红三十多万。翠花这几年过得滋滋润润,就靠良品铺子的分红在支撑。

  翠花甩出陈年的往事,无非激励铁生勇敢面对,克服难关。谁知铁生张开大嘴喘粗气,呼哧呼哧,那股邪乎劲又上来了。呼地一声,铁生像匹狼冲到客厅,张开双臂,砰的一下卸下大大的液晶电视机,又准备砸东西。

  翠花见了脸色惨白,连呼,不说了说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成吗?

  铁生答非所问,吼道:满广志,我就不信抓不到你!

   三

  一个离开部队多年的老兵,生拉硬拽跟满广志扯上了关系,不得不让人啼笑皆非。那一年,我去莆县看鲁兵,鲁兵讲起铁生就眉飞色舞。

  我居住的坤城距离莆县只有六十公里,开车也就半个小时,莆县是个风景迤逦的山区小县,那里有古朴的村落,连绵不绝的群山,大片大片上千年的银杏树,所以每年都要莆县去几次。除了跟鲁兵几个战友聚会,也为看莆县的山山水水。

  那次在莆县,鲁兵带着一群人去了十几个地方。有新四军的被服厂,中原突围的主战场,石达开屯兵的铁头寨,红二十五军的纪念馆,银杏树成群、遍地金黄的燕子窝等等。

  鲁兵在莆县混得不错,甭看只是小小的宣传科长。可宣传部这块金子招牌可不是谁能忽视的,在莆县,鲁兵也算小有影响的人物。每次去莆县,鲁兵都会尽地主之谊,让我们吃好喝好,还带着我们去莆县最响亮的地方。不玩得筋疲力尽,决不收兵。

  我们那群人,都是退伍老兵,兴趣与职业多多少少跟文化艺术有关。有玩摄影的,有搞美术的,有调查记者,当然也有我这样专门写军事小说的作家。他们大多四十岁左右,都有自己的单位,手头的资源比我多,所以每次出行,他们总是想方设法不让我操心。比如袁老记,本名袁自清,因为干了二十多年的记者,我们都叫他袁老记。袁老记是省城都市报的记者。每次去莆县,必搞一条宣传莆县风景的新闻,发在报纸醒目的位置,算是回报鲁兵。摄影师余大智更直接,带上丰田的保姆车和司机,吃的喝的全备齐,走到哪里歇在那里。摄影师是余大智的第二职业。第一职业是企业家,开了家不大不小的工厂,专门为智能手机提供外壳,用他们的话来说,余大智余董不差钱!

  还有个画家叫傅亚光,省城美术学院的教授。第一次来莆县,十几个中学教师轮番打他的电话,哭着喊着要为我们接风洗尘。第二次来莆县,傅亚光不敢再透露消息,生怕那些学生跑过来将他绑走。

  保姆车载着我们在柏油路上奔跑。遇到好风景,一窝风下去拍照。鲁兵则抓住机会讲解景点的历史背景。比如新四军的被服厂,说当年两军拉锯,新四军打游击留下的,目的是为自给自足。莆县的人文景观大多跟军事有关。跑一天,听的全是几十年前,甚至几百年前的战事。大家听腻了,余董喊一声,还是讲讲现在,鲁兵则说起铁生。开始以为是忽悠,后来越讲越细致,我们才知道真有这么一个人。

  特别是听到铁生跟满广志怄上了,几个人禁不住大笑。

  鲁兵认认真真地对我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线索,你可以写写,毕竟有军人的情节。

  还是鲁兵懂我。自从我迷上小说,写的大多是军人或者老兵。虽然我当过兵,可离开部队很多年。不一定能写好现在的军人,所以一直迂回出击,绕着写。

  在这群人中,鲁兵跟我是货真价实的战友。新兵连一个班,下连队后,我当文书他当通讯员。后来一起考上指挥学院,毕业又分到一个团。鲁兵对我的情况比较了解,这些年写得很苦,所以平时总爱搜集有关军人、老兵的故事,希望能给我帮助。

  几个人坐在保姆车内,在山里转悠一天。遇到绯红的乌桕树或金黄的古银杏,大伙才愿意下车逛逛,顺便拍几幅精美的照片。更多的时候,大伙宁肯坐在车内,仰躺在真皮沙发椅上聊聊天,品品红酒。

  话题不可避免的扯到了铁生。

  余董开门见山,说铁生轴。事情都过去好几年,跟一个空气般的人,怄什么气?

  余董言简意赅,批判铁生跟自己过不去。又为满广志抱不平。还说满广志如果知道这件事,说不定会气晕。

  袁老记则批判余董被狭隘的金钱观腐蚀了思想,丢掉军人的价值观。他为铁生辩护。称铁生此举是退伍不褪色的呈现,大家要向他好好学,不能丢掉爱军习武的本色。

  到底是大报社的调查记者,袁老记一直试图还原铁生。他是什么样的人,有着怎样的作风与经历。特别在“满广志”上,铁生跟满广志之间肯定发生过激烈碰撞。不然铁生到现在还耿耿于怀?

