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其他原创 >

襄阳文学七十年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06-28    作者:段明贵

  提  要:

   新中国成立七十年,襄阳文学发展大体分为三个阶段:   五六十年代,波澜初起;   八九十年代,渐成气象;   二十一世纪,高潮迭起,异彩纷呈。

   襄阳文学有几束高光引人注目:寓言、小小说、散文。享誉全国。

 

   襄阳,是一方盛产文学家和文学作品的热土。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诗经》中的《关睢》等诗篇就产生于襄阳。屈原弟子宋玉,不仅写出了《高唐赋》《登徒子好色赋》等脍炙人口的佳作,而且开启了赋体文学的先河。进入唐代,襄阳文学出现了一次空前的繁荣期,成为唐代诗歌的高地。初唐杜审言公认为律诗的完善者、盛唐孟浩然开创了田园山水诗派、中唐张继凭《枫桥夜泊》一鸣惊人、晚唐皮日休更被鲁迅誉为“一塌糊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芒”……在大唐的文学星空中,襄阳诗人群无疑是一个耀眼夺目的星座。到了宋代,除书画大家米芾亦工诗文外,女词人魏玩文名斐然。朱熹评论道:“本朝妇人能文者,惟魏夫人及李易安(清照)二人而已。”近现代,光未然和陈荒煤可称为襄阳文学的双子星座。光未然以气贯长虹的《黄河大合唱》,确立了他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陈荒煤在电影文学园地辛勤耕耘,以杰出贡献名垂青史。

   襄阳文学的第二个高潮,起之于1949年10月1日 ,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襄阳文学伴随着共和国前进的脚步而发展,大体经历了三个大的时期:五六十年代波澜初起;改革开放以后渐入佳境;二十一世纪跨入一个百花争艳的新时期。

  波澜初起的五六十年代

   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前冉冉升起,新中国迎来了第一个经济建设高潮和文化建设高潮。就在这个时候,作家梁斌来到襄阳,担任第一任襄阳地委宣传部长,第一任共青团襄阳地委书记和第一任襄阳报社社长。他一到襄阳,就根据组织安排到襄阳县欧庙区刘家庙村和水洼村,发动农民群众开展清匪反霸和土地改革运动,梁斌以作家的敏感,收集了大量生动鲜活的第一手素材,为他后来的长篇小说《翻身记事》和《红旗谱》的创作做了前期准备。这两部小说的若干细节,即取之于襄阳的士地改革运动。

   新中国成立后,襄阳诞生的第一部文学作品是韩希梁的《六十八天》。韩希梁1922年生于枣阳,1938年参加八路军,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在部队先后担任连队政治指导员、营政治教导员、团政治部主任、华东军区创作员、总政治部创作员,曾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解放战争期间,他创作了以孟良固战役为题材的《飞兵在沂蒙山上》。淮海战役中,韩希梁任三野炮兵连政治指导员,亲历了这一伟大战役的全过程。淮海战役刚结束,韩希梁就写出了长篇纪实文学《六十八天》(淮海战役只用了65天,加上行军3天,共68天)。中国人民文艺丛书编辑委员会很快于1950年3月出版了此书。韩希梁作为第一个以日记体发表军事文学作品的作家,被载入中国现代文学史。后来,他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在战场上亲赴火线采访,创作了闻名遐迩的长篇记实文学《黄继光》,1957年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除了《黄继光》外,韩希梁还写有《今日三八线》《伟大的时刻》和《阿妈妮,别撵火车》等多篇记述朝鲜战争时军民生活的作品。之后,又接连发表和出版了《黄海散记》《水风砂》等一批反映部队生活的报告文学和散文作品。 直到晚年仍笔耕不辍,先后创作了《战襄阳》《刘邓襄樊擒康泽》和40万字的长篇小说《百万雄师过大江》。

   襄阳最早创作长篇小说的作家,是宜城籍作家刘学仁,他创作于六十年代初期的长篇小说《滔滔汉江》,部分章节在报纸刊载后,被评论界誉为南方的《红旗谱》。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前期,襄阳出现了以吉学沛、李德复、孙樵声、胡树国、阎俊杰为代表的短篇小说作家群。吉学沛是湖北省作家协会下派到襄阳体验生活的专业作家,他创作了《两个队长》《三个书记》《爱仰脑壳的队长》《“王耙子”卖猪》《这事发生在陈家庄》等一大批反映襄阳生活的短篇小说。李德复综合襄阳地区农田建设典型创作的《典型报告》,受到文学大师茅盾的肯定,在《人民日报》首发后,各地报刊争相转载,数家出版社把它改编成连环画,海燕电影制片厂把它改编成电影。在此前后,他还写下了近60万字的短篇小说,结集为《高高的山上》《典型报告》《鄂北纪事》,分别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和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孙樵声创作出《宋哈哈》《过路人》《采访记》《磨镰记》等十多篇反映农村生活的短篇小说,先后发表在《萌芽》《羊城晚报》《长江文艺》上,因创作成就突出参加了1965年全国青年文学创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胡树国发表了小说处女作《老电工》,阎俊杰写出了《智擒黑风霸》,二人均以不俗的表现跻身文坛。  

