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诗歌 >

若隐若现的村庄(组诗)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08-05    作者:杨义祥

 

今夜,我坐在湖的中央

 

想起你们,我把自己当成一张渔网,沉下去

就像我翻开影集中那些发黄的像片

许多名词的雪花,纷纷扬扬

从我的头顶,降落在眼前的纸页上

 

芦苇、白鹭、水浮莲、竹罩、水车、渔网…

还有游动在它们身边的

清亮、甘甜以及红色的蜻蜓

绿色的水鸟、轻快的小船

伏在躺杆上车水的乡亲…

 

在我的世界里,湖水和蓝天没有什么不同

区别仅仅在于,我是抬头看天

还是低头看湖

它们是一种颜色的花朵

年年岁岁,开在村庄的胸口上

 

那些灿烂的日子,是怎样昏暗的

与一朵云、一片云、一层云的流动似乎没有关系

就像今夜,我坐在湖的中央

打捞曾祖父芦苇杆一般的手掌

白天,我把湖照亮

夜里,湖把我照亮

 

 

 

犁耙水响

 

把犁从堂屋的八架上取下来

父亲就找到了主人的感觉

他熟练地套上轭头缆子

春耕的脚步就从屋门口走向农田边

 

水牛在前,父亲在后

鞭杆只是道具,一声“沟里起”

齐腰身的豌豆埂便齐刷刷地埋下去

黑黝黝的泥土被翻上来

这一下一上的轮回中

冬与春就握手换岗了

 

抽水机突突突突地欢叫声

是村庄醒来的号角

清清亮亮的水花

如同乡村舒张的血管

 

流水追着父亲的脚步

一趟趟过去,又一趟趟回来

这种生命的螺旋

从远古的阡陌上,一直走到昨天

 

我有时端详犁身上桐油的青光

感觉它就是父亲的脸庞

 

 

 

割谷印象

 

把腰弯下去,把镰刀拿平

左腿在前,右腿在后

一把两三兜,用力不要太大

这是标准的割谷的姿势

 

一把一把地收获,一把一把的幸福

直起腰来的间歇里

汗水流下脸颊

 

割谷的日子,烈日正旺

水已经很浅了,依然捧起来就喝

割下的谷子,一把把平放在身后

铺满金秋的乡村

 

没有电的年月

总是在月亮地下收割

堆成山包样的牛车

拉向生产队里的禾场

 

我想那个叫米勒的法国人

一定熟悉这样的场景

因为那些拾穗的孩子

就是我和我的小伙伴

 

 

就这样躺着,躺在我身体的低洼处

也是村庄的低洼处。以

泥土的方式,以草的方式。这是

它们的宿命吗?我

有些犹疑

 

草是长在土上的,土是长在水上的

水是长在身上的。此刻,我身上的水

平静如初

 

记起母亲曾经的感叹:

人啊,离不开泥土

活着,要土养;死了,要土埋

 

不是所有的水,都干涸在河床里

至少,还有许多,干涸在

天空中——

 

我抬起头来,远处

河滩宽阔,炊烟散漫。夕阳

把她的血,洒满天空

 

血染的天空下

一座坟,在村庄的低洼处

在我身体的低洼处,郁郁青青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若隐若现的村庄(组诗)

2019-08-05 00-00-00

 

今夜,我坐在湖的中央

 

想起你们,我把自己当成一张渔网,沉下去

就像我翻开影集中那些发黄的像片

许多名词的雪花,纷纷扬扬

从我的头顶,降落在眼前的纸页上

 

芦苇、白鹭、水浮莲、竹罩、水车、渔网…

还有游动在它们身边的

清亮、甘甜以及红色的蜻蜓

绿色的水鸟、轻快的小船

伏在躺杆上车水的乡亲…

 

在我的世界里,湖水和蓝天没有什么不同

区别仅仅在于,我是抬头看天

还是低头看湖

它们是一种颜色的花朵

年年岁岁,开在村庄的胸口上

 

那些灿烂的日子,是怎样昏暗的

与一朵云、一片云、一层云的流动似乎没有关系

就像今夜,我坐在湖的中央

打捞曾祖父芦苇杆一般的手掌

白天,我把湖照亮

夜里,湖把我照亮

 

 

 

犁耙水响

 

把犁从堂屋的八架上取下来

父亲就找到了主人的感觉

他熟练地套上轭头缆子

春耕的脚步就从屋门口走向农田边

 

水牛在前,父亲在后

鞭杆只是道具,一声“沟里起”

齐腰身的豌豆埂便齐刷刷地埋下去

黑黝黝的泥土被翻上来

这一下一上的轮回中

冬与春就握手换岗了

 

抽水机突突突突地欢叫声

是村庄醒来的号角

清清亮亮的水花

如同乡村舒张的血管

 

流水追着父亲的脚步

一趟趟过去,又一趟趟回来

这种生命的螺旋

从远古的阡陌上,一直走到昨天

 

我有时端详犁身上桐油的青光

感觉它就是父亲的脸庞

 

 

 

割谷印象

 

把腰弯下去,把镰刀拿平

左腿在前,右腿在后

一把两三兜,用力不要太大

这是标准的割谷的姿势

 

一把一把地收获,一把一把的幸福

直起腰来的间歇里

汗水流下脸颊

 

割谷的日子,烈日正旺

水已经很浅了,依然捧起来就喝

割下的谷子,一把把平放在身后

铺满金秋的乡村

 

没有电的年月

总是在月亮地下收割

堆成山包样的牛车

拉向生产队里的禾场

 

我想那个叫米勒的法国人

一定熟悉这样的场景

因为那些拾穗的孩子

就是我和我的小伙伴

 

 

就这样躺着,躺在我身体的低洼处

也是村庄的低洼处。以

泥土的方式,以草的方式。这是

它们的宿命吗?我

有些犹疑

 

草是长在土上的,土是长在水上的

水是长在身上的。此刻,我身上的水

平静如初

 

记起母亲曾经的感叹:

人啊,离不开泥土

活着,要土养;死了,要土埋

 

不是所有的水,都干涸在河床里

至少,还有许多,干涸在

天空中——

 

我抬起头来,远处

河滩宽阔,炊烟散漫。夕阳

把她的血,洒满天空

 

血染的天空下

一座坟,在村庄的低洼处

在我身体的低洼处,郁郁青青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