  满广志是朱日和训练基地的“敌方指挥官”,铁生又曾经在鼎鼎大名的A8集团军服过役,还当过副营长。要说两者之间没有碰撞,那是睁眼瞎。满广志是干什么的?众人皆知,他是训练基地的磨刀石。全国的野战军都要到那里磨砺磨砺,别说有着辉煌历史的A8集团军,就连在座的五个老兵,就曾经跟着部队上过朱日和。

  满广志有多厉害?

  听听几个老兵的讲解就知道。

  余董说他到朱日和,连个敌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就败了。一百多号人蹲在山沟沟,吃了满嘴的灰。

  袁老记说,当时夹在3团的车队中前进,沿途是一望无垠的大草原,蓝天白云,神清气爽。弟兄们都掀开帆布帘子偷看外面的美景,空中突然掠过一架战斗机。几分钟之后,师里来了通知,叫3团原地调头,打道回府。因为演习导演部评判3团遭遇敌机攻击,地毯式轰炸,全军覆没。

  一说起这事,袁老记恨得牙痒痒。他说,本以为上朱日和,能一展身手。谁知连朱日和在哪里都不知道,就灰溜溜滚回到驻地。几个昼夜的舟车劳顿,一个月的精心准备,全打了水漂。

  袁老记颇为理解铁生的心情。他说这个满广志一肚子阴谋诡计,习惯于打别人冷不防。有本事明火执仗的干。

  这话说得我们哈哈大笑。鲁兵笑道,如果轻易嗅到蓝军的鼻息,他满广志又怎么当好这个磨刀石?兵者,诡道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那是兵家常事。教训教训我们也是好的,起码让我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战争。

  几个人的经历大同小异,都去过朱日和,演习的结果都相同。跟着部队还未真正进战场,就败得一塌糊涂。有运气的,能看见几个蓝军。不幸运的,满广志和他的蓝军部队在哪里都不知道。

  谈起军事演习和满广志,几个人便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铁生。

  他纠结什么呢?又不是他一个有这样的遭遇?袁老记改变立场,忽然有点不屑于铁生。

  这个观点得到余董的支持。他说,我刚才就这么个意思。自家人的演习嘛!又不是真正的敌人。

  画家傅亚光突然插上一句。这就是你们不对了!演习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提高部队战斗力吗?如果都像你们这样认为是过家家的游戏,那还要军队干什么?我觉得铁生做得对,就要认认真真的反省,把这个失败打成烙印,刻进骨子里,才对得起军人这个称呼。

  傅亚光的话像一挺重机枪,朝我们一扫,一车人顿时不敢说话。

  还是鲁兵收拾残局。打圆场说:何必呢?事情过去那么久。

  又谈到铁生。

  袁老记突然话锋一转,提起铁生砸电视机。他问鲁兵,液晶电视机砸了没?

  鲁兵笑,没砸!

  为什么不砸?

  翠花投降呗!

  翠花是个好女人。

  未必。鲁兵话中有话。

   后来我才明白鲁兵的意思,这个翠花不是善茬。

   铁生不是不愿意低头吗?她替铁生出头。她诳铁生把那两瓶好烟两条好酒拎到柳家湾,给柳解放。结果她径直去了魏长高的宿舍,一呆就是半宿。直到凌晨四点出来。恰好遇到出门的工程队。那段时间工程队为赶进度,每天凌晨4点出门。两者相遇,猝不及防,挺尴尬的。

   事情过后三天,铁生的官帽又重新飞回来了。他仍然当那个副局长,主管的范围跟原来一模一样,后勤加工会。

  铁生官复原职,外面就风言风语。有人说铁生能重新当回副局长,全靠他那个老婆。是翠花往魏长高的床上一躺,魏长高立马六神无主,不得不答应翠花的请求。

  铁生回单位仅仅上了三天的班,就不干了。他的病又发作,比原来更严重更加离谱。

  铁生官复原职的第三天,他冲向魏长高的办公室。先发一通脾气,接着乒乒乓乓砸东西。局长办公室的电脑文件柜空调柜机全被他砸得稀烂。就连墙上那幅“八骏图”也未幸免于难。据说这“八骏图”是京城某个知名画家的作品,价值不菲,魏局长看得比命还珍贵。这下被铁生扯得面目全非,魏局长一生气,又打报告把铁生的职位撤了个干干净净。魏局长不仅仅是公路局的一把手,还是交通局的副局长,班子成员,撤个自己的手下还不简单吗。

  丢掉副局长的铁生回到家,对翠花没有原来的心情,整天不是指桑骂槐就是摔东西。刚刚置办的椭圆形欧式大床,各种高档家具,满屋子的家用电器,全被他砸个干净。翠花开始跟他吵,后来吵不过,索性再次回娘家。

  这次铁生铁了心,不再去柳家湾低声下气,翠花爱住多久就住多久。每天早上,6点钟一到,他准时起床,穿着原来在部队的作训服,嘿嗤嘿嗤在小区的篮球场遛弯。

  宏华小区是学区房,离学校近,早起的爹爹婆婆送孩子上学,看见铁生在空地上跑的满头大汗,于是惊诧地问:铁副局长,在搞锻炼啊?