   正当这批作家的创作渐入佳境的时候,一场文化浩劫将他们拍入泥淖。在整整十年里,襄阳文学仅出现了李德复、卫士洪、胡树国的《地下长龙》《高山盛开大寨花》等很少几部作品。文学园地万马齐喑,百花凋零。

   然而,文学的生命力是强大的。梁斌、韩希梁、吉学沛、孙樵声、李德复等一批老作家的影响并没有因此中断,随着新时期的到来,在他们的启蒙、带动和培养下,一批文学青年随后登上了文学舞台。

  渐成气象的八九十年代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是襄阳文学的复苏期,生长期和初步繁荣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化了意识形态的坚冰,襄阳文坛的老作者青春焕发,新作连连。一批生活在农村、工厂和机关的文学青年,如春笋得雨,茁壮成长。

   胡树国的长篇小说《地下儿童团》出版后,三次再版,被三家出版社改编成连环画,还被翻译成朝鲜文,总发行量达37万余册。李叔德出版了长篇小说《风流墨客》,中篇小说集《我想吻吻你的手》。刘久和创作了军事题材长篇小说《兵行诡道》。后来又有青年作家曾旭东的《解放襄阳》、何志平的《心》、张孟云的《我的日记》、马慰慈的《疯狂的岁月》、罗会芸的《梦泊古城》、孟道正的《黄土魂》等。

   这一时期,最抢眼的当数短篇小说。李叔德的《赔你一只金凤凰》获得全国短篇小说奖。他还出版了短篇小说集《赔你一只金凤凰》《属于我的秋天》《失眠人自白》等。王建琳的《好一只出头鸟》获得芳草文学奖。王伟举的《长发妹》《别了巴城公社》《花地》,黄河清的《油菜花开了》,宋骥弘的《淡淡的清茶》以及张月斌、叶宗佩、王琦等一大批中青年作家的作品,先后在《人民文学》《长江文艺》《芳草》等文学刊物发表,赢得世人瞩目。

   在散文园地,葛昌永、席星荃以不凡表现,赢得了读者和评论界的注意。襄阳诗坛,也涌现出李圣强、黄耀晖、彭泉瀚、吴鄂东、彭广全、宋明发、叶青、汪光房、金口哨、任金亭等一批歌者。原本是空白的寓言和小小说创作,更是异军突起,新人倍出,形成了在全国颇具影响的襄阳作家群。

   这一时期的襄阳籍军旅作家,最引人注目的是陈怀国。他的短篇小说《北纬41度线》获1989—1990年《解放军文艺》优秀奖、《疏勒河故道的赶驼人》获1991年《人民文学》优秀奖、《荒原》获第四届青年文学奖、《毛雪》获《人民文学》创刊45周年小说新人奖、《黄军装黄土地》获1991—1992年《昆仑》优秀小说奖,中篇小说《无岸的海》获1991—1992年《解放军文艺》优秀奖,报告文学《洞天风雷》获1996年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同时还出版了长篇小说《遍地葵花》、短篇小说集《毛雪》《黄军装黄土地》等。

   客居襄阳的作家,成就最突出的是襄阳铁路局宣传部长王雄,他潜心研究襄阳地方文化和风俗,写出了长篇小说“汉水文化三部曲”:《阴阳碑》《传世古》和《金匮银楼》,多次再版,评论界称他为 “汉水文化最忠实的守望者和耕耘者”。

  高潮迭起的新世纪

   时光车轮驶入二十一世纪,襄阳成为省域副中心城市,经济发展进入快车道,襄阳文学也进入一个万木争荣的新阶段。

   小说创作空前繁荣,特别是长篇小说成果丰硕。张传华的长篇小说《热血忠魂》被选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100部重点图书;曹远超的《梦归田园•孟浩然传》入选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百位文化名人传记丛书》;王建琳的长篇小说《风骚的唐白河》获湖北省五个一工程奖,同时,她还出版了长篇小说《迷离的滚水河》《燃情的汉水河》。这一时期的长篇小说还有:尚爱兰的《永不原谅》、黄攀的《东方圣母》、刘晓武的《昏鸦》、邱保华的《送你一束沙枣花》、马正华的《欲狂》、陈子成的《金融牧场》、王可伟的《迷彩男女》、李志荣的《想我的时候看天空》、周春兰的《折不断的炊烟》、谷春华的《风流的凤凰村》、熊章友的《断碑》、肖长胜的《中国特工008之潜艇危机》、岩竹的《走的时候带上我》、罗纯的《爱在不惑》、卫士洪的《天上银河》、熊鹏程的《女猎手》等,表现的领域更加广阔,人物更加多样化。刘久和的《玉魂》、李军的《刘秀归来》、王瑞国的《羊祜大将军》、李叔德的《孟浩然新传》《乱世诗人张继》《惊世骇俗皮日休》和《大宋米癫》,刘希俊四卷本《中国古代科学大师传》、张璞三卷本神话小说《桃花源传奇》、杨明沿的《没有军籍的战士》三部曲、吴志健的《烽火襄阳米公祠》(上下),表明襄阳历史小说、多卷本小说、系列小说的创作有了新的突破。