  不,在出操。

  又不是在部队,出什么操。在搞锻炼就是搞锻炼嘛,有什么两样?爹爹婆婆们觉得铁生满口废话。

  谁知铁生执意认为,这是在出操。见爹爹婆婆不信,他还趴在地上做了个战术动作,以低姿匍匐的形式快速通过一片坑坑洼洼的草地。

  一边爬,还一边喊:满广志,你往哪里跑?

  爹爹婆婆一听,心想,这铁生神智又不正常了,得赶紧走。不然,出了事可兜不住。于是慌不迭地全走了。

  (本文为节选,全文发表于《解放军文艺》2019年第6期》)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活捉满广志(中篇小说节选)(刊载于《解放军文艺》2019年第6期)

2019-06-28 16-27-21

   一

  铁生得病是一个酷热难耐的秋天。

  那时路边的树叶几乎被明晃晃的太阳烤焦了。楼下的小巷像蒸笼一样闷燥,一旦从小巷穿过,浑身湿漉漉的,仿佛从水底捞起。

  铁生所在的宏华小区居民在炎热的秋天,大多不爱出门,宁可在五十六平米的家中窝着,对着头顶的空调挂机呼哧呼哧摇蒲扇。

  铁生得病的事情很蹊跷。

  当时外面没有人,铁生一人在家百无聊赖,按照惯例打开电视机看军事新闻。看着看着,便犯了病,突然激愤填膺拍案而起,大骂一声“妈蛋”,抱起台式的电视机轰隆一声摔了个稀烂。摔烂电视机不足以泄愤,还抄起电工锤乒乒乓乓将客厅的陈设砸了个粉碎。

   铁生得病的消息很快传遍宏华小区。外面的爹爹婆婆传得可玄乎,称铁生是中了邪。得了魔怔。

  那么具体的情况是怎样,医生支支吾吾含糊不清,说不出准确的原因。反正医院的CT、B超、胸透查了个遍,各项指标一切正常。

  铁生发病有个征兆,不能看见一个人。

  这个人叫满广志,当时在电视上放得十分火。报纸铺天盖地,网络上到处都是这个名字。

  满广志是朱日和训练基地的蓝军指挥官,为人凶悍,阴险狡诈。据说败在他手下的红军部队就有十几万之众。这么一个新闻媒体的焦点人物,距离铁生生活的莆县有十万八千里,他也不是在部队,怎么跟满广志较上了劲,真是难以理解的怪事。

   最让人费解的,是铁生三天两头便犯病。犯病之前挺好的,能吃能喝,头脑清醒,到了晚上十点钟,像头猪躺在凉席上酣然入睡,鼾声震天,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

   铁生的病来得很突然,就像一阵风,说来就来。来的时候挺猛的,像头咆哮的狮子,眼睛发直,眼眶像染了血,脖子硬挺着,嘴唇发白,呼哧呼哧喘粗气。见谁都不顺眼,不是吼就是骂,一句话崩出去,像炮弹一样恨不得把人炸死。左邻右舍亲戚朋友退避三舍,都不敢招惹他。

   铁生得病最典型的特征就是砸东西。遇上什么砸什么,家里的电器家具全被他砸得稀巴烂。可怜的铁生媳妇翠花每天都活得心惊胆战,生怕那天她瘦小的身躯也会被他当块抹布从窗户扔出去。

   不过令人庆幸,这种事情至今没有发生。铁生纵使有天大的火气,也没动她半根汗毛。他只是拿顺手的东西发泄,比如家里的锅碗瓢盆、扫帚拖把。有什么砸什么,不把家里的东西砸个干净,誓不罢休。

   时间长了,翠花捱不下去,悄悄收拾衣物回娘家。

   也甭怪翠花无情无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家里四面徒壁,遍地瓦砾瓷片,没一件像样的家具。就算有像样的家具也被铁生砸成碎片。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这类的电器早变成电器元件与塑料碎片,室内的垃圾堆积成山,连最基本的生活条件都不具备,还得担惊受怕,不如回娘家过几天安分的日子再说。

   铁生的病来得快也去得快。翠花一回娘家,他的病立马就好。翠花前脚进娘家门,他后脚就到了柳家湾。

   铁生的事传得沸沸扬扬,柳家湾人早听说有这么一个邪乎的姑爷。枣红色的捷达拖着两串浓浓的黑烟冲进柳家湾,三三两两的村民便跟着叮叮当当的捷达往村前面跑。

   一边跑还一边招呼。看,那个灾星又来了!恬不知耻的!

   灾星是柳家湾对不祥之物的称呼,带有浓浓的偏见与封建色彩。一般情况下,只有落魄之人才有这般的待遇。

   铁生倒是不慌张,见车屁股跟着一长溜的男女老少。咔嗤一声来个急刹车,风一般拎着零食下车。笑呵呵将韩式面包、欧式奶茶、北美巧克力分发给围观的婆婆婶婶及流着鼻涕虫的小孩。打发走女人孩子,接下来是铁生的妙招,掏出一包金黄色的1916香烟见人便发。1916是什么香烟?一百元一包,试想柳家湾无所事事的中老年男人哪里抽过这等的好烟?立即转愠为喜,笑呵呵的接过香烟,一起吞云吐雾嘘寒问暖。

   铁生啊!怎么今天有空来?

   最近上面搞检查,天天陪领导喝酒,夜不归宿,翠花有点意见,这不回娘家了。我这就来向她赔礼道歉,顺便把她接回去。

  哦哦,你是男人,大小也算个领导,宰相肚里能撑船,别跟女人一般见识。

   那咋行呢?翠花是家里的顶梁柱,我有错,就得诚心诚意向她赔罪。两口子过日子就得相敬如宾嘛!

   一场尴尬就这么被铁生化解得烟消云散。

   也不是柳家湾的人市侩,得了点好处就帮着铁生说好话。

   铁生在五年前,可是莆县响当当的人物。首先,铁生是副营转业,部队这块金字招牌被他运用得惟妙惟肖。什么作风扎实身体过硬思想过硬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安排到交通局下面的公路局上班,不足三年就混了小小的领导,当了个公路局的副局长。别看这个二级局的副局长,外面的人喊起来,照样是“铁副局长”“铁局长”,乍听起来还是那么回事,真以为是某个大局的一把手二把手。

   其次,铁生待人接物不分高低。见了领导不卑不亢,从不混乱站队,无论是交通局的书记还是局长,交代的任务从不打折扣完成。见了领导恰如其分,一脸笑容,见了小区无所事事的爹爹婆婆或年轻人,照样笑容可掬,上前跟人主动打招呼。为此获得许多人的赞叹:高情商。

   最后,铁生热心快肠。无论是沾亲带故的熟人,还是亲戚朋友战友同学,托他办的事总能全力以赴,能帮上忙的,风风火火的把事办妥;有力无处使的,你也能看到他一副竭尽全力的样子。特别是柳家湾的人,这些年托他办的事还真不少,什么帮村前面修条水泥路,帮孤寡老人柳大招弄个低保户,等等,铁生件件完成得很漂亮。

   所以柳家湾人从来是高看铁生一头,即便铁生现在有病,风言风语的,柳家湾人也从来愿意往好处想,不忍落井下石。

   这也是铁生频频能从柳家湾接回翠花的重要原因。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正是凭借这些基础,铁生总能出奇制胜。比如,拎两条黄鹤楼的烟,塞给两个小舅子,让兄弟俩帮忙说好话。

   翠花开始挺拧的,态度坚决,执意不肯回去。说那个家没法呆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铁生活活打死。

   翠花的大舅子柳望成嬉皮笑脸的围着翠花绕两圈说,姐,你好胳膊好腿的,也没见你哪儿有伤啊,姐夫的事你是不是夸大了?

   小舅子柳幺成干脆单刀直入:姐,冤家宜解不宜结,夫妻俩打架没有隔夜仇,你这样老往娘家屋跑,总不是个事吧,难道要让柳家湾人天天看笑话?况且铁生哥发脾气也不是奔你发,他是心里有坎过不去。

   翠花一听勃然大怒:心里有气就摔东西砸家具?还是不是个男人!大弟二弟你们也不去看看,家里的东西全被他砸没了。这日子该怎么过啊!

   翠花说着说着,悲从心来,禁不住嚎啕大哭。

   刚刚号了几声,翠花那瞎眼的爹柳解放杵着拐棍颤巍巍过来。大骂一声:哭丧啊?你爹还没死,这就哭上了?