   在中短篇小说方面,卢苇、许建国、吕先觉、李修平、周才彬、张元国、崔新建、田德琳、马忠静等继续保持旺盛的创作势头,与此同时,赵丽、杨惠玲、王大春、张海芹、蔡红光、郭焕平、周以刚、九夕、马小磨、屠瑞、李杰、张方、赵凯等新秀崛起,为襄阳的小说队伍增添了生力军。赵丽的中篇小说《乳香》获得第六届湖北文学奖。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襄阳出现了一些在全国知名的小说作家。从保康大山走出来的作家晓苏,原名苏顺刚,1985年开始小说创作,先后发表小说500万字。出版长篇小说《五里铺》等5部,中篇小说集《重上娘山》《路边店》等2部,短篇小说集《麦芽糖》《我们的隐私》《松毛床》等12种。作品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新华文摘》《中华文学选刊》等期刊转载40余篇,并有作品被译成英文和法文。《花被窝》《酒疯子》《三个乞丐》分别进入2011年度 、2013年度 、2015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他还荣获湖北省第四届“文艺明星”奖、首届蒲松龄全国短篇小说奖、第二届林斤澜短篇小说奖、第五届汪曾祺文学奖、第十六届百花文学奖,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湖北文学奖、第六届屈原文艺奖。出生于谷城县的普玄,原名陈闯,先后发表中长篇小说30多部,作品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作品与争鸣》等选载30余次,获《当代》《长江文艺》《芳草》小说奖、屈原文艺奖、湖北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疼痛吧指头》获第三届施耐庵文学奖。

   襄阳诗歌创作人才众多,出版的诗集主要有:李圣强的《远山》《大地的风筝》和《汉水若醅》、宋明发的《走出西部》和《爱情岛》、吴鄂东的《云寺》、金口哨的《空门》和《飘香的晨雾》、汪光房的《我给青春一个吻》、任金亭的《爱我所爱》、邓家顺的《中国军营》、张久艺的《所以》、文爱艺的《太阳花》系列等等。黄耀晖、彭泉瀚、彭广全、刘传国、宋建勤等老一代诗人仍顽强地坚守着。涂玉国、不染之荷、张卫华、刘文生、周红南、马崇俊、李道立、张洁、牛玲莉、姚文静等新生力量正日益成为诗坛中坚。

   王伟举继九十年代出版报告文学集《飞旋的世界》《东方底特律之梦》《超越神话》以后,又推出长篇报告文学《世纪沧桑》和《汾清河的儿女们》。《汾清河的儿女们》获得第三届徐迟报告文学奖。王兴会、 黄定有创作了长篇报告文学《飞越苍穹——记航天英雄聂海胜》,贾桥出版了纪实文学集《阅读飞的时代》。

   原本薄弱的传记文学强势崛起,《襄阳文库》一次推出八部人物传记,分别是王瑞国的《宋玉传》、李明的《刘秀传》、刘克勤的《诸葛亮传》、叶植的《习凿齿传》、胡中才的《释道安传》、刘国传的《孟浩然传》、魏平柱的《米襄阳传》、张天儒的《杨洪胜传》。此外,宋明发创作了《吴德峰传》。王克斌《神仙系列毕业生》《两个妖精奇遇记》《极品笨妖怪》和胡运转《笼中的金丝鸟》的出版,标志着襄阳的儿童文学创作也有了一定突破。

   网络文学的兴起,打破了纸质出版物一统天下的局面,让大批文学爱好者有了施展文学才华的广阔天地。以类型小说为代表的襄阳网络文学快速发展,网络文学队伍不断壮大,呈现出职业化和规模化的趋势。先后涌现出死胖子、赵赶驴、午夜清风、疯狂的大米、汉唐风月、韩宇、梵鸢、文飞、赵九八、乌角道人、何处不染尘、墨九、如意小主、幻羽惊鸿等一批在国内有一定影响的网络作家,创作作品超过亿万字,在起点、创世中文、爱奇艺、掌阅文学等全国各大网站签约作品200余部,出版《少年查必良伤人事件》《赵赶驴电梯奇遇记》《王小猛求房记》《致我们的后青春》《象牙塔内的故事》《东莞不相信眼泪》《大风歌:刘邦是怎样炼成的》等长篇小说和小说集40多部。