   柳解放一句话就把翠花打发走了。

   柳解放眼瞎心不瞎。这铁生虽然有个病,胡乱砸东西,但闺女的家砸不垮。铁生这么多年来,除了上班,还合伙跟人做生意,以翠花的名义投资了几家良品铺子。小孩子的钱好赚,几年下来,家里厚实不少。铁生大方,但凡娘家小舅子开口借钱,有求必应。上万的没有,几千几千的借款从来忽略,也不知道柳望成柳幺成借多少。

   柳解放帮理不帮亲,是卓有远见的。柳望成没有工作,好逸恶劳,虽说在物流公司开货车,做一天歇两天,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老婆孩子全靠柳解放那点退休金养活。柳幺成倒是会赚钱,脑袋灵活,跟一家建筑公司做预算,可染上赌博的恶习,一年到头积攒不了多少钱,有时候还向铁生伸手。自己终究会老的,柳解放知道这个家没有铁生,撑不下去。所以翠花不能跟铁生有任何的间隙。再说铁生就算有病,爱砸家里的东西,可那些东西值多少钱,能跟闺女的婚姻相提并论吗?翠花的家底他摸得一清二楚,银行卡七八张,常用的工行卡就有三十多万。铁生再邪乎,这个家一时半刻也砸不垮。

  翠花极不情愿跟铁生回去后,过了几天安分的日子。他们买了崭新的沙发和家具,购置了全新的电视机电冰箱及厨卫设备,还请师傅将两人的卧室重新装扮一番。换上最新式的椭圆形婚床,白白的墙壁刷上粉红色的颜料,配上奶黄色朦胧的壁灯。两人和好如初,仿佛蜜月一样如胶似漆。

  这种日子仅仅维持了一个星期。铁生再次犯病,这次没有砸东西,倒是把副局长的官帽搞飞了。

  上面为什么撸去铁生的副局长呢?众说纷纭。有人说铁生缺心眼。上级领导检查一条刚刚规划的快速路。这条公路连接京港高速公路,意义重大。领导很重视。在会议室听取汇报后直接去现场调查,中午时分在莆县用餐,新上任的公路局长魏长高投其所好,安排在偏远的农家乐吃饭。按照领导提出的“便餐”标准实施。

  铁生作为副局长陪着领导一起用餐。一行人舟车劳顿,去了山里的农家乐。用餐过程中,有人提议喝点农户自酿的高粱酒解乏,下午可以在包间眯两个小时。这个建议得到响应,于是工作人员拿来几瓶矿泉水灌满的高粱酒,给每人斟满。铁生喝了一口,清香扑鼻,味道纯正,禁不住高喊一声“这不是53度的茅台吗?”

  这一喊,喊得几个领导面面相觑,而作为一把手的魏长高也面红耳赤。铁生为这句实话落下了祸根。没两天交通局以铁生的身体不好为由,免去了他的职务,安排他在工会担任副主席。

  又有人说,根本不是喝酒的缘故,而是因为途中发病,当着领导的面做出了不雅的言行。那天搞检查,局长魏长高有意向领导推荐他负责快速路的修建。领导倒是没意见,拿双眼瞄他,希望他站出来表态。铁生涨得满脸通红,粗粗的喉结忽上忽下滚动,磨磨蹭蹭就是不肯说话。魏长高急了,推他一下。结果他犯了病,大叫一声“活捉满广志”,眼睛红红的扑向路边,找路边的小树苗撒野。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眨眼功夫竟折断七八株嫩绿的小树苗。

  铁生的怪异,让在场的领导目瞪口呆。幸亏魏长高急中生智,称铁副局长精神有问题,有病在身,是带病工作。否则这快速路的立项就黄了。要知道这快速路可是莆县梦寐以求的大工程,不仅有省里拨款,还能融入“中原城市圈”。如果因为铁生搞砸了,那可是得不偿失的事。

  两件事传得有鼻子有眼,但破绽百出,铁生在官场混迹多年,有这么傻吗?但鉴于他砸东西的事实,又不得不让人相信。

   二

  铁生丢掉副局长的官职,反倒安分几天。整天赋闲在家,养花弄草的,哼着小曲。看不出有事的样子。出出进进跟往常一样,爱主动跟人打招呼。尽管有人在背后戳戳点点的,他也满不在乎。

  铁生似乎没有病,可他的媳妇不乐意了。翠花平白无故在家,总为这件事跟他理论。

  翠花毕竟是女人家,爱慕虚荣一些。在她看来,当一个二级局的副局长是挺挣面子的事,虽然落不到多少实惠,可走到那里都有人主动打招呼,甚至还有人喊“局长夫人”。现在铁生把这个副局长搞没了,她心里空荡荡的,心有不甘。

  在翠花看来,只要铁生再圆滑一些,再妥协妥协,一切可以重来。翠花已经打听到,新上任的魏局长其实很器重铁生,本想把负责修路的活儿交给他,结果闹出天大的洋相,结局可想而知,鸡飞蛋打。主管修路的活儿没了,连副局长的官帽也不翼而飞。