   新人多,新作多,已成为二十一世纪襄阳文学的显著特点。蒋方舟九岁出版第一本散文集,此后,接连出版小说集、童话集、散文集等9部。《打开天窗》被湖南省教委列为中小学生素质教育读本;《我是动物》被改编为五幕话剧;《新京报》《南方都市报》《郑州晚报》等多家报纸先后为她开设专栏。她还获得《语文报》“少年之星”金奖、“中国少年作家杯”一等奖,北京儿艺“20万元征剧本”鼓励奖。90后旅美作家另维,已出版《代金卡》《抱歉啦,星巴克》《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我们都是和自己赛跑的人》等多部作品,在海内外产生了一定影响。

  引人注目的几束高光

   翻开襄阳文学的相册,有几束高光引人注目。襄阳的寓言和小小说创作,硕果累累,稳居全国前茅。散文创作势头强劲,成为襄阳文学的新亮点和新希望。

   寓言是文学园地的一朵小花。但是,襄阳的寓言作家们却通过不懈努力,把它培育成了一道别开生面的风景。襄阳寓言作家群被誉为全国最有影响的寓言创作群体之一,他们为襄阳赢得了“全国寓言大市”的称号。襄阳承办的中国寓言网成为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的门户网站。凡夫被选为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长,先后出版《凡夫寓言》《智慧心灯》《一天一个好故事》等20多部寓言集,并作为寓言界代表出席了中国作家协会第六届和第七届全国代表大会。他的寓言集先后获得两届冰心儿童图书奖,三届中国寓言文学“金骆驼奖”和第七届湖北文学奖。寓言作品《快乐》《狮子和兔子》《瘸蝉》《云雀明白了》《小老鼠立志》分别入选人教版、北师大版、冀教版和香港版中小学语文课本,《苹果的味儿》被选作辽宁省2011年高考作文题。吕华阳、王俊楚、晓梦都是当今寓坛比较活跃的中青年作家。

   襄阳的小小说创作,赢得了国际专家的注目。美国衣阿华州立大学世界语言文学系教授穆爱莉,在美国政府“福布赖特”基金支持下,专程对襄阳的小小说作家群进行了走访考察。尹全生名列“中国当代小小说风云人物榜•小小说星座”、“当代小小说八大家”,其作品获得三次“全国优秀小小说奖”,一次中国民间文学“山花奖”,出版五部小小说作品集。“鬼才作家”汤礼春创作了上千篇幽默小小说,在全国各大网站评选的“中国最让人记得的新一代撰稿人名单”中,他位列幽默类之首。邓耀华、杨文勇和一冰的作品,多次入选各种年度作品选,有的在全国获奖。由这些作者为骨干组成的襄阳小小说作家群,成为全国小小说创作的重要群体。

   襄阳的散文创作进步迅速。无论是作者数量,还是作品质量,都有骄人的表现。席星荃先后发表散文200余篇,作品多次被《散文海外版》《散文选刊》等期刊转载,获首届《长江文艺》散文随笔奖、第二届老舍散文奖优秀奖、第二届湖北文学奖提名奖,散文集《记忆与游走》获第三届冰心散文奖。谢伦的长篇文化散文渐成特色,近几年来,频频在《散文》《散文海外版》《散文选刊》《中国作家》《北京文学》《上海文学》等大型刊物发表,并获得第五届冰心散文奖、第五届湖北文学奖、第八届屈原文艺奖和长江文艺散文随笔奖。卢苇的文化散文,郑浩、唐家举的游记体散文,程乐君的乡愁系列散文,牛宪纲的随笔体散文,唐启意的红楼人物系列散文,蒲继刚的杂文体散文等,都已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特色。周解民、林大学、杨晓琳等书画家加入,成为散文团队的一道亮色。

   更加可喜的是,一大批青年作者崭露头角,出手不凡。楚林的《遇见最美的本草》,一问世即好评如潮,多次再版,位居第三届全国悦读中医活动“十大中医药好书”榜首。随后,又入选第十二届文津图书奖推荐图书,荣获第八届冰心散文奖和第七届湖北文学奖。付惠敏的《送你一瓣月光》,以独具的视角、独特的语言、独到的体验,对古代爱情诗词作诗意解读,让人耳目一新。艾子、李荔、张蕾、严榕、蒋琦、刘斌、冯耀民、蒋仕虎、胡平、晋桂荣也都崭露头角。

   一个经济大发展的时期,必然也是文化大繁荣的时期。进入新世纪不到20年,襄阳出版各类文学作品近300部,超过前五十年的总和。襄阳的作家队伍也迅速成长,成为在湖北颇具名气的“文学襄军”。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喜庆日子里,襄阳的文学工作者正满怀信心地投入新的创作,从高原奋力向高峰攀登。襄阳的文学天空,必将有更多新星升起;襄阳的作家和诗人,一定会捧出更多更好的作品,献给祖国,献给人民。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襄阳文学七十年