  翠花跟铁生理论是想让他东山再起。翠花跟着铁生过日子这么多年,早已经熟悉官场的人情与套路。那个魏局长从市里空降到公路局,人家跟你非亲非故,凭什么把路桥修筑这一块交给你,不就是你有个好口碑,从不得罪人。现在连这点优势都没有,翠花觉得此生无望。

  翠花买了两瓶好酒,两条好烟,苦口心婆给铁生做工作。要求铁生晚上去魏局长家一趟。说说好话,低低头求求情,说不定这事就过了。人家心一软,手一抬,看在铁生老资历的份上,这副局长的官帽或许又落下来,过不了多少天,铁生仍然是那个二级局的副局长。

  按照翠花的设想,铁生如果低下高傲的头,主动向魏长高示好,铁生也不至于赋闲在家。一个大男人成天在家算怎么回事,起码原来是个副局长吧?人要脸,树要皮,她可不愿意被人指指点点。

  别小看翠花,她已经打听到魏长高不是本地人,家住省城,一个人孤孤单单来这个偏远的县,举目无亲。这时候铁生主动示好,说不定以后能成大事。

  谁知铁生死活不愿意。无论翠花怎么做工作,就是不愿意巴结魏长高。甚至还说,我好歹是部队培养出来的干部,可不能做这些丢脸的事。

  翠花一听,怒了。指着他的鼻子骂:你现在的样子还不够丢脸吗?一个老爷们,整天在家算哪门子事?

  铁生反唇相讥:我在家怎么啦,照样拿工资。

  人活着,就是要有事做,有事做,才有自己的价值。你眼睛就那点工资吗?原来的雄心壮志哪里去了?

  翠花的一席话,驳得铁生哑口无言。

  是啊!铁生原来跟翠花谈恋爱时,就是一个斗志昂扬的小伙子。铁生的老家在山沟沟,拿不出钱供他们买房结婚。铁生回家探亲,找人贷款,悄悄买了辆翻斗车,托人管理,雇个司机,给沙场拖沙。一年下来,还了贷款,净落一辆七成新的翻斗车。那时候车比房子贵,铁生一倒腾,房子便买回来了。翠花看见新房,眼睛放绿光,情不自禁的扑在铁生怀中,两人在毛坯房把事办了,生米煮成熟饭。

  结婚第四年,铁生当上副局长。本以为升了官,能带来很多实惠。后来发现,不仅落不到实惠,相反开销大很多。平常客来客往,同事战友往家里凑,铁生的工资还不够。最让人绝望的,是铁生老家的父老乡亲,只要一进城,就往铁生家里跑。做人不能忘本,不管什么人来,都得拿出几个菜盛情相待。时间长了,翠花扛不住,向铁生发出抗议: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你一个人工资供全家,本来紧巴巴的,现在招呼这么多人,这日子还过不过啊?打破脸装胖子,客人来好酒好肉伺候,客人走后我们天天吃别人挑剩的青菜,这算这么回事?我们大人不要紧,孩子才两岁需要营养,总不能让他也这样吃苦吧?

  铁生当时惭愧极了,他搂住妻子的腰,信誓旦旦的表态。放心,我决不会让自己的老婆孩子受苦!给我半年时间,半年之后,绝对有天翻地覆的改变。后来铁生果真做到了。他见省城良品铺子开得好,孩子们喜欢,跟几个朋友一合计,各自拿出二十多万,一口气开了三家良品铺子。莆城对新鲜事物从来张开怀抱,加上经营有方,每年年底可以分红三十多万。翠花这几年过得滋滋润润,就靠良品铺子的分红在支撑。

  翠花甩出陈年的往事,无非激励铁生勇敢面对,克服难关。谁知铁生张开大嘴喘粗气,呼哧呼哧,那股邪乎劲又上来了。呼地一声,铁生像匹狼冲到客厅,张开双臂,砰的一下卸下大大的液晶电视机,又准备砸东西。

  翠花见了脸色惨白,连呼,不说了说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成吗?

  铁生答非所问,吼道:满广志,我就不信抓不到你!

   三

  一个离开部队多年的老兵,生拉硬拽跟满广志扯上了关系,不得不让人啼笑皆非。那一年,我去莆县看鲁兵,鲁兵讲起铁生就眉飞色舞。

  我居住的坤城距离莆县只有六十公里,开车也就半个小时,莆县是个风景迤逦的山区小县,那里有古朴的村落,连绵不绝的群山,大片大片上千年的银杏树,所以每年都要莆县去几次。除了跟鲁兵几个战友聚会,也为看莆县的山山水水。

  那次在莆县,鲁兵带着一群人去了十几个地方。有新四军的被服厂,中原突围的主战场,石达开屯兵的铁头寨,红二十五军的纪念馆,银杏树成群、遍地金黄的燕子窝等等。

  鲁兵在莆县混得不错,甭看只是小小的宣传科长。可宣传部这块金子招牌可不是谁能忽视的,在莆县,鲁兵也算小有影响的人物。每次去莆县,鲁兵都会尽地主之谊,让我们吃好喝好,还带着我们去莆县最响亮的地方。不玩得筋疲力尽,决不收兵。

  我们那群人,都是退伍老兵,兴趣与职业多多少少跟文化艺术有关。有玩摄影的,有搞美术的,有调查记者,当然也有我这样专门写军事小说的作家。他们大多四十岁左右,都有自己的单位,手头的资源比我多,所以每次出行,他们总是想方设法不让我操心。比如袁老记,本名袁自清,因为干了二十多年的记者,我们都叫他袁老记。袁老记是省城都市报的记者。每次去莆县,必搞一条宣传莆县风景的新闻,发在报纸醒目的位置,算是回报鲁兵。摄影师余大智更直接,带上丰田的保姆车和司机,吃的喝的全备齐,走到哪里歇在那里。摄影师是余大智的第二职业。第一职业是企业家,开了家不大不小的工厂,专门为智能手机提供外壳,用他们的话来说,余大智余董不差钱!

  还有个画家叫傅亚光,省城美术学院的教授。第一次来莆县,十几个中学教师轮番打他的电话,哭着喊着要为我们接风洗尘。第二次来莆县,傅亚光不敢再透露消息,生怕那些学生跑过来将他绑走。

  保姆车载着我们在柏油路上奔跑。遇到好风景,一窝风下去拍照。鲁兵则抓住机会讲解景点的历史背景。比如新四军的被服厂,说当年两军拉锯,新四军打游击留下的,目的是为自给自足。莆县的人文景观大多跟军事有关。跑一天,听的全是几十年前,甚至几百年前的战事。大家听腻了,余董喊一声,还是讲讲现在,鲁兵则说起铁生。开始以为是忽悠,后来越讲越细致,我们才知道真有这么一个人。

  特别是听到铁生跟满广志怄上了,几个人禁不住大笑。

  鲁兵认认真真地对我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线索,你可以写写,毕竟有军人的情节。

  还是鲁兵懂我。自从我迷上小说,写的大多是军人或者老兵。虽然我当过兵,可离开部队很多年。不一定能写好现在的军人,所以一直迂回出击,绕着写。

  在这群人中,鲁兵跟我是货真价实的战友。新兵连一个班,下连队后,我当文书他当通讯员。后来一起考上指挥学院,毕业又分到一个团。鲁兵对我的情况比较了解,这些年写得很苦,所以平时总爱搜集有关军人、老兵的故事,希望能给我帮助。

  几个人坐在保姆车内,在山里转悠一天。遇到绯红的乌桕树或金黄的古银杏,大伙才愿意下车逛逛,顺便拍几幅精美的照片。更多的时候,大伙宁肯坐在车内,仰躺在真皮沙发椅上聊聊天,品品红酒。

  话题不可避免的扯到了铁生。

  余董开门见山,说铁生轴。事情都过去好几年,跟一个空气般的人,怄什么气?

  余董言简意赅,批判铁生跟自己过不去。又为满广志抱不平。还说满广志如果知道这件事,说不定会气晕。

  袁老记则批判余董被狭隘的金钱观腐蚀了思想,丢掉军人的价值观。他为铁生辩护。称铁生此举是退伍不褪色的呈现,大家要向他好好学,不能丢掉爱军习武的本色。

  到底是大报社的调查记者,袁老记一直试图还原铁生。他是什么样的人,有着怎样的作风与经历。特别在“满广志”上,铁生跟满广志之间肯定发生过激烈碰撞。不然铁生到现在还耿耿于怀?

  满广志是朱日和训练基地的“敌方指挥官”,铁生又曾经在鼎鼎大名的A8集团军服过役,还当过副营长。要说两者之间没有碰撞,那是睁眼瞎。满广志是干什么的?众人皆知,他是训练基地的磨刀石。全国的野战军都要到那里磨砺磨砺,别说有着辉煌历史的A8集团军,就连在座的五个老兵,就曾经跟着部队上过朱日和。

  满广志有多厉害?