2019-06-28 17-36-53

  提  要:

   新中国成立七十年,襄阳文学发展大体分为三个阶段:   五六十年代,波澜初起;   八九十年代,渐成气象;   二十一世纪,高潮迭起,异彩纷呈。

   襄阳文学有几束高光引人注目:寓言、小小说、散文。享誉全国。

 

   襄阳,是一方盛产文学家和文学作品的热土。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诗经》中的《关睢》等诗篇就产生于襄阳。屈原弟子宋玉,不仅写出了《高唐赋》《登徒子好色赋》等脍炙人口的佳作,而且开启了赋体文学的先河。进入唐代,襄阳文学出现了一次空前的繁荣期,成为唐代诗歌的高地。初唐杜审言公认为律诗的完善者、盛唐孟浩然开创了田园山水诗派、中唐张继凭《枫桥夜泊》一鸣惊人、晚唐皮日休更被鲁迅誉为“一塌糊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芒”……在大唐的文学星空中,襄阳诗人群无疑是一个耀眼夺目的星座。到了宋代,除书画大家米芾亦工诗文外,女词人魏玩文名斐然。朱熹评论道:“本朝妇人能文者,惟魏夫人及李易安(清照)二人而已。”近现代,光未然和陈荒煤可称为襄阳文学的双子星座。光未然以气贯长虹的《黄河大合唱》,确立了他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陈荒煤在电影文学园地辛勤耕耘,以杰出贡献名垂青史。

   襄阳文学的第二个高潮,起之于1949年10月1日 ,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襄阳文学伴随着共和国前进的脚步而发展,大体经历了三个大的时期:五六十年代波澜初起;改革开放以后渐入佳境;二十一世纪跨入一个百花争艳的新时期。

  波澜初起的五六十年代

   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前冉冉升起,新中国迎来了第一个经济建设高潮和文化建设高潮。就在这个时候,作家梁斌来到襄阳,担任第一任襄阳地委宣传部长,第一任共青团襄阳地委书记和第一任襄阳报社社长。他一到襄阳,就根据组织安排到襄阳县欧庙区刘家庙村和水洼村,发动农民群众开展清匪反霸和土地改革运动,梁斌以作家的敏感,收集了大量生动鲜活的第一手素材,为他后来的长篇小说《翻身记事》和《红旗谱》的创作做了前期准备。这两部小说的若干细节,即取之于襄阳的士地改革运动。

   新中国成立后,襄阳诞生的第一部文学作品是韩希梁的《六十八天》。韩希梁1922年生于枣阳,1938年参加八路军,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在部队先后担任连队政治指导员、营政治教导员、团政治部主任、华东军区创作员、总政治部创作员,曾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解放战争期间,他创作了以孟良固战役为题材的《飞兵在沂蒙山上》。淮海战役中,韩希梁任三野炮兵连政治指导员,亲历了这一伟大战役的全过程。淮海战役刚结束,韩希梁就写出了长篇纪实文学《六十八天》(淮海战役只用了65天,加上行军3天,共68天)。中国人民文艺丛书编辑委员会很快于1950年3月出版了此书。韩希梁作为第一个以日记体发表军事文学作品的作家,被载入中国现代文学史。后来,他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在战场上亲赴火线采访,创作了闻名遐迩的长篇记实文学《黄继光》,1957年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除了《黄继光》外,韩希梁还写有《今日三八线》《伟大的时刻》和《阿妈妮,别撵火车》等多篇记述朝鲜战争时军民生活的作品。之后,又接连发表和出版了《黄海散记》《水风砂》等一批反映部队生活的报告文学和散文作品。 直到晚年仍笔耕不辍,先后创作了《战襄阳》《刘邓襄樊擒康泽》和40万字的长篇小说《百万雄师过大江》。

   襄阳最早创作长篇小说的作家,是宜城籍作家刘学仁,他创作于六十年代初期的长篇小说《滔滔汉江》,部分章节在报纸刊载后,被评论界誉为南方的《红旗谱》。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前期,襄阳出现了以吉学沛、李德复、孙樵声、胡树国、阎俊杰为代表的短篇小说作家群。吉学沛是湖北省作家协会下派到襄阳体验生活的专业作家,他创作了《两个队长》《三个书记》《爱仰脑壳的队长》《“王耙子”卖猪》《这事发生在陈家庄》等一大批反映襄阳生活的短篇小说。李德复综合襄阳地区农田建设典型创作的《典型报告》,受到文学大师茅盾的肯定,在《人民日报》首发后,各地报刊争相转载,数家出版社把它改编成连环画,海燕电影制片厂把它改编成电影。在此前后,他还写下了近60万字的短篇小说,结集为《高高的山上》《典型报告》《鄂北纪事》,分别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和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孙樵声创作出《宋哈哈》《过路人》《采访记》《磨镰记》等十多篇反映农村生活的短篇小说,先后发表在《萌芽》《羊城晚报》《长江文艺》上,因创作成就突出参加了1965年全国青年文学创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胡树国发表了小说处女作《老电工》,阎俊杰写出了《智擒黑风霸》,二人均以不俗的表现跻身文坛。  

   正当这批作家的创作渐入佳境的时候,一场文化浩劫将他们拍入泥淖。在整整十年里,襄阳文学仅出现了李德复、卫士洪、胡树国的《地下长龙》《高山盛开大寨花》等很少几部作品。文学园地万马齐喑,百花凋零。

   然而,文学的生命力是强大的。梁斌、韩希梁、吉学沛、孙樵声、李德复等一批老作家的影响并没有因此中断,随着新时期的到来,在他们的启蒙、带动和培养下,一批文学青年随后登上了文学舞台。

  渐成气象的八九十年代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是襄阳文学的复苏期,生长期和初步繁荣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化了意识形态的坚冰,襄阳文坛的老作者青春焕发,新作连连。一批生活在农村、工厂和机关的文学青年,如春笋得雨,茁壮成长。

   胡树国的长篇小说《地下儿童团》出版后,三次再版,被三家出版社改编成连环画,还被翻译成朝鲜文,总发行量达37万余册。李叔德出版了长篇小说《风流墨客》,中篇小说集《我想吻吻你的手》。刘久和创作了军事题材长篇小说《兵行诡道》。后来又有青年作家曾旭东的《解放襄阳》、何志平的《心》、张孟云的《我的日记》、马慰慈的《疯狂的岁月》、罗会芸的《梦泊古城》、孟道正的《黄土魂》等。

   这一时期,最抢眼的当数短篇小说。李叔德的《赔你一只金凤凰》获得全国短篇小说奖。他还出版了短篇小说集《赔你一只金凤凰》《属于我的秋天》《失眠人自白》等。王建琳的《好一只出头鸟》获得芳草文学奖。王伟举的《长发妹》《别了巴城公社》《花地》,黄河清的《油菜花开了》,宋骥弘的《淡淡的清茶》以及张月斌、叶宗佩、王琦等一大批中青年作家的作品,先后在《人民文学》《长江文艺》《芳草》等文学刊物发表,赢得世人瞩目。

   在散文园地,葛昌永、席星荃以不凡表现,赢得了读者和评论界的注意。襄阳诗坛,也涌现出李圣强、黄耀晖、彭泉瀚、吴鄂东、彭广全、宋明发、叶青、汪光房、金口哨、任金亭等一批歌者。原本是空白的寓言和小小说创作,更是异军突起,新人倍出,形成了在全国颇具影响的襄阳作家群。

   这一时期的襄阳籍军旅作家,最引人注目的是陈怀国。他的短篇小说《北纬41度线》获1989—1990年《解放军文艺》优秀奖、《疏勒河故道的赶驼人》获1991年《人民文学》优秀奖、《荒原》获第四届青年文学奖、《毛雪》获《人民文学》创刊45周年小说新人奖、《黄军装黄土地》获1991—1992年《昆仑》优秀小说奖,中篇小说《无岸的海》获1991—1992年《解放军文艺》优秀奖,报告文学《洞天风雷》获1996年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同时还出版了长篇小说《遍地葵花》、短篇小说集《毛雪》《黄军装黄土地》等。

   客居襄阳的作家,成就最突出的是襄阳铁路局宣传部长王雄,他潜心研究襄阳地方文化和风俗,写出了长篇小说“汉水文化三部曲”:《阴阳碑》《传世古》和《金匮银楼》,多次再版,评论界称他为 “汉水文化最忠实的守望者和耕耘者”。

  高潮迭起的新世纪

   时光车轮驶入二十一世纪,襄阳成为省域副中心城市,经济发展进入快车道,襄阳文学也进入一个万木争荣的新阶段。

   小说创作空前繁荣,特别是长篇小说成果丰硕。张传华的长篇小说《热血忠魂》被选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100部重点图书;曹远超的《梦归田园•孟浩然传》入选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百位文化名人传记丛书》;王建琳的长篇小说《风骚的唐白河》获湖北省五个一工程奖,同时,她还出版了长篇小说《迷离的滚水河》《燃情的汉水河》。这一时期的长篇小说还有:尚爱兰的《永不原谅》、黄攀的《东方圣母》、刘晓武的《昏鸦》、邱保华的《送你一束沙枣花》、马正华的《欲狂》、陈子成的《金融牧场》、王可伟的《迷彩男女》、李志荣的《想我的时候看天空》、周春兰的《折不断的炊烟》、谷春华的《风流的凤凰村》、熊章友的《断碑》、肖长胜的《中国特工008之潜艇危机》、岩竹的《走的时候带上我》、罗纯的《爱在不惑》、卫士洪的《天上银河》、熊鹏程的《女猎手》等,表现的领域更加广阔,人物更加多样化。刘久和的《玉魂》、李军的《刘秀归来》、王瑞国的《羊祜大将军》、李叔德的《孟浩然新传》《乱世诗人张继》《惊世骇俗皮日休》和《大宋米癫》,刘希俊四卷本《中国古代科学大师传》、张璞三卷本神话小说《桃花源传奇》、杨明沿的《没有军籍的战士》三部曲、吴志健的《烽火襄阳米公祠》(上下),表明襄阳历史小说、多卷本小说、系列小说的创作有了新的突破。