  听听几个老兵的讲解就知道。

  余董说他到朱日和,连个敌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就败了。一百多号人蹲在山沟沟,吃了满嘴的灰。

  袁老记说,当时夹在3团的车队中前进,沿途是一望无垠的大草原,蓝天白云,神清气爽。弟兄们都掀开帆布帘子偷看外面的美景,空中突然掠过一架战斗机。几分钟之后,师里来了通知,叫3团原地调头,打道回府。因为演习导演部评判3团遭遇敌机攻击,地毯式轰炸,全军覆没。

  一说起这事,袁老记恨得牙痒痒。他说,本以为上朱日和,能一展身手。谁知连朱日和在哪里都不知道,就灰溜溜滚回到驻地。几个昼夜的舟车劳顿,一个月的精心准备,全打了水漂。

  袁老记颇为理解铁生的心情。他说这个满广志一肚子阴谋诡计,习惯于打别人冷不防。有本事明火执仗的干。

  这话说得我们哈哈大笑。鲁兵笑道,如果轻易嗅到蓝军的鼻息,他满广志又怎么当好这个磨刀石?兵者,诡道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那是兵家常事。教训教训我们也是好的,起码让我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战争。

  几个人的经历大同小异,都去过朱日和,演习的结果都相同。跟着部队还未真正进战场,就败得一塌糊涂。有运气的,能看见几个蓝军。不幸运的,满广志和他的蓝军部队在哪里都不知道。

  谈起军事演习和满广志,几个人便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铁生。

  他纠结什么呢?又不是他一个有这样的遭遇?袁老记改变立场,忽然有点不屑于铁生。

  这个观点得到余董的支持。他说,我刚才就这么个意思。自家人的演习嘛!又不是真正的敌人。

  画家傅亚光突然插上一句。这就是你们不对了!演习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提高部队战斗力吗?如果都像你们这样认为是过家家的游戏,那还要军队干什么?我觉得铁生做得对,就要认认真真的反省,把这个失败打成烙印,刻进骨子里,才对得起军人这个称呼。

  傅亚光的话像一挺重机枪,朝我们一扫,一车人顿时不敢说话。

  还是鲁兵收拾残局。打圆场说:何必呢?事情过去那么久。

  又谈到铁生。

  袁老记突然话锋一转,提起铁生砸电视机。他问鲁兵,液晶电视机砸了没?

  鲁兵笑,没砸!

  为什么不砸?

  翠花投降呗!

  翠花是个好女人。

  未必。鲁兵话中有话。

   后来我才明白鲁兵的意思,这个翠花不是善茬。

   铁生不是不愿意低头吗?她替铁生出头。她诳铁生把那两瓶好烟两条好酒拎到柳家湾,给柳解放。结果她径直去了魏长高的宿舍,一呆就是半宿。直到凌晨四点出来。恰好遇到出门的工程队。那段时间工程队为赶进度,每天凌晨4点出门。两者相遇,猝不及防,挺尴尬的。

   事情过后三天,铁生的官帽又重新飞回来了。他仍然当那个副局长,主管的范围跟原来一模一样,后勤加工会。

  铁生官复原职,外面就风言风语。有人说铁生能重新当回副局长,全靠他那个老婆。是翠花往魏长高的床上一躺,魏长高立马六神无主,不得不答应翠花的请求。

  铁生回单位仅仅上了三天的班,就不干了。他的病又发作,比原来更严重更加离谱。

  铁生官复原职的第三天,他冲向魏长高的办公室。先发一通脾气,接着乒乒乓乓砸东西。局长办公室的电脑文件柜空调柜机全被他砸得稀烂。就连墙上那幅“八骏图”也未幸免于难。据说这“八骏图”是京城某个知名画家的作品,价值不菲,魏局长看得比命还珍贵。这下被铁生扯得面目全非,魏局长一生气,又打报告把铁生的职位撤了个干干净净。魏局长不仅仅是公路局的一把手,还是交通局的副局长,班子成员,撤个自己的手下还不简单吗。

  丢掉副局长的铁生回到家,对翠花没有原来的心情,整天不是指桑骂槐就是摔东西。刚刚置办的椭圆形欧式大床,各种高档家具,满屋子的家用电器,全被他砸个干净。翠花开始跟他吵,后来吵不过,索性再次回娘家。

  这次铁生铁了心,不再去柳家湾低声下气,翠花爱住多久就住多久。每天早上,6点钟一到,他准时起床,穿着原来在部队的作训服,嘿嗤嘿嗤在小区的篮球场遛弯。

  宏华小区是学区房,离学校近,早起的爹爹婆婆送孩子上学,看见铁生在空地上跑的满头大汗,于是惊诧地问:铁副局长,在搞锻炼啊?

  不,在出操。

  又不是在部队,出什么操。在搞锻炼就是搞锻炼嘛,有什么两样?爹爹婆婆们觉得铁生满口废话。

  谁知铁生执意认为,这是在出操。见爹爹婆婆不信,他还趴在地上做了个战术动作,以低姿匍匐的形式快速通过一片坑坑洼洼的草地。

  一边爬,还一边喊:满广志,你往哪里跑?

  爹爹婆婆一听,心想,这铁生神智又不正常了,得赶紧走。不然,出了事可兜不住。于是慌不迭地全走了。

  (本文为节选,全文发表于《解放军文艺》2019年第6期》)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