   在中短篇小说方面,卢苇、许建国、吕先觉、李修平、周才彬、张元国、崔新建、田德琳、马忠静等继续保持旺盛的创作势头,与此同时,赵丽、杨惠玲、王大春、张海芹、蔡红光、郭焕平、周以刚、九夕、马小磨、屠瑞、李杰、张方、赵凯等新秀崛起,为襄阳的小说队伍增添了生力军。赵丽的中篇小说《乳香》获得第六届湖北文学奖。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襄阳出现了一些在全国知名的小说作家。从保康大山走出来的作家晓苏,原名苏顺刚,1985年开始小说创作,先后发表小说500万字。出版长篇小说《五里铺》等5部,中篇小说集《重上娘山》《路边店》等2部,短篇小说集《麦芽糖》《我们的隐私》《松毛床》等12种。作品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新华文摘》《中华文学选刊》等期刊转载40余篇,并有作品被译成英文和法文。《花被窝》《酒疯子》《三个乞丐》分别进入2011年度 、2013年度 、2015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他还荣获湖北省第四届“文艺明星”奖、首届蒲松龄全国短篇小说奖、第二届林斤澜短篇小说奖、第五届汪曾祺文学奖、第十六届百花文学奖,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湖北文学奖、第六届屈原文艺奖。出生于谷城县的普玄,原名陈闯,先后发表中长篇小说30多部,作品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作品与争鸣》等选载30余次,获《当代》《长江文艺》《芳草》小说奖、屈原文艺奖、湖北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疼痛吧指头》获第三届施耐庵文学奖。

   襄阳诗歌创作人才众多,出版的诗集主要有:李圣强的《远山》《大地的风筝》和《汉水若醅》、宋明发的《走出西部》和《爱情岛》、吴鄂东的《云寺》、金口哨的《空门》和《飘香的晨雾》、汪光房的《我给青春一个吻》、任金亭的《爱我所爱》、邓家顺的《中国军营》、张久艺的《所以》、文爱艺的《太阳花》系列等等。黄耀晖、彭泉瀚、彭广全、刘传国、宋建勤等老一代诗人仍顽强地坚守着。涂玉国、不染之荷、张卫华、刘文生、周红南、马崇俊、李道立、张洁、牛玲莉、姚文静等新生力量正日益成为诗坛中坚。

   王伟举继九十年代出版报告文学集《飞旋的世界》《东方底特律之梦》《超越神话》以后,又推出长篇报告文学《世纪沧桑》和《汾清河的儿女们》。《汾清河的儿女们》获得第三届徐迟报告文学奖。王兴会、 黄定有创作了长篇报告文学《飞越苍穹——记航天英雄聂海胜》,贾桥出版了纪实文学集《阅读飞的时代》。

   原本薄弱的传记文学强势崛起,《襄阳文库》一次推出八部人物传记,分别是王瑞国的《宋玉传》、李明的《刘秀传》、刘克勤的《诸葛亮传》、叶植的《习凿齿传》、胡中才的《释道安传》、刘国传的《孟浩然传》、魏平柱的《米襄阳传》、张天儒的《杨洪胜传》。此外,宋明发创作了《吴德峰传》。王克斌《神仙系列毕业生》《两个妖精奇遇记》《极品笨妖怪》和胡运转《笼中的金丝鸟》的出版,标志着襄阳的儿童文学创作也有了一定突破。

   网络文学的兴起,打破了纸质出版物一统天下的局面,让大批文学爱好者有了施展文学才华的广阔天地。以类型小说为代表的襄阳网络文学快速发展,网络文学队伍不断壮大,呈现出职业化和规模化的趋势。先后涌现出死胖子、赵赶驴、午夜清风、疯狂的大米、汉唐风月、韩宇、梵鸢、文飞、赵九八、乌角道人、何处不染尘、墨九、如意小主、幻羽惊鸿等一批在国内有一定影响的网络作家,创作作品超过亿万字,在起点、创世中文、爱奇艺、掌阅文学等全国各大网站签约作品200余部,出版《少年查必良伤人事件》《赵赶驴电梯奇遇记》《王小猛求房记》《致我们的后青春》《象牙塔内的故事》《东莞不相信眼泪》《大风歌:刘邦是怎样炼成的》等长篇小说和小说集40多部。

   新人多,新作多,已成为二十一世纪襄阳文学的显著特点。蒋方舟九岁出版第一本散文集,此后,接连出版小说集、童话集、散文集等9部。《打开天窗》被湖南省教委列为中小学生素质教育读本;《我是动物》被改编为五幕话剧;《新京报》《南方都市报》《郑州晚报》等多家报纸先后为她开设专栏。她还获得《语文报》“少年之星”金奖、“中国少年作家杯”一等奖,北京儿艺“20万元征剧本”鼓励奖。90后旅美作家另维,已出版《代金卡》《抱歉啦,星巴克》《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我们都是和自己赛跑的人》等多部作品,在海内外产生了一定影响。

  引人注目的几束高光

   翻开襄阳文学的相册,有几束高光引人注目。襄阳的寓言和小小说创作,硕果累累,稳居全国前茅。散文创作势头强劲,成为襄阳文学的新亮点和新希望。

   寓言是文学园地的一朵小花。但是,襄阳的寓言作家们却通过不懈努力,把它培育成了一道别开生面的风景。襄阳寓言作家群被誉为全国最有影响的寓言创作群体之一,他们为襄阳赢得了“全国寓言大市”的称号。襄阳承办的中国寓言网成为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的门户网站。凡夫被选为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长,先后出版《凡夫寓言》《智慧心灯》《一天一个好故事》等20多部寓言集,并作为寓言界代表出席了中国作家协会第六届和第七届全国代表大会。他的寓言集先后获得两届冰心儿童图书奖,三届中国寓言文学“金骆驼奖”和第七届湖北文学奖。寓言作品《快乐》《狮子和兔子》《瘸蝉》《云雀明白了》《小老鼠立志》分别入选人教版、北师大版、冀教版和香港版中小学语文课本,《苹果的味儿》被选作辽宁省2011年高考作文题。吕华阳、王俊楚、晓梦都是当今寓坛比较活跃的中青年作家。

   襄阳的小小说创作,赢得了国际专家的注目。美国衣阿华州立大学世界语言文学系教授穆爱莉,在美国政府“福布赖特”基金支持下,专程对襄阳的小小说作家群进行了走访考察。尹全生名列“中国当代小小说风云人物榜•小小说星座”、“当代小小说八大家”,其作品获得三次“全国优秀小小说奖”,一次中国民间文学“山花奖”,出版五部小小说作品集。“鬼才作家”汤礼春创作了上千篇幽默小小说,在全国各大网站评选的“中国最让人记得的新一代撰稿人名单”中,他位列幽默类之首。邓耀华、杨文勇和一冰的作品,多次入选各种年度作品选,有的在全国获奖。由这些作者为骨干组成的襄阳小小说作家群,成为全国小小说创作的重要群体。

   襄阳的散文创作进步迅速。无论是作者数量,还是作品质量,都有骄人的表现。席星荃先后发表散文200余篇,作品多次被《散文海外版》《散文选刊》等期刊转载,获首届《长江文艺》散文随笔奖、第二届老舍散文奖优秀奖、第二届湖北文学奖提名奖,散文集《记忆与游走》获第三届冰心散文奖。谢伦的长篇文化散文渐成特色,近几年来,频频在《散文》《散文海外版》《散文选刊》《中国作家》《北京文学》《上海文学》等大型刊物发表,并获得第五届冰心散文奖、第五届湖北文学奖、第八届屈原文艺奖和长江文艺散文随笔奖。卢苇的文化散文,郑浩、唐家举的游记体散文,程乐君的乡愁系列散文,牛宪纲的随笔体散文,唐启意的红楼人物系列散文,蒲继刚的杂文体散文等,都已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特色。周解民、林大学、杨晓琳等书画家加入,成为散文团队的一道亮色。

   更加可喜的是,一大批青年作者崭露头角,出手不凡。楚林的《遇见最美的本草》,一问世即好评如潮,多次再版,位居第三届全国悦读中医活动“十大中医药好书”榜首。随后,又入选第十二届文津图书奖推荐图书,荣获第八届冰心散文奖和第七届湖北文学奖。付惠敏的《送你一瓣月光》,以独具的视角、独特的语言、独到的体验,对古代爱情诗词作诗意解读,让人耳目一新。艾子、李荔、张蕾、严榕、蒋琦、刘斌、冯耀民、蒋仕虎、胡平、晋桂荣也都崭露头角。

   一个经济大发展的时期,必然也是文化大繁荣的时期。进入新世纪不到20年,襄阳出版各类文学作品近300部,超过前五十年的总和。襄阳的作家队伍也迅速成长,成为在湖北颇具名气的“文学襄军”。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喜庆日子里,襄阳的文学工作者正满怀信心地投入新的创作,从高原奋力向高峰攀登。襄阳的文学天空,必将有更多新星升起;襄阳的作家和诗人,一定会捧出更多更好的作品,献给祖国,献给人民。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